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24 | 浏览:23586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亲事》作者:阿昧(完)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81388  
精华
帖子
2226 
财富
29627  
积分
2502  
在线时间
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2-10-24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72090  
精华
帖子
1030 
财富
5778  
积分
1031  
在线时间
9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6 
最后登录
2014-9-30 
乐乐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76358  
精华
帖子
285 
财富
7617  
积分
412  
在线时间
31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8-5-4 

Rank: 2Rank: 2

91UID
407773  
精华
帖子
36 
财富
347  
积分
49  
在线时间
15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8-30 
最后登录
2014-9-30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402214  
精华
帖子
1084 
财富
9556  
积分
1512  
在线时间
919小时 
注册时间
2011-7-21 
最后登录
2017-3-30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402214  
精华
帖子
1084 
财富
9556  
积分
1512  
在线时间
919小时 
注册时间
2011-7-21 
最后登录
2017-3-30 

38章39章连一起发

徐媒婆讲得唾沫横飞,计氏却只默默听着,心想,若这董庆元的信息是媒婆自己打听得来的,倒可以信个七八分,可徐媒婆是董庆元自己请的,谁晓得她说的是实情,还是董庆元教的?

  这时万姨娘在一旁洋洋得意道:“太太,我说的如何?没有骗你吧?”

  计氏就摇了摇头,道:“我还要多想想,再说吧。”

  万姨娘难掩失望,还要再说,但计氏却摆摆手,起身去了。徐媒婆见正主走了,也就不想再留,伸手找万姨娘讨赏钱,要路费。万姨娘心里正气着呢,一口啐到她脸上,骂道:“没用的东西,事情没说成,还好意思来要赏钱!再说是你自己巴巴地赶着来的,又人请你!”

  徐媒婆只得灰溜溜地走了。
  计氏回到房里,把刚才的情形跟苏静姗讲了一遍,担忧道:“虽说徐媒婆说得热闹,但我这心里始终放心不下。唉,城里就是不比乡下,不论哪个人都是知根知底的。”

  苏静姗却道:“东亭也不是很大,不如咱们自己去城东瞧瞧。”

  计氏听得眼一亮,道:“是呀,咱们可以自己去看嘛,再到周围打听打听,不就什么都知道了,总比只待在家里听万姨娘和徐媒婆的好。”

  苏静姗点头道:“就是这样。”

  计氏是行动派,说打听就打听,当即就站起来扯衣裳,理头发,准备赶到城东去。苏静姗想跟着去,计氏却不让,说她一个姑娘家去打听别家的消息,万一被人知道,说出去不好听。

  苏静姗自从穿越后,就深知遵守社会规则的重要性,遂从善如流,没有跟去,让计氏一个人去了。不过她也没待在家里,拿了银子上街,把各样吃食买了些,走到威远镖局去谢杨柳和聂如玉。

  杨柳和聂如玉见她这样客气,十分过意不去,道:“我们躲在人群后都看见了,你那衣裳之所以能卖出去,并非我们的功劳,你又何必这样客气?” ?
  苏静姗笑道:“我只晓得两位姐姐出了力,别的通共不知,再说我们既是姐妹,我这个做妹妹的买了吃食来看姐姐,难道你们不欢喜?”

  “欢喜,欢喜!”杨柳和聂如玉连声道。

  几人聊了一时,苏静姗突然想起今天万姨娘给她说亲的事,于是问起杨柳和聂如玉的终身大事来,道:“我把我娘买的那本缘份册拿给你们看看。”

  杨柳却道:“我们没有钱置办嫁妆,看了也是白看。”

  聂如玉则在一旁点头

  苏静姗听她们这样说,也只得罢 了,心想,等以后再有了赚钱的机会,把她们也带上好了。

  三人又闲聊一时,便都散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

  且说计氏到了城东,打听着来到董庆元家,只见一座灰瓦白墙的大院 子,新漆的院门,青砖的台阶,在众多房屋中显得格外地气派。

  在他家院子对面的墙根下,有几个小乞丐坐着打瞌睡,其中有一个瞥见计氏在朝董庆元家张望,笑道:“大娘来找工做?来迟啦,董大官人家的帮工已经招满了。”

  计氏见他似对董庆元家的情况很熟悉,便走上前去,朝他面前的破碗里丢了一块银子,问道:“你认得董大官人?”

  小乞丐笑道:“董大官人最是个乐善好施的,自他搬来,每次出门时,都要朝我们碗里来丢几文钱,引得我们都舍不得挪窝了,都靠着董大官人过活呢。”

  他一面说着,一面去拾碗里的钱,入手一掂重量,发现这块银子至少得有一钱重,忍不住喜出望外,心想真是人不可貌相,看这妇人穿得并不怎样,出手却这样的大方。他这一高兴,就打开了话匣子,道:“董大官人是去年年底才搬来的,赶着过年前,在城郊置了上百亩好地,又准备到上大安街盘几间铺子,是个最有钱不过的。前些天他这里招丫鬟和老妈子,来应征的人络绎不绝,都是看中了他家一月一两银子的工钱……”

  计氏很乐意听他讲董庆元家的情况,但是他讲来讲去都是在说董庆元如何如何的有钱,怎么也讲不到她想听的事情上去,就急了,连忙打断他道:“小兄弟,你把这董大官人说得千好万好,我可不怎么信,俗话说得好,人无完人,他难道就没个什么毛病?”

  小乞丐听了她这话,竟是一脸的怪异,压低了嗓音问她道:“怎么?大娘你也听说了?”说完却又自言自语:“这不可能呀,这事儿也就我晓得,我并没有说出去过啊,难道是我睡着了说梦话被人听见了?”

  计氏听他嘀嘀咕咕,就有些不耐烦,急急地问“到底有什么毛病,小兄弟,你讲给我听听。”

  小乞丐听她这样问,这才释然,笑道:“我就说嘛,那事儿还是我无意中听见的,谁也没有告诉过,你怎么会晓得。”

  计氏十分地好奇,再三催问,可小乞丐却怎么也不肯说。计氏急性子,也懒得想法子诓他说,直接从怀里掏出一块银子,丢到他面前,道:“赶紧说。”

  小乞丐捡起来一掂,足有半钱,他突然意识到,今儿发财的机会到了,于是装模作样地摇摇头,还是不开口中。

  计氏急了,干脆掏出一两银子,丢给他道:“你看我也不是什么有钱人,身上只有这些银子,全都给你!”

  小乞丐接了银子,凑到嘴边咬了咬,确定是真的,高兴地在原地蹦了两下,喜笑颜开。他把银子全揣进怀里,就再也不吊计氏的胃口,用极小的声音道:“这事儿我只告诉你一人,你可千万别传出动,不然被董大官人知道了,得要了我的小命,再说,我还要靠他每日里赏银子过活呢,你给的钱虽多,也比不过他这日日有。”

  计氏连连点头,催促道:“我省得了,你赶紧说。”

  小乞丐便使了更小的声音道:“大娘,我告诉你,那董大官人样样都好,就只可惜不是个男人哩。”

  计氏惊得差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好容易才稳住了心神,颤着声音问道:“你说的是真的?这话可不能乱说。”

  小乞丐撇撇嘴,道:“当然是真的,要不是你给的钱多,我还不愿意说呢。那董大官人年幼时,他爹想要免徭役,又苦于无法,就打起了家里孩子的主意,找人把他给阉了,准备将他送去内府,但可惜到头来又没被挑上,白阉了那副传宗接代的东西,成了个‘净身男子’。”

  计氏惊讶道:“他爹怎么舍得?”

  小乞丐道:“怎么舍不得,他家孩子多,有十来个呢。”

  计氏道:“那这样说来,他家既有父母,也有兄弟姊妹?”

  小乞丐道:“据我所知是有的,只不过董大官人深恨他爹,所以自从发财后,就没有同他们来往了。这些事,还是过年的时候,他爹带着他几个弟弟上门来寻亲,却和他在大门口吵起来,让我给听见了。”说完又自得,“那天正过年,他们都不知躲到哪里讨饭吃去了,只有我还在这里守着,这才听了个全,不然今天也赚不到你这注银子……”

  小乞丐还在那里唠唠叨叨,计氏却已经没有心思再听下去,此时她满心里除了震惊,就是愤怒——万姨娘的话,果然信不得,她居然想把苏静姗说给一个“净身男子”,真是心思恶毒胜似蛇蝎!

  计氏气呼呼地,一路奔回家,径直冲进正房西屋,一把揪起正在床后数钱的万姨娘,劈头盖脸地就打。万姨娘吃痛,大呼起来,计氏却怎么也不肯停手。等到苏留鑫听到伙计的报信跑回来时,万姨娘已是被打得鼻青脸肿,见不着人样了。而早就听到动静跑来的乔姨娘和苏静初姊妹三人,都站在窗根下看热闹。

  苏留鑫见着万姨娘这样儿,又是心疼,又是生气,他不敢说计氏,就指了窗户骂乔姨娘等人:“一个二个都是死人啦?看着也不进来帮忙劝劝!”

  因他骂的人里头有苏静姗,计氏就不乐意了,道:“劝了也没用,今儿我没把她给打死,已经是便宜她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62566  
精华
帖子
429 
财富
2658  
积分
485  
在线时间
58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18 
最后登录
2016-11-24 
楼上:你那是39章,缺第38章 说亲 我补上
     

    这是最后一章公众章节,下一章就是VIP章节啦,还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正版阅读哦!

    --------------------

    听到万姨娘的话,计氏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于是便责备她道:“这种话怎能当着姗姐的面讲,你脑子糊涂了?”

    万姨娘赔着笑道:“瞧我这脑子,一看见太太,竟欢喜得忘记了。”

    她看见自己会欢喜?谁信哪!计氏暗自嘀咕着,抬腿朝院子里走,万姨娘看了看苏静姗,没有再提给她说亲的话,但却一路小跑着跟在计氏身后,十分殷勤的样子。

    计氏见她总在身旁不走,便问道:“午饭可得了?”

    万姨娘愣了一下,她一个上午尽等计氏了,早把做午饭的事忘到爪哇国去了,但她不敢说实话,只道:“乔姨娘正做着呢。”

    结果乔姨娘十分地不争气,几人到得厨房时,里头一个人也没有,计氏掀开锅一看,空的,再打开碗橱一瞅,里头除了头天晚上剩下来的一碟菜和几块豆糕,就别无他物了。

    计氏登时大怒,指着万姨娘的鼻子骂道:“你个懒货,连中饭都没做,却有空操心我们姗姐的亲事,你也不想想,姗姐的亲事哪里轮得到你操心,就是你生的那个苏远光,娶起亲来也没有你说话的份!你别忘了,你只是个妾!”

    由妻沦为妾,是万姨娘至今最为羞恨的事,就因为成了妾,这会儿计氏骂她,她也只能默默受着,脸上还不能带出来。她慢慢地把紧攥的拳头缩回袖子里去,那指甲都把掌心戳破了。

    计氏骂了她一通,又把乔姨娘叫来也骂了几句,这才赶她们去做饭。苏静姗站在门边上看着,只见乔姨娘黑眼圈浓重,明显地是昨晚熬夜了,也不知是在忙甚么。

    计氏倒没注意到这么多,安排好万姨娘和乔姨娘的事情后,自己也开始帮忙做饭了,又赶苏静姗回房去休息。苏静姗哪好意思让计氏忙活而自己去躲懒,不顾计氏的阻拦,舀了米去舂。计氏见自己闺女这样勤快懂事,很是欣慰,与此同时又有些不满——为何只她生的女儿忙活,另两个却闲着?于是命乔姨娘把苏静初和苏静瑶姊妹俩也揪了来,指派一个去择菜,一个去给萝卜削皮。

    几人忙完午饭,苏留鑫父子俩也回来了,全家聚在厅堂里吃午饭,其间万姨娘不停地给苏留鑫打眼色。苏留鑫明白她是甚么意思,待得吃完饭,便遣走乔姨娘苏静姗等人,独独留下了计氏和万姨娘。

    他指着万姨娘对计氏道:“太太,万姨娘好心做媒,想给姗姐说户人家,我听后觉着很不错,所以叫你也来听听。”

    计氏哼了一声,直截了当地道:“我才不信她这样好心。”

    万姨娘道:“太太说得不错,我的确没这么好心,只是谁让你们捏住了我们的短的,我们快些给三姑娘寻户好人家,风风光光的把她给嫁了,也好叫她心里舒服些,别发起狠来把我们给告了。”

    她这样一说,计氏倒信了几分,再说苏静姗之所以千里迢迢地到苏州去找苏留鑫停妻再娶的证据,也不过就是为了不被卖掉,能有个好姻缘,既然她的所求和万姨娘的心思是一致的,何妨听一听再说?

    计氏这样一想,神色就缓和了几分,对万姨娘道:“那你说来听一听,若是有一丁点不好,叫我发现你是想害姗姐,就仔细你的皮。”

    万姨娘笑道:“太太,我哪儿敢。”说着,就把自己看中的这户人家的情况,大概地讲了一遍。原来就在东亭县城东,有个外地才来的年轻人姓董,名叫董庆元,今年虚岁十九,家中只得他一个,无父无母无兄弟姊妹,他虽然是外地人,手里却极有钱,才来东亭就在城郊买下了一大块地,这会儿又开始想盘铺子,因为他是初来乍到,又想在东亭扎根,所以就想寻一个能持家的当地女儿做妻,好替他打理家务。

    计氏一听就连连摇头,道:“我就晓得你没那么好心,不会挑个好的说给姗姐,你看这人,命可真硬,竟把家里人都给克光了,再说上无父母,无人管束,谁知道野成个甚么样,况且他又是外地人,要是将来把姗姐带回家乡,我岂不是见女儿一面都难?”

    “哎呀,太太,你竟然信这个!”万姨娘叫道,“我看您从来不拜佛,还以为您不信甚么克父克母的话呢,我是瞧着这人家里没有别人,若是三姑娘嫁过去,既无须受婆母的约束,又不怕受小姑子的气,更不会因为家产和兄弟们闹得不可开交,这才想把这门亲说给三姑娘的。”

    她这样一说,计氏倒真有些心动,因为她知道,自己女儿脾气有些冲,而现在的婆母又一个比一个难伺候,她很怕苏静姗将来嫁人后,和婆母一个言语不和吵闹起来,被婆家给休了。这董庆元虽说有克父克母的嫌疑,可这天下无父无母的人多了去了,也没见他们娶的妻短命的,可见命数相克的话不可信。而他家正好没有父母,苏静姗嫁过去可以无拘无束,而且一去就能当家,实在是件很好的事。

    万姨娘一直在仔细观察计氏的表情,见她有些意动,就连忙给苏留鑫打眼色,苏留鑫便道:“她娘,你觉得这户人家如何?”

    计氏道:“家里只他孤零零一个人,何以称为一户人家?”

    苏留鑫听她这口气,一多半是准了,高兴得哈哈大笑道:“现在不是一户人家,等我们姗姐嫁过去,不就是一户人家了?”

    “瞎说些甚么,八字没一撇的事,别叫人听见了笑话!”计氏连忙喝止他道。

    苏留鑫笑道:“我这不是替姗姐高兴么,不说了就是。”又道:“那咱们就把这事儿定下来?”

    计氏犹豫道:“我得回去同姗姐商量商量。”

    万姨娘听得她如此说,惊讶地叫了一声。

    苏留鑫则大皱了眉头,道:“婚姻大事,历来由父母作主,哪有去同儿女们商量的?没得规矩。”

    计氏嗤道:“咱们家没有规矩的事情多了去了,不少这一件。”

    苏留鑫不敢再作声。计氏则看也不看他一眼,抬腿出门,朝苏静姗房里去了。苏静姗此时正在房里等着她呢,一见她就问道:“娘,如何?他们没欺负你罢?”

    计氏笑道:“自从你去过苏州之后,他们哪里还敢欺负我,再说我也不怕他们,你休要担心。”说完,她寻了张凳子坐下,又把苏静姗拉到她旁边一起坐了,然后细细地把那董庆元家的情况讲给她听,讲完又道:“我觉着这人不错,家里有钱倒是其次,咱们自己能挣,主要是你嫁过去之后既没有婆母管束,又能自己当家作主,不消受谁的气。而且他是外地人,将来少不得要仰仗我们家,这样一来,他也就不敢欺负你了。如果他真心求娶,娘就要求他婚后一直留在东亭,这样你娘家离得近,若是有个甚么委屈,使人来叫一声,娘就去给你撑腰。”

    计氏把她的将来都想得这样周到,苏静姗十分地感激,不过她却有个和计氏先前一样的疑惑:“万姨娘怎会突然这样好心?”

    计氏笑道:“她还不是怕你拿了婚书去告他们。”

    苏静姗明白过来,也稍稍放下了心,她还真担心万姨娘在这种事上使坏,这可是一辈子的事。不过,要想完全放心是不可能的,她对计氏道:“娘,快把那本‘缘份册’拿来翻翻,说不准董庆元就在那上头,若是缘份册上写的和万姨娘说的一致,那就没甚么大错了。”

    计氏一拍大腿,赶紧站起来去东屋取,道:“瞧我,怎么就没想起那东西来,还是你聪明。”她一路跑着去了东屋,一会儿功夫就把缘份册拿了来,坐到桌子边同苏静姗两个一起翻。但任她们从头翻到尾,又从尾翻到头,还是没找个一个姓董名庆元的人。

    “许是不在这册子上?媒婆的东西也不一定全。等我问万姨娘去。”计氏因为真觉得董庆元的条件不错,所以愿意去再问一次,不然早就撂开手了。她又是一路小跑,到厨房寻着正在吃饭的万姨娘,把她叫出来问道:“你说的那个董庆元,别是哄我们的罢,怎么在缘份册上找不着?”

    万姨娘叫着冤道:“太太,你那缘份册是甚么时候买的?这董庆元是才搬来东亭的外地人,只有在徐媒婆最新的缘份册上才有他的名字呢。”

    “徐媒婆是哪个?”计氏只记得上回一两银子高价卖她缘份册的马媒婆。

    万姨娘笑道:“那董庆元托了徐媒婆帮他提亲,所以只有她那里的缘份册上有他的名字。”

    计氏将信将疑,万姨娘索性连饭也不吃了,遣了个店里的伙计飞奔至徐媒婆那里,把缘份册取了来。那徐媒婆倒也敬业,随后也跟着来了,站在计氏面前,把个董庆元夸得是天上无双,地下少有。

shop33011875.taobao.com 刚拿到的 密封完好 发的没发8票 相机佳能IXUS 220 HS 卖1400 银色 纽曼 A72HD  MP4播放器 白色 8G 500.00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88866  
精华
帖子
628 
财富
3361  
积分
664  
在线时间
94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7 
最后登录
2012-9-9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67636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2173  
积分
521  
在线时间
1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4-11 
最后登录
2012-8-12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62566  
精华
帖子
429 
财富
2658  
积分
485  
在线时间
58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18 
最后登录
2016-11-24 
第四十二章 惊闻

宝宝还没完全好,很闹腾,所以又一次更新迟了,抱歉。

    --------------------------

    苏留鑫连连点头,道:“还是想得周到,就是这样办,等到三月初一,你就把他们都带出去。”

    两人就此商定,欢欢喜喜地幻想着董庆元送聘礼来时的场景,俱是喜上眉梢,连着几天见人就笑,高高兴兴地只等三月初一的来到。

    在他们瞒着苏静姗筹划她的亲事时,苏静姗本人正与计氏两个忙着缝制新款水田衣,每日里忙得热火朝天,对外面发生的一切都没有留意。虽说上回计氏打过苏留鑫后,苏留鑫并未就董庆元的事最终表态,但计氏和苏静姗都认为她们有苏留鑫的把柄在手,不必为此担心,因此放心大胆地关起门做衣裳,想要赶上下一拨的时尚热潮。

    而她之所以这样地着急做衣裳,都是因为有次上街,又在七宝街口遇见了刘士衡,那刘士衡在调戏过她过后,状似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你上次做的那衣裳,我家老太太很是喜欢。”上次做的衣裳,自然就是那件新款的水田衣,既然刘老太太已是穿上了身,那这衣裳十之8九就要在苏州流行起来了,紧接着,便是东亭。

    苏静姗怎肯错过这样的商机,第二天就和计氏去了隔壁绸缎庄,买了好几块颜色花纹各不相同的布料,回家绞成不规则的形状,开始缝制新款水田衣。

    这天杨柳和聂如玉特意结伴来看苏静姗,告诉她一个消息,苏州已经开始流行另一种水田衣了

    苏静姗听说后,马上取了两件新款水田衣出来,递给她们看,笑道:“两位姐姐说的,可是这种?”

    杨柳和聂如玉皆是惊讶,齐齐问道:“你怎么会有这个,难道你也才去了苏州?”

    苏静姗笑道:“两位姐姐就甭管这么多了,这两件衣裳送给你们,就当谢你们特意来给我报消息——以后要是还有这样的消息,记得来告诉我哟。”

    杨柳推辞道:“咱们是姐妹,谈甚么谢不谢的,这一件衣裳也不便宜,咱们不能要,何况你上回才送了咱们一件。”

    苏静姗道:“既然是姐妹,又客套作甚么,妹子送的,你们就只管放心大胆地穿。”

    这时计氏也走了出来,帮着苏静姗劝她们收下衣裳,杨柳和聂如玉这才把新款水田衣收下了。她们道过谢,又同苏静姗聊了一时才起身告辞,临走前,答应苏静姗,只要她们跑镖去苏州,就一准儿回来告诉她苏州流行的衣裳是甚么。

    送走杨柳和聂如玉,苏静姗很是兴奋,拉着计氏道:“娘,看来咱们这衣裳是做对了”

    计氏也很是兴奋,笑道:“那咱们赶紧再多做几件。”

    苏静姗连连点头,既然苏州已经开始流行新款水田衣,那过不了多久就要传到东亭来了,自然是得多做几件,以备到时好卖。至于销路,苏静姗一点儿也不担心,她如今已经是有信誉的人了,不怕人不相信——她卖过旧款水田衣之后不久,这种衣裳就飞快地在东亭流行起来便是铁一般的证据。

    苏静姗想着,既然要多做新款水田衣,那不如多加几个人手,做起来也快一些,于是便同计氏商量:“娘,不如把乔姨娘和二姐、四妹都叫过来帮忙罢,乔姨娘和二姐姐针线活做的好,帮着缝个边一定没问题,四妹妹虽说手艺差些,但好歹跟着我学过几天缝纫,照着我画的线裁个布料应该也能胜任。”

    多双手自然做得更快,上回做文胸和内裤时,就多亏了苏静初和苏静瑶帮忙,因此计氏想也没想就同意了。于是苏静姗便推开门,朝隔壁走去,准备先跟苏静初和苏静瑶说,再去对面找乔姨娘。

    隔壁的门虚掩着,里头传来窃窃私语,听声音是苏静瑶:“二姐姐,你这几天是怎么了,总是一个人坐着发呆,跟你说话你也不搭理。”

    接着是苏静初的声音,显得很是敷衍:“没怎么,谁没个发呆的时候,偏你爱计较。”

    苏静瑶却道:“没怎么?少骗人了。你是自从前几天和徐媒婆搭过话后,就这样了。”

    苏静姗站在门口,准备等她们讲完了再进去,免得打断她们,却没想到听见苏静瑶说前几天徐媒婆来过,不禁吃了一惊,不由自主地站得离门近了些——她是听计氏提过徐媒婆的,知道董庆元来向她提亲,托的就是她。

    这时苏静初压低了的声音传了出来,听得出她颇为惊讶:“你怎么知道徐媒婆来过?不对,你怎么知道她是徐媒婆,你又没见过她。”

    苏静瑶哼了一声,道:“当时我就站在檐下,你们说得太投入,没看见我而已。”

    苏静初问道:“你听见了甚么?”

    苏静瑶道:“还能有甚么,不就是爹爹要把三姐姐嫁给那城东的董庆元了么,你这会儿一定很羡慕她罢。”

    苏静初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恼火:“你休要胡说,我才不羡慕她”

    苏静瑶嗤了一声,道:“三姐姐就要嫁给你朝思暮想的有钱人了,难道你不羡慕她?”说完又道:“三姐姐觅得如此佳婿,一定欢喜得很,我想要去恭贺她,却又怕她着羞生气……”

    苏静初骂她道:“佳婿是你一个女孩儿家能挂在嘴上的?不知羞”

    听到这里,苏静姗已是又惊又怒,满脑子就只有那一句,“爹爹要把三姐姐嫁给那城东的董庆元了”。她飞快地转过身,奔回自己屋里,关上门对计氏道:“娘,我刚才听见二姐姐和四妹妹在讲悄悄话,说是爹已经把我许给城东的董庆元了”

    “甚么?”计氏大吃一惊,猛地站起身来,带倒了所坐的凳子,嗑在桌腿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我这就去找你爹,向他问个清楚。”计氏顾不得去扶凳子,急冲冲地朝外奔去。

    苏静姗连忙拉住她道:“娘,要去也不是这会儿。”

    计氏急道:“都给你定亲了,你还不急?那董庆元可是个……”她说到这里,卡了壳——先前她痛揍万姨娘和苏留鑫后,苏静姗就曾问过她董庆元是不是有甚么不妥,她碍着苏静姗是未嫁的大姑娘,就没有告诉她实情,只说万姨娘所言不实,那董庆元并不是良配。

    苏静姗听出计氏有未尽之意,但此时她要考虑的并非这个,于是便没有追问,只道:“娘,咱们是不能由着爹胡乱把我给嫁出去,但现在找他却没有用,因为家里这些时甚么动静都没有,说明董家还没有下定,咱们且等他下定之日再去找爹,逼着他把这门亲事给退了。”

    计氏听说还要等,有些不愿意,但也觉得苏静姗的话很有道理,因为只有下定之后,这门亲事才算是真定下了,这时候去找苏留鑫,他大可推说此事未定,再议。

    她想了又想,还是决定照着苏静姗的主意办,毕竟这种事,需要一次办好,若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和苏留鑫闹,到头来害得只是苏静姗的名声。

    两人议定后,便将此事暂压心底,照常裁布赶做新款水田衣,还把乔姨娘、苏静初和苏静瑶也拉了来帮忙,只不过在裁剪衣裳的时候,她们不再紧闭门窗只顾做衣,而是始终把窗户开了一道缝,时刻留意着外头的动静。

    如此过了数日,苏留鑫那里一直都不见动静,直到三月初一,计氏生日的头一天,万姨娘在饭桌上殷勤地替计氏布菜,还提出要送她一件生辰贺礼。此时的计氏,怎么看她都不顺眼,才不管她说甚么,只沉了脸不作声。

    苏留鑫见状,忙在一旁帮腔道:“她娘,万姨娘自从那事儿之后,一直后悔着呢,时时想着要向你赔礼道歉,你就给她个机会,跟她上街去挑一样最贵的东西叫她送你,狠宰她一笔出出气。”

    让她出气?只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罢。计氏猛地想到,万姨娘和苏留鑫的反常,只怕是和苏静姗的亲事有关,便不由自主地朝苏静姗看去。

    苏静姗也想到了这个,便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笑道:“娘,难得万姨娘有心,你就去罢,我也好跟去散散心。”

    万姨娘见苏静姗主动提出要跟去,喜出望外,连忙道:“好,好,礼物我也送三姑娘一件,随便你挑。”她说着说着,就朝乔姨娘挑衅般地挑了挑眉。

    乔姨娘怎肯放弃这样大好的向计氏示好的机会,果然上当,道:“太太,我虽然比不得万姨娘有钱,但对太太的心却不差半分,不如我们一起去街上,也请太太挑一件东西,作为我送太太的贺礼。”

    计氏只想着万姨娘和苏留鑫的奸计,哪里去理会甚么贺礼,只胡乱点了点头。这时万姨娘又问苏静初和苏静瑶:“二姑娘,四姑娘,既然咱们都去,不如你们也跟去顽罢,也好和三姑娘做个伴。”

    苏静瑶巴不得这一声,马上答应道:“我去,我去,我也要挑一件礼物送给太太。”

    苏静初却犹豫起来,她敏感地料到今日苏留鑫会有所行动,万姨娘这招多半是调虎离山计,她很想留在家里看看苏留鑫如何动作,但苏静瑶已是答应去了,她也不好单独留在家里,只好点了点头,心里想着,跟去就跟去,等到半路上,随便寻个甚么借口躲开,然后偷偷地回家来好了。
shop33011875.taobao.com 刚拿到的 密封完好 发的没发8票 相机佳能IXUS 220 HS 卖1400 银色 纽曼 A72HD  MP4播放器 白色 8G 500.00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