第1章

“你个死丫头,还不起床,想睡到几点啊,是不是还要老娘送饭给你吃啊”外头一个大嗓门的中年妇女扯着嗓子嘶吼着。

宋娇不耐烦的将被子一把掀起往头上一蒙,心里火的要死,她怎么这么倒霉啊,人家重生,她也重生,人家重生回去报仇虐渣,她重生到九十年代初,那个经济还不宽松,时局尚未稳定的山沟沟里。

请问她该怎么破?渣还没虐呢,自己倒是倒退了二十多年,算一算那些个渣渣还没出生呢。

“你个死丫头,叫你,你不听,非要老娘来揪你是吧”说着一个满脸怒气的中年妇女闯了进来,一手拿着农村自家扎的扫帚,一手掀开宋娇的的被窝扯住她的耳朵。

宋娇几乎是被她扯着耳垂起来的,痛的她一阵龇牙咧嘴的大叫,想用手去拍揪住她耳朵的手,却被扫帚猛地大在手臂上,痛的她眼泪一下子就掉了出来。

“你干嘛,把我耳朵扯聋了怎么办”

将她从床上扯下来,这才松开宋娇的耳朵,一手叉腰,一手举着扫帚,恶狠狠的看着宋娇“扯聋了也是你活该,也不看看都几点了,还等着老娘给你烧饭吃不成啊,一家子人还等着呢,你是不是想饿死我们啊,你他娘的不吃就算了,还想饿死我们,那老娘就先打死你”

说着又举着扫帚朝她毫不客气的甩过来。

知道躲已经来不及了,宋娇下意识的护住脸,不料扫帚并没有落下来,中年妇女被她爹,宋大海拉住了胳膊。

“小心点,孩子都长大了,打坏了怎么办,再说了宋娇都定亲了,要是被亲家看见了一定很不高兴”

中年妇女立即跳脚“我的孩子,我喜欢打就打,管人家什么事,还在我家呢,就是我的,我看谁敢说什么”

宋大海无奈的摇摇头,对着宋娇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快点离开。

宋娇心里即使再不高兴,也只好忍着性子出去了,和她对打吗?别开玩笑了,她小胳膊小腿的,哪里是那个长的五大三粗恨不得有她三个壮的中年妇女的对手。

真不知道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娘,下手没轻没重的,难道不是她亲生的不成?

来到厨房快速的洗刷了一遍后,赶紧将昨晚晚上没有吃完的饭从水井里捞出来,下到锅里,放水,然后点火烧饭。

火柴,大灶,这哪里是她会弄的东西,好在被她娘扭了几下胳膊咒骂了几声后,总算忙转了,还蛮像模像样的。

又从草堆里翻出几个山芋,放到火炕中,直到一阵阵香味传出来,今天的早饭算是完成了。

做饭的时候一个人没有看到,到了吃饭的时候,全都跑到了桌边等着了。

她的老娘一边敲着桌子一边对她狠狠道:“你是死人啊,做个事那么慢,不想做就直接说,老娘来教你”

宋娇没理会她,将锅里的稀饭用汤勺挖到一个缸子锅里,又将火坑里的山芋找出来,放进一个缺了口的碗里。

一个扎着冲天辫的小姑娘瘦巴巴跑过来,头发稀疏的像是没有一样,拉了拉她的衣角“二姐,娘今天不高兴吗”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