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6 | 浏览:1688|倒序浏览 | 字体: tT

《佔有姜西》甜度满分,金句连连的霸总文学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2635270  
精华
帖子
47 
财富
245  
积分
5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4-22 
最后登录
1970-1-1 
十几分钟过去了,何曼怡没说过一个字,闵姜西心知肚明,罚站嘛。
抬起手腕,闵姜西看了眼时间,何曼怡头不抬眼不睁的道:“赶时间?”
闵姜西说:“没有。”
何曼怡声音不冷不热,“也是,这个月一单都没谈下来,又不用见客户。”
话罢,她抬起头,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面无表情,盯着闵姜西说:“已经是第九个了,丁恪出差之前千叮咛万嘱咐,叫我好好照顾你,我给你介绍的都是顶级资源,多少人眼红羡慕不来的大客户,你呢?一连谈崩九次,你还让我怎么帮你?我总不能倒贴钱让你给人上课吧?”
“闵姜西,先行是靠实力说话的地方,你这样的表现不仅让我失望,也让你师兄很难做。”顿了顿,何曼怡似乎做了个决定,“外面不排除有人在看你的笑话,我也不想让你难堪,我有朋友在深城做教育机构,你要是愿意,我介绍你去他们那边。”
话音刚落,办公室房门被人敲响,何曼怡说了声进,接待推开房门,出声道:“何总,有客人过来签约,在会客室等。”
闵姜西瞥见女接待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多了,总觉得对方眼里带着一股子强压的兴奋,兴奋什么?又不是没见过签约的。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2635270  
精华
帖子
47 
财富
245  
积分
5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4-2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9章 他的脾气,软硬不吃
接待小妹到底在兴奋什么,理由闵姜西在一分零二秒之后弄清楚了。当她推开会客室房门,看到正对面的何曼怡以一种模糊了震惊和不安的眼神看着她时,她就知道不对,很快瞄了眼坐在何曼怡面前的人,沙发遮挡了大半,只剩男人的半截脖颈和后脑。
但是这些就足够了,闵姜西已经认出来者是谁。
待她绕过沙发走至人前,闵姜西看着身穿白色衬衫黑色西裤的男人,微笑着颔首,恭声叫道:“秦先生。”
秦佔眼皮都没掀,一张容易让女人兴奋的俊美面孔上无甚表情,没应声。
何曼怡出声道:“闵老师,下次跟客户定了合同,回公司要第一时间上报…”说话间,她偷摸打量秦佔的面色,虽然他一言不发,但她莫名的心颤,所以又补了一句:“免得像现在一样,要客户等。”
闵姜西道:“我听说签正式合同才需要提前报备,签试用合同也是吗?”
何曼怡本就气闵姜西搭上秦佔这艘大船却不显山不漏水,刚刚在办公室里还故意陪她演戏,想把办事不周的脏水泼到对方身上,没成想闵姜西敢当面儿回怼。
一口气哽在喉咙处,她顿了一下,面不改色的说:“秦先生能跟普通客户比吗?就算是试用期合同,我们也要提供最周到的服务。”
说着,她重新看向秦佔,立马换了张面孔,和颜悦色的问:“秦先生,您不喝茶,给您换杯咖啡还是果汁?”
秦佔低头看手机,不咸不淡的回道:“不喝。”
何曼怡捧心不死,继续道:“那我让人给您准备一些水果和点心。”
她给闵姜西使了个眼色,示意闵姜西去,其实这些事儿明明有专门的人做,闵姜西倒不介意被穿小鞋,只不过她刚一抬脚,秦佔忽然开口说了句:“我来找家教,不是找家佣。”
此话一出,何曼怡脸上的表情是想象当中的好看,笑不敢继续笑,但又不敢撂脸子,她也算是见惯了世面的人,平日里跟各行各业的精英大佬们打交道,见过说话不中听的,没见过说话这么难听的。
场面一度尴尬,闵姜西也不出声打圆场,陆遇迟跟程双都知道,她只是个表面上好相处的人,她可以忍着何曼怡三番五次的挑衅,但现在有人替她教训,她偷着乐还来不及呢。
几秒钟的无言以对,何曼怡红着脸,硬着头皮憋出来一句,“哈,秦先生真幽默。”
秦佔眼皮一挑,一眨不眨的看着何曼怡,何曼怡顿时觉得身体被无形的力量给困住,她一动不敢动,笑容一寸寸变僵。
就在闵姜西以为秦佔只是看看而已的时候,他当着第三人的面儿,一脸正色的问何曼怡,“你连认真和玩笑都分不出来?”
虽然气氛紧张到令人窒息,但闵姜西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特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2635270  
精华
帖子
47 
财富
245  
积分
5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4-22 
最后登录
1970-1-1 
别想笑,她深深地垂下头,强忍着。
何曼怡不敢看秦佔的眼睛,又不敢再乱找台阶下,正心急如焚之际,有人敲门,送准备好的合同进来。
合同一式两份,共同签上闵姜西跟秦佔的名字,何曼怡半个字都不敢多说,事后恭恭敬敬的将人送到电梯口,眼看着电梯门合上,脸上强打精神浪的笑容才慢慢敛去。
电梯中,闵姜西双手在身前拎着文件包,银色的电梯壁映照出她笔直端良的体态,她确保自己表情自然,可站在身前一步远的秦佔却突然开口道:“想笑就笑。”
她一时无措,透过电梯壁打量秦佔的脸,但见他也正从镜面般的电梯壁里看着她,目光相对,闵姜西电光火石间想到自己刚刚在办公室里憋笑,她应该没表现出来才对,他是怎么知道的?
秦佔似是看穿她心中所想,出声说:“我又帮了你一次。”
闵姜西轻轻眨了下眼,点头道:“谢谢秦先生。”
除此之外,她还能说什么?她总不能说他像蛔虫一样,仿佛钻进人的肚子里,别人心里想什么,他都一清二楚,怪瘆人的。
秦佔不冷不热的说:“情要记在心里,不要光放在嘴上,最重要的,感恩要付诸行动。”
闵姜西暗自掂量秦佔这出突如其来的敲打是源自何处,很快她便想清楚,开口回道:“您放心,您是我来深城的第一个客户,于公于私我都会全力以赴。”
她就差拍着胸脯表忠心,一定会把秦嘉定视如己出,只怕他又说她占便宜。
电梯直达地下车库,秦佔隔空用钥匙开了辆深灰色的兰博基尼Urus,闵姜西怕他对座位有要求,临上车之前特意问了句:“我坐后面可以吗?”
秦佔道:“坐副驾。”
闵姜西听话的拉开副驾车门,系好安全带。她知道秦佔这人不好聊,况且两人也没什么好聊的,待到车子开到地上便打开文件包,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材料翻看。
车外骄阳似火,七月份的深城,气温经常在三十八九度,车内开着二十二度的冷风空调,平稳行驶,舒适的像坐办公室。
闵姜西看资料看得认真,满脑子都是怎么走好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谁料始终匀速行驶的车辆忽然一个急刹车,她猝不及防,身体惯性前倾,手中捏着的资料没掉,但腿上的文件包却滑到脚下。
惊慌的抬头一看,只见前方不足两米处,一辆鲜红色的法拉利599,车尾的四个排气管冒着白烟,发动机嗡鸣,莫名的一种叫嚣感。
红灯倒数三秒转绿,一切都来不及反应,法拉利一马当先,率先加速,秦佔面无表情的踩下油门,车速跟之前一样,仿佛并未受影响,正当闵姜西以为刚刚的只是一个意外时,前方红色跑车再次降速,它故意挡着秦佔的道,秦佔开左转灯要变道,它也开左转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2635270  
精华
帖子
47 
财富
245  
积分
5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4-22 
最后登录
1970-1-1 
灯。
闵姜西偷着打量秦佔的面色,瞥见他抿着好看的**,依旧是不辨喜怒。她暗道,外界把他传得飞扬跋扈横行霸道,恨不能在深城一手遮天,她以为他脾气一定是沾火就着,没想到一点儿都不路怒,这点就值得大家学习。
红色跑车压着黑色Urus跑了两条街,又遇到一个红灯,这回只有一红一黑两辆车冲过了斑马线,闵姜西眼看着对方欺人太甚,正想说要不停下报警吧,可话才到嘴边,秦佔忽然加速,表盘瞬间从六十飙到超百,两辆车的距离本就不大,他这一脚就是冲着对方车屁股去的。
电光火石之间,砰地一声,Urus车头撞在跑车车尾,不仅撞到,还顶着对方往前开,足足开出大几十米,然后猛地降速,闵姜西被吓得忘记呼吸,死死的捏着手里的纸,慌乱中还以为拽的是安全带。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2635270  
精华
帖子
47 
财富
245  
积分
5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4-2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0章 上梁不正下梁歪
秦佔踩了刹车,跑车因为惯性被推出一段距离,闵姜西脸色发白,天真的以为事情应该到此为止了吧?结果秦佔挂了倒挡,车子往后退了十几米,再次踩油门往前轰。
闵姜西完全惊呆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喉咙里丁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
又是砰的一声响,Urus车头顶在已经受伤凹陷的跑车车尾,闵姜西用力的将身体靠在副驾椅背上,脑子里都是如何回到二十分钟前,她还没上这辆车的时候。
关键只有秦佔一个人发疯就够了,**车主更是丧心病狂,调了倒挡踩死油门跟秦佔硬刚,瞬间两辆车的发动机像是野兽一样彼此咆哮,轮胎在地面上摩擦出尖锐的刺耳声。
闵姜西坐在车里,车内警报一直在响,每一下都准确无误的扎在了她自以为强大的神经上,终于,她忍无可忍,侧头对秦佔道:“秦先生,你冷静一点儿,你儿子还在家等你!”
秦佔脸上依旧是那副淡淡的模样,这样才更叫人心生恐惧,闵姜西开始相信程双不是危言耸听,跟这种人打交道,不是看脸色的问题,而是生命安全都有问题。
“坐稳了。”
正在她思绪紊乱之际,秦佔忽然开口,闵姜西顿了顿,紧接着很快找到头顶把手,用力拉住。
秦佔完全松开油门,车子当即被压着后退,他临时转了方向盘,闵姜西只觉得右臂往车门上一撞,整辆车瞬间从压制下偏出,他二话不说再次踩下油门,几秒钟便甩下跑车百米不止。
闵姜西紧张的去看后视镜,还好,红色跑车没有再追上来,余光瞥着驾驶席位的男人,他竟是面不红心不跳,仿佛刚刚发生的不是一场蓄意的,严重的交通事故,只是一个有惊无险的小插曲而已。
车子重新步入正道,稳步行驶,闵姜西缩回用力到发白的右手,同时尽量放松把资料攥的皱巴巴的左手,俯身,捡起掉在脚下的文件包,一言不发,默默地抚平褶皱,继续看,一如什么都没发生。
过了一会儿,身旁忽然传来低沉男声:“纸在面前柜子里。”
听到秦佔的声音,闵姜西刚刚平复下来的心跳陡然加快,面不改色,她打开储物柜,抽了张印花纸,低调的擦着掌心中的冷汗,如常道:“谢谢。”
秦佔道:“没什么想说的?”
闵姜西说:“秦嘉定的数学基础怎么样?这几次见面一直没有机会问您。”
秦佔虽表情如常,眼底却很快闪过一抹轻诧,随后道:“看来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没哭着嚷着要下车。”
闵姜西勾起唇角,淡笑着道:“您撞车的都没心疼,我哭什么?”
秦佔闻言便不再开口,两人一路无言直到进入半山别墅区。闵姜西在夜城上学时曾教过几个家世显赫的学生,但夜城毕竟天子脚下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2635270  
精华
帖子
47 
财富
245  
积分
5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4-22 
最后登录
1970-1-1 
,再有权有势也不过住着有历史背景的四合院,坐立人工湖的大平层,亦或是五环外面积有限的别墅。
如今到了秦家,闵姜西才知道山高皇帝远的富贵是怎样的富,别的不说,秦家光车库就不止十个,放眼望去一排库门,这就难怪秦佔会把四百多万的车当碰碰车开了。
把车往院子里一停,有人过来接应,闵姜西跟着秦佔往别墅里走,一个两鬓斑白却腰杆笔直的老爷子站在门口等待,先是跟秦佔打招呼,随后朝着闵姜西颔首:“您好,我叫陈忠昌,是这里的管家。”
闵姜西礼貌回应,“您好,我叫闵姜西。”
秦佔换了鞋自顾往里走,陈忠昌负责接待闵姜西,“家里人都喊我昌叔,不介意的话您也可以这么叫,小少爷的房间在楼上。”
闵姜西跟秦佔在偌大的别墅一层就分道扬镳,她跟着昌叔来到二楼某房间门口,他敲了敲门,“闵老师来了。”
里面没人应,陈忠昌帮闵姜西打开房门,做了个请的手势,“应该还在睡觉,您有任何需要,随时告诉我们。”
闵姜西点头,迈步往里走。
房间很大,刚进来是一个客厅,一片落地窗全都挡着窗帘,光线幽暗,她穿着柔软的羊皮底儿拖鞋,走在地毯上鸦雀无声,两侧皆有房门可进,她正迟疑,只听得一个男声隐隐传来,“右边第二间。”
闵姜西来到房间门口,出声说:“你好,我是新来的家教。”
不多时,门内道:“进来。”
闵姜西推门走进去,房内光线更暗,什么都看不清,她正欲开口,忽然听到身后房门关上的声音,她摸到门把手往下压,竟然打不开。
没有了门外的微光,室内暗的离谱,像是一点儿光都不透,闵姜西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往前照,这一照倒好,顺着有限的光,她竟然跟一双反光的玻璃球四目相对,直直的看了三秒才回神,原来那双玻璃球的背后还甩着近两米长的身体,灰中微微泛着绿,颗粒感的皮肤,铠甲一样。
乍一看她的确吓了一跳,还以为是鳄鱼,可再细一瞧,是蜥蜴,美洲鬣蜥,大型可家养蜥蜴,最主要的,食草。
一人一蜥正大眼瞪小眼,忽然头顶传来微微触感,闵姜西很快的抬起头,拿手机往上照,‘对方’被吓了一跳,往上缩了几寸,是一条身体比她腿还粗的黄金蟒,腰身盘在上方的人工藤架上,只把头探下来观望。
闵姜西与它对望时,不过隔着半条手臂的距离。
仰着头太累,闵姜西收回视线,用手机把房间照了个遍,三四十平的密闭房间里,养了不下五个品种二十多个冷血动物,大的小的,花的绿的,这一幕不要说是女人,就是个男人看了都要胆战心惊。
闵姜西却只在最初稍显意外,而后便面色坦然的来回走动,在走了第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2635270  
精华
帖子
47 
财富
245  
积分
5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4-22 
最后登录
1970-1-1 
三圈的时候,她站在一处保温箱前不动了,一眨不眨的看着某处,保温箱里面有一条翠绿色的蛇,她看得却不是蛇,而是隐秘在角落,不易被发现的摄像头。
对着摄像头,闵姜西和颜悦色的说:“你好,秦嘉定,我是闵姜西,新来的家教老师。”


点击以下链接,继续阅读精彩内容:
https://m.91baby.com/reader?book=21762&chapter=5418640&channel=10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