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被算计

热!让人窒息的热……蒋菲仿佛置身火海,周身都在被烈焰炙烤。

鼻端却充斥gucci guility lntense野性激荡的草木芳香,蒋菲受到这奢华放纵的蛊惑,意识更加模糊。

迷蒙间仿佛一双粗粝的手游走全身,带起阵阵颤栗。

蒋菲嘤咛一声,半眯美眸,朦胧中一个身形高大健硕的陌生男人,正在她身前,不停的探索。

蒋菲被他**的力道弄的有点疼,挣扎着想要逃离他的束缚,可是男人却一把撕开她的领口,然后双手猛地用力扯开她的衣服。

蒋菲混沌的大脑才后知后觉的感受到对方粗鲁的危险气息,她半睁着眼……动作有些迟缓,却完全无力阻止男人在她身上的动作。

半遮半掩的**,就这么呈现在男人面前,不知道是因为药物还是酒精的作用,女人的身体褪去青涩,被情欲熏染成鲜嫩的粉艳,最让人口干舌燥的是她红润的嘴唇。

仿佛在诱惑着男人品尝,他胸口微微起伏着,目光如狼,贪婪的看着身下女人的美妙。

男人俯身,轻轻含吮住蒋菲的唇瓣,细细啄吻着她,娇嫩馨香的触感,好像在亲吻真的花瓣,手也受不了细嫩肌肤的诱惑,慢慢开始在她周身游走。

“不要……唔……”蒋菲难受的扭动,发出软弱无力的拒绝。

滚烫的舌直接闯入她的唇间,堵住她的惊叫,一手控制她的腰肢,另一手抬起她的后脑,将她拥的紧紧的。

随着他一点点进入,女人痛苦的颤抖起来,他停下动作,急促喘息起来。

太紧!简直要了他的命!男人深吸一口气,极缓极深残忍的继续潜入,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时间,让她承受可怕的节奏。

直到他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蒋菲睁开眼,她全身陌生的疼痛,躺在酒店的大床上,晨曦朦胧的光透过窗帘,晕染在这璇旎的洁白大床上。

她感受到男人怀抱的温暖,怔了下,忍不住往男人怀抱里钻了钻。

男人也下意识的收紧手臂,蒋菲甜蜜的拥紧赵嘉良的腰身,似呢喃又似叹息般的叫道:“嘉良……”

头顶上男人拥着蒋菲的手顿了顿,蒋菲困惑的抬头看去,相拥的两人同时一怔,最后还是男人率先反应过来,猛地推开蒋菲……伸手按开床头灯。

刺眼的亮光瞬间让蒋菲看清面前的男人,五官的轮廓刚毅却不粗犷,看起来十分俊朗,却也十分陌生,她反应极快地抓过被子掩盖住自己,惊叫了起来:“啊……”

男人的脸上充满意外,同时也被蒋菲叫喊的十分不耐烦,他烦躁的拔了拔头发,沉下脸皱眉问道:“你是谁?怎么在我的房间?”

她慌乱的说道:“这是1221,我朋友给定的房间,嘉良应该在这个房间的?”怎么会这样?

男人挑眉,嗤笑出声,这简直是他见过最拙劣的表演:“1221一直都是我的房间,你设计这些爬上我的床,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钱?”

男人恶意的嘲讽,就像是淬了毒的利剑,狠狠戳进蒋菲心里。

想要脱口的话就如同结了冰,重重的压在心底说不出来。

不可能的,房卡是王可亲手给她的,昨天她男朋友过生日,闺蜜王可不停的怂恿她拿下赵嘉良,因为喝了酒,竟然迷迷糊糊地同意了!

但是为什么这个房间却没有嘉良,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竟然跟一个陌生男人睡了一晚,她该怎么面对嘉良,这让她根本无法淡定!

她黑曜石般的大眼睛里瞬间积满了泪水,雾蒙蒙的,她强忍着泪意委屈的说道:“我不是,要什么钱……赵嘉良呢,赵嘉良在哪……”

顾丞眉头微皱,这个女人,好像一直在叫那个名字,莫非,他们都被人给算计了?

顾丞阴沉着脸,紧皱着剑眉思索,可惜昨天他跟d国合作方案初步协商成功,庆功宴上他喝的有点多,完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正在他想要仔细查问的时候,铃声响了起来,顾丞起身,也不遮掩,就这么大辣辣的迈着修长的双腿下床,循着声音准确无误的找到手机,竟然是他死对头二叔打来的。

隔着电话都能看见,顾**得意洋洋的样子,他声音里的幸灾乐祸透过电音传了过来:“小丞啊,昨晚过得不错吧,这可是叔叔回赠给你的大礼!”

顾丞眼眸危险的一眯,看着某个神情恍惚的女人,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泛起了阵阵阴沉。

“哈哈哈,这是我花了大价钱买来的,那可是个处呢!怎么样?昨天过得很快活吧,不用感谢叔叔我,好好享受我送的大礼吧!”在一连串的笑声后挂掉了电话。

顾丞挂掉电话后,立刻拨通一串数字:“老郑,我被老东西暗算了,过来处理一下,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要一丝痕迹不留!”

不管眼前女人是怎么回事,昨晚这件事一定不能说出去。

顾丞走到浴室,片刻后只在腰间松松垮垮的围着一块洁白的浴巾走出来,精壮的上身赤裸在空气中,结实紧致的胸肌,下面是八块漂亮的腹肌和往下延伸的是引人遐想的人鱼线。

他慵懒的走到窗边,一把把窗帘拉开,俯身从地上捡起外套,拿出支票本,刷刷几下写完然后撕下。

丢到蒋菲面前:“不管你是谁的人,拿了钱从这里出去,昨天一切就当不存在……”五百万总该可以封口了吧?

仿佛这样不足以打击到她一样,男人冷笑着眯眼,修长的手指从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点上,嘴角勾起邪肆的弧度说道:“嫌少?还是想要我负责?女人,我劝你还是别太贪心!”

蒋菲看到男人那双深邃沉敛的眼眸里那豪不掩饰的嘲讽,强烈的羞耻感从心底升起,她没有流泪,围着被子默默捡起地上的衣服,转身去了洗手间。

顾丞眸光一沉,看了眼这个莫名其妙沉默的女人,眼底闪过意味不明的光。

蒋菲从洗手间换好衣服出来,来到慵懒靠在沙发椅上抽烟的男人面前,她从包包里拿出钱夹,她拿不出五百万,甚至一百她都有点舍不得,纤细的手指滑到五十的抽出一张来。

拿着钱的手在顾丞的眼前晃了晃说道:“五十块是给你的?怎么不要?难道想要让我对你负责,男人还是不要贪心才好!”

她用男人刚刚的语气,表情轻蔑把钱甩到男人面前,一张纸钱,要用很大力气才能甩出去。

这张五十的是蒋菲特意留下序号为521的新钱,用力角度竟然很刁钻的甩了出去,在顾丞那张帅气冷漠的脸上留下一道纤细的红痕……

顾丞近三十年的人生还从没有人敢拿钱削他,他震惊的连叼着烟都掉了下去,直到她离开数秒才反应过来……

顾丞面色铁青站起身,第一次有人敢用钱羞辱他!

主题
字体
A
A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