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3 | 浏览:409|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医女太狂妄 - 攸宁--91原创首发正版文

Rank: 2Rank: 2

91UID
9792944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65  
积分
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 
最后登录
2019-8-24 
的场景,生怕他会因此杀人灭口,对于不了解的人,她还是保留了份戒心的。
“是我唐突了,还望姑娘多见谅。”
明白了是自己误解了,顾昭赶紧收回手,向徐文妍道歉。
原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呢,没想到上天怜悯,他顾昭命不该绝,被人救了回来。
“没事没事,你不用那么客气的。”
徐文妍摆了摆手,指着桌上的碗说道:“先别废话了,我们待的这家客栈并不安全,这原本是我给你买的药,但是现在被人加了‘佐料’进去。”
屋里没有点灯,只有些月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
很奇怪,顾昭看着眼前这个女子,神情淡然,第一次有种异样的感觉。
他双眉紧蹙,长期的奔波让他一直处于精神紧绷的感觉,所以自然能够感觉得到这女子所说的并非是假话——有一群人拿着武器正往他们这走来。
“嘘。”顾昭做出噤声的手势,徐文妍看着他有些不解。
这人走到窗旁,示意徐文妍将手给他,然后打开窗户,拉着徐文妍便跳了下去。
徐文妍被顾昭的动作吓了一跳,刚想开口,又想起顾昭刚才让她禁声的动作,便生生的忍了下来。
这客栈一共有三层,他们住的最顶层,这少说也有五六米以上了。
就这么跳下去,不死也得摔断腿呀。
好在,她身旁的顾昭是个会武功的,这让徐文妍稍微松了口气。
即使在这种危机时候顾昭也没忘记把自己的佩剑带上,还有财迷徐文妍也小心翼翼的把钱包牢牢的拽在了手里。
当那群人闯进房间里时只看到了大开的窗户,店小二心里恼怒的很,早下手就好了。
两个人自逃离客栈以后,便另外寻了个小屋待着。
这是顾昭近日栖身的地方,屋子虽说破旧了一些,但好在比较安全,徐文妍也没有嫌弃,跟着走了进去。
屋子虽小,但东西都还挺齐全的。
顾昭烧了壶热水,给徐文妍倒了杯,淡淡说道,“还未曾问过姑娘怎么称呼呢?”
“我叫徐文妍,你叫我文妍就好了。”
“嗯,好。我叫顾昭,真是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了。”
徐文妍捧着杯子,喝了一口热水,开始打量起这间屋子来。
那片树林有些偏僻,寻常人应该不会走到那里去的。
顾昭疑心未散有意再打探一下,但是看着徐文妍这么直白的盯着自己,毫无戒心的样子,一时半会儿不知该如何开口。
再加上徐文妍又是他的救命恩人,就算有所怀疑,也不能直接点明。
“对了,我能在你这住段时间吗?”
见顾昭不说话,徐文妍主动说起了关于自己的事,她潜意识觉得这个顾大公子并不是什么坏人,再加上她现在也没有地方可以去,若是能跟在他旁边,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实不相瞒,我被人贩子打伤了头,什么都记

Rank: 2Rank: 2

91UID
9792944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65  
积分
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 
最后登录
2019-8-24 
不起了。”
徐文妍大概说了一下关于自己被灰衣男子放走,然后老头带着一帮人来寻找她,以及她是如何误打误撞到了树林的经历。
这也算是变相的为自己辩解了,她真的没有恶意,只是想寻个住所而已。
屋子里只点了个煤油灯,灯光折射在墙上留下一道光影。
听完徐文妍的讲述,顾昭的表情还是没有变化,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Rank: 2Rank: 2

91UID
9792944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65  
积分
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 
最后登录
2019-8-24 
第5章 心有怀疑
“如果按照文妍姑娘所说,那么你就先在这住下吧,等伤好了再走也不迟。”
顾昭沉吟片刻,才接着说道,“只是怕连累姑娘,我身份特殊,随时可能遭遇袭击的。”
“没事没事,我找着住所就走,不会耽误你多长时间的。”
徐文妍偷偷打量着顾昭,见他这样一说就赶紧摆手解释道,她其实也很怂的呀。
只不过现在确实是没有办法,这大半夜的,万一再遇到什么坏人可就不好了。
“文妍姑娘,我不是这意思,你只要不嫌弃,想住多久都可以的。”
“嗯,好。”
看见顾昭答应让自己留下来,徐文妍松了口气,又捧着杯子,小小的啄了一口。
“时候不早了,文妍姑娘早点休息吧,有什么明日再说。”
“嗯,好的。”
顾昭把自己睡的床铺让了出来,在客厅打的地铺。
锁好门后,徐文妍才彻底松了口气,看来她的第六感还真挺准的,这顾昭并非外表上那么难以接触,反而还挺绅士的。
之前从窗户上跳下来,顾昭在那种紧急的状况下,还特意跟她说了抱歉。
徐文妍觉得,这人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人,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会招惹那么多仇家。
她想了半响,没个结论,经历了一天的劳累,很快便睡着了。
客厅里。
顾昭打好地铺,也开始休息。
他的剑伤应该很是严重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却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
打开纱布以后,发现那些伤口都好的差不多了,只是还未拆线而已。
顾昭觉得有些诧异,要知道,距离他受伤到现在也没有超过一天,伤口不可能愈合的这样快的。
除非,是名医柳不易亲自来医治。
要知道柳不易的性格很是古怪,不会轻易给人治伤,再说了也不曾听闻他有收弟子啊。
顾昭对于徐文妍的怀疑又多了几分,看她的外貌应该是娇生惯养的大家小姐,可是说话做事又多了份江湖气息,不像普通女子那样遇到事情就慌张不已,着实奇怪得很。
他对徐文妍还有疑心,想着得再打探一下才行。
夜色如墨,四周都静悄悄的。
屋子里只有徐文妍和顾昭两人沉稳的呼吸声,一派平和。
当阳光划破黑暗的那一瞬间,顾昭被窗外的蝉声惊醒了,他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敌人以后才彻底放松下来。
想起昨夜的事,便去了厨房准备吃食。
没想到徐文妍早就起来了,听到顾昭的声音便打开了房门。
“顾昭,早呀。”
顾昭微楞了下,像这样灿烂的笑容他已经很久没看到过了。
他很快回过神来,淡淡回道:“嗯,早。”
可能是因为在陌生的环境吧,其实徐文妍昨晚睡得并不踏实,再加上又是寄人篱下,所以她也没有打算赖床,便早早的起来了。
吃过早饭,徐文

Rank: 2Rank: 2

91UID
9792944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65  
积分
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 
最后登录
2019-8-24 
妍便去了镇上的成衣铺子,打算买些换洗衣物回来。
临走时顾昭给了她五十两银子,说是之前治伤的费用。
徐文妍现在手头确实也有些紧,所以就没有推辞拿着银子就走了。
大约是赶集的缘故,街上行人多了不少。
四周都充满了叫卖的声音,直到这时,徐文妍才真真切切的感觉到这余镇的热闹。
正值五六月份,黄角花开的正好。
街角有个老婆婆面前摆放了一个小箩筐,上面是精心采摘串成手环的花朵,鲜艳欲滴,看上去很不错的样子。
徐文妍被它们吸引住了目光,便打算先去买点花,等会儿再去成衣铺子。
挑选完花朵,正打算走时,徐文妍却遇见了一个她再也不想看到的人。
“我看你还想往哪里逃?”
老头往前一步,立刻牢牢的将徐文妍的手臂抓住,拉着她就往巷子里走,那里有一辆马车正在等候着他们。
他们寻找了一天,今天终于在这里逮到她了。
“救命呀,有人能帮帮我吗?”
徐文妍拼命挣扎,可是老头力量太大,她根本就抵挡不了,被硬拉着往巷子走去。
“哎,你们这是干嘛呢?”
有路过的人看到这样,便多问了句。
“我们花钱了的,你们还是少管闲事吧。”
一听老头这样一说,其余围观的人便散了不少,**这种事情确实是没法说的。
“不是啊,我不认识他,求求你们救救我啊。”
徐文妍看见大家都这样冷漠,只感觉心都凉了,面如死灰。
但还是不肯放弃,拼命挣扎。
只不过胳膊拧不过大腿,徐文妍的力气实在是太小了,她第一次感到绝望的滋味。
徐文妍被迫带到了马车面前,被塞进马车以后又看到了张熟面孔——是当时放走她的灰衣男子。
沈雨显然也没有想到她还会被抓回来,眼神里充满了惊讶。
马车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微妙起来,俩个人交换了下眼神,都没开口说话。
“可算是把这丫头片子给抓回来了,小沈,你这可得给我好好看住了,要是再让她逃走了,我一定要你好看。”
老头朝地上狠狠的啐了一口,眼睛通红,眼神里透露出一股狠辣的感觉,似乎立马要将沈雨吃掉一般。
“知道了。”
沈雨点了点头,低着头坐在了一旁,不再说话。
他将手中的长鞭一甩,马车很快行驶起来,转眼间就离开了小巷子。
被丢进马车里后,徐文妍一直在想该如何逃**出去,她发现刚才与老头搏斗的过程中,受了些伤,现在手臂上面火辣辣的疼。
原本徐文妍身体就有些瘦弱,这会儿她已经感觉体力也有些不支了,再加上外面有严加看守的人,她想逃走的可能性很低。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顾昭能够发现徐文妍不见了,来找她。
只不过,那个顾大公子与徐文妍无亲无故

Rank: 2Rank: 2

91UID
9792944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65  
积分
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 
最后登录
2019-8-24 
,他是否能够愿意冒这么大的险来救她呢?
道路并不是很平稳,加上灰衣男子赶车速度又快,所以马车便有些颠簸不平。
徐文妍靠在马车壁上,看着旁边虎视眈眈正盯着她的老头,深深的叹了口气,她该如何逃**出去呢?

Rank: 2Rank: 2

91UID
9792944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65  
积分
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 
最后登录
2019-8-24 
第6章 伺机逃跑
马车晃晃荡荡行了不久,就在一处宅院前停了下来。
徐文妍看了看外面,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那老头推着往马车外面走去。
她眉头紧锁,很是担忧自己的安危 。
从马车行走的距离来看,这会儿应该已经出了小镇外面了,也不知道顾昭能不能发现她的踪迹呢?徐文妍内心充满了担忧 。
“老太婆你快出来看呀,我把谁带回来了?”
老头转眼又对着还在牵马的灰衣男子说道,“小沈你快点把这将这个丫头片子,拿了绳子绑起来吧! 免得他又逃跑了去这会儿,我可绝对饶不了她的。”
他的眼神里充满着很绝的意味,似乎只要徐文燕敢动逃跑的心思,那他一定会要她好看的 。
嗯,好的,我知道了,那个叫沈雨的灰衣男子,转头看了看许文妍,拿起身旁的麻绳,将它捆了起来,往旁边一处带去了。
那屋子规模宏大,里面装了不少人,大多是他们从别处不知名的地方,哄骗来的,这会儿就想着怎么把她们出手了呢。
这座宅院有点像北京的四合院,周边都有,大汉在旁边守着,就是因为害怕他们会逃跑,所以才这样小心的。
在徐文妍往房间走的这段路程中,她已经悄悄将路线图记了下来,只要寻到机会,她一定还会再次逃**的,如今就差一个契机而已。
“行了,你就在这儿好好呆着吧,别再动什么歪念头了。 ”等走到房间里以后,沈雨叮嘱着徐文言,又看了看她,然后就把门锁上了。
屋子里待了不少人,看见徐文妍,就立马围了上来说道:“姑娘也是被他们抓来的?”
徐文言点了点头,并未回答他们的问题,正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她也不知道这些人是否有那老头的眼线,所以也断绝了搭理她们的意思。
她寻了一处角落坐了下来,打算休息一会儿。
那头
顾昭在家里已经做好了饭菜,只等着徐文妍回来吃饭,可他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她回来,心里便有点着急了。
他紧皱着眉头,心想,按照徐文言所说,他对这个地方也是不熟悉的,所以应该不会到处乱跑才是,这会儿了还不回来,难不成是遇见什么意外了吗?
顾昭再也坐不下去,拿起剑便要去寻她。
等他走到集市上面的时候,周边人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唯有那卖花的老太太还在附近收拾着残局。
因为老太太的年纪有些大了,手脚都不太灵便,所以顾昭经过的时候,便停下来帮她收拾东西。
“哎,真是多谢公子你了。”
老太太手里拿着剩余的花朵往背篓里装着,不招就帮他提着那背了,打算送她回家。
“老人家你不用客气的,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顾昭摆了摆手,没有太在意,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又向

Rank: 2Rank: 2

91UID
9792944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65  
积分
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 
最后登录
2019-8-24 
着老太太打听着消息。
“老人家今天白日里你可看见了,有一个身着黄衣的小姑娘吗?”顾着努力的在脑海里回想徐文言今日的打扮,仔细的向老太太描述着她的外形。
“嗯,她的眉眼特别好看,但又不苟言笑,气质很独特,比其他女子要略高一些。”
顾昭在自己的眉毛这里比划了一下,示意道:“嗯,大概就到这里差不多吧,你有留意到吗?”
听见顾昭的话,老太太一愣,低下了头。
看着老太太有些不对劲的样子,顾昭也有些疑惑不解,他说道:“怎么了”
“今天白日里确实是有一个小姑娘来我这里买东西来着,她…选了几束花后就打算离开,后来不知道何处又来个年轻人和老头,非说那女孩是他们买下的,硬要带她走。”
“什么?!那你们没有阻止他吗?这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抢取民女?”
“这……”老太太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的问题。
顾着叹了一口气,大约也明白他们这些,人大都是抱着不关自己的事的态度,想要他们帮忙留人是绝对不可能的。
“那老人家你可看到他们往哪边走了?”
“西边巷子,然后直接往外拐去了,具体的方向我也不太清楚。”
老太太补充道:“公子若是着急,就不必管我了,赶快去寻那姑娘吧。”
“嗯,好,那老人家你多保重。”
顾昭拿着剑就往老人家所说的方向赶去,希望能够来得及吧,顾昭心里觉得很是内疚,如果他今日跟着徐文妍一起来到集市上面的话,那他一定不会让她就这么轻易被人抓走的。
他运用轻功,几下就来到了沈雨停车的地方。
昨夜刚下过雨,所以路面上还有些潮湿,所以也将马车的车轱辘印子保留了下来。
根据这一线索,顾昭顺利的找到了那个宅院。
他猫在一处树后偷偷打量着宅院周边的情况,因为有人在巡逻和看守,所以也不能在没有了解完情况的状态下硬闯进去。
也不知道这些人最后有谁在指使他们,居然敢这样胆大包天,当真没有是王法了吗?
顾昭捏着树的手因为太过用力,而导致有些泛白,他思考了一会儿决定,趁夜摸进去。
那时候的戒备应该比较薄弱,一定可以顺利将徐文妍带出来的。
宅院里头的徐文妍,靠着墙壁休息了一会儿就又站起来,她想向其他人打听下情况。
方才在思考的过程中,她想到了很多方案,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要靠自己想办法逃跑才行。
毕竟时间不等人,也不知道顾昭是否能够在发现她不见的情况下,顺利找到这处宅院你将她营救出来。
夜深了,周边都静悄悄的。
大约是因为之前被人警告过,其他人都没有敢发出喧闹声,选择早早的休息睡觉了。
徐文妍一直悄悄观察着她们的反应,发现好

Rank: 2Rank: 2

91UID
9792944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65  
积分
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 
最后登录
2019-8-24 
像并没有所谓的眼线之类的人的存在,这也为她逃跑提供了不少便利。
在半睡半醒之际,徐文言似乎听到一些响动,她慢慢挪动到了大门旁边,仔细地观察着。
“是你?”徐闻言有些惊讶。

Rank: 2Rank: 2

91UID
9792944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65  
积分
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 
最后登录
2019-8-24 
第7章 发现异常
出现在他眼前的,就是上次放徐文妍离开的灰衣男子——沈雨。
“嘘,别说话,跟我走。”沈雨及时的捂住了徐文妍的嘴巴,拉着她往院外走去。
大约也知道沈雨不会害她的意思,所以徐文妍也就没有挣扎,乖乖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徐文妍有些弄不懂,这个人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先前也是这样将她放走了,而且还导致沈雨被那老头打了一顿。
如果这次自己又逃跑了,想来那个老头应该不会轻易罢休的吧。
周边没有灯光,所以显得很黑,伸手不见五指。
今天白日里进来时,徐文妍就看到周边有不少守卫,所以她也有些担忧两个人是否能够顺利逃**出去了。
刚走到门口,她就发现自己的担忧是多余的了,很显然沈雨也预料到了这一点,所以早早的将那些守卫给迷晕了过去。
“行了,我就送到这了,你快走吧。”沈雨戒备的望着四周,向徐文言说道。
“公子放心,你的大恩大德,我绝对不会忘记的。”这会儿也顾不得那么多虚礼了,徐文妍向他道完谢就打算离开。
沈雨看着徐文妍只是点了点头,没有着急接话,似是想起了什么,他又叮嘱到,“你最好马上离开这个地方,如果被他们遇到肯定会再次抓你回来的,想来到时候就不会让你这么轻易逃**出去了。”
“好好,我知道了,真是多谢你了。”徐文妍点了点头。
“踏踏”
旁边角落突然发出了脚步声。
徐文妍和沈雨赶忙躲在了柱子后面,若是让那老头和其他人否则他们在逃跑的话,一定不会饶过他们的。
到时候别说徐文妍,就连沈雨也是难逃一劫。
“顾昭?”
徐文妍看到眼前那个人轻声呼唤着,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个人应该就是顾昭了。
“徐姑娘你没事吧?!”
正打算翻墙进去的顾昭在角落里发现了徐文言的身影,很是惊讶。
更想进去营救她呢,没想到到自个出来了。
“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去其他地方说吧。”
顾昭赞同的点了点头,拉着徐文妍就要离开。
走到他身旁时,才发现他旁边还站着一个灰衣男子,于是立马将剑举了起来。
“哎,等等。”徐文言赶紧让顾昭住手,“这是我的救命恩人,刚刚就是他将我放出来的,之前能够逃**也是因为他。”
“是我唐突了,还请公子见谅。”
顾昭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如果按照徐文妍所说,那这个人也不一定是坏人,只是为何他要参与这种事呢?
“行了,别废话了,你们赶快走吧,等会儿那些人就要醒了。”沈雨看了看门旁的守卫,向他们说道。
等顾昭和许文妍离开这座宅院以后,沈雨才不急不慢的走回了房间里,也装作被迷晕了的样子倒在了地上

Rank: 2Rank: 2

91UID
9792944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65  
积分
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 
最后登录
2019-8-24 

约莫没一会儿,老头和那些守卫便醒了过来。
还以为是自己打偷懒打瞌睡,所以才睡着了,并没有将疑心放在沈雨身上。
顾昭带着徐文妍回到了住处。
他向她打听起那个灰衣男子,根据他的观察,刚才那个男子是会武功的,而且不在他之下。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似乎他有在刻意隐藏着自己的内力,先前听徐文妍提起,他在被老头打的过程中也没有挣扎。
而且他混在那些人之间,肯定是为了钱财的,那为什么又要放徐文妍离开呢?他的这些举动着实有些奇怪。
“嗯,你说的对,刚才着急逃跑,我也没有留意这么多。”听着顾昭的分析,徐文妍赞同的点了点头。
她手撑在桌上,仔细的思考着,刚才顾昭说的话,还有与灰衣男子之间的互动。
仔细想来,沈雨的动机确实有些奇怪。
想到那间屋子里还被关了许多人,徐文妍跟顾昭说起了要去官府报案,让他们去把那些女子给解救出来。
“嗯,你说的也在理。”
顾昭端起桌上的茶饮了一小口,又对着徐文言说:“折腾了这么久,你也没有休息过,先睡一会儿,我们等天亮了再去。”
想着明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徐文言也就没有再与顾昭争辩了,乖乖的睡觉去。
宅院里。
“没错,就是他,我绝对没有看错。”
说话的是一个小姑娘,衣着光鲜,但发髻却很凌乱,非常激动的指着前面的人说道。
“就是他,将那个女人放走的!”她一副肯定的样子,刚才沈雨带那个女人离开的时候,她正好醒了过来,没有出声响,就静悄悄的观察着他们。
嗯,原本以为那个女人是遭遇不幸了,没有想到,沈雨居然将她放走了。
如此一来,他哪里肯善罢甘休,明明自己身份贵重,却被这些人抓了来,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与那群贱民们待在一起,已经让她怨恨不已了,这会儿看见沈雨将人放走,越发记恨。
她心想就算我不能出去,那也不能让你在外面逍遥自在,打着这个主意,她主动向老头告密。
如此一来沈雨算是遭殃了,不过这与他又有何关系呢?反正自己也无法逃**出去。
“大哥,我看过了,那丫头片子确实已经逃走了。”一大汉从门外走来说道,经过沈雨身旁时狠狠地踹了他一脚,怒骂道,“你这王八蛋,大哥对你这么好,你还敢背叛我们。”
老头听见这话,原本在饮茶的手顿住了,将那茶杯朝沈雨掷去。
因躲避不及时,沈雨被砸了个正着,茶水滚烫,白皙的皮肤上面顿时留下了一片红色。
“你还有什么话想说?”
听老头这话,你的意思大概是不想让沈雨走出这个大门了吧。
“你们干这勾当本就伤天害理,我这样做也是想良心过得去而已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