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2 | 浏览:281|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江山为聘:嫡女有毒》 - 绾馨--91baby首发原创正版小说 ...

Rank: 1

91UID
86373667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75  
积分
38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9 
最后登录
2019-7-15 
各位好,第一次在这里发新文,希望大家能喜欢
正文内容可以直接在书城里搜索查看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和鼓励


书名:《江山为聘:嫡女有毒》
作者:绾馨
江山为聘:嫡女有毒.jpg



文案:
她是丞相嫡女,却被挑断脚筋灌下汤药;
她本良将之才,却被夫君折磨直至惨死。
一朝重生,王者归来。
柳元芷先发制人步步为营,终得祈承玄小心呵护,宠在心上。
“我要,一点一点,全拿回来。”



关键词:祈承玄、柳元芷


内容标签:青梅竹马、宫斗、宅斗、天作之合、破镜重圆、甜宠





第一章 连这院子,一起烧了
豪门高宅院,遍地血朱红。
京城阳平候府一处萧瑟院中,廊下碳火烧的正旺,溶了周遭积雪。
赵氏捧着侍女刚刚换好的汤婆子,眼神动了动,一旁便有人上前,手中还端着一碗颜色浓重的汤药。
“我儿仁慈,你虽命中带克,毁坏国运,如今也不过求了圣上,一碗汤药断了你腹中胎儿,你可莫要再不知好歹。”
抚了抚额,赵氏的眼神中又带了几分威胁,十分狠辣。
柳元芷被迫跪在沉厚雪中,浑身伤痕却遮不住她微微隆起的腹部,她如今已怀胎四月有余。
抬头看向那毒妇,柳元芷自是满心怨恨,见赵氏坐于廊下身着滚金狐裘,虽有年岁,却丝毫不显老态。
刚刚那一席话,她便是说的云淡风轻,仿佛她如今定了生死的不是她还在柳元芷腹中未出世的嫡孙。
自京中流言四起,柳元芷便被关在此处宅院之中,她刚刚得知边疆战败,便被日夜刑处折磨。
凄然惨笑,她抬头看向身前负手而立的锦袍男人。
“阳平候府世代龚勋,只是不知如何出了你这么个败类!”
柳元芷一口血沫直接啐到了如今阳平候赵景彦的脸上,接着嗤笑:“我实在想不到,与我同榻之人,竟有如此狼虎之心。”
男人抬手擦尽脸上肮脏之物,缓步行至柳元芷身前,慢慢蹲下身来。
“若非你对先父有恩,凭你这般习武的粗野之人,如何能进我阳平候府的大门?”
抬手轻轻拂过她额前散乱发丝,赵景彦死死钳制住眼前之人消瘦的脸颊,眼神之中透出十分的厌恶。
“如此既无德行,更无姿色的女子,只会污了我阳平候府的门楣!”
狠狠将眼前之人甩向一旁,赵景彦面无表情接过一旁小厮递过来的巾帕,擦拭过手上沾的血污之后,随手扔进了一旁的碳火之中。
一阵微风吹拂过碳火中的灰烬,坐在赵氏一旁的女人,眼神中出露出几分高高在上的鄙夷。
可当赵景彦眼神望向她时,她却只是轻轻笑笑,脸色苍白如久病缠身之人,无端惹人爱怜。
久跪院中,柳元芷冷笑着将这一切收入眼底,她沙场领兵多年,如何能看不透这点妇人计俩?
嘴角勾起一抹嘲讽之色,恐怕也只有赵景彦此等自负愚蠢之人,才会被她这位好表妹玩弄于股掌之中。
紧了紧握着帕子的手,百里杏儿有些心慌的躲闪开了柳元芷看她骇人的眼神。
“我入阳平候府,又做平妻,原本就折了姐姐的颜面。若非姐姐克死老侯爷,如今又害夫君惨败,我、我与腹中孩儿就是被生生克死,也不过是给姐姐出气了!”
百里杏儿低头垂泪,似是不忍又为不甘的哭诉。
赵景彦闻言满心疼惜,转身怒目而视,突如其来的一脚更是用了全力,狠狠将柳元芷整个人踹

Rank: 1

91UID
86373667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75  
积分
38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9 
最后登录
2019-7-15 
倒在地上。
“若你只是安安分分在这府中也罢,我阳平候府如何养不起你一闲人,可你如今身怀孽障,且要毁我阳平候府,你说我如何还能容你?”
闲人?孽障?柳元芷压下心中滔天悔恨,放声大笑起来。
“你自负良将之才,如今我修养府中,你怎会惨败?”柳元芷言说心头更恨,直言不讳,“你头上顶的那些荣耀,哪一样不是我替你冲锋陷阵夺来的!”
“住口!”
赵景彦双目赤红好似疯魔一般,伸手死死捏住柳元芷的脖颈,如今眼前之人于畜生无异,又凭什么瞧不起他?
对身后之人用了个眼色,端着汤药的那人上前,冷漠的看着柳元芷,如同在看一见死物。
用力掰开柳元芷的紧闭的嘴,那奴才扬手便要将整碗凉透的汤药灌进她口中。
柳元芷挣扎着,一掌横扫而去,便将那碗汤水打落到了地上,带有腥苦味的汤水很快与地上雪水融为一体。
赵景彦阴沉着脸色上前,高高在上地看着她:“你以为如此,我就没法子了吗?”
柳元芷被人一把从地上拖起。这萧瑟的院落突然间寂静的可怕,赵景彦步步紧逼而来,终在她身前停下,一把抽出了腰中佩剑。
“我倒要看看,一个废人,还能如何挣扎!”
说罢,赵景彦手起剑落之间,竟是直接斩断了她的手脚双筋!
“赵景彦,你不得好死!”
柳元芷心中恨意滔天,却也只能痛倒在雪地之上,任人宰割。
很快,便有人捧来新的汤药,赵景彦亲自上前,将那一碗滚烫的汤药灌了下去。
待到钳制住自己的力道终于散去,柳元芷趴跪于地上,忍着喉咙里灼辣的刺痛,嘶哑着嗓音问道:“我腹中怀的,是你的孩子,你当真毫不在乎?”
男人嗤笑,抬手轻指坐在廊下的百里杏儿。
“她怀中的才是我的孩儿,你腹中的,不过是跟你一般的冤孽罢了。”
冰冷的话音落下,柳元芷再支撑不住,颓然趴倒在地上。腹内阵阵绞痛,以及身下汹涌的鲜血都在清清楚楚的告诉她,孩子没了。
那药效来的凶猛,柳元芷身下的鲜血铺满了地上雪白。
她费力转了转眼神,看这满院子神情淡漠的人,嘴角上扬,勾起一抹凄然笑容。
原来,这便是人心……
名利熏陶早已斩断两人之情,且将阳平候之死嫁祸于她,已如同天大的笑话。
一切只恨她自己太过愚蠢,一再忍让,如今终成大错!
眸中潮湿,柳元芷终是用尽全身力气怒吼出声。
“便是我为冤魂,也要叫这阳平候府上下,不得安宁!”
空气中腥甜的味道越发浓重起来,原本站了满院子的人正要往院外走去,被指了收拾残局的两人,却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赵景彦脚步顿了顿,不曾回首。
身后,两个奴才跪倒在地上,惊慌

Rank: 1

91UID
86373667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75  
积分
38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9 
最后登录
2019-7-15 
失措:“夫人咽气了……”
骤然间抓紧了手中佩剑,男人倒吸一口凉气,至少她死了,他就不必背负逆子之罪。
见一众奴仆站在原地,有些慌了心神,赵景彦拉着百里杏儿自他们身旁走过,最终只不耐地留下一句轻飘飘的话。
“连同这院子,一起烧了。”

Rank: 1

91UID
86373667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75  
积分
38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9 
最后登录
2019-7-15 
第二章 重来一次
“你这小贱蹄子!”
猛的睁开双眼,柳元芷自昏昏沉沉的混沌中醒来。
门外“啪”的一声脆响,终于唤回了柳元芷出窍一般的灵魂。
自床榻翻身而下,门外隐忍的哭啼声扰乱了柳元芷的思绪,直到如今,她竟也没有察觉出丝毫的不对。
推门从当中走出,柳元芷冷冷看向眼前之人,却仍是怔愣了片刻。
“李妈妈?”
被唤做李妈妈的婆子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开口讥讽说道:“三小姐可是想开了?”
这一句话瞬间唤醒了她所有回忆,便是这一句“可想开了?”使得柳元芷最后点了头,迎着百里杏儿进府,做了平妻。
眼前一阵恍惚,似乎转瞬之间,已是沧海桑田。
如今时间倒转,她竟是又回到了年少之时!
再抬眸时,柳元芷眼中带了几分隐忍的痛快。
眼神扫过嚣张无比的李妈妈,又看向她身后的燕儿,那丫头捂着半侧脸颊,却仍旧遮不住那一片刺目红肿。
柳元芷心中长叹口气,转过身来,对着李妈妈语气却也强硬了许多。
“李妈妈说笑,不过一妾室,府里指了人与侯府商议便是,要我看开什么?”
李妈妈听闻此言,顿时脸色涨红起来,厉声说道:“这好生生的闹了一场,三小姐可是疯魔了不成?”
柳元芷冷冷的看向她,她此生最恨的,便是“疯魔”二字。
被她这一眼瞧的心中发颤,李妈妈却仍旧色厉内荏:“三小姐可不要糊涂,表小姐出身将军府,又是侯府定下的正妻,如今夫人首肯,三小姐能嫁去做个平妻,已是给足了咱们府中颜面,三小姐可莫要再不知好歹。”
柳元芷有些吃惊,却是不知如今府中的百里夫人,这一世竟是如此大的胃口,将那百里杏儿配了正妻不说,还想她嫁去做妾?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柳元芷淡淡扫了李妈妈一眼,“我虽自小被送入庄子里长大,却也从无听过,这豪门大户家的女子,去与人做妾室的。”
李妈妈闻言,额上也落了些细密汗珠,她竟不知,这乡野长大的破落小姐,竟也有如此伶牙利嘴的一天。
讪讪笑了笑,李妈妈很是斟酌了一番,这才开口:“三小姐恐怕是存了什么误会,咱们夫人特意与侯府言明了的,三小姐来日嫁过去,便是平妻,这平妻如何算妾室?”
“如此,我便还要多谢夫人了。”
柳元芷笑的颇为诚心,只是吐出来的话语,却如同利箭一般,句句戳在李妈妈痛处。
“夫人既特意寻了这平妻之位与我,又可曾知道,为人平妻却不能登户入册,待到百年,只剩一方牌匾,却也只能落人下首,夫人确是好心,只怕我承受不起啊。”
言罢,柳元芷冷哼一声,趁着李妈妈哑口无言之时,又给燕儿使了个眼色。
燕儿心领意会,转身

Rank: 1

91UID
86373667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75  
积分
38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9 
最后登录
2019-7-15 
便要悄悄退出门去。
李妈妈自柳元芷回府,便被夫人指到院儿里,吩咐了好生“伺候”这位三小姐。
得了夫人的吩咐,李妈妈在这院中从来风光,何时受过这等的闲气?
如今被柳元芷明里暗里冷嘲热讽一番,她心中自然恼怒,却又不敢朝柳元芷威风,只好将火气全部撒到了燕儿身上。
转过身来,全然不顾如今屋里正经的主子还在场,李妈妈指着燕儿骂道:“你这小蹄子,不过一眼瞧不见你便要偷懒,如今夫人与侯府来的侍郎夫人都在前头等着,你还不快与小姐梳洗!”
燕儿低着头,眼中似有泪光闪烁,只唯唯诺诺的应了句“是”,便扶着柳元芷转身去内室更衣。
李妈妈眼见如此,脸上才终于带了些笑容。
“三小姐这便对了,如今表小姐已有身孕,身份自然要贵重些,来日您嫁过去,那也是正妻,旁的不说,脸面也是有的,奴才斗胆劝您还是莫要思虑太多才好。”
柳元芷懒懒伸出手来,由着燕儿帮她穿上了艳紫色的双花对襟。
“李妈妈若来来回回只有些废话可说,便还是滚出去的好。”
如此刚不客气的话,使得李妈妈脸上一阵青白交加,最后也只从牙缝里挤出句话来。
“三小姐可莫要得意太早,那伯爵公子不过只是一人之言,至于伯爵府咱们也不敢妄加猜测不是?”
柳元芷闻言冷笑,这李妈妈当真是个沉不住气的,不过三两句话,便将伯爵公子到府中求娶她之事捅了出来。
李妈妈自知失言,慌张瞧了柳元芷两眼,见她不曾多言,似乎并不明白她所言如何,这才放下心来。
“小姐既不想瞧见老奴,老奴便退下了。”
待到李妈妈出了内室,柳元芷这才脸色好转,伸手将身上艳丽的对襟褪下。
柳元芷坐在镜前,铜镜立刻浮现出一张浓妆艳抹的脸来。
“去打盆水来。”柳元芷不曾多言,只让燕儿伺候着洗掉了满脸脂粉。
薄薄上了些淡妆,柳元芷如今显的清丽许多,虽不能算绝色,却总也能称的上是位清丽佳人。
燕儿替她梳理好发鬓,这才轻笑着说道:“小姐如今总算有些朝气,那些个脂粉涂在脸上,未免显的太过艳俗。”
柳元芷笑笑,轻轻握住燕儿的手,开口问道:“还疼吗?”
燕儿摇了摇头,,眼看眼眶中的泪水又要滚落,却仍旧笑着开口:“小姐不用担心,已经不疼了。”
柳元芷起身长叹口气,燕儿去衣柜中费力这才翻出见湛青的素色对襟,替她换上。
现在镜前,看着其中绰约身影,柳元芷竟也有些恍惚。
百里氏对她,看似大度,平日绫罗绸缎不曾断过,只是如今看来,也不过些不合年纪的俗物,她便是当了好心,平白惹人笑话。
没有丝毫的扭捏做作,柳元芷带着燕儿自院中走出

Rank: 1

91UID
86373667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75  
积分
38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9 
最后登录
2019-7-15 
,大步去了前厅。
一路上,府中不少下人瞧见她如此大步流星的模样,具都捂着嘴,很是嘲笑她一番。
柳元芷丝毫不曾退让,眼神冷冷扫过众人。
“滚。”
在场的下人均都变了脸色,心中不忿,暗骂柳元芷浑身乡野之气,不知规矩。
身后燕儿也有些忧心,刚要开口,却被柳元芷打断。
“既从出生,人便已分三六九等,这些人就该知道,我是小姐,他们不过奴仆,绝无在我眼前耍性的道理。”

Rank: 1

91UID
86373667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75  
积分
38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9 
最后登录
2019-7-15 
第三章 爽快退婚
侍郎夫人赵梓凌抬了抬眼,见她直冲冲的过来,没有半分礼数,脸上不免带了几分不悦。
一旁,百里夫人如今正是春风得意,说话自然也和煦了许多。
“元芷即是来了,也好早早见过侍郎夫人,如今你们也算是一家人了,日后免不了总要走动。”
柳元芷看这满屋子神色各异的人,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冷笑。
“我倒不知这一家人,应当从何说起?”
她此言一出,顿时冷了屋中场面,百里夫人不动声色瞪了身后李妈妈一眼,这才轻笑着开口。
“恐是李妈妈没能与你说的清楚,如今侍郎夫人前来,便是为了你与杏儿两人,嫁入侯府之事。”
柳元芷颇为玩味的瞧了夫人一眼,只恐怕她如今便是咬碎银牙,也只能囫囵吞进腹中。
“方才李妈妈与我说,夫人可是赔了脸面,这才为我求了个平妻的名头。”
柳元芷说的淡然,倒叫这满屋子的人会错了意。
百里夫人笑笑:“元芷虽少些规矩,可是毕竟是咱们府中小姐,我为长辈,自然是想你来日能过的好些。”
闻言,柳元芷冷笑,好一份良苦用心,她若是咬了牙不肯松口,岂不是又犯了一条不敬尊长之罪?
轻轻放下手中温热茶碗,赵景彦抬眸,上下打量了一番柳元芷。
既已议亲,他们自然也是见过面的。
想起初见面,柳元芷那张浓妆艳抹的脸来,他心中仍是一阵心悸,也不知道父亲怎么想,偏偏要他娶如此不上台面的女子。
察觉到他并无半分收敛的目光,柳元芷眼神淡淡自他身上扫过。
赵景彦不觉惊诧,如今换了淡雅妆容,配上她清丽面容,竟多了几分出尘的味道!
只是可惜,柳元芷那份淡然背后,却是滔天恨意!宽大衣袖下的双手已经攥紧手中利刃,若不是她苦苦克制,此时赵景彦这等负心之人怕已命丧黄泉!
百里杏儿坐在一旁,自是从这场面中看出几分尴尬。
心中焦急,却又无从开口,她只得轻轻抖了抖手中丝帕,倾了倾身子,掩面低声啜泣起来。
赵景彦眼神闪过几分焦急,起身去瞧,那一双手刚好落在那盈盈一握的拂柳腰上。
如此看来,这两人郎情妾意,也实在是对“天作之合”。
柳元芷神色露出几分鄙夷,开口也是毫不客气。
“听闻妹妹早已有了身孕,只是底下奴才嘴刁,也不知是真是假。”
提起杏儿腹中的孩子,百里夫人脸上也带了几分笑意:“此等喜事,自然是真的。”
柳元芷轻笑,“无书无礼,妹妹便已与人有了首尾,我倒不知,这是哪家的规矩。”
众人闻言脸色大变,不想今日柳元芷也是如此伶牙俐齿。
百里杏儿面上难堪,只强撑着说了两句:“我与公子早有婚约,如今、如今也不过是情难自禁

Rank: 1

91UID
86373667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75  
积分
38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9 
最后登录
2019-7-15 
罢了。”
“不知悔改。”柳元芷冷冷看她,“这私相授受的名头,也不知妹妹担不担的起!”
百里杏儿如今瞧见柳元芷咄咄逼人的模样,总是有些怕了,此事若当真穿了出去,自是她面上无光。
原本只是作些模样的眼泪,如今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扑簌簌的坠了满怀。
赵景彦见她如此模样,自是心如刀割,转脸怒目而视,那副尊容倒是与前世无异。
柳元芷轻笑,反问:“我所言有差?”
她如此相问,赵景彦心中便是再为恼火,也不好多言。
百里夫人死死拽着手中方巾,眼看那方巾已经崩了几道裂纹,她这才咬牙切齿的开口道:“你归府多日,怎么如今还是这般没有教养!”
“夫人言重了,我如此便是没有教养,那妹妹这又算什么?”
“你!”一句话堵得百里夫人哑口无言。
再看百里杏儿,趴在赵景彦怀中,哭的将近晕厥过去。
待到柳元芷眼神冷冷扫过,原本虚弱无力的那人,却突然自赵景彦怀中挣出,一把取了头上发簪,转眼便抵在自己脖颈之处。
“人活脸面,我自知德行有亏,只是碍于景彦情深,这才苟活于世间。如今姐姐既是如此容不下我,我便也没的脸面存活,倒不如一死了之了吧!”
话音刚落,不等她动手,一旁赵景彦便将她手中发簪夺了过去。
“柳元芷,如今杏儿怀有身孕,你如此咄咄逼人,难道是想叫她一尸两命不成?”
内心闪过几分酸楚,柳元芷此时只想放声大笑,若是一尸两命也好,正巧抵却前世冤孽!
赵景彦见柳元芷丝毫不改神色,更是认定她铁石心肠,只恨恨说道:“今日杏儿若有半分意外,我定要你血债血偿!”
满屋子的人,如今俱都虎视眈眈的瞧着自己,柳元芷心中快意极了,前生债必要今世偿还,这不过只是个开端,来日该受的,谁也逃**不掉!
百里杏儿两步行至柳元芷身前,哭诉说道:“原本便是我先与景彦生了情义,表姐打我也好,骂我也罢,只盼你放过我腹中孩子!”
说着,百里杏儿便要跪下,如今眼前一出出闹剧,一直不曾开口的赵梓凌也已满脸怒色。
百里夫人终还是忍不住,大声呵斥道:“柳元芷,你此番作为,实在有辱我丞相府门楣!”
柳元芷冷眼看她,直言道:“这门楣,是我柳家门楣,却不是你百里家的!”
“好,好一个伶牙俐齿!”
百里夫人刚要发怒,却不想柳元芷转眼便将矛头对准了百里杏儿。
“你若真想以死明志,我便也成全你。”
自头上拆出一只素钗,柳元芷直接扔至百里杏儿脚边:“你若还有几分骨气,就不要负了刚刚一番情深意切!”
“够了!”
坐于上位的赵梓凌如今再忍不住自己满心怒火,狠狠将手中茶

Rank: 1

91UID
86373667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75  
积分
38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9 
最后登录
2019-7-15 
碗摔到了地上。
茶水飞溅,她却仍不痛快,起身指着柳元芷便骂:“任凭你是哪家的小姐,如今不过在乡下待了几年,当真如同乡野村姑一般,不懂礼数,不知羞耻!”
言罢她又瞧了赵景彦一眼,原本便存了的心思顿时更为坚定起来。
“你这般德行有亏的女子,不配嫁入我侯府的大门,如今我便也戳明,这桩婚事,从此便作废,往后谁也莫要再提!”

Rank: 1

91UID
86373667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75  
积分
38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9 
最后登录
2019-7-15 
第四章 饭菜下毒
赵梓凌带着赵景彦刚要转身离去,却听身后柳元芷一声冷哼:“今日这婚约要退,却应当由我来退。”
此言一出,顿时惊了院中众人。
赵梓凌转过身来,只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你当真好大的口气!”
柳元芷轻笑:“既然早已属意百里杏儿,侯府为何又突然换了人选,其中弯绕,侍郎夫人当我当真不知吗?”
闻言,赵梓凌神色大变。家父阳平候对百里杏儿不喜,又恰巧柳元芷于家父有过救命之恩,这才执意要迎她进门,她也是百般无奈之下,才与弟弟商议出如今这取中之策。
迎面对上柳元芷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眸,赵梓凌便是再为不忿,也无可多言,此事只能再等日后商议。
百里杏儿哭的双目肿痛,如今又听了这一番话,更是心中不安,死死拽住赵景彦宽大衣袖,她只能期望自己所依附的这个男人开口,日后说来,她才不落人口舌。
赵景彦只垂头站在胞姐身后,眼神透出几分阴狠,却始终不曾开口。
百里杏儿终是慢慢松开双手,心中大为失望,待她再看向柳元芷时,又多了不可言明的狠厉。
闹剧终要收场,淡淡扫过众人,柳元芷不再多发一言,抬腿便带人离了前厅。
一路上,燕儿忧心忡忡,几次想要开口,瞧见小姐仍未好转的脸色,又生生将话压了下去。
直到行至院落之时,柳元芷面色如常转过身来,轻声开口:“若我今日规规矩矩的坐那,也不过他为刀俎,我为鱼肉,落得个任人宰割的下场罢了。”
“小姐……”
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如今没了那些龌龊之人在身前碍眼,她心中也痛快了许多。
“今日这一闹,我便是要让他们知道,想要我事事顺从他们的心意,无异于痴人说梦。”
燕儿如今眼眶微红,口中话语几番流转,这才哽咽开口道:“小姐如今终于看开了,那侯府公子并非良人,万万不值得托付终身。”
柳元芷苦笑,燕儿此言说的不错,赵景彦从不不值得,只是上一世她满心妄想,看不透更不想看透,这才落得个惨死的下场。
满心疲惫走进屋中,柳元芷刚刚落座,又不知想起什么,抬手唤了燕儿前来。
心中略有计谋,柳元芷附耳不知吩咐了什么,燕儿虽面色犹豫,却也还是依照小姐吩咐,转身出了院落。
天色渐晚,燕儿站于柳元芷身侧,一边布菜,一边又神色紧张,不停朝着门外看去。
柳元芷轻笑,打趣她:“不过是用个晚膳,又不是偷来的东西,你做什么如此紧张?”
燕儿开口刚要言明,又怕隔墙有耳,特意凑近了:“小姐,今日这事若是夫人知道了,咱们该如何解释啊?”
柳元芷冷笑:“解释?她自己做出来的好事,用咱们给她解释什么?”
正说着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