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1 | 浏览:1027|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农女致富:捡个侯爷做夫君》 - 卿久--91原创首发唯一正版 ...

Rank: 1

91UID
9651568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0 
最后登录
1970-1-1 
神情就多了几分惊惧起来,眉头死死的皱起来。
苏婉不知道苏绣琴说了什么,总之王氏没有再骂,只厌恶的瞧了她一眼就回屋去了。
这反常的举动让苏婉禁不住疑惑,她可不会认为苏绣琴会帮她说好话,王氏和苏绣琴之所以会退让,肯定是心中有了别的想法。
就是不知道她们会憋出什么大招来了,苏婉摸了摸下巴,眼底闪过一丝嘲讽。
没过一会儿,苏绣琴便钻进厨房里煮饭去了。苏婉进了屋子,对上何氏满眼的担忧,禁不住叹息,她这个娘,实在是太包子了些。
“婉儿,娘还是出去做饭吧。”何氏犹豫半晌,还是坐不住,站起身,抽搐的道。
苏婉双眼一瞪,“娘,您今儿要是出去了,以后您的事我可再也不管了!我的事,您也不用搭理了。”
何氏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么绝情的话,不由怔住,跟着脸色发白,“婉儿,我、我……”
“娘,您可是亲眼看到奶怎么对我的,亲耳听到她要卖了我去给死人陪葬的,你要是还继续听她的话,之前干嘛护着我?不如叫吴家人拉我过去埋了得了。”苏婉越说越气,胸口莫名涌上一股子悲愤来,红着眼睛盯着何氏。
何氏见她一副受尽委屈的样子,心里头跟刀割似的,当下连忙摇头,“婉儿,你怎么能说这种话,你是娘的心头肉,娘怎么能不管你?”
苏婉坐在床沿上不吭声,板着一张脸。何氏心中酸楚,叹了口气,“好,娘不去烧饭。”
一旁的苏禾和苏栗这才舒了口气,何氏生苏婉时元气大伤,结果不仅没能好好休息反而没每日里都被王氏喊着做这个做那个,累的跟头牛似的,偏偏吃的连狗都不如。
日积月累下来,何氏的身子骨早就亏空了,难得这次苏婉发威,她们可不希望何氏再出去被人使唤。
因为何氏没做饭的缘故,晚上吃饭的时候,王氏压根没来叫她们。看她的意思,是不准备给她们饭吃的。对于这一点,苏婉一点也不惊讶。
在原身的记忆里,每回王氏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都会对着大房的人撒气,要是原身有什么不满,王氏就会扣了她晚上的饭食。
苏禾和苏栗闻着外头传进来的饭香,都是忍不住摸肚子。
“大姐二姐饿了吗?”苏婉望着她们,笑嘻嘻的开口。
“小妹,我们不饿,你不用去道歉。”苏栗立刻接口,一脸认真的道,苏禾跟着点头。
苏婉心底淌过一阵暖流,“谁说我要去道歉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们,再稍微忍耐一段时间,等晚上,我给你们弄吃的来。”
苏栗不解的问:“什么吃的?小妹,你藏了东西吗?”
“没有。”苏婉如实摇头。
“难不成你准备半夜去厨房里拿吃的吗?”苏禾边说边摇头,“这行不通的,奶奶每回都会将东西锁进柜子

Rank: 1

91UID
9651568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0 
最后登录
1970-1-1 
里,偷不到的。”
“大姐二姐,你们就放心吧。等到晚上你们就知道了。”苏婉神秘一笑。
王氏原以为大房会像往常一样,忍不住饿,过来向她承认错误讨些饭吃,她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教训大房母女四人,没想到等了半天,她都吃完了也不见大房的人出来。
王氏憋在心里头的火气没有发泄出来,气咻咻的搁下碗,转身回房里去了。
苏绣琴看着摆在自己眼前的这堆空碗,对着大房的方向狠狠“呸”了一声,认命的起身将碗收拾到一起拿到厨房里头刷洗干净。

Rank: 1

91UID
9651568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五章 公道
半夜里头,苏禾摸黑爬起来,打开门溜出去,走到鸡栏前抓起一只鸡,打晕了它拎在手里头,径直往厨房走去。
原以为这么晚了,王氏她们肯定睡着了,没想到路过她屋子外边竟然听到里边传来说话声,苏婉心中疑惑,当即猫着腰偷听。
“娘,这苏婉肯定是被鬼上身了,要不然,怎么敢这么大胆?”
苏家的屋子隔音做的实在不怎么好,因此,苏绣琴的声音一字不漏的落到了她耳朵里,苏婉见她说自己是鬼,磨了磨牙,嗤笑一声,转身进厨房去了。苏绣琴大晚上的待在王氏屋子里可不会是闲聊,听她这话的意思,明显是在和王氏商量着对付她。
苏婉一刀划破鸡喉咙,面含不屑,苏绣琴那话说的也不算是错,毕竟这具身体里的芯子的确换了。不过她要是打着这个主意来对付自己,恐怕就想错了,她能够感觉到,在自己教训了王氏之后,自己的灵魂和这身体已经完美融合到了一起。
将鸡血放干净后,苏婉迅速用开水浇在它身上,然后迅速拔毛,之后将整只鸡剁碎,扔进锅里熬汤。
她这么一番动静,王氏和苏绣琴才就被惊动了,只是厨房里头什么东西都没有,她两连看都懒得出来,这才叫苏婉毫无阻碍的炖好了一锅鸡汤。
等香味飘出去时,苏绣琴才发觉不妥,“娘,这什么东西啊?怎么这么香?”
王氏脸色黑沉如水,“这小蹄子,哪里弄得吃的,不行,我得去看看。”
苏绣琴连忙跟上去,刚走到门口,就看到苏婉端着一大碗鸡汤往外走。
“站住!”王氏眼尖,一眼瞥见里边的鸡腿,一股子热血径直冲向头顶,厉喝一声。
苏婉斜睨她一眼,“奶奶,您有事?”
王氏被她冰凉的眼神一看,吓的嘴巴里的话不由自主的咽回去,等苏婉进了屋子,她才回过神,苏绣琴忙过来扶着她,只听她不住的念叨:“疯了,这贱丫头竟然敢杀鸡,她肯定是鬼上身了。”
“娘,我们定不能这么算了,她原先只是发发脾气,现在竟是偷吃家里的鸡,可不能再留着她祸害咱们。”苏绣琴压低声音道,“何况她现在就敢在家里偷鸡,以后万一去偷别家的东西,被人抓住了,定要瞧不起家里人的,赋儿以后可是要当大官的。”
王氏狠狠的**一口气,“你说的不错,绣琴,你快去将村长和里正请来,我们家里可不留偷儿。”
苏绣琴喜上眉梢,立刻去里正和村长家喊他们过来。
这大半夜的,村长早就睡了,听到外头的拍门声都是有些不耐烦,但还是耐着性子开门,见是苏绣琴,眉头皱的更紧了。
“村长,我们家遭贼了!”苏绣琴眼珠子转了一圈,“村长,你快来看看吧。”
“什么?”村长的脸色霎时变了,忙抬脚往

Rank: 1

91UID
9651568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0 
最后登录
1970-1-1 
外走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今儿晚上我听到外边有动静,出来一看,家里的鸡少了一只,这肯定是遭了贼了。”苏绣琴看里蹙眉,心中暗喜,“村长,您可一定要给我们抓住那偷儿啊!”
村长黑着脸,“好端端的,这怎么会有小偷?”
“村长,那我们家的鸡也不能自己飞了不是,还请村长随我去看看吧。”苏绣琴连声道。
村子里出了偷盗的事情,可不是什么小事,说不得还是村子里的人做的,查出来连累的是整个村子的名声,无论如何,这事都不能轻易放过的。
村长思量了一下,加快脚步,中途转到里正家,叫了里正同自己一起去苏家。
刚进门,王氏便迎上来,“绣琴,快去倒杯水来。”
“你家丢了鸡,那偷鸡的人可有看到什么模样?”村长开门见山的问。
坐在他对面的王氏顿时面露囧色,“村长,这事,唉,那丢了的鸡我已经找着了。”
“就在我家锅里面,是苏婉那丫头偷偷杀了,村长,里正,这事怨我没有调查清楚,叫你们白跑一趟了!”王氏叹了口气,“我原先只以为婉丫头死了,这才答应将她许配给吴家,落些银子给她娘亲买药材补身子。”
“何氏舍不得她,老婆子我只好说些难听的话,没想到婉丫头突然活了,还恰巧听到我那些个话,这之后便恨上了我,先前还只是与我顶嘴,没想到今儿竟是敢偷鸡了。这都是我教导不利啊!”
当时吴家过来上门要人,村长和里正并没有过来看,此刻听她这么一说,顿时觉得苏婉行事乖张,手脚也不干净了。
当下,村长脸上就露出厌恶来,“王氏,苏婉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难道你还要包庇她?”
王氏张了张嘴,随后望向苏绣琴,“去将婉丫头叫来。”
苏婉正在屋子里伺候何氏喝鸡汤,何氏开始还犹豫着不肯,看苏婉板了脸,这才心怀忐忑的喝下去,至于苏禾和苏栗,晚上饿了肚子,这会儿有吃的,还是鸡肉,半点犹豫都没有的吃了。管着鸡肉哪里来的,死也得做个饱死鬼不是。
在村长进门的时候,苏婉就听到外面动静了,见何氏她们喝完了鸡汤,这才伸手接过空碗出去。
刚出去,她就和苏绣琴撞了个满怀,苏婉嘴角一翘,手里的碗“啪嗒”一声摔在地上。
“小姑,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苏婉眨了眨眼睛,迅速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来。
“死丫头,你做什么?想撞死老娘啊?”苏绣琴虽然之前被她震慑,但长期以来欺负苏婉的习惯还是让她瞬间骂出声。
苏婉看着她抬手要打自己,身子一蹿,绕过她,连忙对着村长和里正跑过去,嘴里不住的嚷嚷着,“小姑您别打我,我不是故意撞到你的,我也不是故意摔碎碗的,我以后一定好好

Rank: 1

91UID
9651568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0 
最后登录
1970-1-1 
干活,您别打我!”
村长和里正听到这话,不由皱眉。
王氏看她向自己这边冲过来,嘴巴里还不住胡言乱语,暗恨苏婉让自己在村长面前丢人,不由呵斥一声,“你胡说八道什么?你小姑只是过去叫你过来,怎么就打你了?”
谁知这话一出口 苏婉“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头往地上一磕,发出“咚”的一声响,浑身不住发抖,犹如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哭着开口。
“奶奶,小姑没有打我,都是我自己摔的,奶奶,碗是我不小心打碎了,奶奶,求求您饶了我吧。我明天就去后山打猪草摘野菜,我一定会自己还了吴家那十两银子的,求求您别将我嫁给吴家少爷。”

Rank: 1

91UID
9651568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六章 中邪
王氏杵着拐杖,将地面杵得咚咚作响,要是现在和里正不在这里的话,这拐杖肯定已经落到苏婉的背上了。
“婉丫头,你胡说什么呢!我就说你今天怎么不对劲,肯定是中邪了,怎么睁着眼说瞎话呢?你小姑分明只是叫你过去而已。”
王氏面色慌张,急忙朝和里正解释。
“昨天夜里我就听见外面有些动静,往窗外一看,竟然是这丫头在杀鸡,那样子,分明是中了邪。”
和里正看了看跪倒在地的苏婉,看她衣衫整齐,不像是王氏说的那样失了心智,又想起刚刚王氏叫他来的缘由,脸色有些不大好看。
“你刚刚不是还说这丫头偷了东西吗?怎么这会儿又变成中邪了?我老头子虽然已经六十多了,但这记性还算是不错的。”
“哎哟,和村长,这事吧,本来我也不好在外人面前说,才想了个缘由把您请过来,但是现在您也看到了这丫头胡言乱语的样子,我才不得已把这真实情况告诉您。”
和里正沉吟片刻,看着外面围着的一圈好奇的村民们,压低了声音,捋着自己的胡子,缓缓说道:“如果这丫头确实是中邪的话,那今天就要把她带到祠堂去,用祠堂里的火去除妖邪才行。”
他又看了一眼,在自己脚边抖得像筛糠一样的苏婉,心里闪过一丝恻隐,话头一转,“但这刑法也不是不讲道理的,需得确认这人是不是真的中邪才行,还得考虑考虑。再说了,我看这丫头眼神清澈,不像是中了邪。”
王氏小心翼翼的赔着好脸色,嘴里应承着,在和里正沉思的时候,狠狠的剜了苏婉一眼,心里早就把苏婉给打了八百遍,今天不把她弄掉一层皮,实在是难除自己心里这口恶气。
苏婉自然是看到了王氏的眼神,刚刚听她这么一说,也马上反应了过来,王氏这是要借村长的手把自己给烧死。
她立马扑了上去,抱着和里正的大腿凄声哀求:“村长爷爷,你救救我吧,我不想嫁给吴家的那个死人,我这些天都很听话的,奶奶和小姑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我真的很乖,不要让我嫁到吴家去,可以吗?”
王氏脸色立马一黑,拖着苏婉瘦弱的手就往后拽,一边低声骂道:“你这个脏东西怎么能够去抱村长的腿呢!真是丢人现眼,快给我把手松开!”
苏婉紧紧拽着,怎么也不肯松手,强忍住泪水,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和里正,一字一句地说:“村长爷爷,爹爹在家时曾经教过我,对我说,苏家世世代代都讲究与人为善,对外人为善,对家里人更要诚善。要尊敬长辈,疼爱小辈。”
“我……我明明已经按照家规,小姑和奶奶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可是他们为什么还要把我嫁到吴家呀?村长爷爷,难道我做错了吗?

Rank: 1

91UID
9651568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0 
最后登录
1970-1-1 

苏婉稚嫩的声音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清晰的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和里正更是大为触动,一把拂开了王氏的手,把苏婉扶了起来。
“婉丫头,你说的没错,苏家的家训确实是与人为善。你听奶奶和小姑的话,这也是没错的。可是,你也不该在昨天夜里,将家里的鸡给偷走啊。”
苏婉倔强的摇了摇头,“我没有,昨天是小姑让我去抓鸡的,他说他最近身子不舒服,让我给她熬鸡汤。可是今天,小姑说鸡汤不好喝,还要打我。”一把稚嫩的童音,脆生生的,说着说着又带上了一丝委屈。
和里正看了眼旁边的王氏,从苏婉说出苏家家训开始,她就一直又惊又怒的站在边上,又不敢说什么,眼神里的怨毒也被和里正看了个清清楚楚。
到这里,和里正也有些了然了,他早些时候就听说王氏要把苏婉嫁到吴家去,两家签了欠条才把苏婉保下来,看来,是王氏不满意。
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苏家后来这个王氏根本比不上苏老爷子的原配,这么多年以来也一直挤兑苏市州。这些年,王氏将苏家的家底都快要搬光了,眼看着苏家从一个好好的书香门第变成了如今这副样子,和里正虽然有些不平,但是做为村长又不能做什么。
苏秀琴见村长护着苏婉,有些着急地凑上前去,一把将苏婉推倒在地,尖声叫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让你去杀鸡了!你这丫头不仅偷东西,才学会说谎了!看我不打死你!”
说着,她就捡起旁边的一根木棍,朝着苏婉的背上就是狠狠的一下。
苏婉痛哭出声,抱着自己的胳膊瘫倒在地,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够了,王氏,我看中邪的不是婉丫头,而是你这女儿,我还在这里呢,居然还敢打人!”
和里正一招手,村里几个健壮的年轻人立马把苏绣琴拉开拦在一边,其他人赶忙把苏婉抱了起来,小心查看她的伤势。
有几个人看不过去,站在外围阴阳怪气的嘲讽道:“有的人鸠占鹊巢还不满意,不仅把自己的蛋下在别人的窝里,还要把别人的血肉都要驱赶干净,这种东西,不管多大年纪,都不配叫做人。”
其他人也帮着附和:“对呀对呀,前段时间我听说要把婉丫头嫁到吴家去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人家家里分明没有说要冲喜,怎么就有人上赶着要去送新娘子。”
“我看啊,就是不怀好心,想要把苏家家产都吞为己用。而且吴家也说了,这事情十两银子就解决了,这钱,看来有人是一毛不拔,想要用命来抵。”
王氏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外面的人说的话,她听得清清楚楚,好巧不巧又全部说中了她的坏心思,和里正在这里,也不敢出去像往常一样撒泼辩驳。
好歹也还算是个村长,和里

Rank: 1

91UID
9651568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0 
最后登录
1970-1-1 
正心里虽有不满,但也做起手势止住了众人的讨论。
“今天这场闹剧就此为止,婉丫头的事情就按照吴家说的来,王氏,虽然我丫头不是你的亲孙女,你作为苏家现在的主母,千万别让苏家的家训落到地上。”
话说到这里,王氏也明白了,今天这场闹剧,自己输得一塌糊涂。苏婉这丫头,算是保住她的小命了。

Rank: 1

91UID
9651568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七章 家人
王氏送走了和里正,等到门外的人全部都散走之后,苏婉已经溜掉不见影子了。
她恨恨的看了一眼何氏紧闭的房门,怒气冲冲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将苏绣琴又训了一顿。
三个女儿的房间里,何氏正在为苏婉上药,眼眶里泪水打着转。
“婉儿啊,你刚刚不应该跟你奶奶对着干的,你小姑下手这么重,这伤疤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消。”
苏婉趴在床上,手里紧紧的攥着二两银子,一脸坚定的说:“我不这么做,我恐怕就已经被祠堂的火给烧死了。娘,你相信我,我有分寸的。”
今天事情结束之后,和里正派人给她送了二两银子来,还捎了个口信。说是以后王氏再为难她们母女,可以朝他们求助。
苏婉想了想,合上衣服坐起身来,起身过程中牵扯到后背,她有些疼痛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但她并没有多在意,而是将手中的银子递给了何氏。
何氏大吃一惊,抓住她的手追问道:“这个钱是哪里来的?你从哪里偷来的快还回去,要是被你奶奶发现了,你肯定又要被打了。”
苏婉摇了摇头,将二两银子递到了何氏的手上,又将银子的来由说了一遍,才让何氏稍稍放下心来。
“这银子您就拿着,平常姐姐们都吃得不好,尤其大姐,明明都已经十七岁了,看起来却跟十五六岁一样,你们拿去买点好的补一补,免得生病。”
何氏却将银子推了回来,温柔的摸了摸苏婉的脸颊,“这钱我们不能用,这可是你赎身的钱,多了这二两银子,我再想办法凑八两银子,就能还上吴家的钱了。”
“虽然我平时懦弱,没能够护到你们,但是,我绝对不会拿我女儿的救命钱去给自己买东西。”她坚决的把钱递回了苏婉的手里。
说实话,苏婉当时跟吴家签协议的时候,是根本没有打算要还那笔银子的,只想着到时候再找个办法糊弄过去,让吴家也无处寻债,这二两银子,也都全拿给苏家母女用。
但如今看见何氏这副憔悴的样子,苏婉的内心也有些动摇了,自己倒是可以一走了之,凭借自己的学识在这地方找到谋生的办法。可自己这副身躯毕竟还是苏家的女儿,何氏要是没了这个小女儿说不定一病不起最后魂归西天,而吴家的人肯定也不会放过她的两个姐姐,到时候,要么是苏禾,要么是苏栗,肯定会有一个被王氏送到吴家去。
苏婉脸色变了又变,一会儿犹豫一会难过,何氏的心也是揪着,一颗心放也不敢放。
过了一会儿,何氏缓步走到衣柜前,从柜子深处取出一个小盒子,递到了苏婉的面前。
“这是什么?”苏婉接过了面前这个精巧的盒子,觉得这东西出现在苏家实在是跟一贫如洗的氛围不搭配。
何氏在盒子的顶部三

Rank: 1

91UID
9651568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0 
最后登录
1970-1-1 
两下拨弄,这精巧的首饰盒就在苏婉手中被缓缓打开。
看着苏婉惊讶的表情,何氏脸上也带上了几分笑意,而后很快又转为愧疚。
“这……这么多……娘……这……”
苏婉手里捧着盒子,生怕手一抖就把这盒子里的珍宝全部都掉到地上。
天知道这盒子里究竟装了多少首饰,有耳环,手链,还有戒指,一些系着璎珞的宝玉,堆在盒子里,光是看起来也价值不低。
何氏拿起首饰盒中的一对玉镯,在手中缓缓地摩挲:“这些东西本来都是留给你们三姐妹做嫁妆的。我嫁过来的时候,这些东西原本装满了墙角的那口大箱子。”
在嫁给苏市州以前,苏家还未曾没落,何氏也算是家里备受宠爱的一位小姐。两家门当户对,谈婚论嫁的时候,陪嫁过来的嫁妆也不少,可随着时间推移,很多值钱的东西早就已经被何氏拿出去典当补贴家用,只留下了巴掌这么大的一个小盒子。
“现在你两位姐姐都还没有成亲的打算,要么就把这些东西拿出去典当了,先把吴家的钱还上,等你父亲回来之后,我再跟他解释。”
苏婉却啪的一声将盒子合上,递回了何氏的手里,坚决的摇了摇头。
“不行,绝对不能动这笔钱。这钱可是姐姐们的嫁妆,大姐马上就到了出嫁的年龄,要是嫁妆不多的话,恐怕嫁过去会吃苦,我不会用这笔钱的。”
虽然苏婉跟苏家的人相处时间并不长,但她也知道,如果用掉这最后的一笔钱,不仅自己,何氏连带着另外两位女儿都会走向更贫穷的生活。
如果嫁妆不多,找不到门当户对的人。王氏很有可能会把苏禾随便找个人就嫁了,到时,苏婉可就成为了害人性命的罪魁祸首。
她在现代的时候可看过不少关于古代的书籍,都说女子出嫁的嫁妆极为重要,决定了这个女人在夫家从今以后的生活,苏禾对自己这么好,自己可不能同意这一命换一命的办法。
何氏有些着急,眼睛里的泪水也不住的流了出来:“你们都是娘亲的心头肉,可这笔钱要是不拿出去的话,你怎么办呢?你光想着你的姐姐,吴家可是一个月后就要来拿钱了。”
苏婉此时已经冷静下来,她推着何氏将盒子放了回去,再三重复:“不管什么时候绝对不能将这笔钱拿出来用,也绝对不能被奶奶和小姑他们知道,也不要告诉姐姐,我的钱我会想办法的。”
苏婉告诉何氏,自己另有计划而且有十成的把握,好不容易才把何氏给劝住了。
等到何氏休息以后,苏婉也躺回床上,正式开始琢磨其自己目前的处境。
反正逃是不能逃的,从王氏他们那里拿钱也不可能,只能靠自己已经学到的知识,一步一步的走着看了。
苏禾苏栗姐妹回来的时候,看见苏婉背朝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