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7 | 浏览:954|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重生之嫡女无双 - 燕双飞--91原创首发文

Rank: 1

91UID
83530720  
精华
帖子
36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七章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夜尘陌看着皇城的方向若有深思,此行在帝都引得如此反响,怕是还未到皇城就传入夜启帝的耳中,夜启帝本就不信任他,如今可谓是添了一把火了。
    这么一想眉头蹙的更紧了,自己并无谋反之意,如今却被如此怀疑,甚是无奈。
    在队伍的簇拥下,来到皇城之下,早有宫人在城门前迎接,宫中不允许骑马携兵器进入。
    只听得一刺耳尖细得声音:“宸王殿下,咱家在此恭候多时了,皇上命奴才在此迎接,请王爷随奴才进宫面圣。”这是刘公公得的声音。
    夜尘陌神色如常点头示意。刘敬德自小就跟随夜启帝身边伺候,如今派出他来迎接,可以看出是十分重视宸王了。
    夜尘陌从马上跃下,将佩剑卸下,扔给后方侍卫,便随了刘公公进了宫门。
    随着夜尘陌的身影进入,宫门也随之关闭,一瞬间恍如来到另一个世界,这门将外界的吵闹隔绝,放眼望去,如此肃穆庄严,让人不得**。
    夜尘陌沿着走廊快步走着,到了御书房门口,刘敬德欠身说到;“皇上正在里面批改奏折,咱家去给您通报一声。”
    夜尘陌点点头,沉声说道“有劳了。”
    不多时,刘公公便走出来,对夜尘陌说“皇上说让您里面请。”
    夜尘陌微微弯了弯腰,便走了进去,只见御书房内铺着一层波斯地毯,紫檀木的座椅摆在两侧,墙上挂着许多名贵字画,正中间摆着一个书桌,上面放着镂花鎏金香炉,里面盛放着的龙涎香正缓缓削燃,通体生香,好不古典高华。
    桌上的笔筒里笔锋林立,一张张奏折堆放在旁边,而一位身穿黄袍的人正埋头批改着,只见他戴着束发金冠,身着九龙黄袍,剑眉星目,眼神凌厉,身上自带一种威严,这就是夜启帝了。
    夜尘陌来到桌前,恭敬行礼,夜启帝放下笔,淡笑看着他,眸色渐渐深沉起来,出声让他免礼。夜尘陌低头,不去触及夜启帝的目光以示尊敬,内心却猛地一沉,知晓他已然开始对自己敏感。
    夜启帝起唇:“宸王,朕听闻此次你回归,京都百姓甚为欢喜,可见你声望不差。”
    夜尘陌瞳孔猛地一缩,果然,一开始就传入夜启帝的耳中,内心不敲起警钟,他敬重道:“百姓如此欢喜,是为着咱们天启国欢喜,觉着国家日益鼎盛,是皇上的福泽保佑,才能有百姓们的欢乐。”
    伴君如伴虎,常人之道理。他有意隐忍,为着先祖那点忠诚,着实是冤枉,他只一心想到做好这个王爷,也架不住圣意难测。
    夜启帝并未因他的话语而流露任何的情绪,

Rank: 1

91UID
83530720  
精华
帖子
36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依旧淡漠的笑着。许久,才问到正事:“此次你去北溟国除了密报里那些,可有什么收获?”
    夜尘陌挺直腰背,回道“臣暗中有查访北溟国军部,但其守卫严密,如果真像表面那般贪腐荒败,又怎会如此严密?”
    “哦?”夜启帝一挑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夜尘陌正色道“北冥国如今,表面北冥帝沉迷声色,国事也在荒废,但实则军队却异常严密,这事却有蹊跷,皇上还是从长计议。”北冥皇室看似软弱无害,实则狡算着一切。
    夜启帝目光看着前方,太阳穴的神经跳动着,他扶额盘算着。莫说这宸王势力如何,也不免不能够相信他的全言,对于皇家来说,无人可以真正相信,且不说北冥国线下到底如何,日后线人来报再议,今日百姓这般举动,实属有异,不知宸王暗地里做过什么,该是大防。先帝仁慈,封其为王,若是不识抬举,可不能怪朕为了这国家出去毒瘤。
    夜尘陌正和皇上交谈着,殿门突然被打开,一抹窈窕倩影袭来,刘公公拦住这人请罪道:奴才有罪,没能拦住公主殿下,请皇上赐罪。”
    这倩影盈盈一握,身着浅蓝华服,腰间配有紫玉,头戴金冠,也是穿插流萤步摇,眉间朱砂一点红,杏眼细眉,明眸皓齿,粉樱小嘴,端看着气派典雅,生的确实皇家端庄。
    夜启帝挥手让刘敬德退下,眼底确是宠爱之意:“皇儿,怎得这么没规矩,平日里不见你如此急色。”他自然是明白自己的女儿是何意思,若是真能促成这桩美事,也是不用再顾虑什么。
    夜意华低头走去,只是微微颔首,“见过王爷。”她面色潮红,却又是忍不住的偷眼看去,这一看恰巧与宸王对视过去,她脸上的喜色以毫无遮掩,却又是不敢对视,闪躲过后又是更大的羞涩。
    夜尘陌知晓这公主的情谊,坊间皆有传言,这公主对自己仰慕许久。
    这公主的任性刁蛮由来已久。不免探究看去,公主面色潮红,眼中满是喜色,嘴角上扬,对视之下,喜怒展露无遗,这一下的闪躲,不免让他想起先前慕惜月古井无波的神色,眼底的失望越来越浓。
    夜启帝看到他俩的眼神相及,若是促成本就百利而无一害,于是自称身体不适,让这两人自行离去,二人称退。
    夜意华心里欢喜的很,又生怕夜尘陌会离去,于是问道:“王爷,此行可有有趣的事,华儿在这皇宫中可是闷坏了,你说与华儿听听可好?”
    “此次前去,公事公办,并无它事。”夜尘陌眉头紧蹙,本就沉默寡语,也确实并无任何有趣之事。
    “这样啊,没事的,那华儿与你

Rank: 1

91UID
83530720  
精华
帖子
36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说说皇宫里有趣的事也行啊”夜意华内心闪过失落,却也重新打过精神,这宸王的淡漠无情是世人皆知的,自己想要的,就得受着,苦笑一番。
    夜尘陌应对夜启帝时已是烦耐至极,又如何耐心应付夜意华,眉尖紧蹙,嘴角抽了抽,甚为不耐:“公主,本王还有事情,就先告退了.”
    夜意华一听,娇嗔着:“陌哥哥,怎的如此的急色匆匆,陪华儿一会吧,你出使北冥国的日子,让华儿很是想念,如今回来,为什么不能陪陪我?”上前拉着夜尘陌。
    夜尘陌拂去她的手,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他自小便不喜别人接触。转身便要走。“哎,等一下,本宫还有事要和你商议。”见他如此急切的要走,夜意华心里着了慌,不由的脱口而出,刚说出口,自己便羞红了脸,十分害臊。
    自己的确是想把他多留几刻,可是眼前,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夜尘陌听她如此说,便转过身来,想听听她要说什么,而脸上依旧是不耐烦的神色,眉头蹙的更紧了,也不去看她,只沉声说道“公主还有何事,请快讲,本王还有要事,耽误不得太久。”
    等了一会,却不见回音,不由的心下生疑,便抬眼看去,却不期对上了一双剪水秋瞳,心下不由的一颤,只见这双眼睛里面盛满了盈盈的情意,此刻目光灼灼,看的自己好不自在。
    此刻夜意华脸上还带着一抹春色,正不知如何开口,突然就对上了宸王的眼睛,看的自己又是心里一热,脸上更添一抹红晕。
    突然一个想法在自己脑海里涌现,自己也不由的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但是转念一想,也许,此刻自己把握住这个机会,便可以成功呢,心里暗自做着决定,自己的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往宸王那里靠近了几步。
    夜意华看着宸王俊郎的脸庞,内心感情越来越强烈,她低着头,却是不敢再看她。
    此时夜尘陌内心生奇,却也隐隐猜到了几分,不由的往后退了一些,夜意华抬起头,眼神变得坚定了一些。
    只见她轻启朱唇,“就是,我想说,我们……”话未说完,夜尘陌打断:“公主乃千金之体,慎言。”说罢转身离去。
    留下一脸黯然的夜意华。
    怎么会这样呢……
    为什么,她这么优秀的女子,为何夜尘陌对自己看都不看一眼,到底是为何……
    无形的忧伤越来越浓郁,远处,夜尘陌的身影被拉的好长,而与夜意华相比,她的身躯更加单薄。
    不论怎样,她都不会放弃的!!
    是夜,夜幕下的帝都却是灯火通明。皓月当空,群星闪耀,这城中万家灯火与之交相辉映,

Rank: 1

91UID
83530720  
精华
帖子
36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熠熠生光,美不胜收。
    皇城在这月色中显得更加的宏伟壮观,金碧辉煌的模样气势磅礴就连城墙都显得巍峨起来,为这盛世华章增添气势。
    这种地方,里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进去,却不知一入宫门深似海,多少二八年华的少女葬身此处,埋葬一辈子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
    忽的一道身影从城门出来,锦服加身,满身贵气,却又满是疏离,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这气息与这皇城相溶,同样的高不可攀,同样的圣神不可侵犯。
    这正是刚从皇宫出来的夜尘陌,城门外早有王府的马车等候。
    他跃上马上,刚坐定,突然暗卫黑鹰在马车旁请示:“殿下,黑鹰前来待命。”
    只听得慵懒的声音在里面响起:“进来。”
    黑鹰领命进入,行礼道:“殿下。”

Rank: 1

91UID
83530720  
精华
帖子
36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八章  饭菜有毒
夜尘陌几不可闻的嗯了一声,好听的声线微微起伏,很有磁性,“京中可有发生大事?”慵懒的拿过一旁的白玉瓷杯,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水,轻抿一口,凤眸微微眯起,十分惬意。
    黑鹰回想了一下,凛声道:“俞家二小姐俞子珊在前段时间病逝,大小姐俞容珊伤心过度病倒。将军之女慕惜月落水后太医诊断是逝去,不知为何又死而复生,而后性情大变,一改懦弱本性。”
    夜尘陌一脸淡漠的听着黑鹰的汇报,在听到慕惜月这三个字时,眉头微不可计的挑了一
    下,内心不置可否地颤了一下。
    死而复生吗?
    记得之前回来时也见过,看来,谣言竟是真的了,当真出奇。
    “性情大变?怎得?”
    黑鹰一怔,也是满心差异,不由得抬头看了夜尘陌一眼。
    平日里不论如何向殿下禀告诸如此类的消息,殿下从来都是视若罔闻毫不在意,如今却反问自己,很是反常。
    但也是恭敬答道:“是的,殿下,那慕惜月本事十分懦弱之辈,又逢将军征战在外,常被姨母庶妹欺负,而她却认其是关心爱护,也是愚昧,不若重生后仿佛变了一个人,不再以好脸色想与庶妹姨母。”说罢偷眼望去,不禁纳闷,殿下方才是挑眉了?这可真是百年难得一见。
    这回答倒是十分准确了,夜尘陌想着如此令人费解,倒也无人怀疑其他。脑中再次想起那双古井无波的凤眸,很是让他想要去一探究竟,那眸中藏了何等的灵魂。
    但那想法也只是一闪而逝,毕竟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眼神示意黑鹰可以退下了。
    黑鹰得到指示便起身跃向马车外,隐于黑暗中。
    夜尘陌眼神一凝,又再次合眼小憩,马车向王府疾去。
    一夜没有风波草动后,清晨的荷秋院是忙碌的,因为此处是下人住所,在主子们都在休息时荷秋院的下人要早早起身,准备伺候主子们的起身事宜。慕惜月就是在这样忙碌的喧闹声中醒来。
    她觉得自己浑身不舒服,只以为是自己没有睡好,没曾多想,借助添香的搀扶起身,只道是自己越发慵懒了。
    让添香服侍自己洗漱后。下人们送来吃食。添香望去,又是十分简陋的菜式,顿时已经没了胃口,“怎么总是这个样子,小姐,将军大人什么时候回来啊?”
    添香为着小姐有些苦恼,慕惜月看着添香拿出的衣物,方觉得怎得之前没有这华服,那对母女绝对不可能给她如此华丽的衣物,虽然自己也有很多华服,但是这个衣服是菱伊阁最新出的款式。
    菱伊阁是新开的

Rank: 1

91UID
83530720  
精华
帖子
36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一家成衣店,此阁一开深受京都富贵人家的喜爱,当然价钱也是贵的厉害,自己绝无可能有钱买。
    看着她疑惑的目光,添香欣喜地说:“小姐,这衣服好看吧,这可是菱伊阁最新款式的衣服,添香看着,真真是好看极了。”
    添香说罢,还朝着暮惜月比划比划,又感叹道:“小姐,东方将军果然对咱们很好,还给小姐送来衣服。”
    慕惜月顿了一顿,东方朔言吗?自己上辈子也没有感觉到自己会被如此亲切对待,说不
    感动便是假的。
    她还是谢绝穿上这件衣服了,毕竟现在还在将军府,若是她穿上这件衣服,怕是招到诸
    多目光没几个善意。自是要学会藏锋,韬光养晦,自是不怕日后没有机会。便命添香将其收起,并换上原来的衣服。
    过后,下人们送来饭菜。
    添香望去,这次的饭菜居然比往常好上几倍,有了很多肉色,鸡鱼确实做的很是精致,
    从不见的糕点也有上桌的。顿时已经来了胃口,“小姐,这次她们怎么会那么好心,居然送来这么好的饭菜,小姐,你先尝尝,肯定特别好吃。”添香向往的望向这菜。
    慕惜月如常般入坐,看向添香:“还不过来吃?”
    添香顿时如临大福,冲来时,却是踩到
    自己的衣角,扑倒在饭菜里,这桌饭怕是不能吃了。
    慕惜月淡定起身,添香一脸愧疚:“对不起,小姐,我错了,今天的菜这么好,都是我的错。”仿佛都要哭了。
    慕惜月觉得没什么可惜的,“这没什么干系,把这些饭菜给那条狗吃吧!”添香端起残饭满脸可惜的送出去。
    突然添香跑着过来,一脸惶恐的看着慕惜月,声音十分颤抖:“小姐,小姐,那狗死了”
    仿佛见鬼似的神色,现在想来也是十分后怕。
    “怎的?莫不是是那饭菜?”慕惜月动作一顿。
    只听得添香颤抖着:“是那糕点,我刚喂了那狗糕点它就口吐白沫,倒地而去,小姐若
    是我们吃了,不堪设想啊小姐。”
    慕惜月目光一凝,眉目间满是冷锋,她现在也是有些冷意,若是添香没有扑倒,现在死
    的是自己。想要自己死的人无疑是那母女二人,想来真是人心可怕。
    忽的,她忽然想到上一世,自己也有过这般场景,那时自己和俞荣珊是相亲的姐妹,自
    己对她很是信任,万万想不到落到那般境地。
    上一世她也这般中过毒,那毒她没躲过,险些进了鬼门关,最后被硬生生救回来,确实
    落下了隐疾,只是当时还小,没想到,

Rank: 1

91UID
83530720  
精华
帖子
36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从这么小那俞容珊就如此算计,倒是让自己没想到。
    内心讥笑着,甚是觉得讽刺,人世间最美好的感情绝对有亲情,自己上一世,这一世,
    都很是惨,仅有一个东方朔言,一切都是假的,现在能支撑自己的就是复仇。
    一切阻挡她心境的都是不许存在的!
    添香啜泣着,她确是没有经历过什么,这样的场面攸关生死,她已经淡定不了了,慕惜
    月没有劝她,这种场面必定以后会有很多,这是添香必须经历的事情,她不能帮,若是日后自己不在她身边,她也总是要度过的。
    添香偷偷看着慕惜月,她也很是好奇,为什么之前的小姐明明那么的软弱,现在却那么
    的厉害,她很好奇,却也不敢多问,毕竟她只是个小丫鬟,不过这样也好,总是别人也不敢太欺负她们主仆二人了。可是刚刚的场面却也是十分的恐惧。
    添香抹了抹泪,她决定要坚强一些,若是日后有人在欺负她们,她也不至于拖了小姐的
    后腿。这样想着,她擦干眼泪,站起身来,郑重的告诉暮惜月:“小姐,添香不哭了,添香会保护你的。”
    慕惜月微笑着抚摸了添香的头,难得的笑了下:“好,别哭了,我也会保护你的。”
    添香看着慕惜月,觉得自己找到了主心骨,内心顿时安定不少,她目光一紧,担心道:
    “小姐,我们把这件事告诉东方将军吧,他一定会帮助我们查出是谁!”
    慕惜月摇了摇头:“不必,想要我命的人除了后院那两位,不能再是其他人了。”
    添香眼睛一睁,满眼的难以置信:“怎么会?她们怎么敢?”又想到,她们对小姐的种种迹象,也确实可疑,若是日后再生事端,又该如何,越想越是后怕:“小姐,咱们告诉东方大人吧,他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慕惜月按住添香的手,摇了摇头。却也是没有说话,只是淡笑着,眼中一片清明。
    这件事绝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但不是现在。
    一山更比一山高,她若是去找文姨娘理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不如先按兵不动,从前敌人在暗自己在明,今时今刻,也该换过来了。
    冷眼瞧着地上的汤汤水水,慕惜月哼了一声:“将这些悄悄丢掉,切记,不可让第三人知晓。”
    “是。”添香惊魂未定的答应一声,照办了。
    很快,一年一度的元宵节就要到了,由长公主叶思忆举办,慕惜月身为嫡女,自然要参加的。
    往年的时候,都是文姨娘带着慕惜念去参加,外人都知道,慕府实际掌权人是文姨娘,所以也不多说什

Rank: 1

91UID
83530720  
精华
帖子
36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么,可心里对文姨娘鸠占鹊巢的行为,非常鄙视。
    今年也是如此,不同的是慕惜月也去了,往常慕惜月因为身子不好,能推的宴会都推了。
    可今日,慕惜月作为嫡女自是要到场,昨日东方朔言一早来到将军府,送来一身华服,正是菱伊阁的,如今穿着,又不是那种大红大紫得小女孩得俏丽颜色,着蓝衣,多得几分英气。倒也能端得起将门之女得派头。
    到了宫门,宫门前得车马成群,许多王公贵族的女眷都已下车等候宫女的带领,慕惜月也是站好,却突然在人群中发觉两抹熟悉的身影,定睛一看,却是文姨娘和慕惜念。
    内心暗自揣度,文姨娘且不说是偏房,便是这慕惜念庶女的身份也是不能来参加这等宴会。内心虽说是诧异非常,也不会表露分毫。
    慕惜念确实不识时务,居然主动挑衅:“没想到吧,我和娘也来了,可是长公主发的帖子特准娘也来。”说罢腕住文姨娘的手臂,得意的一挑眉,故作亲切。

Rank: 1

91UID
83530720  
精华
帖子
36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九章  冤家路窄
原来是长公主觉得慕将军远在边疆守卫沙场,这是为了国家,皇家自当也会给予慕家恩准,慕夫人虽说不在,可将军府中也还是有当家人的,特此恩准文姨娘和慕惜念一同参加。
    慕惜月并无任何情绪,内心对她的讥讽只道是幼稚,打眼一看,这才看到她精心打扮了一番,慕惜念本就是生的甜美,如今特意着淡粉色华服,打扮俏丽。定是出自菱伊阁,想来文姨娘今日可谓是想要找个乘龙快婿了。
    文姨娘也是这般华丽,定是想要拿起将军夫人的派头。如今还不是将军夫人就已这般得瑟,不知来日若真封着,不知又是何种更加猖狂的姿态。
    淡笑着,她不与理会二人,不多时,便有宫女前来,随着领路宫女的带领,到了太和宫门,那宫女才退下。慕惜月看着这皇宫,四墙封死,抬头便是四方天,很是压抑。
    还未踏入殿门,她便听到殿里的喧嚣。乐曲弦和间,不觉有些陶醉。这感觉与方才在殿外看四方天是不一样的。
    进入太和宫只能携带一名侍从,她带添香进入。慕惜月往里走去,进入太和宫,眼前是热闹的宴席。两边摆满了长桌,每位宾客的桌子上都摆放着美酒佳肴,**在宴席中间翩翩起舞,文武官员都饮酒欣赏着舞蹈,丝竹声欢笑声不绝于耳,处处散发着繁华富贵的气息。
    慕惜月冷眼看着着一切,只想这繁华也不过一瞬,眼神扫过众人,人人不过是醉生梦死的模样,仿佛这繁华场不会消散。
    在这大殿之上,年轻的女眷们都聚在一起讨论发生得趣事,妇人们仿佛更喜讨论一些衣服首饰。不像她,自己站在殿门,不若那些三五成群的女眷,她只认识文姨娘和慕惜念。
    扫视过去,文姨娘似乎早与那群妇人打成一片聊的甚为开怀。只见慕惜念早已和俞容珊以及其他少女相谈甚欢,眼神看向她,内心的炫耀与得意已是覆满双眼,她身旁得那些少女不知听她说了什么,有意无意的看过来,眼神中带着鄙夷。这般情况倒也略何她意,她本就无意与那些虚伪的人相交,本就喜静,此番竟然她舒怡,难得清净。
    慕惜月找了一个角落随意坐下,把玩手中的酒杯。环顾着四周得人们,不经意间她朝着那一抹红衣看去,只见那人坐在那里独自饮酒,细细看去锦衣玉冠,说不出的富贵雍容,一看便知是位高之人,那是宸王。
    只见其乌黑的头发束着白玉冠,面色如玉,眉眼冷峻,鼻梁**,薄唇紧闭,正慢慢品着手中的那杯酒,虽说只是坐在那里,周身却散发出冷冽的气场,让人不敢靠近。他只静静的坐在哪里,与周围的喧闹形成

Rank: 1

91UID
83530720  
精华
帖子
36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了强烈的对比,让人移不开眼去。
    端看他举起酒杯,带向嘴边灌了下去,却有一缕酒痕淌过他的喉尖。旁边偷看的女子何止她一人,全都赞叹,就是她也是喉咙一紧,眼神倒是有些迷离,不得不承认,这人确实惊艳。
    夜尘陌被这直勾勾的眼神注视着,淡眸一扫,心下知晓是那将军死而复生的女儿慕惜月,装作若无其事,很是自然的从她身上移开。
    夜意华早就注意到了独自在那饮酒的夜尘陌,只见他眉眼冷峻,神色自若,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之无关,只慢慢品着手中那杯美酒。夜意华心中暗喜,只快步向他走去,这仪态当的起妖娆二字。岂料他并未注意。
    “宸王,近来可好?”夜尘陌正暗自思量着刚刚慕惜月偷看自己的场景,冷不丁被这一声呼喊打断了思绪,不禁皱起了眉头,“近来无恙。”夜尘陌回答道,语气里满是疏离与冷淡,不愿与她多交流,站起身,向夜意华行了礼,便大步向前走去,眼睛直视前方走了。独留下正拿着一杯酒的公主,夜意华眼神冷意凝聚,随手将酒杯摔下去。
    她攥紧拳头,银牙一咬,自己贵为千金,两次三番给他好脸色,他都置若罔闻,岂非是有意给我脸色。这么想着,更加气愤,跺了跺脚,便要转身离去。恰巧这时慕惜月正想起身去殿外走走,不料刚走到门口,便撞上正气愤得公主。慕惜月也是暗自叹气倒霉。
    夜意华一时控制不住,骂道道:“**,居然赶挡本公主的路,可是有意”
    慕惜月知道这位公主恣意妄为,不愿与其纠缠,想了想觉得吞声过去,只伏低做小说道:“公主殿下恕罪,臣女并非有意挡住路,还请公主殿下圣明。”
    夜意华正处于气头上,正欲找人发泄,她本就是娇纵惯了,此时见她如此软弱,更是不饶:“好胆,居然还敢找理由,还不跪下认错。”
    慕惜月目光一凝,冷意十足,此时那些妇人也渐渐围上来,慕惜念和文姨娘此事也是暗自高兴,巴不得慕惜月倒大霉。
    夜意华正等着她跪下,却不料慕惜月神色冷肃,一脸冷意的悄声到:“公主殿下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皇家,圣上遵行以理服人,公主殿下不应遵从吗?”
    一片哗然,众人皆惊异于慕惜月的大胆慎言,却也只是旁观。
    夜意华看到那么多人都在围观,又岂能被她灭了威风,一时气愤不已,抬手想要打去,却不料手腕被人抓住,刚想骂去,却发现是夜尘陌!只见他放开手
    说了句:“皇上来了。”夜意华甚至生气,眼底的恨意展露无疑,她诧异着宸王为何会帮慕惜月解围,如此更是嫉妒慕惜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