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9 | 浏览:376|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岂曰情深,奈何缘浅 - 孔阳

Rank: 1

91UID
9980693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6章 争执

“意思是,我要背负着自已没有做过的事情,一辈子被你们冤枉是吗?”我再度笑出了声。
    “你还狡辩?!”
    “我狡辩!我当时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怎么给她下毒?”我再次解释,还能他报有一线希望。
    “那个护士明明看到是你,安琳还一心给你解释。”
    “一个护士,她说的就是事实,而我,你永远都不相信。顾远,是你后来告诉我,你爱上了我,所以,才要跟我在一起。但你从来不肯相信我,在你眼里,只有安琳才是你的白月光。”我敛下眼眸,试图来掩饰我的伤心。
    “你到底在胡言乱语什么?”顾远恼怒的放开我。
    “这件事情,我自已会查清楚,不劳顾总费心。也请顾总记住,我爱你,但这并不代表,我要失去自尊,承受委屈,变成一个只靠你的爱才能活下去的可怜虫。”我挥开他的手,慢慢的躺了下去。
    床铺上还带着我熟悉的香气,但蒙着厚厚被子的我,还是感觉寒冷。
    我闭上眼睛,但感觉到顾远并没有离开,久到我已经迷糊的睡着,然后,我感觉到一只大手,轻轻落在我的脸颊上,温柔而温暖。
    是顾远吗?
    我迷糊的想着,但在梦里,我都嘲笑自已,怎么可能?顾远恨我还来不及,温暖?这都是妄想。
    我这样想着,渐渐沉入梦乡。
    第二天早晨,我睡到自然醒。
    洗漱之后,我开了衣柜想找自己的衣服,却发现原来的衣服,全部都肥到没法穿,只好找了一身居家服,先套上。
    等到了楼下,发现兰姐正在客厅等我。
    同在客厅的,还有顾远,和我父亲那一家子人。
    丁管家正为难的看着兰姐,似乎是不知道怎么安排她好。
    “她是我请回来的,在康复院里,兰姐对我照料的非常周到,我请她继续回来照顾我。”我边下楼,边说。
    “是……可……太太……”丁管家看了我一眼,又去看顾远。
    “怎么?连请个佣人的事情,我已经决定不了了吗?”我冷笑一声。
    “不不,不是的!”丁管家赶紧摇头。
    “照太太的意思做。”顾远喝完手里的咖啡,抬头说。
    “是!”丁管家低头答应,带着兰姐下去。
    “盈盈,你快来坐,吃早餐了。”周芳殷勤的上前。
    我正眼都没瞧她,自己坐到了餐桌前。
    安常山给我推来一碗粥,他看着我,脸上还是严肃的模样,但口中却说:“喝点粥吧,你瘦了……”
    “我不能喝!”我冷淡的说。
    安常山的

Rank: 1

91UID
9980693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手尴尬的推到一半,又停下。
    “李婶,帮我煮碗白水面,什么调料都不要加。”我叫了厨娘一声。
    “好的。”李婶点头。
    顾远抬眼看看我,说:“我会请个营养师过来,专门给你配餐。”
    “谢谢。”我应声道。
    顾远似乎对我的冷淡十分不满,他看了我一眼,我本以为他又要发火,不料他却说:“吃完早饭,我带你去买衣服。”
    “是啊,姐姐,你的衣服,都旧了,也应该买新的,我陪你去选。”安琳赶紧接话。

Rank: 1

91UID
9980693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7章 早餐闹事

安琳确实是个合格的心机婊。
    她明白往哪里戳我,我就一定会爆。
    像是这种我跟我老公出门,她硬要装娇柔扮可怜来插一脚的事儿,从我和顾远在一起后,就没少上演。
    以往这种时候,我早就什么难听的话都冒出来,对她一顿骂,然后就在顾远心里留下个我心胸狭窄,脾气恶劣,难相处。反衬她善良温柔有如一朵出水芙蓉。
    但这一次,我不是回来跟她耍脾气的。
    我要知道,到底是谁害了我的孩子,还差点要了我的命。
    所以,我不仅没有爆发,就连正眼都没给安琳一个。
    反倒是顾远,听了她这话,正用那双深沉的看不出情绪的眼眸盯着我,似乎对我过分平静的反应,有些惊讶,在等着看我在什么时候爆发。
    我微微一笑,做了个让顾远绝对想不到的举动,伸手就端起了他的咖啡杯,放到嘴边就要喝。
    结果,杯沿还没沾唇,杯子就被顾远夺了回去。
    “胡闹什么?咖啡是你能喝的嘛!”顾远重重将咖啡杯放下,一声响,惊坏了等着看热闹的周芳安琳母女。
    “看来,这一年,兰苑确实变成了一个没规矩的地方。”我冷笑,扫过一圈管家女佣们,我能看到他们在被目光扫过时,明显的紧张。“我在这里坐了这么久,居然连一杯水都没有人给我送上来。大概是忘记了,这处兰苑本属于我安盈,安家唯一的大小姐!”
    我这句话一出,安琳立刻发出了一声惊呼。
    我面带微笑看着她,脸上又出现了那种“你怎么能这样伤害我”“你冷酷你无情你无理取闹”的经典表情。
    顾远握着报纸的手一紧,他神色却有说不出的复杂。
    我一年未归,不出现不代表就可以被忽略。
    他们四人在桌上被佣人们殷勤倍致的照顾用餐,而我坐到桌旁至今,连一杯水都没有人给我送上来。
    这是已经习惯了的无视。
    大概是顾远很想开口维护安琳,又觉得这件事情也确实是佣人们对我的怠慢,所以我的话听着刺耳,却也无法反驳。
    倒是周芳反应很快,立刻骂道:“你们这群人,眼睛是不是瞎了,大小姐在这里坐着,你们都看不到吗?还不给大小姐倒水。”
    这话说的,活活像是她才是这个家的老太后。
    在餐厅服侍用餐的两个女佣赶紧动了起来,为我端了杯温开水,放到我的跟前。
    我看一眼那杯子,心头火起,竟然给我用客人用的玻璃水杯。
    而安琳眼前却分明摆着我结婚时专门为顾远做的情侣餐具。

Rank: 1

91UID
9980693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你们两个,是新来的?”我微笑,口气温和。
    两个女孩被我吓得瑟瑟发抖,赶紧点头。
    “盈盈,水都已经给你倒了,跟两个员工发什么脾气。你的这个性子,真的是应该改改了。”安常山立刻阻止了我。
    “怎么,爸,有两张生面孔突然出现在我的家里,我不能问一问吗?”我冷笑,直接怼回去。

Rank: 1

91UID
9980693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8章 演技

安常山气红了脸,我还真担心,他别爆了血管。这么尖酸刻薄的我,他大概也好久没见了。
    “是,大小姐,我们来了不到一年。”一个女孩见情形不妙,赶紧磕磕巴巴给我解释。
    “哦,是谁请你们来的?”我又问。
    “是,二小姐。”女孩头垂的更低。
    “所以,你们就可以不知道这个家真正的主子是谁,对吗?”我笑了起来。
    “盈盈,当时安琳中毒,刚刚出院,身体不好,我让她带两个人过来照顾她。”顾远突然插了一句,他看着我,意思很明确,让我适可而止,否则就别怪他又要提起我犯下的罪。
    我突然红了眼圈儿,两行泪立刻滑下。
    这可把在座的几位,都哭懵了。
    “我九死一生的回来,不是来受别人的侮辱!”我站起身,走到了安琳身边。
    在她防备惊恐的看着我时,我突然抓起她眼前的盘子,翻过来,煎蛋面包全部都掉到了她的身上。
    “啊!”安琳尖叫着跳了起来。
    “安盈,你干什么!”顾远忍无可忍,拍桌而起。
    “你给我看清楚,这里写着我的名字!”我举着盘子,背面印着顾远安盈新婚纪念。
    顾远的怒火没发出来,他大概都已经不记得这套餐具对我的意义。
    “盈盈,不就是一个盘子,可能是拿错了,也可能是……”安常山还是要起来维护安琳。
    “错了?如果称呼也错了,她是不是就成了顾太太?”我流着泪,盯着顾远,看着他眼里升起的不悦,却又悄悄褪去,升起了一抹无奈和疲惫。
    是了,他一定觉得自已很无辜,自已解释的累了。
    可是,身为一个男人,他娶了妻子,不选择与自己的前女友老死不想往来,还处处关怀、处处维护,让做妻子的我应该怎么去想。
    “姐姐,你不要生气,我真的跟顾远哥已经没有什么了。姐姐,既然您跟顾远哥已经在一起了,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破坏你们的感情啊。姐姐,我知道你生气,但是你不要这样对爸,也不要这样对顾远哥,你可以打我骂我,你以前怎么对待我都没有关系。姐……”安琳立刻哭了起来,她扑上来就抓我的手,简直是楚楚可怜。
    可是,她手刚刚碰到我,我就猛得向后一倒,直接摔在了地上。
    安琳吓呆了,她大概活了这辈子,都没有想到,她那种一堆就倒的柔弱技术,我居然抢先用了。
    盘子摔的四分五裂,我坐在地上,手掌被割破出血。
    我都能想到,我这时的可怜模样,受了伤,虚弱的坐在地上,还哭的梨花带

Rank: 1

91UID
9980693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雨。
    “盈盈!”顾远一步冲过来,一把将我抱起,小心翼翼放在自已的椅子上。
    我愣愣的望着他,觉得他的关怀不似作伪。
    又立刻提醒自己不能信。
    “你看,我现在的身体,连人碰一下,我都经不住。我为什么还要活着?如果让我能选择,我宁愿当初保住我的孩子,拿我的命,去换我的孩子!”我声音凄楚,这次却是真的伤心。

Rank: 1

91UID
9980693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9章 愧意?

我得装做眼神空洞,其实是细细观察这些人的表情。
    在我提到孩子时,顾远眼中划过一丝痛楚,想必这也是真的,虎毒不食子,何况顾远一向以来的作风是雷厉风行,却并非阴狠毒辣。
    我的父亲安常山也是手抚胸口,面容凄苦,那也是他的亲外孙。
    倒是安琳和周芳的神情值得玩味,一个一闪而过一丝慌乱,另一个目中流露几分阴狠。
    顾远一语不发,丁管家忙递来了医药箱,顾远拿着纱布和消毒药水,为我手上的伤口消毒,给我小心的包扎了起来。
    我明显的看到了安琳眼中的不甘与嫉妒。
    心情愉快!
    “你们两个,明天不用来上班了。”顾远头也没抬。
    “顾先生,太小姐,我们错了,原谅我们一次吧!”两个女孩吓坏了。
    “顾远哥,她们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原谅他们一次吧。”安琳也赶紧帮着求情。
    我眼光一闪,安琳的不会只为了在顾远面前表示下自己的宽容善良,这两个人看来没有那么简单。
    “算了,既然是你安琳找来的人,我给你个面子。你们两个可以留下。”我突然开口。
    “谢谢安琳小姐,谢谢大小姐。”两个女孩不住朝我鞠躬。
    “的确,是得好好谢谢安琳小姐!”我立刻挑出了刺儿。
    两个小姑娘似乎是给我吓的够呛,又忙着改口来谢我。
    经过这么一番闹剧,我倒是心情舒畅,稳稳当当坐在椅子上,开始吃白水煮面。
    而我手上还刚刚缠了纱布,并不方便,吃了没两口,顾远就接过了我手上的筷子,开始喂我。
    我起初闪躲了一下,因为这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我们恋爱到结婚这么多年,他还真从来没有喂我吃过东西。
    然后,我就看到了父亲安常山带着些感动的眼神,还有佣人们羡慕的神情。
    我突然明白,这应该又是顾远做给人看的吧?
    现在不是人人都在夸顾远对恶行累累的病妻,依然不离不弃,深情让人感动吗?
    看来,顾远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演技派。
    不过,对我来说,能享受顾远的关怀,就算认为是假的,我心里还是觉得暖。
    没办法,就算是再多疑点摆在我的面前,我还是爱他,就像是中了毒,死都戒不掉。
    我什么都没有说,就配合着一口一口吃完碗里的面。
    安琳在看到顾远喂我时,脸色一时青一时白,终于忍不住,说了句要回房换衣服。
    而且那目光还一直停在顾远的身上,大概若放在平日里,顾远早就得对刚刚受了

Rank: 1

91UID
9980693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委屈的她关怀倍致,可这会儿,顾远只顾着喂我,根本就没有理她。
    当然,有了这么一出闹剧,安琳脸再大,也不好意思挤在我们夫妻之间,一起去逛街买衣服。
    顾远开车载我去了静如的服装店。
    静如是城里最好的服装设计师,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在康复病院的日子里,只有她每周探望我一次,雷打不动,即便连顾远和我的父亲都指控我是凶手,她却一直相信我。

Rank: 1

91UID
9980693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0章 回公司

在看到是我走进她的店时,静如呆了三秒,然后才冲过来,紧紧拥抱住我,一瞬间,我就感觉到她的眼泪滴在了我的脖颈间。
    “哭什么?我又没死。”我笑了。
    “你闭嘴!胡说八道些什么不吉利的话?”静如红着眼睛,凶巴巴的瞪着我。
    我笑她眼睛红的像是兔子一样,她也没有不高兴,直接扯着我就去试衣服。
    然后,像是刚刚看到顾远一样,没好气的打了个招呼。
    顾远并没跟她计较,他就安静的坐在贵宾室里,一点也不烦,居然还给我试的新衣提些意见。
    我是彻底的迷糊了。
    “顾远,你是不是病了?”趁着静如带着我选好的款式,去给我重新改衣服时,我悄悄问顾远。
    “什么意思?”他抬眼,眼中平静无波。
    “你会这么有耐心的陪我买衣服,我倒是挺想不到的。”我耸耸肩说。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就连我试婚纱那天,顾远也是在办公室里忙。这么一想,这个爱人“欠”我的还真不少。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顾远突然笑了。
    他平时冷着个脸,但笑起来特别好看,我就是为了能看到他更多的笑容,才一次又一次的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没错,我想要,谢谢你愿意给。”我低下头,控制住自己所有的情绪,不想让他看出我其实心里高兴的快要叫出来。
    顾远不知道存了什么心,可能是坚持要在旁人面前秀恩爱。
    在陪我买完衣服之后,又带我去顾氏转了一圈,让所有的下属都知道,他的太太康复出院了。
    但是我一踏进那公司大楼,我就收到了许多不算善意的目光。
    我仔细一看,这里有些人,昨天也出现在了安琳的晚宴上,估计我昨天的表现,也让他们印象深刻。
    没有人会毫不在意外界对自己的评价,但我知道,不管现在别人怎么说我,我现在都得当耳旁风,得忍,忍旁人不能忍,才能做成别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这话是我妈妈从小教我到大的,我之前没做到,是因为我有任性的资本,可是现在我必须得做到了。
    “顾太太,您出院了。”
    电梯到了33层,在电梯外迎接我们的,就是顾远的特别助理孟雪,她看着我,惊讶的开了口。
    “孟助理。”我点头,神情冷淡。
    “有什么事吗?”顾远边走边问。
    “顾总,市场部和公关部的联合会议,您说要参加,所以,我让他们推迟了。您看现在时间……”孟雪看了一眼手表,轻声说。
    “我饿了。”我突

Rank: 1

91UID
9980693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然插嘴。
    “不如,我替顾太太订餐吧。”孟雪立刻说。
    “不用了。会议照常举行,会议记录给我就可以。”顾远说着,带着我走进了办公室。
    “我吃什么?”我继续问。
    “出院的时候,医生为什么没有给饮食意见?”顾远问我。
    “哦,我的医生明天会来看我,她会带来吧。”
    “陈医生?”
    我轻轻皱眉,果然,顾远连陈医生已经重病的消息都不知道。所以,他今天对我这么好,难道是因为愧疚?

点击链接可继续阅读:
https://91baby.mama.cn/ebook/reader?book=20579&chapter=4969949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