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7 | 浏览:954|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重生之嫡女无双 - 燕双飞--91原创首发文

Rank: 1

91UID
83530720  
精华
帖子
36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只因慕惜月离开的时候说了句,“姨娘,属于我的东西,我会一样样拿回来的,这飞仙阁,你们住的可舒服?”
    慕惜念抱着文姨娘的胳膊烦躁的摇晃,“娘!你怎么能这么退让呢!你看那小贱人都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
    “闭嘴!你以为我想如此?这贱人今日分明有备而来,我们丝毫没有准备,这死丫头,突然这么伶俐……”
    文姨娘气的肝疼之后,只剩下满脑子的问号,慕惜月突然的变化,让她们措手不及。
    她句句把慕将军搬出来镇压她们,让她们说什么都是苍白的。
    她高贵的嫡女身份,慕将军对她的关心……
    “娘,万一这小贱人当真写信给爹爹去告状怎么办!爹爹如果知道了,他会大发雷霆的!”提起慕青山,慕惜念就是一阵哆嗦。
    从小到大她都怕威严至极的爹爹,而慕青山对慕惜月从来都是和颜悦色的,对她就不同了。总说要对她严厉些,当男孩子来培养,可实际上并不宠爱她,反而十分冷酷。
    文姨娘冷笑一声,“让她几步,她莫要以为这府中就是她的天下了!”
    慕惜月,你还翻不出我的掌心!
    在文姨娘封锁府门之前,慕惜月就带着添香从后门溜了出来。
    添香脚步踌躇,满脸担忧,“小姐,咱们已经惹怒了文姨娘,又这么溜出来,回去以后可怎么办啊?文姨娘不会让你好过的!咱们在府中,岂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慕惜月点点头,“就这么回去,确实如此。”
    她方才不过耍了几句嘴皮子,让文姨娘不舒服,文姨娘一定会对她采取措施,切断她与外界的联系,关起门来好好教训她。
    她激怒文姨娘,再抓住机会溜出去,接下来就要去做一件事,给她自己戴上‘护身符’,让文姨娘不敢再动她,起码在她父亲回来之前,不敢再轻易对她下手。
    “那小姐你还不着急,我们……我们该怎么办呀!”添香双眼通红,几乎要急哭。
    如果她们一直懦弱下去还好说,怕就怕今日这么一闹却又被打压回去,若真是如此,恐怕她们以后的日子比之前还要难过千倍百倍。
    “这么担心干什么,没事的,有我在呢,你就放心好了。”
    慕惜月拍了拍她的肩膀,指了指前面,那雕梁画栋的高雅建筑道:“快看,前面就到醉生楼了。”
    醉生楼是帝都最大最繁华的酒楼,有钱人可以在一楼处用膳,要想踏上二楼,就需要地位或者势力了。
    慕惜月带着添香直接找掌柜的,告诉他,“请通知朔言公子,慕惜月求见。”

Rank: 1

91UID
83530720  
精华
帖子
36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掌柜精明的眼珠子转了两下,立刻派小斯往身后去了,眨眼的时间,掌柜就将慕惜月主仆二人恭恭敬敬的请上了三楼的雅间。
    添香抹了抹眼泪,好奇问道:“小姐,你来这里干什么?”
    慕惜月不便回答添香,她在慕惜月脑中搜寻到的记忆,这座酒楼跟她的表哥东方朔言有着极大的关系,东方朔言曾叮嘱慕惜月,如果有难处立刻来这里找他。
    而东方朔言是当朝骁骑将军,定能够联系到慕振威。
    东方朔言就是她的护身符。
    只是有一点很奇怪,东方朔言对慕惜月好是肯定的,毋庸置疑的,可为什么原主出了这么多事都不愿意来找东方朔言了呢,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惜月,真的是你?快进来。”一身锦袍的男子无法掩饰眼中的惊讶,欢喜的迎了慕惜月进厢房。
    他发自内心的真诚,让慕惜月油然而生一股亲切。

Rank: 1

91UID
83530720  
精华
帖子
36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五章  去找东方朔言
“表哥,还好有你在。”慕惜月的声音微微颤抖,连忙起身行礼。
    心里一阵阵悸动如海浪般涌了上来,慕惜月知道,那是原主残留的感情,可见她与东方朔言的感情极好。
    见慕惜月如此客气,东方朔言赶紧将她扶起,关切道:“许久未见,表妹怎的如此客气,可是府上出事了?”
    慕惜月摇摇头,妯娌间鸡毛蒜皮的事还是不说为妙,免得让东方朔言与她一同操心。
    “表哥这些日子可与我父亲通过书信?”
    东方朔言摇摇头,略带歉意道:“不曾有过,这些日子事情太多,数月前我曾与你父亲修书一封,却未有答复,想来边疆战事连连,你父亲也未必顾得上家里。”
    慕惜月点点头,“既如此,表哥,还是麻烦你尽快与父亲联系,数月未见,惜月挂心的很。”
    慕惜月并未久留,简单交代几句便欲离开。
    才出了房间,添香疑惑道:“小姐,您为何不把文姨娘欺负您的事告诉表少爷,他一定会为您做主的。”
    慕惜月浅浅一漾,反而问了另一个问题,“文姨娘最怕谁?”
    添香脱口而出,“当然是老爷……”
    猛然想到了什么,眉飞色舞道:“小姐,我知道了!”
    慕惜月会心一笑,二人下了楼。
    “小二,来间雅间,再来几壶上好的小酒!”
    一道令慕惜月永远不会忘记的声音猛然想响起,娇躯剧烈一震,如花枝乱颤,凤眸却陡然直了起来,盯着远处的男子,似要将他一口口吃掉。
    是唐清平!
    居然会在这里碰到唐清平!!
    他的声音,他的样貌,慕惜月至死不会忘,临死前的一幕幕在心头不断划过,若不是亲身经历,她实在无法把唐清平和道貌岸然四个字联系在一起。
    涂满了红色丹蔻的指甲紧抓着红木梨花楼梯,深深划出痕迹,眼皮不断抖动,仇恨险些将她冲昏了头。
    “小姐,您怎么了?”添香不解,“天快黑了,咱们要快些回去了。”
    虽然文姨娘不似从前那般苛刻慕惜月,但若回去晚了,总归是理亏。
    慕惜月忙回了神,才发唐清平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
    “哟,这不是慕大小姐么,今个怎么有雅兴出来走走啊!”
    说话的是顾尹潮,唐清平的朋友,二人狼狈为奸做了不少坏事,表面对俞子珊十分照顾,可私底下为了扳倒自己也出了不少力气。
    慕惜月不断在心里提醒自己,不要忘了身份,深吸一口气,将怒火生生咽了下去。
    莲步轻移,慕惜月缓缓下楼,

Rank: 1

91UID
83530720  
精华
帖子
36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并未理会他,旁若无人的朝门口走去,只是那副清冷的模样,傲然的一如天山冰雪,夺目张扬。
    原来是慕惜月。
    唐清平上下打量了她一下,传闻她爱自己心切,前几日又投河自尽,葬礼都差点办了,不知怎的人又活了。
    不过看她这模样,似乎与往日有些不同,这气度,这风华,哪能同日而语。
    “慕大小姐怎么了?可否赏脸吃个饭?本公子今日请客!”唐清平上前一步拦住慕惜月,一双咸猪手似有若无的从慕惜月身上划过,手碰之处轻纱柔软,一水的柔和温暖,让他心神澎湃,竟控制不住眼里的荡漾,越发放肆起来。
    谁人不知慕大小姐的软弱,被庶女欺负成性,却又不懂反抗,生的极美又如何,还不是被占了便宜也不知反抗的主。
    浅浅一笑,慕惜月转过头,凤眸凌厉扬起,道:“小女子若是没有猜错,唐公子前些日子刚刚丧妻,怎的还有心情出来闲逛呢?”
    短短一句话,直接戳到唐清平痛处,才伸出去的手迅速缩了回来,心里猛地一抖。
    这女子的眼神……怎与俞子珊一模一样?!
    唐清平以为自己看错了,连忙揉揉眼睛再看一次,却见慕惜月笑意吟吟的看着她,眉目带笑,嫣然大方,一颦一笑皆是风情灵动,如瑶池仙子,如银月佳人。
    眼波尽是柔情一片,玉骨风姿,双肩若削,与俞子珊没有半分相像,更与懦弱毫无瓜葛。
    “公子为何如此惊讶?小女子要快些回府,公子盛情,只当改日再聚。”
    盈盈一拜,皓首才刚垂下,眸光一闪,复又恢复冰冷神色。
    “等一下!”唐清平不由分说抓住慕惜月的玉手,此等美人,岂有轻易放走的道理。
    浓烈的恶心感袭上心头,手上像是粘了一块狗皮膏药,让她忍不住甩开。
    “何事也不急于这一会,慕大小姐便赏脸喝一杯,交个朋友如何?”唐清平咧嘴一笑,手上故意用力,轻捏手中的柔荑,心似乎都要化了。
    娥媚陡立,朱唇轻启朗声道:“公子请自重。”
    若不是亲眼所见,慕惜月真是无法相信,唐清平竟是如此好色之人,平日一副正人君子模样,风度翩翩,她从前怎就瞎了眼,看上这种人。
    唐清平已控制不住心里的火热,朝顾尹潮使了个眼色,正要上前拉住慕惜月,却听上方有人道:“惜月不善饮酒,二位公子何必强人所难?”
    “表哥!”慕惜月清眸一亮,桃腮绽出两朵小小笑窝,欢快的跑了过去。
    东方朔言宠溺的揉着她的小脑袋,发丝清扬,潘鬓沈腰,弱似杨柳袅袅烟,又似玉

Rank: 1

91UID
83530720  
精华
帖子
36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女品箫,让人格外疼惜。
    “唐公子好清闲,也来了醉生楼,惜月还有事,不如在下陪二位喝几杯?”东方朔言缓步下了楼梯。
    话语柔和,却似绵里藏针,字字珠玑,不寒而栗。
    唐清平就是个典型欺软怕硬的主,见东方朔言笑不达眼底,连忙寻了个理由仓皇离开。
    “惜月,是否没事?他可有伤害你?”东方朔言不放心的上下看着慕惜月,实在没想到才这么会功夫,就碰到了流氓。
    “表哥放心,惜月没事,多亏表哥出手。”
    慕惜月浅浅一笑,揉搓着手腕。
    东方朔言面色猛地一愣,眼底狠狠抖动一下,“唐清平伤了你?”
    是他疏忽,此时才发现慕惜月手腕通红,肯定很痛。
    东方朔言一脸狠厉,手不自觉的想要触摸那带着红痕的手腕,刚要触及,却又不敢真的触到,条件反射般收回,他岂能不知男女大防。
    慕惜月似不经意间看到东方朔言脸色羞红,心下了然。
    慕惜月想到那渣人的种种行径可恨之极,越发这样想着,越发觉得那被触碰过的地方十分脏,淡淡笑着手却使劲搓着那红肿处,似乎想要搓破一层皮。
    东方朔言本来还目光闪躲,这下见了她的动作,立即制住她的手,心急喝道:“你这是做什么?也不怕搓伤自己。”
    “没什么,表哥,我没事的。”她越是这么说,东方朔言越是觉得内心说不出的未知的沮丧。
    放开她的手,只说不许再这样了。
    抬眼却看到慕惜月微红的双眼,不觉慌了神:“怎得?惜月,是不是那厮对你不起,你且告诉表哥,我定不饶他。”
    慕惜月起帕拂泪,这泪也不全是为着添油加醋而流,想着自己两世为人,极少有人如此关心善待自己,不免心生感动,也算是在亲近的人面前示弱,也是无妨。
    平静下后,慕惜月缓慢叙述道:“表哥可知外人皆传言说我爱慕唐清平一事,不知谣言起于何处,但是导致我见到这唐清平便觉得十分不喜,加上先前他那粗鲁行径,实为让表妹心生怕意。”
    “他何敢?你且放心,若他敢有歹意,莫说是我,连你父亲也是不会饶过他。”东方朔言愤愤道。
    添香看着二人对话,但天色实在近晚,再不回去只怕是又落人把柄,出声提醒道:“小姐,天色近晚,咱们先回去,日后有的是机会与将军大人聊叙。”此言得到两人一致赞同。
    东方朔言起身送去主仆二人,又不忘嘱咐添香:“回去给你家小姐上点药,女孩子家本就细皮嫩肉,不要严重了才是。”添香点头称是。
    目

Rank: 1

91UID
83530720  
精华
帖子
36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送那主仆二人远去后,东方朔言眼底一片冷意,当即招来下属,命人好好盯着唐清平,“此人好好盯着,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漏处。
    唐清平啊唐清平,你的好日子也算到头了!
    慕惜月与添香出了酒楼,也未曾再多逛逛,就向着将军府的方向走。
    奇怪的是,只见路上之前摆摊的货贩大都不在街上,大批的行人也都在向长乐街的方向赶去,那里是帝都主大街,直通皇城。
    那里人声喧哗的声响,也从长乐街渐渐传来,慕惜月看了添香一眼,添香知会,去街上随便问了一个人,方知今日是宸王夜尘陌从邻国北冥国刚回来的日子,举国迎接。
    添香的眼里冲满喜悦,满怀期待的看着慕惜月,慕惜月想着不过是个小姑娘罢了,也就随她了。想到上一世自己确也听过这宸王的名字,却忘记从哪里听得,倒是去看看也无妨。
    慕惜月带着添香来到长乐街上,放眼望去,两边的道路上,禁卫军拿着兵器,把守的严严实实,道路中间,早已被空出来,以便**的队伍通过。

Rank: 1

91UID
83530720  
精华
帖子
36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六章  宸王殿下
而此时的路边上,人潮早已沸腾,人们都拼命往前挤,想要一会能够近距离的目睹王爷的风采,两边的房屋和酒楼中,也挤满了看热闹的人,人们都挤在窗口,生怕一不小心会错过精彩的画面,整个街上熙熙攘攘,人头攒动。
    慕惜月也被挤的左右晃动,险些站不稳,手紧紧的抓住添香的手,怕一不留神就走散了,正当她努力想稳住脚跟时。
    不多时,人群忽然躁动起来,城门出开始有了动静,先入眼的是那为首的骑着悍马的那人,接着便是在他后面的车马队列一对对的车马开过了街道,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后面跟着的军官,都坐在高头大马上,他们表情肃穆,眼睛专注的看着前方,似乎不想理会躁动的人群,突然,有人发出了一声惊呼,人们的目光,都被后面出现的那人吸引过去。
    只听得添香一脸崇拜的向慕惜月感叹:“小姐,您是不知道,那宸王殿下夜尘陌是一个十分冷傲的人,他可是天启国第一美男子,这样的天人按理应该会很花心的,可是他居然不近女色,可这一条没有阻挡住天下女人将他奉为梦中情人,添香真的非常的敬慕宸王殿下。”
    听着耳旁添香几乎完美的夸赞,不觉望去,只见那人头戴紫金冠,身着一副钓嵌梅花榆叶甲,腰系金兽面束带,上笼白罗生色花袍,垂着紫绒飞带,脚蹬一双金线飞凤靴,端的是耀眼夺目,气势逼人,让人不由的顿生谨肃之情。
    而再往那人面上看去,那人紫金冠束起的头发,如墨般乌黑俊亮,面如冠玉,眉如墨画,剑眉入鬓。
    细下思量,这宸王排场宏伟,眼下那容颜确实也担得起天人二字。
    他看着这如潮的人群,更显得风姿天然而成,风流倜傥,让人移不开眼来,在他身后的队伍,车马成对,浩浩荡荡,让人不禁心生敬畏。人们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如潮水般淹没了整个街道。
    这喧闹的声音让他感到一丝烦躁,蹙眉扫视而去,人群中或多或少都是爱慕的目光。慕惜月目无波澜的看着他,觉得甚是好笑讽刺,生在帝王家,这些都是要受着的。
    这目光并不稀奇,突然他撞入一双仿似寒潭般的双眸,不带一丝爱慕,甚至看不出什么一丝其他情绪。同时,这眸的主人也是与他对视,微微笑去。
    夜尘陌注视着她,看这女子风髻露鬓,娥眉凤眼,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不过二八年华。
    且听得身旁有人认出那是将军府的小姐慕惜月,夜尘陌想到前些天那太医说她死而复生的事,不免很是好奇。
    先前那等目光,就像是黑暗深渊一般毫无

Rank: 1

91UID
83530720  
精华
帖子
36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边际般的深邃的眼神,与他多不逞让,令人费解。
    再去寻去,那令人难忘的目光已是消失不见。而那些女子甚是疯狂,纷纷都以为是在看自己,这让正在想要脱离人群的慕惜月很是耻笑。
    这一小插曲并不会影响他依旧很烦躁的心情,倒是那将军之女令他好奇不已。难道帝王家就必须要如此虚伪与蛇的表现出和善与平易近人?这岂非很憋屈?
    慕惜月早已远离人群,而身旁的添香还在不住的惋惜,嘴里嘟囔着:“好不容易见到宸王殿下,宸王殿下果真很完美。”
    慕惜月依旧是一脸淡然,分不清喜怒,她确实记住了,宸王,她没有忘掉刚刚与她对视时,那双不亚于她自己那种淡然无底的眸来自于宸王。
    轻轻一笑,未曾言语。
    才回到府时,夜色已笼罩整个慕府,淡黑色的虚无如一阵阵青烟,时而升腾,时而落下。
    回到揽月斋时,丫鬟仆人正往外搬着东西,从今日起,文姨娘和慕惜念正式离开揽月斋,这里的主人,则是她慕惜月!
    “住手,谁让你们碰这些东西的,滚开,滚开啊!”
    慕惜念不知从哪里跑出来,一见下人们正搬着房间里的东西,像个疯婆子似的冲上去,和下人撕扯在一起。
    “慕惜月,你这个狠毒的女人,羞辱我娘还不够,现在又来驱逐我们,你,我和你拼了!”
    慕惜念双眼通红,扯过一旁的绳子快步朝着慕惜月冲过来,誓要活活勒死她。
    然而慕惜念已被气昏了头,还不等她伸出手来,只听一声脆响:“啪!”
    干脆利落的一巴掌狠狠甩在慕惜念脸上,直接将她打懵了圈。
    慕惜月依旧声音沉静,红唇轻启,周身的冰冷让人窒息,带着前所未有的压迫感:“你方才称呼文姨娘为什么?”
    “你敢打我……”慕惜念这才回过神,也没听到慕惜月在说什么,嗜血的眼眸死死盯着慕惜月,“慕惜月,你居然敢打我,你这个不要脸——”
    “啪!”
    又是一道清脆的巴掌声,慕惜月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凤眸微眯,“我再重复一遍,方才你称呼文姨娘叫什么?”
    “叫什么?她是我娘!”
    “放肆!”添香突然站出来愤怒出声,“二小姐为妾室所生,怎能如此称呼姨娘?!将军府还有没有规矩了!”
    干得漂亮!
    慕惜月微微挑眉,红唇艳艳,十分得意。
    文姨娘是妾,慕惜念是庶出,按照规矩,即便是自己的亲娘也不能称呼为娘亲,而是叫姨娘。
    只是父亲不常在家,母亲又早早离世,这府里的掌权人便

Rank: 1

91UID
83530720  
精华
帖子
36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是她文姨娘了,显然,慕惜念得意的忘了规矩。
    一番话将慕惜念唬的愣了一下,脸上火辣辣的痛感似乎也弱了许多,滴溜溜的凤眸瞪的浑圆,偏生说不出话来。
    这懦弱的傻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聪明,居然还跟她论规矩!
    娇躯微微一颤,如秋风落叶瑟瑟发抖,慕惜念刚想反驳几句,却听慕惜月朗声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今日本小姐便饶了你,若是再有下一次,本小姐定当以家法伺候,绝不姑息!”
    复又走到慕惜念面前魅惑一笑,“妹妹,你怕不是忘了,这府中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嫡出长女吧!”
    嫡庶尊卑分明,慕惜念虽是二小姐,身份尊贵,可在慕惜月这个嫡女面前,也只是比奴仆高出一点地位而已。
    慕惜念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想反驳却又说不出话,想动手,方才那两个大耳刮子还让她记忆犹新,满腔怒火死死堵在喉头越烧越旺。
    慕惜月不再理会她,招呼那几个看热闹的仆人道:“值钱的先放一放,天黑之前,这里必须空出来,听明白了吗?”
    “是!”整齐划一的回答声惊起一阵小小回声,也让慕惜念震了一下,慕惜月回头,投以一个挑衅张狂的笑容,去前厅吃晚餐了。
    “贱人!!”狰狞的面容扭曲到极点,慕惜念冲着慕惜月的背影疯狂吼叫,连踹了旁边的小厮几脚,才勉强出了一些恶气,气冲冲的走开。
    添香边走边回头,有些发怯道:“小姐,咱们这么做真的没关系吗?”
    还打了慕惜念两巴掌,她那么爱美的人,看到自己的脸肿成那个样子,岂能无动于衷。
    慕惜月慵懒一笑,并未搭话。
    新官上任三把火,她必须要趁这个时候树立威严,否则等文姨娘和慕惜念回过神来,就没有她的好日子过了。
    从前在那破院子时,都是下人把饭菜送过来,吃完再送回去,像被软禁似的,今日堂堂正正的走出来,不少路过的下人纷纷侧目,心里惊异。
    短短一日的功夫,慕惜月的所作所为已传到每个人的耳中,除了佩服,便是心惊和疑惑。
    就这么一会功夫,慕惜念已经跑去找了文姨娘,将事情尽数说出,末了还不忘往慕惜月身上多泼一点脏水。
    “娘,女儿该怎么办,今日那死贱人当着那么多下人的面打我,我还有何颜面见人,还不如死了算了……”
    慕惜念掩面哭泣,泪水落在红肿的玉颊上,五个手掌印赫然印在两边,文姨娘的心都要碎了。
    “这个死丫头,简直和她娘一样狠毒,念儿放心,娘亲定帮你讨回公道,绝不会让她如此逍遥快

Rank: 1

91UID
83530720  
精华
帖子
36 
财富
185  
积分
4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活!”
    眼皮不住的抖动,丝丝杀气泄露出来,凤眸如一口深而无底的黑潭深深地把人吸进去,杀机尽显。
    是嫡女又如何,不过是个丫头片子,她在府中掌权那么多年,还治不了一个小丫头片子?!那也太让人嗤笑了!
    “娘亲可有好主意?”
    文姨娘招招手,与慕惜念耳语几句,只见她眼睛越放越亮,似有金光在跳动,愈发熠熠生辉,最后重重点头。
    “还是娘亲有办法!”
    八荤八素,这是慕惜月重生以来吃过最好的饭菜,想想早上那硬的像石头一样的馒头她就想吐。
    酒足饭饱后,让慕惜月意外的是,文姨娘居然还没有来,本以为她定会按耐不住性子跑过来与她理论一番,倒是出乎她的意料了。
    想了想,慕惜月让添香出去看看情况。
    不多时,添香回来禀报,说文姨娘近日身子不适,早早就睡下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