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112 | 浏览:21973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亲事》作者:阿昧(完)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81388  
精华
帖子
2229 
财富
29627  
积分
2502  
在线时间
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2-10-24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88866  
精华
帖子
663 
财富
3361  
积分
664  
在线时间
94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7 
最后登录
2012-9-9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62686  
精华
帖子
1144 
财富
4723  
积分
1231  
在线时间
77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19 
最后登录
2013-5-8 
要么旅行,要么读书,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76660  
精华
帖子
1397 
财富
7642  
积分
1388  
在线时间
545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3-8-26 
第五十章 合伙


  -------------
  苏远光引了师爷到厅堂里来,后面还跟着拿洒金扇儿的刘士衡,乔姨娘见了,连忙带着苏静初和苏静瑶避到厨房煮茶,而苏静姗则去通知计氏。
  计氏正在苏静姗屋里裁剪新款水田衣呢,听说知县大人的师爷和刘士衡一起来了,也是奇怪,自言自语道:“他们来做甚么,难道是你爹的板子还没有挨完?”
  苏静姗道:“若是因为爹的事,来的就该是衙役了。我看,只怕是为那袁媒婆的提亲来的。”
  计氏恍然大悟,道:“我就说那门亲事有蹊跷,且等我去看看。”
  她留苏静姗在屋里继续裁剪新款水田衣,自己则去了厅堂。知县大人的师爷很是客气,一见计氏进门就站了起来,向她行礼,口中道:“鄙人姓孙,是知县大人的师爷,知县大人让我代他向苏太太问好。”
  计氏直觉得受宠若惊,又隐约猜到了孙师爷此行的目的。果然,等她坐下与孙师爷寒暄两句过后,又等乔姨娘上过茶后,孙师爷就委婉地告诉她道,自袁媒婆向苏家提亲后,知县大人就专门请人合了田悦江和苏静姗的八字,但可惜的是,他二人的八字并不怎么相合,知县大人十分惋惜,因此特意派他前来说与计氏知晓,还请计氏为田悦江和苏静姗二人考虑,将先前提亲的婚启交还。
  想要推掉一门亲事,以八字不合为说辞,确是一个很好的借口,计氏明知田悦江和苏静姗二人的八字不一定不合,但因为早就猜到了这门亲事有蹊跷,所以还是爽快地答应了孙师爷的请求,到西屋翻出一封看着像婚启的帖子,递与孙师爷看过后,交与了他。
  孙师爷见计氏如此爽快,很是高兴,谢了又谢,还道,若是苏家有甚么难处,知县大人一定相帮的,到时只用来告诉他一声就行。计氏猜想,孙师爷之所以这样说,大概也是猜到如今的苏家矛盾重重,以为她举步维艰罢。
  就在孙师爷同计氏说话的当口,刘士衡却悄悄出了厅堂,绕到了东厢后窗下,隔着窗户在同里面的苏静姗讲话:“苏小姐,有些事,某人并不想让你知道,但以本人愚见,还是得说给你听听。”
  苏静姗在里面没有出声,但却停下了手中的活计,蹑手蹑脚走到了窗边,支起耳朵听着。
  外面的刘士衡听见动静,知道她在听,便继续道:“城东董庆元,想让知县大人为他主婚,为此事来求孙师爷,被田悦江听见了,他听说董家已是将聘礼担去了,情急之下便抓了个姓袁的官媒,叫她拿了自己的庚帖,来你家提亲。可惜纸却包不住火,此事终究被知县大人知道,所以才有了今日的孙师爷之行。”
  他说的这些,和苏静姗自己猜想的也差不多,她默默地在窗前站了一会儿,终于出声道:“请刘少爷替我多谢田少爷。”
  刘士衡在外嬉皮笑脸地道:“这个没问题,不过……我是这样地帮你,你是不是得报答报答我?”说完不等苏静姗答话,就继续道:“我说,你那些新样式的水田衣也该卖了,还不打算开店么?”
  “甚么?”苏静姗一愣,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在做新款水田衣的?
  刘士衡道:“赶紧把店开起来,同我合伙赚钱,七三分成,我七你三。”
  说实在的,苏静姗听了这话,还真有些心动,现在的她,有的是手艺,缺的是本金,若是刘士衡肯合伙,倒真是条出路。于是便问道:“你真肯出七成的本金?”
  没想到刘士衡却叫道:“我出甚么本金,我只负责让你做的衣裳在苏州时兴起来”
  “就这你就想占七成的本金?”苏静姗猜到了他是想以甚么方法来同她合伙赚钱,却没想到他这样的狮子大开口,竟想要占大头,就忍不住叫起来。
  “好罢,看在你还要出钱买布料的份上,我就再让你一成,我六你四,这总算行了罢?”刘士衡晃着洒金扇儿,潇洒地站在窗外,悠悠闲闲地说道。
  六四分成,还得苏静姗自己出布料钱,真是……真是……苏静姗气结。
  刘士衡却不等她答话,就径直下了结论:“就这样说定了,铺子明儿就开起来,不,今儿你就去收拾罢,也不用选别处,就用你家前面的店。”
  苏静姗道:“我还没答应呢。”
  刘士衡转身就走:“那我找别人去,想赚钱的人多着呢,想来我苏州刘士衡的名号还是好用的,还别说随便做一件衣裳都能让全苏州为之效仿的席夫人就是我嫡亲的祖母。”
  苏静姗见他真走了,连忙出声叫住他,道:“六四就六四,你别走呀。”
  刘士衡笑嘻嘻地转了回来,道:“想清楚了?其实这笔生意,你稳赚不赔的,还有甚么可担忧的,倒是我得费许多的心思去讨我祖母的欢心,好叫她穿上你做的衣裳呢。”
  他说的倒也不错,苏静姗就暂时把那不公平的六四分成放到了一边,转而道:“你刚才说铺子就用我们家前面的店,可那店子怎么轮得到我来开……”
  “你家那绸缎庄开着也是亏,还开着作甚么,早关门早省钱,万家不是要把铺子收回去了么,房子是你们苏家的,他们不能收,你就尽管拿来开咱们的成衣店罢,至于你二哥那里,无须操心,我会派人和他打招呼的。”刘士衡不等她说完,就噼里啪啦地把甚么都安排好了。
  苏静姗按捺住心中欢喜,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问道:“合伙开店的事,是田少爷的主意么?”
  刘士衡忍不住笑了起来,道:“他那个呆脑子,就算有心,也想不出好主意,就是那个袁媒婆提亲的事,还是我给他支的招呢。”
  这下苏静姗可就不解了,刘士衡同她非亲非故,怎会突然想要和她合伙开店?她怎么也想不通,便问道:“刘少爷,比我手艺好的人多得是,你怎么会想到同我合伙开店呢?就不怕我手艺不到家,能开的店又小,耽误了你赚钱?”
  “这个嘛……”刘士衡拖长了尾音,道,“其中有两个缘故,其一是……,其二是……反正你到时候就全知道了。”
  苏静姗认真地听着,却甚么也没听到,不禁气恼,但还没等她说甚么,就听见院子里传来责骂声,好像是计氏在教训苏静初。这时刘士衡叫了一声:“哎呀,非礼勿听。”说着就晃着洒金扇儿,踱着步走了,临走前还不忘提醒苏静姗:“别忘了赶紧去把铺子收拾出来,明儿就开张。”
  明儿就开张?这可真够急的。不过赶潮流赶潮流,最重要的不就是一个赶字,说不准开晚了,新款水田衣的生意就要被别家分一杯羹了。苏静姗一面想着,一面推开门走了出去,只见院子里,苏静初跪在计氏面前,正在垂头受训,而乔姨娘和苏静瑶则在一旁不停地为她求情。她走上前去听了一时,原来是苏静初不顾礼仪,在院门处拦住了孙师爷,让他看在苏静姗的份上,帮她去求一求知县大人,请知县大人出面帮她退了与董庆元的亲事。
  计氏恨她拿苏静姗的说事,所以送走孙师爷后,就把她给提了回来,劈头盖脸的一顿责骂。
  苏静姗也很不高兴苏静初这样做,于是就没有上前为她求情,只是在一旁站着看着。
  计氏看见苏静姗过来,更是气苏静初,心想,若不是担心苏静初嫁得不好会影响苏静姗的亲事,她才不管这档子事呢,就任由苏静初瞒在鼓里,嫁给净身男子董庆元好了。
  她正想要继续教训苏静初,却见苏远光怒气冲冲地朝这边来,便只得住了嘴,站直了身子准备应付苏远光。
  苏远光还未到近前,嘴里就骂开了:“是哪个偷了我的银子?我叫他不得好死”
  计氏皱眉道:“你爹正躺在床上呢,甚么死不死的,也不晓得避讳些。”
  苏远光看了她和苏静姗一眼,嘲笑道:“哎哟,还以为自己真和知县大人家结亲了呢,也不看看自己是甚么身份。”
  计氏最恨别个拿苏静姗说事,一时气结。苏静姗却不慌不忙地还嘴道:“甚么身份?你是甚么身份,我们就是甚么身份。”
  这下轮到苏远光气结,只得扭转过头,冲着乔姨娘等人大吼:“到底是哪个偷了我的银子,还不赶紧交出来”
  苏静姗道:“父母在,无私财,你哪里来的银子?家里的一分一厘都是爹和娘的,和你有甚么关系?虽说你是咱们家唯一的男丁,可你也别忘了,爹还没死呢。”
  说着拉了计氏就朝屋里走,一面走,一面头也不回地道:“二哥想要告官,尽管告去,我倒想看看一样有儿子的知县大人究竟是会断你赢,还是断我们赢。”
  她这话,摆明了就是告诉苏远光,银子就在我们这里,但你就是拿不回去,你能奈我何?苏远光气得太阳穴突突地直跳,却又无可奈何。
  乔姨娘生怕他迁怒,连忙拉起还在地上跪着的苏静初和苏静瑶,躲回屋里去了。
  计氏跟着苏静姗回到她屋里,朝窗外看了看,道:“你二哥是空着手回来的,准是在万家没要到聘礼,又见银子不见了,所以着急发火。”
  “理他呢,我这里有件更重要的事要说给娘你听。”苏静姗匆匆地把刘士衡想要同她合伙开店的事跟计氏讲了一遍,又道:“娘,你赶紧帮我拿个主意罢,那刘士衡性急得很,竟要我明儿就开张呢。”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88866  
精华
帖子
663 
财富
3361  
积分
664  
在线时间
94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7 
最后登录
2012-9-9 
lyb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76191  
精华
帖子
2979 
财富
30881  
积分
3033  
在线时间
57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5-6-21 
苏静珊要开始发财大计了。
云枫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67636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2173  
积分
521  
在线时间
1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4-11 
最后登录
2012-8-12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62566  
精华
帖子
429 
财富
2658  
积分
485  
在线时间
58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18 
最后登录
2016-11-24 
第五十一章 开张

   计氏听说刘士衡想和苏静姗合伙开店,喜不自禁,连声道:“这是好事,好事,不答应还等甚么,错过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苏静姗高兴地道:“娘,你也觉得好?”

    计氏连连点头,将她的手一拉,道:“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去收拾铺面,你想,反正那铺面是咱们自己家的,就算刘少爷反悔,我们也不亏甚么,大不了卖完这拨水田衣就关门。”

    说的极是,苏静姗愈发高兴起来,同她一起到得前面绸缎庄,命掌柜的和两名伙计赶紧把店内的布料搬去后院的空屋内,再把柜台架子等拾掇干净。掌柜的认得苏静姗旁边站的是主母,哪敢不从,当即就带着两个伙计忙碌开了。

    当店内的布料已搬空了大半时,计氏疑惑起来,同苏静姗道:“我们这里这样大的动静,照说你二哥也该听见了,却怎么不见出来阻拦?”

    一旁的掌柜的听见了,笑道:“太太有所不知,二少爷被那位找三姑娘买过水田衣的刘少爷请去吃酒了。”

    “刘士衡?”苏静姗问道,“甚么时候走的?”

    掌柜的道:“才走,没过多大会子。”

    苏静姗心想,刘士衡大概是同她说完话后就直接去把苏远光叫走了,动作还真够迅速,看来他是真希望他们的成衣店明日就开业了。

    不多时,店内的布料就都搬空了,柜台等物也都擦拭干净了,掌柜的领着两名伙计来等计氏示下,计氏便同苏静姗商议:“新样式的水田衣咱们也做了好几十件了,都搬出来摆好?”

    苏静姗点了点头,道:“使得。”便同计氏两人回去屋里,把做好的水田衣按照不同的码子叠好,摆到了柜台里。

    摆好之后,苏静姗又做了三件事,一是让一名伙计去了木器店,把成衣店惯常用来挂衣裳的架子买了几个回来,摆到店里,再挑出几件格外出色的水田衣,一一挂了上去,作为展示;二是让另一名伙计搬来梯子,把苏记绸缎庄的招牌取了下来;第三件,则是带着掌柜的亲自跑了一趟木匠店,给了他双倍的工钱,让他赶制一块新招牌出来,镶上苏三成衣店几个大字。

    关于这个新店名,苏静姗考虑很久,本来刘士衡占的股份是大头,但让她把自己经营的店叫作“刘记成衣店”,她可不愿意,而且那也太便宜刘士衡了;但若让她照着本朝开店的习惯叫作“苏记成衣店”,听起来又好像这店是苏留鑫开的一样,毕竟前头那个绸缎庄也是“苏记”,所以她想来想去,就取了自己的姓和排行,叫作“苏三成衣店”。虽说这个店名也只是勉强让她满意,但好歹意思都清楚明了,所以就这么着罢。

    办好这些事,苏静姗在回去的路上,又顺路买了一条鞭,剩下的,就只等着第二天开业了,至于伙计,暂时还招不起,还是自己亲自上阵罢。

    回到店内,掌柜的满面忧容,上前问自己的出路。苏静姗想了想,道:“万家只是把店子收回,又不是不开了,你且别急,等万家通知就是了。”

    掌柜的觉着这话有理,心情稍稍好了些,关上店门,把钥匙交给苏静姗后,就带着两名伙计走了。

    苏静姗站在尚无招牌,但实际上已成为了苏三成衣店的铺子前,稍稍有些恍惚,因为这一切都来得太快了,自己竟跨越了摆摊的那一步,直接开起店子来了,一切竟都只源于刘士衡的那句话

    计氏亦是满腹感慨,但她到底经历的事要多一些,没过会子就考虑起现实问题来,问苏静姗道:“这店是咱们的,并非你爹的,只怕还要到官府办些手续才好,不然将来怎么说得清?”

    苏静姗也考虑到了这一点,但她却丝毫也不担心,笑道:“这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店,这些琐事,还是留给刘士衡操心去罢,不然他凭甚么要拿六成的分红?”

    计氏早已晓得刘士衡的身份,知道他是户部尚书嫡孙,路子肯定多得很,庇佑的人也多得很,只要他一发话,别说会有人来抢着去帮他办手续,就算不办这手续,苏留鑫和苏远光也别想把这店给侵占了去。

    计氏这样一琢磨,就愈发觉得苏静姗和刘士衡合伙之事是好处多多,同时又十分地好奇:“囡囡,刘少爷怎么会突然想起来同你合伙开店?是因为先前的水田衣入了他的眼?”

    苏静姗道:“谁知道呢,问他,他也不说。反正咱们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让开店,咱们就开店,横竖也亏不了。”

    “倒也是。”计氏是个简单人,想不通的道理绝对不去绞尽脑汁浪费时间,闻言便马上将先前的疑惑和好奇抛到了一边去,开始盘算起明日的安排来——新店开张,也许会有街坊邻居来道贺,到时少不得要请人家吃杯酒,酒楼她们请不起,在家办几桌还是要的,那么酒水得赶紧买,米菜也得买,还得借些桌椅板凳来……

    说干就干,计氏带着苏静姗忙活到天黑,终于把明天可能要用到的东西都给准备好了,母女俩虽说挺累,但心里都开心,脸上一直带着笑。晚饭前苏远光回来了,但只知会了一声儿就又走了,说是刘士衡要留他秉烛夜谈。刘士衡是甚么身份,会有话要同他说一宿?计氏一点儿也不相信,但却懒得理会他,所以甚么也没说,任由他去了。

    苏静姗却猜测,刘士衡多半是要给他提提醒,叫他莫要到她店里来捣乱,而且一准儿已经“提醒”过甚么了,不然以苏远光的德性,就算彻夜不归,又怎会想到回来禀告计氏一声?她这样一想,就越发觉得刘士衡不仅是和她合伙开了店,而且是替她解决了一个大难题——虽说她不惧苏远光,但总有这么个讨厌的人在眼跟前捣乱,也挺让人烦心的不是?

    “既然有这许多好处,让他占六成也算值了……”晚上,苏静姗与计氏挤在一个被窝里,聊了半宿才各自睡去。

    她们临睡前还想着,明儿得起一个大早好开业,但没想到第二天还没睁眼,就听见外头已传来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其间还夹杂着阵阵的锣鼓声,母女俩在睡梦中被惊醒,还来不及细想,就听见苏远光在外头敲门:“娘,姗姐,刘士衡刘少爷来恭喜咱们的成衣店开业了”

    苏远光甚么时候变得这样热心了,还巴巴儿地跑来告诉她们,计氏一面疑惑,一面应了一声,同苏静姗两个赶忙爬起来,以最快的速度梳洗打扮好,推门走了出去,这时她们才发现,其实天才刚蒙蒙亮,这个刘士衡,也太心急了罢。

    门外,苏远光穿戴得整整齐齐,垂手恭敬站着,但眼圈却是黑的,额上有包,嘴角有淤青,看样子倒真像是与刘士衡“秉烛夜谈”了一宿。苏静姗暗笑了一气,提醒苏远光道:“二哥,你今后再说起前面那店子,可不能用‘咱们’这词儿,那间成衣店的股份,乃是刘士衡刘少爷占大头,这要是被他给听见了,还不得找你理论理论?”

    那间店里有刘士衡的股份?苏远光一愣,同时恍然大悟,怪不得刘士衡昨晚把他叫去,话里话外都是要他放老实点,莫要打前面铺子的主意,原来那间店就是刘士衡自己的,他原本还以为刘士衡只是为了为苏静姗出头呢。

    他想着想着,面色就显得更加恭敬了,脚下更是放慢了步子,只在计氏身后跟着,再不敢越到她前头去。

    但走在他旁边的苏静姗,还是从他的眼神中,找到了许多不忿,想来她这个二哥,此时的恭敬也不过是迫于刘士衡的压力装出来的,心里其实还是恨着她们的罢。

    到得前面铺子前,那里已是锣鼓震天,人声鼎沸,苏静姗一眼就看见站在人群最前面的,不是刘士衡,而是东亭县的知县大人,田知县,她不禁吃了一惊,对计氏道:“不过就是成衣店开张而已,刘士衡居然把知县大人也请了来,而且还这样的早,这只怕也太过了罢?”

    计氏还没来得及作答,就被远远迎上来的刘士衡给打断了,刘士衡大声地抱怨道:“苏三,怎么来得这样的晚,叫我们好等,你再不来,我就自行挂招牌了。”

    苏三?他怎么这样称呼她?苏静姗张口结舌。

    刘士衡仿佛猜到她在想甚么似的,指了指在他身后,由一块红绸遮盖的招牌,道:“你自己定的店名,我不叫你苏三叫甚么,难道咱们都成合伙人了,还要我管你叫苏小姐不成?”

    眼见得田知县朝这边望了过来,苏静姗就顾不得同刘士衡理论她的称呼问题,赶紧拉起计氏,朝田知县那边迎了过去。她本来想行个礼,但才把双手放到身侧,还没来得及蹲下,却见计氏已是蹲下了,这下她可尴尬起来,福下去不是,不福下去也不是。

    这时从田知县身后转出一个人来,却是田悦江,只听得他道:“今天是苏小姐的成衣店开张的大好日子,咱们可得进去好好看看,挑几件衣裳,苏小姐,你还不赶紧把礼行了,好引咱们进去?”

    这是解围之语,但苏静姗却分明感觉到田知县的目光在她头顶打转好几个来回,唬得她赶紧跪了下去,结结实实地磕了几个头。

    田知县大概是很满意苏静姗的举动,让她们起身后,还捻着胡须笑了笑,但他终究还是没有进店,在为他们掀开招牌上的红绸布后,就带着从人离去了。

    田知县一走,刘士衡就小声地责备田悦江:“上回为了你私自上苏家提亲的事,还没挨够你爹的骂?这回又来招他作甚么?”

    田悦江哪里不晓得他指的是甚么,但还是委屈地道:“那也不能眼见得苏小姐尴尬而不出声解围,你别忘了,今天是她的新店开张的日子……”

    “不是她的店,是我和她的店”刘士衡老实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道,“她尴尬,是她的事,顶多算个失礼,也不是甚么大事,难道你爹还真为这个摆县太爷的谱,罚她不成?倒是你这样一多嘴,你爹多半就把她给恨上了。”

    “无缘无故的,我爹恨她作甚么……”田悦江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心里却后悔死了,甚至都不敢去看走过来叫他们的苏静姗。
shop33011875.taobao.com 刚拿到的 密封完好 发的没发8票 相机佳能IXUS 220 HS 卖1400 银色 纽曼 A72HD  MP4播放器 白色 8G 500.00
lyb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76191  
精华
帖子
2979 
财富
30881  
积分
3033  
在线时间
57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5-6-21 
云枫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32906  
精华
帖子
808 
财富
5577  
积分
858  
在线时间
1329小时 
注册时间
2010-9-10 
最后登录
2015-9-24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