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宠婚万万岁
go 回复: 1112 | 浏览:230945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亲事》作者:阿昧(完)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76660  
精华
帖子
1397 
财富
7642  
积分
1388  
在线时间
545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3-8-26 
第四十章 瞒嫁

  苏留鑫一听,登时大怒,跳起来就给了万姨娘一下,骂道:“你这个蠢货,长的是猪脑子?姗姐手里捏着咱们的婚书呢,你还敢害她要是她一气之下把咱们给告了,如何是好?”
  万姨娘被计氏痛揍时,大气都不敢出,但她却不怕苏留鑫,当即就一爪子挠到了他的脸上去,留下五道深深血痕。苏留鑫疼得钻心,立时火起,便欲上前还手,但万姨娘却已经叉着腰骂起来了:“好你个苏留鑫,还敢提婚书,当年要不是你扯下弥天大谎骗了我爹,我也不至于落得如今这般田地苏留鑫,我告诉你,你就是个十足的骗子,当年我明明是三媒六聘一样不少嫁给你做妻的,转头来却成了妾,反要以一个村妇为尊,真是让我没脸见人,连娘家都不敢回。”
  苏留鑫一听她这番控诉,就有些畏缩,万姨娘趁势冲将上去,一头撞到他怀里,要死要活起来。苏留鑫生怕她嚷嚷出去叫人听见,慌忙拉开她,好言劝道:“絮儿,你别吵,有话好好说,当年我是真心喜欢你,才娶了你进门……”
  “呸”万姨娘一口啐到他脸上,喷了他一脸唾沫星子,“你是真心喜欢我陪嫁的那几个铺子罢?”
  苏留鑫脸上讪讪的,道:“絮儿,我这些年对你可是言听计从……”
  “呸”万姨娘又是一口啐到他脸上,道,“那你刚才打我作甚么?”
  听她这一问,苏留鑫的火气又起来了,低声吼道:“你就不怕她把咱们给告了?”
  万姨娘脸一扬,抬起尖尖的下巴,道:“怕甚么,不就是打九十板子么,买通施刑的衙役,叫他们轻点打,也没甚么事。”
  苏留鑫道:“岂止九十大板,还要强行判咱们离异的”
  万姨娘斜瞥着他,故意道:“离异就离异,你怕甚么,反正我已经人老珠黄,走了也就走了,只要儿子在你家不就行了。”
  当初说好了,若是万姨娘被休,陪嫁的三个铺子的股份,万家就要收回去了,苏留鑫一想到这里,心就跟刀绞似的疼。但这心思他怎敢说给万姨娘知道,只好强笑道:“咱们夫妻十几年,我怎么舍得。”
  万姨娘不相信,嗤了一声,道:“若是真舍不得,就遂了我的意,先把姗姐嫁给董庆元,再任由她去告,等到县太爷判了咱们离异,你就再没有了顾忌,正好趁机会休掉计氏,然后你愿意重新把我娶回来也行,不娶也随便——不过,若是要娶,必须重新三媒六聘,八抬大轿,我可不想再做一回妾。”
  苏留鑫先是暗恨她不顾夫妻情谊,至他于不顾,但听着听着,却觉得她这主意真不错,至少不用再像现在这样担惊受怕地活着。不过,计氏到底同他多年夫妻,虽说平日里看着挺讨厌,可真要他将其休掉,他又有点舍不得。
  万姨娘见他犹豫,哼了一声,道:“怎么,舍不得闺女,还是舍不得那村妇?我劝你别傻了,她们都不惜跑去苏州找到你停妻再娶的证据,好拿来威胁你,你还有甚么好挂念的?”
  苏留鑫一听这话,马上释怀,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道了声“好”,也不想想,若不是他想卖苏静姗在先,苏静姗又怎会费时费力地跑到苏州去。
  万姨娘见他同意了,笑逐颜开,马上翻了专治跌打损伤的药膏出来帮苏留鑫抹伤口,笑道:“这膏药是番货,灵着呢。”
  苏留鑫趁着她高兴,便小心翼翼地问道:“絮儿,等衙门判了咱们离异,你真肯重新再嫁给我?”
  万姨娘知道他是舍不得那三个铺子里的股份,但此时因为太过高兴,也懒得去戳穿他,便道:“我就算舍得你,也舍不得儿子哪。”
  是呀,还有苏远光呢,计氏怎舍得丢下亲生儿子不管苏留鑫这下终于放下心来,但却又担忧这计策行不通,道:“要是姗姐和她娘不晓得董庆元的底细,这事儿倒还好办,可如今她们已经知道了,还怎么把姗姐嫁去董家?”
  万姨娘推了他一把,道:“知道了又如何?难道你还惦记那村妇说的话,亲事得同三姑娘商量?”
  苏留鑫疑惑道:“你的意思是?”
  万姨娘道:“自古以来,婚姻大事,都是由父母作主,哪由得儿女置喙?”
  苏留鑫道:“你也说了,是父母作主,那不还有她娘么?她娘会准许我把她嫁给董庆元?若是她愿意,刚才也不会死命地打咱们了。”
  万姨娘瞪他一眼,骂道:“你还说我是个蠢货,我看你才是”骂完再问他:“你只告诉我,如果你不告诉那村妇,自行把姗姐的亲事给定了,县太爷会不会定你的罪?”
  苏留鑫马上道:“我是她爹,亲爹,替她定亲天经地义,县太爷凭甚么定我的罪?”
  万姨娘一指头戳到了他的额上去,骂道:“我就说你是蠢货,你承认不承认?你说,既然你瞒着那村妇给三姑娘定亲并不违法,却为何不敢去做?”
  苏留鑫这才明白过来,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道:“你瞧我这脑子,还真是糊涂了。既是如此,你就把媒婆叫来,咱们把这门亲事给定了。不过,这事儿可得死死瞒着姗姐和她娘,不然她们不会善罢甘休。”
  万姨娘白了他一眼,道:“这是自然,我又不是猪脑子。”
  苏留鑫把这事儿从头到尾又想了一遍,越想就越兴奋,若是此计能够得逞,那他就永远也不用再担心自己停妻再娶的事会东窗事发了。就为了从此以后能睡个安稳觉,也该照着万姨娘说的去做
  万姨娘则是一想到苏静姗会嫁给一个净身男子,能报了她被捆去衙门挨打的仇,就高兴地不能自己。而且此举还会给计氏一个沉重的打击,一并报了她今日痛揍自己的仇。
  她越想越高兴,又想到事不宜迟,便对苏留鑫道:“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我现在就去叫伙计把徐媒婆请来?”
  苏留鑫连忙摇头,道:“若是她到家里来,岂不是会让姗姐和她娘晓得?她们如今晓得了你的心思,肯定会牢牢盯着咱们这边的。再说……”苏留鑫指了指自己和万姨娘的脸,道:“你看咱们这一脸的伤,怎好出门?别让人笑话了去。”
  苏留鑫的脸上,除了计氏留下的伤痕外,还有万姨娘方才的杰作,两下凑在一起,煞是好看,确是出不了门。而万姨娘跑去抓了把镜子一照,登时惊叫起来,大声咒骂计氏不已。
  两人各自伤心痛恨一时,凑到一处商议,决定让苏远光去一趟徐媒婆处,告诉她苏家已经答应了董庆元的提亲。
  本来瞒嫁苏静姗一事,是万姨娘提出来的,但此时的苏留鑫却比万姨娘更急,竟等不得苏远光自己回来,就拿袖子遮了脸,到前面铺子里使了个伙计,把苏远光从苏家另一个铺子里叫了回来。
  苏远光正在那个铺子里支钱呢,却突然被叫了回来,很有些不爽快,但等他听苏留鑫细细讲了万姨娘的计策,就马上高兴起来,二话不说朝徐媒婆家去了。
  徐媒婆就住在大安街上,离得不远,苏远光没走几步就到了她家,把苏留鑫的意思讲了。徐媒婆本还以为这门亲事做不成,正犯愁再寻个甚么样的人家去配董庆元,就见苏远光带着苏留鑫的话上了门,禁不住喜出望外,拿苏远光当了个上客招待。
  苏远光比苏留鑫和万姨娘更懂得事不宜迟的道理,竟自作了主张对徐媒婆道:“咱们家不讲那么些规矩,你告诉那董庆元,若是他愿意,就按四礼来,快些把这亲给成了。”
  凡是成亲,自古以来就有六礼,乃是问名、纳采、纳吉、纳征、请期和亲迎,但到了当朝,有些人家或因贫困,或因图省事,将其省去问名、纳吉两礼,只留纳采、纳征、请期和亲迎这四礼。
  而苏家虽然不太富裕,但怎么也算不得贫困,所以苏远光这样说,显然就是为了图省事了。
  徐媒婆做惯了媒的人,知道这省事儿,省下的不仅是成亲的程序,更是省却了新娘子脸上的光彩,毕竟六礼齐备,才能显出她受夫家的重视。所以像苏远光这样家境并不贫困却提出只要四礼要求的人,实在是少数,因此让徐媒婆很是惊讶了一下。
  但她的惊讶,也只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转眼就想到像董庆元这样的净身男子,自然是越早把新妇迎进门越好,免得夜长梦多,于是脸上堆满了笑,连声应允道:“好,好,苏大少爷和令尊都是爽快人,这事儿就包在我身上了,若是董庆元不同意,由我去说。”
  苏远光满意地点了点头,喝完盏中徐媒婆特意为他煮的好茶,起身告辞回家。
  苏留鑫和万姨娘在家望眼欲穿,终于把苏远光给等了回来,等他一进门就齐声地问:“事情办得如何?”
  苏远光得意洋洋地道:“全都办妥了,你们就只等着董庆元上门送聘礼罢”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76660  
精华
帖子
1397 
财富
7642  
积分
1388  
在线时间
545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3-8-26 
第四十一章 嫉妒

  怎么是四礼?苏留鑫一愣:“这是董庆元的意思?”
  苏远光摇摇头,笑道:“这是我跟徐媒婆说的,爹,夜长梦多,要那许多礼数作甚么,还是赶紧把姗姐嫁出去的好。”
  苏留鑫自然知道夜长梦多的道理,但却很不高兴苏远光自作主张,于是脸色就沉了下来。
  万姨娘察言观色,晓得他是心里有了气,但却本能地想要卫护儿子,便道:“这是咱们的疏忽,忘了嘱咐你事宜从简,还好你聪明,自己跟徐媒婆说了,不然要是按着六礼一步一步的来,得拖到甚么时候去?”说着,又拿胳膊肘撞苏留鑫。
  苏留鑫勉强笑了笑,道:“是,你聪明。”
  万姨娘见他笑得勉强,道:“你跟儿子置的甚么气,有这功夫还不如来商量商量三姑娘的聘礼,那董庆元有钱,这聘礼咱们可不能要少了。”
  听得一个钱字,苏留鑫马上来了精神,甚至觉得苏远光的自作主张也很不错,至少缩短了他拿到聘礼的时间。不过,嫁女虽然可以收聘礼,但也是要陪嫁妆的,一去一来是亏是赚还不知道呢。他想着想着,不禁眉头大皱,忙把这烦恼拿出来同万姨娘商量,又叫苏远光帮着想想主意,怎样才能只收聘礼不陪嫁妆。
  听了苏留鑫这问题,苏远光还在那里苦苦思索,万姨娘却道:“我们好端端的一个黄花大闺女,就要嫁给他一个净身男子,他还好意思要陪嫁?听我的,尽管甚么也不陪送,那董庆元绝对不敢说甚么。”
  净身男子?那董庆元竟是净身男子?苏远光还是头一回听到这个,不禁大为惊讶,惊讶过后,随之而来的是兴奋,他一想到自己被匕首捅伤之仇终能得报,就一个劲儿地赞万姨娘:“娘,你给姗姐说的这门亲真不错”
  苏留鑫则觉得万姨娘这话简直讲到了他的心窝里去,就含情脉脉地看了她一眼,从桌子底下捉住了她的手。
  几人各自高兴一时,开始商议苏静姗聘礼的事,从银子到珠宝首饰,讨论得是热火朝天。
  因为这件事,三人很是兴奋了几天,连走路都带着风。
  过了几天,徐媒婆登门,准备和苏留鑫商量商量苏静姗聘礼的事,她是临时而来,并未通知苏留鑫,就有些担心他不在家。正巧这时院门口走过一个美貌少女,徐媒婆就拦住她问道:“姑娘,你是苏家的几姑娘?你爹在家不在家?”
  那美貌少女看了她一眼,道:“我在姐妹中排行第二,不知你是哪位,找我爹作甚么?”
  原来是苏家的二姑娘,瞧着模样,瞧着身段,真是没得挑,只可惜给董庆元定下的姑娘不是她。徐媒婆暗自惋惜一番,笑道:“我姓徐,是个冰人,今日来跟你爹商量你们家三姑娘的亲事。”
  苏静姗的亲事?怎么没听说过?苏静初心下讶然,便多嘴问了一句:“不知我三妹妹许的是哪户人家?”她说完才反应过来,作为一个未嫁女孩儿家,她听见徐媒婆的这话,就该拿脚走开,怎能站在这里跟她问话?想到这里,她的脸就红了起来,但却又敌不过心中好奇,一双脚怎么也挪不开步。
  徐媒婆对她的反应倒是不以为意,笑吟吟地回答她的话道:“二姑娘还不知道?你爹把你家三姑娘许给城东的董庆元了,他家只得他一个,住着五间三进的大房子,在城郊还有良田百亩,又新近才买了奴仆无数,可是咱们东亭数得出来的好人家呢……”
  有房有田有奴仆?这是个有钱人家呀苏静初听着听着就听住了,再不去想那要避开的话,满脑子都萦绕着一个声音:苏静姗要嫁给有钱人了
  徐媒婆把她的表情尽收眼底,笑眯眯地道:“二姑娘这样好的人才,以后肯定嫁得更好。”
  苏静初听得她这样说,虽则满脸羞窘,心中却也欢喜,但一想到苏留鑫给她定下的亲事只不过是隔壁的穷秀才,那满腹的酸水就使了劲儿地往上冒。
  这时万姨娘路过这里,一眼瞧见徐媒婆,大吃一惊,赶忙拉了她出门,一口气走出甬道,才以责备的口吻怪她道:“你怎么不打招呼就来了?那事儿我家太太和三姑娘都不乐意呢,我家老爷是瞒着她们把亲事给定下的。”
  徐媒婆见惯了这种事,倒也不以为奇,那哭哭啼啼不乐意嫁的大姑娘多着呢,可到头来还不是被家里人塞进了花轿,照样做了人家的媳妇,于是她连声抱歉,道:“我不晓得这事儿,所以才贸然上门。”
  万姨娘问道:“你方才没把这事儿告诉我们家二姑娘罢?”
  徐媒婆生怕她生气,哪敢告诉她实情,连连摇头道:“没告诉,没告诉,你放心。”
  万姨娘这才松了口气,问道:“你来做甚么的?”
  徐媒婆忙道:“我是想同苏老爷商量聘礼的事,所以这才来了。”
  万姨娘一听这话,马上就高兴起来,说了声你等着,就回去取了苏留鑫早就拟好的一张单子,交给徐媒婆道:“你告诉那董庆元,就照着这单子上的来。”
  徐媒婆接过单子,大略扫了一眼,只见那上头提的要求,简直近乎无礼。她很想呛万姨娘一句:你们以为嫁的是仙女哪?但却又怕得罪了万姨娘,苏家不肯嫁女,毕竟以董庆元净身男子的情况,要想娶个媳妇进门,还是比较困难的,不知说多少谎话才能成事。于是她就把单子塞进了袖子里,准备先给董庆元看看再说。
  万姨娘见徐媒婆接了单子,便知此事已成一大半,不禁笑容满面,给了徐媒婆一分银子作路费,又送了她一截,这才朝回走。待她兴高采烈地踏进院门,却发现苏静初竟还站在门口,而且双手紧紧交握在一起,咬着嘴唇,面色铁青,一副气愤到极点的模样。
  万姨娘十分好奇,开口问道:“二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她连问了两声,苏静初才回过神来,恍恍惚惚地回答她道:“我没事。”说着,就摇摇晃晃地朝屋里去了。
  “莫名其妙”万姨娘骂了一句,回正屋给苏留鑫报信去了。
  苏静初跌跌撞撞地回到屋里,一头扎到床上,眼泪止不住地淌了下来。凭甚么?凭甚么?一样是苏家的女儿,她哪一样又比不过苏静姗,凭甚么她就能嫁去有钱人家,而自己却只能配给穷秀才?偏心,偏心计氏是苏静姗的亲娘,偏心也就罢了,可苏留鑫一样的是亲爹,为甚么也偏起心来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也要嫁给有钱人家苏静初越想越激愤,渐渐地竟止了眼泪,却露出满面的狰狞来。
  激愤过后,苏静初恢复了平静,但脑中却是飞转,心想,反正交给王秀才的那张庚帖已是做了手脚,到时嫁过去的人不会是她,那她何不放手搏一搏,也给自己挣个好姻缘,好前程?
  苏静初想了会子,终于作出决定,反而松了口气,开始想起别的事情来——看刚才万姨娘急冲冲地拉着徐媒婆出去的样子,应该是想坏掉苏静姗的亲事罢;而那天计氏抓住了万姨娘猛打,大概就是因为发现了她的意图,所以才给她一个教训,只不过没想到万姨娘挨了揍,还是一门心思地想要破坏苏静姗的姻缘。不过这也难怪,谁叫苏静姗去年才进门时,就把万姨娘绑去衙门给了她一个下马威呢?
  既然万姨娘已经盯上了苏静姗,那她盯着万姨娘就是了……苏静初想着想着,唇角浮上一丝微笑来。
  接下来的几天,苏家风平浪静,甚么事也没有,只在第五天头上,徐媒婆遣人来了一趟,告诉苏留鑫,董庆元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到时会原原本本地照着他的单子,把聘礼挑上门来,而且也不计较他们家陪嫁的多寡。
  苏留鑫听来人讲了这话,真是心花怒放,当即就告诉他道:“你回去叫徐媒婆通知董庆元,赶紧把聘礼准备好,三月初一那天等我我们的信儿后,就把聘书聘礼送过来。”
  来人得过徐媒婆的吩咐,只管传话,不管其他,因此听了苏留鑫的话后也不多问,径直去了。
  万姨娘不解,问苏留鑫道:“为甚么是三月初一?”
  苏留鑫道:“送聘礼这事儿,可不能让姗姐和她娘看见,小心被她们看出端倪来。”又道:“三月初二是姗姐她娘的生辰,等到她生辰的头一天,也就是三月初一,你就说要送件礼给她,但却不知挑甚么好,所以想请她上街去,让她自己挑,到时她见你如此殷勤,又加上是自己生日,少不得要给几分面子,同你一起到街上去,而她一去,姗姐一多半也会去,就算不去,你到时多撺掇几句,也就成了。等到她们都出了门,我就让人去通知徐媒婆,叫她送聘礼来。”
  苏留鑫考虑的真是周到,而且这主意也是妙极,万姨娘满面堆笑地捏了他一把,道:“看来你还是有几分脑子的,想得甚是周全,不过,只把那村妇和三姑娘带出去恐怕还不行,得想办法把乔姨娘,还有二姑娘、四姑娘也带出去才好,不然谁晓得她们会不会为了讨好那村妇而通风报信?”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62566  
精华
帖子
429 
财富
2658  
积分
485  
在线时间
58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18 
最后登录
2016-11-24 
第四十二章 惊闻

宝宝还没完全好,很闹腾,所以又一次更新迟了,抱歉。

    --------------------------

    苏留鑫连连点头,道:“还是想得周到,就是这样办,等到三月初一,你就把他们都带出去。”

    两人就此商定,欢欢喜喜地幻想着董庆元送聘礼来时的场景,俱是喜上眉梢,连着几天见人就笑,高高兴兴地只等三月初一的来到。

    在他们瞒着苏静姗筹划她的亲事时,苏静姗本人正与计氏两个忙着缝制新款水田衣,每日里忙得热火朝天,对外面发生的一切都没有留意。虽说上回计氏打过苏留鑫后,苏留鑫并未就董庆元的事最终表态,但计氏和苏静姗都认为她们有苏留鑫的把柄在手,不必为此担心,因此放心大胆地关起门做衣裳,想要赶上下一拨的时尚热潮。

    而她之所以这样地着急做衣裳,都是因为有次上街,又在七宝街口遇见了刘士衡,那刘士衡在调戏过她过后,状似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你上次做的那衣裳,我家老太太很是喜欢。”上次做的衣裳,自然就是那件新款的水田衣,既然刘老太太已是穿上了身,那这衣裳十之8九就要在苏州流行起来了,紧接着,便是东亭。

    苏静姗怎肯错过这样的商机,第二天就和计氏去了隔壁绸缎庄,买了好几块颜色花纹各不相同的布料,回家绞成不规则的形状,开始缝制新款水田衣。

    这天杨柳和聂如玉特意结伴来看苏静姗,告诉她一个消息,苏州已经开始流行另一种水田衣了

    苏静姗听说后,马上取了两件新款水田衣出来,递给她们看,笑道:“两位姐姐说的,可是这种?”

    杨柳和聂如玉皆是惊讶,齐齐问道:“你怎么会有这个,难道你也才去了苏州?”

    苏静姗笑道:“两位姐姐就甭管这么多了,这两件衣裳送给你们,就当谢你们特意来给我报消息——以后要是还有这样的消息,记得来告诉我哟。”

    杨柳推辞道:“咱们是姐妹,谈甚么谢不谢的,这一件衣裳也不便宜,咱们不能要,何况你上回才送了咱们一件。”

    苏静姗道:“既然是姐妹,又客套作甚么,妹子送的,你们就只管放心大胆地穿。”

    这时计氏也走了出来,帮着苏静姗劝她们收下衣裳,杨柳和聂如玉这才把新款水田衣收下了。她们道过谢,又同苏静姗聊了一时才起身告辞,临走前,答应苏静姗,只要她们跑镖去苏州,就一准儿回来告诉她苏州流行的衣裳是甚么。

    送走杨柳和聂如玉,苏静姗很是兴奋,拉着计氏道:“娘,看来咱们这衣裳是做对了”

    计氏也很是兴奋,笑道:“那咱们赶紧再多做几件。”

    苏静姗连连点头,既然苏州已经开始流行新款水田衣,那过不了多久就要传到东亭来了,自然是得多做几件,以备到时好卖。至于销路,苏静姗一点儿也不担心,她如今已经是有信誉的人了,不怕人不相信——她卖过旧款水田衣之后不久,这种衣裳就飞快地在东亭流行起来便是铁一般的证据。

    苏静姗想着,既然要多做新款水田衣,那不如多加几个人手,做起来也快一些,于是便同计氏商量:“娘,不如把乔姨娘和二姐、四妹都叫过来帮忙罢,乔姨娘和二姐姐针线活做的好,帮着缝个边一定没问题,四妹妹虽说手艺差些,但好歹跟着我学过几天缝纫,照着我画的线裁个布料应该也能胜任。”

    多双手自然做得更快,上回做文胸和内裤时,就多亏了苏静初和苏静瑶帮忙,因此计氏想也没想就同意了。于是苏静姗便推开门,朝隔壁走去,准备先跟苏静初和苏静瑶说,再去对面找乔姨娘。

    隔壁的门虚掩着,里头传来窃窃私语,听声音是苏静瑶:“二姐姐,你这几天是怎么了,总是一个人坐着发呆,跟你说话你也不搭理。”

    接着是苏静初的声音,显得很是敷衍:“没怎么,谁没个发呆的时候,偏你爱计较。”

    苏静瑶却道:“没怎么?少骗人了。你是自从前几天和徐媒婆搭过话后,就这样了。”

    苏静姗站在门口,准备等她们讲完了再进去,免得打断她们,却没想到听见苏静瑶说前几天徐媒婆来过,不禁吃了一惊,不由自主地站得离门近了些——她是听计氏提过徐媒婆的,知道董庆元来向她提亲,托的就是她。

    这时苏静初压低了的声音传了出来,听得出她颇为惊讶:“你怎么知道徐媒婆来过?不对,你怎么知道她是徐媒婆,你又没见过她。”

    苏静瑶哼了一声,道:“当时我就站在檐下,你们说得太投入,没看见我而已。”

    苏静初问道:“你听见了甚么?”

    苏静瑶道:“还能有甚么,不就是爹爹要把三姐姐嫁给那城东的董庆元了么,你这会儿一定很羡慕她罢。”

    苏静初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恼火:“你休要胡说,我才不羡慕她”

    苏静瑶嗤了一声,道:“三姐姐就要嫁给你朝思暮想的有钱人了,难道你不羡慕她?”说完又道:“三姐姐觅得如此佳婿,一定欢喜得很,我想要去恭贺她,却又怕她着羞生气……”

    苏静初骂她道:“佳婿是你一个女孩儿家能挂在嘴上的?不知羞”

    听到这里,苏静姗已是又惊又怒,满脑子就只有那一句,“爹爹要把三姐姐嫁给那城东的董庆元了”。她飞快地转过身,奔回自己屋里,关上门对计氏道:“娘,我刚才听见二姐姐和四妹妹在讲悄悄话,说是爹已经把我许给城东的董庆元了”

    “甚么?”计氏大吃一惊,猛地站起身来,带倒了所坐的凳子,嗑在桌腿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我这就去找你爹,向他问个清楚。”计氏顾不得去扶凳子,急冲冲地朝外奔去。

    苏静姗连忙拉住她道:“娘,要去也不是这会儿。”

    计氏急道:“都给你定亲了,你还不急?那董庆元可是个……”她说到这里,卡了壳——先前她痛揍万姨娘和苏留鑫后,苏静姗就曾问过她董庆元是不是有甚么不妥,她碍着苏静姗是未嫁的大姑娘,就没有告诉她实情,只说万姨娘所言不实,那董庆元并不是良配。

    苏静姗听出计氏有未尽之意,但此时她要考虑的并非这个,于是便没有追问,只道:“娘,咱们是不能由着爹胡乱把我给嫁出去,但现在找他却没有用,因为家里这些时甚么动静都没有,说明董家还没有下定,咱们且等他下定之日再去找爹,逼着他把这门亲事给退了。”

    计氏听说还要等,有些不愿意,但也觉得苏静姗的话很有道理,因为只有下定之后,这门亲事才算是真定下了,这时候去找苏留鑫,他大可推说此事未定,再议。

    她想了又想,还是决定照着苏静姗的主意办,毕竟这种事,需要一次办好,若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和苏留鑫闹,到头来害得只是苏静姗的名声。

    两人议定后,便将此事暂压心底,照常裁布赶做新款水田衣,还把乔姨娘、苏静初和苏静瑶也拉了来帮忙,只不过在裁剪衣裳的时候,她们不再紧闭门窗只顾做衣,而是始终把窗户开了一道缝,时刻留意着外头的动静。

    如此过了数日,苏留鑫那里一直都不见动静,直到三月初一,计氏生日的头一天,万姨娘在饭桌上殷勤地替计氏布菜,还提出要送她一件生辰贺礼。此时的计氏,怎么看她都不顺眼,才不管她说甚么,只沉了脸不作声。

    苏留鑫见状,忙在一旁帮腔道:“她娘,万姨娘自从那事儿之后,一直后悔着呢,时时想着要向你赔礼道歉,你就给她个机会,跟她上街去挑一样最贵的东西叫她送你,狠宰她一笔出出气。”

    让她出气?只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罢。计氏猛地想到,万姨娘和苏留鑫的反常,只怕是和苏静姗的亲事有关,便不由自主地朝苏静姗看去。

    苏静姗也想到了这个,便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笑道:“娘,难得万姨娘有心,你就去罢,我也好跟去散散心。”

    万姨娘见苏静姗主动提出要跟去,喜出望外,连忙道:“好,好,礼物我也送三姑娘一件,随便你挑。”她说着说着,就朝乔姨娘挑衅般地挑了挑眉。

    乔姨娘怎肯放弃这样大好的向计氏示好的机会,果然上当,道:“太太,我虽然比不得万姨娘有钱,但对太太的心却不差半分,不如我们一起去街上,也请太太挑一件东西,作为我送太太的贺礼。”

    计氏只想着万姨娘和苏留鑫的奸计,哪里去理会甚么贺礼,只胡乱点了点头。这时万姨娘又问苏静初和苏静瑶:“二姑娘,四姑娘,既然咱们都去,不如你们也跟去顽罢,也好和三姑娘做个伴。”

    苏静瑶巴不得这一声,马上答应道:“我去,我去,我也要挑一件礼物送给太太。”

    苏静初却犹豫起来,她敏感地料到今日苏留鑫会有所行动,万姨娘这招多半是调虎离山计,她很想留在家里看看苏留鑫如何动作,但苏静瑶已是答应去了,她也不好单独留在家里,只好点了点头,心里想着,跟去就跟去,等到半路上,随便寻个甚么借口躲开,然后偷偷地回家来好了。
shop33011875.taobao.com 刚拿到的 密封完好 发的没发8票 相机佳能IXUS 220 HS 卖1400 银色 纽曼 A72HD  MP4播放器 白色 8G 500.00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81388  
精华
帖子
2229 
财富
29627  
积分
2502  
在线时间
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2-10-24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67636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2173  
积分
521  
在线时间
1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4-11 
最后登录
2012-8-12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05356  
精华
帖子
335 
财富
3979  
积分
422  
在线时间
32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0-3-16 
最后登录
2015-6-18 
KAO,竟有这样的爹!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81388  
精华
帖子
2229 
财富
29627  
积分
2502  
在线时间
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2-10-24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62566  
精华
帖子
429 
财富
2658  
积分
485  
在线时间
58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18 
最后登录
2016-11-24 
第四十三章 逼迫

前面一章修改过了,情节有变动,大家别忘了回头去看一看哟。

    ------------------------

    如此过了数日,衙门那边还没有消息传来,苏留鑫那里也一切如常,直到三月初一,计氏生日的头一天,万姨娘在饭桌上殷勤地替计氏布菜,还提出要送她一件生辰贺礼。此时的计氏,怎么看她都不顺眼,才不管她说甚么,只沉了脸不作声。

    苏留鑫见状,忙在一旁帮腔道:“她娘,万姨娘自从那事儿之后,一直后悔着呢,时时想着要向你赔礼道歉,你就给她个机会,跟她上街去挑一样最贵的东西叫她送你,狠宰她一笔出出气。”

    让她出气?只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罢。计氏猛地想到,万姨娘和苏留鑫的反常,只怕是和苏静姗的亲事有关,便不由自主地朝苏静姗看去。

    苏静姗也想到了这个,便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笑道:“娘,难得万姨娘有心,你就去罢,我也好跟去散散心。”

    万姨娘见苏静姗主动提出要跟去,喜出望外,连忙道:“好,好,礼物我也送三姑娘一件,随便你挑。”她说着说着,就朝乔姨娘挑衅般地挑了挑眉。

    乔姨娘怎肯放弃这样大好的向计氏示好的机会,果然上当,道:“太太,我虽然比不得万姨娘有钱,但对太太的心却不差半分,不如我们一起去街上,也请太太挑一件东西,作为我送太太的贺礼。”

    计氏只想着万姨娘和苏留鑫的奸计,哪里去理会甚么贺礼,只胡乱点了点头。这时万姨娘又问苏静初和苏静瑶:“二姑娘,四姑娘,既然咱们都去,不如你们也跟去顽罢,也好和三姑娘做个伴。”

    苏静瑶巴不得这一声,马上答应道:“我去,我去,我也要挑一件礼物送给太太。”

    苏静初却犹豫起来,她敏感地料到今日苏留鑫会有所行动,万姨娘这招多半是调虎离山计,她很想留在家里看看苏留鑫如何动作,但苏静瑶已是答应去了,她也不好单独留在家里,只好点了点头,心里想着,跟去就跟去,等到半路上,随便寻个甚么借口躲开,然后偷偷地回家来好了。

    万姨娘见她们几人都答应去,高兴极了,侍奉起计氏来也更加殷勤了。待得吃完饭,碗都还没来得及收,就催着计氏等人快快出发。计氏既知其中有鬼,就任由她把碗丢在桌上,率众人跟着她出了门。

    万姨娘想着徐媒婆送聘礼过来会花费些时候,得带着她们走得越远越好,于是就建议计氏去七宝街上逛,道:“太太,七宝街上不禁店铺多,而且还有庙,太太可以进去拜一拜、上柱香,香火钱也在我身上。”

    计氏皱了皱眉,道:“我从来不信佛。”

    万姨娘忙道:“那就逛一逛街也是好的。”

    计氏偏道:“大安街上的店铺还不是一样的多,就在这里逛罢。”

    就在大安街上逛,那不是有可能遇见徐媒婆送聘礼的队伍?万姨娘慌忙道:“太太,咱们家就在大安街上,哪天不能来逛下子,还是去七宝街罢。”

    计氏瞧出她的慌乱,目的达成,便道:“不去,去肉市街罢,听说那里新开了不少铺子。”

    肉市街就在大安街前头,菜市就在那条街上,这是苏静姗早和计氏商量好了的。

    肉市街离家里还是太近,万姨娘显然很不满意,但她生怕一开口,计氏反而坚持要留在大安街上逛了,于是就点了点头,道:“我也听说那里开了不少新铺子,今日就跟着太太去开开眼。”

    苏静初也知道肉市街离家里近,暗暗高兴,但还没等走到,她就赖在一家包子摊上不动了,直道腿软脚酸,要在这里歇一歇。万姨娘自是力劝她再坚持一下,等到了肉市街再作休息,苏静初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垂了头不说话。

    乔姨娘就拿眼看计氏,眼中颇有哀求之意。计氏心想这也不是甚么大不了的事,便道:“二姑娘身子骨本来就弱,她要歇就歇罢。”

    苏静初连忙抬头谢她,又道:“太太,你们只管去,肉市街我是去过的,熟得很,等我歇一会儿就去找你们。”

    万姨娘生怕苏静初一个不适,独自回家去了,便还要再劝,但一看苏静初的小脚,就打消了主意,心想就凭她这双小脚,就算走回家去,也是徐媒婆来过之后了,只要聘礼一下,苏静初的亲事就算定了,哪怕她得知后去向苏静姗告密,也无济于事了,于是就没有再劝。

    而计氏嘱咐了苏静初几句,便率众人继续走路,朝肉市街去了。

    肉市街上,果然和大安街一样,店铺林立,只不过少有绸缎庄和成衣店,更多的是各色饭店、面店和酒店,大概是因为这里离菜市近的缘故。万姨娘一见,大喜,心想这样的店怎么挑礼物,便劝计氏还是到七宝街去。但就在她说话的当口,就见前面出现了一家金铺,计氏高兴地笑道:“万姨娘,你不是说礼物随我挑的么,那我就挑一对金镯子,不知你舍得不舍得?”

    金镯子?那得多少钱?万姨娘又惊又恨,又不好说甚么,只得强作笑颜,跟着计氏朝金铺走,嘴里还要说着:“给太太挑礼物,自然是舍得,太太,你随便挑。”

    几人进到金铺里,马上有伙计将她们引到柜台前,向她们介绍起最新款的首饰来,苏静姗跟着听了一会儿,便称无趣,邀苏静瑶一起去前面逛,看有没有糖铺。

    苏静瑶听得一个糖字,哪有不愿意的,当即就拉起苏静姗的手就朝外走,一面走一面回头跟计氏说:“太太,我们去买糖回来给你吃。”

    计氏知道苏静姗是要去菜市,满面堆笑地点了点头,道:“好好玩,不用急着回来。”

    万姨娘生怕她们玩着玩着就回了家,急得不行,想要去追,却又碍着计氏发了话,便只得自己安慰自己,苏静姗是和苏静瑶一起去的,应该会玩得尽兴,不会想到朝家里去。

    苏静瑶拉着苏静姗到了街上,问她想朝哪头去逛,苏静姗却掏出一块银子塞进她手里,道:“好妹妹,三姐姐突然内急,你先去找糖铺罢,就顺着街朝前头走,我待会儿去寻你。”

    苏静瑶忙道:“我陪三姐姐一起去寻茅厕。”

    苏静姗笑道:“三姐姐又不是小孩子了,入个厕还要人陪,你赶紧去罢,免得耽误时间。”

    苏静瑶想陪着她去,但又被这话戳中了心思,她确是有些担心陪苏静姗寻到茅厕回来,计氏她们已经逛完了金铺,到时可就不好再提出去糖铺了。就在她犹豫的时候,苏静姗已是跑得远了。她拔腿追了几步,但到底敌不过苏静姗是大脚,只得慢慢停下了脚步,转头朝街那头去了。

    苏静姗自然不是去寻甚么茅厕,她一刻也没耽误,直奔菜市而去,掏银子买下一个猪尿泡,装满猪血,然后寻到一个无人的巷子,解开衣裳,把装满了猪血的猪尿泡绑在了胸口,再把衣裳穿好。

    那猪尿泡装满了猪血后,可不怎么小,幸亏苏静姗所穿的水田衣很是宽大,倒也不怎么看得出来。

    她做好准备,就一路狂奔,直奔家门。等她回到家时,院子里已堆满了大大小小的抬盒,上头都扎着大红的绸花。一定是徐媒婆到了苏静姗不及多想,拔腿就朝厅堂里冲,果然瞧见徐媒婆正坐在苏留鑫下首,将一张大红的帖子朝他手里递。

    那帖子,十有**就是聘书了事不宜迟,苏静姗赶紧掏出匕首,抵在自己胸前,大声道:“爹,你要是接了,我就死在你面前”

    喊出这番话,连苏静姗自己都觉得丢脸,但在这个谨遵三纲五常,父言大过天的世界里,弱小如她者,除了这一招,又能怎么样?莫名的,苏静姗就觉得十分悲哀,鼻子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只希望此事过后,一切时来运转,能真正摆脱苏留鑫的控制,要是能自立门户,那就更好了……苏静姗默默地想着。

    那边,苏留鑫大吃一惊,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怎么回来了?”

    眼见得徐媒婆还在把帖子朝苏留鑫手里塞,苏静姗连忙手上使劲,一刀戳破了面前的衣裳,也戳破了衣裳里的猪尿泡。鲜红的血顿时喷涌出来,瞬间染红了她的衣裳。当然,苏静姗也没忘了作出一副痛苦的表情来。

    苏留鑫实在是没想到苏静姗说自杀就自杀,惊呆了。还是徐媒婆先反应过来,尖叫道:“三姑娘,你这是作甚么?”她一面尖叫,还不忘把聘书扔到了苏留鑫那边的桌上。

    这时刚回过神来的苏留鑫听见窗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但他此时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实在是没有精力去理会别的,因此也就没有走过去看,甚至连问也没问一声。

    苏静姗盯着桌上的大红帖子,冲苏留鑫喊:“还回去不然就算我这回没死,等到上花轿时,一样死给你看,叫你不但人财两空,还惹上一身的晦气”

    若苏静姗真等到上花轿时死了,可不就是晦气,更是会连累得苏静初和苏静姗都不好嫁人。苏留鑫被她这话吓住了,不敢再犹豫,连忙伸手去取桌上的聘书。

    但就在这时,前面传来了阵阵惊呼,听声音竟是:“走水了走水了”
shop33011875.taobao.com 刚拿到的 密封完好 发的没发8票 相机佳能IXUS 220 HS 卖1400 银色 纽曼 A72HD  MP4播放器 白色 8G 500.00

Rank: 2Rank: 2

91UID
407773  
精华
帖子
48 
财富
347  
积分
49  
在线时间
15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8-30 
最后登录
2014-9-30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405261  
精华
帖子
27 
财富
685  
积分
81  
在线时间
13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8-14 
最后登录
2018-3-14 
在远方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