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24 | 浏览:23586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亲事》作者:阿昧(完)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81388  
精华
帖子
2226 
财富
29627  
积分
2502  
在线时间
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2-10-24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67636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2173  
积分
521  
在线时间
1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4-11 
最后登录
2012-8-12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05356  
精华
帖子
297 
财富
3979  
积分
422  
在线时间
32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0-3-16 
最后登录
2015-6-18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81388  
精华
帖子
2226 
财富
29627  
积分
2502  
在线时间
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2-10-24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62566  
精华
帖子
429 
财富
2658  
积分
485  
在线时间
58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18 
最后登录
2016-11-24 
第四十三章 逼迫

前面一章修改过了,情节有变动,大家别忘了回头去看一看哟。

    ------------------------

    如此过了数日,衙门那边还没有消息传来,苏留鑫那里也一切如常,直到三月初一,计氏生日的头一天,万姨娘在饭桌上殷勤地替计氏布菜,还提出要送她一件生辰贺礼。此时的计氏,怎么看她都不顺眼,才不管她说甚么,只沉了脸不作声。

    苏留鑫见状,忙在一旁帮腔道:“她娘,万姨娘自从那事儿之后,一直后悔着呢,时时想着要向你赔礼道歉,你就给她个机会,跟她上街去挑一样最贵的东西叫她送你,狠宰她一笔出出气。”

    让她出气?只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罢。计氏猛地想到,万姨娘和苏留鑫的反常,只怕是和苏静姗的亲事有关,便不由自主地朝苏静姗看去。

    苏静姗也想到了这个,便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笑道:“娘,难得万姨娘有心,你就去罢,我也好跟去散散心。”

    万姨娘见苏静姗主动提出要跟去,喜出望外,连忙道:“好,好,礼物我也送三姑娘一件,随便你挑。”她说着说着,就朝乔姨娘挑衅般地挑了挑眉。

    乔姨娘怎肯放弃这样大好的向计氏示好的机会,果然上当,道:“太太,我虽然比不得万姨娘有钱,但对太太的心却不差半分,不如我们一起去街上,也请太太挑一件东西,作为我送太太的贺礼。”

    计氏只想着万姨娘和苏留鑫的奸计,哪里去理会甚么贺礼,只胡乱点了点头。这时万姨娘又问苏静初和苏静瑶:“二姑娘,四姑娘,既然咱们都去,不如你们也跟去顽罢,也好和三姑娘做个伴。”

    苏静瑶巴不得这一声,马上答应道:“我去,我去,我也要挑一件礼物送给太太。”

    苏静初却犹豫起来,她敏感地料到今日苏留鑫会有所行动,万姨娘这招多半是调虎离山计,她很想留在家里看看苏留鑫如何动作,但苏静瑶已是答应去了,她也不好单独留在家里,只好点了点头,心里想着,跟去就跟去,等到半路上,随便寻个甚么借口躲开,然后偷偷地回家来好了。

    万姨娘见她们几人都答应去,高兴极了,侍奉起计氏来也更加殷勤了。待得吃完饭,碗都还没来得及收,就催着计氏等人快快出发。计氏既知其中有鬼,就任由她把碗丢在桌上,率众人跟着她出了门。

    万姨娘想着徐媒婆送聘礼过来会花费些时候,得带着她们走得越远越好,于是就建议计氏去七宝街上逛,道:“太太,七宝街上不禁店铺多,而且还有庙,太太可以进去拜一拜、上柱香,香火钱也在我身上。”

    计氏皱了皱眉,道:“我从来不信佛。”

    万姨娘忙道:“那就逛一逛街也是好的。”

    计氏偏道:“大安街上的店铺还不是一样的多,就在这里逛罢。”

    就在大安街上逛,那不是有可能遇见徐媒婆送聘礼的队伍?万姨娘慌忙道:“太太,咱们家就在大安街上,哪天不能来逛下子,还是去七宝街罢。”

    计氏瞧出她的慌乱,目的达成,便道:“不去,去肉市街罢,听说那里新开了不少铺子。”

    肉市街就在大安街前头,菜市就在那条街上,这是苏静姗早和计氏商量好了的。

    肉市街离家里还是太近,万姨娘显然很不满意,但她生怕一开口,计氏反而坚持要留在大安街上逛了,于是就点了点头,道:“我也听说那里开了不少新铺子,今日就跟着太太去开开眼。”

    苏静初也知道肉市街离家里近,暗暗高兴,但还没等走到,她就赖在一家包子摊上不动了,直道腿软脚酸,要在这里歇一歇。万姨娘自是力劝她再坚持一下,等到了肉市街再作休息,苏静初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垂了头不说话。

    乔姨娘就拿眼看计氏,眼中颇有哀求之意。计氏心想这也不是甚么大不了的事,便道:“二姑娘身子骨本来就弱,她要歇就歇罢。”

    苏静初连忙抬头谢她,又道:“太太,你们只管去,肉市街我是去过的,熟得很,等我歇一会儿就去找你们。”

    万姨娘生怕苏静初一个不适,独自回家去了,便还要再劝,但一看苏静初的小脚,就打消了主意,心想就凭她这双小脚,就算走回家去,也是徐媒婆来过之后了,只要聘礼一下,苏静初的亲事就算定了,哪怕她得知后去向苏静姗告密,也无济于事了,于是就没有再劝。

    而计氏嘱咐了苏静初几句,便率众人继续走路,朝肉市街去了。

    肉市街上,果然和大安街一样,店铺林立,只不过少有绸缎庄和成衣店,更多的是各色饭店、面店和酒店,大概是因为这里离菜市近的缘故。万姨娘一见,大喜,心想这样的店怎么挑礼物,便劝计氏还是到七宝街去。但就在她说话的当口,就见前面出现了一家金铺,计氏高兴地笑道:“万姨娘,你不是说礼物随我挑的么,那我就挑一对金镯子,不知你舍得不舍得?”

    金镯子?那得多少钱?万姨娘又惊又恨,又不好说甚么,只得强作笑颜,跟着计氏朝金铺走,嘴里还要说着:“给太太挑礼物,自然是舍得,太太,你随便挑。”

    几人进到金铺里,马上有伙计将她们引到柜台前,向她们介绍起最新款的首饰来,苏静姗跟着听了一会儿,便称无趣,邀苏静瑶一起去前面逛,看有没有糖铺。

    苏静瑶听得一个糖字,哪有不愿意的,当即就拉起苏静姗的手就朝外走,一面走一面回头跟计氏说:“太太,我们去买糖回来给你吃。”

    计氏知道苏静姗是要去菜市,满面堆笑地点了点头,道:“好好玩,不用急着回来。”

    万姨娘生怕她们玩着玩着就回了家,急得不行,想要去追,却又碍着计氏发了话,便只得自己安慰自己,苏静姗是和苏静瑶一起去的,应该会玩得尽兴,不会想到朝家里去。

    苏静瑶拉着苏静姗到了街上,问她想朝哪头去逛,苏静姗却掏出一块银子塞进她手里,道:“好妹妹,三姐姐突然内急,你先去找糖铺罢,就顺着街朝前头走,我待会儿去寻你。”

    苏静瑶忙道:“我陪三姐姐一起去寻茅厕。”

    苏静姗笑道:“三姐姐又不是小孩子了,入个厕还要人陪,你赶紧去罢,免得耽误时间。”

    苏静瑶想陪着她去,但又被这话戳中了心思,她确是有些担心陪苏静姗寻到茅厕回来,计氏她们已经逛完了金铺,到时可就不好再提出去糖铺了。就在她犹豫的时候,苏静姗已是跑得远了。她拔腿追了几步,但到底敌不过苏静姗是大脚,只得慢慢停下了脚步,转头朝街那头去了。

    苏静姗自然不是去寻甚么茅厕,她一刻也没耽误,直奔菜市而去,掏银子买下一个猪尿泡,装满猪血,然后寻到一个无人的巷子,解开衣裳,把装满了猪血的猪尿泡绑在了胸口,再把衣裳穿好。

    那猪尿泡装满了猪血后,可不怎么小,幸亏苏静姗所穿的水田衣很是宽大,倒也不怎么看得出来。

    她做好准备,就一路狂奔,直奔家门。等她回到家时,院子里已堆满了大大小小的抬盒,上头都扎着大红的绸花。一定是徐媒婆到了苏静姗不及多想,拔腿就朝厅堂里冲,果然瞧见徐媒婆正坐在苏留鑫下首,将一张大红的帖子朝他手里递。

    那帖子,十有**就是聘书了事不宜迟,苏静姗赶紧掏出匕首,抵在自己胸前,大声道:“爹,你要是接了,我就死在你面前”

    喊出这番话,连苏静姗自己都觉得丢脸,但在这个谨遵三纲五常,父言大过天的世界里,弱小如她者,除了这一招,又能怎么样?莫名的,苏静姗就觉得十分悲哀,鼻子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只希望此事过后,一切时来运转,能真正摆脱苏留鑫的控制,要是能自立门户,那就更好了……苏静姗默默地想着。

    那边,苏留鑫大吃一惊,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怎么回来了?”

    眼见得徐媒婆还在把帖子朝苏留鑫手里塞,苏静姗连忙手上使劲,一刀戳破了面前的衣裳,也戳破了衣裳里的猪尿泡。鲜红的血顿时喷涌出来,瞬间染红了她的衣裳。当然,苏静姗也没忘了作出一副痛苦的表情来。

    苏留鑫实在是没想到苏静姗说自杀就自杀,惊呆了。还是徐媒婆先反应过来,尖叫道:“三姑娘,你这是作甚么?”她一面尖叫,还不忘把聘书扔到了苏留鑫那边的桌上。

    这时刚回过神来的苏留鑫听见窗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但他此时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实在是没有精力去理会别的,因此也就没有走过去看,甚至连问也没问一声。

    苏静姗盯着桌上的大红帖子,冲苏留鑫喊:“还回去不然就算我这回没死,等到上花轿时,一样死给你看,叫你不但人财两空,还惹上一身的晦气”

    若苏静姗真等到上花轿时死了,可不就是晦气,更是会连累得苏静初和苏静姗都不好嫁人。苏留鑫被她这话吓住了,不敢再犹豫,连忙伸手去取桌上的聘书。

    但就在这时,前面传来了阵阵惊呼,听声音竟是:“走水了走水了”
shop33011875.taobao.com 刚拿到的 密封完好 发的没发8票 相机佳能IXUS 220 HS 卖1400 银色 纽曼 A72HD  MP4播放器 白色 8G 500.00

Rank: 2Rank: 2

91UID
407773  
精华
帖子
36 
财富
347  
积分
49  
在线时间
15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8-30 
最后登录
2014-9-30 
更文的mm是大好人啊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405261  
精华
帖子
28 
财富
750  
积分
94  
在线时间
13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8-14 
最后登录
2018-9-3 
在远方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69726  
精华
帖子
264 
财富
18564  
积分
1671  
在线时间
37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4-21 
最后登录
2018-8-21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62566  
精华
帖子
429 
财富
2658  
积分
485  
在线时间
58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18 
最后登录
2016-11-24 
第四十四章 巨变

   走水?屋内三人都是一惊,苏留鑫再没了心思去拿那大红聘书,一马当先地冲了出去,一面跑,一面高声地问:“哪里走水了?快去担水来灭火”

    徐媒婆见那聘书还是稳稳当当的在桌上,就放了心,也跟着出去了。苏静姗则趁着他们都在忙乱,悄悄儿地回了自己屋,把猪尿泡拿了出来,丢进床下。

    这时苏留鑫在前面已是忙坏了,他的绸缎庄不知怎地竟着了火,虽说火势不大,又是从外头先燃起来的,但奈何店内都是易燃的布料,容不得他半点马虎,因此在扑灭火苗后,又带着掌柜的和两名伙计把店内店外都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直至完全确定再无一丁点火星方才作罢。

    徐媒婆一直站在旁边看着,见绸缎庄没有甚么大碍,便告辞走了。

    待苏留鑫忙完回到厅堂,发现聘书还在桌上放着,他正犹豫要不要还回去,就见苏静姗满身是血地站在门口,手里还握着那把匕首,他马上想起苏静姗拿着匕首刺向自己胸前的毅然决然,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下意识地想把聘书朝怀里藏。

    苏静姗瞧见,甚么也没有说,只是把匕首又抵在了胸前,苏留鑫又是一个哆嗦,生怕她真刺了下去,闹个人财两空,忙道:“我这就去还,这就去还。”说着就飞快地朝外跑去,生怕步子慢了,苏静姗又要刺自己一刀。

    苏静姗不放心,便跟了上去,一路上有许多人对着她指指点点,更有人上前来问她这是怎么了。苏静姗也不掩饰,只要有人来问,就作出崔然欲涕的表情,告诉他们,这是苏留鑫拿刀刺的,就因为她不愿意被卖掉。

    大安街上的人,哪个不晓得苏家的情况,闻者要么唏嘘,要么愤慨,纷纷指责跑在前头的苏留鑫,又不是穷得过不下去了,作甚么要卖儿卖女。

    苏留鑫直呼冤枉,不停地为自己辩解,但奈何苏静姗满身是血,别个都不信他,直闹了个颜面尽失,满腹委屈。

    徐媒婆小脚,走得不快,因此他们没追多远就赶上了她。苏留鑫现在只想赶紧回去,好躲开路人鄙夷的眼光,所以一追上徐媒婆就把聘书掏了出来,塞进她手里,道:“这门亲事作罢,那些聘礼,你赶紧把刚才的脚夫都叫回来,把它们担回去。”

    徐媒婆哪里肯接那聘书,一面骂苏留鑫背信弃义,一面又给他推了回去。

    苏留鑫又是满腹委屈,心想,这又不是我不愿意的,不是被苏静姗逼着了么,难道要他硬收下聘书,去丢个姑娘?

    他心里想着事,手下却不慢,飞快地伸出胳膊,挡住了徐媒婆来塞聘书的手。

    他两人一去一来,正拉扯得热闹,却有一身着大红销金衫子的妇人直直地朝苏留鑫走过来,问道:“请问这位可是苏家绸缎庄的东家苏老爷?”

    苏留鑫见这人的打扮和徐媒婆差不多,但衣料的档次却高出一等,就愣了一愣才答道:“我就是,你找我作甚?”

    那妇人冲他福了一福,笑道:“我是本县官媒,姓袁,老爷称呼我袁媒人便是。我是来替知县大人家的公子向您家三姑娘提亲的,若是苏老爷无事,还请借一步相谈。”

    知县大人家的公子?那不就是田少爷?苏留鑫此时的感觉,就好似被一大馅饼结结实实地砸中了,兴奋地有些发晕。他愣在原地傻笑了好一气,才得意洋洋地把董庆元的聘书朝徐媒婆一丢,再转头笑容满面对袁媒婆道:“我家就在前面,还请袁媒人移步。”

    袁媒婆略一点头,退后两步,请苏留鑫先行,在前面带路。

    这下徐媒婆不乐意了,赶将上来扯住苏留鑫的袖子,硬把聘书朝他怀里塞,道:“凡事有个先来后到,亏你还是个生意人,怎么一点儿诚信也不讲?”

    苏留鑫只想着待会儿怎么向袁媒婆解释满院子里的聘礼,根本不理她,袖子一甩,聘书一丢,继续朝前走。

    那聘书在空中转了两圈,落到地上,自行翻开来。徐媒婆赶忙扑上去捡,却一眼瞧见聘书内页的内容,忍不住惊讶地“咦”了一声,随即冲前面高声叫喊:“苏老爷,你来看这份聘书”

    苏留鑫哪里肯理她,赶紧加快了脚步。徐媒婆挪着小脚赶将上去,把聘书摊开,递到他眼前,道:“苏老爷,你先看了再说。”

    苏留鑫很不耐烦地朝聘书上扫了一眼,也跟徐媒婆先前一样,惊讶地咦了一声,道:“董庆元求娶的是我家二丫头?先前怎么没听说?”

    徐媒婆望着他,道:“这不是我带来的聘书,是苏老爷暗中换了?”

    苏留鑫皱眉道:“我换它作甚么……”他说着说着,突然心念一动,闭了嘴,只望着徐媒婆笑。

    徐媒婆心领神会,笑道:“二姑娘样貌更好呢,董公子一定乐意。”

    苏留鑫也笑:“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就这么定了,董公子那里我去说。”徐媒婆心想董庆元只是要一个娘子,至于是谁并不重要,再说苏家二姑娘生得比三姑娘好,他见了一定喜欢,于是就打下了包票。

    此时的苏留鑫,浑身舒坦,笑呵呵地把聘书收进怀里,对袁媒婆道:“今日我苏家双喜临门,两位小女的亲事都有着落了。”

    袁媒婆心知有异,但毕竟与她无关,也就不去过问,只浅浅地笑了笑。

    苏留鑫与徐媒婆两人皆大欢喜,谁也没去追究那封假聘书的由来,只相视一笑,在街上别过。

    苏静姗躲在路边的一株大树下,把刚才的情景看了个一清二楚,也听了个一清二楚,此刻,她心中十分地气愤——徐媒婆聘书被换,她能猜出个大概,不外乎就是苏静初想要嫁个有钱人,点燃了前面的店铺,趁着众人都不在厅堂之际,把聘书给换了。看来那天她在菜市前碰见苏静初请书生写的帖子,就是那封假聘书了,她胆子也真是大,竟一点儿也不顾及姐妹情谊,虽然那个董庆元是她不想嫁的,可那也得她愿意才行,她怎能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来抢?听计氏以往的口气,那董庆元一定是有甚么不对,所以她才坚持不让自己嫁过去,嗬,既然苏静初这么想嫁,那就让她去受苦好了,活该

    苏静姗气愤过后,才想起袁媒婆来,犯起了迷糊——袁媒婆怎么会上门来替田悦江提亲,而且来得这么巧呢?这个问题,她想了半天,却怎么也没想明白。

    等她迷迷糊糊地回到家中,苏留鑫已经在厅堂同那袁媒婆相谈甚欢了。毫无意外的,他会答应这门天上掉下来的亲事,而苏静姗则是满腹疑惑——虽说知县的官职不大,只是个七品芝麻官,但怎么也是个正经的官宦人家,怎会来娶她这个商户之女?要知道在当朝,商人的地位可是很低的。就算是田悦江不知在何时恋上了她,他的父亲知县大人也不可能答应呀?

    苏静姗立在自己房门前,微皱着眉头望向厅堂,却见计氏自厅堂走出,直奔她这里而来。她吃了一惊,忙问:“娘,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万姨娘……”

    计氏笑容满面的打断她道:“我没事,只是担心你一人回来制不住你爹,才寻了个借口也回来了,我刚才见你不在,正想去找,却见你爹带了个媒婆回来,我生怕他又要使甚么花招,就没急着出去,先在旁边听了一气。”她说着说着,抑制不住地笑出声来,道:“囡囡,你可知道是谁来向你提亲?”

    苏静姗语气平淡地道:“我早在街上就听见了,是知县大人家的田少爷。”

    计氏听她语气中并无一点高兴的意思,便朝她脸上看去,却见她竟是面有愁容,连忙问道:“囡囡,可是有甚么不妥?”

    苏静姗摇摇头,道:“不妥倒是没看出来,只是娘你想想,那田少爷是甚么样的人家,怎会屈尊来向我提亲?”

    计氏先前是被高兴冲昏了头脑,这会儿经苏静姗一提醒,再仔细一想,才发现此事真有些奇怪,堂堂知县大人家的公子,怎么会来向一个商户之女提亲呢,纵使苏静姗在她眼中是完美无缺,可那也改变不了她商户女出身的事实。

    “难道其中有诈?”计氏兀地一惊,就要朝厅堂里去。

    苏静姗忙道:“娘,你也不用问甚么,直接回了那媒人便是。”

    计氏惊讶道:“直接拒绝她?如果是真的也不答应?囡囡,那田少爷人不错,实在是难得一见的……”

    苏静姗打断她道:“娘,我是甚么身份,自己很清楚,那田少爷再好,我也不想去他家受气。”

    受气?是了,她一个商户女,去了官宦人家,肯定是瞧不起的人多,受气自然是难免的。计氏是真的觉得这门亲不错,但也是真的舍不得女儿去高门大户里受委屈,于是便犹豫起来。

    就在这时,厅堂那边的苏留鑫已经结束了与袁媒人的交谈,将其送了出来。瞧苏留鑫笑容满面的模样,定是已经答应了袁媒婆的提亲。计氏犹豫起来,道:“要不就这样罢,知县大人既然愿意请媒人来提亲,就一定是看得上你,既是如此,你还怕甚么?”

    苏静姗也是很犹豫,不然刚才那会儿就不是站在屋檐下,而是直接冲过去了。

    母女俩都是犹豫,正你看我,我看你的时候,却听见外面一阵喧哗,其间还夹杂着语气不善的高声叫嚷。两人对视一眼,俱是惊讶,但还没等她们反应过来,就见两名皂衣衙役手执枷锁冲了进来,在他们身后,跟着一大群看热闹的邻居。
shop33011875.taobao.com 刚拿到的 密封完好 发的没发8票 相机佳能IXUS 220 HS 卖1400 银色 纽曼 A72HD  MP4播放器 白色 8G 500.00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88866  
精华
帖子
628 
财富
3361  
积分
664  
在线时间
94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7 
最后登录
2012-9-9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