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居然穿越了!

凉月国

——京都

是夜,将军府最南侧

“小姐,一切都准备好了,就差表少爷了。”

“恩。”被称为小姐的少女冷冷的应了声,浓密的夜色刚好遮去了少女恶毒的目光,她正是丞相府的庶女,凰怜楚。

此时她正盯着床上躺着的人儿。

哼!凰北夏,就凭你也想跟本小姐争四皇子,本小姐会让你这个贱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走吧!咱们只管看好戏罢了。”

想到四皇子他们还在前院坐着,凰怜楚就心急如焚的赶过去了。

两人不知道的是她们前脚刚转过去,后脚床上的人儿就猛的睁开了双眼,眼中慢慢的警惕之意!

这是哪儿!

尽管夜再黑,但是凰北夏还是立马就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有些不对劲!

她不是被派去执行任务了吗?脑中一些片段若隐若现,她只知道当她完成任务回去的时候,竟然被自己的队友暗算了,然后眼前就一片漆黑了。

莫非被抓了?

凰北夏刚觉得很有可能的时候,脑子就传来一阵剧痛!

“啊!”凰北夏有些不受控制的抱住自己的头!

实在太痛了!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炸开了一样,疼的她有些难以呼吸!

这些是什么?怎么回事?

凰北夏边痛就边发现似乎有很多突如其来的记忆往她脑子灌!

大概过了几秒,当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凰北夏这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刚刚的疼痛实在来去太快,如果不是脑中存在的记忆碎片,她都快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原来她穿越了!

尽管很难置信,但凰北夏好歹也是21世纪身经百战的王牌特工啊!在惊讶过后,便快速的冷静下来,她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捋清思路!

体内的记忆告诉她,她现在已经穿越到了凉月国将军府中,而她现在身体的原主就是将军府的嫡女,好巧不巧的是她也叫凰北夏。

但原主与她却是两个完全不搭边的性格!总的来说就是已经懦弱到没朋友了!

原主的父母早逝,家里的财产全被二房以她还小的名义尽数夺去。原主的生活也开始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夜之间从父母疼爱的小公主沦落为下人都不如的地步。

加之原主向来体弱多病,性格又软弱,渐渐的二房的人就让原主与外界隔开,以至于一个堂堂的将军府嫡女居然住到一个下人都不住的杂物间。

这还不够,凰北夏还经常成为各房小姐的出气筒,有时候甚至连下人的脸色都要顾及。往事历历在目,就连一向冷血的凰北夏心中竟然也跟着升起一丝悲凉。

只是,凰北夏不明白为什么好端端的就穿越到原主身上去了?

下一秒,在闻到房里的迷香味之后,凰北夏表示明了的同时立马屏住了呼吸,刚刚她在想事情没有注意,还好发现的及时并没有吸入太多。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一定是有人给原主放了类似与迷香的东西,并且根据这味道弥漫的情况起码有一个时辰了,而原主本来身体就已经残弱多病,再加上吸入过多过久的迷香,这脆弱的身体完全挡不住这样的伤害,于是就香消玉焚了,所以才会让她穿越到这具身体上。

呵!果然是官宅似深海,弱肉强食真是到哪都会上演的真理!

凰北夏的双眸在黑夜中微微眯起,眼中的危险气息唯有浓密的夜色才能稍稍挡去些。

慢慢按下那些情愫后,凰北夏轻轻启唇,眼中一片深沉的坚定,似是对原主,又似是对自己道:“你放心,既然我用了你的身体,那么我便会好好的替你活下去!那些曾欺你辱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想到这,凰北夏正准备起身,才发现身子有些**绵的,无力感传遍全身!

shit!

凰北夏暗骂了一句!

就在这时,门“吱呀”的一声被推开了。

凰北夏本能的闭上眼睛,安静的似乎从来没有醒过。

直到脚步声渐渐靠近......

很快凰北夏便闻到空气中传来一阵阵浓郁的酒味。

“呃!”男子趔趔趄趄的打开门之后,有些意犹未尽的打了个酒嗝!随后又随手将门关上。

凰北夏不禁皱起来眉头。

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来这么一个醉醺醺的酒鬼,她可不信是什么偶然!

如果此时此刻换成原主躺在这里,凰北夏已经基本能猜到那会是怎样的一个结局!

看来她一穿越就已经落入别人的圈套中了!

那名男子在打完嗝之后,摸了摸肚子往屋里看去。

借着月光,看到床上确实躺了一个人之后,男子就傻呵呵的乐了:“呵呵,表。”话还没说完又是一个打嗝。

凰北夏此时已经嫌弃到极点!只是现在她还不能轻举妄动。若是换在以前,她不用一秒钟就能面不改色的把这人给废了!但是以她现在这具身体,还是智取的好!

“表妹果然没有骗我啊,这儿果然藏了个小美人!”男子色眯眯接着说道,声音听起来十分的猥琐*荡,边说还边迫不及待的往床边走去,双眼都已经开始放光了。

突然“碰!”的一声,“哎哟喂!疼死本爷爷了!”男子本身就喝了酒晃的不知东南西北的,又加上夜色又暗,于是刚走两步就不小心绊倒在地上了!男子刚想磨蹭着起来时,凰北夏的双眼瞬间就睁开了,好像是在黑暗中匍匐已久的猎人看到自己的猎物落网那般。

对!就是这个时候!

凰北夏见状再也顾不得那么多,忍住全身的无力感,费力的跃下了床。顺手抄过了一旁的椅子对着男子的后脑勺就是狠狠的砸上去!

只听闷哼一声,地上的男子很快就没有动静了!

凰北夏这才把手中的椅子扔掉,气吁吁的瘫坐在地上!

妈蛋!就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居然已经要了她半条命!这身子到底是有多么不堪一击啊!

凰北夏努力让自己的气息平稳下来,目光镇定的看着眼前倒下的男子,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过来抓奸吧!所以,当下她必须快速将这男子处理掉,否则......

凰北夏刚这样想着,就听到门又吱呀一声被人打开了。

糟了!凰北夏眉心一皱,不会这么快吧!

“小姐?”只听来人在黑暗中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句,声音中还夹带一丝担忧。

凰北夏突然送了口气,记忆告诉她这声音是她的贴身丫鬟若书!

还好还好!

“小姐?小姐你在哪?”若书见没有人回答,心中不由的着急,于是急忙将门关上然后往里走去,刚走两步却发现脚下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绵的,热乎乎的。

若书不由的往脚下看去。

尽管夜很黑,但还是能依稀看到,这是个人!

“啊.....唔”若书发现脚下躺了个人之后,本能吓得尖叫起来,只是刚发出点声音就被人捂住了嘴巴。若书刚想问你是谁!

“别说话,一会把人引来就不好了!”幸好凰北夏眼疾手快的捂住了若书的嘴,要不然还不知道会怎样,即便如此凰北夏还是警惕的听着周围的动静。

若书本想挣扎的,可是听到这话就楞了,这声音不是正是大小姐的嘛?

见若书安静下来,凰北夏才松开了手。

“小姐,你没事吧?这,这怎么回事啊?”若书连忙转过身拉着凰北夏的手关心道,见凰北夏没事后又指着地上的人问道:“咦,这不是表少爷吗?他怎么会在这里?”若书在看清男子的面貌之后迷惑道。

表少爷?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