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两年以前——

江令仪以年级第一的成绩毕业,和同年级两位活跃的风云人物一起签入了国企,拿着优渥的起薪,说不清道不明的社会地位和福利,着实羡慕死同期毕业的其他同学。

谁都没想到,在那个进去了就不想出来的工作环境里,江令仪仅仅只待了半年。

居然待了半年啊,江令仪回想起来对自己是满心佩服。

按说自己算是技术工种,但在那个处于垄断地位的机构里,她这种被注入企业的新鲜血液并没有受到重视,也是,原本就处于需求过盛而供给由自家垄断,吃不下的工作就外包出去这种地位超然的企业,所谓技术人员根本就是老员工眼里的笑话,没事总被指使着修电脑,装系统,再就是杀毒。而同期被招进来的两个本地的校友也看出了自己的前途不妙,一个狠命儿地往外联市场部跑,另一个就找关系换去了热门的财务部。

江令仪没有这样的头脑和背景,她始终坚持在自己的岗位上,没人给自己指派活儿干,就自己找。

国企的岗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专门的师傅带她,她自己倒看中了一个,是部门里的实干派,还负责和外面的第三方合作商打交道。令仪天天围着人家主任打转儿,企图给他帮帮手学点东西。起初,人家主任忙着呢,根本不拿正眼瞧她,但架不住令仪脑子灵活转得快,经常来点点到即止的小聪明,主任呢也是真的忙,见令仪能帮上一点,也不跟她客气,渐渐交待一些小活儿,再后来,令仪自己也能单打独斗做些小项目,和外面的人打起交道来也是有条有理。

师徒两个人,几乎承包了本部门80%的事。

按说,这样拼命工作的人即使拿不到奖金,也该被领导称赞几句。

但他们的领导,偏不。到了发工资的日子,令仪一查自己的银行卡,工资少了2/3。以前悠闲混日子倒还能拿到工资和全奖。她去跟领导理论,人家振振有词,你天天在外面跑,部门的工作会议也老缺席,你还问工资,炒不炒你还是个问题呢!

令仪解释自己是为了工作外出,但领导根本不买账——你说自己是出去见客户了,我同意了吗?你说自己是去跟进项目收尾,为啥亲自去,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总而言之,在领导的嘴里令仪就是一个不脚踏实地,偷奸耍滑倒年轻人。

师父见令仪不出所料的垂头丧气从办公室出来,劝她别计较了,因为你永远都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领导真的不知道你是为了公事外出吗,不是,只是私心不喜欢罢了。师父年纪大了,一头栽进了体制里出不来,而你年轻着呢,本事也不差,应该去外面的世界闯闯。

师父的话不是说说而已,他向相熟的合作商推荐了令仪,对方和这个女孩子打过几次交道,十分欣赏她认真的态度和扎实的技术,两边一拍即合,令仪就这么跳出了体制,进了一家规模不小的私企。工资翻了一番。

令仪回想起来,在国企的那段时光,应该是她收入最低的水平了,只是,也是在那个地方,她得到了迅速的成长,为后来出来打拼创造了良好的基础。

进入私企以后,就业合同上白纸黑字的朝九晚五和周末双休通通化为了泡影,令仪不得不和其他程序员、工程师们一样熬得双眼通红,不知今宵何时。简历上项目负责人的经历弥补了令仪初出茅庐的短处,让她的工资丰厚不少,但成也萧何败萧何,她所要扛起的职责和压力也更大了。初进公司,总监对她的简历半信半疑,抱着测试的心态扔给了令仪几个case,按照主管的猜测,新手在一周之类可以完成,他自己的话用不了三天。而令仪,没让师父丢脸,堪堪只花了三天就出色地完成,这还是她经验不足的结果。

总监和主管对测试的结果大为惊喜,积累的相关的case源源不断地扔给了令仪。私企不养闲人,也没有太多时间给令仪学习,凭着年轻的头脑旺盛的精力,她一边自学一边处理case,她的工作效率无可挑剔。令仪逐渐成为主管的左右手,两人还是校友,关系融洽。

令仪以为自己的职场生涯大概就是这样,一步步提升能力,一步步往上爬,只是,事情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一帆风顺。

这家私企是原来国企的合作商之一,靠着那颗大树吃饭,公司的气氛也受其影响颇深,总监不堪忍受,离职出国。紧接着,公司空降一位新总监,海归硕士,芳龄26。纵观这位总监的上位手法以及公司上层的一片和谐,不难猜想,况媛媛背景一定浅不了。

而最可惜的人便是令仪的主管,江清源。原本在部门间呼声最高,有望接替原总监职位的人,现在离那个位子中间又隔了十年八年。况媛媛本人能力如何不说,人家有本事把位置坐稳,江清源再往前看,也不过是一个副总监的位子。这与他的能力和手腕并不相配。原本,大家以为他会成为公司最年轻的总监的,在28岁这一年,他做了副总监。

与之相应的,令仪被推荐为新主管。

也许是异性相吸,同性相斥的缘故。原本该成为对头的况媛媛和江清源很快打成一片,看似比原总监在时还要融洽几分。可到了令仪这儿,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

况媛媛招了个新人在令仪手下做事,令仪处理好本职工作后,还要抽时间手把手教这个新人,况总监仿佛在令仪周围安了监控,如果哪次令仪太忙没顾得上搭理新人,或是哪里新人没学会,令仪就会立刻被传召到总监办公室,聆听一番训斥。

令仪的工作似乎回到了国企时代,不是做计划就是做总结,天天开会立目标,还要教手下做事,严重干扰了她的正常工作。而前总监那边已经通过的重写系统的方案,令仪再着手行动,却被况总监喝止。

令仪找不到继续留下来的意义了,很快给hr打了离职报告。

离职前的最后一个月,是令仪过得最轻松的日子了,她不再搭理总监,管她是要报告还是开会。而况媛媛,大约因为达到了预期目标,也不强求。令仪每天喝喝茶吃吃点心,顺手处理下case,最后才抽出空教教新人。临走前,资料ppt都留给了新人,至于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知识他能学会多少,这就不是令仪该担心的事了。

况媛媛那么爱折腾人,一手扶着这个叫陆天明的新人上位,不惜逼走自己,今后不要后悔才是。

令仪并非一定要留在这里不可,随便翻翻猎头发来的邮件,他们推荐的公司有十四五家,给她的年薪都绝不会低于25万。

她才24岁而已。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