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6 | 浏览:302|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萌宝驾临:总裁爹地轻点宠 - 豆沫--91原创首发正版文 ...

Rank: 1

91UID
82606638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2 
最后登录
2019-7-21 
各位好,第一次在这里发文,希望各位能喜欢
正文可以在91书城里搜索到,大家可以多多点赞哟


书名:《萌宝驾临:总裁爹地轻点宠》
作者:豆沫
萌宝驾临:总裁爹地轻点宠.jpg




文案:
傅总一时傲娇爽,追妻长路漫漫。
“哎哟,叔叔怎么和我长得这么像?”温墨辰眼底闪着光。
“我儿子。”
“瞎说,妈咪说我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温墨辰一把推开傅刑宇,转身扑到温子萱的怀里。                       
温子萱抱起奶娃转身就跑,却被傅刑宇一手捞进了怀里:“别闹了,回家吧。”




内容标签:总裁、甜宠、久别重逢、宝宝

关键词:傅刑宇、温子萱





第1章:这人我不医
  “眼罩给她摘了。”
  男子冷漠的声音过后,温子萱感觉眼前一亮,正对着她的床上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
  他俊美的容颜很是苍白,额前布满细密的汗珠,英气的眉头此刻也因痛楚紧皱着。曾经那双深沉的眼也因虚弱而无力睁开,奄奄一息的模样。
  他快死了,这一认知在她脑海闪过后,视线便转向不远处的男人身上。
  “你们一大早把我抓来做什么,我又不会看病。”
  男人上前一把扼住温子萱喉咙,“龙南医院外科医生一把手居然说自己不会看病?谁会相信?”
  “你们抓错人了。”她眼睛眨都不眨的说着胡话。
  出于私心,她并不打算救他。
  “识相点!”
  男子说完,放在温子萱脖子上的大手不断收紧,窒息的感觉越加强烈。
  她快要晕过去了,在这一念头闪过的瞬间,男子就松开了手。
  新鲜的空气重归于反,剧烈的咳嗽使得她眼里涌出泪水,朦胧间,一台笔记本电脑出现在她的面前。
  温子萱抹掉泪水,视线渐渐变得清晰。
  视频里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背着书包站在幼儿园门口四处张望,不远处走来一位黑衣男子,画面到这戛然而止。
  她心头一震,不动声色地问道,“给我看这个做什么?”
  “别装傻,他跟你关系不一般吧。”男人露出阴冷的笑。
  岂止不一般?
  那就是她儿子。
  这件事她隐藏得很深,就连亲近的人都没告诉,这些人又是怎么发现的?
  温子萱心思一沉,故作平静道,“小孩子这么多,随便给我看一个就和我有关系,未免有些牵强。”
  尽管她展现的毫不在意,但那微微轻颤的手已经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
  “那既然如此,他怎么样也无所谓了。”
  温子萱手顿时收紧,“你们想做什么?”
  男人没有应答反而拨通了电话,直截了当的开口,“把那孩子抓起来!”
  开了免提的电话顿时传来孩子挣扎的声音。
  “叔叔你忽然之间做什么啊?”
  “疼死我了!轻点啊!”
  温子萱慌了神,她一边挣扎起身想要抢夺男人的手机,一边急迫地呼喊,“辰辰!”
  很快,小奶音回应了一句,“妈咪?你在哪里?”
  她还未来得及说什么,电话就被男人掐断。
  “别伤害他!”温子萱愤怒地看着他。
  她儿子向来不是轻易喊疼的孩子,如今却亲耳听到他的哭喊,难以自持冷静。
  “现在愿意治病了吧?”男人冷笑。
  赤裸裸的威胁!
  “我现在还有选择的余地吗?”温子萱嘲讽开口。
  ……
  桌上已摆满医疗

Rank: 1

91UID
82606638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2 
最后登录
2019-7-21 
用品,温子萱极为不情愿的消毒好双手来到病床前,她目光落在那张即便苍白却也挡不住俊美的脸上,久久不能回神。
  五年的再次相见没想到会是这种方式,物是人亦非,他们的缘分已尽,再无可能。
  温子萱收回思绪,她熟练地打开傅邢宇身上的绷带,鲜血顺着肌肤直流,晕染了整块纱布,最终滴落在地。
  他伤在腹部,很明显的两处枪伤,周围皮肤有部分坏死,需要马上使用清创术。
  “麻药。”她沉声吩咐。
  谁知本应无法应答的傅刑宇突然出声,“不用。”
  不容拒绝的语气与温子萱遇到他时,丝毫未变,这不禁让她动作有所停顿,而男人也趁着这个空挡睁开眼。
  “温子萱?”傅邢宇拧着眉开口,虚弱的语气透着一丝不确定。
  温子萱手一抖,镊子掉到了地上响起清脆的声音。
  那慌张的样子一如既往,傅刑宇确信了自己的猜想,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就感觉手臂传来刺痛的感觉,头开始昏昏沉沉。
  “给你治完病,我自会忘记今天发生的一切。”温子萱嘲讽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入他的耳中。
  她看着傅刑宇渐渐合上的双眼,嘴角嘲讽的笑愈加深邃。
  这曾是他告诉她的话,她一直记在心里而且履行的很好,这五年来,即便他们曾擦肩而过也权当素未谋面,冷漠的如同两个陌生人。
  那句话如同一道鸿沟横在两人之间,谁都不曾想过要跨越。
  温子萱见他沉沉睡去,这才重新处理伤口,速度明显要比之前快上许多,她怕他再度睁开眼,怕看到那双深沉的眼,更怕他看出她眼中的哀痛。
  决定好不再有所联系,那就要断的彻底,藕断丝连只会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她深知这个道理,所以才会忘记得一干二净,连点念想都未曾留下。
  唯一的意外就是那个孩子吧……
  处理好伤口后,男人再度将温子萱的眼睛蒙上,带离房间。
  “该怎么做,温小姐应该不需要我多言吧!”
  温子萱冷哼,“你们最好履行承诺!”
  “放心,他已经回了家,安全得很!”
  ……
  回到家,温子萱看到儿子好好的坐在沙发上,目光直勾勾地看着电视,时不时还露出一抹笑容,煞是可爱。
  失而复得的感觉使得她眼中顿时蓄满泪水,马不停蹄的就朝着那个小身影扑了过去,紧紧将他抱在怀里。
  “妈咪,你是要谋杀亲生儿子嘛?”怀里的人儿忍不住抗议。
  妈咪怎么刚回来就抱紧他?就连身子都是颤抖着。
  温子萱感受着儿子软软小小的身子,那颗慌张的心才慢慢安定下来,她忍住鼻尖的酸涩松开了他。
  “墨辰告诉妈咪,有

Rank: 1

91UID
82606638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2 
最后登录
2019-7-21 
没有哪里受伤?”
  “受伤?”温墨辰疑惑地看着她,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妈咪是说今天下午打电话的事情吗?”
  温子萱点点头,并开始掀开他的衣服查看情况。
  突如其来的动作可把温墨辰吓了一跳,他连忙按住妈咪那只大手,“妈咪!你怎么掀男孩子衣服?”
  今天老师还和他们讲男女授受不亲,他可是乖宝宝,很听话的!
  “你身上还有哪一块没有被我看过?”温子萱平静地开口,手上的动作依旧不停。
  下午打电话的时候还喊疼,现在却跟个没事人一样?

Rank: 1

91UID
82606638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2 
最后登录
2019-7-21 
第2章:逼上绝路
  温墨辰小脸顿时一红,小声嘀咕道,“小时候的事情就不要提了嘛。”
  他那时候什么事都不懂,看了就看了吧……
  说话期间温子萱已经检查完毕,这小子身上一点伤都没有,**白白嫩嫩摸起来很光滑。
  “臭小子,给我说清楚今天下午怎么回事?”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有些郁闷。
  她有种预感,被耍了。
  一提到今天下午的事情,温墨辰立马关掉电视身子坐直,扬起颇为自豪的笑容,“怎么样?我演技不错吧?”
  她果然被耍了!
  温子萱眯着眼,嘴角扯着意味不明的笑容看着自家儿子,咬牙切齿地开口,“演的是不错呢!”
  连她这个老妈都能给唬住,演技可真是不赖呢!
  “是吧是吧!当时妈咪那着急的声音,我差点忍不住要笑场了!”温墨辰摸着下巴,美滋滋地笑道。
  他甚至都把以后站在舞台上领小金人奖的说辞都想好了!
  只是这白日梦还没做长,他就被痛楚拉回了现实。
  妈咪正用拳头揉他的头!
  “啊啊啊!疼死啦!妈咪你快放开我!”温墨辰剧烈的挣扎,只可惜他依旧没能逃出魔爪。
  “臭小子!你知道你把妈咪害得有多惨吗?”温子萱心里憋屈得厉害。
  本以为这小子被抓受了苦,她担心得厉害,只能被迫给傅邢宇治病!到头来,全是这小子和别人串通好来糊弄她的!
  怎么能不生气!
  温子萱越想越生气,手劲用得越来越大,弄得温墨辰嗷嗷直叫。
  “妈咪,我错了,我再也不敢骗你了!”
  “妈咪!你再这么揉下去就再也见不到这么帅的儿子了!”
  “妈咪!我这还不是为了想让你轻松一点!”
  终于,温墨辰说出了实情。
  温子萱顿住了动作,一把将他转过身,认真地望着那双眼,“把话说清楚。”
  “我……”温墨辰吞吞吐吐,目光闪躲。
  他此时恨不得咬断自己的**!一不小心触碰到妈咪的底线了!
  “温墨辰,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性。”温子萱沉声开口。
  温墨辰紧张的抿了抿唇,往往只要妈咪叫他的全名,就代表她已经在生气的边缘。
  “我……就是想帮你分担一下经济压力嘛!”他笑了笑,依旧不敢看她的眼睛。
  他的妈咪很要强,从不在外人面前示弱。
  “妈咪少你吃少你穿了吗?需要你去抛头露面为我赚钱?”
  温子萱语气很重,温墨辰整个人都愣在那里。
  他不过是想帮忙分担压力,怎么会换来妈咪这么沉重的话语?
  抛头露面虽然听不太懂,但直觉告诉他不是什么好的词汇。
  温墨辰只觉鼻尖酸得

Rank: 1

91UID
82606638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2 
最后登录
2019-7-21 
厉害,不知不觉间眼里便蓄满了泪水,无声地落下诉说他心里的难过。
  泪水明明是温热的,她却觉烫得厉害,下意识地捧着儿子的小脸,用着指腹轻轻抹去他眼角的泪水。
  “对不起,妈咪不该说这么重的话。”
  温墨辰吸了吸鼻子,委屈地扑在她的怀里,小手忍不住揪着她的衣服,“妈咪是不是不喜欢墨辰了?”
  “怎么会?这世界上没有人能比你更重要。”温子萱放柔语气,满满的心疼。
  她环顾四周,不禁露出一抹苦笑。
  不足四十平方米的出租房,家具都已经年久失修,唯一看得过去的就只剩下这个沙发,生活确实过得有些紧迫。
  即便如此,她也从未让儿子过得半点不好,但凡对他有益的东西,即便价格昂贵,她都会双手奉上。
  如果不拒绝那个人,或许这一切会有所不同吧。
  “墨辰,你后悔降生到我身边么。”温子萱抱紧怀里的人儿,沉声问道。
  温墨辰早在妈咪安慰他的时候气已经消了,敏感的他很快就察觉到妈咪的不同,反而更加用力抱紧她。
  “不后悔。”他说的很坚定。
  温子萱听到他的回答,会心一笑。
  “我爱你。”
  下午,母子俩开始收拾东西。
  傅邢宇既然可以找到温墨辰,想必再找到这里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接触,温子萱必须要带他离开。
  温子萱站在门口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心里很是不舍。
  这个不大不小的家,已有了五年的感情,如今离开,不知何时还能再回来。
  “走吧。”她关好门牵着温墨辰离开。
  只要有儿子在,哪里都是家。
  温子萱带着儿子到机场取票时,却遭到了乘务人员的阻拦。
  空姐先是深鞠躬,再起身道歉,“不好意思,您不能搭乘此次航班。”
  “为什么?”温子萱拧着眉。
  “网络售票的问题,座位数超出实际数,您和孩子的票不能作数。”空姐说完再度鞠躬,态度很是谦和。
  “未免也太荒唐了!”温子萱咬着牙开口。
  位置定的是中间区域,就他们的票作废!怎么可能这么巧合!
  “很抱歉,这确实是我们的疏忽。”空姐低着头,眼睛始终不敢与她对视,好似怕她发觉什么。
  温子萱攥紧手,妥协了一步,“既然如此,那就给我们换航班。”
  她有种预感还会再被拒绝。
  果不其然,空姐再度歉意的找了个借口,“很抱歉,除了这趟航班外其余的票都已经被售空。”
  总之不让他们离开就是了,能做到这些的除了傅邢宇,她想不出第二个人。
  与此同时,衣兜里的手机响起,温子萱的心不由颤了一下,

Rank: 1

91UID
82606638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2 
最后登录
2019-7-21 
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电话是房东打过来的,大概的意思是有更高价的客人定了房,他把房租给了别人。
  挂了电话,温子萱不由嘲讽的笑了起来。
  傅邢宇做这些无非是让她主动去找他,当年,她离开,他亦是用了这样的方法。
  把她逼上绝路!除了他别无选择!
  “妈咪,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啊?”温墨辰柔软的嗓音拉回了温子萱的思绪。
  她蹲下身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语气很是温柔的问他,“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游乐园!”
  “好。”
  难得有空,她当然是选择陪儿子!

Rank: 1

91UID
82606638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2 
最后登录
2019-7-21 
第3章:离别的苦
  游乐园之旅,温子萱始终有些心不在焉,好几次都没有回答小墨辰的问题,惹得他心情亦是很不好。
  “妈咪,你到底怎么啦?”温墨辰咬着吸管尝试再一次沟通。
  “啊!”温子萱回了神,略带歉意的看着他,“墨辰,你喜欢清涵干妈么?”
  听了妈咪的话,温墨辰脑海中不禁闪过一张灵动的小脸,令他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她总是有许多零食。若说喜欢,或许这是加分点吧……
  他点点头,疑惑的看着妈咪,不知她问这件事做什么。
  “妈咪把你送到干妈那里待几天好不好?”
  “不好。”温墨辰想都没想就拒绝。
  喜欢归喜欢,一起生活就另当别论了。
  只是当他看到妈咪眼中的失落,秀气的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起来,“去住几天也不是不可以啦……”
  “真的吗!太好了!”温子萱攥住儿子的小手,信誓旦旦的承诺道,“妈咪一定会尽早把你接回来!”
  尽早?
  难道意味着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妈咪?他顿时有种被坑的感觉!
  ……
  温子萱带着温墨辰来到了柏清涵家,一进门,浓郁的药草味便扑面而来,很是呛鼻。
  “不好意思,刚从温岛弄来一批药草,正研究着还没来得及给屋子散味。”柏清涵推了一下眼镜。
  温子萱笑了笑,“不碍事。你还和原来一样,总是穿着个白大褂带着黑框眼镜。”
  她语气充满着无奈,记得第一次相遇,柏清涵就是这副装扮,当时还以为是名老师,后来误会解除后,两人慢慢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挚友。
  “墨辰,还愣在那干嘛,叫干妈。”温子萱扯了扯儿子的小手,轻声道。
  “干妈。”
  柏清涵笑了笑,扔给他一包薯片,“吃吧。”
  温墨辰抱着薯片轻车熟路的走进一间房,并关好门。
  两人看着他的举动不禁相视一笑,均是有些无奈。
  “这次打算把他留在多长时间?”柏清涵摘下眼镜,露出一双清澈的眼眸。
  每当温子萱看到她的双眼,心就不自觉安定下来,“不清楚。”
  在傅邢宇这颗**稳定下来之前,她可能都不会和儿子有接触,每当意识到这件事,脸上就会浮现愁容,许久都难以散去。
  离别的苦总会难以下咽,不能相见的苦更是难熬至极。
  “墨辰不小了,你该去多了解他的感受。”柏清涵出声提醒。
  这已经不是温子萱第一次离开温墨辰,两人的关系若是再继续下去,可能感情就会变了质。
  温子萱何尝不想陪在儿子身边度过他的童年?
  只是一想到傅邢宇会将他夺走,她除了把他藏好外别无选择。
  温子萱的手

Rank: 1

91UID
82606638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2 
最后登录
2019-7-21 
握紧又松开,坚定的抬起头,“清涵,我会尽量抽空来看墨辰,在此期间就麻烦你了。”
  “好。”柏清涵点头答应。
  “那我先走了,还有些事。”
  “嗯。”
  温子萱离开后,温墨辰推开了房间的门,他看着刚转过身的柏清涵抿了抿唇。
  “你妈咪刚走。”
  温墨辰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我知道。”
  柏清涵心思一沉,来到他的面前蹲下,“为什么不送送她?”
  温墨辰鼻尖一酸,咬着唇瓣,“不想……让妈咪为难。”
  其实,他好想拉住妈咪的手,大声告诉她,不要走,不要留他一个人。只是他的坚强,不允许他开口挽留。
  恍惚间,他感觉自己被扯进了一个带着药香的怀抱,轻灵温柔地嗓音在耳边响起,“想哭就哭出来吧,你还是个孩子。”
  温暖的话语深深触动了他幼小的心灵,他埋在柏清涵的怀里低低抽噎,任由情绪发泄。
  他还是个孩子,不该承受这些离别的苦涩,只要快乐就好。
  ……
  温子萱放在衣兜里的手机响了,是院长的来电。她一边拦着车,一边按下接听键。
  “喂?温医生吗?赶紧回医院!”
  “好。”温子萱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龙南医院在一个繁华路段,距离柏清涵家不是很远,五分钟的车程。
  温子萱下了车就直奔抢救室,一般院长给她打电话都是危重病人,她不敢有丝毫的耽搁。
  只是她刚换上白大褂,更衣室的门就被打开,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温医生,院长让您直接去502病房。”
  温子萱绑头发的动作微顿,她转过身。一位护士站在门口。她脸圆圆的,留着干练的短发叫李秋蝶。
  “VIP病房不都是崔医生在管理?”温子萱眉头微皱。
  “我也不太清楚。若是没什么事,我先去忙了。”
  “去吧。”
  温子萱即便心有怀疑,却还是听话的来到502病房。
  502病房位于龙南医院的顶层,占地面积约一层楼那么大,里面设施齐全宛如五星酒店,巨大的落地窗可以将市区大部分尽收眼底,能住在这里的人,均是非富即贵。
  电梯门刚开,温子萱就看到两个黑衣人站在病房门口,脸上均带着墨镜,一副冰冷模样。
  “你不能进去。”
  她抿了抿唇拿出衣兜的手机,发了一条讯息给院长,不出十分钟,里面走出来一位老者。苍老的面孔,带着细框眼镜,正是院长,缪鸿远。
  “温医生,切记千万不要惹怒里面的人。”
  “崔医生呢?”温子萱问道。
  “崔医生有她的事情要忙,你进去吧。”多的话缪鸿远没说,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递给她

Rank: 1

91UID
82606638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2 
最后登录
2019-7-21 
意味深长的目光。
  温子萱拧着眉,沉吟片刻,走了进去。
  “温小姐,我们又见面了。”男人冷漠而熟悉的声音再度响起。
  温子萱顺着声而望过,果真看到上次绑架她的男人!与此同时,她也明白里面的病人是谁了。
  她转身就要离开,男人自然不会让她如愿。他一把扣住她的肩,“温医生,院长是怎么交代你的?”
  不要惹怒里面的人!
  又开始赤裸裸的威胁!
  “呵,我可以辞职。”温子萱冷漠道。
  她的话让男人有一瞬间的愣住,就在这时,病房里传来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
  “沈萧,带她进来。”

Rank: 1

91UID
82606638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2 
最后登录
2019-7-21 
第4章:担心他
  “温医生,多有得罪还望海涵。”沈潇笑着说完,弯腰将温子萱扛在肩上朝着里屋走去。
  毫无征兆的举动吓得她立刻惊呼了一声,随即拼命挣扎着想要下来,嘴里始终呼喊着放她下来的话语。
  女子的力气岂能敌过男人?她终是毫无脾气地被他带到了傅邢宇面前。
  沈潇将她扔在沙发上,对着床上的男人恭敬开口,“傅总,我就在门外,您有事可以直接唤我。”
  “嗯。”傅邢宇应了一声,目光淡淡地落在温子萱因怒意而泛红的小脸上,眸色渐深。
  沈潇离开后,温子萱怒瞪着床上慵懒的男人,俊美的容颜,五官立体,一套病号服套在他身上,并未显得病态反而衬托得愈发随和。那双漆黑的眼眸宛若黑洞,仅是一眼,就要将人吸进去般!
  “你把我抓进来做什么?”她移开视线,没好气地问他。
  傅邢宇没有应答,反而抬起修长的手指轻点桌面,发出哒哒哒的声响。
  静谧的房间,敲打声规律地响着,一下一下,宛如敲在温子萱心上。
  良久,她终是忍得不耐烦,倏的起身,“没事我先……”
  “换药。”傅邢宇嗓音低沉得迷人,隐隐带着一丝沙哑。
  “这是护士的工作。”
  傅邢宇没有理会她的抗拒,自顾自地解开衣扣,褪去上衣。
  松散的衣服下,古铜色的**展露,雕塑般健美的线条勾勒出浅浅的腹肌,伴着呼吸,斜方肌与锁骨嵌下了临近完美的角度。
  傅刑宇掀了掀眸,望着眼前转身欲走的女人,眸中多了几分阴鸷。
  忽而直起了身子,纯白无褶的衬衣全然褪下,他踏着大步,一把将女人拉到眼前。
  温子萱紧锁着眉头,眸光却落在了男人精窄的腰间。
  嘶!
  腰侧经络微凸,纵是厚厚的纱布缠绕着,却还是有大片的鲜红肆意绽放,惊心怵目!
  明明不久前她亲手换的药,没几日的功夫,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你这……”
  傅邢宇伸出食指抵住温子萱的**,“换药吧。”
  他语气带着一丝疲倦,脸色更是有些苍白。
  蓦地,温子萱咬咬牙终是妥协,她小心翼翼地揭开了层层的纱布,浓重的血腥味悄然钻入鼻内。
  伤口十分狰狞,翻开的白肉被血红渲染,**与淤紫漫布伤口周围,她细量一番,却了愣怔半分。
  她昂起头却惊觉,逆着光,男人隐匿在阴暗中,刀削般精致的面庞没有丝毫表情,冷冽的仿佛能让气氛降温。
  她硬是生生地看了良久。
  “感染了。”语气中的颤抖是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
  傅邢宇薄唇紧抿,看向她的目光依旧平静无波,好似身上这样严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