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909 | 浏览:73451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重生小地主》作者:弱颜(完)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79832  
精华
帖子
725 
财富
4951  
积分
752  
在线时间
63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4-10-3 


《重生小地主》作者:弱颜


内容介绍:
重生乡村,面临即将被卖掉的命运……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79832  
精华
帖子
725 
财富
4951  
积分
752  
在线时间
63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4-10-3 
第一章 重生

    耳边忽远忽近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声,沙蔓觉得头痛欲裂,一时间不知道身在何处。发生了什么事,她这是怎么了?

    她记得刚刚参加完论文答辩会,就兴冲冲地去找她的男朋友。结果她发现男友正在跟人热情拥吻,对方是她们系里的一个女生。

    平时口口声声说爱她的体贴男友劈腿了,沙蔓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然后,是那个女生的长篇叙事抒情。她这才知道,男友在和她交往的同时,暗中和这个女生暧昧不清。现在快毕业了,女生向男友提出来,女生的父亲是某地方的一个乡长。女生对男友担保,让男生跟着去女生的家乡做一任村官,然后就可以凭借女生的父亲积累的人脉扶摇直上,成为XX新星,然后名利双收。

    男友答应了,两人正在将奸情从地下转向地上的过程中,被沙蔓跑来发现了。

    “你一直问我爸爸和哥哥是做什么的,”很快冷静下来的沙蔓完全无视了得意洋洋的女生,只是转向男友,“我是爸爸妈妈超生的,所以跟妈妈的姓,用爸爸的姓做名字。你那么关注我家那个城市的事情,不用我说,你应该知道他是谁。”

    男友很快地掩饰了突然兴奋起来的眼神,飞快地甩开了那个女生的手,朝她走了过来。

    “蔓儿,这是个误会。是她一直暗恋我,刚才向我表白。我看她可怜,一时心软。你应该知道,我心里只有你。”

    男友走过来,高大帅气,笑容灿烂,一如她喜欢上他的时候。

    不过那已经是过去式了,她失恋了,同时认清了一个人。

    “可是我不要你了,你……被我甩了。”

    沙蔓大声宣布,潇洒的转身。男友,不,那个时候已经是前男友了,马上追了过来。那女生这个时候却向发了疯一般,从后面扑过来。

    “你去死吧,我再也不想做地下情人了。”那女生狠狠地一推,不是推向贱男,而是她。

    然后,她听到尖锐的刹车声,周围人的惊呼声。落入她眼中的最后的一幕,是那女生狰狞的脸,还有劈腿前男友那张堪称表情精彩的脸。

    她被那个贱三给推了一下,发生了车祸。该死的贱男、该死的小三,还有该死的校园飞车党。沙蔓觉得头好疼,能感觉道疼,就是说她没有死。那么现在,她应该在医院里。爸爸妈妈一定赶过来了吧,还有哥哥,也一定请假过来了。

    “都三天三夜了,早就死透了,老四媳妇你抱着个尸首哭啥哭,还不快点做饭去那,一家子老少十几口人,可都饿着。”一个女人的大嗓门道,“老四你赶紧去推车,她奶说了,小孩子家家不能进祖坟,趁天还没黑,把丫头推南山那边埋了。家里大姑娘要出门子,俺们家二郎也要说亲,可别让你这丫头挡了好运兆。”

    沙曼突然觉得自己被紧紧地抱住,湿热的液体一滴滴落在脸上。

    “她二伯娘,我蔓儿还热乎着,我蔓儿还没死。”

    “老四你管管你媳妇,咋这么犟,人都死了,还抱个啥,一会俺们还吃不吃她做的饭了。”哐当一声,那个大嗓门好像是摔门出去了。

    周围的哭声越来越大,男人的女人的还有小孩子的。医院的医生护士以为她死了吗?沙曼想,她得快点睁开眼,告诉爸爸妈妈,她还活着。要不然,被当死尸抬去太平间就太可怕了。

    沙蔓的手指微微动了动,缓缓睁开了眼睛。进入眼帘的,都是陌生的面孔。

    那个抱着她的女人,穿着带大襟的蓝粗布夹袄,头发在脑后挽了一个发纂儿,插了一只银钗,耳朵上一对银丁香,眼睛肿的像桃子似地。

    “蔓儿,蔓儿能动了,蔓儿睁开眼睛了!”

    女人把沙曼抱的更紧了。沙蔓被她抱的有些喘不过气来,难过地咳嗽了一声。那女人忙松开了沙曼,沙曼这才看清了周围的环境。

    土炕、苇席、木头的房梁、檩子,草编的顶棚,糊着窗纸的木格子窗。

    这让她想起了,很小很小的时候,跟着妈妈去乡下姥姥家的老房子,那是民国的时候留下来的。

    不会吧……

    想到某种可能,沙蔓的眼睛顿时睁大了。

    “蔓儿,你看看娘,娘在这。”粗布衣裳的女人用手在沙蔓眼前晃了晃。

    沙蔓的眼睛再次缓缓的聚焦。

    娘?这女人是她娘,欺负她车祸失忆吗?

    “蔓儿,”三张小脸一起挤到她眼前。最大的是个女孩子,不过十二三岁的模样,梳着两条辫子,头发发黄,眉眼却十分清秀,旁边那个男孩,比女孩要略矮一些,眉眼和女孩十分相像,还有个最矮的,虎头虎脑小小子,对着她的脸吹气。

    “二姐,你说说话,以后我再不和你抢糖了,有好吃的都给你吃。”小小子道。

    “我去告诉爹娘一声,蔓儿醒过来了,省得他们跟着担心。”一个男人眼圈红红的从女人身边站起来,声音沙哑地道。

    “娘说要埋了蔓儿那。”女人抽泣着。

    “二嫂说话啥时候有准儿了,别信她的,咱爹娘不是那样的人。”男人转身出去了。

    天,方才几个人说话的口音,完全是她姥姥家那边的乡音。这是怎么回事,谁在跟她开玩笑?不可能的,她受伤了,爸爸妈妈和哥哥不会不来看她。

    沙蔓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很疼。不是做梦,这是真的。

    “不……”真的有穿越重生这种事,那么她要穿回去。

    沙曼晃晃悠悠地坐起来,鼓足勇气朝旁边的柱子撞过去。趁着还热乎,她要穿回去。不过她高估了这个身体的力气,低估了身边大人和孩子的行动力。三个孩子在她前面形成一道肉墙,她又被那个女人抱在了怀里。

    “蔓儿,我可怜的蔓儿,都是娘不好。你别寻死,娘就是卖了自己个儿,也不再卖你了。”

    沙曼在女人和孩子的哭声中,又迷糊了过去。

    这一家子境况虽然不是太好,但是穿的也算整整齐齐,竟然要卖女儿,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女孩是不愿意被卖,自己寻了短见?

    这样的父母她不想要。

    沙曼并没有如愿,她又再次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依旧在那铺土炕上,来了几波人看她,都很快的走了。她现在的头脑完全清醒了,再也没有了寻死穿回去的勇气,而且有一些属于这个身体的记忆慢慢地涌了上来。

    这个小女孩名字叫做蔓儿,蔓是瓜蔓的蔓(wan,第四声),今年只有十岁。这家人姓连,当家的是连家老爷子连方。连家老爷子和老太太周氏生了许多儿女,最后站下的就有四个儿子两个女儿。

    她的父亲是连家老爷子的四儿子,名字叫做连守信,今年三十出头,母亲张氏,也是相同的年纪。她是老三,上面一个姐姐,叫做连枝儿,今年十四岁,一个哥哥,在连家排行老五,今年十三岁,她还有一个弟弟,只有七岁。

    因为有个在外面做馆的秀才大伯父,她这个乡间小女孩也只大略知道,这个朝代以明为号,如今正是羲和二十一年。年号如此陌生,应该不是她在历史书中读到的那个大明王朝。

    最重要的是,连蔓儿的死和大伯父一家密切相关,具体的说是大堂姐。

    大堂姐今年十六岁,名字叫做连花儿。人如其名,生的十分美貌,又因为一直跟着她爹娘住在镇上,一举一动与乡下的女孩子十分不同。有一次莲花儿去县城大姑家走亲戚,不知怎地就认识了县城一位宋姓富商家的公子。两人一见钟情,从此暗中往来,私定姻缘。

    宋家本不喜这门婚事,但是宋公子却是非连花儿不娶。宋家老夫人心疼儿子,耐不住儿子缠磨,最终还是答应了这门婚事。宋家派人来下定,连家老大一家就从镇上搬回来,在老宅里过了礼。

    宋家为了表示郑重,送来的定礼里面,有一块玉佩,是宋家的传家宝,据说价值连城。到时候连花儿就要戴着这块玉佩嫁进宋家去。

    问题就出在玉佩上面。

    在这村中,连花儿本来就是人尖子,定下了这门亲事,就更是众星捧月了。连花儿就在家中,邀了几个小jie妹们来,自然是要给她们看看定礼开开眼界,最后还拿出这块玉佩。

    “这块玉佩,买下锦阳县城绰绰有余。”莲花儿对几个xiao jie 妹道。

    小jie妹们早就被镇住了。其中一个为了表示自己有几分见识,就说这玉佩是要坠在金项圈上戴的。宋家的定礼里面,并没有金项圈。莲花儿说这玉佩是用来压裙角的,并做了示范。结果脚下一绊,撞在床沿上,莲花儿的人没事,但是玉佩碎为两块。

    刚下了定,就砸了人家的祖传玉佩,这让宋家知道,连花儿还怎么进宋家的门。连花儿傻眼了,好在她娘古氏比她老道许多,当时就告诫莲花儿那几个小jie妹,不可以把事情说出去,否则就让她们包赔这玉佩。

    然后,古氏和连守仁一起去了府城,终于在一家当铺找到一块类似的玉,大约可以混过去。只是,那块玉至少也要五百两银子。连家就算将房子和地都卖了,也凑不出这么多的钱。

    这样,他们就将主意打到了年纪只有十岁的连蔓儿的头上。

    沙蔓慢慢地收拢着连蔓儿的记忆,原来的世界回不去了,那么就要在这个世界好好的活下去。

    从此,她就是连蔓儿。(从这里开始,就用连蔓儿称呼女主了。)

    这时张氏从外面端了个大碗走进来。

    “蔓儿,吃点东西吧,娘特意向你奶要的白面。”

    连蔓儿扫了那碗一眼,很普通的白面面疙瘩,面少汤多,汤上面飘着几粒葱花和油星。她肚子很饿,这平常的,若是她是沙曼的时候绝对不会吃的食物,现在很吸引连蔓儿的胃口。

    但是连蔓儿还是挪开了视线。只将后背给了张氏。大伯父和大伯娘要卖掉她,她的爹娘是点了头的。

    张氏当然看出了连蔓儿对她的抵触,眼睛又湿润了。

    “蔓儿,你三天都没吃东西了,吃点吧,娘在汤里多放了两滴油,你奶没看见。平时你不是最爱吃这个,总闹着让娘给你做。”张氏在连蔓儿身边坐下,抱着连蔓儿转身面对自己,“蔓儿,娘喂你。”

    现在假惺惺地做这个样子有意思吗?为了别人的女儿,要卖掉自己的女儿,她才不要这样的爹娘。

    连蔓儿抬起手,想将那碗面疙瘩打翻。可是她一低头就看见小七靠着炕沿儿,正眨巴着大眼睛,看着那碗面疙瘩。连蔓儿抬起的手重新落下,只又扭过身子,不看张氏。

    张氏哄了半晌,面疙瘩凉了,上面的油星都结成了块,但是连蔓儿咬紧了牙关,就是不吃。连守信和几个孩子也过来劝,连蔓儿没有半点动摇。

    “我不吃,饿死了干净。吃饱了,等着你们再卖我吗?”连蔓儿最后终于开口道。

    张氏的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

    “这没法子了,都怪我,咋就那么傻。”

    “抱去上房,给她爷奶看看吧。”连守信沉默了半晌道。

    要想好好活下去,首先就不能被卖掉。连蔓儿想着,这个家里,似乎是连老爷子和连老太太当家。那么,要想以后不再被卖,那要让这两个人点头才行。

    爹娘靠不住,只能靠自己,连蔓儿暗暗握拳。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79832  
精华
帖子
725 
财富
4951  
积分
752  
在线时间
63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4-10-3 
第二章 卖还是不卖

    日影西斜,平常这个时候,连家差不多已经吃过晚饭了,但是今天,连家上房东屋炕上却只坐着人,炕桌还没有摆上。

    连家的老爷子连方,是个红脸膛的瘦高老者。他穿着一身青色粗布衣裤,盘腿坐在炕头上,嘴里吧嗒吧嗒抽着旱烟。

    在连老爷子对面,背冲着炕下盘腿坐着的面色白皙的中年男子,是连家的大儿子连守仁。他穿着葵花色茧绸直缀,带着方巾,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心思。

    离着爷俩不远,围坐着几个女人。靠窗台坐着的是连老太太周氏。周氏的头发已经有些稀疏,却梳的一丝不乱,脸上依稀能看出年轻时的风韵。紧挨着周氏坐着的,是连老爷子和连老太太的老生女儿,叫做连秀儿,今年十四岁。连秀儿面皮微黑,和连老爷子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小姑娘穿着崭新的银红妆花褙子,一条油亮亮的大辫子在头顶盘了个发髻,上面插着一根鎏金的小凤头簪子,还簪了一朵粉红色的绒花。

    连花儿与连秀儿腿挨着腿,亲密地坐在一起。她穿的是半旧的藕荷色妆花褙子,漆黑的头发在头顶挽了个髻,两边耳后垂落几缕青丝。她的肌肤雪白,在连秀儿旁边,更显得杏眼桃腮,美艳动人。

    连花儿的妹妹连朵儿,也穿着崭新的妆花褙子,正撅着嘴半倚在她娘古氏的怀里。古氏坐在炕沿儿上,石青色缎子袄裙也是半新不旧。

    因为连老爷子不说话,大家都不敢吭声,只有连秀儿和连花儿姑侄两个头挨着头,叽叽咕咕小声说笑。

    连蔓儿从外面进来,一眼就瞧见了连花儿。连花儿抬起头,看见连蔓儿,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了一僵,与连秀儿的谈话也戛然而止。

    张氏帮着连守信将他背上的连蔓儿放到炕上。

    连蔓儿坐在那,悄悄打量着屋里的人。连老爷子今年应该五十七岁,身体看不上去硬朗的很。连老太太年轻的时候肯定是美人,连家老大、老四的长相都随她,可惜连秀儿不像她。连秀儿今年十四岁,和连枝儿同岁。哎,连枝儿太瘦了,连秀儿这样才算是正常发育。

    白团团的脸,薄嘴唇的那个就是连家老大的媳妇古氏了吧,还有连花儿和连朵儿姐妹,都穿着绸缎。哎,连蔓儿暗暗叹了口气。

    “……这孩子宁死也不肯吃东西,怕再被咱们给卖了。”连守信和张氏在炕下站了,“爹,求您说句话。”

    连老爷子看了一眼大儿子,将烟袋在手中磕了磕。

    “守仁,你说说,都是咋回事?”

    连守仁还没开口,古氏却已经满脸是笑的开了口。

    “爹,这事您还不清楚吗。什么卖不卖的,就是她们小孩子家说着玩的,根本就没那么回事。蔓儿这丫头,可是大爷嫡亲的侄女,就算是老四和老四媳妇要卖她,有她大伯和我,也不能把孩子卖了是不是?”

    古氏说着话,探过身来要摸连蔓儿的头。

    连蔓儿歪了歪脑袋,往张氏身边挪了挪,躲开了古氏的手。

    连老爷子抬起眼皮扫了一眼连老太太周氏。他让大儿子说话,大儿媳妇却抢着答话。这很不和他的规矩。不过他是做公公的人,又讲究身份,不好直接训斥儿媳妇。而本来十分严厉,应该出口训斥的婆婆周氏却意外地不吭声。

    “守仁,我让你说话哩。”连老爷子又磕了磕烟袋,沉声道。

    古氏脸上有些讪讪地,不过依旧陪着笑。

    “爹,我不是跟您说过了。”连守仁这才开口,“我那天去府城,正好碰见个同案的好友,叫杨成峰的。他听说咱们家缺银子,当即就拿出五百两银子来,还请我吃饭。……他妹夫家姓孙,是清丰县极有名望的乡绅。孙家的小公子还没定亲,和咱们家蔓儿与年貌相当。这桩婚事,还是咱们高攀了。”

    “大伯,童养媳是啥意思?”连蔓儿听连守仁满嘴胡话,避重就轻,就问道。

    “童养媳……”连守仁和古氏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色。

    古氏抬手就给了连朵儿一巴掌。只是那手高高的抬起,落下的时候却是轻轻的。

    “朵儿这丫头,说话没轻没重,惹她蔓儿姐生气,要打她,不小心磕在了井沿儿上。多亏咱爹娘福大命大,保佑的蔓儿活过来了。要不然,这传出去还不笑死人。”古氏的薄嘴唇一开一合,说话极是爽利。

    “连家的一条人命,就落大伯娘笑两声。连家人的命就这么贱。”连蔓儿冷冷地道。

    “哎呦,我可不是这个意思。你这个小孩子家,怎么这么多心。”古氏发觉失言,赶忙描补。“为了你的事,我和你大伯心里很不好受,你看你花儿姐哭的眼睛都红了。还有你朵儿妹子,要是你有了什么好歹,我就打死了她给你偿命。”

    “童养媳……”连蔓儿咬着牙道。

    连花儿垂下眼帘,偷偷递了个眼色给连秀儿。连秀儿会议,撒娇地推了推连老太太周氏。

    “蔓儿的年纪虽说不大,可也不小了。孙家说要立刻成亲,也没什么。人家那么有钱的人家,还能缺了她的吃喝,咋地也比在家里强。丫头迟早要嫁出去,不嫁给孙家,以后也就嫁个庄稼汉。那样你们就高兴?那孙家家大业大,找什么样的媳妇没有,若不是你们大哥,蔓儿能嫁这么好的人家?清丰县离村里还不到一千里地,以后也不是就不能见面了。”

    “娘,你咋这么说。”张氏看着连秀儿倚在周氏身上,心中一痛,捂住嘴,眼泪又噼里啪啦往下。

    “老四媳妇,你哭个啥?蔓儿不懂事,你这做娘的也不懂事?既然好好的,那就按说好的,嫁过去吧。”周氏又道。

    “那孙家,金银成山,那孙小公子,也爱念书。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事,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古氏笑着道。

    “这样的好事,你朵儿咋不去?”连蔓儿反驳道。

    “连蔓儿,你敢咒我!”连朵儿立起眉毛,张牙舞爪地朝连蔓儿扑过来。

    张氏用身子挡住了扑过来连朵儿。

    “让朵儿去孙家就是咒朵儿?这里面还有别的事吧,你们要把我卖了去做什么?”连蔓儿大声问道。

    连花儿第一个变了脸色,狠狠地瞪了一眼连朵儿,看向连蔓儿的目光却是又怕又恨。

    古氏抓回连朵儿,在连朵儿背上连拍了两巴掌。这次的巴掌打的实实在在,连朵儿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让连蔓儿去,我不去……”连朵儿哭道。

    古氏忙捂住连朵儿的嘴。

    “蔓儿,你胡说啥,这里还有啥事?”连花儿盯着连蔓儿问道。

    可怜的连蔓儿,她最后的记忆是混乱的,而且只有片段。她只记得连朵儿说要卖她去做童养媳,连朵儿还说了别的话,但是她不记得了,或者根本就没听见,因为那个时候她已经倒在井沿儿上,失去了知觉。

    去孙家绝不是做童养媳那么简单,这里面还有别的事。甚至,孙家都是连家老大和古氏杜撰出来的。将她远远的送走,谁知道是送去做什么?五百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花这样大的价钱必定有“大”的用途。而她一个小女孩能有什么“大”用途?连蔓儿顿时觉得浑身冰凉。

    连蔓儿眼都不眨地回视连花儿。她想不起来,但是不能让连花儿知道。

    连花儿见连蔓儿不说话,却恶狠狠地看着她,眼神就有些闪烁。

    “大哥,除了做童养媳,还有啥事?”连守信总算不傻,也听出了事情的蹊跷。

    “能有啥事,老四你别听孩子们瞎说。”连守仁忙道。

    连老头子用眼盯了连守仁两眼,连守仁慢慢低下头。

    “这事老大你办莽撞了,你去跟你那朋友说,这事到此为止。”连老爷子道。

    连守信和张氏都松了一口气。

    不过,另外有人却有人着急了。

    莲花儿捏着帕子,紧张地看看古氏,娘两个一起看着连守仁。

    “爹,这事,我已经做主答应人家了。老四也点了头的。咱不能言而无信啊。”连守仁道。

    连老爷子又吧嗒吧嗒抽起了旱烟,显然是主意已定。

    “那、那五百两的聘礼钱谁赔?”

    “爹、娘,你们拿了卖我的钱?”连蔓儿故意问道。

    她现在是强压着火气,这么漏洞百出,一听就知道不靠谱的事情,连守信和张氏竟然都相信了?闺女被人卖了,他们还在帮人数钱。不,比那个还不如,他们连数钱的活都捞不到,只能在旁边坐木头。

    “蔓儿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不吃不喝,省下一口吃的给她,也不卖闺女。”张氏突然挺直了腰道。

    “大哥,杨成峰借给你五百两,你拿了买玉佩。什么时候又出了聘礼钱?”连守信道。

    连蔓儿暗中握了握拳头,这对夫妻还不算傻的不可救药吧。

    “老大,你把钱还给人家!”连老爷子道。

    “爷,你不卖我了?”连蔓儿眼睛一亮,手脚并用爬到连老爷子身边,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连老爷子。这也是你的亲孙女哎,拜托,亲情快快觉醒吧。

    连老爷子对连蔓儿的突然靠近似乎很不适应,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真的不卖了?”

    “不卖,咱家不卖闺女。”连老爷子说的斩钉截铁,“回你娘身边坐着去。”连老爷子扭过头去,吧嗒吧嗒又抽起了旱烟。

    连蔓儿的一颗心终于放在了肚子里。

    连花儿突然靠在连秀儿身上,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79832  
精华
帖子
725 
财富
4951  
积分
752  
在线时间
63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4-10-3 
第三章 五百两银子的问题
   
    连蔓儿慢慢坐回张氏的身边,扭头一看,就见连秀儿抱着连花儿,正在狠狠地瞪她和张氏。

    “四哥、四嫂,你们咋这么自私,就想着自己个儿?”连秀儿瞪着眼睛道。

    连蔓儿摸了摸耳朵,她不会是听力出现什么问题了吧,怎么会有这样颠倒黑白的人那,而且这个人还是连蔓儿的姑姑。更奇怪的是被点名的连守信和张氏都一声不吭。

    “娘,帮帮连花儿啊。”连秀儿小声在周氏耳边道。

    周氏有些犹豫地看了看连老爷子。

    “爹,这事,关系儿子……不,是咱们连家的前程啊……”连守仁哭丧着脸,向连老爷子求道。

    连老爷子只是抽着旱烟,一张脸在烟雾后,让人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老大,玉佩的事情,你们没和我商量,就自己去办了。要不是有蔓儿这件事,恐怕也不会告诉我。”连老爷子道。

    “爹,那时候不是不想让您跟着操心吗。”连守仁道。

    “现在我就不用操心了?”

    “爹……”连守仁被连老爷子一句说堵的说不出别的来了。

    “老大,这件事你一开始就错了。”连老爷子放下烟袋,叹了口气道,“那玉佩是人家宋家的传家宝,花儿给弄碎了,就该告诉人家。错在花儿,或是赔,或是怎么样,咱们都没的说。你们去弄了一块别的玉来,糊弄人家。这不是咱们连家人该做的事。”

    原来连老爷子当时并不知道这件事,是连家老大先斩后奏。

    “爹,我、我也是没办法。”

    连秀儿又轻轻推了推连老太太周氏。

    “他爹,这咋叫糊弄那,咱不是买了一块差不多的玉赔上了吗?”周氏终于开口了,“花儿好不容易定了这么一门好亲事,咋能因为这点事就黄了。按着你那么说,这钱咱们也得赔,那婚事也不能成了,这不是鸡飞蛋打吗?你还当了那么多年的掌柜,咋这点帐都算不过来了?”

    “你妇道人家懂什么,我做掌柜的时候,童叟无欺,就没干过这么骗人的事。”连老爷子怒道。

    “啥,你说我骗人?”连老太太也怒了,“我跟你过了一辈子,替你生儿育女,累死累活的,到老了,你还嫌弃起我来了,骂我是骗子。”

    “你胡搅蛮缠,我不和你说话。”连老爷子气的胡子都颤动起来。

    气氛一时僵住了。

    “我并不是为了自己个儿,我是为了爹,还有咱们连家。”连花儿用帕子抹着眼睛,哽咽地说道。

    “是啊,花儿不是那只顾自己的孩子。”古氏道,“爹娘操劳一辈子,就指望着大爷能金榜题名,光宗耀祖。不仅大爷不敢忘了爹的嘱咐,就是花儿也时刻记在心上。大爷的本事是有的,只是这些年时运不济,几次都没能中举。”

    古氏说着话,也抹了抹眼睛。

    “那宋家姑爷跟花儿说了,他能帮着寻门路,花几个钱给大爷纳监,直接就把名字递到皇上跟前,立时就有官做的。”

    “是啊,爹,现今朝廷上空缺多,监生可以直接选官的。不过也就这一二年,错过了,就再没这样的好机会了。”连守仁道。

    “只要大爷能纳了监,到时候一个知县是稳稳的。这样做上三两年,便是知府,光耀连家的门庭。也给爹娘每人赚一副封诰,到时候咱们秀儿就是官家的小姐,好日子享受不够那。”古氏说着话,又看了看连守信和张氏,“大爷的几个兄弟、侄儿、侄女,到时候也都是官家的老爷、少爷、小姐了。”

    古氏每说一句,周氏就跟着点一点头。

    “就是这个理。”周氏道。

    “爹,这不是花儿的事,这是关系咱连家光宗耀祖的大事。”连守仁道。

    连蔓儿有些目瞪口呆,这两口子还真能偷换概念。明明就是他闺女弄坏了定礼,怕人家因此不肯要她,才弄出来这么多事。可是经他们这一说,连花儿简直光荣伟大了。

    连老爷子沉默了半晌,“不管你们怎么打算,玉佩的事,不该瞒着宋家。要不然,就算做了亲,以后也有的乱。”

    连花儿抬起头来,“爷,这事,其实宋公子已经知道了。”

    众人都看向连花儿。

    连花儿的眼珠转了转道,“是我捎信给宋公子,宋公子说他不怪我。宋老夫人也点了头。只是,这事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暂时也不能让宋家的其他人知道。”

    “你啥时候和宋公子说的,我咋……”连秀儿道。

    “就是爹娘去府城的时候,顺路捎的信。”连花儿忙道,一边用眼角扫了古氏一眼。

    “对,就是我和大爷那天见过宋公子的。”古氏忙道,“这事,咱们和宋家心照不宣,就是宋家人口多,怕人风言风语的。所以,咱们得先拿块玉佩补上,全了两家的脸面。”

    “是这么回事?”连老爷子问连守仁。

    “是的,爹,就是这么回事。”连守仁道。

    “就算你不心疼孙女,大儿子苦读这些年,总算有了出头之日,你忍心拦着?”周氏道

    “要是因为这件事被退亲,我也不能活了。”

    连花儿哭着就要寻死,当然被连秀儿拦了下来。古氏、连花儿、连秀儿和连朵儿抱在一起,呜呜地大哭起来。

    “娘,你倒是说句话啊。”连秀儿一边哭,一边对周氏道。

    “老头子,这事都已经是这样了。这些还是你的亲儿子、亲孙女不,你那心不是肉长的,你忍心,我不忍心,要是花儿有个好歹,我老婆子也不活了。”周氏指着连老爷子道。

    “咋还不吃饭,都哭啥那?”门帘子一挑,连家老二连守义从外面晃了进来。后面跟着进来的矮矮胖胖的女人是连守义的媳妇何氏,她手里领着的小女孩是两人的小女儿连芽儿,今年刚刚九岁。母女两个都穿着簇新的棉绫袄裙。

    “花儿咋也哭了,就要嫁人了,把眼哭肿了可咋办?”何氏一进屋,看见连花儿在哭,就蝎蝎螫螫地叫了起来。“蔓儿不是活过来了吗,明天让孙家的人领走,啥事不都完了!”

    这个大嗓门,正是她刚醒过来的时候听到的,要把她给埋了的那个女人,连蔓儿的脸一黑。

    “二嫂子,咱爹方才说了,不让蔓儿去的。”张氏抱紧了连蔓儿道。

    “啥,你们俩不是都答应了吗,咋现在反悔?”连守义指着连守信斥道。

    “蔓儿死了一回了,这事不能行了。”连守信涨红了脸,闷声道。

    连蔓儿打量着屋子里的人。连家现在分成两个阵营,一个阵营是卖掉连蔓儿,成全连花儿,进而成全连家老大。这个阵营中的有连老太太周氏,连秀儿,连家大房,连家二房。另外一个阵营,只有连守信和何氏。这还是连蔓儿以死争取来的。

    决策人是连老爷子。连守信和张氏是连蔓儿的亲生爹娘。她还需要加一把柴。

    连家大房为了这件事,是下了功夫的,只从屋子里几个人身上的穿着就能看出来。

    “秀儿姑姑的衣服好漂亮,新做的吧!”连蔓儿摆出一副呆呆的表情,眼巴巴地看着连秀儿的妆花褙子。

    连秀儿爱惜地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哼了一声,懒得搭理连蔓儿。

    连蔓儿当然不会放在心上,她又转脸看着何氏,“二伯娘和芽儿妹妹的新衣服也好看,二伯娘这么穿,真像仙女。”

    “真的?别说,你这小丫头还有点眼光。”何氏得意地笑了起来,“这么多年,也就今年得了这么两件。”话中意思,似乎还有些不足。

    “这两件,加起来,也不如秀儿姑姑那一件值钱。”连蔓儿心中一动,又说道。

    何氏、古氏和连花儿都变了脸色

    “爹、娘,大伯娘也给你们买新衣裳了吗?”连蔓儿有扭过头,笑着看连守信和张氏。这两口子好像有点傻,她得把话说的更明白点。

    张氏哇地哭出声来,接着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连守信也跟着跪下了。

    “爹、娘,蔓儿也是您亲孙女啊!”

    “你这个畜生!”连老爷子喝了一声,用旱烟袋向连守仁的身上招呼过去。

    “老头子你疯了,你咋打大儿子!”周氏扑上前去阻拦。

    “我为什么要打他?你问问他,做的是什么事?他对得起老四不?”连老爷子推开周氏,继续抽打连守仁。

    只听得啪嚓一声,烟袋杆子断成两段。连老爷子还要再打,周氏已经扑到连守仁身上,护住了儿子。

    “你要打他,干脆先打死我!”

    连老爷子毕竟下不了手打老妻,只得扔了手里的半截烟袋,长长叹气。

    “爹啊,儿子知道错了。您就可怜可怜儿子,冷板凳坐了二十年啊……事情已经是这样了……”连守仁突然跪到连老爷子跟前,抱着连老爷子的大腿,大哭起来。

    古氏和连花儿也都在连老爷子跟前跪了,低着头开始抹眼泪。

    “去把老三两口子叫来。”连老爷子低头半晌,吩咐连守义道,又对着炕下头,“老四两口子都起来吧,我刚才的话不会改。”

    连守信和张氏这才慢慢地站起来。

    “爹……”连守仁抱着连老爷子的推,又哭着喊。

    “你也别哭了,我都知道了。”连老爷子闭了闭眼,在连守仁的肩头轻轻拍了两拍。

    连守仁立刻就不哭了。古氏和连花儿都低着头,相互交换了个眼色,暗自欢喜。

    一会功夫,连家老三连守礼和媳妇赵氏,跟着连守义从外面走了进来。

    “家里出了什么事你们都知道了,我就不说了。现在都叫你们来,大家商量商量,怎么能凑出五百两银子来。”



[本帖最后由:紫云朵于2012-06-03 19:11编辑]
紫云朵

粉丝:23金币:224威望:1387注册时间:2012-05-18
发私信 关注TA
发表于2012-06-03 19:13 只看该作者 1 #
第四章 钱要找谁借

    连老爷子这样说,是要几个儿子共同承担这五百两银子了。

    “还凑啥啊,咱家的钱,不都在爹和娘的手里吗?”连守礼老实地道,连家是连老爷子和连老太太当家,他们几个儿子手里可是一个大子都没有的。

    五百两银子不是小数目,对于连家更是可以用倾家荡产来形容。连老爷子看来是明白谨慎的人,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那。

    说起来,连家老爷子在这个村子里,也算是个有些传奇色彩的人物。

    连家的祖上已不可考,连老爷子是真正的白手起家。他很小就没有了父母,只好出外做学徒。因为待人勤谨忠厚,在店铺里人缘很好。他又是个有志气的人,脑子灵活,好学而又特别上进,就在别的学徒偷懒、混日子的时候,他很快就将一架算盘演练的精熟,而且悄没声地还练出一笔好字。这其中的艰辛没人知道,最后他做了一家大铺面的掌柜。

    二十几年的掌柜做下来,连老爷子也积攒下一些银钱。然而他心中这些终究是贱役,耕读才是根本,等手里积够了钱,就辞了东家搬回村里来,买房置地,一心供养儿子们读书,希望能改换门第。

    连老爷子在供养儿子们读书方面,是很肯用本钱的。终于,连家老大在二十岁的时候考中了秀才,连老爷子欣喜若狂,从此,更是全力支持大儿子。只是天意弄人,从那以后,连家老大几次乡试都名落孙山,就是每年的岁考,也只能排在中等。连家老二是和连家老大一起念的书,钱也花的不少,却连秀才也没能考取。他本就不喜读书,后来干脆就彻底将学业丢了。

    那时连家已经有了许多人口,庄户人家,只有田里有些出产。连家老大和老二又是手里散漫的,连老爷子为了连家老大乡试卖掉了几块地之后,连家的光景就暗淡下来。到连家老三和老四的时候,不过在村中的私塾认了几个字,就回来务农了。

    虽是如此,连老爷子仍旧认为大儿子是读书的种子,总有一天会中的。

    中举做官光耀门庭,纳监做官光耀门庭。这之间虽有差距,却总归是完成了他的夙愿。在加上心疼大儿子,连老爷子才终于做出了这个决定。

    连守仁、古氏和连花儿算是瞧准了连老爷子的软肋。

    “咱家现在还有多少银子?”连老爷子问周氏。

    “只有老大家拿回来的二十两,还有咱们压箱底的几两碎银子,最多能凑四十两。”连老太太道。

    四十两和五百两的差距,也太大了。

    “爹,这钱,杨成峰就在镇上等着,明天就要。”连守仁小声道。

    “家里只有三十亩地了。”连老爷子叹气道。

    这么说是要卖地?那可是一家人的命根子。

    “爹,这钱应该大哥自己出!”连守义道。

    “二弟,咱没分家,分什么你我的。”连守仁道。

    “那宋公子不是非咱们家花儿不娶吗?”何氏眼珠一转,想出了一个好主意,“花儿你跟宋公子说说,不就是五百两银子吗,在咱们是天大的事,在他,手指缝里漏出一点来就够了。花儿一个黄花大闺女,还不值他五百两银子?”

    何氏话说的粗鄙,连花儿羞的一张脸通红。

    “二婶,还没成亲,我就向他家要钱,我以后还能在他家抬起头来做人吗?”

    “你怕抬不起头来,就不该臭显摆,把人家的玉佩给砸了。”何氏从来嘴上是不吃亏的,马上反击道。

    “你……”连花儿又羞又气,转头趴在连秀儿怀里又呜呜起来。

    “孩儿他娘说的不错,大哥,这些年,你住在镇上,有秀才的廪米,还有做馆的钱,可没拿回来过一文钱,家里你几个侄儿都吃不饱,每年赚几个钱,都添给你去吃茶喝酒了。你总说等进学让兄弟和侄儿们跟你享福。福咱是没享到,家里的地倒是卖了有一多半了。剩下这几亩再卖了,你侄子们去喝西北风啊。”连守义笑嘻嘻地道。

    连守义的话,勾起了何氏的新仇旧恨。老大一家算计的精,让她帮着说话卖连蔓儿,才给了她和闺女一人一身衣裳,可这两身衣裳,还不如连秀儿一件值钱。要不是连蔓儿方才一句话,提醒了她,她又被老大一家给糊弄了。

    什么以后跟着沾光,老大一家这话说的还少了,啥时候真兑现过。古氏那狐狸精,总是拿三瓜俩枣的就想打发她。

    “哎呦,这是要了命了。”何氏突然拍着手掌,嚎了起来,“五百两银子,你们放着有钱的不去要,黑了心肝的,又想卖地。你们干脆把我们娘几个捆着一起卖了,花儿个丫头片子就那么值钱,二郎几个就不是他爷奶的亲孙子,是我偷人养下的,饿死了没人心疼……”

    连蔓儿再次目瞪口呆,她第一次见到这么撒泼的。

    “二郎、三郎、四郎、六郎……”何氏叫了一串名字,她是连家生男孙最多的媳妇,平时很是以此自傲,“你们几个没心没肺的,跑哪去了,你们再不回来,咱们就要被你大伯一家逼死了。大哥大嫂家的大郎是娶了媳妇,孩子都生了。俺们老大都到了该定亲的年纪了,为了把钱都给了你们,到现在他还没娶上媳妇啊……”

    何氏越哭越大声,连守仁和古氏的脸跟着越来越黑。

    “老二,让你媳妇住嘴。”连老爷子喝道,“谁说卖地了,那地不卖。”

    连老爷子这么一说,也不用连守义说话,何氏就马上不哭了。

    “爹,那钱从哪来,……借钱?”

    “要不,跟大姐借?她家那个杂货铺子听说一个月能赚好几两银子。”连守义马上道。

    “你听谁说的?”周氏厉声道,“你大姐家日子也过的紧巴巴地,哪有银子。你敢打你大姐家主意,我打断你的腿。”

    连守义嘴里含含糊糊地,再不敢说向大姐借钱了。

    “有地方去借,娘又不让去。那干脆把花儿送去孙家,要几百两银子来。”何氏道。

    连花儿捂着脸,心里恨透了何氏。可是这个时候,却不敢太和何氏顶真。何氏的脾气她知道,到时候不管不顾,把他们送她衣裳,让她帮着将连蔓儿卖了换银子的事抖搂出来,那可就一切都完了。

    “爹,大姐那娘不让去,那,只能找老金借。”连守仁道。

    “老金!”一直闷声不响的连守信猛地抬起头,“大哥是说村东头的那个老金!”

    连蔓儿心里咦了一声,老金是谁,让老实的连守信这么激动。

    *****

    大家火眼金睛,一下子就看出来女主的父母是两只大包子了。女主要过幸福生活,首先要改造包子。话说,弱颜刚开始就想以“**包子**”做小说名字来着,不过被毙掉了,嘿嘿。

    包子们大多具有善良、宽厚等优点。文中女主的父母设定为“肉馅包子”,就是能干的包子,呵呵。JP都是把幸福建立在包子的痛苦上的,当包子们觉醒不再包子,那么包子的幸福生活就到了,JP们的悲惨生活也就开始了,呀,剧透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79832  
精华
帖子
725 
财富
4951  
积分
752  
在线时间
63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4-10-3 
第五章 高利贷—契约

    “除了老金,还有谁能现成拿出这么多银子来?”连守仁不以为然地道。

    “那可是高利贷啊。”一直低着头闷声不响的连守礼愕然道。

    原来老金是放高利贷的!天,不管在什么年代,高利贷三个字上都是涂满了血泪。借高利贷,根本都是饮鸩止渴。

    如果说是要钱救命,没办法借高利贷,那也就罢了。可现在连家要借高利贷的理由,让连蔓儿无法接受。

    “爹,您平常说话,都说不能沾高利贷的边。还说过不少因为借了高利贷,家破人亡的事给我们兄弟听。”连守信道,“咱们还有这一大家人要养活,爹,这高利贷借不得。”

    连守信这么老实的人,能够说出这么坚决的话来,让连蔓儿对他有了点新的认识。

    连老爷子沉着脸,没有说话。他也不愿意借高利贷,可是……

    连守仁生怕连老爷子被两个弟弟说的改变了心思,忙道,“那是他们还不起的人家,咱们这不同,就是借来救急的。等花儿嫁进孙家,马上就能将钱还上。花儿嫁进孙家,以后拉扯她这些弟弟妹妹,能说上体面些的亲事。以后大哥我又做了官,也能携带你们几个,做官家的老爷了,五百两银子算什么,五千、五万都是小数目。你们不要学那庄户人家的小见识,只看眼前,要把眼光放远。”

    连守仁说着,还伸出一只胳膊,往遥远的远方比划了一下子。

    “五百两在大哥是小数目,可咱们家把房子和地都卖了,也换不来五百两银子。”连守礼道。

    连蔓儿点头,连守礼说的太客气了,他就应该问连守仁,既然五百两是小数目,怎么他不直接拿出来,还要借高利贷。

    “借了这钱,以后花儿保证能还上?”连守义问道。借钱他不在乎,只要不用他还钱。

    “爷、奶、二叔,这钱我保证还。”连花儿忙道。

    “那就借呗,正好多借两三百,二郎也要说媳妇了。”连守义道。

    “老二你给我闭嘴。”连老爷子听得气不打一处来,“五百就要了命了,还多借两三百,你以为银子是大风刮来的。”

    连守义被骂了也不生气,笑嘻嘻地坐到旁边去了。

    “爹,这钱,明天就得用,还得早点去和老金说。”连守仁道。

    连老爷子叹了口气。

    “爹,我这就去找老金了。”连守仁看着连老爷子的脸色,见他没有反对,忙穿了鞋子下炕,出门就去村东头找老金。

    连花儿说要洗脸,也下了炕,和古氏、连朵儿一起往西屋去了。

    “蔓儿,娘把面疙瘩给你热热吃了?”张氏问连蔓儿。

    连蔓儿确实感觉肚子饿了,就点了点头。张氏将连蔓儿背回西厢房来,快手快脚地将面疙瘩热好,端给连蔓儿。

    “蔓儿你慢慢吃,娘还要去做晚饭。”张氏道,“小七,你哥和你大姐要帮娘去做饭,你好好陪着你二姐。”

    张氏说着话,就带了连家五郎和连枝儿去上房准备做饭了。

    连蔓儿端起面碗。面虽然有些粗糙,油放的也少,但还是散发着自然的小麦香气。

    “小七,你和我一起吃吧。”连蔓儿吃了一口,发现小七站在那看她,大眼睛忽闪忽闪地。

    “二姐,我不饿。”连小七道,“我不爱吃面疙瘩。”

    连蔓儿看着连小七明显言不由衷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

    “这么多我吃不了,咱俩一起吃,我不告诉娘。”连蔓儿道。

    连小七想了想,还是摇头。

    “二姐,你受伤了。你可爱吃面疙瘩了。”

    连小七说完,怕连蔓儿再让他吃面疙瘩,也怕自己忍不住嘴馋,就忙跑出去了。

    连蔓儿吃完了面疙瘩,心里惦记着连家要借高利贷的事情,就从西厢房里出来。

    “二姐。”连小七正蹲在地上玩石子,将连蔓儿出来,忙跑过来,将手在裤子上蹭了蹭,就抓了连蔓儿的手,“娘让我陪着你。”

    “好。”连蔓儿抬起头,就看见何氏正靠在对面东厢房的门口嗑瓜子,将瓜子皮吐的到处都是。

    连蔓儿想了想,就朝何氏走了过去。

    “二姐。”连小七拉着连蔓儿的手,何氏为人泼辣,又不讲理,平时二姐很怕何氏,怎么今天主动往何氏身边凑。

    “二伯娘。”连蔓儿走到何氏身边。因为连小七拉着她的手不放,也被她给拖了过来。

    何氏眼皮子也不撩,漫不经心地答应了一声。

    “方才在爷屋里说话我咋听不懂?一会借钱,花儿姐姐说她会还。”连蔓儿见左右无人,就对何氏说道。

    “不是她还谁还?”何氏没好气道,“就是她弄出来的事。”

    “可是花儿姐姐嫁到孙家去,就是孙家的人了。今天要借钱,是连家借。那到时候花儿姐姐走了,住在大宅子里面,说孙家人凭啥替连家还钱咋办?咱家的房和地都在这,人家要钱,是找咱,还是找花儿姐?”

    何氏的眼珠子转了转。

    “大伯娘可会哄人,她自己不吃亏,总让人吃亏哩。”连蔓儿又道。

    “可不是,还真要防着那小贱人翻脸不认帐。”何氏的脸顿时拉长了,转头就进上房去把连守义拉了出来,两口子进了东厢房,关了门说话。

    目的达到,到时候再见机行事,总不能刚到这个世界,就失去安身的地方。而且,卖她的事,连守信夫妻有错,但是几个孩子和她一样没发言权,也不能看着他们或是被卖,或是流落街头去要饭。

    连老爷子,你的房产和地产,就让我来帮你守护吧。连蔓儿暗暗握了握拳。

    “二姐……”连家小七仰着头看着连蔓儿,似乎有话要说。

    “嘘……”连蔓儿马上对小七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二姐,我懂,我不说。”小七马上道。

    连蔓儿仔细打量了一下小七,小孩子虎头虎脑地,也不知道他懂了啥。

    约略盏茶的功夫,连守仁领着老金回来了。

    连蔓儿赶忙也跟着进了上房。

    “秀才相公说老哥哥要借钱,我赶紧来听老哥哥吩咐。”老金穿着褐色的茧绸直缀,挺着个大肚子,看样子不过五十出头的年纪,进门就笑着对连老爷子道。

    笑容可掬,态度和蔼的高利贷!连蔓儿心道,不知道他讨债的时候,是否还是这副脸孔。

    连老爷子让老金在炕上坐了。

    “秀才相公说,老哥哥打算借五百两银子。正好,我这手里刚收回一笔账,凑一凑,正好有这个数。既然说是急用,那一会就兑了银子来给老哥哥?”

    “老金,我从没从你这借过钱,我问你,你这个利钱是怎么算的?”连老爷子问。

    “我这有几种契纸,看老哥哥要借多长时间。都是坐地抽一,一个月三分到五分的利。咱们乡里乡亲,老哥哥从来没跟我开过口,我只要老哥哥二分利,这可是从来没有的。”老金笑呵呵地说着生意经,“要是一个月往上,就是利滚利,这是行规,我也没办法。不过老哥哥要是借的时间再长些,以一年为期,那就是羊羔利,借一还二。”

    连蔓儿听的有些咋舌。所谓的坐地抽一,要是借五百两银子,当时连家只能拿到四百五十两,到了一个月头上,按照五百两算本金和利息。二分的利,用一个月,还的时候就要还整整六百两,如果当月还不上,第二个月头上,就按照六百两算本金和利息,那就是七百二十两银子,以此类推,就是利滚利,驴打滚的利了。羊羔利借上一年,借到手四百五十两,还的时候就要还一千两银子。

    “老哥,这五百两不是小数目,别的人家,我只肯借他一个月,还要拿房子和地来抵押。老哥哥你却是无妨,我信得过你。一年两年也成。老哥哥,您打算怎么样?”老金笑眯眯地道。

    这笔账,连蔓儿能算出来,连老爷子做了几十年掌柜的人,=在心里也清楚了,脸色自然是好看不了。

    “守仁,这笔钱要几个月能还上。”连老爷子问连守仁道。

    “等秋收完了,九月份孙家来迎娶,怎么着也得过年的时候才能还上。爹,咱就借上一年的吧。”

    现在是八月,到年底就是四个月,那个时候要还钱,按照月份算,也要还一千有零的银子,因此还不如就算一年的。

    “三个月,还不上?”连老爷子问。他也是精打细算的人,如果三个月,就只需要还八百多两的银子。

    “爹,还是多宽限几个月的好。”连守仁道。

    连老爷子见连守仁这么说,就不再说话了。

    老金察言观色,就从怀里抽出一式两份的契纸来。

    “秀才相公的意思,这契纸上写的是六百两,老哥哥你过目。”

    连老爷子将契纸接过去仔细地看了。

    “老哥哥看着没问题,咱们就签字画押,秀才相公也好和我去兑银子。”老金道。

    “没问题,没问题。”连守仁忙不迭地道。

    老金就又从取出一盒印泥来,笑着递了过来。因为他挨着连守仁,那印泥盒就先到了连守仁的面前,连守仁如见蛇蝎一般,身子忙向后仰,却伸手握拳将老金的手托向连老爷子。

    连蔓儿冷眼在旁边看着,心中警惕道,连守仁,绝对不值得信任。要等连守仁或者连花儿来还钱,这事很悬。

    可恶,怎么何氏那边还没有动静那?

    “爹,等等。”就在这时,就见门帘一挑,何守义和何氏从外面急匆匆的进来。

    “什么事?”连老爷子手指上已经沾了印泥,抬起头问道。

    “爹,这借据,得让连花儿来按手印。”

    连蔓儿抿了抿嘴,微微眯起了眼睛。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79832  
精华
帖子
725 
财富
4951  
积分
752  
在线时间
63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4-10-3 
第六章 连氏晚饭

    连守义和何氏要连花儿在借据上按手印,连老爷子和连守仁都吃了一惊。

    “二弟,你这是啥意思。花儿她一个姑娘家,咋好让她来按手印。爹才是一家之主。”连守仁忙道。

    “大哥,凡事都有个万一。花儿话说的好听,可到时候如果拿不来钱还债,就得用家里的房子和地。你几个侄子还都要靠着这些吃饭娶媳妇那。”连守义笑嘻嘻地道,“再说了,这钱不就是花儿用的,她签借据是天经地义的。”

    “大哥,俺们知道你心疼闺女,可花儿马上就是孙家的少奶奶了,也不好让咱们穷人替她背债吧。”何氏道。

    老金听出了一些门道,“这钱,是秀才相公家大姑娘要借的?”

    “不是。”

    古氏和连花儿正在门外,听见这话赶忙走了进来。

    要让连守义再说下去,连花儿打碎了玉佩的事情,就要露馅。到时候传到孙家去,连花儿可就嫁不过去了。

    “他二叔,有什么话,咱们自家人一会好商量。”古氏对连守义陪笑,“况且,方才都定好了,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连守义只嘻嘻笑,“大嫂,空口无凭,到时候你们做官的做官去了,做少奶奶的做少奶奶去了,就剩下这一大家子给你们背债,那可多冤枉。三弟、四弟,你们说是不是?”

    没错,连蔓儿暗自点头。连守仁夫妻为了他们自己,能打主意卖她,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那。

    “二叔,你到底想怎么样?”连花儿咬牙道。

    “花儿,你都说了要还钱,那你还怕在借据上按手印?”连守义道。

    “要不然这样,这件事咱们再商量商量。”连守信道。

    “好。”古氏和连花儿都忙点头,她们可不想连守义将事情在老金面前说破。

    “哎呦,秀才相公,你说的准准的,催我把借据都写好了过来,现在又要商量。不是我说大话,这找我老金借钱的人可都排着队,五百两银子,每天的利息可就不少。秀才相公要是不想借了,可不该挡我的财路。”老金有点不高兴了。

    “这钱我家一定是借的,千万给留着。”连守仁忙道。

    “只能留一夜,这利钱是要从今天算起的。”老金道。

    连守仁送走了老金,连家的人又都坐下来。

    “都说好了的,怎么,老二,你还把爹娘放在眼里吗?”连守仁端起大哥的架子,教训连守义。

    “大哥,咱们兄弟这么些年了,这件事,口说无凭。”连守义道。他方才和何氏商量了,觉得一定要用连花儿的名义借钱才保险。

    “老二你怎么能这样!”连守仁向连老爷子求助,“爹,您说句话。”

    “老三、老四,你们俩有啥意见?”连老爷子问。

    连守信和连守礼对视了一眼。

    “我们都听爹的。”

    连老爷子叹了一口气。

    “这些年,为了你大哥进学,家里确实是花了不少银子,让你们的日子越过越紧吧。我这心里也不好受。这次你们大哥要是选官选出来,咱们这一家子就算熬出头了。几个小子年纪小的,能念上书,大的,也能娶房好媳妇,我还让你们大哥多照应你们。”

    “爹,您的心思我懂。大哥选官,是大哥的本事,我就想做个庄稼人,踏踏实实过日子。”连守信道,“能帮大哥的我都帮了,这次蔓儿……”

    说到连蔓儿,连守信就再说不下去了,将头垂的低低的。

    不是哭了吧,连蔓儿琢磨着连守信的话,心情有些复杂。

    “我和四弟是一个意思。”连守义道。

    “这钱花儿一定会还。可花儿不能在借据上按手印,传出去,让人怎么想。”古氏也抽泣起来。

    “守仁,你怎么说?”

    “是不能让花儿来按手印,爹,您是一家之主,还是您来。”连守仁道。

    这个男人,还有没有一点担待啊。连蔓儿觉得自己要忍不住跳起来骂人了,扭头就看见连老爷子一脸的黯然,再一扭头,又看见连花儿目光中闪着寒光。

    连花儿冷冷地打量着屋子里的人。她看的出来,他们都不愿意为她背这笔债,哪怕只是暂时的都不愿意。连老爷子也被他们说动了,心疼了,他怕把这所宅子还有那几十亩地给赔在里头。这屋子里,就没人为她考虑,就是爹娘,也是因为孙郎许诺了纳监才肯这么出力。

    无论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让连家倾家荡产也好,又或是再来一次连蔓儿那样的事,谁也不能阻止她嫁入孙家。

    现在你们对我是这样的脸色,等我嫁入孙家,你们才知道我的厉害。

    连花儿打定了主意,擦了擦眼角,这才带着哭音开口。

    “我愿意写字据……”连花儿道,“不过玉佩的事,谁都不能再提。要是让外人知道,我的亲事黄了,这债还不上,到时候一大家子都要吃亏。”

    连蔓儿分明刚看见连花儿目光狠厉,转眼见她就是一副柔弱隐忍的模样,心中暗暗警醒,这姑娘心机了得。

    连守仁和古氏交换了一个眼色,连守义和何氏都是将眼前看的最重,一点亏不肯吃,要是他们坚持让连老爷子画押,连守义真闹腾起来,那他们就前功尽弃了。

    “花儿愿意这样,那就这样吧。”连守仁道。

    大家商议定了,明天早上再叫老金来签借据,兑银子。

    “天不早了,吃饭吧。”连老爷子道。

    “娘,饭都做好了,吃啥菜?”张氏问连老太太周氏。

    “家里有啥,这点事还来问我?”周氏没好气道。

    张氏只好讪讪地走了出去。

    连蔓儿也跟着出来,外屋前后门大开,张氏和连枝儿都围着围裙,正从大铁锅里往外盛饭和窝窝。

    “蔓儿你屋里歇着去。”张氏看见连蔓儿出来了,赶忙道,“要不然,让小七带着你到外面走走也行。别走远了,一会就吃饭了。”

    “哦。”连蔓儿点了点头。

    连家的正房共是五间,东西各两间,中间这一间外屋,就是厨房。左右各有两个大灶和两个小灶。中间还有一道隔断,隔断北面摆放着碗柜、菜墩、还有一些杂物,等于是厨房的操作间。

    从这外屋的后面出去,就是连家的后院。后院非常大,全做了菜园子。现在是夏末秋初的天气,园子里一畦一畦地韭菜、白菜、辣椒、黄瓜、茄子等,都长的非常喜人。一阵微风吹过来,带着点泥土和绿叶的清香。

    连蔓儿深吸了几口气,如果回不去了,那么这里起码没有空气污染,食物绿色健康。

    在后院看了看,连蔓儿又回到前院。

    前院和后院差不多一样大小,东西厢房各有三间,从厢房到大门口,也被开辟成了菜园子。连家这座宅子,可算是十分周正的农家院子,当初连老爷子买下来的时候足足花了一百五十两银子。

    连五郎抱了一捆柴禾往上房送,连蔓儿也就跟了回来。

    “老四媳妇。”周氏正站在外屋当间,指挥着张氏做这做那。

    “把这篮子里那扁豆角炒了。”周氏道。

    刚才张氏去问她做什么菜,还被她呵斥了,怎么这么一会功夫,就出来指挥了?

    “切细细的丝,别炒老了。”连秀儿跟在周氏身边接声道,“也别放葱花,花儿不吃。多放点香油,花儿爱吃。”

    “哎。”张氏痛快地答应了一声

    “你出来干啥,弄一身油烟味。”周氏埋怨女儿。

    “娘,我去找花儿说话了。”连秀儿笑着,几步就进了西屋。

    “洗那么多土豆干嘛?”周氏看着连枝儿面前的一大盆土豆,训斥道,“拿出一半来,让你娘自己洗。你去摘二十个茄子,晚上吃炖茄子。”

    张氏忙从盆里往外条土豆,连枝儿也站起身,将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就拿了篮子去后面园子里摘茄子去了。

    “这些土豆都切丝,你再洗几个辣椒炒着吃。”周氏进一步指示道。

    “哎。”周氏又连忙答应,将洗好的土豆放在菜板上,切起丝来。

    “蔓儿,你呆站着干啥,过来烧火。”周氏看见连蔓儿,立刻命令道。

    “啊?哦……”

    “蔓儿还没好,我来烧火。”连五郎就坐到大灶旁边,要去烧火。

    “五郎你该干啥干啥去,这不是你该干的活,让蔓儿烧火。”周氏道。

    “奶,还是我来吧。”连枝儿提着一篮子茄子进来,听见周氏说话,赶忙道。

    “娘,蔓儿才刚醒过来,这活我们娘儿几个忙的过来,等她好点,再让她干吧。”张氏向周氏求道。

    “孩子们都让你惯坏了。”周氏横了一眼张氏,却也不再让连蔓儿干活了。又自己走到后面,从碗柜里取出一方五花肉,亲自在菜墩上切了一半下来,又切成片,然后又将那一半放了回去。

    赵氏这时带着连叶儿走进来,将另一个大灶的火点了起来。

    两个灶上的大铁锅都已经烧热,周氏就在锅里倒了油,又将切好的肉片下了锅,煸炒的出了香味,连枝儿就送上来洗干净切好的茄子,周氏将茄子倒入锅里,翻炒了一会,连枝儿又送上水来,周氏又在锅里放了盐,就将锅盖盖上。

    “好好看着火。”周氏吩咐了赵氏,直起腰来,正看见张氏往锅里倒油,“那油是不要钱的,禁得住你那样倒!”

    周氏数落则走过来,从张氏手里夺了油碗,自己往锅里倒。

    张氏就端了切好的辣椒和土豆丝过来,要往锅里倒。

    “去把豆角拿来,先炒豆角。”周氏马上吩咐道。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79832  
精华
帖子
725 
财富
4951  
积分
752  
在线时间
63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4-10-3 
第七章 一块肉引发的风波

    张氏愣了一下,就忙将土豆丝放在一边,去拿了切好的豆角丝过来,递给周氏。

    周氏没接,起身瞪了一眼张氏。                        

    “油都给你倒好了,炒菜你自己就不能动一动手,什么都指望我这个老婆子,这么大年纪,还得当小媳妇地伺候你们。”

    这周氏是干什么呀,鸡蛋里挑骨头,反正就是张氏怎么做怎么不对。话说泥人还有个土性,张氏竟然招盘全收,而且好像也不生气。

    不过连蔓儿是看不下去了。

    “奶,刚才娘倒了那点油,要炒一大盆土豆,你都嫌油多。奶你又加了好多油,豆角可比土豆少那,这不更浪费油。”连蔓儿忍不住开口道。

    “蔓儿!”张氏忙阻止连蔓儿,但是连蔓儿还是把话说完了。

    就听啪嚓一声,周氏把勺子摔在了锅台上。

    “我白活了这大年纪,你个小丫头片子还说起我来了。”周氏的手差一点戳到连蔓儿的眼睛上。

    张氏忙过来把连蔓儿拉到自己怀里。

    “娘,蔓儿小孩子家不懂事,又摔了头,您别和她一般见识。”张氏忙劝道,“蔓儿快给你奶道歉。”

    “什么小孩,还不是你惯的。外面孝顺,心里歹毒。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心思,让一个小丫头片子要我的强。”周氏转而向张氏发作。

    “娘……”张氏顿时脸涨的通红。

    锅里的油滋拉滋拉地响着,伴随着周氏的谩骂。

    张氏用手背擦了擦眼睛。

    “娘,油热了,再不放豆角炒,就该糊锅了。”张氏努力陪笑道。

    周氏见张氏这样,就不再骂了,不过还是气哼哼地瞪着连蔓儿。

    “蔓儿,给你奶道歉,说你错了。”张氏又拉连蔓儿。

    周氏处处刁难你哎,我就是说了句实话,哪里错了。连蔓儿心里不服。

    “奶,我们错了,您别生气。”小七从连蔓儿身后探出头来,笑着对周氏道。

    周氏的神色略微缓和了一些,但是还是瞪着连蔓儿。

    “二姐,你不道歉,咱们都没饭吃。”小七拱连蔓儿,蚊子哼哼似地说道。

    为了这么一句话,周氏真的可以让大家都吃不成饭。

    “奶,我错了,您别生气。”连蔓儿道。就当对方年纪大,她让着她吧。

    周氏这才哼了一声,“快点把菜炒好了,别磨蹭偷懒。”说完,就摔帘子进屋去了。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娘,我说错了吗?奶那么说你,你一点都不生气?”连蔓儿问道。

    张氏正在炒菜,手下顿了一顿。

    “多大点事,她是长辈,就是嘴上说说。”

    “你这样,她还说你不孝顺那。”

    张氏这次扭过头去,没有回答。

    ………………

    张氏的手脚很快,一会功夫,就将两样菜都炒好了。

    “枝儿,五郎,放桌子去。”张氏叫两个孩子。

    “茄子也炖好了,我告诉娘一声好盛菜。”赵氏道。

    “麻烦三嫂了。”张氏笑道。

    “说啥麻烦不麻烦的,你帮我的更多。”赵氏也笑了笑。

    “娘,您不能自己盛吗,奶又该说让她干活,伺候咱们了。”连蔓儿道。

    连蔓儿说完,就发现几个人都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怎么了,她又说错话了?

    “蔓儿才醒,有些事忘了,过两天就好了。”赵氏安慰张氏道。

    “我说错什么了?”连蔓儿更不解了。

    “蔓儿你忘了,茄子里有肉,肉菜都得奶自己动手。”连枝儿道。

    “二姐,锅里放了多少片肉,奶都记着数的。”小七道。

    “每一片长啥样都记得。”连叶儿也大着胆子说道。

    连蔓儿的嘴巴张了张,没有发出声音来。

    “屋里去吧,小七,你照看点你姐。”张氏道。

    赵氏进屋,告诉周氏茄子炖好了。

    “养活你们有什么用,我这一把年纪,还得伺候你们。”周氏这么说着,脚下却往外面走,又吩咐赵氏,“都呆站着干啥,放桌子。”

    大家又出来搬桌子。连家的饭桌都是实木的,很重。赵氏、连五郎和连枝儿一人端了一张,连蔓儿、连枝儿和小七三个合力抬了一张。两张桌子并在一起摆在炕头,另两张并在一起摆在炕梢。连枝儿又快手快脚地将几张桌子擦了一遍。

    连蔓儿就和赵氏出来,又往屋里搬碗筷。

    周氏正从锅里往外盛茄子,张氏在旁边伺候着。

    “这一盆,是你爹那一桌的。记清楚,别弄差了。”周氏对张氏道。

    何氏从外面探进头来,“娘等会开饭,你几个孙子还没回来那。”

    “那你还不快点去找。”周氏没好气道。

    何氏忙缩头回去,就在院子里大声招呼起来。一会功夫,就有四个半大小子从大门外腾腾腾跑了进来。

    屋里,赵氏已经将碗筷按着人头摆好了。

    炕头的两张桌子,是连老爷子带着连家的男丁一起坐,炕梢这桌是连老太太带着连家的女眷。除了连守仁的大儿子和大儿媳妇还在镇上没有回来,连家的人算是都到齐了。连蔓儿数了数,不觉暗叹,连家还真是人丁兴旺啊。

    连蔓儿和小七也在炕梢的桌子旁坐下,小七虽然是男丁,因为年龄还小,也跟着张氏在这一桌吃。连叶儿也跟过来,紧紧挨着连蔓儿坐了。小七旁边是连朵儿、依次是古氏、连花儿、连秀儿,然后就是坐在上首的周氏。何氏带着小闺女连芽儿挨着周氏坐着,只留出窄窄的空位给张氏、赵氏和连枝儿。

    张氏、赵氏、连枝儿从外屋从里面端饭端菜。连继宏也跟着帮忙。

    “五郎,你坐着去,这不是你干的活,让你妈和你妹子干就行了。”周氏道。

    “哦。”连五郎答应着,还是帮着将饭端了过去,这才在连守信旁边坐下了。

    “老四家五郎就爱干这娘们儿的活。”何氏咧嘴笑道。

    “没出息。”连秀儿哼了一声。

    连蔓儿想说话,小七赶忙在桌子下面捏了捏她的手。连蔓儿想了想,闭上了嘴。

    连家的晚饭很豪爽,一大盆黍米饭、一盆大杂面窝窝,一大盆土豆丝炒青椒,一大盆五花肉炖茄子,一碟炒豆角丝,还有一把大葱,一碗豆酱,一碟咸菜。男人那一桌也是这样,不过量还多了一倍。

    张氏、赵氏和连枝儿把饭菜都端上来,也都上炕坐了。

    饭盆和窝窝盆都放在周氏旁边,周氏拿起饭勺,先盛了满满的带尖儿的一碗,递给连秀儿,连秀儿接过来没吃,而是递给了连花儿,周氏又盛了满满的带尖儿的一碗,依旧递给连秀儿。这次连秀儿接了放在自己面前。周氏接下来又给自己和剩下的几个孩子盛饭,最后才是几个媳妇,古氏、何氏,都不过是平平的一碗,轮到赵氏了,周氏突然看了一眼桌上,放下了饭勺。

    “葱不够,老三媳妇,你再去摘把葱来。”周氏道。

    赵氏低下头,答应了一声,就要从炕上下来。

    “娘,我去吧,今天该是我做饭那,葱不够,该我去。”张氏拦住了赵氏,自己出去摘葱去了。

    周氏的脸色不太好,不过也没说什么,拿起勺子给赵氏盛了多半碗,这时盆子里的饭已经不多了,张氏那碗,就只有少半碗了。

    只有半碗饭,张氏恐怕吃不饱,好在还有窝窝,连蔓儿这么想着。

    连秀儿已经伸手拿了两个窝窝,一个给了连花儿另一个放在自己的碗里。周氏又开始分窝窝,也是每人一个,最后剩下两个,应该是赵氏和张氏的,周氏却不分了。

    何氏就坐在周氏旁边,飞快地伸出手拿起一个窝窝,放在嘴里一口就咬下半个来。

    “娘,今天活多,我饿坏了。”何氏笑嘻嘻地道。

    周氏厌恶地瞪了何氏一眼。

    “那是你兄弟媳妇的,还不快放下。”

    何氏抓着窝窝,笑着看赵氏。

    “老三媳妇,这个我咬了一口,你还要不?”

    赵氏看着何氏露出来的黄板牙,又低下头去。

    “二嫂你吃吧,我不要了。”

    “这可是你不要的,不是我抢你的。”何氏马上道。

    周氏撇了撇嘴。

    “娘,再给我个窝窝。”连秀儿道。

    周氏就将最后一个窝窝给了连秀儿。

    那是该给张氏的窝窝啊,连蔓儿又想要说话,却看见连枝儿和小七都在冲她摇头。连枝儿还偷偷地将自己的窝窝掰了一半下来,藏进袖子里。小七也在如法炮制。看他们的样子,难道,这是经常发生的事?连蔓儿看了看自己碗里的窝窝,也学着两人的样子,将窝窝藏了起来。她刚吃过一碗面疙瘩,她还不饿。

    周氏拿了葱回来,看见自己的半碗饭,一句话也没说,就坐下吃饭了,看来也是习惯了。

    赵氏给连叶儿夹了几筷子菜,周氏就冷哼了一声,赵氏的手抖了抖,就不再夹菜,只就着大葱蘸酱,低头扒饭。

    炖茄子里有五花肉,周氏在盛菜的时候,都挑出来摆在了表面上。一桌子的人,只有连秀儿一口一口地在吃肉,吃的喷香,时不时还夹一两块给莲花儿。连蔓儿听见小七咽口水的声音,扭头就看见小家伙馋肉馋的两眼放光,却偏偏不敢去夹肉吃。

    连蔓儿手里的筷子好像有了自己的意识,夹起了一块五花肉。

    “蔓儿你干啥?”周氏啪地一声把筷子拍在桌子上,厉声道。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79832  
精华
帖子
725 
财富
4951  
积分
752  
在线时间
63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4-10-3 
第八章 不眠之夜

    一桌子的人都停下了筷子,看着周氏和连蔓儿。还没等连蔓儿答话,周氏已经转向张氏发难。

    “看看你养的闺女,馋鬼托生的?这一天又是白面又是肉地,以为自己是哪家的千金小姐那?也看看她有没有那个命。”周氏咬牙切齿地骂。

    喂,不过是一块肉,至于的吗,怎么说的好像她杀人放火了似地。

    张氏涨红了脸。周氏的话让她感到非常羞耻,同时又万分委屈。她了解周氏的脾气,平时对自己的几个孩子都千叮咛万嘱咐。几个孩子也很听话,给她争脸,从来没因为吃东西挨周氏的骂。

    可是今天,连蔓儿动手去夹肉了,这是平时连蔓儿绝对不敢做的事。

    她知道这个时候,她要是打连蔓儿两巴掌,骂连蔓儿几句,周氏才能消气。但是让她怎么忍得下心下得了手那。她可是做娘的人啊,连蔓儿才差点丢了性命啊。

    “娘,蔓儿三天没吃东西了,差点就……”张氏红着脸,试图为连蔓儿说情,让周氏原谅。

    “她不没死吗,看看,还能吃肉那。”周氏恶狠狠地道。

    “娘,蔓儿是您亲孙女……”张氏话说了一半,就说不下去了。

    “哪个不是我亲孙女,这肉我还一口都没吃,你们还要不要脸!”周氏继续骂道。

    连枝儿和小七也都涨红了脸,赵氏和连叶儿都吓得紧紧地挨到了一块,古氏、连花儿几个看向连蔓儿的目光中都带了鄙夷和幸灾乐祸,只有何氏,似乎觉得好玩,笑呵呵地看着。

    不就是一块肉吗,而且她还没吃到嘴里那。就这么羞辱咒骂,这还是亲人和长辈吗?多亏她小小的身子里的灵魂大了几岁,没那么脆弱,如果真是一个才十岁的孩子,从此说不好就有了心理阴影了。

    依连蔓儿的本意,就要把肉放进嘴里,故意吃的香喷喷地气气周氏,可是看看左右张氏、连枝儿和小七的神色,让她不得不改变了主意。

    “奶你干啥生气,这肉我是想夹给奶吃的。”连蔓儿将本来打算给小七的肉,送到了周氏的碗里。

    周氏一愣,她没想到连蔓儿会这样做。连花儿也是目光一闪,想不到这笨笨的小丫头还有这个机变。

    张氏却是从心里笑了出来。

    “娘,蔓儿头虽然撞了,更知道孝顺您了。”张氏道。

    “别以为你们那点小心思我看不出来。”周氏把那块肉夹出来,扔到了桌子上,“我要吃肉用她夹给我?”

    连蔓儿觉得面前有无数匹草泥马狂奔而过。周氏这也……,她已经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了。同时叹气,怪不得大家的筷子都离那肉远远的了,她应该有点眼色的。

    真的是她没眼色吗,连蔓儿心中又苦笑了起来,她并不是没有看出这里的异样,关键是她没有忍住。

    周氏这么不开面儿,张氏又是尴尬,又是难过。

    连蔓儿眨了眨眼睛,周氏这么不讲理,她该怎么办?

    “奶,你打我一顿吧。”连蔓儿放下碗筷,捂住脸大哭,“奶你可别把肉扔了啊,秀儿姑姑吃饱了肉,叶儿和芽儿还有小七一口都没吃上,奶,你打我吧,打死我都没关系,只要你把扔了不要的肉赏给我弟弟小七吃。”

    连老爷子那一桌子人都停下筷子,往这边望了过来。

    连蔓儿努力回想着十岁的小孩子该有的模样,故意把自己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嘴里可没闲着,只说连老太太宁可把肉扔了也不给几个孩子吃。

    连老太太几乎气了个倒仰,家里几个女孩子都是她弹压惯了的,尤其是张氏的两个女儿,更是百依百顺,被骂了,也只敢小声哭,什么时候敢这样过。

    “你、你,看你……”周氏指着张氏骂。

    “吵吵啥,吃饭。有肉就给孩子们吃。”连老爷子在炕头说了一句,“别又来你那偏心眼子的一套。”

    连蔓儿的哭诉让她彻底站不住理,现在连老爷子有发话了,周氏胸口起伏半天,只能将这口气忍了下去。

    “让你吃肉,都给你吃。”周氏使气把盆里剩下的几块肉,都夹到连蔓儿碗里。

    切,这也太幼稚了吧。

    “奶最心疼我。”连蔓儿的哭来的快,去的也快。

    张氏却变了脸色,扭头看着连蔓儿。

    “蔓儿……”张氏的声音里有恐惧,也有哀求,“快把肉还给你奶。”

    连蔓儿不以为然,就算还回去,只怕也会被周氏给扔了。

    “叶儿、芽儿,姐姐,还有小七。”连蔓儿将碗里的肉分给几个孩子,还把自己的那份都给了小七。

    “这是奶给的肉啊,咱一起谢谢奶呗。”连蔓儿冲几个孩子道。

    “谢谢奶。”几个孩子看到碗里的肉,真的齐声说道。

    周氏的脸黑成了黑锅底。

    连蔓儿只装作没看到,低头扒饭。

    ……

    大家很快吃饭了晚饭,张氏带着连枝儿收拾碗筷,赵氏和连叶儿也跟着帮忙。周氏后来只吃了几口饭,就说心口不舒服,躺在炕上哎呦哎呦地不住叫。几个儿子媳妇都上前询问,周氏也不说怎么样了,只是说自己心口不舒服,要死了。

    “爹,要不然我请郎中来给娘看看。”连守信道。

    “四哥,娘这是被你家蔓儿给气的。”连秀儿道。

    连守信回头看张氏,张氏叹气。都在一个屋子里,发生了什么事,连守信也是知道的。要说蔓儿做错,就只是不该伸出筷子。可后来孩子懂事地给圆回来了,大家一笑,这件事也就完了。说起来,周氏偏心也不是一天两天。连守信看看自己骨瘦如柴的大女儿,又看看头上依旧缠着布条的二女儿,心中五味杂陈。

    周氏这心口疼的病,一年也要闹上几回,怎么治疗,大家都是清楚的。最好的治疗手段是打连蔓儿。但是,不管是连守信还是张氏,对自己的孩子管的都严,但是从不肯打骂自己的孩子。

    “蔓儿,过来给你奶道歉。”连守信叫连蔓儿。

    啥米,道歉?连蔓儿眨了眨眼。

    “四哥,你说的轻巧,你看咱娘气的这样,嘴巴说说就行啊。”连秀儿不满道。

    “蔓儿,来给你奶磕头。”连守信道。

    “蔓儿的头。”张氏忍不住了,不过也只敢这么说一句,就不敢说了。

    倒是连蔓儿被张氏的话提醒了,她的头受伤了,耍赖她也会,而且连蔓儿才十岁,耍赖天经地义啊。

    “我给奶磕头。”连蔓儿这么说着,还没跪下去,就抱着头,靠在张氏身上,弱弱地道,“娘,我头好疼,好疼。”

    张氏不知道连蔓儿是假装,一下子急的头上就见汗了。

    “蔓儿,你咋样了,别吓唬娘啊。天啊……”张氏哭了起来,她是真哭。女儿刚刚失而复得,如果再失去,那是往新伤口上戳刀子,更疼。

    连枝儿,五郎和小七也都围了过来,看见连蔓儿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也都哭了起来。

    “把丫头抱回去,找郎中来。”连老爷子对连守信道,又扭头对躺着的连老太太斥道,“还不赶紧起来,你都一大把年纪了,也不嫌磕碜。”

    “我一会来给娘磕头。”连守信和张氏匆匆抱着连蔓儿往西厢房去了。

    回到西厢房,连蔓儿被放到炕上,张氏就上炕抱了她,问她怎么样了。

    连蔓儿看见这对夫妻和三个孩子焦急的脸,觉得有些不忍。

    “我觉得好点了。”连蔓儿道,“天黑了,路不好走,别去找郎中了。”

    这一天太累了,连蔓儿的身体还恨虚弱,说完这些话,就不太清醒了。迷迷糊糊之间,就闻见一股中药味,连守信和张氏的说话声。

    “王太医,多亏您在村里。”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79832  
精华
帖子
725 
财富
4951  
积分
752  
在线时间
63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4-10-3 
第九章 不眠之夜(二)

    连蔓儿睡的迷迷糊糊,睁不开眼睛,只觉得有人拿起自己的手腕诊脉,又听见连守信和张氏说话,期间还有一个陌生人的声音。

    “……脉象还算平和,应该没有大碍。吃几剂清热宁神的药,好好休息几天再看吧。”王太医开了药方,又看见连守信和张氏夫妻焦急的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就又道,“……都是些常见的药,我正好带了些,不如你们跟我回去,现配两剂来给孩子吃。”

    连守信和张氏都忙点头答应,就跟着王太医从西厢房中出来,就看到上房都还亮着灯,依稀听见周氏的哎呦声。

    张氏和连守信对视了一眼。

    “王太医,我娘的病要不要紧,可也要开些药来吃。”连守信对王太医行礼道。

    “你家老太太倒是不妨事的……,嗯,若是要吃药……”

    连蔓儿在屋子里只模糊地听见三言两语,心道,原来这夫妻明知道周氏装病,还是请了郎中来,已经先看过周氏了。还真是孝顺的没话说。

    …………

    连家上房西屋

    连朵儿已经在炕上睡着了,连守仁和古氏正坐在炕上小声商量着什么,门突然吱呀一声被推开,连花儿从外面进来,伸着手直奔连朵儿。

    “花儿你干啥?”古氏看着连花儿脸色不好,忙起身拦住了她。

    连花儿的手本来奔着连朵儿去的,被古氏拦着,抓不到连朵儿。

    “娘,你别拦我。这次不掐烂她的嘴,她还不长记性。本来顺顺利利的事,差一点就因为她全毁了。”连花儿恨恨地道。

    古氏心里也是埋怨连朵儿差点坏了连花儿的事,但是手心手背都是肉。

    “好了,你不是已经教训过她了吗?你再打她,让人看出来,就不好了。”古氏劝着连花儿。

    “那就先放过她,等回了镇上……”连花儿觉得古氏说的有理,只好强压下火气道。

    “朵儿是你亲妹子那……”

    “不是我亲妹子,我早打死她了。”连花儿气道。

    “对了,”古氏突然想到什么想问连花儿,又突然闭了嘴,用手指着东面,“都睡了?”

    连花儿点了点头。

    “刚让四叔和四神服侍着吃了药,闹了一晚上,早都困的不行了,我出来的时候,就都睡死了。”连花儿道。

    古氏又趴到窗户边往外看了看,看见外面没人,这才拉了连花儿。

    “蔓儿竟然活过来了,那个话,她没听见吧?”古氏低低的声音问道。

    “应该没有,要不然她早说出来了。”连花儿想了想道,“看她今天的说话行事,原来竟然看错了她。”

    “英子那边,没问题吧。”古氏又问。

    “那是个眼皮子浅,被我几句好话已经窝伴住了,那个镯子,她还以为是金的那,真是没见过世面。”连花儿的口气有些鄙夷,“这事只要瞒到我过了门,就不怕了。”

    “那倒是。”古氏点头。

    “娘,有什么吃的没有?”连花儿坐到炕上,“我都要饿死了。”

    “娘就知道你是来找吃的。”古氏笑着从自己的衣包中取出一匣子点心,“镇上桂香斋的桂花糕,你最喜欢的。”

    连花儿就从匣子里拿点心吃。

    “娘,咱一定要在这住到我出嫁?要不,明天咱就回镇上吧。他们家的饭菜,我可真吃不下去,顿顿都是黍米饭和窝窝,割的我嗓子疼,又不能一口都不吃。秀儿姑姑还给我夹肉吃,那肉肥的,也只能喂狗,她还以为是什么好的。可笑吃饭的时候,还因为这个还闹起来了。”

    连花儿说到最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先忍忍吧,不回来住,靠你爹,嫁妆咋给你置办。”古氏说着话,瞄了一眼旁边的连守仁。

    “我看爷奶也穷了,又不肯卖地,能办什么嫁妆。明天咱们有了钱,干脆还是回镇上,多方便。”连花儿道。

    “我也是这个意思,大老爷,您看那,咱们明天都回镇上去?”古氏笑着问连守仁。

    “我和爹娘说的是住到花儿出嫁,从老宅这里发嫁。”连守仁道。

    “现在有了钱,就说孙家那边说的,从镇上发嫁方便不是。”古氏道。

    连守仁有些迟疑。

    “这么说也行,不过,爹娘知道我镇上的馆没了,要咱们一直住过了年。要是明天就走,怕寒了爹娘的心,以后这事情就不好办了。”连守仁道,“明天我回去,你们在这,我再打发大郎他们回来。马上就要秋收,你们在这也好看着些,弄些去镇上换大米白面,够咱们明年的吃的。”

    “爹说的不错,这事就让大哥和大嫂来做就行了,他们也是做惯了的。我和娘还是跟着爹回镇上,也好办嫁妆。”连花儿道。

    “莫不是大老爷有什么事,要撇开咱们娘几个才能做?”古氏笑眯眯地看着连守仁。

    “胡说啥,那就明天早上和爹娘说,带你们一起回去。”连守仁忙道。

    古氏和连花儿相视而笑。

    “爹、娘,我的嫁妆,您打算好了没?”连花儿又问道。

    “孙家公子不是说过,不需要嫁妆,他娶的就是你这个人。”连守仁忙道,“你也看到了,咱家哪还置办的起嫁妆。”

    “爹要这么说,那以后爹的事,也就难办了。”连花儿拿帕子抹了抹嘴角的点心渣子。

    “你这丫头,这是什么话,还为难起你爹来了?”连守仁有些恼了。

    古氏忙在旁边劝解,“你们爷俩有事好好商量。”

    “爹,您别忘了,明天借的钱,都是我还那。明天借到手的五百四十两,三百两还那个杨成峰,还有二百四十两,那四十两就给爹留着自己用,二百两给我置一副嫁妆,勉强过的去吧。”连花儿道,显然是早计算清楚了。

    “啥,你要二百两置办嫁妆?”连守仁急了,“咱们乡下的规矩,二三十两银子的嫁妆就极体面了。因你嫁的是孙家,便给你……”

    说到这,连守仁顿了顿,接下来就狠狠心道:“就给你拿一百两,其余剩下的,家里哪里不需要用钱。好容易攒的二十两,为了你的事,也交回给你爷奶了,算起来,你有一百二十两做嫁妆。”

    连花儿见连守仁这样说,忙给古氏使了个眼色。

    “大老爷,这事连花儿说的对。孙家是大户人家,连花儿的嫁妆丰厚些,咱们才有面子,以后亲家来往,咱们也好说话。况且,也不过是这两三个月的事。等花儿嫁过去,孙家公子做了咱们的女婿,还怕没咱们的银子使吗?”古氏道。

    母女两个好说歹说,又说到连守仁的前程,连守仁才勉强点了头。

    “花儿,爹为你,可是倾家荡产了。”

    “爹放心,我明白的。”连花儿笑了,“爹的事,我一定让孙郎上心。爹以后做了官,我在孙家也跟着水涨船高那。”

    “咱们花儿就是聪明。”连守仁笑道。

    三个人商量定了,连花儿这才满意地回东屋去睡觉。

    ………………

    东厢房的烛火是早就灭了的,何氏睡到半夜,突然醒了,想到某件事,就抬腿踢了旁边的连守义一脚。

    “他爹……”何氏道。

    “啥事,”连守义嘟囔了一声,眼睛都没有睁开。

    “大哥肯定又报假账了,明天你跟着大哥去镇上,想法子弄几两银子使使。”何氏道。

    “这还用你说。”连守义听到银子,很快清醒过来,“爹一门心思要大哥出息做官,好跟着做老太爷,别的话都听不进去。这些年,咱们家的家底都让大哥给掏空了。他们骗的了爹娘,骗的了老三和老四,可骗不了我。”

    “那这次的事怎么样,孙家可是有钱的人家,听说跟府城的沈家还是亲戚,给大哥弄个官做,不难吧。”何氏将一只腿压到连守义的腿上道。

    “这次看来是真的有奔头了。”连守义将何氏的退扒拉开,说道。

    “那咱也能跟着去不?”何氏喜道。

    “那还用说,咱又没分家,爹娘肯定去,咱们一家也都跟去。”连守义道,“听县里的李班头说,咱们县里那位县太爷,带了好几个兄弟和小舅子在衙门里,人人见了都要叫老爷,那银子收的手都软了。到时候,咱们总不能比那个差。”

    何氏高兴了一会,又想到跟着人沾光,总比不上自己做老爷太太。何氏这么想着,突然又不满足起来。“他爹,要是你接着念书,这好事不就是你的了?”

    “别再提念书,一提念书,我就头疼。咱也没有花儿那样的闺女。这些年,咱们也供养大哥了,跟着他去享福,那是应当的。”连守义踢了何氏一脚。

    “他爹,你大哥心够狠的,看这次,还是蔓儿那丫头命大,才活了。”何氏突然道,“古氏那贱人,跟个狐狸精似的,到时候真能照看咱?”

    “还有爹和娘在那,他敢不照看。”连守义哼了一声,“再说,我可不是老四那傻子,大哥这些年,好些把柄在我手里,怕他怎地!”

    “啥把柄?”何氏立刻坐了起来,睁大眼睛问道。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79832  
精华
帖子
725 
财富
4951  
积分
752  
在线时间
63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4-10-3 
第十章 包子

    “嘿嘿,不能说。”连守义嘿嘿笑道,“你就放心吧,不管怎样,他不敢不照看咱们。等咱们也跟着做了老爷太太,也买几个丫头伺候,给儿子们娶城里的小脚女人。”

    “爹,我不要城里的小脚女人,就罗家村的小燕就行。”连二郎不知什么时候也醒了,突然说道。他今年十七岁,已经是该说亲的年纪,一直高不成低不就。

    “不行,她家穷的叮当响,她娘病怏怏的,还有一个兄弟年纪又小,她又要多多的聘礼,又打算让女婿以后多照看她家里,咱们好好的,娶她那?二郎,你别着急,等着你大伯做了官,还怕没好闺女让你挑拣?”何氏忙道。

    “大伯要做官,也没那么快吧。”连二郎见说不动他两个,只好翻过身又睡了。

    …………

    连蔓儿睡的迷迷糊糊的,就被张氏和连枝儿扶了起来,说是熬好了药,让她吃了药再睡。连蔓儿闻到浓浓的草药味,勉强睁开了眼睛,低头一看,是一碗黑黑的药汤,那味道着实不太好。

    “蔓儿,喝了吧,省得以后再头疼。”连枝儿劝道。

    连蔓儿想了想,她的身体还很虚弱,只得捏着鼻子将药吞了下去。整个过程,她的眼睛都是半眯着的,实际上还没有完全清醒,喝完了药,她就又睡下了。

    不知过了多久,连蔓儿模模糊糊地听见连守信和张氏在小声说话。

    “王太医今个晚上就住在他举人兄弟家里,明天早上回镇上。”连守信道。

    “那明天早上,你也跟去镇上买药吧。”张氏道,“药钱,娘给你了吗?”

    连守信没有回答。

    张氏叹了口气。

    “王太医是个菩萨心肠,可咱也不好欠这个情。尤其是那药,人家也是花钱收来的。要是娘实在不肯出钱,就再把我这两根簪子当了吧。”

    “我明早再去娘那试一试。”连守信道。

    张氏嗯了一声,扭头看了看睡在那里的连蔓儿,不觉眼圈又红了。

    “我对不起蔓儿,我怎么就那么傻,人家说什么是什么。要是蔓儿有个三长两短,我也没脸活着。人家要说我卖女儿求荣那。”张氏低声啜泣道。

    “胡说啥,”连守信的声音有些闷闷的,“蔓儿这不是活的好好的吗。……蔓儿的事,娘……,大哥和大嫂他们,也……也应该不是……”不是故意的。这几个字,连守信终究没有说出口。”

    “那是你亲兄弟,你自己心里明白就好。这些年咱们干活在前头,吃喝在后头,娘怎么说怎么是,我从来没抱怨过。今天这个事,要是蔓儿不说,我还是个傻子那。想一想,我这心里,就好像浇了一瓢冷水。”

    张氏从低声啜泣转为呜呜地哭了起来。

    “蔓儿是连家的亲骨肉啊……”

    张氏想起当时周氏、古氏和何氏来说要蔓儿去做童养媳的事,许了她许多好处,说什么以后枝儿能嫁好人家,五郎和七郎能去读书,又说蔓儿嫁过去也是享福。她不是不心动的,但却还是舍不得连蔓儿。是周氏看出她的犹豫,骂她只顾自己不顾连家,骂她不孝顺。

    “是娘骂我不孝顺,不顾家,说要是我不答应,连家的前程就毁在我身上了。大嫂和二嫂也说我。我害怕了,一糊涂,就答应了。”张氏越哭越伤心,又怕吵醒了几个孩子,就用被角捂住了嘴,“结果,蔓儿差点被我害死……”

    “我知道。”连守信闷声道,周氏也是这样对他的。

    “他爹,我啥也不求,就是花儿嫁的好,大哥一家去做了官,那是大哥一家的福气,我不求跟着沾光,只要几个孩子平平安安的,守着那几亩田不缺吃喝,这辈子我就满足了。”

    “嗯。”连守信点头,“大哥的事,是爹这辈子的心气儿,我做儿子和兄弟的,能帮的就帮,这次……我、我也后悔。”

    连守信抱住了头。

    “那以后再有事……”张氏抬眼问连守信。

    连守信没言语。

    “我不是个好媳妇。”张氏把被子拉到胸口,“我想好了,我宁愿背个不孝的名声,再有这样的事,我是不会答应了。要去换钱,就拿我去换。”

    连守信叹息了一声,转身搂住了张氏。张氏是个怎样的人,他最清楚不过了。这些年张氏对连家的付出,受的委屈,他也都看在眼里。

    “我连守信再没本事,也不会卖老婆孩子。”

    连蔓儿迷迷糊糊中听到连守信的话,正要暗中叫好,就听连守信接下来说道:

    “再有这样的事,要卖也是卖我。……大不了,我去盐窠子挖盐……”

    “那不是去送死……”

    连蔓儿几乎吐血。想到这一天发生的事情,恍然了悟,连守信和张氏这对夫妻,就是传说中的愚孝的大包子啊。

    生活本来就已经很艰难了,爹娘又是包子,这让人怎么活。

    连蔓儿无语问苍天。

    苍天当然是不会理会连蔓儿的,连蔓儿只能自己想办法。

    要想以后能够好好的生活,首先就要改造这连守信和张氏这两只大包子。不说将包子变成棒槌,起码也要让他们不再继续愚孝。

    仔细想一想,这对夫妻虽然包子,但是优点还是有的。她能看的出来,这夫妻两个人是很疼孩子的,虽然在对待父母和孩子的时候,没有原则,天平完全倾斜向了父母的一边,但是心里还是明白事理的,而且在自己和孩子两者之前,他们宁愿自己受委屈,保全孩子。

    而且,在连蔓儿这件事上,他们是被一个孝字压住了,并不是利欲熏心。如果是利欲熏心,可就没救了。

    总的来说,这对夫妻还是有条件改造好的,不过怎样改造,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好在,连蔓儿这件事,提供了一个契机。这对夫妻已经对自己的愚孝有了动摇,而且对连蔓儿非常内疚。这一点她是可以好好的利用的。

    连蔓儿暗自握拳,“幸福生活第一步,看我怎么改造包子!”

    “他爹,蔓儿在说梦话。”张氏小声道。

    原来连蔓儿不小心自言自语地出了声。

    “好像在说什么……包子。”连守信也听到了。

    “蔓儿馋包子了。”张氏叹气,“我明天还想跟娘要个鸡蛋给蔓儿吃,娘都不一定肯答应,要吃包子,可更难了。”

    “要不,我跟爹要。”连守信。

    “爹是能答应,可鸡蛋都在娘手里。到时候娘还要生气,今天这口气还不知道啥时候能完事那。再添一口气,咱们日子就更难过了。”张氏道。

    “那怎么办,王太医说,孩子身子弱,要好生照看那。”

    “还能怎么办,”张氏的语气有些凄凉,“我去求娘,就算骂我贪嘴,我也认了。”

    “……娘就是那个脾气,心、心不坏。”连守信闷声闷气地道。

    张氏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再也没有说话。

    连蔓儿足足地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是在周氏的骂声中醒来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