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宠婚万万岁
go 回复: 1112 | 浏览:230945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亲事》作者:阿昧(完)

Rank: 2Rank: 2

91UID
407773  
精华
帖子
48 
财富
347  
积分
49  
在线时间
15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8-30 
最后登录
2014-9-30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62566  
精华
帖子
429 
财富
2658  
积分
485  
在线时间
58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18 
最后登录
2016-11-24 
第四十六章  登门

苏静姗生怕计氏由此和她生隙,那她在这个世上,可就没一点温暖了,于是连忙上去拉了计氏的手,道:“娘,都怪我……”

    计氏没等她说完,就打断了她的话,斩钉截铁地道:“怪你作甚么,是你爹自作自受,别说他犯下了错,就该领罚,就算只看他三番五次地拿你的亲事作孽,就该狠狠打几下。”

    计氏到底还是疼自己的,苏静姗心下一松,泛上暖意来,她拉紧了计氏的手,道:“娘,你还有我……”

    一语未完,却是听得身后震天的哭声,转身一看,原来是乔姨娘母女三人围在苏留鑫床前,一个二个哭得跟泪人儿似的。

    苏静姗正想上前去劝,计氏却骂她们道:“老爷还没死呢,你们嚎的甚么丧?咒他呢?”

    苏留鑫一伤,家里就属计氏最大,乔姨娘几人心中畏惧,闻言马上住了声,但到底拗不过心中伤心,泪珠子不住地朝下滴。

    郎中自行在厅里开了药方,拿进来给计氏瞧,计氏不识字,递给苏静姗看过后,便让乔姨娘跟着郎中去抓药。毫不意外的,乔姨娘又借此之机,把苏静初和苏静瑶都带出去了。

    他们刚走,计氏和苏静姗就听见有人在敲院门,接着是苏远光的声音:“舅舅,你敲门作甚么,直接进去便是。”

    “不许胡来”颇有威严的声音响起,应是万姨娘唯一的哥哥万里行,此人计氏听苏留鑫提起过,苏家三个铺子的股份,就是他当年作主给的。

    “官人,远光也是心急而已,你骂他作甚么。”另一清亮的女声响起,应是万里行的娘子陆氏,此人计氏也听苏留鑫提过,乃是万里行的原配夫人,为人十分凶悍,家里别说妾,连个通房丫头也无,膝下二子一女都是亲生的。

    当然,凶悍一词只是苏留鑫作为男人对她的评价,在计氏和苏静姗看来,这样的女子是完全值得人钦佩和羡慕的。

    计氏转头看了看苏留鑫,上前帮他盖了床被子,然后示意苏静姗留下,自己则走去外面,立在屋檐下喊了声:“都在家呢,进来罢。”她再钦佩和羡慕陆氏,也觉得她只不过是万姨娘的亲戚,他们一家人,不值得她迎出去。她说完,便退回厅中,坐到了主座上,苏静姗也走了出来,立到了她身旁。

    苏远光带着万里行和陆氏走进厅堂里来,让计氏意外的是,他们后面还跟着两名婆子,两名婆子一前一后地抬着一副担架,担架上趴着脸色苍白,泪痕未干的万姨娘。

    “她已不是我们家的人了,还来作甚么?”计氏脸一沉,也不说请他们坐,径直问道。

    万里行听了这话,脸上歉意立现,竟朝计氏行了个大礼,道:“万某人妹子不晓事,给苏太太添麻烦了。”

    计氏哼了一声,没有作声。

    万里行见她这样,有些尴尬,陆氏连忙抢着道:“苏太太,说句公道话,我们家妹子也是受你们家苏老爷所骗,当年要不是他瞒下了已婚的事,我们也不会把个好端端的女孩儿嫁他。”

    计氏瞪了她一眼,道:“你以为我是为这个?”

    “那是为甚么?”陆氏道,“是为她不守妾室的本份?苏太太年前不就已经把她押去衙门挨过打了么?我们妹子以妻为妾本来委屈,但我们还是认为那事儿是她不懂事,所以就算知道了也没过问……”

    这陆氏实在能说,句句头头是道,怪不得能管得住丈夫不纳妾,计氏不耐烦继续听下去,打断她道:“你怎么不问问她都做了些甚么?”说着,就示意苏静姗躲进屋里去,毕竟一个未婚女孩儿家当着众人的面听有关她亲事的事,还是不太妥当。

    苏静姗明白她的意思,遂从善如流,躲进了东屋,此时苏留鑫还处于半昏迷之中,她便挑了个离他远的位置,坐了下来。

    外面厅堂里,计氏见苏静姗进了屋,便继续讲了下去:“她冒犯我倒没甚么,只是不该把主意打到了我们囡囡的身上你们可晓得,她居然黑了心肝,怂恿我家老爷把姗姐嫁给一个净身男子你们说,她作出这种事来,该不该打?”

    “甚么?”万里行和陆氏俱是一惊,齐齐望向万姨娘。万姨娘闭上了眼,悄悄地把头扭到了旁边去。

    万里行几步走到她面前,盯着她问:“妹子,苏太太说的可是真的?”

    万姨娘感觉到兄长落到自己身上严厉的目光,只得不情愿地睁开了眼,道:“我不晓得他是净身男子,我也是一番好意……”

    计氏见她犹自强辩,怒上心头,冲过去当着万里行的脸就扇了她一嘴巴,大骂:“你不晓得?你既是不晓得,就敢把他说给姗姐?你就不怕他是个坏的,把姗姐给害了?说到底还是你心肠太坏”

    万姨娘被她这一番话骂得面红耳赤,倒把一脸的苍白盖过了不少。

    万里行见她当着自己的面就敢打自家妹子,心里很不舒服,但人家句句是理,叫他反驳不过来,奈何?

    站在一旁的陆氏亦是一脸的气恼和无可奈何。

    万里行说不了计氏,就把气撒到了苏远光身上,责备他道:“你姨娘不懂事,你怎么也不劝着些?”

    苏远光一脸的不以为然,但看得出他对万里行还是很尊敬,并没有反驳他,只是垂了头不说话。

    这时乔姨娘领着苏静初和苏静瑶回来了,三人见着万里行和陆氏,下意识地就想照着以前的习惯上前行礼,经计氏瞪了一眼方才停在了原地。

    万里行道:“既是来了,咱们就进去看看苏老爷罢。”说着,眼睛看向计氏。

    计氏点了点头,先命乔姨娘带着苏静初姊妹两个去煎药,再带着万里行和陆氏进了东屋,苏远光让那两名婆子抬起万姨娘,也跟了进来。

    苏留鑫趴在床上,还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苏远光上前摇了摇他,凑到他耳边大声道:“爹,舅舅和舅娘来看你了”

    计氏喝斥他道:“你舅舅和舅娘在乡下老家呢,你哪里来的舅舅舅娘?”

    万里行和陆氏脸色一变,但终究没说甚么。

    而苏远光可没那么沉得住气,撸起袖子就冲了上来,抬手朝计氏打去,嘴里骂着:“今儿我就把你打了,也算替我娘报仇”

    计氏在乡下做惯了粗活,有的是力气,才不怕他,一抬胳膊就把他的手给架开了,随后又是一脚,不偏不倚地踢在他的小腿上,一下子就把他给踹跪下了。苏静姗佩服计氏的身手,在旁抿着嘴笑:“二哥,你这可是不孝,要是青天大老爷晓得了,可饶不了你。”

    苏远光晓得苏静姗是惯爱把人朝衙门里送的,闻言就一愣,犹豫了起来,万里行和陆氏趁机把他给拉了起来,扯到了旁边去。万里行小声地骂他道:“糊涂她是你嫡母,你能打她?要是惹恼了她,她去告你个不孝,你在这世上还能有立足之地?”

    苏远光倔强地别过头去,抿紧了嘴不说话。万里行见这他这样,就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到底还是你爹和你姨娘太过娇宠你,把你给惯坏了。你而今也是十七八岁的人了,怎能还是这般小孩子气?”

    陆氏从旁劝道:“远光只是缺少历练,你慢慢教着他,也就好了。”

    万里行道:“他自有爹娘,哪消我来教他?”

    正说着,苏留鑫醒转过来,大概是刚才那一番闹腾把他给惊醒了。

    苏远光马上扑到床前,带着哭腔道:“爹,你总算醒了,她们仗着你受伤,可欺负我和我娘了。”

    计氏上前就是一个耳光,骂道:“谁是你母亲?”

    苏远光没想到计氏今日这般强悍,说打就打,一点儿招呼都不打,不禁愣住了,呆呆地望着她。

    苏静姗心想,原来苏远光真是个纸老虎,当初挨了她一刀,从此见着她就绕道走;而今挨了计氏一脚加一巴掌,就开始老实了,看来他还是欠打

    刚才计氏打已不是苏家人的万姨娘,万里行和陆氏还有些不忿,这会儿计氏打苏远光,他们却觉得嫡母教训庶子乃是天经地义,神色一丝未动。但苏留鑫却心疼儿子,看不下去,勉强抬起脑袋,出声道:“太太,远光还小,有甚么得罪你的地方,你说给他听便是,何必打他?”

    “今年都十八岁了,还小?换个成亲早的,都当爹了”计氏见他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护着不成器的儿子,就把心里的那一点难受抛到了脑后,冲他吼起来。

    苏留鑫没受伤时就打不过计氏,而今躺在床上,更是不敢惹她,闻言马上闭上了嘴。

    万里行上前两步,对计氏道:“我们今日来,一是为了给妹子收拾东西,她虽说是个妾,但到底还有几件体己,还望苏太太大人大量,叫她带回去。”

    计氏马上道:“我哪有她那般小气,只要是她的东西,尽管拿去。”

    万里行笑着道:“苏太太是大度人。”说着又冲苏留鑫欠下腰去,道:“苏老爷,我家妹子既是同你离异,那照着我们当初说好的规矩,你家的那三间铺子,我们可就要收回去了。”
shop33011875.taobao.com 刚拿到的 密封完好 发的没发8票 相机佳能IXUS 220 HS 卖1400 银色 纽曼 A72HD  MP4播放器 白色 8G 500.00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63222  
精华
帖子
424 
财富
2071  
积分
393  
在线时间
2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22 
最后登录
2012-1-7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51820  
精华
帖子
2667 
财富
41161  
积分
2768  
在线时间
2168小时 
注册时间
2010-12-19 
最后登录
2016-11-29 
看着像闹剧
烙印~ 岂能皆如人意~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62566  
精华
帖子
429 
财富
2658  
积分
485  
在线时间
58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18 
最后登录
2016-11-24 
第四十七章 离去

   中秋节就要到啦,提前祝大家节日快乐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亲爱的爸爸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所以明天我要和全家人一起去扫墓,因此明天的更新可能会比较晚,希望大家谅解。也在此祝大家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保重身体,珍惜家人,愿我们都能快快活活地过每一天。

    -----------------

    万里行的话音刚落,才苏醒过来的苏留鑫就两眼一翻,又昏过去了。

    万姨娘蓦地睁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大哥,都这么多年了,你真要收回去?那远光可怎么办呀?”

    万里行道:“当初说好的事,怎能不照办?再说他都把你害成这样了,我若不给他个教训,别人都要以为我们万家没人了。”

    万姨娘见他主意不改,就哭了起来:“大哥,他虽然不是个人,但远光可是你亲外甥呀,你就忍心眼睁睁地看着他饿死?”

    万里行此时完全是一副精明强干的生意人模样,头也不转,背对着万姨娘大手一挥,道:“饿不饿死的,等我盘点了那三个铺子再说罢。”

    苏远光此时已是完全懵了,愣了好一会儿,直到万里行准备去帮万姨娘收拾东西时才回过神来,抓住苏留鑫一阵猛晃,不住地叫着:“爹,爹,你醒醒哪,舅……万老爷就要把咱们的铺子收回去了”

    听得他把已出口的“舅舅”换成了万老爷,苏静姗忍不住想笑,看来他还是怕挨打的嘛。

    苏留鑫在苏远光玩命的摇晃下,终于睁开了双眼,但却呆愣愣的,似没有焦距,他直直地朝前伸出双臂,嘴中喃喃叫着:“絮儿……絮儿……”

    万姨娘不顾浑身疼痛爬起来,扑将上去,哭道:“老爷老爷他们怎么把你打成这样了呀”

    苏留鑫转过身,老泪纵横,望着万姨娘不语。万姨娘哪里不晓得他的心思,总不过是舍不得那三家铺子,但她自己的大哥,脾气她再清楚不过,他向来一言九鼎,说出去的话是不会收回的。

    苏留鑫见万姨娘也只是流泪,一句话也不说,便知此事再没了回旋的余地,忍不住悲上心头,大叫一声,真晕过去了。

    万姨娘扑到他身上,大哭起来。

    计氏在一旁凉凉地道:“恕我直言,万氏你如今已是别人家的人了,再这样抱着我家的官人,只怕是不妥当吧?”

    万姨娘猛地抬头,直视计氏,满眼愤恨。万里行生怕她犯浑,连忙指挥那两名婆子将她扶起,强行塞回担架,抬往了西屋。计氏赶忙跟了上去,碰巧乔姨娘这时煎好了药,端了过来,她便将她也拉上了,只叫苏静初和苏静瑶把药端进去。

    计氏带着苏静姗和乔姨娘到得西屋时,陆氏已指挥那两名婆子把万姨娘的几只箱笼搬出来了,正拿着绳子朝上绑。万里行则立在门边,四处望着。计氏越过万里行,走到担架前,对万姨娘道:“万氏,你当了这许多年的家,我们苏家的钱,全捏在你手里,这些可不是你的嫁妆,你得交出来。”

    万姨娘撇开了脸,不理她。

    陆氏连忙走过来道:“苏太太,她的这几只箱笼我们都看过了,并没有甚么银子。”

    计氏不信。

    陆氏便命那两名婆子打开箱子,把东西一件一件地拿出来给计氏看,里头果然没有银子,甚至连铜板都没得一个。

    计氏的眉头皱了起来。

    万姨娘挑衅似的斜瞥着她,一副就是没有银子,你奈我何的模样。

    计氏气得又想上前打她,陆氏眉头一皱,道:“苏太太,事实就是没有银子,这只能说明你们苏家穷,怎能为这个打我家妹子?”

    计氏怒道:“我们苏家再穷,吃饭的钱还是有的,而今她却把这吃饭的钱给藏起来了,我当然要问她要”

    陆氏嗤了一声,欲再说话,却见万里行撇过一眼,连忙住了嘴。

    计氏气得脸色通红,乔姨娘则是听说连吃饭的钱都没了,急得哭起来。苏静姗却是笑了,道:“娘,你这是操的哪门子心呀,而今爹躺在床上,二哥就是咱们家的顶梁柱,咱们这一家七口,都归他养活,甚么吃饭的钱,穿衣的钱,到时都找他要便是了,何必在这里为难万姨娘。”

    计氏细一琢磨,也笑了起来,道:“你说的是,是我糊涂了,咱们都是女流之辈,家里又不是没有男丁,断没有出去挣钱养家的道理,只要缺钱,就找你二哥。”

    这下轮到万姨娘怒目以对了,但计氏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径直吩咐乔姨娘:“看看这屋里有甚么是苏家的东西,赶紧搬到我屋里去。”

    乔姨娘一进屋就四处在瞄了,此刻听得计氏这一声,马上应着去动手搬东西了。计氏见这屋里属于苏家的东西还不少,便叫苏静姗把苏静初和苏静瑶也唤了进来,一起动手搬起来。

    陆氏暗笑他们小家子气,道:“苏太太何必这样性急?”

    计氏笑道:“认识我的人都晓得,我是再大方不过的一个人,只是对付有些小人,不使非常手段不行,不然咱们家丢的,就不止是养家的银子了。”

    陆氏被她这一席话堵得说不出话来,待得好容易组织好语言要反驳,却被万里行强拉了出去。陆氏犹自生气,万里行小声教训她道:“你糊涂了?得罪了计氏,咱们闺女怎么办?”

    陆氏一听这话,马上蔫了下来,不言语了。

    里头的计氏指挥着乔姨娘等人搬完东西,又命乔姨娘守在门口,盯着那两名婆子。陆氏觉得浑身不自在,连忙进去把箱笼胡乱绑了绑,再到外面叫进小厮,抬出去了。

    万里行见箱笼搬完,便同她一起去向计氏告辞,再让那两名婆子抬起万姨娘,一道走了。

    他们一走,乔姨娘就问计氏:“太太,咱们以后真要向二少爷讨吃饭的钱?”

    计氏道:“那是自然,谁叫他是男子,他既然要继承苏家的家产,就得负起养家的责任”

    乔姨娘担忧道:“若是他不肯,又该怎办?”

    计氏哼了一声,道:“若是不肯,就别进家门,若是不肯,前面的那个铺面他也别想要。”

    苏家总共三个铺子,只有前面的铺子是自家的房子,另两处是租赁来的,万家既是要收回铺子,那就只剩前面的铺面是苏家自己的了。

    计氏这样说,只是做了最坏的打算,但苏静姗听了此话,却是心思活动起来,要知道,她而今要手艺有手艺,要销路有销路,就缺一个铺面了。只要有了铺面,她就不用风里雨里地去摆摊了;只要有了铺面,哪怕是一样的衣裳,在顾客眼里档次就高了一等了……苏静姗越想越美好,甚至隐隐期望着苏远光拒绝出钱养家,好让计氏把他赶出去了……那样的话,前面的铺面就能归她支配了……

    计氏见苏静姗发着发着呆就笑起来,很是奇怪,笑问:“囡囡,在想甚么高兴的事呢?”

    苏静姗当着乔姨娘等人的面,怎好表露心思,便只笑了笑,道:“没甚么。”

    计氏还以为她是因为自己不用嫁给董庆元了而高兴,便没有追问,转而问乔姨娘:“怎么不见了远光?去他屋里看看。”

    乔姨娘有些怕苏远光,不敢去,但计氏发了话,又不敢不动,于是只好拉起苏静初和苏静瑶壮胆,三人一起朝后院去了。

    苏远光就住在后院的正房里,此时他屋里大门紧锁,窗户却是虚掩,乔姨娘便走到窗前,踮起脚朝里看,只见屋里空荡荡的,并没有人。她站在窗前想了想,突然兴奋起来,出声叫道:“二少爷,二少爷”

    屋里没有动静传来。

    乔姨娘就更兴奋了,一把拉开窗户,再叫过苏静瑶,急急地道:“快,你身量小,快爬进去,看看他银子藏在哪里,都拿出来。”

    苏静瑶犹自不解,问道:“姨娘,你怎么知道他屋里就一定有银子?万一没有,我岂不是白爬一趟窗?”

    苏静初白了她一眼,道:“你笨死算了,万氏屋里没有银子,还能不在二哥屋里?她可只有他一个儿子”

    苏静瑶这才明白过来,连忙伸出胳膊扒上了窗户,乔姨娘和苏静初两人合力抱起她的腿,将她送了进去,然后站在窗前望风。

    苏静瑶轻手轻脚地在苏远光屋里一阵翻找,还真在枕头下找着一个包袱,看样子是匆匆塞进去的,包袱皮都还没有扎好。她打开包袱一看,里头是白花花的银子,银子下面垫着的,则是整整齐齐的一沓银票。她兴奋地抱起包袱,自窗口递给乔姨娘,再奋力地爬上窗台,叫苏静初把她给拉了出去。

    乔姨娘打开包袱略瞧了一眼,亦是兴奋莫名。苏静初催她道:“赶紧回去,把包袱藏起来。”

    乔姨娘却道:“不,咱们得把它献给太太。”

    苏静初惊讶道:“这是为何?咱们自己藏起来不是更好?姨娘,你可别犯傻,别看太太平日里对咱们还不错,但她心里其实只有她自己生的姗姐呢。”

    乔姨娘却苦笑道:“万氏归了娘家,这家里就惟有太太独大,咱们以后的一言一行,包括你们今后的嫁妆,都在她的眼皮子底下,你说,咱们就算藏了这银子,又敢拿出来用么?”

    苏静瑶道:“姨娘说的不错,与其偷偷摸摸地藏着,不敢拿出来用,还不如献给太太,兴许太太一个高兴,赏咱们几块也是有的,那样咱们就能正大光明地拿出来用了。”

    乔姨娘连连点头,道:“正是这个理。”又道:“就算太太给了我们银子,也不能拿出来花,得留着给你们添嫁妆,虽说这些自有太太操心,但到底也有限,咱们还得自己谋划谋划。”

    苏静瑶含羞道:“我听姨娘的。”

    而苏静初则望着脚下的一块青砖,不知在想些甚么。

    乔姨娘见她们都不再反对,便抱起包袱,快步回到计氏屋里,把包袱捧到了她面前。
shop33011875.taobao.com 刚拿到的 密封完好 发的没发8票 相机佳能IXUS 220 HS 卖1400 银色 纽曼 A72HD  MP4播放器 白色 8G 500.00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63222  
精华
帖子
424 
财富
2071  
积分
393  
在线时间
2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22 
最后登录
2012-1-7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76660  
精华
帖子
1397 
财富
7642  
积分
1388  
在线时间
545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3-8-26 
第四十八章 规劝
  ----------------
  计氏见了包袱,愣道:“这是甚么?”
  乔姨娘也不说话,径直把包袱皮掀开了,那白花花的银子,立时映亮了她的脸,她惊讶地拿起一块银子看了看,问道:“这是哪里来的?”
  乔姨娘扬起脸,颇有些得意地道:“太太,这是我们从二少爷的房里搜出来的。”
  “远光不在他屋里?”计氏又是一惊,“你们偷出来的?”
  乔姨娘道:“太太,这本来就是咱们家里的钱,只不过被他藏起来了,怎能能叫偷呢?”
  计氏抬头一看,只见从苏静初到苏静姗再到苏静瑶,都是一副赞同的模样,于是便对乔姨娘道:“你说的也有道理,那我就先收着罢,你们……”
  乔姨娘等人不等她说完,便齐声道:“我们一定不会说出去”
  计氏笑了,既是她们偷拿的银子,自然不会说出去。她自包袱里取出三块银子,也不掂重量,便给了乔姨娘母女三人每人一块,道:“辛苦你们了,这银子你们拿去使罢,剩下的这些,我会分作三份,等三个姑娘出嫁时,一人一份。”
  苏静初和苏静瑶听她提嫁妆,都粉面含羞,苏静姗见了,觉得自己最好跟着学,免得被人认为是脸皮厚,但无奈这脸怎么也红不起来,只好把头垂得低低的。
  乔姨娘母女三人接了银子,福身谢过计氏,乔姨娘又道:“太太,恕我多嘴,那万家既然把万氏的嫁妆都搬回去了,那就该把老爷当初给他们的聘礼还回来。”
  “聘礼?”计氏先前光顾着生气,居然忘了这茬,这时经乔姨娘一提醒,才想起来,忙道,“幸亏你说起来,不然我还忘了,赶紧去把远光找回来,我来和他说。”
  “太太准备让二少爷去要聘礼?”乔姨娘很是惊讶,道,“他恐怕不会答应的,那可是他……”她本来想说“那可是他亲舅舅家”,突然发现当着计氏的面这样说太不妥当,连忙把后面的话收了回去。
  计氏却胸有成竹地道:“你放心,只管把他叫来,我有办法让他去要。”
  乔姨娘半信半疑,带着苏静初和苏静瑶出去,到前面铺子里寻了个伙计,让他把苏远光找了回来。
  此时的苏远光,正在另一家铺子里翻账本,逼着掌柜的把店里的银子全交给他,那掌柜的怕这不是苏留鑫的意思,有些疑虑,不肯全拿出来,苏远光正与他吵着,便见自家前面铺子里的伙计跑了来,跟他说计氏有请。
  苏远光恶狠狠地瞪了那伙计一眼,骂道:“她要你来找我,你就真来了?没用的东西”
  那伙计哪里不晓得他同计氏之间的矛盾,便只哄着他道:“二少爷,听说是好事哩,我这才跑了来。”
  “好事,她找我能有甚么好事,鬼扯”苏远光嘴里虽然这样说着,但到底还是怕真有好事,去迟了赶不上,便放下了找这边掌柜的要钱的事,朝家里去了。他到家时,计氏正在厅堂里等他,一见他回来,一句虚话也没有,开门见山地就道:“远光,万家既然是把你姨娘的嫁妆都搬回去了,那你就去把你爹当年给万家的聘礼都要回来罢。”
  “凭甚么我去要?不去?”苏远光掉头就走。
  计氏在他身后道:“你还当他是你舅舅呢?就算他是你亲舅舅,你看他又是怎么对你的?你姨娘的嫁妆,也不说留给你一点半点,三个铺子,也要都收回去,你拿他当舅舅,他可曾拿你当外甥?”
  随着计氏的话一句一句地说出来,苏远光的脚步就越走越慢,说到最后,他竟停在了门口,在顿了一会儿后,抬腿奔出门去了。
  不多时,乔姨娘就来通风报信,说苏远光直奔万家去了,计氏满意地笑了笑。
  乔姨娘跟着笑了笑,正准备退下去,计氏问道:“外头院子里搁着的那些东西是甚么?看样子怎么像是聘礼?”
  外头院子里搁着的,正是徐媒婆送来的董庆元的聘礼,先前计氏光顾着忙其他的事,没有注意,这会儿空闲了,就想了起来。
  乔姨娘并不知道董庆元的事,更不晓得苏静初偷梁换柱的事,便只茫然地摇了摇头。计氏还要再问,却见苏静姗在一旁给她打眼色,便住了嘴,叫乔姨娘下去了。
  苏静姗凑到计氏旁边,小声地把徐媒婆来送聘礼,前面铺子失火,聘书被换的事告诉了她。计氏一听大惊,苏静姗不知就里,她可是知道实情的,那董庆元可是个“净身男子”哪,这苏静初要是嫁过去,岂不是要后悔一辈子?
  她情急之下,也顾不得苏静姗是未嫁女子了,匆匆地道:“快去,快去把你二姐姐找来,告诉她,那董庆元嫁不得那是个‘净身男子’”
  “净身男子”?那董庆元竟是个跟太监一样的“净身男子”怪不得计氏要痛揍万姨娘和苏留鑫,怪不得宁愿把他们给告了也不肯让自己嫁过去苏静姗这才完全明白了,同时又有些后怕,幸亏自己听计氏的话,尽管不知详情还是逼着苏留鑫没把自己嫁过去,不然后悔一辈子的人,就该是她了。
  她是不满苏静初招呼都不打就换了她的聘书,但到底是亲姊妹,怎好眼睁睁地看着她跳火坑,于是听过计氏的话,当即就跑去了苏静初房里,拉着她急匆匆地道:“二姐,那董庆元嫁不得”
  苏静初先是一愣,而后大惊失色,竟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结结巴巴地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苏静姗看着又好气,又好笑,伸手把她拉起来,道:“你管我怎么知道的,赶紧想办法把这门亲退了才好。”
  苏静初双目含泪,哽咽着道:“三妹妹,你到底还是怪我了……”
  苏静姗哭笑不得,道:“到底?你的意思是,你做了这种事,我不该怪你?”她不等苏静初说话,接着又道:“其实这会儿我还真不怪你了,因为我才知道,那董庆元是个‘净身男子’,跟太监也差不多,你自己抢着要去跳火坑,我只替你惋惜,哪还顾得上怪你?”
  苏静瑶在旁听了这一时,越听越糊涂,但“净身男子”是甚么意思,她还是知道的,闻言便大惊:“三姐姐,你说的是真的?”
  苏静初却是不信,还以为苏静姗是因为怨她才这样说的,便拉着苏静姗的手哭道:“三妹妹,我晓得这事儿是我对不起你,但既然事情我已经做下了,你就成全我罢,来世我做牛做马报答你。”
  苏静姗把手抽了出来,哭笑不得地道:“我要你做牛做马作甚么?你既是不信我的话,那就跟我去见娘,看我是不是骗你的。”
  苏静初将信将疑,跟着苏静姗来到厅堂,苏静瑶也跟了来。三人站到计氏面前,行过礼,苏静姗便道:“娘,事情我都告诉二姐姐了,但她却是不信,你来跟她说。”
  计氏尚未开口,苏静初先跪下了,流着泪道:“太太,你打我骂我罢,都是我的不对……”她说着说着,竟砰砰砰地磕起头来:“太太,你就成全我罢”
  计氏跟苏静姗一样,是哭笑不得,道:“你偷换你三妹妹的聘书,的确是不对,不过你可晓得,此事就算你不插手,你三妹妹也不会嫁给那董庆元。”
  “为甚么?”苏静初有些呆愣愣的。
  计氏反问她道:“我问你,那会儿我为甚么要揍万氏?”
  苏静初隐隐约约听说过是与苏静姗的亲事有关,但具体是为甚么,却是不晓得,于是便摇了摇头。
  计氏又问:“你先前回家时,可曾见到你三妹妹衣裳上的血?这又是为甚么?”
  苏静初继续摇头。
  苏静姗忍不住了,在一旁道:“娘要打万氏,是因为她黑了心肠,怂恿着爹要把我嫁给‘净身男子’董庆元;我的衣裳上之所以有血,是因为我以自杀来逼着爹不收董庆元的聘书——就是被你偷换掉的那封。二姐姐,你既然会偷听,却怎么不早来一会儿,那样就甚么都明白了。”
  当时苏静初的确只看到徐媒婆把聘书放到桌上的那一幕,至于前面发生了甚么事,她并没有赶上,所以都不晓得。只是,苏静初的话到底可信不可信呢?苏静初开始思索起来。
  苏静姗见自己和计氏都已把话说得这样明白,而苏静初却还是不信,就气恼起来,对计氏道:“娘,咱们只管把话说到,她不信是她的事,既然她这样想去跳火坑,就让她去跳好了,到时别怪我们没劝她就行。”
  苏静初还在犹豫,一旁的苏静瑶却是实在忍不住了,冲上去抓住她的胳膊一个劲儿地晃,急道:“二姐姐,我看你是想嫁有钱人想得发疯了,太太和三姐姐已是把话讲得这样清楚,你却怎么就是不信呢?还是说,你为了给有钱人做妻,竟宁愿嫁给一个‘净身男子’?”
  “我……”苏静初喃喃地,不知在说些甚么,苏静瑶急了,拔腿就朝外跑,道:“你顽固不化,我叫姨娘来劝你”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62686  
精华
帖子
1144 
财富
4723  
积分
1231  
在线时间
77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19 
最后登录
2013-5-8 
    
要么旅行,要么读书,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67985  
精华
帖子
467 
财富
13251  
积分
475  
在线时间
116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4-12 
最后登录
2012-8-1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76660  
精华
帖子
1397 
财富
7642  
积分
1388  
在线时间
545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3-8-26 
第四十九章 心慌


  不多时,便见乔姨娘飞奔而至,直接扑到计氏面前,哭道:“太太,二姑娘她糊涂,您可不能随她的性子来,那‘净身男子’哪是能嫁的,我求您了,您一定要想法把这门亲事给推掉呀”哭着哭着,又开始抱怨苏留鑫:“老爷也不多打听打听,怎么给二姑娘说了这么一门亲”
  看来她还不知道苏静初的这门亲是怎么来的,计氏便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给她讲了一遍,乔姨娘立时呆住了。
  苏静瑶也是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伸手去推苏静初:“二姐姐,你怎么这样糊涂”
  乔姨娘心里也是这样想的,但以她的身份,却不好当着计氏的面教训她,便只能抬起袖子,默默地拭泪。
  计氏见苏静初仍未表态,便道:“若是二姑娘真已后悔,那就算再难,我也得想办法为她退了这门亲,但若是她自己不愿意,我可不想做恶人,费力做了好事倒叫人抱怨。”
  乔姨娘一听,连忙去推苏静初,急道:“二姑娘,你倒是说话啊,那‘净身男子’是嫁不得的”
  苏静初仍是不语,乔姨娘只得凑到她耳边,讲了心里话:“二姑娘,你心里怎么想的,姨娘都知道,可是你别犯傻,就算那董庆元不是净身男子,只要太太发话,你就得听她的,不然以后能有好日子过?更别说这门亲是你使了见不得人的手段,从三姑娘那里抢来的,哪怕太太是因为心里不痛快才叫你退了这门亲,哪怕你再不情愿,也得退”
  苏静初听得一怔一怔,豆大的泪珠子不住地滚落下来,浸湿了面前的衣衫。苏静瑶递过手帕子来,她也不接,整个人似失了魂似的,目光茫然地冲计氏点了点头,就转身冲出门去了。
  计氏见她这样,忙冲乔姨娘和苏静瑶道:“她只怕还是没信我,你们赶紧去追,别叫她做傻事。”
  乔姨娘一样是担心苏静初想不开,闻言连忙拉起苏静瑶追出去了。但她们才追到院子里,就见苏静初愣愣地站在院门口,不知在干甚么,她们赶上去一看,原来苏静初面前还立着个媒婆打扮的人,正手足无措地看着她。那媒婆一见乔姨娘和苏静瑶,好似见到了救星,急急地道:“你们作证,我可没对她做甚么”
  乔姨娘满腹疑惑,问道:“这是怎么了?”
  那媒婆道:“我才到院门口,她就扯着我问城东的董庆元是不是净身男子,我略回答的迟了些,她就成这样了。”
  乔姨娘问:“她问你?你是哪个?”
  那媒婆满面堆笑地回答道:“我姓徐,就是给你们二姑娘说亲的媒人,那城东的董庆元,可是咱们东亭县数一数二的人家……”
  她还没说完,就被苏静初打断了:“你扯谎刚才我问你时,你明明是支支吾吾地,哼唧了半天才回答我说他不是净身男子你分明是在骗我”
  乔姨娘和苏静瑶的目光齐齐投向徐媒婆。
  徐媒婆面不改色地道:“我只是奇怪二姑娘为甚么这样问而已,并不是支支吾吾,二姑娘你误会了……”
  苏静初呼吸急促,胸口急剧起伏,喘着气道:“你……你胡说……你的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乔姨娘一眼瞧见她神色不对,连忙招呼苏静瑶一起扶起她,把她朝屋里拖,但苏静初却扯着徐媒婆的袖子,死活不肯走,嘴里不住地道:“你同我一起到太太面前去说清楚”
  乔姨娘和她一样想弄清楚这件事,闻言便去拉徐媒婆,道:“你就随我们走一趟罢,把话说开了,大家都便宜。”
  徐媒婆还想做成这门亲呢,自然不会退缩,道:“走就走。”
  于是几人来到厅堂见计氏,此时苏静初已是只顾喘气,说不出话来,乔姨娘担心得紧,生怕她犯病,连忙把徐媒婆推到计氏面前,道:“太太,您来问她,那董庆元到底是不是净身男子。”
  计氏一听便知其实乔姨娘也是不信她的话的,只不过因为别的甚么原因,刚才才没有拂却她的话。她的脸色,便微微有些不好看,道:“怎么,我的话你不信,只信徐媒婆的?”
  乔姨娘脸色一红,忙道:“太太,不是的,不是的,只是二姑娘她……”
  “罢了。”计氏直觉得自己是热脸贴了冷屁/股,很是不悦,便打断她道,“你们既是不信我,就算我问了徐媒婆又如何,只怕你们还以为我是和她串通好的,不如你们自己去打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刚才我的话,就算我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说着就站起身来,不顾乔姨娘的挽留,拉起苏静姗去了她的屋里。
  来到东厢北屋,计氏犹自气呼呼,道:“我好心替她们打算,她们却来疑我,真是值不得我为她们操心。说起来,她们算我甚么人?乔姨娘进门,我并不晓得,也没有吃过她的茶,凭甚么你爹纳了她,我就得替她和她生的闺女操心?我欠她们的?”
  计氏这番说辞,倒是颇有现代人之风,深合苏静姗的心思,但在此紧急关头,她却不能顺着计氏的话说,任由苏静初嫁给董庆元,毕竟苏静初和她是亲姊妹,看着亲姐姐嫁给净身男子的事,她还做不出来,哪怕她并不喜欢这个姐姐。
  于是她便劝计氏道:“娘,等她真晓得董庆元是净身男子,就该来磕头谢你了。”
  计氏赌气道:“我才不稀罕”
  苏静姗晓得她是面冷心软,便笑道:“娘,不如我想法子……”
  话未完,就听得厅堂那边传来一声尖叫:“二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计氏与苏静姗对视一眼,一齐起身,急急忙忙地朝厅堂去了。
  厅堂上,徐媒婆已不见了踪影,而苏静初正躺在泪流满面的乔姨娘怀里,面色苍白,连嘴唇都没了血色。
  苏静瑶见得她们进来,连忙跑到她们面前跪下,哭道:“太太,三姐姐,二姐姐已经晓得自己是错怪了你们了,还请你们救救她罢”
  计氏没有听明白,便看向乔姨娘。乔姨娘一面掐着苏静初的人中,一面哭诉道:“徐媒婆已是道明了实情了,原来那董庆元真是个净身男子,是我们太糊涂……”
  她一面哭,一面说,计氏终于听明白了,原来刚才她们在厅堂里问着徐媒婆,那徐媒婆开始时一口咬定董庆元是正常人,但在乔姨娘扬言要请自家兄弟去董家验明正身时,她就开始支支吾吾,这时乔姨娘才真疑心起来,便抓住她,和苏静瑶一起将她打了一顿,那徐媒婆吃痛,这才讲了实话,告诉她董庆元的确是个净身男子。
  乔姨娘说完,嚎啕大哭。
  计氏道:“原来那徐媒婆也是个没志气的,这样快就把实情告诉了你们,我原本还以为她死活不肯说的呢。”
  乔姨娘一听她这样说,哭得更伤心了。苏静瑶从旁道:“太太,那徐媒婆好生可恶,说是董家聘礼已经下了,二姐姐就是不想嫁也得嫁……还说,本朝并没有哪一条律法规定净身男子就不能成亲,所以我们就算告官也没用……”
  徐媒婆这话还真是没有说错,怪不得她敢把实情告诉苏静初,而且还这样嚣张呢,计氏一时也愣住了。
  这时苏静初已然醒转,跌跌撞撞地冲到计氏面前跪下,抱住她的腿道:“太太,你刚才不是说只要我愿意,就算再难你也要想办法为我退了这门亲的吗?太太,太太,你救救我呀”
  计氏此时瞧见她的脸就讨厌,冷声道:“你不是不信我的么?还来求我作甚么?我哪里有甚么办法”说着甩袖就走了。
  苏静初绝望地跌坐在地上,泪流满面。
  苏静姗瞧着她可怜,只得上前扶她起来,道:“二姐姐,你也别急,本朝律法的确没有规定净身男子就不能成亲,但也没规定咱们就不能退亲呀?”
  没想到经她这样一劝,苏静初竟哭出了声来,苏静姗不解,只得抬眼看乔姨娘,乔姨娘道:“三姑娘,你年纪轻不晓得,这聘礼只要下了,再想退亲就难了,不仅得男方家同意,而且还得双倍退还聘礼……”她说着说着,也哭出了声来。
  苏静姗道:“那就没有别的方法了么?”
  乔姨娘摇摇头,搂住苏静初,两人抱头大哭。
  苏静姗被她们哭得心烦,心想谁叫苏静初一门心思要嫁有钱人,不惜去抢自家亲姊妹的亲事的,不然甚么事也没有。
  这时苏静瑶突然道:“也不是真没有别的办法,你们说,如果知县大人肯出面帮忙,那董庆元怎么也得给几分面子罢?”
  苏静姗为难道:“知县大人岂是我们能请得动的……”
  她话还没说完,却见苏远光急冲冲地跑了进来,对她们吼道:“知县大人派师爷来我们家了,你们还不赶紧去生火煮茶,别叫人看了笑话”
  才说起知县大人,知县大人就派了师爷来了,能有这么巧?苏静姗几人面面相视,都觉着奇怪。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