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711 | 浏览: 504042|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架空古风] 《太子妃升职记》作者:鲜橙(完)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27049  
精华
帖子
463 
财富
2464  
积分
471  
在线时间
171小时 
注册时间
2010-8-7 
最后登录
2016-7-18 
第 11 章

我暗忖,我都如此明志了,难不成还得他欢心?。
  齐晟低下头专心看书,不再理我。
  我便也低头翻看手里的小抄,还好,不算太厚,百十来页,有前言有后语,主要人物还配有彩色的小像,画工细致,栩栩如生……。
  嘿,真真地手绘本,制作相当精良。
  这种手艺拿来做小抄还真是可惜了……。
  咳咳……我说的……你明白的……。
  我忍不住嘿嘿干笑了两声。
  齐晟抬眼瞥了我一眼,我连忙收了笑,低下头装模作样地看起小抄来。
  齐晟眼睛看着书卷,口中却慢悠悠地说道:“此刻离到张园估计还有一个多时辰,要都背过应是足够了。”
  我先在脑中将“时辰”与“小时”换算了一下,一个时辰就是两个小时,琢磨着要想把这几十页小传都背顺了是有些困难,不过,既是小传,记个大概也就够了,只要别认错了人就好。
  我翻开那书册细看,第一页画的是个武将打扮的老头,画旁只用小字标注着:护国大将军张生已卒。
  好,既是都过世了的,估计这次回去是见不着了。
  直接翻过去吧。
  第二页上是个诰命夫人打扮的老太太,估计便是张生媳妇,张府的老太太了,我转向对页细看她的小传,一眼看过去就有点傻了。

  言氏護國大將軍妻出自河西言氏成祖妃言氏之族亲貌美性妒忌初有婢見生入笑言望見謂生私婢女即鞭殺之……  繁体字也就算了,连蒙带顺的也能认个七八,竖排版也可以忍受,用手遮着两边看倒是也能不串行。
  问题是:标点符号我不奢求你全对,有个停顿也是好的啊。
  它全没有。
  满满一篇子的蝇头小楷,竖版,繁体,没标点符号,半白话......

  哎呀呀,怎一个头大了得啊!
  当句子读实在困难,我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不知不觉中就念出了声:“言氏……护国大将军……妻出……出自河西……河西言氏成祖……妃言氏之……族亲貌美性妒忌……初有婢见……生入笑言……望见谓生私……婢女……”
  生私婢女?私生婢女?
  莫不是写错了?
  齐晟突然说道:“言氏,护国大将军妻,出自河西言氏,成祖妃言氏之族亲,貌美性妒忌,初,有婢见生入,笑言,望见,谓生私婢女,即鞭杀之。”
  我抬头,颇惊讶地看齐晟。
  齐晟看着我,问:“到张府前,你能看完这一页吗?”
  我低头认真地看了看字数,抬头看齐晟:“也差不太多。”
  齐晟眉头似紧了紧,把手中的书卷随意地一扔,向我伸手:“给我!”
  说实话,我挺烦这哥们这种说话的语气,于是说道:“不用了,我自己看就行。”
  齐晟一怔,眉梢挑了挑,道:“那好,别读出声。”

  说完双眼一闭,竟倚着软枕在那眯上了。
  我擦!你大爷的,你拽什么啊?不就是我看不习惯吗?我给你搞片英文过来,你小子还不如我呢!
  我低头,开始粪发……
  一个时辰后,粪发了……结果……没涂上墙……
  看着还剩下多半本的小抄,我急得有些红眼。
  齐晟睁看眼:“把书给我。”
  这回,我乖乖地给他了。
  他随意翻开,只把有小像的那也彩绘对着我,问:“这是谁?”
  我擦!原来不是辅导,是课堂抽查!
  我心里顿时虚了起来,仿佛又回到了课堂之上,那地理老师拿着张图片问我:这是哪个省?
  我满头汗地站着,琢磨着辽宁?河南?还是湖南?

  地理老师有个不良嗜好,就是总喜欢在教室里转悠着讲课,然后站到你桌子旁提问你。
  还有个更不好的嗜好,那就是你若答不对,他总喜欢随意地拿起你桌面上的任何东西,来敲你的脑袋……

  所以,那个时候,地理老师走近哪里,哪里的同学都会提心吊胆。
  每每他快走到我那里时,我那同桌总是会用低而急促的声音提醒我:sb!还不快把你铅笔盒放起来!sb!小心一会他拿铅笔盒拍你!
  于是,我便赶紧把桌面收拾的空前的赶紧利索,恨不得连地理书也放进抽屉里去,只留张纸在桌面上就好了……
    齐晟拿着书在我面前晃了一晃,又问了一遍:“她是谁?”
  我用手抓抓脑袋,试探地:“二大妈?哦,不,是二伯母?”
  齐晟闭紧了嘴,没说话。
  我赶紧又改口:“哦,我想起来了,是三姑妈!”
  齐晟挑眉。
  我于是又改了口:“那……您看着像谁?”
  齐晟看着我,好半天才轻飘飘地说道:“许是你大堂嫂……”
  我一拍脑门:“可不是,你这么一说才想起来,画的可是有些面老了……”
  齐晟脸色一变,“啪”地一声把书砸到了我身上:“这是你亲娘范氏!”
  好嘛,我这可真算得上是连亲娘也不认识了!

  被他这么一摔,我脸上便有些挂不住,呐呐道:“我这不是……还没看到她这呢嘛……”
  齐晟怒极而笑:“好,好,好……可她却是你一会就要见的!”

  我捡起地上的小抄,心里也有些恼火,我一会就要见的,你早干嘛去了?有临上考场才给小抄的吗?
  我也沉下脸不说话。
 齐晟情绪反而冷了些下来,停了片刻,突然冷声对我说道:“你还不过来!”
  我不解,看向齐晟。

  齐晟用手揉着眉心,颇为无奈地说道:“我先把你等会就要见的人和你讲一下,你赶紧记一下,一会若是记不清了,就闭嘴别说话,反正没人敢问到你脸上去。”
  目前看来,也只有临时抱一抱他这个臭脚了。
  我虽很不情愿,不过还是向齐晟那边爬了两步。
  齐晟皱眉看着我,不说话。
  无奈,我只得又向前爬了两步。
  说实话,我真不习惯和一大老爷们坐那么近。
  齐晟虽有些不满意,不过勉强算是通过了,从我手里拿过小抄本,从头翻起,对着人物小像给我简单讲解起来。前面都是张家的主要男丁,齐晟只简单说了说名字,和我的关系之类的,待到后面的女眷,他反而讲解的细致起来。
  我诧异,不由看向齐晟,暗忖这小子对我这些姐姐妹妹倒是很熟嘛。
  齐晟见我看他,停了下来,颇为无力地解释道:“这些女眷才是你主要要接触的,万不可叫混了。”
  我奇道:“你怎么都这么熟?”
  齐晟眉头又跳了跳,强忍着脾气道:“这书我提前看过一遍!”
  哈,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过目不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84502  
精华
帖子
1643 
财富
169968  
积分
1278  
在线时间
2885小时 
注册时间
2006-10-12 
最后登录
2015-7-15 
留印,等完结了再看,最近掉进了n个坑,怕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27049  
精华
帖子
463 
财富
2464  
积分
471  
在线时间
171小时 
注册时间
2010-8-7 
最后登录
2016-7-18 
第 12 章

车驾在张园正门外停下之时,齐晟正好给我讲解到张氏的嫡亲的大哥的嫡生大女儿那。
  齐晟“啪”地把书一合,随手扔到车厢的抽屉里,嘱咐:“说是这小丫头和你最亲的,一会见了,莫要露馅。”

  我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放心吧,一小丫头片子再糊弄不了了,我回去就自挂东南枝去!”
  齐晟本正要出车厢,听到这反而停了下来,转回身看我:“你殿后西侧那棵,高低粗细正合适!”

  我没想他还会这种冷幽默,一时有点接不上话。
  齐晟看着我轻轻一哂,转身出了车厢。
  我一时顾不上琢磨他的表情,只是抬手摸了把冷汗,心有余悸。
  原来,装傻和装女人同样不易。
  女同胞们,你们也忒不容易了。
  跟在太子屁股后面出得车来,绿篱早已经在旁边候着了,趁着扶我下车的空当,贴近了低声说道:“那贱人来得到早!”
  我闻言抬头,在一伙子衣装严整的老爷们儿身后看到了那依旧是一身俏白的江氏。
  唉!这姑娘怎么天天一身白啊?

  这多不……经脏啊!
  我忽地又想到那齐晟,他那大脑不会又临时供血不足吧?
  转头看过去,只见齐晟的眼神果然是在江氏身上流连了片刻,然后这才转到了江氏身旁的赵王身上。
  万幸,万幸,大头只是临时性供血不足,没全跑小头上去。
  作为兄弟,我理解他,毕竟这人指挥枪与枪指挥人,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繁复冗长的礼仪完毕,齐晟和赵王留在了外院,而江氏则跟着我向二门而来。本是备得有软轿的,可我一想得让女人抬着,我这心里就不舒服,干脆弃了不用。

  太子妃既不坐轿,赵王妃便也只得跟着步行了,一路上,她都很安静。
  我便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不曾想却被她看了个正着,江氏轻轻笑了,叫我道:“大表姐。”
  我立刻回过了头……这个称呼真打击人啊。

  又忍不住有点好奇,齐晟到底喜欢江氏什么?
  脸蛋?只能算是清丽,东宫里比她美的有的是。
  身材?这都春装了,依旧没看出有什么料来。
  性格?可女人的性子无非就是那么几种,能差得了多少?
  我还真就奇了怪了,齐晟到底喜欢她什么?以至于让一宫的美人都跟着守活寡一般……
  我又回头打量了一遍江氏,依旧是参不透原因。

  总不成是……内涵?
  可一想到这,我自己倒是先笑了。
  江氏,一直很淡定。
  二门处,老张家一门女眷都候着了,我终于见到了那貌美善妒的言氏。
  唉,大失所望,比画上的还不如,真真的美人迟暮啊。
  还有张氏那娘亲,范氏,只看着我眼圈就已经红了。
  众人见了我来便都依礼跪下给我行礼,我实不忍心看着这奶奶跪孙女,老娘跪女儿的,赶紧让绿篱招呼大伙免了吧,一伙子女人这才都站起身来。
  我又装模作样地要给张老太太和范氏行礼,老太太一把托住了我,拉着哭腔喊道:“大丫头啊!”
  四周的人连忙都配合地掏出了帕子来,顿时哭了大半,没哭的,也都用帕子虚沾着眼角。
  我只觉头大,一个劲地说:“快别哭了,别哭了。”

  谁知一说,原本哽咽的竟然放出了声。这下好,我身边的绿篱也跟着哭了起来。
  一个女人对着我哭,我或许还能哄上一哄,可一伙子女人都对着我哭,我都想举着手指头对天发誓了……我我我……真没做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儿!

  正干瞪眼间,一个五六岁的小丫头从大人身后探出头来,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我,我看她长得可爱,忍不住弯下腰去逗她:“小丫头,你好吗?”
  小丫头甜甜地笑了笑,叫我:“大姑姑!”
  我顿时囧了。  张氏的大嫂赶紧把小丫头拉过去,低声向我赔罪道:“娘娘恕罪,清儿年幼无知。”
  我摆手,笑道:“又没叫错,恕什么罪呢?”

  众人也都跟着笑了,经这一打岔,那些帕子们总算收起来不少。
  唉,女人,果然都是喜怒无常的生物。
  张老太太算是哭过了,转头劝范氏:“你也别哭了,大丫头回来一趟不容易,一会你们娘儿好好叙叙。”
  范氏点头称是,转头慈爱的看向我。
  我被看得有些发毛,毕竟不是人家女儿,实在受不起这样的眼神。
  倒是江氏解了我的围,一直躲在人后的江氏终于走上前来给张老太太行礼。张老太太又激动了一把,握着江氏的手好一顿念叨。
  我这才听明白,原来江氏是张老太太娘家表姐家的孙女。
  绿篱果真说得没错,轮到张氏这一辈,的确是表了几表的表妹了。
  这回,众人倒是没掏手绢配合着,只是劝老太太莫要伤心。明显看出,张家的女眷对江氏态度都不怎么好,甚至是有些轻视的,堂堂一个赵王妃杵在那里,竟然装看不见!。
  家里只出了一个太子妃就这样了,他日我若再升职成功,她们岂不是都得敲着小竹棍出来?
  这眼神,得矫正!

  这一天,我很无聊。
  古代的女人聚会,无非就那么点事,吃点酒,听听戏,还都得捧着我,一大套折腾下来已是天黑,范氏只来得及拉住我,体己话还没说得一句,外面内侍便来禀报太子齐晟已经歇在凤仪院了,传我过去。
  我擦,齐晟,我在东宫待了八个多月了,你都没传过我,回张氏娘家来了,你倒开始传起我来了。
  范氏连忙抹了抹眼泪,道:“前些日子只传你身子不好,家里想去看你,偏又进不去那地方,现如今看你无事,我便也放心了。你快些去吧,反正你也要在园子里住上几日,咱们娘俩明日再说话就是了。”
  许是见我脸色不好,范氏连忙劝道:“儿啊,万不可再耍性子,没丈夫不喜柔顺妻子的,你只顺着他,他必识得你的好。”
  估摸着是我脸色更沉了些,范氏又低声笑道:“殿下粘你,这是好事!你这傻丫头又犟什么?难不成殿下总追着那江氏跑就好了?”
  我看着范氏,颇感无语。
  唉,如若你要知道女儿早已不是女儿,女婿也并不是看上你女儿张氏了,而是怕我在这里露馅!
  你……还笑得出来吗?

  辞了范氏,绿篱扶了我慢慢往凤仪院走,谁知半路上竟又遇到了白衣江氏,进得却是凤仪院旁边的院子。
  绿篱恨呼呼地说道:“也不知道家里谁安排的院子,这样不懂事,竟然让江氏那贱人住到咱们隔壁来了!”
  我看了看那两个院子之间的那片紫竹林,暗赞:好一个偷情的好去处啊!
  到底谁安排的院子?太他妈有才了!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14719  
精华
帖子
1143 
财富
6982  
积分
1224  
在线时间
577小时 
注册时间
2010-5-25 
最后登录
2013-7-15 
鲜橙大人的文就是搞笑,哈哈喜欢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92738  
精华
帖子
2563 
财富
53505  
积分
1546  
在线时间
2289小时 
注册时间
2006-11-23 
最后登录
2016-5-6 
赶紧更新哦,可惜,到处都没完结篇郁闷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33484  
精华
帖子
1208 
财富
7087  
积分
1248  
在线时间
949小时 
注册时间
2010-9-14 
最后登录
2017-2-9 
第 17 章

齐晟仍在盯着我,目光鹰隼般锐利,只是再配上胸口的那些斑斑点点的红,突地就没了气势。
  他见我目光落在他的胸前,下意识地掩了掩衣襟,然后好像又觉得这个动作太没气势了,便又松了手,仍盯着我冷冷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突然间很愤怒,我擦,你上完了,爽完了,又来问我这个,你上之前怎么不问清楚呢?
  一时我也不想和他来什么开诚布公了,只是答道:“张氏!太子妃张氏!”
  对待这种sb,说多少话都是白费口舌,他只会捡着自己想要的听。
  齐晟低低冷笑一声:“你当我是傻子?”
  我心中陡然一惊,呀!他怎么知道?
  许是看到了我脸上的惊讶,齐晟的眸子更黑更深,蕴起更多的怒气。
  我颇有些无奈,只得问齐晟:“你到底想要个什么答案?”。
  齐晟被我问的一怔。
  我又接着说道:“我说我是张氏吧,你不信,我若是说不是张氏,你就信了?再说,我是不是张氏又有什么关系,只要你的太子妃是张氏不就得了?”
  齐晟更愣。
  我很想告诉他,兄弟,这胸大呢,不代表就一定得无脑,头发长呢,见识也不见得就短了,你别太小瞧人了。。
  于是我又威胁道:“楚王已有意求娶我那妹妹,您别整天琢磨我到底是不是张氏了,还不如琢磨一下该怎么做才不会让张家舍弃了你。”
  齐晟神色已是恢复了冷漠,嗤笑道:“张家舍弃了我,便也是舍弃了你,你又有何得意之处?”
  我心道你别吓唬我,我还真不是厦大毕业的
  我盯着那齐晟,不急不缓地答道:“殿下您坐了帝位,我不过一个不得宠的皇后,还时时碍着别人的眼,怕是长命不了,您坐不成帝位,凭张家的势力,留我条命怕是也不难,不就是寡妇嘛?您放心,我一定能给您守住,别的事我不敢说,偏这事我可以和您保证!”
  齐晟剑眉扬起,显然是已动了怒,我欺他不敢杀我,只是挑衅地看着他,怎么着,兄弟,你现在有胆和张家决裂吗?如果你有这个胆,你至于白天刚听了信,晚上就赶着来睡我吗?
  齐晟看我半天,却突地笑了,就嘴角往上挑的那种,又奸又诈,看得我心里一阵发凉。
  齐晟从床边站起,走到我身边站定,低头俯视我
  这姿势真他妈让我觉得不爽,于是我便想站起身来和他对视,谁知刚一起身就被他一把搂了过去,用手捏着我的下巴抬了起来。
  我一时被雷得呆了,没了反应,眼睁睁地看着齐晟的脸缓缓地贴近,在离我脸只有一指的距离时停下,轻轻吐着气说道:“你知道我怎么做张家就不会弃我了吗?”
  齐晟的手指在我脸侧划过,顺着脖颈往下,在锁骨处稍稍停了一停,挑起我胸前的衣襟……
  我擦!他敢调戏我!
  他把老子当女人调戏呢!
  我气得晕了,身体都隐隐抖了起来。我想,是先揍他脸一拳,还是先给他下面一脚?
  齐晟嘴角却挑得更高,不屑地笑了笑,收回了手,拂袖而走。
  我愣愣地站了片刻,提起已经握紧的拳头看了看,有些后悔。
  第四日,回宫。。
  齐晟与我不约而同地都穿了衣领稍高,裹得比较严实的衣服,两人见面对望一眼,齐晟冷冷地别过了头,我想过去抽他几下。
  绿篱攥了攥我的手,我忍下了,只冲着齐晟的背影竖了竖中指。
  张家阖府上下在门外送齐晟与我,当着张家老少爷们的面,齐晟牵起了我的手,我下意识的往回抽,没抽动,这小子攥得还挺紧。
  赵王夫妇,茅厕君,上树君等人得在我们后面走,所以也在门口站着送我们,齐晟的目光落在江氏身上时,攥着我的手松了一松。我转头也看向江氏,今又没穿白,而是身月白衣裙,春风之中轻柔的衣裙随风摇曳着,翩翩欲仙。。
  我凑近齐晟,故意恶心他:“哎?你看看,江氏这一身谪仙般的衣裙下面,会不会也是桃花点点?”。
  齐晟转头看我,眼神凌厉如刀。
  我偏不怕死地激怒他:“赵王和江氏眼下都泛着青呢,估计得折腾的一宿没睡!”
  齐晟的手指发力,将我的手骨几欲攥折,我忍着疼,咧着嘴笑着。
  齐晟也凑近我,贴到我的耳边:“你别觉得有张家在,我就不敢把你怎样。”
  “那你就把我怎样了啊,赶紧休了我,要不就干脆杀了我!”我激他,我昨夜也是想了一夜,对于齐晟,不能总是这么惯着哄着,他本就瞧不起张氏,我若是再伏低做小,即便以后他真让我做了皇后,也非得踩死我不可。。ca46c1鲜橙《太
  我得让他看到我的价值,就如同你得让你的老板看到你的工作能力。
  我俩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交锋着,脚下却都是不停,车驾前,齐晟一脚踹开了趴伏在地上当脚踏的内侍,双手一举将我举到车上,自己也跃上车来,这才低声冷笑说道:“不休你不杀你,你当我就没法了吗?”。ff4d5fbbafdf97鲜
  说完,手在我胸前一拍,我便仰面倒入了车内。
  齐晟也紧跟着进入了车内,我立刻便想,如果你他娘得再敢上我,我就弄死你!
  齐晟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我仰面半倒着,用手肘支着上身,全神戒备地盯着齐晟,誓与贞洁共存亡!
  结果发现,是我思想太邪恶了,人家冷冷看了我几眼,就从我身边过去了,显然没打算搞什么车震门……。
  我怔了一怔,随即便扑哧一下笑出声来。想想也是,只要不是心理扭曲兴趣变态,没人愿意玩霸王硬上弓的,咱是男人,咱了解这个,一个不好被伤了根本,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齐晟见我笑,又瞥了我一眼,没说话,从壁柜里掏出本书来,又低下头看了起来。
  我心道这车晃悠地这么厉害,你就看书吧,早晚看成近视眼不可!嘿!我还偏不提醒你!
  车驾又慢慢腾腾地从翠山往盛都皇城走,这一路上,齐晟话又少了起来。我觉得很是怪异,觉得车内的齐晟和车外的齐晟简直是两人一般,难不成这小子还有性格分裂症?
  想到此,我又开始戒备起来,生怕这小子一时兽性大发再扑我个措手不及。
  我一路提醒吊胆地防备着,齐晟却一直没什么动静,只倚在车厢一角悠然地看书。我肌肉紧张太久都有些木了,到后面实在忍不住了,只好小幅度地挪了挪屁股。
  齐晟漫不经心地挑了我一眼,扯着嘴角不屑地笑笑,没搭理我。
  车驾到了进盛都入皇城,直到了东宫外才停下。齐晟起身下车,到车门处突回头来了一句:“你可知道我若是死了,你这寡会如何守?”
  我被他问得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更别说回答了
  不过齐晟像是也没打算让我回答,只是冷笑一声,迈下车去,待我被内侍扶下车,齐晟的身影早就远了去了。。
  我这里满心疑惑,刚回到自己殿里,还未来得及问一问绿篱这寡该如何守,院里就来了太医了,殿门也未入,只在院里站了站,就给我下了结论。中医术语咱不需再重复一遍,简单说来就是我得在殿里修身养性,外加清淡饮食。。
  我擦,齐晟你大爷的!望闻问切也不是这个望法吧?明显是在整我!
  绿篱眼圈又红了,一个劲地问我:“娘娘昨夜和殿下还那样恩爱,今儿这是怎么了?”
  我本没事,一听“恩爱”那两字,差点被嘴里的一口茶呛死过去。
  绿篱看我眼泪都流出来了,只当我是悲苦难言,忙用手绢来替我拭泪,便擦边劝:“娘娘且放宽些心,凡事自有转圜的余地。”
  我抓住绿篱的手,有苦难言,心道:丫头啊,你怎么会懂,他们这是死活要把我往弯里掰啊!
 
我的目标是减到一百斤以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33484  
精华
帖子
1208 
财富
7087  
积分
1248  
在线时间
949小时 
注册时间
2010-9-14 
最后登录
2017-2-9 
第 18 章

院门紧闭,我又过上了禁足一般的日子。。
  只是,这一次比起上次禁足来还要熬人。出不去门便也罢了,反正外面天又热,出去了也没什么好娱乐的……可是,咱能不能别总青菜豆腐的给我上?我不好歹还是个太子妃呢吗?
  只不过吃了三天,我脸都要绿了。
  老夫子还说过呢,食色性也。我这副身板色是色不了了,难道还要把我的食也给断了?
  我趴在凉榻上,有气无力:“绿篱,我想吃肉……”
  绿篱在一旁给我打着扇子,眼泪汪汪地看着我:“娘娘,您再忍得几日吧。”
  我想了一想,终于决定不再和齐晟耗下去了,于是吩咐绿篱:“给我梳个头,找身衣服来穿吧,咱们去找齐晟。”。
  俗话讲得好,胳膊拧不过大腿,总这么和老板对着干,没好果子吃。
  齐晟正在他院中练剑,烈日之下,被汗水浸湿的衣衫贴在了身上,勾勒出他肌肉结实的臂膀,看得我一阵眼红,暗骂果然是sb,这么大的日头,练剑也不知道找个荫凉!
  齐晟一套剑法耍完,收了式立定,早就侍立在一旁的小宫女们忙都围上前去,接剑的接剑,递水的递水,更有人踮起脚小心地替他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
  雄性荷尔蒙弥漫的整个院子都是,勾得身边的绿篱都要红脸了
  我很生气,想炸毛!
 齐晟轻抬了抬手,四周的宫女内侍便都垂着头退了下去,绿篱无奈,也只得跟着下去了,临走的时候还一脸不担忧地瞅着我,用眼神无声地告诉我:娘娘,您一定要忍住啊,不然,晚上咱们还得接着吃豆腐青菜啊!。f1c159258841鲜橙
  为了有肉吃!我忍
  齐晟这才回头看我,用漫不经心的强调问:“病好了?”
  齐晟,你大爷的!我在心里骂完了,这才回答:“好了。”
  齐晟不冷不热地:“只三天就好了?”
  我不能抽他,我不能抽他,我不能抽他……
  我在心里默念了一百遍,才把这口气咽下去了,点头:“嗯,就三天。”
  齐晟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那就好好做你的太子妃!”
  是,我一定会好好做我的太子妃,我以后还要做皇后,然后……总有一天会废了你做太后!
  刚吃上肉不过两日,便到了宫中举行击球之礼的日子。
  击球本是军中之戏,是训练骑术与马上砍杀技术的最好手段。成祖起兵夺得帝位之后,便定下了每年五月赛球的规矩,并要求皇室子女皆要参加,为的便是天下承平不忘练武,又说成祖武定天下,本人就是击球高手,乘骑精熟,驰骤如神。。
  更是有野史记录了一段成祖在军中与将领兵士同场击球的场景,成祖一人一骑来往奔驰间如风驰电掣,破门无数,引得士兵高呼万岁之声震天,就连当时军中统帅麦穗也只能望成祖而自叹不如,唯有其身侧一覆面亲卫能勉强与成祖一较……
  我当时看到这一段的时候就想,那麦穗未必不及成祖,只是人家深谙职场之道,不然又怎会做到全军统帅的位置,反而观之,那个连脸都没敢露出来的亲卫,就太嫩了
  说了这许多击球,其实说白了,就是打马球
  要说这项运动,我以前也不是没见过,只是咱以前只是属于普通小市民阶层的,马在电视上没少见到,要是牵到我面前来让我骑一骑,倒是有些胆颤了,更别提让我骑马上和一伙子人追着个球跑了……如果换做是用腿跑的足球,咱们倒是敢上场和他们踢上一场。
  绿篱一腔热情地给我精心准备着击球的装备,我很是苦恼,试探地问绿篱:“我能不能不上场?”。
  绿篱回头看我,眼睛瞪得老大:“那怎么行?娘娘乃是东宫之首,怎能不上场?再说,咱们老太爷可是江北军中赫赫有名的拼命张郎,骑术精湛,一人一骑一刀杀得鞑子闻风丧胆,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娘娘是将门虎女,万不可坠了张家的名头!”
  万不可坠了张家的名头
  唉,我压力好大!看绿篱这样认真的模样,我真不忍心告诉她,你家娘娘现在连骑马都不会了……。
  我矛盾着,要不要把这个情况汇报给“老板”呢?
  他若是知道了这个情况,又会是个什么表情呢?
  突然间,我有些期待。
  击球赛的前夜,我特意去齐晟殿中寻他,很是琢磨了一番,然后用很是委婉的说辞告知了他这一情况。。
  齐晟手中还拿着代为批办的奏折,抬眼看着我,脸上波澜不惊
  我不由得叹一声好定力!
  齐晟却忽地摔了手中的奏折,从书案后站起身绕过来,二话不说,扯着我的手就往外走!
  我最烦大男人之间这样拉拉扯扯的,又被齐晟拉得踉跄,连忙叫道:“哎!你撒手!这叫什么样!”。
  齐晟头也不回,只是低声不耐烦地吼道:“你闭嘴!”
  说完又转头冲院中的内侍喊:“备马!
  那内侍见齐晟面色不佳,自是不敢耽误,连忙在前面一路跑着去叫人备马。
  因齐晟好武,东宫内专辟了块场地给他用,待齐晟将我拉到东宫内角的练武场之上时,已有两匹骏马候在了那里。。
  内侍都被齐晟打发了出去,练武场上空无一人。
  我立刻便明白了,这小子要玩夜训啊!
  夜半天黑,马已困乏,这太……太容易出事故了啊!
  我看向齐晟,劝:“能不能明早再学?”
  齐晟冷着脸,只一个词:“上马!”
  我无奈,牵了缰绳,正想学着电视里那样上马,却又被齐晟叫住了,我回头看齐晟。
  齐晟冷声说道:“把外裙脱了!”
  我一怔,脱裙子?你这是要我上马,还是你他妈想上我?
  许是我的眼神把内心的感情透露的太明显了些,齐晟黑了脸,怒道:“穿得这样麻烦,如何骑马?”。
  我恍然大悟,连忙跑到场边,麻溜地把身上碍事的都脱下来丢到地上,只穿小衣与小裤又一溜小跑着回来,抓着缰绳,扳着马鞍就要往马上爬……
  姿态虽然不够潇洒,不过也总算坐上了马,我挺直了腰背,得意地回望齐晟。
  齐晟呆呆地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很精彩,难以描述。
  我琢磨着,他是没见过我这么……爽快的?
  我抖了抖缰绳,问齐晟:“咱们……开始?”
  一夜苦训,终换来骑术精湛……这是做梦呢!没听说学骑马一晚上就能这样的,我自问体能技巧都不差,也达不到那个高度。
  不过,倒是也能纵马跑上一跑了,但是纵马奔驰与弯腰击球这两种高难度动作,分开了做是都会了,但若是结合在一起,我就没那个胆量了。
  毕竟,临阵磨枪磨出来的也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
  齐晟心中虽急,不过面上却没说什么,毕竟我这一晚上能速成这样子也算是十分难得了。
  临天明,齐晟才说了句:“暂且这样吧!明日找个借口不要上场了!”
  我自己没本事,没什么好说的,老实地听话。只是下马的时候才发觉不只腰和屁股都麻了,两条大腿也是磨得生疼,摸了摸竟然沾了一手的血。
  我擦!竟然磨破皮了!
  我连吸了几口凉气,叉着腿往场边走着去穿衣服,刚走没两步,身子突觉一轻,便被齐晟从后面抄了起来,然后身子在空中被他一转,大头往后一趴,竟然被他扛肩上了……
  我急了,这又他妈的玩哪一出?
  我喊:“你他……”
  “你闭嘴!”齐晟冷声道
  我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选择了闭嘴。
  齐晟将我脱地上的外裙用脚勾起来,往我身上一盖,大步流星地往外走。
  我撑起身来辨了辨四周的景物,他这是往我……寝宫走?
  绿篱在殿里守着灯还没睡,眼看着我被齐晟扛进来,吓得小嘴都结巴了:“殿殿……殿下!”
  齐晟二话没说,把我往床上一扔,扭头走人。。061412e4a03c02f9902576ec55ebbe77
  绿篱待他走了才回过神来,飞身扑到床边看我,见我裙上都沾了血,眼泪哗地一下子就下来了,咬着唇哽咽着:“太子殿下,太,太,太……”
  愣是没说出齐晟太怎么来
  我猜测地:“太好?”。
  绿篱泪流满面地摇头,跟拨浪鼓一样
  我又猜:“英俊?”
  绿篱还是摇头。
  我又试探:“s……”
  我没说完,我琢磨着绿篱不会用这个词。于是我又改了口:“禽兽?”
  绿篱抱着我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边哭边说:“娘娘,我这就去给您备水,你先净身会好受一些……”。
  看来就是这个词了!
  绿篱哭着从床边爬起来,双手胡乱地抹了抹脸上的泪水,紧忙着要去给我备热水,我自己也觉得身上汗湿湿地确实难受,便由着绿篱去了
  没一会,绿篱便叫人抬了浴桶进来放在帐外,自己又进来搀我
  我摆手:“不用搀我,去给我找些伤药来,一会我擦擦。”
  大浴桶里热水这么一泡,嘿,这个舒服啊,我泡着泡着都迷糊起来,只是想睡。
  绿篱还时不时地抹抹泪,我几次想哄哄她,不过见小姑娘眼圈红红的样子甚是可爱,再加上的确是累了,还真没劲哄了。
  洗完澡出来擦了药,爬床上睡了没一会天就亮了,绿篱趴床边温柔地问我:“娘娘,今儿不去了吧,就说夜里受了风寒好了。”
  我却是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大叫:“去!当然得去!”
  不去,怎么对得起我一晚上的辛苦?
  球场设在宝津楼前,老大一片绿茵地,东西两边分别竖大木为球门,门高一丈有余,顶尖刻有金龙,下部设石莲花座,看起来很是气派
  皇后陪着太后,带着后妃们都在宝津楼上,而大臣兵士等则围在场地四周。
  场中球队分作两支,各有十六人,一队黄衣,一队绿衣,除了皇子皇女、天潢贵胄就是朝中俊才、军中新贵。。
  我瞅着身上的这一身黄衣,再瞅瞅对面的茅厕君与上树君的一身绿,心中颇感欣慰。
  这等场面,自然是由皇帝开球
  皇帝骑马上场,鼓钹齐鸣,众人策马各至其位。
  上树君专门从一边跑过来,笑着告诉我道:“嘿,可要好好露一手,让咱们看看娘娘的本事!”
  我没说话,默默点头。
  茅厕君与我错身而过,微微一笑,温声嘱咐:“小心些。”
  我依旧是点头
  齐晟从我身边走过,冷着脸低声吩咐:“跑上一圈就下场!”
  我还是点头……
  赵王与那江氏并辔而行,路过我身旁时还未有所表示,我已是习惯性地先点了点头。
  赵王稍一愣怔。
  江氏轻轻地笑了笑。
  我一时顾不上这许多,一手提缰一手握杖,只专心等着皇帝开球,然后……策马追着球跑上一跑,然后就……找借口下场!
  正全神贯注间,绿篱忽在场边叫了我一声。我转头,绿篱用双手拢在嘴边,对我喊了一句:“娘娘必胜!”。
  我顿时无语,再转过头来,那边皇帝却已是开出了球。
  就这么一打岔,我连球也看不着了。没办法,看哪人多就往那跑吧。好容易追到球附近,球却被齐晟得到了,他连击几下,然后一个大打将球击向远处,从我身旁经过时低声怒道:“下场!”
  我点头,刚往旁边一让,刚好与旁侧疾驰的人撞了个正着,那人再急忙勒缰却已是不及……
  我滚落下马时还在想,得!这回总算可以名正言顺的下场了!
  那人急忙从马上滚落下来,护着我躲至一旁,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已经有些发白,只急声叫着:“娘娘,娘娘!”。
  我咬着牙忍着疼,仔细地打量了下这人。
  左翊卫将军贺秉则,没错,老子撞得就是你!
我的目标是减到一百斤以内~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283970  
精华
帖子
185 
财富
1425  
积分
192  
在线时间
894小时 
注册时间
2009-7-23 
最后登录
2014-4-10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34186  
精华
帖子
313 
财富
1820  
积分
312  
在线时间
927小时 
注册时间
2010-9-18 
最后登录
2015-12-25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14719  
精华
帖子
1143 
财富
6982  
积分
1224  
在线时间
577小时 
注册时间
2010-5-25 
最后登录
2013-7-15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