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6 | 浏览:242|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邪王绝宠:开挂小农妃 - 宝宝柠檬茶---91baby正版原创首发 ...

Rank: 1

91UID
94134724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 
最后登录
1970-1-1 
门外走去。
“哎哎哎,你不能扔下我不管吧,是你让皇上封我这个官的,你一走了之,我怎么办啊。”莘小月当然不是在怪他,只是想有这么一个美男子在自己身边就算帮不上什么忙,养眼也好啊!
荆曰没理会她的无理取闹,只是在快要出门的时候又转头说了一句
“哦,对了,在下昨夜查出此地定有变数,不知是吉还是凶,望姑娘自己小心。”他说完这句话,也没等莘小月回答,便大步离开了,只是他恐怕没想到的是,这儿的变数就是她莘小月本人。
莘小月没有理会他说的这句话,心里只是想着自己瞎了眼,没想到这荆曰也是一个渣男,留下自己孤零零的在这个地方。
不过自己是得好好想想该怎么来治理了,她不打算回县府住,既然自己决定要做村官就得做到底,现在这个基层干。可怎么干确实是个技术活,光靠雨水是不行的,她要让着过的比以前还要繁荣,还要好。
东兴村原先一共有七八十户人家,只是遇上大旱,陆陆续续的都逃得差不多了,现在还剩二十多户。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把这二十多户人家联合起来,共同开垦,旱了这么多年,这早就荒得不成样子了。
常年的干旱,这儿已经变成了沙地,除了先种点小麦以外,其它大部分开垦地先用来种植甜果,甜果的生长周期短,适合在沙地种植,可以先种点水果,卖了卖粮食,现在这的粮食还是靠国家救济的,等土壤转好了再大面积种植麦子。
想到这些,她不由得又多佩服自己几分,看来大学学的知识还没忘。哈哈,思路确定,现在得马上找村民开会,开垦土地。
满胸壮志,满腹豪情,心想自己终于能扬眉吐气一回了,也没枉自己在大学看得那些书。
可刚出门就碰了钉子。
莘小月正满腹豪情的去敲开第一家门的时候,就被一个男人给叫住了,那个男人有四五十岁的样子。是这村里出了名的无赖。
可莘小月并不知道,还想和她解释自己是这的父母官,是来组织大家恢复生产的。可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怼了回去。
“我知道,我们这也用不着你,官府的救济粮也挺好,饿不死。”说着就赶着她离开了。
接下来一连好几户人家都如此。看来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
  嘭一声,莘小月抬脚踹开了门,抬眼,四目相对,这人正是那汉子的婆娘。
  “张婶子,我敲门太多,手痛,想着用脚,却没有拿捏住力道,不好意思啊?我就是想问问,你们这么不配合是想饿死么?”莘小月小心翼翼的问道,毕竟自己的举动把人吓蒙了,这是不对的。
  “你…你走吧。我们家不种地了,以后你不要来我们家了。”张春花说完,抬起颤抖的手,准备大着胆子关门。

Rank: 1

91UID
94134724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 
最后登录
1970-1-1 
  “理由,张婶子,你给我一个理由。”莘小月压下心里的小火苗,耐心问道。
“没有理由,”“婶子,你实话实说,我对天发誓,不生气,不迁怒于谁?我只想知道理由,不然婶子你关门一次我踹一次,你知道的我是丞相千金,捅破了天也只是发落到了这里而已,踹门什么的,我相信小事而已。”莘小月说着,扯出了一个官方微笑。

Rank: 1

91UID
94134724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 
最后登录
1970-1-1 
第5章  事出有因
 “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是有人说,你在京城的那些事儿…再说你一个千金小姐,怎么懂得耕种,我们庄稼人,虽然穷,却不想被玩弄。”张春花说完,跌坐在凳子上,一双眼盯着莘小月,害怕着她的一举一动。
  “谢谢婶子。”
 

什么叫我在京城那些事儿?我难道在京城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不就上了一个帅哥吗?我又没强迫他、还是他扑倒的自己。
莘小月心中有些郁闷,心中火苗蹭蹭的往上窜:料想到说这些的人一定是碧莲那死丫头,记忆中这个碧莲曾经去过丞相府几次,好像是辛霜的什么表亲!
莘小月微微一笑,就朝着碧莲家走去,听说碧莲和村长挺好的,这个时候想必这个村长应该窝在碧莲家里吧?
果然当莘小月翻墙而入的时候看见了碧莲带着村长还有这个村的几个汉子在商量着什么。
“你们都不要顺从那个丫头,不然她干成事情万一回头报复咱们咋办?你们都忘记了要烧死她的事情了?”碧莲唾液横飞的在那讲着。
村长抽着旱烟,其余的几个汉子还有婆娘都连声附和:“碧莲姑娘说的对,不然那丫头得了势报复咱们可咋办?”
听到这里,莘小月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怕我报复么?你们认为我现在没有报复你们的能力么?”
一群人看到突然到场的莘小月脸都白了,还是碧莲最先反应过来,说道:“你以为你是谁啊?不就是王爷玩过的破鞋---”
碧莲话还没说完,
啪!的一声,莘小月杨手给了她一巴掌,那一巴掌打的碧莲嘴角流血大脑当机,这莘小月不是辛家最不受废物么?不是弱小可欺么?今天当着这么多人面居然敢打人?
碧莲呜呜哭了起来:“呜呜--莘小月,你欺人太甚!”
莘小月知道碧莲在用苦肉计,她笑着上前一步:“我就欺负你了,你能怎么着?”
莘小月面带微笑,但说出的话却字字带着寒冷,似能穿透人心,让那些村民不觉间后退了一步!
这女人也太彪悍了,也太霸道了,打了人都能打出理来?
“女娃,你打人你还有理了?”村长看不下去了接了话。
莘小月走上前又对着碧莲左右开弓扇了几个巴掌然后吹着手说道:“你们不是说我能仗势欺人么?那我就欺负给你们看喽?”
村民们, 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个阵仗顿时愣了,莘小月见效果还不错,说道
“我是皇上钦点,不仅仅是这个村还有这个县城皇上都说归我管了!你们可有异议?”
好话不听,就别怪自己来硬的,那些村民听了之后都浑身发抖,原来的村长张老汉一屁股坐在地上叹气,莘小月看在眼里,一边抚他起来,一边宽慰道:“当然,只要你们听话,就什么事儿都没有

Rank: 1

91UID
94134724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 
最后登录
1970-1-1 
。皇上是派我来帮助你们种田的,何况,我还
会降雨,有我在,你们生计还何愁?你自己想想是不是我说的这个道理?”
莘小月知道,打了一巴掌再给几颗糖,这种套路最得人心。
张老汉被她给唬住了,起身连忙点头:“对对,大人你说得对。”村长都这么说了,其余的村民也都连声附和。
“既然你明白,那就好。你放心,我会带领大家走向大丰收的,尤其是您老人家,我自然不会亏待。”莘小月对张老汉许下承落,以稳人心。
碧莲还在一旁哭着,但是却发现此刻根本没人看她表演,都围着莘小月。她用怨毒的眼神死死盯着莘小月,心中发狠要让她知道厉害!
莘小月回到了家里,开始摆弄花花草草。这个地方真他妈穷啊,莘小月想到。
让她诧异的是,这个村的土地可真是神奇,明明干旱很多年,有些花花草草却还
开得好好的。不仅让她感叹大自然的神奇与事物的顽强生命力。前几天才把雨降下,就那点雨水,让村里都有了万物复苏的感觉。

莘小月开始酝酿解决饥荒问题,最主要富县很多老百姓都离饿死不远了,那些能调动的劳动力,也才不到50人,解决饥荒,需要种成熟期最短的东西,成熟期最短的不就是一些生菜,还有菠菜么?十几天就能吃了。
想出了种什么东西,不过她是戴罪之身还不好离开这里购买种子,看来只能去找荆曰了。
来到荆曰的住处,一片荒凉的庭院,荆曰坐在庭院里喝着茶,虽然四处荒芜却依然掩盖不住荆曰的绝代风华,他就像人间的嫡仙一般,此刻白衣飘飘。
莘小月此刻愣了愣,这要是拉到现代排电视剧那得火的不要不要的啊!
荆曰注意到莘小月的目光,嘴唇一抿:“辛小姐,今怎么有空?”这女人看他的眼神总是那么赤裸不加以掩饰,还真是从未有过的大胆。
莘小月晃了晃脑袋回神道:“嘿嘿,这不是怕你水土不服来看看你么?”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她笑总是没错的,找人办事她也拿不出比较好的礼物所以只能使劲的笑!
荆曰给莘小月倒上一杯茶:“试一试,这是京城的龙井。”
难怪,这穷乡僻壤的连吃的都没有别说茶叶了,莘小月接过杯子毫不客气的喝了下去“正好走的口渴,谢谢了,不过我找你有点别的事情!”
荆曰微微一笑如沐春风“种子的事情你只有去求助凌傲天了,他来的时候带了满满一车!”
莘小月一口茶险些喷出来,找凌傲天,她是找虐?不过又惊奇荆曰怎么知道她的来意?难道是占卜来的?
“多谢大神!不过就没别的办法了么?这个凌嗷嗷我真不想找他!”莘小月翻着白眼。
“大婶?”荆曰有点晕,他飘逸似仙第一次有人这么叫他,嘴

Rank: 1

91UID
94134724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 
最后登录
1970-1-1 
角不禁抽抽,凌嗷嗷?这个女人居然把凌傲天比作乱叫的狗,要是让凌傲天知道了不知道会是神马表情?
“是大神,就是你很强大的意思,就是崇拜的意思,你可别误会了!”莘小月赶紧解释,荆曰可是远近闻名的占星师,身份高贵,应该及时报大腿!不过她大神大婶有这么相近?
荆曰“------”
莘小月只有继续傻笑,这不会给这位神仙得罪了吧?不过大神也没错啊,现代那些跳大神的也挺多。

Rank: 1

91UID
94134724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 
最后登录
1970-1-1 
第6章 成交
“既然如此大神哥哥我先告辞了!我去找那个凌傲天谈谈心!”莘小月尴尬的说道。
荆曰低眉:“嗯!大神的称呼挺特别!辛小姐以后有机会可以去京城我府中坐一座”
“好!”莘小月有点愣,这是什么节奏?不是应该发火么?莘小月见荆曰没发火笑呵呵道“还是你好,比那个凌傲天强多了!”
面对莘小月的称赞 荆曰漏出了笑容,那笑容如沐春风,要是有人此刻站在这里定会震惊,他们的占星师大人居然笑了!有没有搞错?
“荆曰大神仙,你放心你以后要是遇到了什么困难,我一定会帮助你的,咱们以后就是朋友了”莘小月慷慨的说完头也不回走了,她还得去找凌傲天要种子呢!这个凌傲天有种子不拿出来是不是存心报复啊?
朋友?荆曰可从来都没有过朋友,在那寒冷刺骨的宫殿他享受瞻仰和膜拜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和他做朋友!人人都知道他荆曰是孤星命格!

莘小月等到天黑才来到凌傲天住的别院,她轻轻的翻墙而入,至于为什么翻墙,当然是想要偷偷摸摸的把种子拿出来了,凌傲天那个冰棍脸能给她种子才怪!总之感觉翻墙是对的!她莘小月压根不是什么好人不是?
轻一点在轻一点,莘小月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然后朝着凌傲天院子里的马车而去,那里是最容易堆放种子的地方!
夜里黑,莘小月此刻像极了小偷,终于她气喘吁吁的来到马车前面然后伸进去一只手四处的摸着--
想到马上就要到手的种子她咧开嘴嘿嘿直笑,凌傲天一定想不到她来偷!
不过这个种子咋这么软趴趴的?并且咋还随着她胡乱抓来抓去大了一些?难道是21世纪过来的先进品种?

哎呦!
想着想着,突然她被人踹出1米远,一只修长矜贵的手伸出马车,紧接着马车的帘子被撩了起来。
首先出来的是一个小厮,接着是一个贵气逼人的男人,此刻他怒目圆瞪,夏季屋子里面不通风,凌傲天就住在了马车里,谁能想到半夜居然有一只白嫩的小手伸进来,还摸了他那里?
小厮浑身冒冷汗,他家王爷是被非礼了,王爷要发火后果很严重不禁同情的看向莘小月。
“你老大半夜不睡觉跑马车里干嘛?”莘小月气鼓鼓的,被人踹了一脚不说还没拿到种子!
凌傲天听后气结,这个女人知不知刚才自己做了什么?此刻居然还敢这么振振有词?大袖一甩冷声问道“我倒要问问,莘小月你半夜来此是为了什么?怎么还摸进了马车?”
莘小月自然听得出凌傲天语气的不善,不过她还更加不善了,还更加生气了,怎么可以随便踹人呢,他一个会武功的差点没把自己踹死这个事情不能这么算了!
“哼!我来办重要的事情,

Rank: 1

91UID
94134724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 
最后登录
1970-1-1 
来拿村民的种子,不过不知道咋回事摸了软趴趴的东西好恶心!”
小厮腿直打颤,这个小丫头说话也没个边,惹怒了王爷她担待的起么?还说王爷那东西软趴趴?恶心?完了完了----
凌傲天飞下马车逼近莘小月用手捏紧她的下巴:“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莘小月力气哪有他的大,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凌傲天“这家伙有病吧,不就是偷个种子至于这么记仇,这眼神不对啊?”
莘小月寻思了很久都没寻思明白咋了:“这个,那个王爷,你要冷静我可是皇帝钦点!”
凌傲天看着此刻莘小月的表情嘴角一勾桃花眼半眯:“果然,你是在欲情故纵!本王说过不会喜欢你,在叨扰本王让你好看!”
“我想你搞错了吧?我可没故意找你,你有种子咋还不派发村民啊?”莘小月打掉凌傲天的手说道,还当她是那个花痴莘小月不成?
“你是偷种子?”凌傲天顿时明白一点点,这个女人居然半夜来做小偷?这是宰相府小姐所为?
“当然啊!不然你以为我干嘛?来偷你人么?你这么金贵我可养不起!”莘小月揉着被捏疼的下巴不假思索的说道。

小厮瞪大了眼睛这个丫头怎么什么话都说,这个偷人不偷人的可不是小姐妇人能随便说出口的!
凌傲天也较有兴趣的看着莘小月,假如不是认识莘小月这张脸谁能相信这是宰相千金?
“种子,没有,你想要可以去外面购买!”明明知道莘小月是戴罪之身,但是他却还是故意这么说,比之刚才更加让他心里气愤的一种情绪无处宣泄!
“王爷恩准我出去就行,这事就好办,几个种子要不了几个钱。”莘小月毫不客气的说道,心里自然也知道凌傲天就是故意为难她。
“戴罪之身,怎可出门!出去就是死!”凌傲天站直身体优哉游哉的说道,只要看到莘小月吃瘪他就心里高兴,
莘小月吓了一跳,两世为人,她还是很珍惜生命的!要是死了不就是白活了么?想到这个凌傲天就是故意找茬莘小月怒目圆凳说道“你不要欺人太甚!”
凌傲天挑眉看着莘小月说道“我就欺你了你能耐我何?”
如此霸道如此不讲理,莘小月也是没辙了,这个龙傲天真是她重生的克星 啊!
莘小月忍不住问道“你到底要怎样才能给我种子?”

“给我做3天的丫鬟,任我摆布!”
“好我同意了但是你需要先给我种子就是定金明白?”
“成交!”
小厮瞪大了眼睛,心里不禁佩服起这个小女子。不仅敢侮辱他家王爷,如今还敢和他家王爷讨价还价,由此看来,这个小女子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大,而让他感到更加惊讶的是,他家王爷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还答应了这个小女子的要求。可当小厮看到凌傲天嘴

Rank: 1

91UID
94134724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 
最后登录
1970-1-1 
角闪过的那一丝冷笑之时,小厮便知道,这个小女子是要受罪了。果不其然,那小厮猜对了。
答应了人家的事情,辛小月是一定会去做的,尽管前路艰险,但他也绝对不会惧怕困难,这是他做人的底线。

Rank: 1

91UID
94134724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 
最后登录
1970-1-1 
第7 章  胆大心细
一大早,辛小月就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从被窝里爬了出来,真不是他想起这么早,实在是被逼无奈,因为这是凌傲天那个大变态提出来的。
同样都是早起,莘小月一副念头耷拉脑袋的模样,凌傲天却是一副神清气爽,一看到凌傲天这副模样,莘小月就不爽,看着他没好气的说道:“喂,你这么大早上的,你把我叫来,到底是要干啥?”
莘小月的语气极其的不善,听得一旁的小厮心都跟着提到了嗓子眼儿上,心里不断的念着,“阿弥陀佛,”希望佛祖保佑他家王爷不会殃及池鱼。
或许,他的祈求真的管用了,凌傲天一点儿都没有生气,反倒是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只听他缓缓开口,声音中还带着慵懒的气息。
“看来,你是忘了昨天答应我什么了,要不要我帮你回忆回忆,想来那种子,还没发下去呢吧,想要拿回来的话也不难。”凌傲天这话,连一点掩饰都没有,赤裸裸的在威胁着莘小月。
莘小月碎了一口银牙,可还是拿凌傲天傲天一点办法也没有,为今之计,莘小月能做的也只能忍耐下去,见他吸了一口气,又重重地吐了出来,如此反复几次,才压下了心里那即将喷薄而出的火焰,然后裂开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露出一口大白牙说道。
“王爷,那你想怎么办?”也不知道莘小月是用了多大的力气,咬的那一口银牙是“噔噔”作响。
“是啊,本王怎么给忘了,你曾经也算是宰相家的千金,哪里会做丫鬟 ,看来,我是要找个人好好教教你才对。”凌傲天就是爱看,莘小月这一副有气发不出来的样子,每次看到他这样,凌傲天的心情,就无比的好,但是面上却依旧故作深沉。
正说着,只见从屋里走出来一个老嬷嬷,一身锦缎衣服,左手上戴着碧玉镯子,右手戴着玛瑙戒指,头上的金银饰物也一应俱全,呦这一身打扮,便可以看出主人的地位定是不凡。
顿时,莘小月心中,对凌傲天是更加的鄙夷了。
“切,就为了对付我花了这么大的心思,至于吗?”莘小月不满的嘟囔了一句,可声音太小,凌傲天就只听见了莘小月说话,却不知道她是在说些什么。
关于这一点,凌傲天表示很不满意,只见他跟老嬷嬷使了个眼色,老嬷嬷会意,立马走到了莘小月面前。
“莘小姐,从今天起,由我来教导你的规矩,你叫我李嬷嬷就好。”一看这架势,莘小月就怂了,他还记得当年看电视时,那格格被嬷嬷折磨成了什么模样。
当年看的时候,只觉得它们之间互相争斗,其乐无穷,没想到今日,他自己竟要亲身感受。
“见过嬷嬷。”莘小月,凭借自己看了那么多部电视剧得出来的经验,但凡是个当嬷

Rank: 1

91UID
94134724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 
最后登录
1970-1-1 
嬷的都喜欢规矩的女孩子,他这么做,也是为了迎合那李嬷嬷的口味,左右不过就这三天的时间,忍忍就过去了,这样讨好讨好李嬷嬷 ,她自己也能少受点苦。
莘小月,这完全是把事情想的太好了,凌傲天费尽心思的把他弄来,又怎么会让他这么轻易就过关了?
看着莘小月对李嬷嬷那一副讨好献媚的模样,凌傲天心中莫名的有些不舒服,也不知道这个女人何时会对自己这样,不过这倒是让他对莘小月更加的好奇了,他想看一看这个女人究竟有多少面。
李嬷嬷对莘小月刚刚的举动还算是满意的,但这不代表莘小月就过关了。
李嬷嬷围着他走了好几圈,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都打量个遍
“啪。”莘小月感觉自己的后背被人拍了一下,紧接着,李嬷嬷的声音就传来了:“身为女子,一定要站有站姿,莘小姐,请把背挺直。”莘小月听话的挺了一下背,可李嬷嬷并不十分满意,又拍了一下,莘小月就又停了一下,如此反复几次,直到李嬷嬷满意,这才停了下来,接下来,便是莘小月的两条腿,李嬷嬷也用了同样的办法,也是折腾了许久,直到李嬷嬷满意,才停了下来。
可当腿站的直了之后,背又搭了下来,到了此时,李嬷嬷的眼睛已经开始变得难看起来了。
可这个时候,凌傲天身边的小厮小东却拿着一条戒尺走了过来,恭恭敬敬的递给了李嬷嬷。
莘小月当时,就被惊到了,这个小东也太不可爱了,怎么能这样对待他呢?
小东也很委屈,她并不想这样啊,但这事儿也不是他能做主的。
莘小月才不管那么多呢,反正,他就只看见是小东把这东西拿来的,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可也没能解了莘小月心底里的怨气。
当然,这一切都逃不过凌傲天的法眼,在看到莘小月的表情之后,他就更加的佩服自己这个办法了。
李嬷嬷用起戒尺来,可谓是得心应手,光是看着,莘小月都能够想象,那东西落在她身上的疼痛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寒气,下意识的。挺直了身子。
李嬷嬷接过戒尺,转身的一瞬间,就看到莘小月身子绷得溜直,这才满意。
可这样绷着是很累人的,可只要莘小月稍有一点放松,李嬷嬷就会拿起戒尺打向她。
在被打了一次之后,莘小月是彻底的记住了那个滋味,之后,他在有所懈怠,李嬷嬷就会拿起戒尺轻轻的,在手心里拍打着,嘴里也在提醒着。
“莘小姐,老奴知晓您的身份,可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既然王爷请我过来了,那我就定会尽心尽力,只是,若误伤了莘小姐,还请您不要怪罪。”李嬷嬷这完全是打一巴掌给一甜枣,同时也是在告知莘小月,无论它是曾经的相府千金,还是如今的戴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