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身处何方(上)

揉着有些疼痛的脑袋,宁小蔓慢慢地张开了眼睛,只是有些发烧而已,怎么就搞得这么狼狈了,今天可是有个大型的签售会呢,可不能弄砸了,否则,自己的差事可就悬喽,撸了总监的位子是小事,被开了可是大事儿啊。

就自己这个小小的本科生,要不是应聘的时候走了狗屎运,怎么能进得了这么好的公司,努力后又坐上这么高的位子,真要是丢了差,再上哪儿找年薪五十万的工作去。

这么想着,宁小蔓就有些急了,想要强撑着坐起来,只是,一起身,整个人就晕乎乎的,脑袋疼得像要炸开了一样,耳边也嗡嗡的鸣响着,让人听不清也看不见,边呼吸都颇为困难。

“小蔓姐,你干什么急着起来呀,郭公公那儿已经给了假了,你今天好好歇一天,早点儿好了比什么都强,这病可拖不得,超过三天不好,会被扔到孤人巷的,你快躺下。”

一个急切的声音传来,因为耳鸣,宁小蔓听得并不真切,却也听进了耳里,可这话让宁小蔓半天没反应过来,自己一个人住,怎么会有人来叫自己起床,还叫自己小蔓姐。

毕业了这么七、八年,自己一个人努力打拼着,除了公司里和业务上需要接触的人,自己哪儿还有什么时间交月好友的,自己这个小公寓里,更是没有外人来过,那会是谁在叫自己呢?

而且,郭公公?自己的哪一位领导叫这个名字的,好像自己的顶头上司里,连个姓郭都没有,不是什么人跟自己闹着玩儿呢吧,可自己明明因为昨晚发烧,吃了药后早早就上了床,应该就是在自己家里呀,这到底是哪儿跟哪儿呀。

宁小蔓正在混乱着,就被人再次按回到了枕头上,这床可真够硬的,撞得人骨头疼,可因为平躺着,脑袋的疼痛减轻了不少,耳朵里的嗡鸣也不见了,只是,宁小蔓因为碰撞的疼痛,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小蔓姐,你还哪儿难受,这可怎么办呢,小蔓姐,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儿呀,你别扔下我一个人,我害怕,你快点儿好起来吧,求你了。”

感觉到一只不大的小手,颤抖地摸上了自己的额头,又嗖地收了回去,接着就是止不住的哽咽声,那个凄惨啊,把宁小蔓听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怎么欺负了这小姑娘了呢。

宁小蔓费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只是,眼睑似乎有千斤重,无论如何也睁不开,想要张嘴说话,更是没有半点儿的力气,她只能放弃要跟外界沟通的想法,闭着眼睛,仔细地听着身边的动静。

“小蔓姐,你要不要喝点儿水?”

没等来宁小蔓的回答声,小姑娘就自作主张地端了水过来,却扶不起宁小蔓的身子,急得又要哭起来了。

可也只是哽咽了两声,小姑娘就又起了身,再回来的时候,宁小蔓就感觉有个东西贴在自己的唇上,不用想,宁小蔓也知道是只勺子,只能努力地张了张嘴,配合她的动作,好歹是喂了些水进去,小姑娘长松了一口气的声音,都听得分外真切。

“我这就要出去了,小蔓姐,姑姑们就要来了,去晚了不行的,早饭我给你放在炕边的小凳子上了,你要是醒了,就自己吃一点儿,吃了东西才会有力气,你的病才能好。”

小姑娘又嘱咐了好多,这才恋恋不舍地出了屋子,宁小蔓也不知道自己又躺了多久,可算是觉得有些力气了,这才攒足了劲,把眼睛一下子睁了开来,先是有些模糊,然后渐渐的清明,目力所及,是自己没有见过的场景。

屋子并不大,也不能算破旧,最先看到的是棚顶,一看就是新刷过的,雪白雪白的,很干净,没有一丝灰尘,再侧头看四周,白白的墙壁,也同样很干净,只是屋子里的摆设太过简陋。

地上除了一个长条的柜子,两小把椅子,中间夹着一个小圆桌,再就空无一物了,而自己所在的位置,应该是一铺炕,看起来是能睡三个人到四个人的样子,但现在除了自己铺盖的这一套行李,炕角还有一套行李,说明屋子里现在是住着两个人。

多年的工作经验,让宁小蔓不急着下结论,她又闭上眼睛,仔细地分析,自己现在到底身处何方,可在她的记忆中,一点儿也没有自己出了家门的印象,自己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间屋子的呢?

昨天临睡前,自己吃了药,上了床,因为难受,连晚饭也没有吃,就这样的体力,是怎么也出不了门的,那就清除了梦魇出门的可能,如果说是单位的同事找到了家里,那也应该把自己送到医院啊,怎么会送到这么一个地方来?算了,想不通,那就不想,攒足精神,等到那个小姑娘回来,自己再好好的问问她。

主题
字体
A
A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