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80 | 浏览:637884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名门之再嫁》作者:闲默(完)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82315  
精华
帖子
259 
财富
1997  
积分
266  
在线时间
2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5-2-10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364368  
精华
帖子
177 
财富
1062  
积分
179  
在线时间
60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28 
最后登录
2012-4-14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421922  
精华
帖子
1428 
财富
7621  
积分
1500  
在线时间
9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10-5 
最后登录
2013-4-4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75644  
精华
帖子
608 
财富
9321  
积分
773  
在线时间
12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5-7-27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89517  
精华
帖子
4035 
财富
23562  
积分
4151  
在线时间
14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8 
最后登录
2016-10-15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6596  
精华
帖子
4394 
财富
300781  
积分
3454  
在线时间
3567小时 
注册时间
2006-6-1 
最后登录
2015-6-28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421922  
精华
帖子
1428 
财富
7621  
积分
1500  
在线时间
9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10-5 
最后登录
2013-4-4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408833  
精华
帖子
70 
财富
7001  
积分
71  
在线时间
8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1-9-5 
最后登录
2014-8-1 
這麼個玉質蘭心的,要怎麼處理婚姻問題呢?期待後續。
花謝花飛飛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lyb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76191  
精华
帖子
2892 
财富
30881  
积分
3033  
在线时间
57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5-6-21 
云枫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15567  
精华
帖子
575 
财富
2944  
积分
577  
在线时间
1029小时 
注册时间
2010-5-28 
最后登录
2013-3-10 
65、吃醋
李燕语看着奶娘给阿盛洗了澡,澡还没洗完,阿盛就呵欠连天的又睡着了,李燕语转回正屋,刚去了外面大衣服,邵源泊就一身酒气香气,摇摇晃晃、醉熏熏的进了屋。李燕语厌恶的往后闪了两步:“你先去沐浴,出来我再和你说话!”

邵源泊脚步趔趄的前后晃了几步,将袖子举到鼻子下,用力闻了闻,嘻笑着说道:“没••••••什么味••••••儿!好!好,洗••••••给我••••••弄碗汤••••••醒酒!”说着,摇摇晃晃的往后面净房奔过去。李燕语用眼角瞄着他进了净房,站在屋里思量了片刻,转身出去,亲自去厨房弄了碗醒酒汤过来,静等着邵源泊洗好出来。

不大会儿,邵源泊散着头发,一身白绫衣裤,清清爽爽的进了屋,坐到榻上,转头找着丫头:“渴得很,汤呢?”
屋里一个丫头婆子也没有,李燕语站起来,走到旁边高几旁,托了只硕大的细瓷大碗过来,却不递给邵源泊,站在离榻两步远的地方,看着邵源泊,声音清楚而缓慢的说道:“晚上,你们正乐着的那会儿,梁少奶奶带我过去开眼界看热闹去了,看来那个玉兰 小 姐手里的酒,真把你灌醉了,是酒醉了,还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了?”

邵源泊怔了下,随即笑起来,挥着手说道:“逢场作戏罢了,那个玉兰,说是这泉州城的行首,比起京师那些••••••咳,你别往心里去,取个乐罢了。”

“你取了乐,我这心里,酸楚的受不住,这醒酒汤,就是我心里的酸楚,给你醒酒最好不过,你喝了吧。”李燕语说着,将双手捧着的大碗放到邵源泊面前的几上,邵源泊眼神还有些迷离的探过头,只闻到一股浓厚的酸气扑面而来,呛得邵源泊叫起来:“这是••••••醋?老陈醋!”

“不是醋,是我的酸楚,也是你刚才取的乐,喝了吧,醒酒最好!”李燕语站在邵源泊面前,将碗往他面前推了推,邵源泊凑近些,将鼻子凑到碗边上闻了闻,又端起来尝了一口,酸得满脸苦楚:“燕语,这明明是醋!”

“是我的酸楚你的乐!就用它醒酒!”李燕语站在邵源泊面前,固执异常的坚持道,邵源泊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燕语,你不喜欢我狎妓应酬,下次我改了就是,这个••••••就算了吧,我酒醒了!真醒了!你看,没事了!”

李燕语双手端起那一大碗醋,递到邵源泊面前,伤感的说道:“你乐也乐过了,我苦也苦过了,这碗醒酒汤,你不喝了它,我这心底的痛,如何能平?你这酒,又怎么醒得过来?你这般酒醉,也就只有这样的酸楚能解了它,化了它!”

邵源泊万般无奈的接过碗,捏着鼻子喝了半口,想吐,看着李燕语满脸哀伤,泪眼盈盈的盯着他,又实在不敢吐,勉强咽了,只酸的鼻涕眼泪都要流出来,捧着碗,看着李燕语,哭丧着脸请求道:“燕语,我错了,我知道错了,饶了我这回吧,实在咽不下去。

李燕语用手推着碗,推到邵源泊嘴边:“你在温柔乡里欢乐无边那会儿,我从里到外就泡在这样的酸楚里,这碗里才多少?你也好好尝尝!”

邵源泊被李燕语推着灌了一大口,直着脖子咽了一半,实在咽不下去,一口气咳了出来,见李燕语还是端着碗,不依不饶的又要灌过来,吓得跳起来,光着脚窜下榻,狼狈不堪的不停的长揖陪着礼:“燕语,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你放心,再不敢了,实在喝不下了!要不,留着,留着我慢慢喝,我明天喝!”邵源泊见李燕语端着碗就要跟过来,吓得连声大叫,李燕语顿住步子,邵源泊舒了口气,连连长揖:“你放心,是真改了,再不敢了,以后别说狎妓,就是碰也不碰一下,不不不,是看也不看一下,非礼勿听,不不,,是非礼勿看,勿听也勿看,除了你,谁也不看,谁也不碰!燕语,真喝不下了,酸死了。”

李燕语固执看着邵源泊,没有半分妥协的意思,邵源泊大急,脑子转的飞快:“是我错了,换个法子罚我行不?就罚我••••••罚我••••••”邵源泊左右转着身子,着急万分的寻着主意找灵感,一眼看到充作百宝阁的书架,急忙指着书架大叫道:“罚我抄书!抄一百遍,抄••••••抄••••••”邵源泊脑子里一本本过着那些经书,哪本最薄?

“那就抄女戒吧,我这么不贤惠,你替我抄一百遍女戒静静心吧,明天天亮前抄完!”李燕语接过邵源泊的话头说道,邵源泊急忙点着头,抄什么都行,做什么都行,只要不让他再喝那碗老陈醋!

很快,邵源泊就在抄一百遍女戒和喝完那碗老陈醋之间摇摆不定,因为李燕语让人把桌子椅子,给他摆到了檐廊下,桌子上点了两盏纱灯,笔墨纸砚放好,李燕语取了针线,隔着糊着绡纱的窗户,安安稳稳的坐在榻上,一幅必要陪着他抄完这一百遍女戒才肯作罢的架势。

邵源泊坐了没半刻钟,就被蚊子咬得跳来跳去的坐不住,隔着窗户求了半天,李燕语仿佛没听到,埋头只管认真仔细的绣着阿盛的小肚兜,常嬷嬷悄悄取了干艾草,吩咐姚黄魏紫两个偷偷蹲在上风口点上艾草,用扇子将烟扇过来,虽说烟气难闻呛人,可到底比蚊子咬着好的多了,邵源泊急忙坐下,运笔如飞的抄起了女戒。


李燕语在屋里闻着浓浓的艾草味,只当不知道。

邵源泊直抄到天交子时,才抄完了那一百遍女戒,急忙捧着,献宝般送到李燕语面前:“燕语,你看,我都抄好了!”

李燕语接过那一叠纸,慢条斯理的放到面前,一页页翻看着,邵源泊不停的挠着身上各处蚊子包:“你放心,再没有下回了,我知道错了!”

李燕语放下手里的纸,转头看了看邵源泊,抬手指着几上的那碗醋,邵源泊脸色一下子白起来,忙跳起来叫道:“不是说好抄一百遍女戒就不用喝这个了么?”

“不是让你喝,那个,你抹到那些蚊子咬的包上,立时就能止痒,肿块很快也能消下去。”

邵源泊长舒了一口气,半信半疑的沾了点醋抹到手背上,李燕语直起身子,找了块干净的棉帕子,沾了碗里的老陈醋,给邵源泊一一擦着蚊子包,邵源泊摊开手脚,任她把醋把身上抹,只要不让喝下去,抹就抹了。

第二天一早,邵源泊还没起床,胡七就打发人送了张帖子过来,里头还夹了张玉兰 小 姐题的诗,要请探花郎雅正,邵源泊翻开诗笺,吓得一下子跳起来,将雅致异常的洒金笺一丢老远,连声叫着人:“退回去退回去!往后谁要雅正,统统交给少奶奶雅去!就是爷的诗,还得让少奶奶雅正过才行呢!”开玩笑!他这一身的酸味还没敢洗掉呢!

邵源泊刚接了市舶使新职,要理要熟的文案规矩多如牛毛,胡七等来了邵源泊,该做的生意也要打点起来了,邵源泊又介绍了韩大帅的侄子韩浩去了胡七府上,胡七和他深聊了几回,彼此极是投机,决定联手做这海上的生意,也好和那些泉州帮抗争一二,几个人各有忙事,都算是新人新事新开张,各自忙得一时倒也安宁。

邵源泊忙了几天,这天回来,陪阿盛玩了半天捉迷藏,直把阿盛玩得困倦睡着了,才沐浴换了衣服,坐到榻上看那些带回来的旧文陈牍,李燕语看着阿盛睡着,沐浴好进来,邵源泊放下手里的文书,示意李燕语坐到对面,看着她,郑重的说道:“燕语,上回你说的那两条做这市舶使之路,我好好想了这几天,我虽说懒散,可想来想去,还是不想二十几岁就闲散养着,我想做点事,不说建功立业,好歹有所建树,往后阿盛大了,说起他父亲,也不至于觉得他父亲一无是处,我••••••”邵源泊脸上微微泛着红意,简直有些语无伦次,李燕语莞然而笑:“你下了决心要做一番事业了?”

“嗯!”邵源泊重重点了下头,期待的看着李燕语:“你的意思呢?”

“好啊,我和阿盛就等你挣个封妻荫子,怎么着也给我挣个夫人回来,我觉得李夫人听起来比李少奶奶威风多了。”李燕语笑语盈盈的说道,邵源泊高挑着眉梢,揽着李燕语哈哈大笑起来:“你说的对,这李夫人,还真是比李少奶奶好听多了!”

“你想做就放手去做,你只管做官做事,家里,还有银钱上,有我呢。”李燕语转头看着邵源泊,干干脆脆的说道,邵源泊低头看着她,突然飞快的在她唇上点了下:“好!咱们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点评

sunrunhu0719  “那就抄女戒吧,我这么不贤惠,你替我抄一百遍女戒静静心吧,明天天亮前抄完!”威武啊  发表于 2016-7-7 14:13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