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散发出邪肆的狂……

复古木质墙裙,雕刻着金藤浮纹。

季安安微微磕开眼,闻到一股浓重的情~欲气息。

她翻个身,撞到滚烫的男性躯体。身后男人闷哼,粗粝手掌顺着她的领口探进去,食指戴着矜贵的黑宝石戒。

季安安喝了多少酒?完全不记得她怎么爬上这张床。

“放开…嗯唔…………”

白皙肌肤布满吻痕,显示她前半夜被人狠狠疼爱过。

酸胀的身子毫无抵抗之力,嘤咛呻吟融化在男人低沉的喘息中。

男人灼热的吻印在她的脖颈上。

王者一般的气息,强势霸道地侵入她的鼻息。

旖旎一夜。

翌日醒来她独自躺在总统套房的奢华大床上,仿佛被玩残的布偶。

稍微动一动身体,腿间的酸涩就让她倒抽冷气。

好痛啊。

季安安强支着身子下床,头疼欲裂,全身布满密匝的爱痕。

隐约记得醉倒前,一个英俊的身影在花影下朝她走来——

黑手套,英式纹金边袖口大衣。

巴洛克复古十字架胸针,别一段双链穿过左下口袋。

他像黑暗幻化的帝王,散发出邪肆的狂……

她不小心撞到他怀里,紧紧抱住他,把他当做了顾南城。

所以,那个混蛋趁机带走她,还把她给……**了。

季安安努力回忆,记不清他的脸。

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昨晚参加生日宴,在尼泊尔酒店四楼庆生,果酒很好喝她忍不住多喝了些,谁知道后劲那么足,能把她喝醉?她只记得脑子昏涨涨地难受,打算出去透气,接下来做了什么完全断片!等她醒来的时候躺在三楼的总统套房,一身羞耻的吻痕。

季安安看到白色床裙上醒目的红血,羞愤的泪水滴淌而下。她要报警吗?

这种事声张了,只会影响她的学业,以后别人怎么看她?

季安安在浴室里清洗干净,忽略了扔在床头柜上的金色至尊名片——昨晚**她的男人,s市闻风丧胆的帝王人物,北冥少玺。

“叮咚!”手机收到彩信。

季安安因为**哭肿了双眼,点开彩信竟是男女纠缠的视频。

她的男友时子寒与季家大女儿季欣欣【渣男女,会虐】。

……

咖啡厅,宽阔落地窗流转着灿烂光芒。

季安安推开门走进去,面色冷漠。

季欣欣妖娆地坐在时子寒腿上,一只手勾着他的脖颈,“你走路的姿势很奇怪啊,不会昨晚那种事做多了吧?”

季安安手心发痒,恨不得一巴掌打过去:“你在我酒里下药了?”

季欣欣的手顺着时子寒的领口探进去,抚摸着他的胸膛:“什么下药,我听不懂,你真跟男人make-love了?”

“安安,我看错你了。”时子寒一脸厌恶,先发制人,“三年了,你一根手指不让我碰,瞒着我……”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