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秦念真茫然失措地走出酒店。眼前仿佛还能看到男友程阳赤身**躺在床上深睡,胸口布满口红唇印;而唐露长发微湿,裹着浴袍站在床边,一脸得意骄狂看着她的模样。

心上袭来的深切疼痛感让秦念真的脚步错乱,身形随着脚步摇晃不定。几次差点儿摔倒。

夏季的第一场大雨,仿佛是为了应和她此刻的痛苦,忽然落下来。急骤的雨点毫不留情的砸向她的全身。她仰起脸,任凭雨水狠狠的拍打。

多可笑, 昨天她和程阳还在闹别扭,她还在等着他来哄她,没想到今天,他就和唐露送给她这么一份惊天大喜。

她和程阳持续一年的梦幻童话般的爱情,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在今天全盘破碎。

她觉得此刻,她的心已经不会跳动了,僵了,死了。

心死了,那她还留个空壳般的躯体在这世上做什么?

她茫然的拖动着脚步横穿马路。

她想死,她就是故意在找死。这会儿是上班高峰期,车很多。随便哪一辆都可以送她离开这个破碎又肮脏的世界。

她站在马路中央,等着有哪辆倒霉的车会撞上她。

此起彼伏的刹车声,喇叭声,叫骂声充斥在她的周围。可就是没人来撞她。

她有些愤怒,他 妈 的她想找个死都这么难么?

不但没死成,而且还被人用力给拉回了路边。

她奋力挣扎着,想甩开一言不发拉住她就往路边拖的人,她嘶喊着骂他:“放开我,浑蛋!我要死要活关你什么事!你给我放手啊王八蛋!你让我去死!我不想活了,你放开我!”

瓢泼的雨水混和着眼泪挡住了她的视线,让她看不清此刻死死攀住她肩膀不放的人到底是那个不开眼的浑蛋。

她只大概看出他是个高大的男生。挣脱不开他的有力钳制,她愤怒至极,朝着他的小腿就踢了一脚。力气很大,她的脚都踢疼了。

男生终于压抑着低低呻 吟一声,更抓紧了他的肩膀,然后开始吼她:“秦念真你个死女人!你在这儿发什么疯呢!下雨天竟然出来寻死!程阳呢?!”

听到他说程阳的名字。秦念真的心就像一张脆纸一般哗啦一声毫不费力就撕成了两半。

彻骨的疼让她不管不顾的扑到他怀里,揪紧了他的衣服放声痛哭起来。

之后她一路哭着任由他卷裹着踉踉跄跄的重新走进了刚刚出来的那家酒店里。

接着浑身湿透,狼狈不堪地持续嘤嘤哭泣着的秦念真,又被他狠狠地推进了电梯。朝着酒店顶层而去。

秦念真靠着电梯壁站稳,渐渐止住哭声。不让自己以一滩软泥的样子在他面前滑落下去。她撩开粘附在脸上的发丝才看清楚,原来把她挟持了的人竟是李迎峰。

说起来,她和李迎峰并不陌生。因为他是她爸爸秦洪业的忘年之交。去年冬天,她去工地上陪爸爸过年,就是他在火车站用一辆风骚的红色跑车接她去的工地。当时,他是她爸爸承建的那项工程的开发商代表。一个被家里人派下来磨炼的公子哥。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