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的罪孽

我和顾泽睿的关系很乱,他原本该是我的姐夫,可现在他却出现在我的床上,在我身上挥汗如雨。

我们不是在偷情,这也不是一场鱼水之欢。

顾泽睿从我背后抱着我,一次次用力的挺入,用最屈辱的姿势,逼迫我发出痛苦又羞耻的声音。

他说他不想看到我的脸,会让他想起,我逼我姐服毒的画面。所以每个月他来一次,每次都会用这一个姿势碰我。

我想守住最后一点自尊,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可,似乎我的隐忍也能激怒他。顾泽睿伸手掐住我的脖子,俯身,唇探到我耳边,喘息着道,“苏雅涵,给我叫!伺候我满意了,我会多付钱的。你躺在医院的老爸,还等着你去交这个月的医药费!”

我不是卖的!

这句话我只敢在心里喊,我张开嘴,随着他的动作,似痛苦似欢愉的声音从咽喉深处溢出来。

顾泽睿似是很满意我的表现,动作更加的用力。

我的心则被自己的声音切割凌迟,疼痛从心里蔓延四肢百骸,疼得我身体轻颤。

我不是受虐狂,却甘心承受这样每月一次的折磨,是因为我在赎罪,对我姐犯的罪。

初遇顾泽睿,是在我十六岁的时候。那一年顾泽睿二十岁,温润少年,还没有现在的成熟与菱角。我对他一眼入骨,再不能忘。

我十八岁的时候,苏顾两家联姻,顾泽睿选择和我姐苏雅茹订了婚,那时我才知道,我暗恋了两年的男人,爱的是苏雅茹。

我二十二岁,也就是两年前,二人大婚,我因痛苦喝个大醉。在婚礼的前一天夜里,我找到了苏雅茹,告诉她,我爱顾泽睿,爱了六年,明天他们结婚,我就不再爱了。

我已订好的出国的机票,却没想到苏雅茹竟然服毒自杀了!她留下遗书,说我是她的亲妹妹,从小疼爱我的她,不忍心看我难过,更不忍心让我出走异乡,所以她决定把顾泽睿让给我。她深爱顾泽睿,失去爱人,她也痛苦。让我们原谅她的自私,她不想伤害到任何人,只能选择伤害自己。

她选择去死,成全一个心思歹毒的我!

顾泽睿发现苏雅茹服毒,送她去医院,人抢救了回来,但却至今昏迷不醒。

我爸因为苏雅茹的自杀,急火攻心,从二楼台阶滚了下来,也陷入了沉睡。

好好的一个家,因为我醉酒后的一番话,毁了!

两大世家联姻,婚事已宣传出去,我代替我姐出嫁。

媒体报道我为了嫁给顾泽睿,逼死自己亲姐,害死自己亲爸。

心机女,歹毒……谩骂的声音在两年后的今天,依旧能听到。

我对苏家,对顾泽睿都充满了愧疚。两年时间,他如何折磨我,我都忍了。

但今天,我想做个了结,因为我肚子里的小生命。他是无辜的,与其让他看到有这样的父母,还不如我一个人把他带大。

在我昏厥过去之前,顾泽睿终于释放出来。他离开我的身体,拿过他的钱夹,掏出一叠钱,扔到我身上。

我累的连手指都动不了,用哭到发疼的眼睛看着他,哑着嗓子道,“顾泽睿,我们离婚吧。你看到我,就会想到我姐。两年了,别再折磨自己,放我们两个自由。”

他下床,修长健硕的身体站在床边,看向我,残忍的轻勾唇角,“苏雅涵,你想要自由?!呵!别做梦了。你就给我一直痛苦的活下去吧!”

爱能让人终身难忘,但我没想到,恨也能令人如此执着。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