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山下农家

一望无际的麦田,似乎已经快要到了收获的季节,青色的麦穗已经有了金黄的迹象,随着秋风吹过,波澜起伏,很是壮观,山杏背着一筐猪草从乡间的小道上走过来,看着左右的麦浪起伏,心里万分感概。

想着自己曾经是多么向往,能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啊,蓝天、碧水、田垄、菜畦,再加上清新的空气和草叶的清香,这曾经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生活,可当自己身处其中时,却已经完全不是那个味道了。

“娘,我回来了。”

推开一扇摇摇欲坠的院门,山杏冲着院子里那一大间土坯屋子高声地招呼了一声,小女声的娇嫩和尖锐,穿越了一切的屏障,被屋子里的人接收到。

“噢,是山杏回来了,快先进屋来歇歇。”

屋子里一道柔弱的女声传出来,

“我放了筐子就进屋了,娘。”

合好了院门,山杏把猪草倒到院子里摊开晾着,不然猪吃了带露水的草,会拉肚子的,然后她才放好筐子,进了屋门。

“累了吧,这一大清早的,连口热水都没喝呢,就跑去割猪草了,快先去喝碗粥,垫垫肚子。”

土坯房子只有一大间,推**门,房子分了左右两间屋,好在两间屋中间,还有个小厨房,虽然小,但聊胜于无,不然山杏真不知道该如何生活了。

她来到这儿已经一个多月了,这样的日子,她还是适应得不太好,但她也知道,无论如何,她也回不去了,能得到重活一次的机会,她要好好的把握。

“娘,您病着呢,怎么还下地煮粥啊,等我回来做就好了。”

床上躺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子,一点儿没有乡下女子的邋遢,虽然一脸的病容,却依旧利落干爽,

“不是娘做的,娘刚起来就有些晕,是你哥哥熬的粥,有点糊了,山杏你将就着喝一些吧。”

听说是哥哥熬的粥,山杏嘴里立马一股苦味,哥哥熬的东西,是真心难以下咽,但总归是哥哥的一片心意,山杏也只好捏着鼻子往下灌了。

到了厨房里,看到灶上虽然灭了火,但大锅上还严严实实地盖着盖子,就知道哥哥是怕粥凉了,帮自己捂着呢,山杏心里就升起一团暖意,虽然这个家里家境不是很好,但好在有哥哥有娘亲,娘亲性子和蔼,哥哥知道疼人,还没有什么亲戚的牵连。

这也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了,听哥哥说,自家也是从很远的地方搬来,这才会在这里举目无亲,好在这个村子里的村长是个好人,愿意收留这母子三人,不然,他们还不一定流落到何处呢。

山杏站到炉灶前的小凳子上,费力的掀开那个大大的木头锅盖,胳膊都有些酸了,才算把盖子掀到一边去,看着自己瘦瘦小小的胳膊,山杏也只有叹息的份,现在这个小身子,才不过六岁而已,就算自己有一颗大人的心,也于事无补啊。

好多的事情,不是自己逞强就能做的,她给自己小心翼翼的舀了一碗粥,因为勺子太大了,她真的是小心翼翼的,才能保证这勺粥能安全地到达自己的碗里,然后再盖上木头锅盖,小心地把粥碗端下灶台。

“山杏,锅里的粥留得够不够吃?”

听到娘亲在屋子里的问话,山杏赶紧回答到,

“够的,娘亲,够吃了,哥哥把中午的都带出来了呢,娘你吃饱了吗?用不用我再给你盛一些?”

“不用了,你自己吃吧,也不知道你哥哥吃没吃饱,这正长身体的时候,每顿只吃这一碗稀粥哪里够呢,唉!”

娘亲最后一句低低的呢喃和叹息,像一把匕首刺进山杏的胸口,尖锐而疼痛。

她从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过上这样的生活,小时候,她倒是在乡下的姥姥家长大的,那时候家里条件也不好,妈妈爸爸都忙着工作,顾不过来自己,只好把自己搁在乡下,等到上学的时候,才把自己接回城里。

好在自己对那时的乡下还有记忆,不然的话,她可不会烧炉火,也不会认得那些猪草、鸡食的都是个啥模样,想想第一次自己抢着烧灶,把娘亲和哥哥吓了一跳,她就知道,她虽然穿到了这个贫穷的农家,但却是个受宠爱的孩子。

她这个身体虽然只有六岁,但她内里却是大人的瓤子,怎么可能看着一个年仅九岁的小男孩儿,为了整个家在*持却不伸把手呢,所以她就接过了割猪草的活计,这样哥哥就能少干一样了,现在家里都是哥哥在撑着,他小小的年纪,就四处去帮工。

这不,这几天都是在帮村里赵四叔家盖房子,他人小,不能顶一个工,却是个勤快的,帮着搬砖递石,挖土填坑,只要他能干得动的,他都尽自己的最大力量,所以,赵四叔看他肯干,依旧按一个工算给他,他就干得更加卖力了,每天第一个去,最后一个回。

娘亲这一病都一个多月了,也不见有大的起色,她是在一个月前突然晕倒的,山杏也是因为惊吓,搂着娘亲哭得一口气没上来,跟着晕了过去,再醒来,就已经不是那个小小的山杏了,而是自己这个冒牌的山杏。

想想自己已经二十大几了,还被装在这个小小的壳子里,做着小孩子才能做的事,她真是欲哭无泪,山杏是自己的小名,没想到跟这个小山杏竟然同名,应该就是因为这样的缘分,自己才会借用了她的身体的吧。

曾经的自己也是很骄傲的,自诩为很聪明,学习一直不错,还考了个好大学,大学毕业后又找了个好工作,就以为自己这辈子都这么一帆风顺了。

结果这才上了没一年班,就因为跟公司的同事闹别扭,一个人跑到江边去坐着散心,哪想得到身后的两个孩子打闹,一个不小心,把自己扑到了水里,这一入了水,便再也回不去了。

想到自己的爸妈,山杏不禁潸然泪下,都是太过一帆风顺了,自己竟然受不了一点挫折,妈妈曾经开解过自己,刚从学校毕业,不知道步入社会的艰辛。

自己要学着宽容、忍让,要学会和人相处,在单位里,没有谁会像爸妈这样对自己的,单位是一个很公平的地方,它看你的能力,看你的为人,也看你的处事,绝不仅仅是把工作做好这一项。

这不,只因为别人让自己多做了一点额外的工作,自己认为别人打压自己了,自己就不满意了,就跑出去散心了,就来了这里了,重活一世,她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绝不会再让母亲担心,不管是前一世的,还是这一世的。

也许是心里的难过来得太过猛烈,山杏自己都没有控制住哽咽声,

“山杏,怎么了?”

屋里传来的询问,把山杏吓了一跳。

她赶紧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又喝下了一大口粥,然后冲着屋里含糊的道,

“没怎么呀,娘,我在喝粥呢。”

这么有中气的声音喊出来,虽然不清不楚的,娘亲也当她没事了,

“别喝得太急了,小心呛到。”

山杏赶紧几口就把粥喝光了,虽然不算太饱,却不能再去盛了,不然中午和娘亲的午饭就不够了,

“娘,你先歇一会,我去把猪圈清一下,一会儿回来给你熬药。”

不敢直接进屋跟娘亲说话,怕她看到自己红红的眼圈,又要难过起来。

山杏急忙来到院子里,拿着一把小铁锹,打开猪圈的小门,开始清理猪圈,想到家里不管怎么说,还有一只到了年末就要出栏的猪呢,生活总归还是有些奔头的。

不得不说,这个家虽然贫困,却没到吃不上饭的程度,只是不能吃得很饱而已,毕竟,院子里养着一头猪,后院还有一片菜地,种着各式各样的蔬菜。

只是听哥哥说,自家是外来的,没有田地,但娘亲靠着卖些蔬菜,又或者是帮人家缝补衣裳,度日还是可以维持的,只看家里收拾得如此干净整洁,就知道自己这位现任的娘亲,应该是很能干的,不幸的是,她在一个月前突然病倒,家里这才没了依靠了。

收拾完了猪圈,太阳已经升起老高了,山杏切了些晒干的猪草,又去厨房里抓了几不把米糠到小盆里,用温水搅拌了,再拌上切好的猪草,把一小盆的猪食倒进猪食槽子,看到圈里的猪愉快的吃起来,她才算是圆满地完成了一项工作。

不得不说,她此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虽然她想快点儿把活干完,但奈何她的小胳膊小腿,实在使不上力,只是清猪圈,剁猪草,她就已经快要干到中午了。

“娘,药也不多了,明天我和哥哥再上集上帮你买些回来吧。”

山杏也不知道娘亲得了什么病,这药吃了一大堆,却偏偏没什么效果,反倒看似越来越重了,刚开始病时,偶尔还能下下地,现在已经是完全卧病在床了。

每天为了给娘亲脱衣穿衣,都累得兄妹两人一身的汗,因为娘亲自己根本使不上力气,听哥哥说,娘亲这症状不是现在才有的,大概半年前,娘亲就了些前兆,会在干活的时候,累得喘不过气来,或者突然拿不住手中的东西,只是,穷人家里也没法儿太矫情,以为忍忍就过去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