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阴错阳差

这本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早晨,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照进来,夏沫雪迷蒙着眼,睁开又闭上,再睁开,头一离开枕头,立刻痛的像被锤子狠狠打了一下。“啊——”夏沫雪坐起来的时候痛叫一声,用力搓了搓额头,嘟囔着说:“昨天真不该喝那么多酒的。”可是,很快的,夏沫雪捂住了差点尖叫起来的嘴:自己全身赤裸,胳膊上、身上满是青紫的伤痕,两腿之间还残存着刺痛感。再看看周围,一张大床,雪白的被子和床单,床单上殷红的血迹,地上是自己凌乱的衣服。夏沫雪用力拍拍自己的脸,想极力证明自己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可是脸上和身上的痛感都证明了自己所想的就是已经发生的是事实。夏沫雪回想着前一天晚上的情景:先是对顾天宇的告白,当自己红着脸告诉他,自己已经喜欢他整整十年了的时候,他微笑着握住了她的手,虽然因为一个电话,他匆匆离去,但离去前在她额前印了一个滚烫的吻,这吻让夏沫雪以为自己收到了22岁生日最珍贵、最难忘的礼物,如此陶醉而甜蜜。兴奋之极的夏沫雪召集伙伴们到本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博悦酒店庆祝生日,吃饭,喝酒,唱歌,夏沫雪醉了,醉的很幸福,也醉的晕乎乎的。韩惜诺看她醉的几乎站不住了,就在酒店给她订了房间,是她为了证明自己没醉,拿着钥匙进了电梯,然后到了21楼,再然后,自己找到房间,倒在床上,再然后……大脑一片空白。她本以为过了这一夜,自己的生活将开始一个新的篇章。可是,命运跟她开了一个恶狠狠的玩笑……

震惊、后悔、羞耻撕扯夏沫雪的心。那个男人是谁?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夏沫雪一边穿衣服,一边掉眼泪,与其说是对自己遭受侮辱感到委屈,倒不如说恨自己逞强好胜一时大意。突然,手机响了,吵闹的铃声在周围安静的情况下,显得那么刺耳,把夏沫雪吓了一跳。

夏沫雪拿起手机,看到是顾天宇的号码,心立刻揪了起来,泪涌了出来,“顾天宇”这三个字曾经是自己唯一的浪漫想象,是自己爱情的全部,现在却没有勇气面对。

铃声固执地想着,沫雪擦干了泪,接起来电话:“喂——”

“怎么这么晚才接电话?”

“我——”沫雪说不出口。

“你不在家吗?不知道你家里出了什么事儿吗?”顾天宇冷笑。

“我家里出事儿?出什么事儿?”沫雪听顾天宇语气不善。

“小雪,还是回家看看吧,你家好像发生了非常有趣的事儿。”

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沫雪的心头,顾不上理会顾天宇冷淡的态度,沫雪挂断电话,离**间。在关上门的一刹那,沫雪明白了昨晚的一切。在她拿着钥匙进电梯的时候,同伴再三说着“2118”,可是眼前这门的门牌号上明明写着“2113”,不怨别人,只怨自己走错了房间。“都怪该死的酒精。”沫雪越想越荒唐,自己的**居然就这样糊里糊涂地交出去了。没有甜蜜,没有羞涩,没有幸福,甚至连回忆都没有。可是这样不堪的一夜,不记得反而是好事吧。沫雪胡思乱想着,下了电梯。

电梯一打开,沫雪就冲了出去,连撞到人都没回头,只是心不在焉地说了“对不起”,就匆匆离开了酒店大厅,往家里赶。而那个被夏沫雪撞到的男人,看到夏沫雪的背影,那似乎有点眼熟的衣服,似乎明白了什么。他优雅地走进电梯,立刻引起周围人的侧目。身高一米八零,宽阔的额头,**的鼻梁,细长的眼睛,**的下颌,微厚的嘴唇,这样英俊的五官是不多见的,更何况他身上还穿着国际顶级品牌杰尼亚手工西装。出入博悦这种豪华酒店的不是上流社会的,也是高级金领一族,早就看出身边这位既不是普通的模特或明星,也不是靠吃家族老本游手好闲的富二代,这种散发着霸道和傲慢的气场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有的,他一进电梯,让电梯所有人自动停止了谈话。

电梯停到21楼,他走出电梯,听到后面都松了一口气,有人小声问:“这人是谁呀?”

电梯合上门,不过仍能听到声音:“他,你都不知道,尹安国际的当家尹俊赫。”

尹俊赫站到2113门前,停顿了一下,掏出房卡,猛地打开门,大床上空无一人!尹俊赫心里已经确定,昨晚和自己共枕同眠的人就是在楼下撞自己的女孩。昨天对尹俊赫来说,可谓是幸运女神降临。本来只是来博悦酒店和老板商谈来这里举行尹安国际的年度酒会的事情,两人达成协议,尹安国际连续三年在这里举办年度酒会和周年庆典,而博悦也相对降低两成价格。酒店老板为了取悦尹俊赫,特意为他留下总统套房,还神秘兮兮地说,为尹俊赫准备了礼物。

尹俊赫到了总统套房2113,看到紫檀木的茶几上摆放着1994年份的chateaumargaux,顶级红酒和他最喜欢的菲力牛排,心想,这老板果然下了功夫。喝着红酒,吃着牛排,这对尹俊赫来说也是难得的放松,可是似乎缺了点什么。自从接手尹安国际,大量的工作和不断的应酬考验着尹俊赫的能力、耐力和抗压力。随着尹安业务量和销售额的上升,董事会那帮老家伙总算是让他喘了一口气,不再那么咄咄逼人人。而尹俊赫在应酬的时候,自然也认识不少名模和女星。酒的绝配不是牛排,而是美女。尹俊赫打开手机,看着联系人名单,名单很长,尹俊赫却发现此时此刻,找不到可以和自己安静地喝酒、聊天的人。那些嫩模不是想着怎么取悦自己,获得更丰厚的回报,就是想着怎么进入尹家大门;而认识的几个女星不是装腔发嗲,就是绞尽脑汁想摸透尹俊赫的喜好,无非就是想得到尹安珠宝的代言。想找一个单纯无心机的人,还真难。尹俊赫这样想着,突然心情转坏,于是,起身去洗澡。

大概也就20分钟的时间,尹俊赫湿着头发,穿着浴袍从浴室中出来的时候,看见雪白的大床上躺着一个女人。尹俊赫笑了,原来这才是酒店老板安排的礼物。尹俊赫走近大床,却发现那女孩闭着眼睛。尹俊赫皱眉,这是耍的什么花招?尹俊赫打量女孩的穿着,一袭乳白色长裙,黑色高跟鞋,身上没有任何首饰,这不像是他以往遇到过的女孩。再仔细看女孩的长相,光洁的额头,小巧而薄薄的嘴巴,鹅蛋脸,高鼻梁,长长的睫毛。像她!尹俊赫吃了一惊。

尹俊赫凝视着女孩,手轻抚女孩的脸颊,思忖道:“你真是一份礼物吗?”女孩似乎被他的手抚摸得痒痒的,无意识的拿开他的手,抓了抓自己的脸。

尹俊赫笑了,这真是个可爱的女孩。于是,帮她脱了鞋,在犹豫着要不要帮她脱衣服的时候,女孩忽然睁开了眼睛,看到他后灿然一笑,低声嘟囔了一句,起身亲了一下他的额头。这一吻轻的像羽毛划过皮肤,又像是微风吹过额头,却让尹俊赫浴火升腾。

“不管你是不是酒店老板送的那份礼物,今天晚上,你都是我的猎物。”尹俊赫慢慢脱下女孩的衣服,而女孩半梦半醒,双颊酡红,双眼迷蒙,形成一种致命的诱惑。

尹俊赫慢慢袭上女孩的双唇,心里轻叹:“真是不可思议的柔软。”先是轻吻,然后啜吸,再然后深吻,女孩无意识地配合着,两人唇舌纠缠,像是一对久别重逢的情侣,难舍难分。随即,他进入女孩的身体,在遇到那一层薄薄的阻碍时,女孩轻哼一声,他也吃了一惊,同时也几乎断定,身下的这个女孩不是那份礼物。可是他已经欲罢不能,因为他体会到了以前从未体会到的美妙,像是在温泉里游泳,自己无论前进还是后退都被温暖的水流包裹着,无比舒爽,又无比安全。又像是在海边的沙滩,用阳光照射的暖融融的沙子把自己一寸一寸地包裹起来,尹俊赫没有意识到,自己也正无比温柔地对待身下的女孩。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尹俊赫看着面前这女孩,这女孩醒了,该不会拼命尖叫,夺路而逃吧。正想着,女孩忽然翻了个身,趴在床上,一头如云般的秀发散了一枕,有几根头发还擦过尹俊赫的脸。尹俊赫忽然兴起,拿起手机对着女孩拍了几张照片,心里想着,有照片在手,女孩跑不了。于是放心地睡了。

主题
字体
A
A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