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6 | 浏览:1688|倒序浏览 | 字体: tT

《佔有姜西》甜度满分,金句连连的霸总文学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2635270  
精华
帖子
47 
财富
245  
积分
5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4-22 
最后登录
1970-1-1 
长得不美想得够美的,他看上你了!”
闵姜西眸子微挑,“我?”
程双小声磨牙,“董博磊在的时候装的人模狗样的,老板前脚一走,他后脚立马原形毕现,臭不要脸……”
闵姜西完全没往心里去,一边顺毛捋着,一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别生气嘛,买卖不成仁义在。”
程双侧头瞥向她,哼了一声:“一个月让人退八单的人,好意思说我吗?”
闵姜西抿唇不语,暗叹她们都是膝盖只能屈一条的人,单膝下跪可以,双膝那是上坟。
程双出师未捷,憋着一定要出这口气,两人乘电梯上楼,她很快又发现董博磊的身影,跟一帮业内大佬围坐在沙发上聊天。
“你先自由活动,有机会推销自己千万别错过,我去毛遂自荐。”
程双性格风风火火,说走就走,闵姜西开始也并不担心她会办砸,直到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道身影——熟悉的令人紧张警惕的身影。
男人身高在一八五之上,鹤立鸡群,他一出现,沙发上的一群人立马起身相迎,理所应当的把主位让给他,待他转身坐下,闵姜西隔着一段距离,无一例外看到了秦佔的脸。
程双本是冲着董博磊来的,加之这周围还有其他文传公司的高层,名片才递了一半,秦佔的出现显然打破了原本互相吹捧的互动氛围,大家都看着秦佔的脸色,统一恭维他。
程双自然是有眼色的,明知秦佔在深城是什么地位,她高攀不上,但这会儿硬着头皮也要给人递名片,不然就显得她不懂事儿了。
来到秦佔面前,程双双手递上自己的名片,笑着道:“您好秦先生,我是程双,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秦佔面色淡淡,看都没看她一眼,身旁最近的董博磊给他递火,他抽了口烟,目中无人。
程双的脸瞬间就红了,红了又白,但还是维持着礼貌的笑容,把名片收回来,点头,轻声说:“打扰了。”
尴尬和丢面儿的感觉当然会有,但是比起面对秦佔时的压力,程双是想溜之大吉的,偏偏在座的有人出声调侃,“程小姐是不是太心急了,逢人就递名片,秦总是谁的名片都收的吗?”
另有人笑着接茬:“名片不行,可以试试换成房卡,也许换个场合就能聊了呢。”
四周一片笑声,程双绷着一口气,钻进地缝的心都有了,风口浪尖上,身后忽然响起熟悉的声音:“这么巧,秦先生您也在。”
程双面色发白的转头一看,果然是闵姜西。
闵姜西脸上是如常的淡定和随和,目光直直的落在沙发中间的秦佔脸上。
一帮人精不忙着表态,先是将闵姜西从头打量到脚,随后不着痕迹的观察秦佔的面色,但见秦佔也在看着闵姜西,虽神情没有明显变化,可却开口接道:“你来干什么,除了本职还有其他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2635270  
精华
帖子
47 
财富
245  
积分
5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4-22 
最后登录
1970-1-1 
副业?”
闵姜西莞尔,看了眼旁边的程双,“不是我,我是陪我闺蜜来的,她新开了家文化传媒公司,想来跟各位前辈取取经。”
仅仅因为秦佔跟闵姜西说了一句话,众人心目中便有了各式各样的想法,还不待秦佔发话,有人主动道:“原来是秦总朋友。”
董博磊更是直接把自己的位置让出来,示意闵姜西坐在秦佔旁边。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2635270  
精华
帖子
47 
财富
245  
积分
5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4-2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6章 倚人仗势
程双完全是懵的,直到闵姜西拉住了她的手,悄悄用力握了一下,牵着她往沙发方向走。
原本董博磊只给闵姜西留了一个位置,见秦佔并未做声,不置可否,大家又不着痕迹的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出来。
闵姜西跟程双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坐在了一群商业大佬中间,尤其是闵姜西,她身旁就是秦佔,不等秦佔开腔,她兀自倒了一杯酒,侧身微笑着道:“那天的事情还没有来得及好好谢谢秦先生,多谢您出手帮忙。”
她声音不大,似有低调之意,可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看闵姜西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耐人寻味。
秦佔靠在沙发上,并没有因为场合的变换而有所收敛,跟在夜店时一样,举止慵懒,抽了口烟,出声道:“怎么才算好好谢?”
闵姜西说:“我知道您最看重什么,来日方长,我用实际行动回报。”说着,她举杯敬了下秦佔,一饮而尽。
外人一时半会儿捋不清闵姜西跟秦佔之间的关系,但见两人对话意味深长,一个恶名在外的男人为何要帮一个漂亮女人?这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没人敢去八卦秦佔的私生活,但看秦佔对闵姜西的态度,还默认程双一起坐,八成也是为搏美人一笑,一群人正愁巴结不上秦佔,这会儿瞧见突破口,不仅要抬着闵姜西,就连闵姜西身旁的程双都跟着水涨船高。
好几个人主动跟程双找话,之前没递出去的名片,现在也争相抢着要,闵姜西瞥见一个‘地中海’正跟程双互换名片,她笑着对程双说了句:“小心点儿,别把房卡当名片给出去。”
之前就是这个‘地中海’调侃程双,让她不要给秦佔名片,给房卡,如今闵姜西不轻不重的点了这么一句,表面上是在开玩笑,但大家心知肚明,这是翻小肠了。
果然‘地中海’神色一变,马上去看秦佔的脸,但见秦佔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他赶紧赔笑道:“之前跟程总开了句玩笑,别往心里去。”
闵姜西面不改色的道:“不说不笑不热闹,您也别往心里去。”
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让人联想到蛇蝎美人这样的字眼,尤其是闵姜西和颜悦色的时候,只让人想到笑里藏刀四个字,惹不起,不仅秦佔惹不起,就连他身边的人同样也惹不起。
秦佔显然没打算一直在这里‘与民同乐’,没坐多久便站起身,一帮人跟皇帝起驾似的呼啦啦的跟着起来,每个人嘴里都恭维的说着有机会一起吃饭,只有闵姜西实打实的说了句:“慢走,明天见。”
秦佔是谁想见就见的吗?
闵姜西是不开口则以,开口便惊人。
秦佔虽未说什么,但有心人已经坐实了他跟闵姜西之间的关系,待秦佔离开,一个个的笑脸相迎,恨不能当场认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2635270  
精华
帖子
47 
财富
245  
积分
5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4-22 
最后登录
1970-1-1 
个亲。
闵姜西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留下程双善后,有的是人愿意跟秦佔沾亲带故,攀不上闵姜西,巴结一下她闺蜜也是好的,毕竟这年头磨破嘴也不如枕边风。
半小时后,程双推开洗手间房门,与躲在这里半天的闵姜西碰了头。
洗手间里没别人,程双憋了一晚上的疑问终于可以问出口:“你跟秦佔怎么回事儿?不是…你什么时候跟他认识的?”
虽没外人,可提到秦佔名字的时候,程双还是不由自主的压低了嗓音。
对比程双的火急火燎,闵姜西则是一脸淡定,有问必答:“昨天,他是我新客户。”
程双眼珠子都快瞪出来,直勾勾的盯着闵姜西道:“你给秦佔当家教?!”
闵姜西纠正她,“是给他家孩子。”
程双一脸惶然,“我才出国几天,出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跟我说?”
闵姜西面色镇定,“秦佔是二老板派给我的第九个客户,我不接吗?谁知道第十个会不会直接派个不孕不育的来。我没得挑,跟你说也没用,你自己都忙得脚不沾地。”
程双蹙眉,凝重的问:“你知不知道秦佔是什么人?”
闵姜西镇定的回道:“据说是名声不怎么样,但是跟我没关系,他出钱我出力,我是老师又不是警察。”
程双一时无奈,有些哭笑不得的说:“看来你对名声不怎么样的理解并不怎么样。”
闵姜西打趣,“绕口令说的不错。”
程双急声道:“我没跟你开玩笑。”
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攥着拳头道:“也怪我这个月太忙,一直没时间跟你普及我们深城本地文化,你不知道‘深城六景’。”
闵姜西眸子微挑,“别忽悠外地人,深城有八景,大鹏所称,莲花春早,还有侨城锦……”她掰着手指头算。
程双撇着嘴翻了个白眼儿,出声打断:“妹子,你那是外地人眼里的深城,我以一土生土长深城人的身份告诉你,现在深城只有六景!”
瞧着程双那副咬牙切齿的样,闵姜西勉为其难的捧场,“愿闻其详。”
程双小声点名道姓,“深城六景,现在指的是六个人,三神三恶,你梦中情人楚晋行是三神之一,而你的新客户秦佔,巧不巧,三恶之首!”
她故意把‘恶’跟‘首’咬的很重,就是为了让闵姜西认清形势,不能要钱不要命啊。
结果闵姜西眨了眨眼,目光纯良真切,低声问:“楚晋行在深城这么有名?”
程双差点儿一头栽过去,扶着盥洗池才堪堪站稳,她一本正经的跟闵姜西说秦佔有多危险,然而某人心里只有楚晋行。
闵姜西抬手摸了摸程双的后脑,哄着道:“好了好了,我信,我信还不行吗?气性这么大,带速效救心丸了吗?”
程双稳了稳心神,小声嘀咕,闵姜西凑近才听清楚她说什么。
“刚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2635270  
精华
帖子
47 
财富
245  
积分
5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4-22 
最后登录
1970-1-1 
刚你就不该来替我解围,现在占了他的便宜,他更不可能轻易放过你,完了完了。”
闵姜西想劝程双想开点儿,天塌了还有她这个一米七三的顶着,总不会砸着一米六五的,可还不待出声,有人推门而入,洗手间不能再讲悄悄话,两人干脆前后脚往外走,闵姜西走在前面,程双走在后面,走着走着,闵姜西忽然立定不动,程双差点儿撞到闵姜西身上,正想问怎么了,这一抬头,自己也吓了一跳。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2635270  
精华
帖子
47 
财富
245  
积分
5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4-2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7章 占便宜也要凭本事
秦佔站在不远处抽烟,一个人。
程双很怕他,脸色都变了,闵姜西给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先走,程双紧张的挤眉弄眼,闵姜西给予回应,两人此时无声胜有声,最后还是程双先走一步。
看了眼秦佔的侧影,闵姜西悄悄提了口气,迈步上前,站在距离他两步之外的地方,如往常一般礼貌叫道:“秦先生。”
秦佔口中吐出一团白色烟雾,眼睛看着别处,脸上表情不辨喜怒,不冷不热的道:“按说能来这的人,混得都应该不错,还劳你特意在我面前演一出,看来你朋友开的是皮包公司。”
用最淡的口吻说最犀利的话,闵姜西没想过瞒得住,只是没料到秦佔会如此光明正大的讲出来。
为今之计,她也只好立正挨打,“对不起秦先生,我朋友开了新公司,圈内人不认,又欺负她是女孩子,趁火打劫,我只好‘倚人仗势’了一把,但她确实特别有能力,我相信她会把公司做好。”
秦佔闻言,侧头看了眼闵姜西,神色晦暗不明的问:“她公司怎么样关我什么事?”
说罢,不等她回答,眸子微凛,口吻危险的说:“这世道什么人都有,第一次见人敢明目张胆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你是觉得我傻,还是觉得我的便宜很好占?”
闵姜西有种泰山压顶般的压迫感,面对秦佔的质问,她想过道歉,但是道歉没有用,她只好一眨不眨的回道:“我的确不该在聪明人面前耍聪明,一句对不起于您而言意义不大,如果您实在很生气,可以当昨天的口头协议无效,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打着您的幌子占您便宜。”
秦佔面色不改,不为所动,本以为闵姜西言尽于此,谁料她又说了一句:“当然您也可以给我些时间,让我在自己擅长的领域补偿,我相信结果永远比语言更有说服力。”
秦佔表情依旧淡淡,不辨喜怒的道:“好坏都让你说了。”
这次闵姜西没有接话,只老老实实等着听他的意思,秦佔别开视线,抽了口烟,道:“我这个人最讨厌被陌生人占便宜,对自己人向来很大方。我给你机会,你做得好,那咱们就是自己人,别说倚人仗势,就是横行霸道我也罩着你,但你要是做不好……
他再次侧头看向闵姜西,黑色的瞳孔乍看之下无声无息,可定睛一看却是沉甸甸的危险与冷漠,**开启,他声音低沉,很慢的语速,近乎娓娓道来:“你仗过的势,耍过的心眼,我不仅要计较,还要变本加厉的计较。”
闵姜西看着不动声色,实则心底警铃大作,她突然想到昨晚她在车上,秦佔发给她的那条短信,陆遇迟装警察的事情,原本只有他们两个知道,可秦佔却神不知鬼不觉的发现了。
她不确定秦佔是什么时候知晓的,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2635270  
精华
帖子
47 
财富
245  
积分
5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4-22 
最后登录
1970-1-1 
是只查了陆遇迟一个人,还是像外界传言的那般,秦佔所在的方圆千米内,不可能有‘身份可疑’的人,就怕对他图谋不轨。
不管是碰巧还是意料之中,越是跟秦佔接触,闵姜西就越觉着传言非虚,怪不得程双光是听到他的名字就如临大敌。
短暂的如鲠在喉,闵姜西很快便强迫自己镇定对应:“谢谢秦先生给我机会,我会努力成为‘自己人’。”
秦佔抽了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按灭在一旁的灭烟器中,淡淡道:“明天上午十点。”
闵姜西点头应声,“好。”
两人皆是面朝一侧,背对走廊,闵姜西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秦佔身上,没注意身后何时有人靠近,直到秦佔忽然转了下头,她顺着他的视线往后看,这才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穿红色小礼服的漂亮女人。
女人脸上化着精致妆容,褪去眼线便知道年纪轻轻,跟闵姜西差不多,目光带着三分审视三分嫌,她看了眼闵姜西,而后似笑非笑的对秦佔道:“找你半天了,原来躲在这跟人讲悄悄话……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女人看女人,一看一个准,这都用不着第六感,闵姜西不愿背黑锅,干脆脚底抹油,对秦佔说了句:“秦先生,我先走了。”
她迈步往前,跟女人擦肩而过的时候,清楚看到对方那种目不斜视的高傲里,藏着一闪而逝的不悦,甚至是杀气。
等闵姜西走远,女人抱着肩膀,踩着红色高跟鞋慢悠悠的往秦佔面前走,眉眼透露着轻微不快,口吻也是三分嗔三分嫌,“现在跟你当‘自己人’的门槛这么低的吗?”
秦佔面无表情,旁若无人的抬腿往前走,女人跟在他身后,嘲讽道:“你对‘自己人’还真大方,只不过某些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心思也太明显了,这一会的功夫,陌生男人的名片收了没有三十也有二十吧?”
她故意模糊主语,其实闵姜西并没拿人名片,都是程双接的。
秦佔头都没侧一下,理所当然的口吻道:“我让的。”
女人始料不及,嗤笑道:“什么情况,奉命勾三搭四?”
秦佔走着走着停下脚步,侧头看着面前的人,俊美面孔上写满了疏离与多管闲事,嘴一张,声音更是淡漠,“管好你自己,我的人用不着别人说三道四,知道的是你咸吃萝卜淡操心,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什么人呢。”
……
闵姜西刚一出来就给程双打了电话,程双秒接,两人很快碰头。程双担心的不得了,连连问:“他说什么了?有没有为难你?”
闵姜西面无异色的回道:“我觉得他人不错。”
程双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闵姜西,慢半拍试探,“他…恐吓你了?”
闵姜西道:“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讲原则守规矩,他是个有原则的人,我也准备遵守他的规矩。”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2635270  
精华
帖子
47 
财富
245  
积分
5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4-22 
最后登录
1970-1-1 
程双听得云山雾罩,一脸懵逼,下意识的说:“你答应他什么了?他要是敢逼良为娼,你可千万不能忍气吞声!”
闵姜西幽幽的回了一句:“少看点儿狗血偶像剧吧,现实生活里没有霸道总裁爱上我,只有霸道总裁高薪聘请我,就这还是我勤学苦读十好几年才换回来的。”
两人不准备在酒会久留,往外走的时候,闵姜西不着痕迹的左顾右盼,程双敏锐的道:“我刚刚看到楚晋行公司的高层,楚晋行今天没来。”
闵姜西下意识的想要否认,可话到嘴边,还是默认了。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2635270  
精华
帖子
47 
财富
245  
积分
5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4-2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8章 到处都是绊儿
‘先行’是近几年在超一线城市迅速崛起并被富人极力追捧的教育机构,业内称其为‘天才集中营’,外界则戏称‘烧钱大本营’,诉其集嫌贫爱富和攀高结贵于一体。
虽风评天差地别,但没人可以否认‘先行’在教育行业的突出表现。‘先行’主要服务面临中高考的学生,承诺无论基础如何,保证最迟一年时间考上满意院校。
创办整三年,承诺百分百兑现,引来大批望子成龙的富人拿着钱排队预约,当普通人还在花着大把时间拼着不确定的未来时,有些人早已拿钱买注定灿烂的未来了。
早上八点多,闵姜西出现在CBD最豪华地段,买了早餐和牛奶,预留出跟几十上百号人争抢电梯的时间,来到公司的时候,距离正式上班还有十几分钟。
往常的清晨总是最百无聊赖的时刻,即便早到的人也都坐在各自的座位上,或对着镜子补妆,或对着电脑补课,静得像是临近高考的实验班,然而今天情况很是特殊,闵姜西一推门便看到一帮人聚在一起,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儿。
有人正对门口,看到闵姜西,不由得道:“欸,来了。”
闵姜西一脸茫然,尤其是所有人都向她投来注视的目光,她慢半拍道:“怎么了?”
苗芸说:“你不知道吗?孙志伟出事了。”
闵姜西眼底的轻诧一闪而逝,随即面不改色的说:“我不知道,他出什么事儿了?”
“网上曝他在夜店花天酒地,耍酒疯脱得只剩内裤,他老婆亲自去接的人。”
“这回丢人丢大了,马赛克都没打,好歹全公司上下百十来号人呢。”
“在外丢脸也就算了,我可听说她老婆不是省油的灯,八成回家连内裤都没得穿。”
大家七嘴八舌,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嘲讽,闵姜西问:“什么时候的事儿?”
有人道:“前天晚上。”
前天晚上?那不是她在DK遇见孙志伟的那晚嘛,他明明被秦佔给打了,怎么会……难不成,是她走后才发生的?
孙志伟当时被打成血葫芦,就算想花天酒地怕是也有心无力,那就只能是那人故意安排的。
闵姜西很快捋清思绪,心底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儿,见她沉默,苗芸道:“孙志伟不是你客户吗?”
闵姜西不动声色的回道:“去见过面,没谈成。”
苗芸忽然扯起唇角笑了笑,“你来先行也有一个月了,好像一个都没谈成吧。”
闵姜西没出声,众人神色各异,苗芸很快说:“啊,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搞不懂你到底来找工作的,还是来找男朋友的,怎么眼光这么高,一个都看不上?”
她故意揶揄闵姜西,摆明了叫她下不来台,对于这波突如其来的攻击,闵姜西并不意外,谁让她是‘空降部队’,不仅惹到了二老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2635270  
精华
帖子
47 
财富
245  
积分
5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4-22 
最后登录
1970-1-1 
板,同样也让底下一帮同事心生嫉妒。
闵姜西还不等回话,忽然听得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男声:“她缺什么也不会缺男朋友,多少人挤破头在这儿排着呢。”
闵姜西侧头一看,果然看到‘浴池’那张格外帅气的脸。
苗芸看向陆遇迟,似笑非笑道:“陆大帅哥来了。”
陆遇迟看了眼腕表,皮笑肉不笑的回道:“刚刚好到上班时间,叫我陆老师就行,不然让人误以为是办公室骚扰。”
苗芸眉毛一挑,“那你对骚扰的门槛还真低。”
陆遇迟道:“老实人都这样,我也不懂那些成天聊骚别人的人,安的是什么心。”
他这话一语双关,主要是暗讽苗芸总找闵姜西的茬,苗芸怎么会听不出来,当即脸色一变,刚刚吸了口气要反驳,结果看到玻璃门口逐渐走来的何曼怡,这才堪堪憋住,扭身往座位处走。
其余人都各自回座位,闵姜西跟陆遇迟扭头一看,先后叫了声:“二老板。”
何曼怡都没正眼看他们,目不斜视,招呼也不打一声,径自往办公室走。
陆遇迟是D级家教,闵姜西是B级,两人不在一个工作区,临分开之前,闵姜西把早餐和牛奶递给他,等到刚回办公位坐好,陆遇迟的微信就来了。
“姓苗的又找你茬,你惯着她干嘛,留着过年啊?”
闵姜西回道:“哪个地方没有这种跳梁小丑,让她再蹦跶一会儿,反正又气不到我。”
陆遇迟说:“这帮人还不知道你面试秦家通过了,我现在突然想用秦佔打她们的脸,深城本地人不是很怕秦佔吗?”后面配了个抠鼻子的表情包。
闵姜西道:“面试过了还有试用期,话别说的太满,笑也别笑得太早,我不打没准备的仗。”
陆遇迟说:“一个试用期就足够吓死她们……你三明治买的哪家的?”
“你总吃的那家人太多,我在旁边随便买的,怎么了?”
“是旁边还是路边?你看谁家三明治里夹老干妈?”
闵姜西忍不住乐,“小伙子别一清早火气就这么旺,喝口奶压压惊,奶还是牛的。”
两人闲侃了几句便各自忙自己的一摊事儿,闵姜西在准备今天上门的课件,一晃一个小时就过去了,同事来到她身旁,出声道:“二老板叫你过去一下。”
闵姜西起身往办公室走,同事们表面上不关注,其实私下里都在议论,快要满十个‘退单’名额了吧?要是满了,按公司规定必须开除,就是大老板也保不住她。
站在办公室门口,闵姜西敲了几声门,门内传来女人声音,“进。”
闵姜西推门而入,面色如常道:“二老板,您找我。”
何曼怡面前的办公桌上堆着很多文件夹,她似乎很忙,头不抬眼不睁的说:“先等一下。”
她没让闵姜西坐,闵姜西站在办公桌前,说是等一下,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