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1 | 浏览:446|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慕先生,想和你天长地久 - 草莓酱--91baby首发原创正版作品 ...

Rank: 1

91UID
90165166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微。”
    说到这里,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个女人太可怜了,忍不住劝道,“但是您也不要灰心……”
    苏时已经听不进去了,笑着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了,谢谢您。”
    站起身从容离开。
    除了她脚步微微踉跄之外,无人可以发现,这是一个刚刚确诊自己所剩时日无多的人。
    苏时不知道普通人得知自己只有半年生命之后的反应,可是对于她而言,此时此刻她竟然前所未有的冷静。
    她已经看到了人生的进度条,所以在剩下的日子里,她要捍卫那些对于她而言重要的东西。
    比如说,和慕司痕的婚姻。
    比如说,爸爸妈妈半辈子的基业。
    当年爸爸去世时,曾经留下遗嘱,苏家的股份给苏时和苏婉,两人平分。
    可是那时候,如果爸爸知道,害死他的人就是他疼惜的养女苏婉,还会有这样的决定吗?

Rank: 1

91UID
90165166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6章  我想要她死
依苏时对爸爸的了解,不会的。
    苏时决定去调查苏氏股份。
    股份调查的结果却让苏时大吃一惊。
    苏时集团的股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只剩下一半了!
    一定是苏婉做的手脚!
    这是苏时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但是她还是冷静下来,找了私家侦探再去查一查,以免自己先入为主。
    另一边,慕司痕也打来了电话。
    “把离婚协议签了,”他的声音冰冷入骨,隔着话筒愈加绝情,“死巴着我没有意义,别弄得自己太没脸没皮。”
    苏时几乎要笑出声来。
    没脸没皮?哈,她爱着慕司痕的这些年,哪一天不是没脸没皮的?
    如今就为了苏婉的到来,她就得签了协议假装这三年什么都没发生过心甘情愿地给这两个人腾位置?休想!
    “我不可能离婚。”苏时淡淡开口,声音中带着不容拒绝。
    慕司痕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冷硬道,“你到底想要什么?开个条件吧。”
    在商言商,慕司痕做商人做久了,离婚也是一副商业谈判的架势。
    殊不知,这让苏时本就伤痕累累的心更加绝望,也磨灭了她的最后一丝希冀。
    “我想要苏婉死,”苏时一字一顿,半点没有开玩笑的样子,“除非她死否则休想让我给你们两个让路!”
    说完后她不等慕司痕反应,狠狠地挂断了电话。
    慕司痕听到对面的一阵忙音心头火起,用力地将手机丢到办公室奢华柔软的沙发上,疲惫地仰起了头。
    她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强势?!她难道不应该是记忆里温和好脾气到卑微的女人吗?终于忍不住暴露出狐狸的本性了吗?
    苏时也望着手里的电话,面上表情似喜似悲。
    原来,她在他面前也不是只会卑微地哀求的啊……
    这认知没有让她开心,反而让她嘴角挂上了苦涩的笑。
    她曾经以为她还有一辈子可以和慕司痕长相厮守,他总会被她打动的。可是伴随着绝症的确诊,苏婉的归来,这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既然如此,那就让她和他们一起,坠入地狱吧……
    接下来的几天,苏婉几乎要崩溃了。
    你能想象每天早上起床都会看到客厅里一滩鲜血的感受吗?鲜红的液体肆意蜿蜒,仿佛能看到有人对你露出阴森森的笑容。
    接连几天都是这样,她的精神高度紧绷,终于忍不住给慕司痕打电话哭诉。
    “司痕,你救我,你来救我,这里好多血,呜呜,我好怕……”
    听着对面娇娇弱弱的呼救,慕司痕的

Rank: 1

91UID
90165166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心软成一团又紧紧揪起,匆匆安慰了她几句就驱车前往专门为苏婉准备的别墅。
    刚一进门,看到的就是客厅的一滩血迹,鲜红夺目,带着恶意的警告。
    而苏婉此刻正缩在角落里,一双手臂紧紧地环住自己的膝盖,长长的头发垂下来遮住半边脸颊,楚楚动人,弱小可怜又无助。
    一看到慕司痕的身影出现,她站起身,赤着脚跑到他身边紧紧抱住男人精瘦的腰,低声哽咽着,“司痕,我好怕……这里是你专门给我准备的别墅,别人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我刚回国,究竟是谁要害我?”

Rank: 1

91UID
90165166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7章  如果我死了呢
她句句是问句,却是句句将嫌疑往一个人身上带。
    慕司痕聪明至极,难免聪明反被聪明误,又加上对苏婉的话不设防,就这么顺着她的思路走了。
    脑子里不仅又浮现出前几日苏时在电话里的坚决果断,心下又认定了几分。
    他一面摸着她的头安抚着她,一面在脑中快速思量着。
    苏婉不准备给他思考的时间,低声哭泣着,“司痕,我不想打扰你工作的,但是我真的好怕,我好害怕三年前的事情再发生……”
    慕司痕抚摸她柔软发丝的手一顿,眼眸中怒意更重。
    三年前,他匆匆赶到,看到的就是一脸疯狂的苏时握着半瓶浓硫酸,而苏婉姣好温柔的脸已被毁了半边,触目惊心。
    他无法想象,如果他没有及时赶到,苏婉当初会经历什么。
    那个满脸鲜血的柔弱女子和眼前依偎在自己怀里的女人重合了起来,对苏婉的怜惜和对苏时的愤怒又上了一个高度。
    苏婉缩在慕司痕怀里,依旧低声哭泣着。
    她害怕是真害怕,猜想的幕后人也是对的。但她不能直接说。对于慕司痕这样疑心重的人,直接说只会让自己落个爱算计的名声,不如引他自己去想。
    果然,慕司痕安抚好她的情绪之后,吩咐人过来打扫房间,而后怒气冲冲地回了家。
    苏时也正抱膝坐在家中。
    她没有哭。没有人怜惜的人,连哭都哭不出来。
    因为知道,哭出来之后也没人会哄。
    三年前,苏婉的那场大火毁了自己的家。得知真相的自己恨不得与她同归于尽,最终却只是用浓硫酸毁了她半张脸。
    如今,也被慕司痕给治好了。
    房门被人大力地踹开,慕司痕一脸冰霜地走了进来,毫不怜惜地伸手揪住她的衣服领子,直接将她提了起来与他对视。
    “房间里的血,是不是你弄的?”他是问句,语气里却轻而易举地给她定了罪。
    苏时浅浅的笑,“你说什么血?这样的吗?”
    纤细的手指苍白得几近透明,握着装有鲜红液体的玻璃瓶子,带着别样的妖异与风情。
    慕司痕眼睛一眯,“苏婉温婉善良,你为何要对她步步紧逼?”
    他实在想不通,世间怎会有苏时这样任性跋扈的女子?!
    苏时低低地笑了出来。苏婉温婉善良?哈哈,这真是她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慕司痕被她的笑笑得心头烦闷,总觉得自己似乎是遗漏了什么重要信息一样,却求而不得,那种感觉糟糕透了。
    “你笑什么?!”他厉声问道。
    苏时

Rank: 1

91UID
90165166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好容易止住了笑,却已经不想和慕司痕解释了,只是无畏地问道,“是我做的,你要怎样?”
    那双眼眸明明看上去极年轻,却像是已经经历了几生几世一般,苍老至极。
    被这样的眼神注视着,慕司痕没来由地一阵心虚,强势的话语忍不住**口而出,“要你死!”
    饶是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苏时依旧觉得心里又被狠狠地插了一刀。
    她曼丽双眸中盈满了悲伤,“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死了呢?”
    苏时的话带着微不可查的希冀,希冀着这个她爱了半生的男人的最后一丝柔情。

Rank: 1

91UID
90165166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8章 让她求我
慕司痕总觉得那双眼眸中似乎有些极深情又极绝望的情感,小心翼翼地探测着他的心。
    可是他在苏时面前骄傲惯了,也冷漠惯了,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如果你死了,实在是大快人心的一天。我一定好好地庆祝一番,庆祝我的余生终于摆脱了你!”
    话一出口,连他自己都觉得惊讶,自己并不是一个喜欢恶语伤人的人,为何独独对她会这样肆无忌惮?
    果不其然。
    苏时笑了出来,笑容发苦。
    早知道会受伤,又何必带着那无用的期望?
    “好,我如你所愿,”她淡淡地笑着,笑容却极娇媚,恍若忘川河边的彼岸花,带着绝望的妖娆,“那你也帮我完成一个心愿好不好?”
    她微微仰头,一双娇媚而悲哀的眼睛就那样直直地望进他的眼中。
    不知为何,他竟不由自主地顺着她的话说了下去。
    “你有什么心愿?”
    “比如,让苏婉死……或者,你求我!”苏时的眼中带着无畏,眸底深处交织着半生的爱与恨。
    曾几何时,她多希望这个男人能够像现在一样眼底只有她,可是即便在此刻,他的眼底却也只肯有厌恶与绝情。
    是她的错,是她不该爱上他。
    是她不该在当年的冰天雪地之中将溺水的他救起,就该让他那时候便丧了命,也好少了这半生痴缠。
    慕司痕眼眸一凝,握住她衣领的手力道重了几分,连青筋都爆了出来,声音里带了咬牙切齿,“苏时,你有胆子再说一遍?”
    苏时扬眉笑道,“慕司痕,我有胆子说,你有胆子成全吗?”
    他的手力气太紧,紧到她都快不能喘息。
    可是她甘之如饴。
    如果,如果能死在他手里,死在他怀里,也算是了结了这一段孽缘。
    慕司痕恶狠狠地瞪着这个敢挑战他极限的女人,从来没有人敢大放厥词说让他低头!从来没有!谁给了这个女人底气?
    只要他手上一个用力,就足以掐断她纤细的脖子!
    那一刻,前所未有的愤怒袭上了他的心头。
    就在他几乎要忍不住手上用力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唤回了他的神智。
    他狠狠地瞪了对面面不改色的女人一眼,松开了手。
    苏时跌坐在地上,依旧是那副无所畏惧的笑,抬眸直直地望着慕司痕。
    一个人连死都不在意了,又会畏惧什么呢?
    “喂。”慕司痕接起电话,语气冰冷得空气都要结上冰层了。
    是助理打来的电话。
    “总裁,我们的股票突然下跌了!现在已经跌

Rank: 1

91UID
90165166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了十个点,公司的股东们都很生气,现在要找你讨说法呢!”助理的声音很慌乱,显然也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
    慕司痕斜飞入鬓的浓眉紧紧地皱了起来,脸色凝重,语气却还算平静,“先别急,说清楚。”
    骤然听到这种消息,其实他心里也是急的,甚至比助理还要急。
    可是他不能表现出来,否则下面的人会更着急,场面只怕会失控。
    也许是真的被他的情绪感染,助理缓了缓,也比之前平静了不少。

Rank: 1

91UID
90165166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9章 卑微到了尘埃里
“是这样的总裁,之前您出差的那几天,我们这边有几单顾客投诉,说我们的产品质量不行,但是那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而且那几个顾客不知道为什么又忽然撤了投诉,我们也就没放在心上。谁知道这次直接被媒体给爆了出来,大家对于慕氏的信任度直线下降,这才……”
    “好了,我知道了,”大概了解了事情发生的始末之后,慕司痕打断了助理,“不管怎样,先安抚住大股东,我现在就回去。”
    Fuck!最近真是灾星临门,就没一个好消息!
    想到灾星,他又低头看了一眼跌坐在地上的苏时,眼眸中依旧是不加掩饰的怒火和厌恶。
    苏时却古井无波,平静得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慕司痕冷哼一声,不愿再在这里浪费时间,留下一句“你最好老实点”的警告后转身匆匆出门。
    冰凉的地板上,苏时娇娇小小的,如同被遗弃的孩子。
    又有谁记得,她曾经也是苏家千娇百宠的大小姐?
    又有谁记得,在遇见慕司痕之前,她骄傲如烈日,从未受过半点委屈?
    可为了他,她将自己一身傲骨根根打断,只为了卑微地伏在他脚下,赢得某日他一个青眼。
    她爱他,低到了尘埃里。
    却终归没能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既然没能得到他的爱,就让他恨她一辈子吧!
    恨她,总好过遗忘她。
    鲜血从苏时的鼻腔里流了出来,苏时淡漠地扯了张纸巾擦去,随手团了一团扔到了垃圾桶里。
    又有血流出,再次重复这个动作。
    熟稔至极。
    几天之后,苏婉终于忍受不住每天的刺激,主动来到了苏时的家找苏时对峙。
    她曾经给慕司痕倾诉过这件事,可慕司痕现在似乎很忙,总是在劝她不要胡思乱想,然后找人帮她清洗了就算了。
    这让苏婉不满的同时也生出了一些不安。
    莫不是苏时在慕司痕面前说了些什么洗脱了自己的罪名?
    毕竟她和慕司痕的开始掺杂着怎样的谎言,除了她自己,只有苏时最清楚了。
    刚一出门,却恰好看到苏时挎着包包,脸色苍白地从别墅里走了出来。
    苏婉本能地察觉到不对,找了棵树躲了起来。
    根据她得到的消息,苏时自从嫁给慕司痕之后就深居简出,做了全职太太,现在这个点既不是送饭的点,又不是买菜的点,苏时脚步匆匆地出去做什么?
    苏婉敏锐地察觉到,苏时有自己的秘密。
    她阴阴地勾起嘴角,从包里掏出口罩戴上,蹑手蹑脚地跟在

Rank: 1

91UID
90165166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了苏时的身后。
    她可是最喜欢刺探别人的秘密了呢!
    苏时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市医院。
    苏婉紧跟其后,跟着她进了医院,又眼看着她走进了血液科,心里却在疑惑,苏时究竟是生了什么病?
    血液科主任室里,依旧是前几次的医生。
    苏时坐在对面,脸色惨白,就连嘴唇上也几乎没有一丝血色,声音虚弱却出乎意料地镇静,“医生,请您告诉我,我还有多少时间?”

Rank: 1

91UID
90165166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0章 只有三个月时间了
医生扶了扶眼镜,手中握着她的检查报告,看淡生死的眼中满是悲天悯人,“苏时,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我希望你能说出来,我和医院能做的,一定会尽力做的。”
    因为缺钱而看不起病的人,太多太多了。这女子又总是一个人过来,孤苦无依,真是可怜哟!所以他才问出了是不是需要帮助这样的话。
    苏时浅浅一笑,感激医生的好意,摇了摇头,依旧是镇定地问,“医生,我还有多少时间?”
    医生望了她一眼,见她脸上镇定异常,深深地叹了口气,“按你现在的情况,又不肯接受治疗,最多也就三个月的时间了。”
    苏时垂下了眼睛。
    这些她心里已有了底。
    时常流出的鼻血,苍白的唇色,关节处的疼痛,都在暗示着她,大限将至。
    不过,三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
    毕竟她在这世上无牵无挂,之所以来检查不过是为了看看自己的身体能否撑到慕司痕身败名裂之日,苏婉痛哭流涕之时。
    于是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了,麻烦您给我开点口服的药就好,我不需要住院治疗。”
    她还有太多的事没有来得及做。
    医生见她心意已决,也没有再劝,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提笔写下了给她的药单。
    苏时礼貌地接过道谢之后便拿药离院了。
    苏时离开之后,苏婉想办法买通医院的小护士,拿到了苏时的检验单。
    目光触到了单子上急性白血病几个字之后,她激动得身子都要颤栗了!
    天助她也!真是天助她也!
    只要苏时死了,慕司痕就完完全全属于她了!她再也不用费心从苏时那里抢什么东西了,所有属于苏时的东西,都会属于她苏婉!
    多年来的执念几乎就要实现,这样的吸引让苏婉双眼发亮,恨不得当场欢呼,让苏时快些去死!
    心情颇好的她一脸得意地拿出手机胡乱刷着,却见到微博上慕氏集团股票暴跌的消息,脸上笑容慢慢凝住了。
    慕氏集团股票暴跌是从几天之前就开始的了,只是这两三天一直持续发酵,持续下跌,大家都在猜测慕氏这次是否能够撑过去。
    苏婉脸色一变,匆忙给慕司痕拨了电话,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起,慕司痕似乎已经焦头烂额。
    “司痕,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微博上说慕氏的股票一直在下跌,情况还好吧?”电话刚一接通,她急不可待又小心翼翼地问,其实心里是猜到情况不怎么好的,却还是希望慕司痕能够给出一个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