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63 | 浏览:289634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我不是精英》作者:金子(出书版完)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157691  
精华
帖子
6869 
财富
6255907  
积分
947442  
在线时间
3278小时 
注册时间
2008-12-3 
最后登录
2017-10-19 
第10节:出警(3)


  按照钉子的说法就是,有关系不要紧,重要的是你得有能力,没能力就要懂得低调,非喜欢高调也行,那您走正途。要连正途都不肯走,非踩着别人的脸皮往上爬还特小心眼儿,那不是找抽是什么!米阳和钉子分来没多久,在一次他主持的案件例会上,米阳揪出了一个很明显很外行的错误,搞得他在领导面前特下不来台,冷汗热汗轮流出,更显得他那早谢的头顶闪闪发亮。

  其实杨某人那错误在座的这些老警察们谁不明白啊,可都没人说,这人是牛局帮忙调来的,有点脑子的就知道他们有关系。这会儿领导就坐在上头,明着说的是他杨大伟的错,可扇的却是牛局的脸皮,这傻事儿谁干啊……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米警官干了,所以他和杨副队长之间的梁子也算结下了,在往后的日子里,大米同志的鞋子是越穿越小,直追三寸金莲。

  米阳和丁志强(钉子同志大号)是同班同宿舍同时分来的铁杆儿,平时没事儿就掐,动嘴加动手,可一遇到事儿,俩人比谁都铁。用钉子的话说就是,虽有内部矛盾,但要一致对外!杨副队长的偶像估计是商鞅,很喜欢连坐法,所以他对跟米阳“蛇鼠一窝”的钉子向来也看不顺眼。

  “你……”米阳眉头一皱,这时桌上电话响了,“喂,刑侦二队,”老刘顺手接了电话,说了没几句就挂上了,“队长,六八那案子,说是有点儿线索,还是老宫的线儿。”“知道了,钉子,你过去瞅瞅,大米,你也去一趟吧,这是你俩的线!还有带上新来实习的那小子,让他也接触接触…..那个老杨,这报告后来是我改的,哪儿有问题我更清楚,回头我来吧,你说呢?”何队转头笑问。

  杨大伟本来就是没事儿找事儿,何队的话说的也挺客气,他也不敢多说什么,连忙对米阳他们挥挥手笑说,“成,成,没事儿,你俩去吧,这报告回头我跟队长商量着来。”米阳说了声,“是!”就和钉子往外走,临到门口何队说了句,“大米,回头跟考勤的说,把你的这一天的假记上,回头补!”“是!”米阳嘿嘿一乐,一个立正。

  到了外头,两人先上了车,插钥匙打火的钉子说了一句,“要说还是老何够意思!”米阳扫了他一眼,“你以后注意点,别明目张胆地拿杨秃子开涮,不知道他喜欢背后阴人啊!”钉子一翻白眼,“我发现你现在变怂了,怎么着,你也打算走马屁路线了,讨好他有用吗?”

  “滚蛋,你听不懂好赖话啊!你不知道他现在正跟咱们队长争位置呢吗,要是出了事儿,咱哥们怎么样都不要紧,那帽子他肯定得扣队长头上,你觉得你牛X了,嘴痛快了,回头你对得起队长吗?当初谁把你留下的,留下你就为了找累啊!”米阳也憋着火,嗓门有点高。钉子低低骂了一声“X!”就不再言语了,他知道米阳说的对。

  何队长对于米阳这些年轻的警察,真是做到了工作上严格要求,生活上细致关心。虽然平时干起活来,嘴巴上总是凶巴巴地骂着,但是一旦出了什么问题,都是他在前面给顶着。而杨大伟同志的作风则皆然相反,属于那种有功劳我上,有黑锅你扛的主儿,警察们嘴上不说,谁心里没本帐?可就这样,轮到升职的时候,不论资历水平人品都不在一条水平线上的杨某人,竟然成了何队长最大的竞争对手。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157691  
精华
帖子
6869 
财富
6255907  
积分
947442  
在线时间
3278小时 
注册时间
2008-12-3 
最后登录
2017-10-19 
第11节:出警(4)

  米阳没再多说,抽出两颗烟来一起点上,然后塞了一支在钉子嘴里。钉子闷头抽了两口刚想说话,来实习的那小孩儿窜上车来,一脸的兴奋,这是他那第一次“出任务”。小孩儿特激动地伸头问,“师傅,师傅,师傅!咱们这是去哪儿啊?去那儿啊?!”说话间是吐沫星子横飞。心情不太好的钉子立刻抬头从后视镜里瞪了他一眼,叼着烟吼,“去哪儿?去西天取经!!你是猪八戒呀!还师傅!”小孩儿傻了,“啊?”米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回头扫了一眼不知所措的小孩儿,米阳笑眯眯地说,“你丁哥跟你逗呢,咱们去机场路那边见个人,记住了,长眼长心别张嘴,看着就行了!明白吗?”说到最后,米阳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小孩儿刚放松下来,咧到一半儿的嘴赶紧收回,做认真状,“是!保证完成任务!”

  然后他又好奇地问,“机场路?那不是在朝阳区吗,不是咱们的管辖范围啊,难道是跨区大案?!”没两句,这小孩又把自己说兴奋了。米阳差点被烟呛到,咳嗽了一声才说,“想什么呢你!是母鸡的鸡,这回懂了吧?”“啊?城区里还有养鸡场?卫生防疫允许吗?”小孩儿十分惊讶,米阳和钉子同时喷笑了出来。

  钉子那点儿郁闷被这个活宝搅和的是一点不剩,“我说你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啊?装什么天真无邪呀!”说完他狠抽了两口把烟掐了,一打方向盘,车子向外驶去。看着红了一张脸却还是不明所以的小实习生,米阳一边笑一边解释,“水泥路那边有很多黑发廊,小姐也特别的多,所以那边的居民都管那儿叫‘鸡场路’,这回明白了吧。”

  小警察这才恍然大悟,挠了挠头,“这群众的智慧可真够会整的!”然后又讨好地跟钉子没话找话,“丁哥你真能逗,刚才说得跟真事儿似的,今天我都被骗了好几次了,还是被你吓一跳!”

  钉子心说谁有那闲工夫逗你,听到后面又不免有点好奇,“好几次?为什么被骗了好几次?”一说这个,小孩儿眨巴眨巴眼睛挺气愤,“还不是这倒霉催的四月一号,后勤的那几个毛丫头就整我一人!有本事整局长政委去啊,还没成老太太呢就知道吃软柿子了!”

  米阳一愣,“四月一号?喔,今天愚人节呀?”小警察连连点头。米阳立刻联想到,韦晶那面试不会是有人拿她开涮呢吧……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157691  
精华
帖子
6869 
财富
6255907  
积分
947442  
在线时间
3278小时 
注册时间
2008-12-3 
最后登录
2017-10-19 
第12节:重逢(1)

  第三章 重逢

  “桃子,你不说我都忘了今天是愚人节了,你说那个什么Jane不是拿我开涮呢吧?”餐馆里韦晶一边努力啃排骨一边怀疑地问。陶香斜了她一眼,夹了一片青笋慢慢地嚼着,“你以为你谁啊,人家有那闲工夫涮你?”韦晶还是有点不自信,还没等她开口,一阵八一军歌突然响起,周围别管是吃饭的还是服务的皆侧目,陶香却先擦了擦嘴,才慢条斯理地从包里把手机掏了出来。她一看号码皱了下眉头,但还是接了,“喂?”

  韦晶端着免费送的小米粥啜饮着解辣,那边手机隐约传来的声音是个男的,就看着陶香越说表情越不耐烦,可说话还是很客气的。电话那边那男的唧唧歪歪了好一阵子,才挂上了电话,“呼!”陶香重重地出了口气,“屁大点儿事儿,真够麽唧的!”

  “谁啊?还是那大款吗?”韦晶随口问了一句。陶香撇了下嘴角儿,“追我的大款多了,您指哪个?”韦晶扑哧一乐,“你牛!”知道陶香不爱提这些事儿,她又开始埋头吃,吃了没几口,就听见斜后方靠近大门的那一桌乱糟糟的,好像是有人约在这儿吃饭,有两个人来迟了,正嚷嚷着罚酒什么的,嗓门不小,陶香扭头看了一眼。

  发现向来讨厌在公共场合里大声喧哗的陶香却一反常态的没什么表示,韦晶不禁有点奇怪,没等她问陶香就说了,“是当兵的。”韦晶回头瞅了一眼,果然那一桌子都是男的,一水儿的葱心儿绿,而且甭管怎么坐着的,腰板都挺得溜直……

  原来如此,韦晶立刻就明白了,要说这世上还有能让陶香容忍的喧闹,那大概就只有部队了。韦晶砸吧着嘴打量着身旁苗条,漂亮,绝对丽人风范的陶香,心想如果不是熟识她的人,谁能想到她整整当过三年的兵呢。

  陶香和韦晶打小一个幼儿园小学中学的读了过来,不知道两个性格不同的人,怎么就看对眼了。据记忆力比较好的陶香说,是因为在幼儿园的时候俩人为猪肉白菜馅儿大包子打了一架之后,才英雌惜英雌的。韦晶却死活想不起来这档子事儿了,倒是米阳说,应该是真的,惜不惜的咱不知道,但是为了个肉包子能干上一架,确实是你韦大小姐的作风。你甭瞪我,从小为了吃,我挨你打还少啊?!

  等到了高中的时候俩人才分开,没办法呀,谁让韦大小姐的成绩不够上高中的。韦晶偏科偏的厉害,数理化烂的那叫一塌糊涂。中考的时候家里干脆决定让她读中专,反正到时考大学也考不上,何苦受那个罪,还不如早点工作赚钱呢,这就是韦氏夫妇当时的观点。

  而考上市重点高中的陶香,除了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文体活动那也是常常出彩儿,人长得又漂亮,不要说本校,就是外校认识她的也不少。那时候的她想考清华北大说不上手拿把攥,但也不是什么很难完成的任务。可高二那年她做了一个让全校师生震惊的决定,参军!

  一个在市重点成绩排前五的学生不考大学非要当兵,当时所有人都惊了,这孩子脑子进水了吧?班主任的苦口婆心,陶爸爸的以理服人,陶妈妈的泪水攻势都没有改变陶香的决定。人姑娘就一句话,我已经大了,可以自己对自己负责了,要是不让我当兵,书我也不念了!

  陶香从小就是这么个性格,自己特有主意,她倒也给父母做了个保证,别管我这兵是当三年还是一辈子,大学我一定会上!最后都是当老师的陶家夫妇只能依了她。而身为好友的韦晶那些天受的精神轰炸不比陶香少,都是要求她劝说陶香改主意的各路神仙,韦晶人前都笑着答应了,人后嘛……想到这儿,韦晶唯有苦笑。

  打从十三四岁起每年都被陶香强制拎到武装部去偷看那些穿军装的时候,自己就明白,这丫头的兵当定了,那还劝什么劲啊!只不过到现在自己也想不通,明明早就决定高中毕业要考军校的陶香,为什么那年非要去当兵呢?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157691  
精华
帖子
6869 
财富
6255907  
积分
947442  
在线时间
3278小时 
注册时间
2008-12-3 
最后登录
2017-10-19 
第13节:重逢(2)

  “你想什么呢,表情这么纠结?”陶香拿筷子敲了敲韦晶的粥碗,“啊?没什么呀。”韦晶搓了下脸。“行了,我去趟洗手间啊,你再挑挑,甭打包了!”韦晶点点头,陶香拿了纸巾起身去了洗手间。“哎,老高,介边儿,介边儿!”没一会儿后面那桌一个天津口音又喊了一嗓子。韦晶没太在意,继续从香锅里扒拉着找藕吃,除了吃肉,她最爱吃藕。

  高海河一进餐馆就听见老罗那一嗓子,他大步走了过去。他是驻北京某部队营长,刚从外省部队调过来半年,但是训练成绩斐然。这回他手下的一个连队获得了大比武好成绩,今天去司令部的时候被几个同乡好友截住非要请吃饭,也不好推托,办完事儿跟参谋长打电话请了假,这才找了过来。

  “兄弟们对不住,我来晚了!”高海河微笑着说了一句。“道歉别用嘴,来点实惠儿的!”老罗这么一说,桌上的人都起哄,高海河倒也痛快,一扎啤酒不打磕巴儿的就喝了下去,桌上的人齐齐叫好,热闹的很。好在这会儿餐馆就餐的没剩几桌了,服务员们也没管,只有韦晶嘀咕了一句,“好嘛,果然是当兵的,这嗓门真够亮堂的!”

  去洗手间回来的陶香刚好听到,低声笑说说,“部队要的就是这股子劲儿!”韦晶翻了翻眼皮,“你说你这么喜欢部队,现在弄个手机铃声还是八一军歌,当初部队不是都要保送你去军校了吗?你干吗又非复员啊?”陶香一耸肩膀,“不是告儿你了嘛,当烦了,想回来上清华了。”“拉倒吧你,这么多年了,到现在你都不给我句实话是吧?”韦晶瞪她,陶香就嘿嘿地乐,用肩头碰下韦晶,“这么想知道啊?行呀,求我啊。”

  韦晶皮笑肉不笑地说,“求你?好嘞……”说完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去拧陶香的手背,陶香下意识地缩手。“哎哟!”两人这么一闹不要紧,可乐杯子给打翻了,“服务员!”韦晶大叫了一声,两个小姑娘赶紧过来帮着收拾。

  她们背后那桌的军人只要方向合适的都在不落痕迹地瞄着这边,其中一个就说,“哎,小李,你刚才来的晚,没听见,那边坐外头的长得特漂亮的女孩儿用的手机铃声是咱们八一军歌,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女孩儿用这个呢。”“真的?”小李也探着头看陶香的侧影,连连点头,“真是挺漂亮!”

  “行了啊,盯着人家女同志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老罗说了一句。其他几个人就笑,“罗科长,你已经有嫂子了当然没兴趣看了。”老罗笑骂了一句,然后低声问高海河,“我昨天忘了问你,弟妹什么时候过来?”高海河长出了一口气,“过两天吧,家里还有事儿呢,离不开她。”他不想多说。

  老罗点点头,“来来来,大家伙儿可着劲儿造啊!别客气!喝!”军官们站起来轰然一碰杯,十几扎啤酒就倒进了喉咙里。这时候韦晶她们也吃得差不多了,陶香拿着帐单一摇,扬声叫了一声,“服务员,结帐!”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157691  
精华
帖子
6869 
财富
6255907  
积分
947442  
在线时间
3278小时 
注册时间
2008-12-3 
最后登录
2017-10-19 
第14节:重逢(3)

  其他人只觉得这声音清脆好听,高海河却如遭雷噬一般,他夹菜的手一抖,慢慢地转过了头去,陶香正扭着身从背后的书包里掏钱包,一抬眼不经意间和他的目光撞个正着……

  “哎哟,桃子,你帐单飞锅里了!”韦晶大叫了一声。

  “欢迎下次光临,请带好随身物品,谢谢……”餐馆服务员笑容可掬的开门恭送韦晶和陶香离开。“啊,好,”韦晶心不在焉地点点头,余光一直瞄着面无表情的陶香。不对劲儿,绝对不对劲儿!

  刚出餐馆门,“哔”的一声,陶香隔着八丈远就把遥控车锁打开了。韦晶一愣,下意识加快了脚步,省得到了跟前儿那车锁又锁上了。陶香这车锁有个毛病,好像生怕有人偷它似的,开锁十秒钟内不开车门,二话不说就又给你锁上了。所以一般陶香都是到了跟前才开车锁,可今天却怎么……

  韦晶紧赶慢赶到了车跟前,刚伸手一摸车门把手,“哔哔”两声,咔嚓又给上了锁。看见韦晶站在门边干瞪眼的样子,慢慢溜达过来的陶香“哧”了一声,可只笑了一半,那笑容又收回去了。韦晶心里有数了,看来刚才真的有事儿发生,难道那些当兵的里面有桃子熟人,不对啊,可没人跟她打招呼啊,陶香也什么都没说,结了帐转身就走人,只是脸上的笑模样没有了,搞得收钱的小姑娘还以为自己算错了帐呢。

  “想什么呢你?走不走啊?”已经上了车的陶香吆喝了一声。“啊?来了来了,”韦晶一迭声地应着上了车,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叨咕,“我说你修修这破遥控锁行不行?只要稍微隔远点儿开锁,要是没有刘翔那速度您就甭想上车啊……啊!!!!!!!!!!!!”

  韦晶那啊字余音猛然间提高了八度,因为陶香车头一偏,嘁哧咔嚓一通儿换档,接着一脚油门下去,车子一下子飙到了一百,顺着马路就蹿了出去。听着耳边韦大小姐的女高音独唱,陶香开玩笑似的说,“怎么样,这捷达车有劲儿吧,你老说它外形又硬又土,可车子要的就是这股子劲儿!开着才过瘾!”

  “它再有劲你也不能拿它当坦克开啊!这是北京四环辅路,不是你们部队那大草原可以抡圆了开!哎哟,我靠……”韦晶忍不住爆了句粗口,陶香方才猛踩了一脚刹车,把车子停在了右车道上,她的脑门差点顶玻璃上。

  好在周一的午后路上车不是很多,排在后面的几辆车跟的不算太紧,急踩刹车之后有人不满地按了几声喇叭才开走,还有的开车经过她们时扭头瞪了驾驶座上的陶香几眼,嘴皮子蠕动着,显然没说好话。

  “抱歉啊,韦韦,”过了会儿脸色恢复正常的陶香低声说了一句,回过神来的韦晶伸手拍了拍她的腿,“快走吧,再呆一会儿你就不是给我而是该给交警叔叔道歉了!”韦晶顺手指了一下路边的摄像探头,陶香勉强一笑,重新启动车子继续前行。

  这回车开得是稳多了,陶香虽然表情正常了却一言不发,搞得车里的气氛有点压抑,韦晶感觉有点怪怪的,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就觉得自己胃里的藕和排骨好像都站了起来,感觉有点顶。眼瞅着离陶香的店不远了,“桃子,你干脆把我放在你们店门口吧,我打个车回家就是了,”韦晶扭头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157691  
精华
帖子
6869 
财富
6255907  
积分
947442  
在线时间
3278小时 
注册时间
2008-12-3 
最后登录
2017-10-19 
第15节:重逢(4)

  “咱这儿有车打什么车呀,花那个钱干吗,我送你回去!”陶香眉头一扬。“你还是算了吧,我看你今天太累了,早点回去休息,”韦晶笑说。陶香瞥了她一眼没说话,依旧朝着韦晶家的方向开。韦晶没辙了,“桃子,你这状态开车我不放心,你别让我到家了还得担心你行不行?”

  陶香咬了下嘴唇,方向盘一打拐向了自己店面的方向。等到了门前,韦晶解开安全带要下车,陶香拉了她一把,“韦韦,今天真是不好意思啊,没送你回家,可我这会儿心里有点儿烦……你先回家吧,改天我再补偿你一顿大餐。”

  韦晶回头打了个哈哈,“那敢情儿好啊,要是你烦一次就补偿我一次,那最好你天天照着三顿饭心烦,我就省大发了。”“美得你!”陶香被她逗得展颜一笑,韦晶笑着下车去了。陶香站在路边陪着韦晶等出租,等韦晶上了车她才弯腰扒着车窗说了句,“韦韦,谢谢你。”

  这句话没头没尾的,但韦晶知道她是在感谢自己没有多问的体贴。心里不禁一暖,但嘴上还是大咧咧地说,“你请我吃饭你还说谢谢,太客气了啊,只要别忘了我的补偿就行!”陶香咧嘴一笑,“放心,忘不了你的,到家给我个短信!”韦晶笑着点点头,挥手再见。

  一直到出租车从自己的视野里消失,陶香才转身离开。她没有回店铺,而是往后面的小区走去。她三年前就在这个小区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那时是贷款买的,父母还不愿意,觉得家里又不是没有住的地方,何苦跑到外面买房子背一身债。

  陶香没有管父母怎么想,她也没要家里一分钱,硬是咬牙买了,后来她又要开店做生意,父母更是反对。外企一个月两万的工作不干,却非要自己单干,赔钱赚钱根本就没谱儿,一个姑娘家的瞎折腾什么啊。

  等到现在这房价跟坐火箭似的翻了几番,陶香的店铺生意也很红火,她给父母又买了一套房子。周围的人都夸陶香有眼光又能干,住上新房的陶家夫妇这才不说什么了,反而有点沾沾自喜,在别人羡慕的眼光里搬进了新居。

  进了屋,陶香就甩掉了脚上的鞋子,一下子把自己扔进了沙发里,两眼发直地看着茶几上的万年历。四月一号几个字分外刺眼,陶香狠狠地闭上了眼睛。当年见到他的那天就是四月一号,好几年过去了,为什么偏偏又是这个日子再次见到他,老天爷真会拿人开涮啊。陶香忍不住苦笑了出来,只觉得自己眼角儿一股热流不可抑制地涌出,慢慢滑过脸庞流到耳际的时候,却变得冰凉……

  “小高没事儿吧,”一个同事悄声问老罗,老罗摇摇手,“没事儿,吐了就好了,你先回去吧,帮我招呼一下。”那人点点头,转身离开了厕所。老罗走到一个隔间儿,敲敲门,“海河?你没事儿吧?”“恶……”里面传来了呕吐的声音,老罗正想着要不要进去看看他,“哗啦”一声,高海河从里面走了出来,脸色非但没有酒后的红润,反而带了点苍白。

  “老罗我没事儿,”他冲老罗摆了下手,自己走到水池子那边去漱口,然后又拿水泼脸,让自己清醒一点。“海河,你酒量本来不错,今天干嘛喝这么猛,弄成这样?”老罗百思不得其解。刚才高海河喝酒跟喝水似的,没人劝,好几杯就下去了,而且白的啤的掺着喝,又喝的急,不醉就怪了。

  龙头里的水哗哗地冲着,冰冷的水刺激着高海河的神经,老罗的唠叨声就在耳边,可飘忽着好像一句也听不清楚,他的脑海里只回响着一个声音,“报告副连长,我是师通讯连战士陶香,向您报道!”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157691  
精华
帖子
6869 
财富
6255907  
积分
947442  
在线时间
3278小时 
注册时间
2008-12-3 
最后登录
2017-10-19 
第16节:倒霉的米阳(1)


  第四章 倒霉的米阳

  坐在出租车上的韦晶一路上就琢磨着,刚才陶香情绪突变肯定跟那帮子兵有关系,而且是后到的某人,谁呢?韦晶周着眉头想。那些当兵的长得都黑了吧叽的,自己眼神儿也不好,还真没看出来哪个“特殊”些。

  “姑娘,是前面左转吗?”司机师傅歪头问了一句,“啊,对,您左转,然后一直朝前开小二十分钟,到一个小区门口给我停下就行了,”韦晶赶紧指了一下方向。“好嘞,”司机一打方向盘,车子疾驰而去。

  这时“滴”的一声轻响从包里传来,韦晶猛地反应过来这是自己手机短信的提示音,赶紧掏出来看。是米阳发的,一个多小时之前了。刚才饭馆里一直闹哄哄的,后来又担心陶香,自己根本就没听见手机响。调出短信一看,“应聘结果如何啊?是穿上白领子了还是让人煮了?”后面还有一个坏笑的鬼脸儿。

  “切,”韦晶哼了一声,立刻噼哩叭啦地开始回短信,“你才让人煮了呢,这白领子姐姐还就穿上了,BM的大白领子!酸死你!”发完短信韦晶觉得自己心情好了不少,等着米阳的反击。可等了十分钟眼瞅着都快到家了米阳也没回信,这不是他风格啊,这家伙回短信向来贼快。韦晶看着手机纳闷地嘀咕了一句,“怎么着,真让人给煮了?”

  韦晶说对了,米阳还真被煮了,不过不是因为人,而是因为一只狗,具体点儿说是一只京叭儿狗,要是再具体点儿说,是一只姓米的京叭儿狗!

  就在韦晶跟麻辣香锅战斗的时候,米阳,钉子还有那个小实习来到了鸡场路。钉子把车停到了路边,甩上车门就想走,小实习赶紧提醒了一句,“丁哥,咱这车还没锁呢?”钉子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用不着!一般来说,没人敢偷警察的车!”

  这小实习比较轴,还没完,“可咱这是民用牌子啊!”钉子嘿嘿一笑,“你放心吧,做贼的鼻子都好使着呢,他们会闻味儿!”说完眨眨眼。小实习抽抽鼻子,“味儿?我就闻见臭味了。”说完回头看了米阳一眼,“米哥,你吃坏肚子了吧,这屁放了一路了。”

  米阳脸皮虽厚,也有点不好意思,只干咳了一声。钉子偷笑了一下之后才扳起脸说,“这有什么新鲜的,就指着这臭味防盗呢!”小实习不明所以。米阳作势欲踢,钉子一闪身躲开了,“别废话了,赶紧走吧!”米阳率先前行,心里也纳闷,难道早上喝的豆浆是昨天剩的?可没觉得馊啊。小实习也赶紧跟了上去,一边好奇地打量着周围,发现明明是大中午,却没有几家店开门,行人也很少。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157691  
精华
帖子
6869 
财富
6255907  
积分
947442  
在线时间
3278小时 
注册时间
2008-12-3 
最后登录
2017-10-19 
第17节:倒霉的米阳(2)

  鸡场路这边以平房为主,当初北京城划分地区的时候,把这里算做了城区,因此那些农民都交了土地换宅基地,摇身一变成了城镇户口。附近的钢厂虽然按照政策招了不少人去当工人,可那都是壮劳力,大部分上岁数的人和妇女还是没工作。

  历经数年的拆迁改造,周围的区域不是变成住宅小区和超市,就是改成了公园健身场所,只有这个地方一直没什么改变。因为没工作的比较多,大部分人都是靠出租民房给外地人赚钱营生。为了多挣钱,这些人都跟比赛似的私搭乱盖,见缝插针,生怕自家吃了亏。

  不知从何时起,这里变成了一个外来人口聚集地,相应的治安问题也越来越多。就是最近这两年,不知道为什么,大部分的门脸儿房都改成了发廊。可甭管你是叫“丽丽发屋”还是“时尚沙龙”,就没有一家是正经理发的。

  “丁哥,那咱这儿的派出所不管啊?”小实习听了介绍之后好奇地问。钉子笑了,“管啊,谁说不管啊,什么时候管片儿的缺经费了,就该管了!”“啊?”小实习瞪大了眼。

  “钉子,别瞎扯淡!”米阳笑骂了一句之后才说,“这个地方人员结构太复杂,除非把这片儿彻底拆迁才能解决问题,要不然你抓她跑,跑不掉就交罚款,没钱那就治安拘留然后遣返,可没等咱们遣返的兄弟回来呢,送回去的这帮子小姐们早就到了北京西站准备重头再来了,基层所儿有时候也真没辙!那么多事儿,不可能一天到晚就盯着扫黄吧,再说这儿的大部分住家儿都靠出租房子挣钱,你把人都赶跑了,他们租谁去啊?”

  小实习还想问问题,钉子突然咳嗽了一声,低声说,“人来了。”小实习的心扑通一跳,脑海中登时翻涌起众多警匪片中交锋的场景。顺着钉子的眼光看去,一个光头正晃着膀子从一胡同儿里走了出来,很平常的样子。

  小实习一伸手想指着问,是他吗?米阳借着点烟的动作,不落痕迹地把他的手拍了回去。小实习摸着火辣辣的手,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米阳,突然想起来时他说的话,长心长眼别张嘴!一个哆嗦,赶紧把嘴牢牢闭上了。

  光头从米阳他们跟前经过,随意地扫了他们一眼,好像根本就不认识,自己一拐弯进了对面一家小饭馆儿。米阳和钉子不动声色,抽完一颗烟才过了马路也溜达进了那家饭馆儿。小实习一进门就发现,那个光头并没有在里面。

  这时一个穿着牛仔裤的小姑娘操着河北那边的口音迎上来,“三位大哥请坐,想吃点什么?”钉子打量了一下四周,“你这有包间吗?”小姑娘一愣,刚想摇头,一个腰围至少有三尺的胖女人从后厨冲了出来,米阳被吓一跳。

  你说这人胖就胖吧,偏穿了一条紧身热裤,描眉画眼的好像被谁锤了一顿似的,脸怎么看都是肿的。“三位大哥,我这儿的包间还没修好,要是您不介意,坐后屋吧,那一样安静!”那女人特热情。

  米阳问了句,“里面干净吗?”“绝对干净,那您三位跟我来吧!”胖女人赶紧的带着三人往后走。后屋看起来像住家儿,胖女人掀起一个俗艳的大红月季门帘,“您请!”小实习跟在后头进了屋.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157691  
精华
帖子
6869 
财富
6255907  
积分
947442  
在线时间
3278小时 
注册时间
2008-12-3 
最后登录
2017-10-19 
第18节:倒霉的米阳(3)

  “丁哥,米哥,你们来了,快请坐,那谁,娟子,快去弄点儿酒菜来,啤酒要冰的啊!”一个大嗓门响了起来,小实习一偏头就看见之前那个光头正鞠躬哈腰地伸手往里让他们,热情的态度跟之前来了个截然相反。“不用麻烦了,咱们就聊聊天!”米阳制止了那个女人,光头没敢多说,使个眼色让那胖女人出去了。

  “行啊,老宫儿,几天没见你当上老板了?”钉子打量了一下四周。那个光头呵呵一乐,“丁哥又拿我开涮,这是我媳妇儿的店。”“媳妇儿?”钉子一摆头,“就刚才那位?什么时候挂上的?”

  老宫一咧嘴,“就上个月,我俩是一见……那个,那个钟情,特有感觉,就电视里演得那种!哎,米哥您请坐啊,哟,这位政府看着眼生,您是?”光头脸上笑得谦卑,眼光却上下打量着小实习。小孩儿有点紧张,只能维持着严肃的表情,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新来的赵警官,以后免不了接触,你要好好配合啊!”米阳笑说了一句。“那是一定,那是一定,”光头连忙点头,然后又冲着小实习一拍胸脯儿,“赵警官,以后有事儿您说话,我胡强绝没二话!”小实习一愣,脱口而出,“胡强?你不姓宫啊?”

  “咳,”钉子咳嗽了一声,他和米阳脸上都是笑意,光头摸摸自己油光瓦亮的脑门,讪笑着说,“赵警官,那都是道上朋友乱叫的,让您这么一说我都不好意思了,不过您随意,爱叫我什么都行。”“你小子还会不好意思?号子都进去六趟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钉子嗤之以鼻。小实习这才明白,原来老宫儿是老进宫的简称,他知道这帮子人都把进拘留所称之为进宫。

  “丁哥,那是以前!”光头一脸不忿的样子,“现在咱哥们绝对的遵纪守法好公民,配合政府,配合……”“行了行了,”钉子打断了老宫儿的口沫横飞,“你叫我们过来,不会是就为了让我们听你的自我表扬吧?说正事儿!”

  “哪儿能啊,要是没正事儿我敢惊动您二位,上次发廊那事儿不是没破吗?现在有线索了!”老宫儿神秘兮兮地说,表情还带了几分自得。米阳一皱眉头,“你小子有屁就放,唧唧歪歪的等着窝谁呢?!”老宫赶紧站了起来,“米哥,瞧您说的,我哪敢窝您呢,几位稍等。”说完他掀帘子出屋,叫过那个胖女人附耳说了句话。

  米阳他们就看见那女的大肥屁股一扭,转身进了另一个屋。钉子凑到米阳耳边悄声说,“你说这老宫儿什么眼神儿啊,就这视觉效果,丫愣看出感觉来了?!”“嗤!”旁边的小实习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低头乐。米阳一笑正要开口,就看见老宫拿着个手绢包走了进来。

  左三褶右三褶的打开一看,“这不是手机SIM卡吗?”伸着脑袋看的小实习忍不住说了一声,米阳和钉子却不动声色。等老宫把这手机卡的来龙去脉一说,米阳看了一眼钉子,“虽然不一定是咱们要的,还是拿回局里先查一下吧,省得漏汤儿。”“行!”钉子点点头,然后瞪了一眼老宫儿,“就为这么点小事儿让我们跑一趟,你自己送过来不就结了吗!”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157691  
精华
帖子
6869 
财富
6255907  
积分
947442  
在线时间
3278小时 
注册时间
2008-12-3 
最后登录
2017-10-19 
第19节:倒霉的米阳(4)

  老宫儿讨好地笑笑,“丁哥,要光是这破玩艺儿,我肯定给您拿过去了?上次您不是说让我盯着跟那小姐住一块儿的人吗?她回来了,我这才让您来,为了保密,我都没敢在电话里说!”钉子和米阳心里咯噔一声,“现在人呢?”钉子也没了懒散的模样。

  “您别急!”老宫儿赶紧摇手,“那娘们就住在我媳妇儿她二表嫂家的房子里,听她表嫂说,丫是觉得事情过去快一年了,你们警察也大撒把了,她在老家种地能挣几个钱儿啊,这才又跑来北京的,现在不在,听说跟几个姐妹进城买衣服去了,您放心,我让她表嫂盯着呢,一回来就告诉我,跑不了她的!”

  “说什么时候回来了吗?”钉子问。老宫儿摇摇头,“这女人买衣服哪有谱儿啊,不过早晚她得回来不是?”“大米,商量一下,咱们得留人在这儿盯一下,那卡也得送回去,”钉子看着米阳说。米阳点点头还没说话,就觉得自己括约肌不受控制的活动了一下,一股臭气顿时飘散了起来,米阳脸皮再厚也不禁一红。

  “我靠,生化武器啊,”钉子用手扇呼了两下,“也甭商量了,你赶紧地把卡拿回局里,该吃药吃药,该上厕所上厕所,我带小赵在这儿守着!”小实习一边屏住呼吸,一边用力点头表示赞同。光头没敢搭话儿,但悄么唧儿的把窗子打开了。

  米阳心想也别硬撑着了,他把那卡连手绢顺手塞到了手包外侧的夹层里,出门到街上打了辆车就直奔局里。可他上了出租车还没十分钟呢,放嘟噜屁不说,肚子也开始叽哩咕噜地叫唤起来,人也有点儿泛恶心。那倒霉的出租司机只能把车窗全部打开,风吹的脸部都快变形了,还得帮着四处瞄公共厕所。谁让咱是红五星司机,不能被投诉啊,只能忍着!

  搓了一肚子火的司机一边瞄厕所一边骂市政建设,花里胡哨的玩艺儿建那么多,你怎么就不知道多建俩公厕,操!哥们,实在不行,咱就路边草地吧,我给您挡着。要是碰上卫生检查的,算咱倒霉交个罚款,要是碰上绿化的,咱还算帮他们免费施肥了呢,不让她们倒找钱就不错了……哎!我说哥们儿,您可千万别拉我吐我车里!挺住!下午我还得交班呢!

  米阳也很想骂人,可惜他的全部精神现在都用来控制自己的肚子不要立刻造反了。这又不是小便,背个身儿就解决了,光天化日之下干这个,米警官还没这个勇气。可再怎么忍耐它也得有个限度,眼瞅着生理状况就要脱离心理控制了,正想豁出去的米阳突然发现马上就要到自己家了,赶紧让司机拐弯。

  等到了楼下,米阳扔给师傅二十块钱,捂着后门就往上挪,一边上楼一边埋怨为什么当初老妈非要六楼,还说什么不想让人踩在自己脑顶上!就上楼这会儿功夫还碰上了楼下的张大爷夫妇,勉强打了招呼之后,米阳赶紧往上走。张大爷还挺纳闷,你说这孩子脸怎么这么红?他老伴说,不光脸红,你没看见都改走猫步了?两条腿夹着走!!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