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5 | 浏览:293|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萌宝驾临:总裁爹地轻点宠 - 豆沫--91原创首发正版文 ...

Rank: 1

91UID
82606638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2 
最后登录
2019-7-21 
的伤不存在般。
  她深吸气调整心态,待平静下来后,才开始着手处理伤口,整个过程动作都尽量放得轻柔。偶尔镊子碰到坏死的组织时,他的身体会不由自主紧绷。
  至始至终他都咬紧牙关,一声不吭,伤口处理好后,汗水已浸**身下的床单。
  “我让护士换个床单。”说完,温子萱转身欲离开。
  傅邢宇立刻直起身子,伸手扯着她就带进了怀里,顺势靠在她的肩上,“让我抱会。”
  本想挣扎的她却因这句话而整个人愣在原地,小时候的画面在脑海中一闪而过,还记得他们每次离别时,他都会变着法把她抱在怀里。
  那时的甜蜜好似还荡漾在心间,如今却因为发生的种种而变了味道。
  这时,敲门声响起,温子萱立刻回过神来,她逃也似的离开傅刑宇的怀抱,整理好衣衫站在一旁。
  她居然不知不觉间沉浸在他的怀抱中!
  “进来。”傅邢宇收回落在她身上的视线,薄凉地开口。
  沈潇推门而入,他脸色有些难看,“傅总,公司那边出了问题,股东那边强烈要求让您出席。”
  “不行!”温子萱下意识的替傅邢宇回绝。
  两人的目光顷刻间落在她身上,傅刑宇嘴角不着痕迹地勾起,饶有兴致。
  “那个……他身体的状况不允许离开医院。”她低下头避开他们的视线,耳根因窘迫不禁有些发红。
  傅刑宇嘴角的笑意加深,不动声色的将她拉进怀里,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地看着他,“担心我?”
  “怎么可能?”
  他笑而不语,她满脸窘迫。
  沈潇衣兜里的手机再度响起,可想而知傅氏那帮老东西已经等不及了。傅刑宇眸中闪过一抹冷光,松开束缚住温子萱的双手,“死不了,出去吧。”
  她眉头皱了起来,看到他眼中的坚持,她也不打算继续说些什么。反正他不在,她还落得清闲。
  温子萱离开后,傅刑宇换好衣服后也离开。
  傅氏。
  五楼会议室已经炸成一锅粥,众多股东在位置上滔滔不绝讨论,一刻都未曾停息。
  “傅总电话打过了吗?”
  “联系过沈助理,应该马上就到。”
  “希望尽快,这里就快压不住了……”
  站在门外的秘书和前台窃窃私语,时不时忧愁地看向会议室,连连叹气。
  良久,两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眼前,正是闻讯赶来的傅刑宇和沈潇,均是西装革履,面色严肃。若是细看,走在前方的傅刑宇脸色微白,略带病态。
  秘书上前递交资料,“傅总,这是此次会议需要的文件。”
  傅邢宇接过便直接推开大门,原本喧闹的会议室瞬间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

Rank: 1

91UID
82606638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2 
最后登录
2019-7-21 
一人身上,有诧异的,有恐惧的,更多的是不怀好意的。
  他嘴角勾起冰冷的弧度,一言不发的坐在中间偏下的位置上,旁若无人地看着秘书交付的文件。
  静谧的会议室除了翻页声再无其他。
  这时,大门再度被推开。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型逆光而站,一套褐色的昂贵西装套在他身上,将他整个人衬托得越发温和!
  傅浩宇的容颜和傅刑宇有三分相似,嘴角总是若有若无的勾着一抹笑意。
  “邢宇,你终于舍得从国外回来了?”

Rank: 1

91UID
82606638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2 
最后登录
2019-7-21 
第5章:缘分促使他们再度相遇
  “嗯。”傅刑宇淡淡应了一声,目光始终未曾过离开文件。
  他需要尽快了解公司内部情况,以便发生意外时可以快速地掌控局面。
  只是傅刑宇专心的样子却被众人误解为傲慢,在看向他的目光中均是增添了一分厌恶。久战商业的傅浩宇一眼就看出他们眼中的情绪,他褐色的眸中快速闪过讽刺光芒,嘴角的笑欲渐加深。
  他一边朝着位置走去,一边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知会一声。”
  “不久。”傅刑宇翻页的手微微一顿,视线凝在关于温睿城的合同上,唇瓣微抿。
  这件事,他居然不知道。
  早在出国,他就已经安插眼线在公司内监视傅浩宇的一举一动。如今还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事态似乎变得更严重了些。
  傅浩宇坐定后,正准备用余光看傅刑宇手中的文件时,后者却将其合上。
  他收回目光,随即不动声色地开口,“会议开始。”
  在众人拿出文件时,他俯下身对着傅刑宇说道,“会议结束后跟我回老宅。”
  傅刑宇没做回答,全身心投入在工作中。
  对此,傅浩宇也没继续说什么,他坐直身体着手处理会议上的问题。其中设计大赛的项目负责人正是傅刑宇,众位股东均是持以反对的意见。
  刚从国外归来,对于公司事情尚未了解,就让他负责这样重要的项目,更是不会信服。
  滔滔不绝的反对声充满整间会议室,然而当事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傅刑宇面色平静,偶尔会翻看文件,做上笔记。
  “行了,上层的决定既然已经发下来,那就专心辅佐刑宇完成这次项目。如果有异议,直接收拾东西走人。”傅浩宇见众人说得反差不多了,他才缓缓开口。
  上司发话,下属只有服从的份,有苦难言。
  傅刑宇拿起放在一旁会议用的文件,“财务部账目出了问题,缺失了一万;人事部莫名多出三个人;设计部作品与以往效果相差太多;销售部产品总量与售出不符;技术部漏洞三处没有解决,还需要我继续把问题说出来么?”
  他的一番话让会议室变得更为沉寂,被涉及的部门经理已经低下头,再无抬起来勇气,只因所有问题都句句属实。
  “我觉得傅三公子作为项目负责人很合适。”
  “是啊,仅凭一些报告就能得知公司的事,能力可见非凡。”
  “那这次设计大赛或许能再度夺冠呢!”
  反对的声音渐渐散去,支持的声音越来越多。
  傅浩宇放在桌下的手不自觉收紧,脸上尽量维持着得体的笑容,“散会吧。”
  “刑宇。”
  傅刑宇顿住脚步,其他股东见形势快步离开,

Rank: 1

91UID
82606638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2 
最后登录
2019-7-21 
只剩下他们兄弟二人。
  “爸让我带你回老宅。”
  “知道了。”
  ……
  龙南医院三楼的医生办公室,温子萱正往电脑里录着病历信息,电话不适时的响了起来,显示院长。
  她眉头微皱,接通了电话。
  “温医生,准备好检查身体的必备器械和急救医疗药品,五分钟后到门口等我。”
  温子萱的眉头皱得更深,“院长,我只是个住院医,出院前不是我的任务。”
  “我是院长你是院长?赶紧去准备!”院长冷哼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
  温子萱看着黑屏的手机叹了口气,认命地起身准备需要的备品,五分钟后准时出现在院门口。
  黑色奔驰停在她的面前,驾驶窗缓缓下降,露出院长苍老的面孔,他板着一张脸,命令道,“上车!”
  一路上,气氛都压抑得厉害。
  车子停在一栋别墅前,院长这才开了口。
  “温医生,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守好本分,该说什么该做什么都应该很清楚。”
  “我知道了。”温子萱闷闷的回应。
  两人下了车,她默默地跟在院长身后,脑海里不停的回想着那些话,周围的景象也被她尽数忽视。
  “傅老爷子在书房,请跟我来。”女佣好听的声音唤回温子萱的意识。
  傅老爷子?
  她心思一沉,该不会恰巧就是那个傅家吧?
  红木楼梯雕刻着古朴的花纹,缝隙间也未曾沾染丝毫的尘灰,散发的芳香沁入鼻息。
  温子萱垂首打量间,便已随着院长步入了书房内。
  老爷子伏在桌案前,毛笔一支,落下了苍劲有力的字体。
  “许久不见,下笔的力度依旧不减当年!”院长朗声一笑打趣道。
  温子萱悄然打量傅老爷子,此时他正笔挺地朝着这边走来,身着中式蓝黑色褂子,脚下一双黑色布鞋,十足的中国味。
  他苍老的脸上横着许多皱纹,细边金色圆框眼镜架在**的鼻梁上,整个人衬托得愈发儒雅斯文。那双审视过众多人的眼眸,此刻正细细打量着温子萱。
  “这就是你们镇院之宝?”傅老爷子笑了笑,笑意却不达眼底。
  “正是,这不带着见见世面。”院长将温子萱推了出来,让她站在两人之间。
  “傅老爷您好,我是温子萱,协助缪院长来为您检查身体。”温子萱谦逊的开口,不卑不亢。
  傅老爷子虽是笑着,但那强大的气场完全无法忽视,她光是维持笑容就已竭尽全力。
  终于,一只手拽住了她的肩膀,使她向后一退,**离了那抹无形的压力。缪院长熟悉的声音传来,“温医生尚且年轻,可顶不住老爷子这么强的气场。”
  傅老爷子朗声一笑,蓦然转过身,“准

Rank: 1

91UID
82606638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2 
最后登录
2019-7-21 
备检查。”
  检查进行得很顺利,整个过程温子萱都有序不紊,动作干净利落,很快就已接近尾声。
  在她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时,傅老爷开了口。
  “速度比以往快了十分钟,效率很好。跟在我身边做私人医生,如何?”
  跟在他身边,意味着时时刻刻见到傅刑宇,温子萱当然想直接拒绝,但毕竟身份有别,她不能贸然开口。
  沉吟片刻,她转过身笑了笑,“傅老爷,这事可不是**。”
  “缪鸿远不是不知趣之人。”

Rank: 1

91UID
82606638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2 
最后登录
2019-7-21 
第6章:你不配叫我名字!
  诺大的书房里,一老一少面面相窥,气氛很是微妙。
  傅老爷子眼眸里写满势在必得的神情,似是他所说之事已是板上定钉,就连那嘴角都若有若无的勾起。
  温子萱不明白他为何如此看中自己,明明两人是第一次见面,若是说傅刑宇的关系,那更是绝无可能。这老头的心思,她猜不透。
  僵持之时,门口响起一阵敲门声,女仆的声音也一同传了进来。
  “老爷,大少和三少回来了,正在大厅等您。”
  “知道了。”傅老爷子脸上顿时露出一抹笑容,他朝着门口一边走,一边说道,“我的提议,温医生可以好好考虑。”
  说罢,他推开门走了出去。
  温子萱抿了抿**,跟上。
  傅浩宇和缪院长坐在沙发上不知攀谈何事,两人时不时露出笑容,气氛颇为融洽。然而坐在单人沙发上的傅刑宇却显得格格不入。他板着一张脸,眉间微微的蹙起,显然有些不耐烦。
  这个家,他根本不想回来,一切的忍耐全然是为了藏在心底的那个人。
  傅刑宇起身正想要离开,却看到了楼梯上正下楼的两人。犀利的目光瞬间落在那抹倩影上,眸色渐深。
  她怎么会在这里?
  他心存疑惑,旋即不动声色的坐下。
  傅浩宇察觉到傅刑宇的反常,随即将目光转向楼梯处,也看到了这一幕,他转过身对着院长温和一笑,“失陪一下。”
  说罢,他便朝着傅老爷子走了过去,顺势扶着老爷子的一只手臂,轻声道,“您小心点。”
  “还是浩宇心里有我,不像某人,回家还需要我让人带回来!”傅老爷子冷哼一声。
  老爷子一番话让傅刑宇眉间的不耐散去,他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淡淡开口,“您有话直说,不用拐弯抹角。”
  “刑宇!怎么跟爷爷说话呢?”傅浩宇呵斥道。
  傅老爷子敲了一下拐杖,板着一张脸,“臭小子,骂的就是你,还不赶紧过来认错!”
  他本没做希望,但傅刑宇真的走了过来。
  这恐怕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傅刑宇每靠近一步,温子萱就会紧张一分,脑海里一片混乱,断断续续上演着医院发生的事,这让她不禁连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
  每当遇上他,她都会手足无措,难持冷静。
  “傅老爷,您的体检报告我们会以邮件方式告知。若是没什么其他事情,就先告辞了。”
  “回去好好考虑。”
  “考虑什么。”傅刑宇来了兴趣。
  温子萱离开的步伐也因此而顿住,她抬起头撞进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眸,而那其中隐隐透着一丝玩味。
  傅老爷子朗声一笑,“让她做傅家私人医生。”
  

Rank: 1

91UID
82606638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2 
最后登录
2019-7-21 
“她?”傅刑宇讽刺一笑,“她有什么本事?”
  “温医生是龙南医院镇院之宝,医术自然高超。这次检查比起以往,省去了十分钟。”傅老爷子眼底闪过些许赞许。
  “镇院之宝?”
  傅刑宇逼近温子萱,欣长的阴影将她团团围住,“你有那么神么?”
  他居然问她!
  今天非要让她看病的是他!现在又来质疑她的能力!
  温子萱暗暗咬牙,面上露出一抹无害的笑容,然后不动声色地按住他的腹部轻轻一推,“医术怎么样可不是**。”
  她很聪明,即拉开了距离又给了他教训。
  腹部传来的痛楚让傅刑宇身体一僵,脸色不禁白了几分,他板着脸冷哼,转而看向傅老爷子。
  “我不同意。”
  “刑宇,你就不能顺着爷爷一次吗?”傅浩宇拧着眉呵斥道。
  “虚伪。”傅邢宇冷笑,“没事别来吵我。”
  说完,他便不管不顾地朝着楼上走去,留下冷漠的背影。
  缪鸿运适时地走了过来,他露出谦和的笑容,“院里还有工作就不多留了,您多注意身体,有情况随时联系。”
  傅老爷子点点头,“高若,送客。”
  ……
  晚宴的桌上摆满美味佳肴,傅刑宇却是提不起半点兴趣,他放下筷子站起身,傅老爷子发了话。
  “这才刚吃饭你就要离开?”
  傅刑宇抬起头对上他温怒的双眼,没有否认。
  “坐下!”
  傅刑宇没有动,表明了态度。
  “刑宇,听爷爷话,快坐下。”傅浩宇开口提醒。
  傅刑宇嘲讽一笑,老爷子的话他都没听,会听傅浩宇的话?
  在他转身之际,看到了最不想见到的男人,他的父亲,傅博瀚。
  男人四十岁模样,眼角已出了些许的细纹,那双看着傅刑宇的眼眸里带着一丝无奈,“刑宇。”
  “你不配叫我的名字!”傅刑宇冷冷开口,眼底写满憎恶。
  傅博瀚身形微怔,眼底的光亮暗淡了不少。他不愿再多言,带着阮娅楠朝着老爷子走去。
  “爸,您身体怎么样?公司那边我已经处理……”
  后面的话傅刑宇没再听,一脸阴沉的朝着房间走去。
  ……
  傅刑宇躺在床上,儿时的记忆不断涌上心头。
  记忆中的母亲总是穿着白色连衣裙,微微上扬的嘴角尽显温柔,就连说话都是轻声细语,婉转动听。
  她是美丽的,亦是完美的。
  他想,母亲在舞台上应该不输给任何人,而她却总是和他窝在一个破旧的木屋里等着谁。
  还记得他每次开口问,母亲都会笑着点点他的鼻尖,“等他来你就知道了。”
  可是他没有等到那个人来,母亲就永远离开了他,就在他的眼

Rank: 1

91UID
82606638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2 
最后登录
2019-7-21 
前。
  记忆总是美好的,现实亦残酷的。
  敲门声不适时的响起,一同传进来的还有傅浩宇的声音,“刑宇,开门。”
  傅刑宇闭上眼,打算不予理会。
  只是傅浩宇就像和他做对般,不停地敲着门。终于,他忍无可忍地打开了门,冷着一张脸。
  “这是爷爷让我给你带的晚饭。”
  “不吃。”
  说完,傅刑宇就要关上门。
  傅浩宇快速用手抵住门,没人的时候,他会卸下所有伪装,眼底染上厌恶的神情,嘴角亦是上扬一抹冷硬的弧度,“你最好乖乖听话,你也不想我去为难那个女医生吧?”
  “与我何关?”

Rank: 1

91UID
82606638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2 
最后登录
2019-7-21 
第7章:自己一个人来!
  傅刑宇说完就欲关上门,只是当他看到傅浩宇盘里的食物时动作微顿,“老爷子让你送来的?”
  “不然呢?”傅浩宇眼底的厌恶加深。
  他向来不喜欢这个后来的弟弟,夺去了父亲太多目光不说,就连公司的股份都要来分一杯羹!
  明明是个私生子!
  傅刑宇不动声色的接了过去,淡漠的看了他一眼,语气微冷,“还有事?”
  “傅刑宇,我警告你,最好认清你自身的位置!”
  傅刑宇冷哼一声,“恼羞成怒?”
  “就凭你?不足与动摇我半分!”
  “找存在感?恕不奉陪。”说完,傅邢宇关上了门。
  他随手将餐盘放在桌上,唇瓣微抿。思考片刻后,播出了那串烂熟于心的号码。
  “喂?你是?”温柔细腻的嗓音传入耳中,傅邢宇眸色渐深。
  他张了张口但却发不出声音,明明近在咫尺,依旧无法靠近。
  温子萱眉头不着痕迹地皱了起来,“若是没什么事,我先挂了。”
  她说完,对方却是先挂断了电话。
  “莫名其妙。”
  温子萱开始着手处理医院的病历,也不知院长抽了什么风,明明到了下班的时间却不让她走,非要把这些病历输入完才可以。
  “温医生,需要帮忙么?”一道低沉温和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循声而望,只见阮星文正唇角带笑的看着她,眼底一片温柔。一件黑衬衫衬得他皮肤白皙,手臂上挂着西装外套,好似要即将外出。
  “你这是工作结束了?”她回以微笑。
  阮星文点点头,唇角的笑容越发柔和,“前段时间那台手术多亏你帮忙才能落得如此清闲,不知能否有幸邀请温医生共进晚餐?”
  “我这边还有些病历没有处理完,恕难从命啊!”温子萱有些惆怅。
  她现在肚子已经快要饿扁了!想要放弃却怕看到院长那张严肃的面孔,她决定还是不去碰逆鳞。
  “无碍,我帮你。”阮星文走到她的身边坐下,拿走一部分病历开始输入。
  整个过程,他的动作形如流水,温子萱根本没来得及阻止。
  “这次帮忙就当请吃饭了。”她笑了笑。
  阮星文不动声色地继续动作,即没有答应也没有反驳。他知道,她不喜欢欠人情,索性由着她去了。
  想约一个人,只要是诚心,那就拥有一万个理由应对。
  他眼角余的光看着那张略带憔悴的小脸,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除了默默的给予帮助,他想不出别的办法。
  从大学第一眼见到她起,他就的心早放在她那,再也收不回来。
  这时,前台的电话铃声响起,温子萱立刻放下手中的文件。
  “喂,这里是陇南

Rank: 1

91UID
82606638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2 
最后登录
2019-7-21 
医院。”
  “救我。”
  充满磁性且熟悉的声音不用说名字,她也知道主人是谁。每当遇见他,她的心总是无法冷静,无法准确思考。
  阮星文察觉到她的不对劲,连忙把电话接了过来,“请说一下您的地址,我们好派车快速赶到。”
  被夺走电话的温子萱全身都在颤抖,满脑子都在想傅邢宇那边出了什么事。
  “先生,请您说一下地址。”阮星文有些着急。
  “你是谁?”傅邢宇语气冰冷。
  “先生我是陇南医院主治医,请您把地址告诉我。听声音,您现在身体很虚弱,需要治疗。”阮星文耐心劝解。
  “让温子萱接电话。”傅邢宇语气不容拒绝。
  阮星文眉头顿时锁紧,他有些轻蔑地开口,“先生我看您是装病来找温医生吧?”
  “让温子萱接电话。”傅邢宇耐着性子再度说了一遍,身体的不适越加强烈。
  阮星文透过声音能感受到男子很是虚弱,为了不影响进一步抢救,他只能把电话转交给温子萱。
  “子萱,这位病人坚持让你接电话,先把地址问出来吧。”
  温子萱颤抖着双手拿起电话放在耳边,用着尽量平稳的口吻问道,“你怎么了?”
  “辣椒过敏。”傅邢宇忍不住咳嗽一声。
  她先是一愣,咬着牙说道,“你这是明知故犯!”
  还记得高中时,她见傅邢宇没有吃午餐,把自己点的一份辣味手抓饼送给他。等他吃过以后就进了医院,他的家人为了寻找凶手,弄得轩然大波。
  那时,他将她保护得很好,无论长辈怎么问讯,他都没有说出来。
  那时,她以为,他是喜欢她的。
  但直到后来,她却从他朋友口中得知,他只是想得到家里人的关心。
  她根本就是被利用的棋子。
  傅邢宇冷笑的声音使她缓回神,“自己一个人来。”
  说完,他就直接挂断了电话,要多任性有多任性!
  温子萱将电话放回原位,木讷地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阮星文一把将她拦住,他握住她的手腕,清楚的感觉到那颤抖的身体。
  她在害怕,因为一个病人。
  “子萱,你这个状态不适合自己一个人去出诊,我陪你一起吧。”
  出于私心,他也想见见那个能让她失去冷静的男人究竟是谁。
  “不了,他让我一个人。”
  温子萱低声拒绝,她拂去手腕上的大手,朝着外面走去。
  阮星文看着那抹渐渐离去的身影,手不自觉收紧。
  他能感受到她明显的抗拒,那个男人,他格外在意!
  随手拿出手机,拨通号码。
  “阮总,您有何吩咐?”
  “陇南医院六点四十二分打来的电话,查清来电者身份。”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