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夜色浓如墨。

幽深的医院长廊,黎笑笑失魂落魄地坐着,眼前有人来回走动。

“手术中”的红灯黯淡如风中残烛,“啪”地一声灭了,几个医生面无表情地出来,身后推着一张蒙着白布的病床。医生摘掉口罩,眼神无奈而沉重地摆摆手。

最先听到盛文绣“哇”地大哭出声,紧跟着爆发出摧古拉朽般的哭嚎。

黎笑笑保持着坐姿,眼神莫名地看着这荒谬的景象。

他们都说小叔叔死了。

他们为什么要说小叔叔死了?

为什么要拿白布遮住他的脸,他们不知道小叔叔患有哮喘,这样他会喘不过气吗?

病床从她跟前推过,黎笑笑动了。

她忽然伸出手,一把掀开白布,露出一张苍白俊美的面孔。

乌黑浓密的睫毛静静泊着,在他眼窝下投下一小片浅浅的灰影,小叔叔眼睫毛好长啊,比她用了睫毛膏还要长。那张秀美纤白的面容宁静得仿佛只是在贪睡。下一秒,他就会睁开墨夜星辰一般的眼睛,慵懒散漫地笑,叫她一声笑笑。

医生围过来叽叽喳喳喷着唾沫星子,有人来掰她的手,他们要来抢她的小叔叔。

白布被人重新蒙上,她固执地再次掀开。她不让他们将小叔叔弄走,谁也不准动她的小叔叔。

一记耳光响亮地打在她脸上。

盛文绣睁着血/红的眼,咬牙切齿地瞪着她,歇斯底里地吼叫,“黎笑笑,你就是阴魂不散!离我哥远点,不准再靠近我哥,不准再靠近他,听见没有!他活着的时候,你不让他清静,你不气死他你就是不甘心。现在他真的被你气死了,你满意了!我哥他到底欠了你什么,你要这么害他,一定是你拿过期的药给他吃,一定是你!你个没良心的白眼狼,你怎么不去死!”若不是被人拉着,她简直要扑上来打死她。

黎笑笑眼神逐渐变得惊恐,捂着耳朵迷茫地摇头。她在说什么,她怎么听不懂,什么叫她害死了小叔叔,她怎么会去害小叔叔呢?

旁边的人都过来拉她,劝她,要她先走,要她先离开。她被人推着进了电梯,机械地走出医院,茫茫然地抬头看着天际拂晓,朝阳冉冉而升,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像是有什么东西死掉了。

口袋里的手机嗡嗡震动,黎笑笑动作迟缓地掏出手机查看,是10086的资讯,将手机塞回包里,心念一动又取出来,拔出一个烂熟于心的号码,“老公,你接电话啊,快接啊……”

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可能是睡熟了吧,昨夜他说公司要加班就睡在公司了。

她突然很想见他,锲而不舍地又打了周家主宅和公司的号码,家里是张嫂接的,公司是孙秘书接的,都说不在。

周恒铭不在家,黎笑笑也不想回周家主宅面对婆婆那张尖酸的嘴脸。医院和玲珑阁离得近,玲珑阁是周恒铭去年买下来夏天避暑的别墅,冬天他们一直很少过来。

黎笑笑不记得怎么开回去,机械地拿出钥匙,对钥匙孔对了好几下才插/进去,她整个人游魂似得恍恍惚惚,素颜的小脸唇/瓣发白。

大脑发出一个指令,去睡一觉吧,睡一觉醒来一切就变好了。她像个幽灵似得飘进来,走路悄无声息的,走到二楼时,脚步突然顿了一下。

主卧房门没关严实,里边传出男人女人粗重的喘息声。

“恒,别走,别走嘛……人家还要!恒,你好棒,我爱死你了。”

“你个小妖精……等会儿,她电话打过来了,我先回个电话。”

“怕什么,让她打吧。盛锦死了,看还有谁给她撑腰,看她还怎么嚣张!”

黎笑笑脸色刷的一下变白,全身微微颤抖,不敢置信地瞪着大眼,身上经络倒行血液逆流。

她听出了女人的声音,是表姐宋佳绮的声音,她怎么能这样对她?他们怎么能这样对她?她一向拿她当亲姐姐看待。她们竟然联手背叛她。

房间里又有声音传来,周恒铭轻笑了下,低低道,“多亏你聪明,若不是你想到这招借刀杀人……”

什么借刀杀人,他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黎笑笑疲惫脆弱的神经一时消化不了对话里庞大的讯息。

“黎笑笑那个傻子!”宋佳绮得意地笑起来,她又啊地叫了一声,“恒,你真坏!等黎国弘那老东西死了,整个黎家就是我们的了。恒,什么时候去我家里见见我爸妈?”

周恒铭脸色一沉,手下娴熟地揉/捏,“别大意,姜还是老的辣,黎国弘那只老狐狸精着呢。这段时间还是要先委屈你了。”

宋佳绮不依地还要再说,却被缠绵的吻堵住了嘴。

黎笑笑心里陡然升起一股寒气,小叔叔前几天来过黎家老宅,陪爷爷下棋。小叔叔从娘胎里带来的哮喘,她怕哪天他忘了,在他常在的地方都有备药,黎家老宅也有备着,那天,她见他大衣里的药瓶空了,就替他放上新的。难道说是周恒铭偷偷将家里的药换了,才害了小叔叔性命?

一时眼前天旋地转,身子不可遏制地瘫软下来,泪珠夺眶而出。

她真是瞎了眼!

这就是她相亲相爱的好姐妹,这就是她温柔浪漫的好老公。心里痛得滴血,大脑有一瞬间是空白的。

黎笑笑控制不住地低低叫了一声,她忙捂住嘴勉强撑起身子,扶着墙放轻步子想往楼下跑,却还是惊动了房间里滚床单的两人。

周恒铭穿了条底裤,赤条条地冲出来,一见是她,神色大变,伸手来拽她的胳膊,“笑笑,你听我说,”

“放手,周恒铭,你真让我恶心。”黎笑笑嫌恶地躲开,踩着高跟鞋匆忙往楼下跑。

她此时脑子格外地清醒,她知道他这慌张不是怕被她撞破了他和宋佳绮的奸情,而是怕她将听到的秘密说出去。

周恒铭被她推得脚底一滑,宋佳绮手忙脚乱地边穿边出来。

周恒铭捂着抽筋的脚,脸色狰狞道,“别穿了,快把她拦住,要是让她跑了我们俩,我们两家,都完蛋了。”

宋佳绮放弃穿衣服,光着上身冲过来追她。

高跟鞋敌不过光脚的,宋佳绮拉住她的大衣死死不肯松手,露出楚楚可怜的神情,“笑笑,听我解释,我可以解释的。”

听了这么多,看了这么多,她以为她还会信?黎笑笑推搡着她,“放开我,宋佳绮你这个贱人,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

推拒间,宋佳绮精致的脸庞突然闪过一丝疯狂狠辣的神色,她把心一横,双头猛地用力一推。

“啊……”

黎笑笑尖叫着从二楼的楼梯沿着台阶滚下来,头撞在一楼的瓷砖上,剧烈的疼痛让她有一瞬间失去了意识,艰难地睁眼,粘稠的鲜血流进她的眼睛里,她看见周恒铭冷漠地扫了她一眼,将惊慌失措的宋佳绮搂进怀里柔声安慰着。

地上的血逐渐扩散开来,染红了一大片。她眼眶极力大睁,满心满腔的不甘和怨恨,却敌不过黑暗的侵袭,慢慢失去了意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