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7 | 浏览:596|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丑妃倾城》 - 云在青霄水在瓶---91书城首发原创文,请多多支持 ...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快,才只能如此罢了,意中人成了他人的皇后,怕事罪无可奈何的一件事了吧。
    赫连容位于淳于月白的旁侧,还不停的给淳于月白斟酒,也是理解的神情。
    其他王爷官员按其官阶高低入座。
    “成景王和成景王妃到”太监通报声传。
    淳于逸风一袭青色长袍,五官精致英俊,气宇轩昂,这样一比较,并不差淳于晨风一毫。
    顾采薇换了一身粉色纱衣,白皙的皮肤,纱巾遮住了脸庞,清澈的眼神,如梅花仙子下凡一般,着实吸引了宴席上的达官贵人。
    “采薇姐姐今日好生俊俏,大家都是相熟之人,为何还戴着面纱不肯示人呢?”顾采洁故意说道。
    顾采薇面露尴尬,不知如何作答。
    这时,淳于月白站起来说道:“皇嫂,这就有所不知了,这女子的服饰搭配都是极为讲究的,王嫂这席粉色纱衣和这白色纱巾乃是极为搭配的讲究,若是摘下,岂不是破坏了美感。”
    “不愧是身处桃花的三弟啊,真是跟着女子学会了不少”,顾采薇嘲笑道。
    也不便再说写什么,只好作罢。
    在侧的顾相面无表情的的注视着这一切,就算自己多么喜欢顾采薇,可她终究是那个男人的孩子啊。
    赫连容静静的看着这场暗斗,这顾采薇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呢,又熟悉又神秘。
    这时淳于晨风说道:“这丑陋掩盖的再好,也是丑啊,对一个女子而言,脸可是最重要的了,众臣说是不是?”
    “脸不是最重要的,心才是,以色侍人,色衰而爱驰,昙花一现,人老珠黄”顾采薇不紧不慢的反击道。
    这样一段滴水不漏的话让淳于晨风无话可说。
    不等顾采薇入座,皇后顾采洁又说:“我与采薇姐姐自幼学舞,今天是家宴,大家难得同堂一聚,不如我与采薇姐姐一同给众人献上一支舞吧,也是助助兴了。”
    众人听罢,齐声喝彩,顾采薇也只好硬着头皮上。
    御花园内的大理石地板上,顾采洁先行起舞,舞姿妖娆,不时的挪移到淳于晨风的面前,一副勾魂的姿态。
    淳于逸风似乎有些担心,凝重的盯着顾采薇,顾采薇也触碰到了他的眼神。
    此时初夏的风吹拂着顾采薇粉色的纱衣,若隐若现的脸庞也增添了几分神秘感,只见顾采薇半屈膝蹲地,纤细手腕从粉色纱衣中露出,甩袖而立。
    这时赫连容突然起身,拿起腰间的玉萧,为胡采薇伴奏起来,一副天仙下凡的模样。
    每个人都被顾采薇的舞姿吸引过去,不由得鼓掌叫好。
    淳于晨风的脸色不太好,自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己的皇后居然被一个面容丑陋的女子比了下去,实在有失尊严。
    顾采洁一步步靠近顾采薇,称其不注意,使坏推了一把顾采薇,这时顾采薇想使银针反击。
    身上却被一股气流反冲了回来,并未摔倒,顾采薇抬头一看,正是淳于逸风的方向。
    他嘴角挂着笑意,这时
    第一次见淳于逸风笑,感觉实在是不一样的,顾采薇心里想。
    彼时注视淳于逸风的不止顾采薇一人,还有赫连容的妹妹赫连春也对这气质非凡的男子深情注视。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九章 暗生情愫
赫连春听说过淳于逸风的王妃是一名面容丑陋的女子,但是没有想到竟有如此才艺,不过透过纱巾,她还是注意到了顾采薇脸上的疤痕。
    顾采薇和顾采洁两人都站立停稳,大家的喝彩不停,纷纷夸赞顾采薇气质非凡,清新**俗。
    顾采洁听了这话并不痛快,但是碍于皇后身份也不便说什么,只是握着顾采薇的手:“姐姐不愧是姐姐啊不仅年龄长于妹妹,这舞艺也是高过妹妹啊。”
    说罢,便甩袖回了座位。
    赫连春从座位站立起来,手捧一杯酒对顾采薇说道:“早就听说成景王王妃多才多艺,那能否和春儿比一下琴技呢?”
    顾采薇踌躇了一会,便应下来。
    “若我赢了,你的夫君归我,若你赢了,我便不抱有想法,我们西翔凤国人就是如此直接,从来不藏着掖着”赫连春说罢便将杯中酒一口闷下。
    赫连容面露愠色,训斥道:“堂堂女儿人家,怎会这般不害臊。”
    赫连春并不理会兄长的训斥,依旧等待着顾采薇的答复。
    还未等顾采薇开口,淳于逸风站了出来,缓缓达到:“能被翔凤国公主看上是我淳于逸风的荣幸啊,可对你而言嫁给当今天子才是最安逸的”
    “所以臣弟提议,如果逸风的王妃赢了,皇上就赢取公主可好?”
    淳于晨风一向是追逐权利之人,若能和翔凤国联盟,又赢取了这样一个美人,岂不是双喜临门,只不过这顾采薇能赢吗?
    淳于晨风一口应下来,并未给赫连春开口拒绝的机会。
    不知道为什么,淳于逸风有一股莫名的自信,相信顾采薇一定会赢,虽然自己也从未见顾采薇弹过琴。
    顾采薇和赫连春二人分别坐在酒席中间的两端,赫连春开始发力,一开始就用一首《春江花月夜》紧紧压着顾采薇。
    只见顾采薇并不着急,右手轻轻抚琴,大珠小珠落玉盘,琴声省省落。
    一位坐于席间的老臣惊叹道,这可是太上太后曾经弹奏过的《诀别歌》啊,不过此曲甚难,世间极少人懂得此曲啊!
    其他人纷纷点,头认同,就连赫连春也是听着顾采薇的弹奏乱了心思,竟弹断了一根琴弦,砰一声,格外刺耳。
    淳于晨风见此情景,连忙打住二人的弹奏,说:“今晚胜负已分,成景王王妃赢了,所以朕赐婚赫连春,吉日嫁入宫内,成两国之好。”
    虽然淳于晨风嘴上这样说,但心里对顾采薇不一样的看法,这个女子不简单,要除掉,她和淳于逸风联手,一定会威胁到自己。
    赫连春难掩心中不快,一杯一杯的喝起了闷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酒。
    淳于逸风和顾采薇相视一笑,也入了座继续晚宴。
    远处的赫连容和淳于月白静静的看着这场好戏,没想到,传闻中的丑陋女子,不仅仅有训鸟之术,还懂得琴棋书画,实在令人钦佩。
    顾相依旧是面无表情,心中却已是心潮起伏:“采薇这孩子啊,太像她娘了,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不会乱了阵脚。”
    淳于逸风一改温和面容又恢复了冰冷脸,对一旁的顾采薇说:“你今晚表现的还不错,并未丢我成景王王府的脸,另外关于凤雕你要继续保密。”
    顾采薇心里一惊:“难道他都在门口听到了自己与顾采洁的对话,真是丢人,自己被羞辱也被他看见了。”
    顾采薇面露懊悔之色,但只是转瞬即逝,这么多年的相府生活已经让她学会了忍耐和隐藏,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我明白,你放心就是。”
    几杯酒入了肚,众人都有了一丝醉意,晚宴也是到了末尾。
    各路大臣均向皇上请安告退,但淳于逸风向来不把淳于晨风当皇上,今晚顾采薇的表现又是力压皇后,在告别时,脸上也是一脸傲慢。
    随即淳于逸风和顾采薇上了马车,淳于晨风心里痛恨极了,“这该死的淳于逸风,竟然一点也不把朕放在眼里,以后还得了?”
    “那不如除掉他,趁今晚他并无防备心”一旁的顾采洁提议到。
    “除,必须除掉他”淳于晨风拳头紧握,恶狠狠地说。
    淳于晨风殊不知这正合了顾采洁的心意,在晚宴上被顾采薇抢尽风头,心里也同样不快。
    深夜的风有些凉意,顾采薇马车上似乎有心事,探出头,并未发现父亲出来送她,心里生了深深的失落感。
    淳于逸风感觉到了顾采薇的不开心,他并不清楚他们父女之间的事情,所以也并未多问。
    马车突然停驻,外面传来一声惨叫。
    冷然大喊一声:“王爷,小心有刺客!”
    淳于逸风赶紧拉着顾采薇下车,他怕像上次一样,把她放在车里又会遇到怎样的危险。
    “不用怕,紧紧跟在我身后就好”淳于逸风转头对顾采薇说道。
    这是两人
    第一次的接触,顾采薇看着自己的手被淳于逸风紧紧的握在手里,有着莫名的安全感。
    淳于逸风长年征战沙场,武功也是无人能敌,但在晚宴上多喝了几杯,精神也略微有些恍惚。
    “小心”随着顾采薇一声大喊,她冲到淳于逸风的身前,替他裆下了一剑,应声倒地。
    淳于逸风疯了一般快剑砍死了刺客,把胸口满是鲜血的顾采薇抱在了怀里,暴躁的催促冷然: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立马回府,这些刺客的尸体也都带回王府,我倒要看看,是谁派来的人!”
    回到王府后,淳于逸风及,急忙请来大夫为顾采薇诊治,直到大夫说没什么大碍之后才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
    淳于逸风命冷然把刺客的尸体平铺在院子里,让人仔细搜查有没有证据。
    经过一番搜查后,发现刺客身上有锦衣卫的令牌。
    淳于逸风冷哼一声:“果然是这没种的淳于晨风干出来的好事,来人呐,把这些刺客尸体送回皇宫!”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解释”淳于逸风心里狠狠的说道,拳头紧紧的攥着。
    处理完事情以后,淳于逸风赶回房间看望顾采薇,由于大夫及时处理了伤口,顾采薇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是脸色有些苍白。
    “你为什么会替我挡下那一剑?”淳于逸风目光如炬的盯着顾采薇说道。
    “当时采薇心里什么都没想,只是本能罢了”顾采薇眸子里浮现出羞涩,不敢直视淳于逸风的双眼。
    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淳于逸风不像从前那样讨厌顾采薇的容貌,也是被她清澈的双眸吸引了去。
    “你赶快好好休息吧,今天也是折腾了一天了”淳于逸风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房间。
    顾采薇静静地躺在床上,右胸口的剑伤还在隐隐作痛,当时看到刺客刺向淳于逸风的时候,她怕极了,怕眼前这个男人受到伤害。
    今天着实经历了太多像把一辈子的大喜大悲再次经历了,可是顾相的冷漠还是让顾采薇耿耿于怀,十几年了,她实在想不明白。
    昔日如此疼爱自己的爹,怎么冷眼相待呢?
    正当顾采薇陷入深深思考时,窗外闪过一个黑影,出现在她的身前,是赫连容。
    顾采薇刚想大声叫喊,就被赫连容捂住了嘴巴,示意她不要出声。
    “这么晚了,你为何潜入王府,你究竟想干什么?”顾采薇用既恐惧又疑惑的语气问道。
    “你受伤了?怎么回事,刚才在宫里的晚宴上不还是好好的吗?”赫连容注意到了顾采薇肩膀上的伤口,急切的询问。
    “刚才来的路上遇到刺客了,只是小伤没什么大碍,倒是你,到底想干什么?”顾采薇继续询问道。
    “我想知你手中的玉笛问静从何而来?”赫连容一脸真挚的看向顾采薇,期望从她那里可以得到答案。
    顾采薇思索了一下,便说:“这是我娘亲留给我的其他的我什么也不知晓了,你问完了吗?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赫连容不同于中原男子的长相,鼻梁异常的高挺,眼窝深陷,瞳孔竟带有一丝蓝色,被这样的眼睛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注视着,难免让人有些心烦意乱。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一些线索了吗?你娘亲是哪里的人,叫什么名字?”赫连容仍然不依不饶的追问着顾采薇。
    “你我不过陌路人,我为何要告诉你那么多关于我娘亲的事情呢?她是哪里的人又与你有何关系呢?”顾采薇反问道。
    这一连串的发问,竟让赫连容不知道如何作答才好,一时语塞。
    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王妃睡了吗?王爷让奴婢给您送来了汤药”是丫鬟的声音。
    “还没有呢,我马上就去开门,你稍等一下”顾采薇用左手推搡着赫连容从后窗出去,赫连容还表现了一副不想走的模样。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章 阴谋和误会
这如果被人发现堂堂王妃深夜与其他男子纠缠不清,岂不是被人戳脊梁了,跳进黄河也说不清楚啊。
    顾采薇开了门,只见丫鬟端了一碗冒着热气的汤水进来。
    “王爷吩咐了,您一定要喝下药,这样才能让伤口愈合的快”丫鬟殷勤地说道。
    “那王爷去哪里了?”顾采薇询问丫鬟。
    “去书房和其他几位大臣商量事情去了好像”丫鬟回到。
    “好了,药我会喝的,你先下去吧”
    顾采薇心里想,难道是为了报答自己的挡剑之恩,才会对自己那么好吧。
    次日清晨,顾采薇起了一个大早,还是像往常一样打算去马场喂猪,刚提了泔水桶往马场方向走去。
    背后有人喝道:“你要干什么去?”
    顾采薇寻声望去,是淳于逸风。
    他身着白色长袍,原本就英气十足的脸庞在这样的映衬下更显俊俏,顾采薇竟看的呆了眼。
    淳于逸风看到顾采薇手上提的泔水桶,莫名怒火就上来了,大声斥责道:“你是不是傻?不是说过了以后你就负责给我训练凤雕军队,难道你就那么喜欢喂猪吗?”
    顾采薇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为何淳于逸风会发那么大的火,担心受到责罚,声音便弱了下来。
    “我忘记了,以为还如之前一般,要去马场喂猪”
    “你肩膀的伤口还疼吗?”淳于逸风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话又让顾采薇的心潮动荡。
    “已经好多了,多谢王爷关心”顾采薇微微屈下身子回复淳于逸风。
    “最近几日你什么事情都无需再去做了,好好养伤,丫鬟每晚送来的汤药记得按时喝掉,等伤好了,你还有极大的任务”淳于逸风又变成了冷淡的语气说道。
    淳于逸风转身便离开了,院子里的桃花开了,白色和粉色交相辉映。
    “面若桃花,这话用来形容男子也未尝不可啊”顾采薇在心里感叹道。
    刚走出院子的拐角,淳于逸风停下了脚步,他伸出手一看,手心里全是汗水。
    “为什么看到这丑女我会变得紧张呢?是因为昨晚她的舍身相救吗?”南征北战的成景王淳于逸风居然也有紧张难堪的时刻,他不禁苦笑。
    顾采薇听了淳于逸风的命令,回到了昨晚休息的房间,想今天大概就这样在屋子里闲置过去吧。
    自己这幅面容出去走动也是惹人议论,倒不如留这里图个清静罢了。
    顾采薇躺床上,昨晚的睡眠并不是那么好,右肩的伤也使人疲惫不堪,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醒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顾采薇看到桌上有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文房四宝,突然起了练字的兴致。
    正当顾采薇打算研磨练字之际,后窗传来窸窸窣窣的奇怪声音。
    顾采薇充满警惕的拿起了身旁的鸡毛掸子,问:“是谁在那里,快出来!”
    从窗外蹦进来一个黑影,“采薇姑娘别怕,是我赫连容。”
    “实在不知赫公子到底想怎样?昨晚能说的我已经说过了,你还想要什么样的答案呢?”顾采薇无奈的说道。
    “采薇姑娘有所不知,你手中的玉笛闻静乃是我翔凤国维羽族族长才可拥有的物品,所以在下有些疑惑,不知采薇姑娘从何而来此物?”
    “这是我娘亲赠与我的,不可能是你们翔凤国的物品吧?”顾采薇疑惑的答道。
    “那你的娘亲叫什么名字呢?可否告知在下”赫连容恭谨的问道。
    顾采薇并不知晓,翔凤国的三皇子是出了名的孤傲高冷,如今这般谦谦君子着实令人疑惑。
    “我娘亲名为苏”顾采薇话还没说出口,门外传来了淳于逸风熟悉的声音。
    “顾采薇,你是不是死在里面了,下人说你已经一天没有出门了,我有事找你,快开门”淳于逸风带着不耐烦的口气说道。
    彼时的顾采薇和赫连容略微有些慌乱,万一被淳于逸风看到两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有十张嘴也说不清楚啊。
    顾采薇急忙把赫连容推入屏风后面,一直在向他做噤声的动作,随后便急忙开了门。
    淳于逸风也未打招呼便进了房间,这一举动让顾采薇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特别害怕淳于逸风发现屏风后的赫连容。
    “胳膊还没好就想练字了,你怎么是一个这样闲不住的人”淳于逸风瞥眼看到了桌子上的文房四宝,还有研磨了一半的墨。
    “王爷多虑了,采薇伤的是左臂,写字作画用右手并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淳于逸风的脸色有些尴尬,只好轻轻咳嗽掩饰自己的失态。
    “等会丫鬟会把今晚的汤药送过来,你记得喝掉,军营里还有些事情,这几日我都不会在府中,等你伤势好了,让人通知我一下,凤雕兵的训练不能再拖了。”
    淳于逸风像吩咐公事一样说完便走了。
    “恩,采薇知道了,王爷在军营中也万事小心。”顾采薇轻声说道。
    顾采薇等淳于逸风走后急忙去看屏风后的赫连容,见他还安然无恙,长长舒了一口气。
    赫连容面带玩笑的说:“早先听闻成景王王妃面容丑陋,成景王避之不及,今日一见,并不像外界流言相符,淳于逸风还是极为关心采薇姑娘的啊。”
    “我只是有用于他,先前你也知晓我懂驭鸟之术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恰好成景王要训练凤雕兵,所以他才会”顾采薇说罢,眼睛里又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
    赫连容仔细观察顾采薇的脸庞,若不是这狰狞的伤疤,单看顾采薇的双眸,就已足是一倾国倾城的美人儿了,只不过这伤疤并非外界武力所致,倒像是一种毒。
    “采薇姑娘,在下有一事不知当问不当问,你这脸上的伤疤是怎样来的?连容并未有嘲讽之意,只觉得这还是可以治好的”赫连容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我也记不清了,在我十岁那年,一觉醒来便发觉脸上长满了这可怕的伤痕,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未变,几乎什么药都用过了也没见好,可能我此生就要这样了”顾采薇哀伤的说道。
    回想起十年前,娘亲离开以后,顾相再也没有像从前一般慈爱,只是该供给的都供给,再也不与顾采薇多说一句话。
    二娘苏氏和顾采洁又心怀鬼胎,处处欺负打压顾采薇,在一次食用了二娘送来的糕点之后,次日醒来,顾采薇的脸就毁掉了。
    可是年事已久,当时顾采薇年纪有小,对于这一切已经记不清楚了。
    “对了,赫公子,你刚才询问我娘亲我还未来得及告诉公子你呢,我娘亲姓苏,名锦月”
    “苏锦月,苏锦月,锦绣繁华,月挂空中,是一个极富有诗意的好名字呢,相比采薇姑娘的娘亲也像采薇姑娘一样心地善良吧”赫连容点头称赞到。
    “多谢赫公子称赞,我娘亲确实是一个极为善良的女子,不过离开的太早了。”
    顾采微又响起母亲,母亲曾说过“闻静”的笛声是世间最好听的声音,她把闻静玉笛拿出,顾采微吹了母亲最喜欢的曲子《天音》,眸中不禁绪了泪水,一种浓烈的不舍流出。
    赫连容虽然嘴上说着,但心里却有了另一层思考。
    “苏锦月的确是一个很熟悉的名字,在自己父皇的书房中,赫连容曾经见到过这个女子的画像,一席艳红纱衣,吹奏着闻静玉笛,似翩翩起舞,画像的右下角正是写了苏锦月三个字。”
    “难道父皇与顾采薇的娘亲苏锦月有什么关系吗?赫连容眉头紧缩,心里浮现了一个想法。”
    “这苏锦月是闻静玉笛的主人,所以必是我翔凤国维羽族的族长,那顾采薇也是维羽族的后裔了。”
    赫连容经过缜密的推测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既然顾采薇是我翔凤国的族人,她又懂得驭鸟之术,我定不能让她在淳于逸风这小子身边受苦了,不如时刻帮我一把,回翔凤国训练凤雕。”赫连容心里暗自下决定。
    “他日便将顾采薇带回我翔凤国,好助我一臂之力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也未尝不可”但赫连容此刻并不了解顾采薇的确切心思,所以并未轻举妄动。
    “采薇姑娘,天色已晚,这几次多番打扰真是失利了,还望姑娘海量多多包涵,那连容先行告退,你好生歇息吧”赫连容向顾采薇告辞。
    “赫公子多礼了,如若哪里需要采薇的帮助尽管开口就好了”
    赫连容心里一惊,没想到此女子竟有如此仗义心肠,便开口说:“关于凤雕的训练上,你还要多多小心,不要被伤到了,凤雕性情燥烈”。
    “多谢赫公子提醒,采薇会多加小心的。”
    送走赫连容之后,外面的天色已经黑透。




点击链接即可阅读:
https://m.91baby.com/reader?book=20596&chapter=4975827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