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9 | 浏览:505|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凤惊华:傲世太/子妃》 - 欢/脱/小哥--91书城原创正版首发 ...

Rank: 1

91UID
97964491  
精华
帖子
24 
财富
125  
积分
2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寻得的宝马良驹,快给本世子领路!”
    “是!”小太监起身之前,又朝着云洛情磕了三个响头:“多谢云小姐,多谢云小姐!”小太监着实没有想到,云洛情竟然会给他求情。
    楚玄痕也是一愣,两年不见的小丫头,性子似乎有了一点变化。
    转身刚要走,一个小宫女从一个岔路口出来,朝他们走了过来,楚玄痕暂时停住脚步。
    “奴婢见过楚世子、见过云小姐。”宫女过来便向他们二人行礼。
    “云小姐,皇后娘娘在净初池边等您,请您快些过去吧!”小宫女行礼之后,对着云洛情说道。
    “净初池?”云洛情突然想起方才在路上那两个小宫女悄悄说的话,皇后娘娘若是在净初池边,那金铃公主……
    小宫女见云洛情有些走神,又叫道:“云小姐,皇后娘娘还等着您呢!”
    “哦,这就去。”云洛情方才抬起脚步,楚玄痕一把拉住她:“小丫头,我陪你一道去。”楚玄痕忽然将他那匹快死了的宝马忘在了脑后。
    云洛情回头看楚玄痕,他这是在担心她?心中隐隐有一点暖意。
    “楚世子,皇后娘娘只说请云小姐一人去。”小宫女忙上前说道。
    楚玄痕仰着头,这才摆出一副皇子的架势来:“本世子两年未见到皇后娘娘,过去看看她还要经过你一个小宫女的同意?”
    他楚玄痕可是东爵京城无人不知的小霸王,谁也不敢得罪,被他这一吓唬,小宫女一个字也不敢回了,低头愣在一处。
    云洛情开口道:“你不是要去看你的马儿?去晚了,可就连最后一面也见不到了。”头一仰,一副什么也不担心的样子,可她心里明白,皇后这个时候找她,定是为了宫门口打秦如冰之事。
    楚玄痕不放心的看着云洛情,宫门口一事他进宫之时就听说了,而皇后娘娘向来对小丫头有偏见。
    云洛情在楚玄痕眼中看出了担心,心中顿时一暖,想不到她这个人人都嫌恶的女霸王,楚玄痕竟然还会担心她。
    “我好歹也是云王府嫡女,就算犯了什么错误,皇后娘娘还当真能吃了我不成?”云洛情淡然一笑。楚玄痕看着云洛情如此淡定,也才点了点头:“好吧,你见完皇后娘娘后,我们在宫宴上见,我从北疆给你带来了一个好宝贝。”
    “嗯!”
    云洛情在小宫女的领路之下,去了净初池边,只是这一路上,她总有些心神不宁,不知为何!
    今日是国宴,宫里的人几乎都去颐和轩帮手了,去静初池的一路上,人是越走越少,云洛情心里还想着,皇后凤驾在静初池,这伺候的人却是不见。

Rank: 1

91UID
97964491  
精华
帖子
24 
财富
125  
积分
2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云小姐,皇后娘娘就在里边,您自个进去吧!”领路的小宫女停下脚步,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多谢!”
    云洛情从园子门边慢慢走了进去,这个静初池她是第一次来,因此路并不熟悉,她顺着白玉石铺成的路面走过去,鼻尖传来淡淡的竹叶香味,空气中带着一丝清透湿润。
    拐了两个弯,依旧是没见一个人,她心中越发的笃定,定是有人要使计,因此更加警惕起来。
    穿过竹林,前方一棵海棠树下,白玉石桌旁站着一个月白色的身影,修长挺拔,黑发如墨,一手负在身后,一身儒雅之气。
    这抹身影让云洛情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Rank: 1

91UID
97964491  
精华
帖子
24 
财富
125  
积分
2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六章 眼睛不收光
忽然,耳际传来“咻”一声,云洛情猛的抬头,一束黑光急速射向海棠树下的白色身影。
    “小心——”云洛情大声喊道。
    月白色的身影闻声转头,看到云洛情那张脸的一瞬间,整个人仿佛被石化了,完全觉察不到危险。
    云洛情眼看着那支箭就要射到那白衣人了,可他似乎并没有看到,莫不是那人眼睛有毛病?
    千钧一发之际,云洛情脚尖一点,蜻蜓点水,直接从河面上直飞过去,在箭射到白衣男子的前一秒钟,成功的拉了他一把,箭擦着墨黑的发际飞过,最后射在了远处的假山上。
    云洛情松了口气,正要抬头问:“你没……”事吧?可话还未说完,整个人就被人紧紧抱住,猝不及防!
    那人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杜若香,可这个怀抱很陌生,云洛情并不习惯陌生人的味道。
    她动了几下身体,想从这个陌生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可白衣男子抱的太用力,她竟然挣扎不了。
    也在这同一时刻,静初池的白玉石路上浩浩荡荡的走来了一行人,走在前方的女子一身紫衣,珠宝首饰佩戴皆是奢华至极,年轻的脸上含羞带惬,晕上一轮粉红,这便是东爵无公主金铃。
    “公主今天真漂亮,摄政王看见肯定非常喜欢。”
    “你们胡说什么呢?小心本公主生气。”金铃公主嘴上如是说,脸上却是笑的像朵花。
    “奴婢说的是事实,我们公主这么漂亮,哪个男人见了会不喜欢?”
    金铃公主嘴角微微上扬,怀揣着满心的欢喜,步子放快了些。
    “公主,您看!”突然,身旁的大宫女红儿叫道。
    金铃猛然抬头,看见海棠树下相拥在一起的一男一女,脸色忽变,红变白,白变青,眼中有一串火苗慢慢燃烧起来。
    “是云王府的云洛情!”红儿仔细看着那身影,十分确定的说。
    葱白的手慢慢握成拳头,捏的骨节发白,精心装扮的妆容已是花容失色。
    只是片刻,金铃猛的转身,走出了静初池,身后的一行宫女忙跟上去,谁也不敢说话。
    “萱忆……”白衣男子低醇厚重的声音传入她耳中,云洛情身子一怔,这是认错了人?亏得她还以为他是瞎子,赶着来救他,还被人占了便宜!
    猛的用力推开了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被迫松开云洛情,看着那张魂牵梦萦了无数个夜晚的熟悉的脸,双眸中充满欣喜,几乎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云洛情朝后退了两步,拍着被弄皱了的衣服,看了一眼眼前的男子:“你这人长着一双亮堂堂的眼睛,不收光是不

Rank: 1

91UID
97964491  
精华
帖子
24 
财富
125  
积分
2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是?要不是我,你命都没了!”
    白衣男子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云洛情的脸,许久才反应过来,风华无双的脸上笑道:“多谢姑娘相救!”
    云洛情无端被人占了便宜心情不好,可这人到底还懂点礼貌,知道言谢,便是脸色稍有缓和。
    “以后小心着点,别以为在皇宫就很安全了,这暗箭可随时会飞出来要了你的命!”云洛情看了一眼这人,见他没有被伤到,转身要走。
    白衣男子忙开口道:“姑娘方才救了在下,请问姑娘……”
    “云小姐,我们公主找你有急事,请你速速去锦祥宫见她!”突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白衣男子的话,抬头看去,正是金铃公主身边的大宫女红儿。
    云洛情眉头微微一蹙,据她这几日的了解,金铃公主与云洛情向来是不对盘的,怎么突然要见她?
    突然想起刚进宫时,在路边听到两个宫女说的悄悄话,沉吟片刻,忽然明白了其中蹊跷。
    金铃公主与摄政王约在静初池边见面,有人特意骗了她来,她与金铃公主本就是冤家,要么是她发现金铃公主私见摄政王,拿了把柄去告皇后,要么就是如今的局面,造成她与金铃公主的误会。
    总之,就是要她与金铃公撕逼!
    嘴角莞尔一笑:“金铃公主找我有什么事情?”
    “奴婢不知,云小姐去见了公主便知。”红儿话语中是恭敬的,可脸上的表情却是半分尊敬也无。
    “今日是国宴,皇上特意嘱咐了我必须参加宴会,但看这个时辰,宴会怕是已经开始了,若因为去见金铃公主而去迟了,恐怕皇上会怪罪!”
    “可是……”
    “今儿四国会晤,若是去迟了,可不止是我一人丢了脸面,只怕被其他三国笑话,以为我东爵不懂礼仪。这可是关系到国家声誉的大事,金铃公主是否担当得起?”云洛情余光瞟了一眼红儿,悠然说道。
    红儿听云洛情这一说,这关系到国家名誉的大事,岂是她一个丫头能做得了主的,可公主的脾气她也很清楚,若是请不去人,定时要挨一顿责罚的。
    “这……”
    “罢了,我这就要去颐和轩,金铃公主若当真有要事,可在颐和轩找我!”
    云洛情说着,从红儿身边走过去,还等不及白衣男子问她芳名,已是只能见到远去的身影了。
    红儿没有请到云洛情,朝白衣男子福了半身,匆匆去回禀了公主。
    静初池边这一时,已经只剩下白衣男子一人了,他口中缓缓念出三个字:“云小姐……”
    声音刚落地,他身后突然出现一个青衣男子,面容清秀冷峻,眸光

Rank: 1

91UID
97964491  
精华
帖子
24 
财富
125  
积分
2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中清冷无比:“爷,国宴已经开始,是否过去?”
    白衣男子容颜惊华,儒雅淡漠,如一尊与世无争的神佛,淡淡开口:“此次会晤,本王代表着南岳,自然不会缺席!”
    幽深的眸光忽的闪过一抹幽光,瞬间即逝。
    静初池边恢复了宁静,一只鸟儿从湖面飞过,湖面泛起微微波澜,一圈一圈荡漾开来。

Rank: 1

91UID
97964491  
精华
帖子
24 
财富
125  
积分
2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七章 皇权逼压,不怕不娶
云洛情顺着方才来的路往回走,路上找了个小太监带路去颐和轩。
    刚走到御花园,便看见御花园的小桥上站着浩浩荡荡的一行人,仔细一看,最为显眼的便是一身紫色华裙的金铃公主。
    眉头微微一蹙,金铃公主脚步可真够快的,她就耽误那么一点时间找路,她便已经等在去颐和轩的必经之路上了。
    看来这狭路相逢,是避不了的。
    面色不动,朝前走了几步:“真巧啊,在这儿遇见金铃公主!”
    云洛情这才刚一开口,金铃公主已经怒火腾升,顾不得其他,气势汹汹的大步走向云洛情。
    一巴掌朝着云洛情的门面打去。
    云洛情一把握住金铃公主挥过来的手,淡淡问道:“金铃公主为何动手打人?”
    金铃公主纤细的手腕被云洛情用力握住,她感觉发疼,想挣脱而出,却是动不了。
    双眼似乎要喷出火来把云洛情烧成灰烬:“云洛情你放开本公主!”
    云洛情莞尔一笑,手一松,放开了她。
    金铃公主揉着被她抓疼的手腕,疼得她皱起了眉,可这疼痛丝毫不能压住她内心的怒火!
    “云洛情你个下贱蹄子,竟敢勾引南岳摄政王,本公主绝饶不了你!”
    云洛情听着金铃公主说的这话,故作不解的细着眼睛思考:“我记得东爵与南岳好像没有联姻啊,你们之间没有婚约,金铃公主你的手再长也管不到人家头上去,况且……”云洛情嘴角悠然笑了笑:“南岳摄政王并未婚配,我也尚未许人家,即便我与他当真有什么,也是我们的私事,关你什么事儿?”
    她本来可以向楚金铃解释清楚的,可面对楚金铃的胡搅蛮缠,她打消了解释的念头。况且,以楚金铃的智商,定然不会相信这是别人设下的计谋。
    “你,云洛情你强词夺理,竟敢和本公主抢驸马!”金铃公主一气之下,全然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话。
    这话一出,云洛情眸中倏然闪过一抹幽光。
    大宫女红儿忙拉了拉金铃公主的衣袖,提醒她说错了话,可她此刻已经被云洛情气红了眼,哪里还管说错了话!
    倏然不知她自己已经开始玩火自焚了!
    “哦,原来金铃公主想招南岳摄政王为驸马,落花有意,就不知这流水是否也有情呢?”
    金铃公主自视自己身份高贵,美貌动人,对云洛情问得这句话丝毫不在意,反而骄傲的抬起头来:“你觉得,这天下有谁会拒绝皇上的女儿,又有谁敢拒绝?”
    云洛情点点头:“也是,摄政王若是不愿,还可用皇权逼压,不怕他

Rank: 1

91UID
97964491  
精华
帖子
24 
财富
125  
积分
2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不娶的!”
    金铃公主先是赞同的点点头,突然之间反应过这句话的意思来了,云洛情是说她只有用父皇的权利逼着才能嫁掉,这对她是一种侮辱!
    不顾红儿的拉扯,再次扬手要打云洛情。
    殊不知,刚才为云洛情引路的小太监突然挡在了云洛情面前。
    “啪!”响亮的一巴掌打在了那小太监的脸上,顿时起了五个红印子,云洛情一怔。
    “滚开死太监!”金铃公主一看是打在了太监的脸上,还打得她的手疼,更怒!
    小太监捂着被打得通红的脸,一阵灼烧般的疼,依然说道:“请公主息怒,云小姐是皇上请进宫的,不能打!”
    金铃公主冷哼一声,这天下是她楚家的,还没有她不能打的人!
    “不能打?本公主看你是活腻了,再敢阻拦本公主,本公主即刻下令棒杀了你!”一条奴才命在她眼中,根本连只蝼蚁也不如。
    谁知,这小太监依然挡在云洛情前面,不让一步:“公主,你真的不能打云小姐,不能打!”
    金铃公主怒,很怒,敢拦她的路的人,都死了!
    猝不及防间,一脚踢在小太监的腹部,小太监从石桥上一路滚到了桥底,头撞在石头上,出了血。
    云洛情眉心蹙起,这是她来到东爵除了梨落维护她的第二个人!
    小太监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又走了上来,仍旧挡在云洛情面前:“公主若是打伤了云小姐,皇上那儿定然也不好交代,请公主停手吧!”
    金铃公主看这小太监倒是有几分硬气,可她历来最讨厌的就是硬气的人,一点也不好掌控。
    “本公主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若是不让开,本公主即刻杀了你!”
    小太监坚定的摇摇头:“奴才不能让!”
    这话果真中了她下怀,冷笑一声,伸手从红儿手中拿过一把匕首来,晃悠着,眼睛看着锋利无比的刀锋:“这么不识趣的人本公主倒是很少见到,这就成全了你!”
    说罢,匕首刺向小太监。
    云洛情在这一刻迅速出手,在匕首刺进小太监腹部之前阻止了金铃公主,她抓起握着匕首的手,只用了三分的力气一折,“哐当!”一声,匕首掉在了地上。
    “楚金铃,我不与你动手并非是怕你,可你刚才的所作所为让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不得不教训你!”
    一股寒气袭来,楚金铃突然打了一个寒颤,云洛情冷寒的眼神令她无端的感到害怕。

Rank: 1

91UID
97964491  
精华
帖子
24 
财富
125  
积分
2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八章 再恶一次又何妨?
“云洛情,云洛情你别乱来,我可是公主,你若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父皇定会……”
    “定会抄我满门,灭我九族是吗?这话你说过多次了!”云洛情看了看平静的莲花池,又看了看她。
    望着云洛情寒气冰绝的脸,楚金铃的恐惧之感自心底而起。
    “你,你敢!”
    “噗通!”话毕,楚金铃呈抛物线状,被扔进了石桥下的莲花池中,池水激起了千层浪。、
    “救,救命……”楚金铃在莲花池中扑腾着,着实喝了不少的池水。
    “云洛情,你竟敢把公主扔进莲花池,你死定了!”红儿惊愕之下指着云洛情。
    云洛情转身走下石桥,身后传来她淡淡的声音:“我云洛情恶女之名天下皆知,再恶一次又何妨?”
    不远处站着的明黄色身影将先前的一切都看在了眼中,这个云洛情,似乎真与从前不一样了,许久,他才从走远的云洛情身上收回目光,看了一眼已经被救上岸来的楚金铃,脸上并没有流露出对妹妹的疼惜,转身走了。
    走了一会儿,云洛情忽然转身看着帮她的小太监:“你叫什么名字?”
    小太监显然没有料到云洛情会问他的名字,怔了一下忙回道:“奴才叫小晏子。”
    看了一眼他脸上红红的指印,额头的血依旧还在滴,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来递给小晏子:“这是治伤的白药,你敷些在伤口上,七日便会好了!”
    小晏子颤抖着手从云洛情手中结果白药,眼中分明有红丝,他在宫里当了十年的奴才,从未有人关心过他的死活,第一次有人关心他,而且这个人还是……
    “奴才谢谢云小姐!”他卑躬向云洛情道谢。
    “该是我谢你的,清理一下伤口上药吧,否则你流血也要流死的,颐和轩我自己去便是!”把一块白色的丝帕放在他手中,留下一抹白色的背影。
    小晏子看着白色背影渐渐走远了,额头上还滴着血,低头看着手中的白丝帕,他答应过王爷要保护好云小姐,他不会食言!
    云洛情到了颐和轩,楚玄痕果真给她留了位置,可这国宴上,每一个人的位置都是按照身份来安排的,云洛情一到便被云王爷叫了过去。
    “小姐,您怎么现在才来?皇后娘娘都到了许久了,还一直问你是否来了,你不是去见皇后了吗?”梨落小声的伏在她耳边问道。
    “我没有见到皇后。”
    “啊?小姐,那你……”梨落似乎猜到小姐是被人使计了,从小到大,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并不少见。
    看自家小姐还是和进宫时一样,没多什

Rank: 1

91UID
97964491  
精华
帖子
24 
财富
125  
积分
2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么,也没少什么,想是小姐应该没事,她这才放心,松了口气。
    只是抬头之间看见秦王爷的脸色,又不禁担心起来了。
    “小姐,秦王爷看你的眼神恶狠狠的,你在宫门口打了秦小姐,好像被皇上知道了,先前一直问你呢!”
    云洛情是一点担心也看不出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多担心有啥用!
    “怕什么,他还能吃了我么?”
    梨落觉得自家小姐似乎真的跟以前不太一样了,从前胆子也大,可每次一惹祸都是急着找老王爷当护身符,这回却不一样了!
    这种天不怕地不怕,敢做敢当的小姐,令她逐渐心生佩服之感。
    云洛情扫视了一圈整个国宴,最上首坐着的是东爵惠武帝,身边坐着皇后,
    有一人与惠武帝齐座,龙案之下摆放着两副桌椅,有一人坐着,其中一人便是她在静初池边见到的南岳摄政王。
    容离举着杯子朝她遥遥一敬,算是与她打了招呼。
    与惠武帝齐座的是一个黑色绣五爪金龙华服的男子,看不太清楚男子的脸,可只是看一眼,便让人浑身泛寒。
    “小丫头,可是看上了他们中的谁?”楚玄痕突然在她身边出现,吓得云洛情一怔。
    云洛情眉头一皱,瞪了一眼楚玄痕,她不过出于好奇心多看了两眼而已,瞧楚玄痕把她说的,她是花痴吗?
    “是啊,我就是看上了他们两个,管你什么事?”
    楚玄痕一听,怔住,皱眉:“喂,小丫头,我随便说说而已的,你看上他们其中一人已经不得了了,还两个都看上了,你知道他们都是什么人吗?”
    “管他是什么人,在我眼里,都是男人!”云洛情拿起一个苹果啃着,看到边上空着的位置,心想,这四国会晤还有人敢迟到的?
    楚玄痕觉得他很有必要帮小丫头普及一下国际常识,否则这小丫头哪天惹了麻烦都不知道,眼睛看着容离。
    “穿白色衣服的是享有战神之称的南岳摄政王,据说他九岁上战场,十五岁凭战功被封王,他虽然未婚配,但是看不上你的!”最后一句,是带着笑说出来的,古来君子爱淑女,容离可是仓廪大陆的四君子之一,自然是看不上一身污名的她的。
    云洛情听楚玄痕这话是有几个意思,侧头望着他:“我也是女人,他为什么会看不上我?难不成他不喜欢女人?”

Rank: 1

91UID
97964491  
精华
帖子
24 
财富
125  
积分
2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九章 回皇上,是她该打!
“云洛情,云洛情你别乱来,我可是公主,你若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父皇定会……”
    “定会抄我满门,灭我九族是吗?这话你说过多次了!”云洛情看了看平静的莲花池,又看了看她。
    望着云洛情寒气冰绝的脸,楚金铃的恐惧之感自心底而起。
    “你,你敢!”
    “噗通!”话毕,楚金铃呈抛物线状,被扔进了石桥下的莲花池中,池水激起了千层浪。、
    “救,救命……”楚金铃在莲花池中扑腾着,着实喝了不少的池水。
    “云洛情,你竟敢把公主扔进莲花池,你死定了!”红儿惊愕之下指着云洛情。
    云洛情转身走下石桥,身后传来她淡淡的声音:“我云洛情恶女之名天下皆知,再恶一次又何妨?”
    不远处站着的明黄色身影将先前的一切都看在了眼中,这个云洛情,似乎真与从前不一样了,许久,他才从走远的云洛情身上收回目光,看了一眼已经被救上岸来的楚金铃,脸上并没有流露出对妹妹的疼惜,转身走了。
    走了一会儿,云洛情忽然转身看着帮她的小太监:“你叫什么名字?”
    小太监显然没有料到云洛情会问他的名字,怔了一下忙回道:“奴才叫小晏子。”
    看了一眼他脸上红红的指印,额头的血依旧还在滴,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来递给小晏子:“这是治伤的白药,你敷些在伤口上,七日便会好了!”
    小晏子颤抖着手从云洛情手中结果白药,眼中分明有红丝,他在宫里当了十年的奴才,从未有人关心过他的死活,第一次有人关心他,而且这个人还是……
    “奴才谢谢云小姐!”他卑躬向云洛情道谢。
    “该是我谢你的,清理一下伤口上药吧,否则你流血也要流死的,颐和轩我自己去便是!”把一块白色的丝帕放在他手中,留下一抹白色的背影。
    小晏子看着白色背影渐渐走远了,额头上还滴着血,低头看着手中的白丝帕,他答应过四皇子要保护好云小姐,他不会食言!
    云洛情到了颐和轩,楚玄痕果真给她留了位置,可这国宴上,每一个人的位置都是按照身份来安排的,云洛情一到便被云王爷叫了过去。
    “小姐,您怎么现在才来?皇后娘娘都到了许久了,还一直问你是否来了,你不是去见皇后了吗?”梨落小声的伏在她耳边问道。
    “我没有见到皇后。”
    “啊?小姐,那你……”梨落似乎猜到小姐是被人使计了,从小到大,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并不少见。
    看自家小姐还是和进宫时一样,没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