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傻了吧

轰隆一声巨响,紧接着又是一声,雷声气势很足,颇有些地动山摇的样子。

隆隆的雷声过后,紧跟而来的就是一道道的闪电。因为是白天,看不到那一道道狰狞的白光,可孙淼淼似乎听到了闪电正在凶狠地撕裂天幕的嘶嘶之声。

电闪雷鸣时,孙淼淼正在地里拔草,被这雷声和闪电吓得撒腿就往家里跑,只恨不得多生出两条腿来,好让自己能快一些跑进家里躲起来。

孙淼淼拼命往家里跑的时候,路上遇到的村民可并没有被这雷电给吓着,一个个还气定神闲的样子,一边扯着闲话一边向家里走,看到孙淼淼这幅惊慌的样子,大声笑她道:“三丫头,不就是打个雷嘛,你就吓成这样,你也没做过啥亏心事,还怕雷神下来捉你不成?”

孙淼淼心说,我是没做过什么亏心事,可我还是怕雷神下来把我捉走,这其中的原因,我才不会告诉你们!

孙淼淼也顾不上跟那些村民说什么,只摆了摆手,然后便一溜小跑的跑了过去。

没有得到回应的村民,一脸的惊讶之色,扭头对旁边一起走的人说道:“这个三丫头,跳过河后,倒象是换了个人一样,该不会是得了失心疯,傻了吧?”

这里的村民,说话一向响亮,孙淼淼虽然已经跑了过去,可这几句话,还是被她听个正着,可她也顾不上和他们理论,只在心里呸了一声,心道:“你才得了失心疯,成了傻子了呢。”

孙淼淼的家离那块地并不算远,她跑的又快,在下一声惊雷炸起之前,她总算是跑进了自己家的小破屋里,虽然惊魂未定,可总算是安全了。

自从孙淼淼睁开眼,发现自己重生到了这个大名叫韩麦草,小名叫三丫头的身上,孙淼淼就一直觉得自己八成是个什么妖怪,不然这些只有在小说电影电视中才会出现的什么穿越重生,怎么可能会真的出现,而且还落到了她的头上?

那天晚上她明明过的很正常,下班后烧了一顿丰盛的晚饭,跟爸爸一起美美的吃了一顿,吃过饭,又跟爸爸聊了会儿天,然后爸爸去书房看书,她洗漱完毕后就回了自己房间,在电脑上看了一会儿剧,临睡前又玩了一会儿手机,然后就上床睡觉了。

唯一不同的一点是,吃饭的时候,正好电视里正演着一部关于八十年代农村生活的电视剧,爸爸看的时候,回忆了一番那个时候的人生活的多么清苦,又对着孙淼淼忆苦思甜地教育了一番。

当时孙淼淼还和爸爸辩论说,那个年代虽说苦了些,可也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候,若是让她生活在那个年代,一定可以成为第一批发家致富的万元户。

当时爸爸还笑她不知天高地厚,难道就是因为这个,所以老天爷就让她一觉醒来,人就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而且还是1980年,正是改革开放之初。

发生了这样稀奇古怪的事,她不是妖怪又是什么?而妖怪又一向是怕雷的,那代表着天上的雷神是拿妖来了,所以,但凡打雷,她都是赶快跑,省得被雷神拿了去,好不容易得来的小命又给报销了。

必竟好死不如赖活嘛。

孙淼淼,不,不,这个时候应该叫她韩麦草了。

韩麦草,多么富有乡土气息的一个名字,从起的这么随意的名字里也可以看得出,这就是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主,就跟农村里那些不被待见的小女孩一样,天滋地养,爱活就活,不爱活拉倒。

不过,就算是韩麦草的爸妈想要疼她,也是疼不上了,因为早在韩麦草18岁的时候,他们就给韩麦草扔下一对双胞胎兄弟后,去地底下生活去了。

所以,原来那个韩麦草,苦啊。

现在这个韩麦草,更是觉得苦,不,是心塞。

轰隆,又一声巨雷,吓得韩麦草一个哆嗦,正想赶紧躲起来,突然看到家里养的那几只小鸡崽,似乎是被这雷声给吓傻了,挤在一棵树下不知所措地叽叽地叫着,正处于真正的呆若木鸡状态。

这几只小鸡崽可是这个家里的宝贝啊,韩麦草那两个双胞胎弟弟读书的费用,还有家里的油盐钱,都指望着从这几只鸡的鸡屁股里抠呢,可不能让它们被雷击死喽。

韩麦草咬了咬牙,一下子从屋里冲了出来,想要把这几只“木鸡”给赶到鸡棚里去。

可偏偏的,等她去赶的时候,这几只“木鸡”又一下子活泼了起来,叽叽叫着,和韩麦草院子里兜着圈子,就是不肯往鸡棚里去。

韩麦草急得只跳脚,真恨不得使出一套连环脚来,一只只的把它们踢回到鸡棚里去。

终于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韩麦草可算是把这些宝贝们给赶进了鸡棚里,她觉得自己已经累得要虚脱,站在院子里大口喘着气。

又是一声惊雷炸了下来,韩麦草象是被注射了一针强心剂,立刻以箭一般的速度冲进了屋子里。

还好,还好,她刚刚跑进屋里,斗大的雨点便噼哩啪啦的掉落了下来,砸起许多尘土,雨里便荡起一股微微的土腥味。

韩麦草站在门前,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正暗自庆幸,突然一滴水滴落到了她的脸上,紧接着又是一滴。韩麦草抬头看了看,妈呀,屋里漏雨了。

这座小屋早就破烂不堪了,应该是逢雨必漏,她怎么就忘了这一点了。

这个时候,外面的雨已经是越下越大,小屋里也开始下起了稀稀沥沥的小雨,而且还不止一处,四处都能听到雨滴滴落的声音。

韩麦草一阵忙活,把能找得到的盆盆罐罐都找了出来,手忙脚乱地四处放置着接雨。

韩麦草忙活了半天,直起腰来看看,还是有几处在漏雨,可家里已经找不到可接雨水的东西了,她十分无奈地看着那些雨水一滴滴的落下,心里却又有些庆幸,幸亏放床的地方并不漏雨,不然被褥漏湿了,晚上睡觉都成了问题。

看来老天爷待她,还是不薄的,起码还给了她一间小破屋,而且即使漏雨也没有漏到睡觉的地方去。

试想一下,如果老天爷让她重生到一个小乞丐的身上去,天天穿着破衣烂衫,拿着一个小破碗四处乞讨去,晚上再席天幕地睡觉,那她还不得赶紧跳楼去。

不对,这个时候,还没有那么高的楼可跳呢,到处都是低矮的小破房,想要选择跳楼这样一种死法,倒还真是个难题。

韩麦草正信马由缰的乱想着,突然在雨声中听到了一阵清脆的当当声,这声音透过雨幕清晰地传了过来,韩麦草知道,这是村小学放学的钟声。

下这么大的雨,她还得去接一下她那两个双胞胎弟弟。

虽然不是自己的亲弟弟,可必竟是祖国的花朵,也得好好爱护不是。

韩麦草拿起那把勉强能遮一下雨的油纸伞便出了门,她怕那两个乖宝宝不等她去接就直接冒雨回家,若是再淋出什么病来,我的天,这样一穷二白的家里,她拿什么给他们请医生看病去!

韩麦草走的飞快,刚走到学校大门口,便听到一阵哄笑之声,下意识的,她觉得这肯定跟那两个孩子有关,不由小跑了起来。果不其然,她刚走进学校的大门,看到了里面的情景后,立刻火冒三丈。

放学后,带了伞或者家里有人接的孩子都离开了,剩下的都是没有带伞或是等着家里来人接的,一个个都挤在屋檐下避雨。

避雨的人中,有几个调皮捣蛋的,正卖力地欺负着那麦草那两个老实软弱的弟弟,合起伙来把那两个孩子往雨里面挤。两个孩子哪里能抵挡的住,眼看着就要被挤进雨里去了。

“你们在干什么?!”麦草一声怒吼,人也赶紧跑了过去,将韩庆玉和韩庆林兄弟两个护到了自己身后,怒瞪着那几个调皮的孩子。

那几个孩子被春草一声狮子吼给唬了一下,待看清原来是麦草时,又立刻恢复了那种非常嚣张的样子,拍着手又笑又喊,“韩麦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吃不着,跳到河里冒泡泡!”

是可忍孰不可忍!

麦草牙齿咬得咯咯响,管他孩子不孩子的,她差点就要挥掌一人赏一个耳光去,正在这时,只见有一人撑着一把伞急步走了过来,大声制止了这几个孩子的胡闹,“韩强!韩志兵!”

正喊得有劲的韩强韩志兵见老师来了,心里对老师还是有些惧怕的,赶紧噤了口。

韩麦草抬头看过去,正看到一张温和的脸,正一脸歉意地看着她,“对不起啊春草,是我没有教育好他们。”

韩麦草听说,这位温和的汪老师,是当年的一个知青,和他一起来的知青早就都回了城,只有他,因为家庭成分不好,一直回不了城,后来时间久了,他也绝了回城的念想,在这里娶了妻生了子,算是把根扎了下来。后来学校恢复正常上课后,老师短缺,就让他做了代课老师。

虽是代课老师,可汪老师却是全校老师中最有学问也最为负责任的一个老师,待人也温和,有着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特有的儒雅之气,所以整个韩家村的人对他还是非常尊重的。

“不要紧不要紧,小孩子哪有不调皮的。”韩麦草对这样的知识分子也是非常尊敬的,赶紧向汪老师表现自己的宽大胸怀。

麦草这句话一出口,不但韩永胜和韩春强愣了,那些小孩子愣了,就连汪老师也有些愣了。

整个韩家村,谁不知道韩麦草是个老实到木讷的人,也许是因为自卑,也许是因为过于怯懦,平时与村里人见了面,都是老远就开始溜着墙根走,那头低得恨不得一头扎到土里去。偶尔和人说上一句话,脸立刻红得能滴出血来。

可是现在这个韩麦草,不但会发怒,还能和汪老师对答如流,简直跟换了一个人一样,他们怎么可能不吃惊?

麦草也看到了眼前这些人的惊讶表情,有些讪讪地对汪老师笑了笑,“汪老师,您忙哈,我们走了。”

韩麦草说远,便招呼着庆玉和庆林两人钻到了自己伞下,三人挤在一起走进了雨中。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他们往外推你们,你们就不会反击吗?难道就白白的被他们欺负吗?”

麦草心里的火气再也忍不住地发作了出来。

刚才在老师面前,她是不好讲,现在身边没有了别人,她忍不住地开始数落起庆玉和庆林来。

庆玉和庆林对视了一眼,庆玉小声地回答道:“二姐,你平时不是要求我们不要和别人打架的吗?上一次因为韩志兵骂我,我和他对骂了几句,后来因为这个,你晚上还不让我吃饭,说我尽会给你惹是非。”

麦草心塞,感情这两个软包蛋还是原来的韩麦草一手调教出来的啊。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