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37 | 浏览:405186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双归雁》作者:明月珰(正文+番外)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67052  
精华
帖子
220 
财富
1679  
积分
220  
在线时间
114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4-8 
最后登录
2016-5-7 
强烈要求 番外啊
我总感觉前世里  男主 不搭理女主 还给休书  肯定有不为人知的 误会来着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71650  
精华
帖子
530 
财富
4927  
积分
727  
在线时间
98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3 
最后登录
2016-11-21 
非常好看,雖然女主重生後并沒變什麼強人,簡簡單單的性子反而自然,與男主的感情也水到渠成,羨慕
990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93767  
精华
帖子
392 
财富
3722  
积分
440  
在线时间
78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6-2 
最后登录
2015-12-6 
不喜歡女主的個性.
前世做錯而悲慘一生,重生後也未見長進.
重生後想著前世悲苦,又思及好日子不知何時到盡頭產生的補償心理,因此格外注重享受,花錢如流水...基本上真是太沒腦了
不是應該趕緊掌握自己的收入,以便日後出事生活有靠?
總之就是沒腦,驕縱,任性..

前世太夫人很快過世,可能也是商若蘭搞的. 可能跟這次一樣,在旁照顧伺機用藥,讓昏沉的太夫人開口要娶她. 再對太夫人用慢性毒,這樣表面看來太夫人是因為女主氣的病死.. 因太夫人是男主的逆鱗,所以讓男主更仇視女主..
待得天晴花已老,不如攜手雨中看.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71122  
精华
帖子
282 
财富
2368  
积分
299  
在线时间
869小时 
注册时间
2011-4-29 
最后登录
2015-5-9 
还是色这一字最诱人啊.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365389  
精华
帖子
7278 
财富
106547  
积分
7919  
在线时间
222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4-1 
最后登录
2016-12-31 
番外
丰琉从丰锦处拿来了当初那副绝子汤的配方,万幸的是没用什么虎狼之药,太医接过方子,看了看,“我试着开副方子,夫人的身子只能慢慢调养,将来或者子嗣可期,只是也不能抱太大期望。”

丰琉将方子给太医看倒不是为了治清兮绝育之症,只是这丫头经常腹痛,丰琉怕是当初那副药害着清兮了,所以让太医看看,能不能调理开来。

日子一晃,三房的眉姐儿今年都成亲了。

一大早,丰琉拍了拍清兮越见丰润的臀。

“别吵,让我再睡会儿,一盏茶,就一盏茶。”清兮嘟囔着翻了个身,面对丰琉。

“今日是眉姐儿归宁的日子,你昨晚不是再再嘱咐我早晨把你叫起来么?”丰琉心想这丫头倒是有自知之明,赖床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了,但心里还算明白,知道要让自己喊她。

“半盏茶,就半盏茶。”清兮也想起今日是什么日子了,但懒床的毛病一时半会儿还纠正不了。

丰琉垂着眼,瞧着眼下那一片雪白,伸手往雪尖上,摘了摘,食指和中指夹住那尖子,搓了搓,清兮嘤咛出声,往后退了退,翻个身,还是不肯睁开眼,“别吵,半半盏茶,半半盏茶。”

丰琉见状,所幸弃了自己手里抓着的中衣,再钻进薄被,从后抱着清兮,手绕过她的腰往前面的幽谷探去。

清兮一惊,腰一拧,腿用力地一弹,闪了开去,人也跟着清醒了,“可不行,大夏天的。”昨夜她就拒绝了丰琉,同样的理由,她觉着自己这把年纪了,如果走出去脖子上,手腕上还红一块的紫一块,岂不叫人笑话。

丰琉翻身压在清兮身上,不满道:“前日、昨日你都为了今日眉姐儿要归宁不许我动,我忍了你,到今日你自己倒贪睡不起,还不许我找补找补?”

清兮暗自嘟囔,她休养生息两日,倒成了她欠他的了。

却不知,这些年清兮身边药膳、汤药不断,用的都是最最温养,滋阴之物,将她越发养得肌肤娇嫩白皙,莹润玉亮,比起十几岁那阵子更添了一层汝窑精瓷上的釉光,光是瞧着就让人想拧上两把。

素日她又勤劳不辍地按着陶嬷嬷当年给的先贵妃的方子保养那密处,三十附近的人了,上下那两处依然粉嫩如春日桃花新开的蓓蕾,如何让丰琉不痴迷。

这些年清兮被丰琉养得丰润了些,越发凹凸有致,风姿妩媚,丰琉练拳的时间早从清晨改为了夜里,就为了早晨多蹭蹭她。

清兮被丰琉摸得动情,眉眼上了一层粉光,犹不放弃抵抗地推了推丰琉,“哎呀,再不起就晚了,廷直哥哥。”

丰琉在清兮耳畔低声说了句话,让清兮霞飞双靥,咬唇不语,但那手着实可恶,弄得人魂思荡漾,清兮只好羞答答地娇声重复了刚才丰琉的话,“好哥哥,今晨你且饶了我,晚上我任你掇弄。”

丰琉这才翻身下马,轻轻咬了口清兮的唇,“让你赖床。”

“你乘人之危。”清兮驳嘴道。

清兮穿戴好,与丰琉并肩从四并居去太夫人的上房,因是夏日,所以两人喜欢歇在园子里。

一路上清兮还在恼怒,“廷直哥哥,你这年纪了也该主意保养身子,怎么还学那十几二十岁的小子。我私下问过杜姐姐,三爷就注重养身,杜姐姐说一个月她们五个指头都数得过来呢。”

丰琉听了一把将清兮拉入旁边的花丛后,将清兮抵在一块人高的山石上,“你这是嫌弃我老了?”丰琉往前动了动。

清兮赶紧分辨,“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这也太频繁了,你快放开我啦,要被人看见我还怎么有脸料理事务啊。”打从商若兰那件事后,清兮再惫懒,也拾起了家务事,每日里看帐、管事,料理数不清的繁杂事,但也门门理得清清楚楚,让太夫人大跌眼镜,只说素日是小瞧了她。一番话哄得清兮开心,自然更勤勤业业,将阖府治得铁桶江山一般。

“今日要不是看在眉姐儿归宁的份上,瞧我怎么收拾你。”丰琉就是松开清兮,也不忘先讨一点儿利息吃了。

这两人到上房自然迟了。

巳时初刻,眉姐儿同她夫婿的车马就进了府。

眉姐儿先给太夫人请了安,又问了几位叔伯婶娘的安。

请安时,眉姐儿的新婚夫婿李澈望向清兮,张了几次嘴都没喊出来,偏头在眉姐儿耳边问,“这位真是你大伯娘?”齐国公只有一位夫人,李澈是知道的,只是眼前这女子看起来着实不像,首先年纪就瞧着太小,看着比眉姐儿也不过长三、四岁,又是这样鲜嫩娇妍,若不是那通身的气派瞧着尊贵,李澈真要以为她是齐国公新纳的鲜嫩妾室了。

眉姐儿抿嘴笑了笑,“自然是了。”

李澈这才跟着眉姐儿唤了声“大伯娘。”

中午府里设宴,请了个杂耍班子演耍,女眷这方另请了女先儿。待酒饭毕,丰琉来寻清兮,想回兰薰院换身衣衫,上面沾了酒气闻着不喜。

哪知他一打听,才知清兮半途离席,说是补眠去了。

丰琉无奈地摇了摇头,往兰薰院去,一进去果然见清兮正睡在床上,好梦正酣。

“怎的成日里睡不醒,最近可见着有什么不适了?”丰琉问屋里正给清兮打扇子赶蚊子的大丫头姚桃。

姚桃摇摇头,“也不见什么不适,只今日中午少用了半碗饭,可能是嫌人多闹得。”

丰琉这才放心去了净室,换了衣衫出来,从姚桃手里接过扇子,“你去吧,不叫人服侍不用进来。”

说罢,丰琉也侧身上床,斜靠在背板上,有一下没一下的为清兮摇着扇子,自己也眯瞪起来。

待清兮睡醒时,丰琉已经出去许久了。

至晚上,两人携手回了四并居,清兮装模作样地拿了账本在灯下看,忽视丰琉的诸多暗示。

到后来,丰琉实在忍不住,出声道:“都什么账本呢,看这么久还没看完,非要今日看么?”

“哪怕只是小支出,也得仔细查算,廷直哥哥不是总说些微末节也能看出问题么,我自然要仔细看,再说不是你说做事不可明日复明日的么,你要等着不着我,就先睡吧。”清兮做出一副熬夜奋战的样子。

气得丰琉一把抓过她手里的账本,从后面抱了清兮道:“我同你一起看。”

清兮唇角微翘,一脸狡黠,丰琉拿她无奈何,谁让是他说的,今天的事就得今日做,不可推到明日的。每回那事上清兮累了倦了推明天,他都是拿这话堵她的,今日却被她堵了回来。

那账本到了丰琉手里,他快速地略略看过一遍,就给清兮指出其中关节来,平日里清兮要一刻钟才能看完的本子,他一盏茶功夫就翻完了,还能说出个五六七八来。

“呀,总算看完了,还是廷直哥哥厉害。”清兮奉承道。

丰琉一张拍在清兮臀上,“少来,你就赖我帮你看账本,瞧你这点儿出息。”

“能者多劳嘛。”清兮也不狡辩,她就是赖丰琉又怎么了。

丰琉将账本扔到方小说墙边摆放的黑漆半圆桌上,猴急地压住清兮,含住清兮耳畔的耳畔呢喃,只听得“书房”,“前日”,“爽利”几个词。

清兮扭了扭腰,“才不要,你书房那椅子差点儿害我扭了腰。”清兮不满地瞪着丰琉,他倒是开心尽兴了,只可怜她次日走路都合不拢腿。

丰琉又低声说了好些好话,哄了清兮。

清兮却不受他骗,这男人这事上就甜言哄她,素日正经时可没少训她,清兮拍开胸前的魔爪,拉拢衣襟,“白日里你才欺负了我一回呢。”

丰琉大呼冤枉,“今日?哪有,你中午睡得猪一样。”

清兮狠狠剜了丰琉一眼,中午她起身时,胸口衣襟大开,抹胸晃悠悠地挂在胸前,一边的金链子都脱了,更别说□湿漉漉,亵裤也被褪到了腳腂处。

“你还说?”清兮娇嗔道。

“好,那你说,要不是我怜惜你,悬崖勒马,你下午怎么见人去,现在你倒想抵赖了,早晨你是怎么说的?”丰琉将清兮的手拉住,往他下面按去。

清兮这才松了口,“那可只许一次。”

羊与狼讲价,一般都是受骗者。

有诗可表,“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惟闻女叹息。”

过得几日,清兮的瞌睡越来越多,她只当是夏日炎炎正好眠,也不让丰琉请大夫来瞧。早晨清兮去太夫人上房请安,也去得迟,太夫人不在意,府里自然没有他人敢说闲话。

只是太夫人见清兮这几日实在贪睡,有时候同自己说着说着话就睡着了,也有些担心。

但见清兮夹了块橘子馅儿的煎饼,吃得香甜,胃口没有问题,太夫人又稍微放了点儿心,只还是坚持要请大夫来诊脉,就算是请平安脉也好。

清兮只得允了。饭后看见果盘里摆着青皮儿的夏橙,取了个要吃。

玉玲赶紧道:“夫人这可吃不得,这橙子能把人的牙酸掉,摆着只是闻着橘子味儿提神的。”

清兮拿在手里闻了闻,“果然提神,我素日就爱吃酸的,好姐姐你把这果子剥了皮儿,让我尝尝,太酸了扔了就是。”

玉玲听了,自上前将金玉白的橙子剥了出来,掰了一瓣递给清兮,见她放入嘴里,玉玲闻着那酸气儿都闭了闭眼睛,一副受惊模样。

“我吃着可口啊。”清兮觉得并不是玉玲说的那么夸张,又喜爱那味,整个橙子都吃了下去。

看得太夫人、玉玲、玉珑傻眼。

要不是知道清兮的情况,只怕太夫人都要误会了。

晌午前请平安脉的大夫来了,隔着手帕诊脉,面色有异,良久都没放开手,清兮和太夫人见此,都收紧了心,“可有不妥?”

大夫摇了摇头,换了另一只手诊脉,依然仿佛不确定,“还请夫人将手帕揭了,容我再仔细诊诊脉。”

清兮见太夫须发已白,就依言去了手帕,大夫左右手交换,来来回回诊了四次,最后才道:“夫人的脉象,瞧着像是有喜了,只是我也不敢确定,还请再请几位大夫看。”

这位大夫是常日来国公府诊脉的,自然知道清兮的状况,今日诊出喜脉,自己都有点儿不信。

太夫人闻言已经欣喜不已,封了红包给大夫,又打发人赶紧去请宫里最善妇科的太医。

经太医诊脉,也说是喜脉。

清兮自己都欢喜傻了。

太夫人更是别提,紧着让小厮去衙门寻丰琉,把这消息与他。

消息传出去才半个时辰,就见丰琉冲冲进了上房,他一进门就见清兮正歪在榻上,太夫人亲自给她打着扇子,玉玲则在剥橙子。

“可是真的?”丰琉喜得手都在发颤。

清兮有些害羞又有些得意地点点头,十年了,十年了才盼得这孩子的。

“我……”丰琉喜得手足无措,走路前脚都绊了后脚,连话都说不清了。这还是清兮第一次见到丰琉还有这样的一面,噗哧笑出声,“傻子。”

丰琉来到清兮身边,“我可不是傻子么,这么明显都看不出来。”他悄声道:“昨日里我就摸着你肚子肥了一圈儿。”

清兮拧了丰琉一把,“胡说,谁肥了呀。”

太夫人比她二人还开心,脚不停手不住地吩咐道:“去京里各个寺庙捐些香油钱,多谢佛主菩萨保佑,再去天宁寺、保国寺给我未来孙子点上长命灯。对了明日里让府里的粮店开门放粮,再撒三日平安钱儿。”

“娘,这是不是太过了。”清兮赶紧道。

“是了,是了,我这是高兴糊涂了,等孩子出世咱们再办。”太夫人赶紧道,这是怕折了没出世孩子的福气。

“宫里娘娘那儿也得去报喜。”丰琉又道。宫里的娘娘便是指如今做了皇后的明玉儿,大皇子和三皇子都是她所出。

“是了,明日我亲自去。”太夫人欢喜坏了。

明玉儿那里得了消息,自然又是不断的赏赐流入国公府,她因往日得了清兮的情,富贵后自不会忘,两人素日最是相好,清兮每月都要进宫陪她说话。

闻得清兮怀了孩子,明玉儿还道,不管男女,她都请皇上亲自赐名,这可是天大的荣耀了。

清兮自从怀上后,一应饮食都是太夫人亲自料理,吃饭全是丰琉监管。

这日在上房,清兮胃口不佳,嚷着要吃橙子,丰琉见她什么也不吃就要吃那酸物,怕她伤着胃,因好言哄道:“先吃碗粥好不好,等会儿我给你剥橙子,亲自喂你行不行?”

“不要,我不想吃粥。”

任丰琉怎么劝,清兮都不松口,气得丰琉大怒,拍桌子道:“你到底吃是不吃?”


我不吃又怎么了,我就不吃。”如今天大地大,怀了孩子的女人最大,清兮同丰琉拧起来,仰着头也作势拍了拍桌子,“我不吃,你拿我怎么着?”拿着尚方宝剑的时候不嚣张够本儿,真是对不住这些年受的窝囊气儿,清兮自然要爽个够本儿。

丰琉气得吐血,憋了半日,道:“你要不吃,今后孩子出生了,是女孩儿我以后就给她找个麻子脸丈夫,是男孩儿我就每天罚他抄书。”

太夫人在一旁听了大笑出声,这段子许久后都是国公府的笑谈。

过了七、八个月,清兮的肚子圆鼓鼓,让她连自己脚都看不见了,晚上躺在床上睡觉,却仍然不安分,那脚磨蹭了丰琉,又拿眼睛撩拨丰琉,那丰满的胸脯更是一起一伏地吸引人。

“不许淘气。”丰琉将被子拉高,一把盖住清兮,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清兮在被子下踢了丰琉一脚。

“不许闹,看我今后怎么收拾你这泼猴。”丰琉放下书,又着力在清兮臀上拍了一掌。

这一掌可坏了事儿。

清兮脸一白,双手捧着肚子,“廷直哥哥……”

丰琉见清兮脸色转白,也是吓着了,“清兮,不许胡闹,可不许用这个开玩笑。”

清兮疼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廷直哥哥,我是不是要生了……”清兮大喊。

吓得丰琉“哧溜”一声就下了床,手忙脚乱的穿衣服,吩咐闻声而来的姚桃,“快,快去把稳婆叫来,说夫人要生了。”

好在三个月前太夫人就把稳婆请了来安顿在府里了,生产用的耳房、器具都早早就布置下了,虽然先前忙乱了一会儿,但很快就有了秩序。

太夫人也披了衣服赶来,“怎么回事,白日里才摸了肚子,不是说还要七八日吗?”

丰琉也没有经验,吞吞吐吐道:“我打了清兮一巴掌,就……”

太夫人气得一掌招呼到丰琉的身上,“你做什么动手打她,她一个孕妇,你怎么怎么……”

“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丰琉满脸通红,他怎么好跟太夫人解释,他那是和清兮正闹着玩儿,加深感情呢。

清兮生产十分顺利,不久就听见了孩子响亮的哭声,都开玩笑说这孩子是它父亲一掌打出来的。

为这清兮这胎,丰琉闹了不知多少笑话来,且不及提。

到底是金风镶了玉露垂,柳暗花明又一村。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大家一路陪我走到今天。顺便点点我的专栏收藏一下,查阅以后的更新吧。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0189  
精华
帖子
255 
财富
2220  
积分
281  
在线时间
2086小时 
注册时间
2006-4-11 
最后登录
2016-1-20 
不错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272632  
精华
帖子
424 
财富
6115  
积分
416  
在线时间
2099小时 
注册时间
2009-4-23 
最后登录
2014-10-22 
很好看。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80321  
精华
帖子
1109 
财富
5619  
积分
1087  
在线时间
49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4-11-4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365389  
精华
帖子
7278 
财富
106547  
积分
7919  
在线时间
222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4-1 
最后登录
2016-12-31 
重生前楠竹对女主的态度没交代清楚看得不明不白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99695  
精华
帖子
841 
财富
19760  
积分
4384  
在线时间
5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7-4 
最后登录
2017-8-17 
人生如果真的可以这样错了再回头改过来那该是怎样和谐的社会?
每一天都有感悟,因为有文字可以阅读。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