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丫头丫头

陈念然走在花园里,院里的人虽然早知道有这人的存在,但再次看见她时,仍然引起了轰动。

“长的真的不错啊,这么妖媚……”

“可不么,那双眼睛,看着能勾 魂一样,那身段儿,咱这院子里面这么多人,还真找不到了。”

“这次为五少爷找的暖房丫头这么漂亮,老祖 宗的意思可是很明显啊。”

“再怎么漂亮又怎样?她一样入不了五少爷的房,不信你就看着吧。咱五少爷可是一心学业和功夫的人,能在这种女人身上停留,还真的是奇怪了。”

……

陈念然听着这些闲言碎语,秀气的眉不经意的蹙起。

她穿越来有十天了,大 致也了解自己的情况。

这具身体和前世的她名字相同,外貌不同。以前的自己长相只算的上秀气,这具身体的主人,却是极漂亮的。

红颜薄命,这话在哪都存在。而在她这个不知名的架空年代,红颜薄命更是最真实的写照。

十三岁被这周府的人买回家来,到也好生将养着,没干过粗活之类的。

但,在十天前,却被老太太告知,要送到周家五少爷的房里为少爷暖房。

暖房啥意思,周府的嬷嬷早就告诉了她。

那就是先和少爷熟悉点儿,再成功的引导少爷变成男人,事后,周府的人不会亏待她。但别的名份,你就甭想了。

自古以来少爷找通房,这事儿也不是多隐密的事。

不过,一般的人家找了通房丫头后,有的会留下这丫头陪少爷一生。

有的,则下落不明。

比如现在陈念然,她的下场,就会是被遣送出府。

因为她的身份,就算是通房人家也不愿意给。只给了个“暖房”的名号。

陈念然一想到自己才十四岁的身体,就得去承受另外一个啥也不懂的十五岁少年的那啥啥……这内心,便相当的忧虑。

十四岁,要搁在现代,那可还是个孩子啊。在这里,有的却当了娘。象她之所以会这么大了才被挑中当暖房。说来,也是周五少爷是个另类。

据说,这周五少爷一直不好女 色,只一门心思的沉在商业,学业,功夫之上。

到目前为止,周老太太是送了不少的暖房丫头进他屋的,可,没一个能勾引少爷蜕变成男人。没成功的丫头们,全被折卖掉。据说,有的还被卖到了卖笑卖唱的地方。

这一次,陈念然是被押箱底的送到五少爷的房里的,若是她也不成,老太太说了,若是不行,那就把她也送到卖笑的地方去。府里不收留这些没用的丫头们。养了这好几年,最后事儿办不好,那当然就得贱卖的。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老太太留给陈念然的暖房日子,止得二十天了。

可这十天,周五少爷是正眼也不瞧她的。为此,陈念然的压力非常的大。

此时的她,亦然从最开始的惧怕暖房,变成了想着要怎么才能勾引五少爷。

娘的,想她现代大学毕业生,原等着毕业才想谈爱的,现在可好,刚毕业就穿越了。

穿越也是好事儿啊,偏偏你咋就穿越到非要当暖房的丫头呢。她前世读的是农业大学,一直有个梦想就是在受了污染的环境,开拓出一片原生态的农家种植场来。

这下好了,农家种植场没开发成,却要被委派去开发小处、男!

“老夫人说了,在五少爷生日这天,你再搞不定,那就不用再等到月底了。”周嬷嬷冰冷的说完,便蔑视的抬手示意她可以滚了。

此时的陈念然,哪里还顾的上这势力眼的嬷嬷,她只听懂了一句话,还有八天就是五少爷的生辰,若他生辰之前都没能搞定,自己就得沦落到贱卖的地步。

陈念然的心心瓦凉瓦凉的,这般境况,是她怎么也不曾想到过的。

院子里,一个白衣少年正挥剑比划,一招一式刚劲有力。

虽然动作极慢,但看的出来,每一剑出去,都有风声呼呼做响。

男子只是单一的比划着每一个动作,看的出来,他并不满意,有时候,一个招术会比划好一会儿才接着下一个动作。

“滚出来。”

就在陈念然失神之时,那少爷一个纵声,突然间出现在她面前,剑尖挑起她下颌,阳光映在剑尖上,把那杀气映的更加凌厉。

陈念然大惊失色,站在原地全身冰冷。她怎么能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在五少爷练功之时,是不可以有人进入这片花园的。而今天,她因为心神失散,居然无意中闯入了这片禁地。

看着那充溢着杀气的眼,陈念然咬紧了唇,冷汗嗖嗖的往外。

但也就是瞬间,她便坦然一笑,“五少爷,不管你信与不信,小然都是无心闯入这片地方的。”

还是不习惯说奴婢,是以她都是自称小然。

周傲轩挑了挑眉,这才正眼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少女。

十三四岁的年纪,五官皎美出尘,一双水灵的眼睛象能说话一样。尤其是那张红唇,更是潋滟动人的让人想到了熟透的红樱桃。

视线,顺着她下颌往下,看着那修长如瓷的白 皙颈项,还有起伏的**……周傲轩的眸色往沉了沉,嘴角嚼着一抹淡淡的冷笑。“滚!”

这笑容,陈念然懂。这是在嘲笑她不自量力,试图用这种卑劣的方式来勾引他。

往回走了二步,陈念然却倏地回身紧盯着那道背影。

周傲轩挑了挑眉,回身,脸上绽放一抹魅惑人心的笑容。但凡了解他的人都知道,只要这样的笑容浮现,那就是别人的死期到了。

这会儿的陈念然,说不怕是不可能的,但是,不管成与不成,她都得博一把。

“我知道你这种功夫,再配上一套修身养性的功法,会更进一步。”

她镇定的吐出这话,眼神紧盯着面前的男人,这会儿的她,到是毫无惧色。

面前的男人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也不知道他是听进去了,还是没听进去。

俩人就这样对视着,树上的枝叶迎风飘扬。掉落地上的声音,在这会儿听起来是如此的清晰。

风拂过脸颊,陈念然只觉得寒意更浓。

在她觉得自己快要倒下的时候,对面的少年终于开口,“条件!”

“把你的身……给我。”

周傲轩脸上的笑容彻底凝固,那双眼睛先是一沉,旋即,便冷冷的打量着她,事后,又沉如水……

这样的他,彻底的让陈念然脚儿发虚。

她当然知道自己这话意味着什么,但此时,不得不说。

“让我当你的通房丫头,在五少爷生辰过后,老夫人自会安排我离开!”

在对面少年的眼神逼视下,她不得不多嘴的解释一下。毕竟,要他的身,是个人都容易误会,她是想反*了他罢!

“你想离开?”

“啊?”不明白这男人为何不关心*与不*的问题,而是*心她想不想离开这事儿,陈念然皱眉,但还是老实的点头,“嗯,我想离开。”

周傲轩的眉再度一沉,“好,今天晚上过我房里来!”

当天晚上,陈家老太太就得到了消息,说是五少爷把那个新的暖房丫头叫到了房间。

据守房的人说,当天晚上,屋里有那种声音传出。

好象,一个晚上也没怎么消停。

第二天一大早,老太太就坐立不安的守在房里。

她是又喜又紧张,五少爷的娘 亲在生下他便逝去,就因为如此,是以儿子对这个孙子不待见。

还接连娶了好几房的小妾回来,为此事,老太太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在平时多多关照周傲轩。

其实,表面上看周傲轩是很风光的一个五少爷,可真实的,也只有她才清楚。

要不是自己和儿子的一番交涉,周傲轩,只怕早就……

想到这些,老太太就闭上眼睛,拳头捏的紧紧的。不管怎么样,周傲轩是她竭力要保着呵护着的亲 亲孙子,别的,她不管,也管不了。

但是应该给他的,则是一分也不能少。

“夫人,奴婢派人去打听过了,说五少爷和那丫头才起来。看那丫头走路的样子,好象……很难受。”

丫头说到这儿,脸就躁红了。

老夫人则是哈哈一笑,“不错不错,不愧是我乖孙啊,这第一夜,居然就能把人弄的不能下床。看来要不了太久,我的重孙子就能出世了。”

这些话,丫头们不好接,不过,全都脸红红的站在那儿。

不一会儿,周傲轩便梳洗得当的过来。

老夫人看着神清气爽的孙子,内心欣喜的很。

要知道,有的男人第一夜之后,体质不行的话,便会累的气色不佳。

甚至于还在家里赖床不起之类的,好在,自己的孙子没这回事儿。

虽然看不出他面上的神情,可老太太却是能感觉到,他的心情……似乎不错。

被老夫人这笑眯、、眯的眼神紧盯着,周傲轩觉得有些许的躁。

他请了安,再规矩的坐到一边。

“乖孙啊,昨夜睡的可还安好!”老夫人意味深长的问。

却把周傲轩问的脸倏的就红了,一想到昨天晚上……他脑子里便不自禁的浮现出那具……光滑如丝的身体。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