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80 | 浏览:637879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名门之再嫁》作者:闲默(完)

Rank: 2Rank: 2

91UID
138158  
精华
帖子
44 
财富
220  
积分
44  
在线时间
443小时 
注册时间
2008-5-14 
最后登录
2015-7-27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17231  
精华
帖子
2179 
财富
31291  
积分
2907  
在线时间
1634小时 
注册时间
2010-6-6 
最后登录
2018-10-9 
只送五千两银子回府里就行,父亲的信洋洋洒洒写了十几页,废话到最后,委婉的希望邵源泊寄些银子给他,‘以给汝母及弟添秋装’。

因为自己乏善可陈,所以爱在别人的传奇里沉醉。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408833  
精华
帖子
70 
财富
7001  
积分
71  
在线时间
8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1-9-5 
最后登录
2014-8-1 
這娘子好也得相公好啊!
這兩人可謂是天作之合吶。
花謝花飛飛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Rank: 2Rank: 2

91UID
305375  
精华
帖子
17 
财富
90  
积分
16  
在线时间
1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0-3-17 
最后登录
2012-5-31 
李燕语眨了眨眼睛,利落的跳下榻,飞快的取了笔墨纸砚过来,又是铺纸,又是磨墨,殷勤万分的的侍候着邵源泊写信
有什么事,老公上
宝贝涵涵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279462  
精华
帖子
310 
财富
2801  
积分
342  
在线时间
1147小时 
注册时间
2009-6-15 
最后登录
2018-8-6 
小两口的奋斗挺精彩的,好看。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85932  
精华
帖子
1017 
财富
6951  
积分
1150  
在线时间
82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6 
最后登录
2016-7-5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106135  
精华
帖子
4645 
财富
624990  
积分
12881  
在线时间
4573小时 
注册时间
2007-4-2 
最后登录
2018-10-20 
沁手创*布艺品{原创设计 纯手工手帕 围巾 定制其它布制品 } http://qin2006.taobao.com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0071  
精华
帖子
11435 
财富
63140  
积分
11527  
在线时间
34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4-10-22 
67 分家

    邵源泊回了信,李燕语安下心和常嬷嬷一起,照前几年的规矩准备好八月节的节礼,打发人送回了京师。

    京师府里收到泉州送过来的几大车不值钱的土特产,大爷和大奶奶曹氏极是恼火,明面上倒还真不好说什么,王二奶奶却和二爷大闹了几场,二爷只好求了长子三少爷邵源慧,好歹从三少爷那里要了二百两银子给了王二奶奶。

    邵老太爷收到邵源泊的信没几天,泉州送节礼的车子也进了府,邵老太爷郁郁的在院子花架下喝着闷酒,老刘头坐在小杌子上,一边侍候着斟酒,一边劝着邵老太爷:“大爷也是太心急,六少爷刚到任哪有几个月?再说六少爷现如今又想做出些政绩的,六少爷会读书,又不会变银子。”

    “唉!你也别劝我,不是为这个,老大伸手要银子,呸!丢人现眼!我伤心的不是这个,你那心里,不也明镜似的,小六从小就是个清冷性子,除了源慧和我,跟谁也不亲近,连他那个嫡亲老子,他也不往心上去!我扭他的性子,扭了这么些年,也没扭过来,原想着帮他娶个识大体的大家嫡长女,那都是照着大家当家长媳教出来的,该管的事没个推脱的,往后有媳妇劝着,家里的事,他也就慢慢上手管管了,我再看着调教两年,一蹬腿死了,把这鲁国公府交给他,也就放心了,谁知道!”

    邵老太爷长吁短叹,仰头喝了杯闷酒,将杯子重重的放到几上:“人算不如天算,他自己竟然看中了这么个媳妇儿,还变着法子娶到手了!”

    “老太爷别怪我多嘴,我看六少奶奶倒蛮好!”老刘头嘀咕了一句,

    邵老太爷郁闷异常的叹着气:“我没说她不好!她是好,可这好,她不好给你有什么用?小六媳妇处处都好,精明有眼力,见识好看得长远,才学上就更不用说了,小六说自己不如她,心眼足够法子多,嘴上手上都拿得起放得下,心思也精巧,赚钱上头也极有本事,处处都好,什么都好!可就一样!小六原先不过性子清冷些,她干脆是个任事不管的!还滑不溜手!”邵老太爷说的又是恼怒又是伤感:“你看看,小六一领了外任,她忙不迭的将嫁妆搬得干干净净!我不是要占她的嫁妆,我是说她这心思!她的庄子、别院、城里的铺子、陪嫁的宅院家人,她托付给谁?托付给胡七!你看看这心思!小六从启程到外任这几年,你看他两口子跟家里开过口没有?银子也罢,人情也罢,你见这两个说过一个字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沾家里的光!她不沾家里的光,自然也不管家里的事!”邵老太爷越说越生气,端起杯子一口喝了,呼呼的喘着粗气。

    老刘头忙又斟了一杯酒,没敢接话,邵老太爷重重的叹了口气:“老刘啊,你不知道,小六往后必有大出息,小六媳妇更不简单,银子?呸!银子算什么?!那俩口子根本不缺银子!呼和县那样的穷地方,小六媳妇一年还能挣几百两银子到手!她在京城那个绣线铺子,别看门脸小,人家不靠门脸,专走给各大绣庄送货的路子,从大前年起,就悄没声息的买进了两三家织染作坊,这银子正经挣的不少!你就看她这做生意的精巧劲儿,她会缺银子?小六事事听她的,这两口子,唉!”

    邵老太爷说着,不知道又想起什么,举着杯子,呆怔了半晌,又是一阵叹气,仰头又喝了一杯酒,颓然长叹一声:“算了算了,不说了,我说他多少年,他都不改,如今媳妇一句话,他记得比什么都牢靠!算了算了,这是他的命,是我的命,是这鲁国公府的命,他能独善其身也好,也好,好歹鲁国公府这一脉,还有个一个有出息的,不至于凋零殆尽,他不提携别人,自己好也行,也行!唉!”

    “老太爷就想开些吧,也不能全怪六少爷和六少奶奶,大爷,还有二爷,也是不着调的时候太多,就没个着调的时候,还有二奶奶,更别提了,这都是长辈,六少爷怎么管?老太爷能做的,六少爷可做不了,老太爷也别难为六少爷了,您以前不是总说,只要六少爷肯做官上进,你就任事不求了么?你看看,这六少爷上进了,你这想头又多了不是!”老刘头啰里啰嗦的劝着邵老太爷,邵老太爷闷闷的喝了两口酒,半晌没有说话。

    沉默了一会儿,邵老太爷又是一声长叹:“小六想管,小六媳妇自然有法子管!算了算了,你说的也是,人哪,总是得陇望蜀!算了,我也不想了,只要小六往后能有大出息,就好事,这家,这府里,他不想要,不想要就算了!明天我就进宫,跟太后说一声,把这世子定了,算了算了,也别定什么世子了,就直接让长房承了这爵位吧,回头咱们到城外别院里清修去,我年纪大了,累了,也不想再管这些破烂事,嗯,算了算了,家也分了,都分了吧,随他们闹腾去!”

    过了八月节,邵老太爷进宫和李太后唠叨了一下午,回来就上了折子请袭爵,隔天皇上就准了邵老太爷的折子,一番抚慰后,令长子邵德庆袭了爵,可这这爵位,从国公一路就落到了开国郡公。

    没等鲁国公府的门额换好,邵老爷子就寻到福宁亲王府,请福宁亲王主持分了家,这一连串的突变,打的府内众人愕然呆傻,这实在是太突然了,分家分的很快,搬家时,醒悟过来的众人,除了长房,新任的鲁开国郡公邵德庆一家外,旁的,一片哭叫大骂,闹得不可开交,新任的家长邵郡公和曹夫人口嘴起泡,狼狈不堪,家里原本镇得府内一片祥和安宁的老太爷,在分好家的当天,就搬到了城外别院清修去了。

    九月里,京师最热闹的八卦,就是鲁国公府分家中展现的种种让人惊愕不敢想,后来说起来,常常话说不完就让人笑得透不过气的各种轶闻。

    邵源泊和李燕语很快得了信儿,很多信,李谦的信没走邮路,干脆遣了府内长随,一路换人不换马送到的,接着是邵源泊父亲邵二爷的信,哭诉了分家的苦楚,哭诉了生活的艰难,然后期盼儿子每月送银子回去,新任当家邵郡公的信写得四平八稳,长辈口气十足的吩咐邵源泊要勤于政务,为国分忧。

    邵老太爷的信,慢慢悠悠最后才到,对以上事件,来了句总结:“••••••老子也甩手不管了!”

    邵源泊和李燕语一时也是眼花缭乱的晕了半天,这老太爷打的什么主意,好好儿的,这家,说分就分了?!

    晕过神来,李燕语最关心的,还是二爷那封信最后那几句,将信掂出来递给邵源泊,苦恼的问道:“怎么办?这银子得给多少才够?咱们过日子,你也知道,能省当省,可京师,母亲和弟弟又是用惯了的,你看看得多少才合适?”

    “什么多少!一分钱也没有!他又不是没分到东西!你看看!”邵源泊将李谦信后面附的那份分家单子摊到李燕语面前:“你看看,五间铺子,这五间铺子,我听老刘叔说过不知道多少回,都是府里极挣钱的铺子,三处庄子,这三处庄子我都去过,是府里最好的三处庄子,城里两处宅院,城外一处别庄,还有现银,古董这些不算,这还不够?!若还不够,那就是穷奢极侈!”

    “嗯。”李燕语乖巧柔顺的答应了,探头看着分家单子,笑着说道:“这分家二房看着东西不多,可件件是精品,暗地里可是占足便宜的,咱们什么时候回去京师,你得去趟福宁王府,好好谢谢福宁亲王去。”

    两人感慨议论了几天,也就把这事抛之脑后了,相比于这事,两个人更喜欢讨论这商会和商货进出海的种种件件,李燕语谨慎的挑着能说的、简单些的那些后世商会海关等等的规矩、做法和理念,掺在闲话中说给邵源泊听,这是她前世的本行,听得邵源泊大受启发,兴致十足,干脆将那些文书每天带回来,和李燕语一件件细细讨论。

    分了家,李燕语心定下来,遣常嬷嬷坐着自己那辆看着朴实其实最是奢华的大车,悄悄回了趟京师,和大刘叔、大刘婶子一起,将自己在京师的嫁妆和产业重新理了一遍,能带的现银都带了过来,常嬷嬷又悄悄去了趟李府,求见了李谦媳妇宋少奶奶,宋少奶奶听了常嬷嬷,迟疑之下,一时不敢做主,等李谦回来,将常嬷嬷的话转告了李谦,李谦却浑不在意的挥了挥手:“这是人家发财不忘带上你,子岗娶了个好媳妇,你要想多发财就多拿些银子出来,若不想多挣银子,就少拿些出来!必定是挣钱的!你放心。”

    宋少奶奶心下大定,辗转了一夜,第二天和几个心腹陪嫁婆子一起,将陪嫁的压箱银子一股脑儿全拿了出来,换成银票子交给了常嬷嬷。心神不宁的等了小半个月,李谦就收到邵源泊寄过来的李燕语手写的一张认股的单子,约了每年腊月上旬对帐分银子,宋少奶奶拿到单子,宝贝般的折好收锁了起来,七上八下、心神不宁的等着腊月对帐收银子。

    断更两天,极有种逃课跷班的痛快!懒洋洋的爽啊!咳,扔砖头的轻点!

    好吧,从今天到周五,不会断了,周五之后,周五预告,其实吧,总体说来,闲默还是个勤快的娃,GN们,还是以表扬为主吧,抱头窜下!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89517  
精华
帖子
4035 
财富
23562  
积分
4151  
在线时间
14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8 
最后登录
2016-10-15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53800  
精华
帖子
2502 
财富
14984  
积分
2443  
在线时间
128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1-3 
最后登录
2017-12-25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