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8 | 浏览:2044|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对峙》作者:鹤舞弄清影(91baby书城完结)

Rank: 1

91UID
91674900  
精华
帖子
39 
财富
200  
积分
4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2-14 
最后登录
1970-1-1 
《对峙》作者:鹤舞弄清影(91baby书城完结)
对峙.jpg


文案
宋知意离开家的那年,我恰好八岁。那一年我第一次尝到生离的滋味,酸酸的带着苦涩更多的是一种无所适从。我泪水纵横抱在她的腰间千般不舍。只记得她与我说了一句话。我懵懵懂懂不知所言,却还是记在了心里。她说。女人最重要的或许不是嫁给谁,而是,无论嫁了谁,都有让自己幸福的能力。她说。她没有这个能力,唐振庭终究不是她的良人。我当时只恨她自私,将所有关于母亲的一切封存。我一直天真的认为,我这一生围着段承川将所有的爱全部倾注于他身上便会与他安暖相陪,至死不渝。时光辗转,我经历了死别憾恨,磨灭了少时天真。半生已过,才知道何谓求不得,何谓得不如不得。待我终于明白。这世界上最大的冒险,便是爱上一个人。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全身心的投入,最终将会换来什么。就如同,与段承川的纠纠缠缠做了一场注定会输的轮盘赌。这世界上真正属于你的只有几样东西,流过的泪,受过的伤,送出的爱,得过的病,失去的人,造过的孽以及因此而生的贪婪,嗔恨,愚痴。幸好爱情不是一切,幸好一切都不是爱情。

第001章
Chapter1
——我在爱,已顾不上什么矜持姿态。
云顶庄园坐落在T市东边的的半山腰上,是多年前声名显赫的段氏先辈历经各代建造并且修葺完成的居所,段家上上下下老老少少几百人日日穿梭仍显得有些冷清。
我父亲唐振庭是如今T市 hei dao 之首的段氏掌门人段崇义的结拜兄弟,与他共同打理道上的生意将近30年的时间,因为这样的关系,我从小便跟着父亲出入云顶庄园。
他们上一辈的事情太复杂,我懒得梳理也梳理不清,只知道日日爬树掏鸟窝跟在一群保镖屁/股后面学打架,扔飞镖,骑马射箭,每次都免不了以一群人心惊胆战人仰马翻为结束,但我每次都乐在其中回味无穷,为此,没少受皮肉之苦。
今日我又熟练地爬上了山庄大门口那棵三人合抱方能圈起来的香樟树上,寻了一处视野开阔又撑得住我体重的树枝耷拉着双腿坐下来,然后从随身斜背着的小挎包里面翻找出望远镜,迫不及待的举起来向远处眺望。
昨天我死缠烂打好一顿软磨硬泡差点又急得哭出来,终于从段伯伯的口中问出了段承川的归期。
是的,段承川要回来了。
从五岁的时候开始,我每年度日如年,牵肠挂肚的三个多月,今年又要圆满结束了。
等待的时光总是百爪挠心又无聊之极的,百无聊赖中我只觉得两条手臂都酸麻的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窸窸窣窣的啃噬一般,我泄了气似的换下手中的望远镜,又从挎包中找出来小弹弓瞄准了不远处白杨树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的小麻雀,嘭地一声,我闭着眼睛都知道,那小东西定然已经进行了被动的自由落体运动。
在我射下了第五只小麻雀又替换下望远镜朝远处看的时候,终于看到上山的路上出现了一条正在缓缓移动爬行的黑色毛毛虫,我欢欣雀跃不自觉的挪开屁/股想飞奔过去,等到快要脸朝地摔个狗啃泥的时候终于意识到我把三米多高的大树当成了半人高的凳子,情急之下也只能抱着身子把头埋在怀里就地翻滚才避免了毁容的危险。
后背上火辣辣的疼,我心知应该是刚刚翻滚之时后背垫到了地面上**的碎石块,我身上穿的衣衫单薄,想必是磨掉了一块皮。
此刻我一颗心早已经飞向了段承川那里,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小痛小痒,双手撑地凌空翻起来却还是挡不住破皮的疼痛,我甚至可以想象得到自己龇牙咧嘴的那副怂样,但还是满不在乎的拍拍身上的灰尘直直冲着已经不到20米远的车飞奔过去。
那辆丑的我次次不忍直视的加长悍马掐着距离准确无误地停在我脚尖10厘米之处,我透过透明的玻璃可以看到许慎万年如一日冰冷木然的脸依然是那副波澜

Rank: 1

91UID
91674900  
精华
帖子
39 
财富
200  
积分
4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2-14 
最后登录
1970-1-1 
不惊的表情,这些都不是重点,我的脚步远比眼睛要快得多,早已经探着身子来到车门前等待段承川那张朝思暮想夜不能寐的脸。
车门从里面拉开来,不出意外听到的是沈源聒噪带着轻佻又招人恨的声音。
“小瑾栀,你每次这样莽莽撞撞扑过来,都要惹得你家承川哥哥好一阵子心跳加速,你要是嫌他命长,那不妨多来几次。”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沈源你嘴巴这么毒,难怪没有女孩子倾慕于你!”
我才不惧怕他,张嘴便伶牙俐齿回敬过去,完全不在乎他一张脸由红变绿再变紫,兀自探着身子去寻段承川的身影。
“瑾栀,你又皮闹了。”
段承川略微弯着身子出现在我的视野里面,我不用摸都可以察觉到他又清瘦了许多,他整个人也因为长途奔波显得疲乏不堪,我下意识地探着手臂去扶他。
他有晕车的毛病,路途稍长或有些许颠簸都会犯病,我看着他惨白的脸色和懒懒不欲说话的模样只觉得心疼更甚。
这次似乎要比往日严重的多,因为我伸过手臂的时候他都没有拒绝,略显冰凉的手攥住我的手腕,隔着薄薄的衣料我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丝凉意。
“先扶他回卧室休息,我随后就来。”
“不急,我先去见过父亲。”
段承川自小家教甚严,无论出门回家都一定要知会段伯伯,即使病得严重的时候都不曾免了这些规矩。
“段伯伯昨天和我说他今天要去珠宝总部查账,让你回来先去休息。”
“小瑾栀,你真是及时雨。”
沈源笑得漫不经心又惹人讨厌,啪啪拍了拍我的后背示意我先与段承川进去,不料他拍的正是我之前被擦破皮的地方,我冷不防之下脖子一缩不由自主深深吸了一口气。
段承川攥着我的手指又紧了紧,正欲移开步子却顿在原地,他略带着暗哑疲累的声音轻轻吐出。
“怎么了?”
“啊,没什么,沈源那小子没轻没重的拍疼我了。”
我抬起脸来呵呵笑着,撒谎不打草稿的本事纯熟自然几乎看不出破绽。
“小瑾栀,我好歹比你大了一个年轮,你这般没大没小甚至小小年纪便面不改色信口撒谎,哪一天惹恼承川与你分道扬镳,那你可是哭都来不及!”
“沈源你才是为老不尊,以大欺小!”
我瞪圆了眼睛,略微鼓着腮帮子想用眼神屏退沈源,奈何这人油盐不进,反而火上浇油,我气恼之下抡起胳膊恨不得将他打成猪头,却被段承川轻轻拽了拽只好偃旗息鼓下来。
“瑾栀,你不要骗我。”
“都说了我没事,你快和我回房休息。”
想着段承川结束养病不远万里奔波回来,定然是体虚无力的紧,我使了蛮力拽他想要以此取胜,却未曾想那人站在原地却分毫未动。
“咦?小瑾栀,你什么时候学

Rank: 1

91UID
91674900  
精华
帖子
39 
财富
200  
积分
4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2-14 
最后登录
1970-1-1 
会了在后背上涂鸦这种绝活,快点教教我”
沈源绝对是欠扁中的极品,我听着他发现新大陆一般的惊呼声便知道不妙,今天我穿了一件白色的纱质衬衫,肯定是磨破的地方印染上了血渍。
“沈源,你去死!”
“怎么回事?”
段承川对于我和沈源一见面便斗嘴斗到你死我活已经见怪不怪,他的眉头深深的皱起来硬是掰着我扭动的身子将我翻转过来去查看我背后的伤势。
“那还用得着你问,看不到她身上的小挎包吗?那里面伤人伤物的凶/器你用十个手指头都数不过来,肯定是刚刚爬树动作不利索摔下来了不好意思承认,你瞧着这衣角边沿还挂着尘土呢!”
我被沈源添油加醋说得恼羞成怒,憋红了一张脸飞快的出手朝着他那张花枝招展的脸上挠去,随后便被他眼疾手快大手掌裹住,他那副挑衅的模样气得我呼吸节奏都快起来。
“沈源,你先带瑾栀去涂药,我自己可以回房。”
段承川说完话便放开我的手径自离去,他的语气平平淡淡没有丝毫的不妥,我却凭着多年来的经验敏锐地察觉到了他隐隐的不愉快。
“承川,段承川!”
“叫魂呢!快随沈医生来给你瞧瞧,若是背上留了疤被你承川哥哥冷落后宫,你就是哭都来不及。”
“沈源,我哪天非要亲自拿针缝了你这张破嘴!”
“那你要先学会做女工才行啊,要不我先让承川帮你找个老师学学刺绣?”
“滚!”
“哎呀,小瑾栀,你又恼羞成怒,多不可爱,我好怕看你一张臭脸激动之下不小心把浓硫酸当做红药水给你涂背上。”
“好呀,反正唐靖瑜今天下午也要回山庄来。”
“当我没说,小瑾栀,你快问我。”
“什么?”
“你快问我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然后呢?你会说唐靖瑜吗?”
我大摇大摆的回过头来一脸的你死定了你活该后悔也晚了的表情看着沈源。
唐靖瑜是我大哥,他比我大了整整十四岁的,如今是这一辈中段伯伯最为倚重的年轻翘楚,平日里宠着我恨不得能将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给我下五子棋玩,沈源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对唐靖瑜敬而远之。
“小瑾栀,咱不带这么恩将仇报的。”

Rank: 1

91UID
91674900  
精华
帖子
39 
财富
200  
积分
4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2-1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002章
Chapter2
我擦了药水顶着满身的药味甚至连衣服都不愿意去换便撒腿向着后院段承川的居所跑去,途中那段长长的走廊像是与我作对一般怎么都跑不完,身后是沈源阴魂不散的嚎叫声,仿佛我欠了他几百万似的。
他们都不懂得我的想念,他们都不懂得这三个月来我夜不能寐的想念,我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在想念段承川,想他在那个封闭的疗养院里面,被那些我从未谋面的医生当做砧板上面的鱼随意的摆弄,我知道我的想法太过极端,可是我总是控制不住会那样想。
我十分不理解段伯伯为何每年都要将他送出去三个月疗养,因为在我看来,段承川每次回来以后的身体状况比走之前更加憔悴更加清瘦,大部分时候刚回来的第一个星期他甚至都起不了床。
当年楚阿姨在身体不允许的情况下受孕有了段承川,他出生的时候被放在保温箱里面将近半年的时间,之后更是体弱多病,自身的免疫力比正常的人低很多,全家上下对他几乎是倍加呵护,楚阿姨去世以后,段伯伯越发小心翼翼,甚至在段承川6岁的时候总要留出一段时间送他出去疗养。
可是我依然想不通到底是什么狗屁疗养胜地,甚至连探视都不允许,而且每次回来,好好的一个人总像是被折腾去了半条命一样,沈源是猪吗?一路随行甚至都不能护他周全?
想到这里,我便恨不得牙痒痒。
总有一天,我要把沈源剁碎了包饺子蒸包子熬肉汤喂巴顿。
巴顿是我12岁生日那年,段承川送我的一条藏獒。
胡思乱想间,我已经奔跑至段承川的东边别院,他门前种着一排翠绿滴人的四季竹,微风吹过细瘦的竹节和竹叶迎风摇摆,窸窸窣窣的响,以前我过来的时候最喜欢跳高了去摘高处的竹叶以此来量一量我有没有长高,可是每逢段承川的归期我便再顾不上这些。
奔至正厅门口时,我突然便放慢了脚步,伸手轻轻推开门走进去,大厅的西面摆放着一张罗汉床,我一眼便看见了平躺在床上的段承川,他只垫了硬邦邦的方形枕头虚虚地枕着,两条长腿耷拉了一半悬空下来吊在床边,竟是有种不修边幅的懒散。
我看着有些痴醉,反正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段承川在我眼里是最好的。
我屏着呼吸轻手轻脚地走过去,耳边可以听见他不甚平稳的呼吸起伏,他一定是太过虚弱体力不支才没有上楼,如此硬邦邦的木床躺着肯定一点都不舒服,我挣扎了几下最终还是俯下/身子轻轻拍了拍他。
“段承川?”
“你不去换衣服又跑来做什么?”
段承川掀开眼皮恍恍惚惚看了我一阵子,像是有些反应不过来自己如今身在何处,他敛了略微涣散的目光双手撑着床垫稍坐

Rank: 1

91UID
91674900  
精华
帖子
39 
财富
200  
积分
4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2-14 
最后登录
1970-1-1 
起来一些,拢着眉心看向我。
“我来看你,我朝思暮想心心念念你,恨不得每天把你拴在裤腰带上走到哪里都带着睡觉也要抱在怀里才安心。”
对付段承川,不对,应该是对付包括他在内的所有长辈,我用的百试不爽的一招便是撒娇卖萌装萝莉,但他们最终不愿与我一般见识不是因为我学得像,而是因为看见我像鬼上身一样嗲声爹气实在受不了浑身鸡皮疙瘩泛滥。
我双手自然的搂着段承川的双臂轻轻摇晃,小甜酥的嗓音我是装出来的,但是感情确真的不能再真。
我是真的快要想他想疯了。
“瑾栀,你不再是小女孩,什么时候才能学会矜持一点?”
“小瑾栀字典里的矜持二字早被她囫囵吞枣似的咽进肚子里了,你问她这话就像是在问吃了肉包子的狗什么时候能把包子吐出来是一个理。”
沈源这个挨千刀的混账,一张嘴就和抹了敌敌畏一样,什么话从他嘴里吐出来都像是带着毒汁,我闻言扭过头去用巴顿看到肉骨头的凶狠表情瞪着他。
“沈源,你这样猫嫌狗不待见,是打定主意把嘴贱作为人生的终极目标么?”
“那也要比没羞没臊的小丫头片子强多了。”
他手里提着医药箱走过来,丝毫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自觉感,除了与我针锋相对之外没别的特殊爱好。
“你信不信我叫巴顿咬你?”
“他咬了我谁管你家承川哥哥?”
“全T市又不止你一个人是医生。”
我扶着段承川又坐起来一些,却被他顺势抓住手腕。
“你们俩慢慢吵,我上楼躺会儿。”
段承川肯定是不耐烦我们俩聒噪,但他从不动怒,只会不动声色的退出这没有硝烟的战场留我们俩肆意厮杀。
他身体不舒服我还要和沈源逞口舌之快,真是混账。
沈源像是也意识到他玩忽职守的问题,见段承川明显软着身子站起来的极其勉强连忙与我默契休战。
“瑾栀,你帮我拿药箱,我扶他上楼。”
“我自己可以。”
“你别逞能,一路上晕车连呼吸都有些缓慢。”
沈源身上一定安装了电动调频仪,角色转换游刃有余,刚刚贱兮兮的模样早已经不复存在,头上顶着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天使光环,我撇了撇嘴巴接过沉甸甸的医药箱有些怀疑他里面装了石头刻意报复我。
段承川被沈源搀扶着上了二楼卧室,我们俩瞬间化敌人为盟友,三下五除二招呼他躺下。
“我叫吴妈烧了热水,你去看看烧好没有。”
沈源绝对是公报私仇刻意为之,我翻着死鱼眼狠狠瞪了瞪他但还是掉转身屁颠屁颠的跑下楼。
看在段承川的面子上,我女子报仇十年不晚。
我和吴妈端着烧好的热水再回到卧室,沈源已经为段承川扎上了点滴。
“怎么严重到需要打点滴了?”

Rank: 1

91UID
91674900  
精华
帖子
39 
财富
200  
积分
4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2-14 
最后登录
1970-1-1 
将水放在床头柜上,心疼地拉起他的手眼眶有些酸涩泛热。
“不是出去治病的吗?怎么回来反而要比走得时候还严重?”
“回来的时候有段路因为下雨有些泥泞,车子颠簸的厉害,他晕车比较严重,眩晕呕吐有脱水的迹象,没什么大问题。”
“什么叫没什么大问题,都输液了叫没什么大问题,沈源你是什么破庸医?”
“我去配些中药材,你陪着他。”
沈源难得没有与我抬杠,收拾了桌上的瓶瓶罐罐径自出了卧室,我握着段承川越发冰凉的手怔忪了片刻眼泪竟是不由自主地掉下来。
“怎么哭了?”
我的眼泪砸在段承川的手腕处,他原本阖着双目假寐,豁然间睁开眼看到我眼泪鼻涕横流的模样,愣了半晌,他才莫名的问道。
“段承川,你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然后每年瞒着我们去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做治疗,你这次治疗效果是不是不理想,沈源刚才眉宇间表情那么凝重,是不是你病情恶化了,剩的时间不多了?”
“瑾栀,你在说什么?”
段承川气力不足,说话声音淡淡的带着几丝莫名其妙反而给了我一种病入膏肓的错觉,我竟然哭得越发不可收拾起来。
“段承川,我要你,不管你生老病死,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你这学期现代文学课比例占了多少?”
我触景生情哭得梨花带雨,被他冷不防问出这样一个不着边际的问题有些反应不过来。
“三分之一,怎么了?”
“你拿言情小说充当现代文学作品选看了多少?”
“不知道,一天一本的看。”
我抹干了眼泪看着段承川哭笑不得的表情终于回忆起,上学期学习古代文学的时候老师让我们延伸阅读课外读物,我一口气将市面上出售的古言情小说走马观花扫一遍然后以妾身自称整天跟在段承川屁股后面喊他川哥哥,直叫的唐振庭把我打一顿关起来饿了一天才恢复如狼似虎的真面目。
意识到又露了馅,我捂住嘴巴看向段承川。
“瑾栀。”
“我没有不学无术,老师说了,取之精华去之糟粕。”
“所以你就取了狗血的言情小说情节嫁接在我身上么?”
我红着眼圈无比的委屈。
“是你每次都吓我好不好?你出去段伯伯都不让我跟着,也不准任何人探望,我牵肠挂肚茶饭不思夜不能寝你怎么能懂?”
我越说越来劲,想到这两年如一日蹲监牢一样的专业更加像个逼良为娼的小媳妇一样。
“你们一个个串通起来帮我改专业,知不知道学汉语言文学比蹲监狱还要折磨人,我从小学到大学得都快不会学了你们还要我学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啊?”
“难道要你跟着学习打打杀杀?”
“我要学经商唐靖瑜不准!”
“他是怕你到时候一言不和便拿着棍

Rank: 1

91UID
91674900  
精华
帖子
39 
财富
200  
积分
4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2-14 
最后登录
1970-1-1 
棒砸了人家的店。”
段承川抬手捏了捏我的脸颊,终于轻轻笑出来,他苍白的脸上笑出几丝浅浅的红晕,眉梢眼角自然地向上扬起,我甚至可以看得清楚他浓密的眼睫毛弯弯翘起来扑闪着。
“你笑我做什么,你知不知道被迫学习这门专业注定会让我四年都有种抬不起头来的感觉?我好歹也算是刀光剑影下茁壮生长的穆桂英,这样多没面子。”
“没有,你爸爸只是担心你不但没有茁壮成长反而长成一棵歪脖子树,所以才想让你多受中国文化的熏陶。”

Rank: 1

91UID
91674900  
精华
帖子
39 
财富
200  
积分
4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2-1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003章
chapter3
晚上的时候,山庄里面灯火通明,各个堂口的管事纷纷前来为段承川接风洗尘,这样的规矩原本是没有的,但是因为几年前有人因为段承川的身体状态堪忧,质疑他将来是否有足够的能力接管道上生意,甚至有好事者出言不逊挑衅,唐靖瑜一怒之下废了那些闹事之徒,并带头表明坚决拥护段伯伯选出来的接班人,在那之后,段承川每次归期当晚,山庄里面都会举行一场小规模的接风宴。
此时段承川已经好了许多,精神不似刚回来的时候萎靡,他穿了得体的手工西装身姿挺拔,玉树临风,像极了高贵典雅的绅士,他站在段伯伯的身后,与前来参加宴会的人一一寒暄,举手投足间优雅尽显,不张扬但也不失气场。
我不喜欢穿裙子,但却愿意在任何场合迁就他,我今晚穿了一件水绿色单肩晚礼服,少了几分张牙舞爪的攻击性也不会给人造成喧宾夺主的视觉效果。这当然不在我的能力考虑范围之内,阮姑姑是唐振庭在宋知意走以后遇到的红颜知己,这么多年来他们却没有结婚,我从记事起便几乎没有母亲的概念,只记得阮姑姑,她对我很好,温言软语,悉心教导,几乎已经是半个母亲的角色,就连火爆张扬的唐靖瑜见了她都会恭恭敬敬不曾顶撞分毫。
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只目不转睛的看着段承川的方向,我觉得我永远都看不够他,永远都想追随着他的脚步,不管天涯海角,好多人都说我是着了魔,连阮姑姑都曾经提醒过我,三分爱自己,七分爱他人,别让过分的爱灼伤了自己。
但我好像做不到,爱段承川是我现在唯一的事情。
唐振庭有时候看着这般疯狂的我会陷入沉思,他说我除了容貌与宋知意相似,其余竟不知跟了谁,那种兢兢业业的飞蛾扑火有时候连他都觉得胆颤,总觉得情深之人必定不寿。
当然不像宋知意,她只为了追求自由的爱情,便可以丢下年幼的我决然离去。
“总算看着像个姑娘了。”
是唐靖瑜的声音,浑厚张扬,带着不羁和宠溺,我闻言扭头,便看到他手里面捧着装有香槟的高脚杯站在身后不远处。
“我哪里不像是个姑娘?”
“除了这张脸以外,我到看不出还有什么明显的特征。”
“呸,你怎么现在才回来?不是说下午便到么?”
“中途顺便办了点事,耽误了些时间。”
唐靖瑜揉了揉我蓬松披在肩头的卷发,嘴角自然弯起,笑得明显不怀好意。
“怎么倒是问起我了,你每日嘴边挂着的不是承川哥哥么?”
“不许笑我。”
我一巴掌打脱了唐靖瑜的爪子,龇牙咧嘴朝他拌了个鬼脸,然后伸出手来。
“带礼物没?”
“原来是想这个。”
“别废话

Rank: 1

91UID
91674900  
精华
帖子
39 
财富
200  
积分
4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2-14 
最后登录
1970-1-1 
,你答应这次回来带女用小手枪给我的。”
我一脸的垂涎和向往,眼巴巴的看着唐靖瑜期待满满。
“哦,被父亲收缴了,他说我若再拿这种东西回家给你,便打断我的腿。”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唐靖瑜你是猪么?上次带个小刀具也是被逮个正着,还有上上次,那只小弹弓还是我央求阮姑姑找唐振庭说情才转回我的手里,不行你要赔我,你必须赔我。”
“赔你什么?”
唐振庭挽着阮姑姑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我们身后,他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染了皱纹的脸绷得紧紧的,我拉着唐靖瑜的手臂往后藏了藏。
“呵呵,我说陪我玩,哥哥出门好久。”
“我还没到老眼昏花昏聩胡涂的地步,瑾栀你若再不专心学业,醉心他事,我便考虑将你送往国外。”
“我不要,段承川在哪里我便在哪里,你不能这么专横。”
“整日里没大没小,段承川也是你乱叫的,承川生性无争不与你计较,传到别人耳朵里像什么话?”
“他是我未来夫君,我叫段承川有什么不妥?”
自小到大我记事起便不愿对段承川以哥哥相称,从来都是直呼其名,唐靖瑜告诉我,小时候叔叔伯伯逗我段承川要与年龄相仿的女子结婚生子,我要叫他承川哥哥,以后还要叫他的妻子嫂嫂,我听一次哭一次,每次都能哭得撕心裂肺差点背过气。
“一个还未出嫁的女孩子,整天把这事挂在嘴边,知不知羞?”
“我怎么不知羞?段承川只能是唐瑾栀的夫君,谁都不能抢走他,他是我的!”
唐振庭被我气得扬起手来硬是被阮姑姑拉着才没将巴掌扇在我的脸上。
“瑾栀你少说几句,这里是承川的接风宴,不要与你父亲起冲突。”
我们一家人都是暴脾气,只晓得针锋相对寸步不让,从不懂迂回婉转,阮姑姑夹在我们之间整日做和事佬,我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冲动,于是低下头来看着垂地的裙摆不再多言。
只要遇到与段承川相关的事,我好像总是没有办法做到心平气和。
晚宴一直到了九点多才散去,我和父兄陪着段伯伯父子坐在偏厅里面聊天,段承川之前免不了喝了些酒,脸上红晕犹存,连眼神都带着几分迷离缱绻,在灯光下尤其的好看。
此时宾客散去,连阮姑姑也先行坐车离开,我早已经少了那些无形的拘束,一动不动坐在段承川的身边拖着腮帮子仰头盯着他目不转睛的看。
“瑾栀刚刚一直都撅着嘴巴,是你父亲又训导你了?”
段伯伯十分宠爱我,我也从未害怕过他,自然而然的接过话。
“父亲不让我直呼段承川的名字,还说我不像女孩子。”
“恩,确实是你父亲不对,取了名字便是给人叫的,不然拿着当摆设么?我们瑾栀若是不像女孩子,那便

Rank: 1

91UID
91674900  
精华
帖子
39 
财富
200  
积分
4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2-14 
最后登录
1970-1-1 
再找不出其他乖巧懂事的人。”
“大哥你不能如此惯她,整天没大没小连些女孩子该有的矜持都没有,这样不知天高地厚总有一天她会闯大祸。”
“在这T市她就算是开车横着走都没人敢拦她,还怕什么闯祸?再说,女孩子就是用来宠的,我们这一辈就瑾栀这么一个女孩子,不惯着她难不成要惯他们这些大男人么?振庭你不必太拘于这些,女孩子也是需要一些魄力才行的。”
段伯伯笑着扫了扫段承川与唐靖瑜,然后冲我招招手,于是我十分不舍地挪开屁/股坐到他旁边来。
“瑾栀今年也有18了吧?”
“下个月过了生日便整整18周岁了。”
“那你愿不愿与承川先行订婚,等到年满20的时候我再为你们举行婚礼。”
段伯伯此言一出,在座的众人包括我在内均是大大吃了一惊,我们的目光齐刷刷的朝他看去。
“父亲?”
“大哥?”
“瑾栀,你可愿意?”
段伯伯未理会他们,只目光温柔地看向我等待我的回答,我一时之间竟有些思绪飘摇呆呆的愣在当场。
就像是之前心心念念需要爬一百步才能到了山头却突然如同身披双翼一飞冲顶,那样惊喜但更多的是突如其来的难以置信和飘忽不定。
“段伯伯,您再说一遍?”
“你愿意做我段家的媳妇承川的妻子这一生都与他相依相守么?”
“当然愿意,我当然愿意,我死都愿意。”
我终于反应过来,高兴地忘乎所以竟是搂着段伯伯的脖子摇晃起来,年过半百的黑/道大哥被我摇得像个不倒翁左摇右摆停不下来。
“瑾栀你成何体统,还不好好坐下!”
“无妨,无妨,正好帮我揉揉筋骨。”
我嘴巴咧得快到了耳根上,傻乎乎地一屁股重新坐下来,看着依然错愕的段承川,段伯伯笑着冲父亲摆摆手。
“那我就当瑾栀是同意了,振庭你意下如何?”
“大哥,现在提这个是不是为时过早?瑾栀年纪还小,况且学校里学业还未完成,不如再,到她大学毕业再行决定?”
“什么叫为时过早?瑾栀迟早都要嫁过来,或早或晚有什么关系?况且只是先订个婚而已,我当时与楚凝结婚的时候她不也刚过19岁吗?你再看这小丫头,每天恨不得24小时都守在承川身边,早点让他们住在一起也好培养感情。”
“可是。”
唐靖瑜接过父亲的话想段伯伯解释。
“段伯伯,父亲的意思是,瑾栀如今冒冒失失还不谙世事,很多事情都还不晓得,更不懂得婚姻是怎么一回事,这样早订婚怕是会做的不够周到,到时可能连承川都照顾不周。”
段家有条不成文的祖训,订婚之后便相当于成为一家人,女子无论年纪多大,都要住在夫家直至结婚前一个月。
“我们瑾栀就是男孩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