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7 | 浏览:596|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丑妃倾城》 - 云在青霄水在瓶---91书城首发原创文,请多多支持 ... [复制链接]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飘着朵朵白云,微微的细风扫过马场每一个角落。
    顾采微一身灰色的长衣,衣袖挽起,束起的长发随着细风的吹拂微微凌乱,她卷了大把饲料在马场里喂马,饲料放进马儿的口头,一阵津津有味的举嚼声,栽看她的衣服脏兮兮一片,她却不由弯起嘴角。
    远远忽听一阵叫喊声,由远而近,似是晓春的声音。
    “顾姑娘!”小春的声音带着惊恐。
    顾采微不由停下手中的活望向了不远处的马场里。
    “顾姑娘,救命呀!”不看还好,一看顾采微也吓了一跳。只见马场里晓春不断拿双臂遮着头来回奔跑,头顶上一只硕大的鸟。
    鸟全身呈黄褐色,大概有鹰那般大小,两只雄壮的翅膀,看起来比鹰的还锋利,一双尖锐的爪子,看起来像光亮的刀一般。
    哪里来的鸟?
    这种鸟顾采微都从没有见过,却感觉几分熟悉,好像在书上听说过,这应该是翔风国的一种珍贵的鸟,凌启国是没有的,似乎叫“凤雕”。
    凤雕以它的锋利著名,且这种鸟有灵性,常作为一种战斗的鸟,史上曾听闻翔凤国有过一队凤雕作军队的空兵。
    这种鸟怎么会出现在王府?
    “啸!”顾采微忽然一个清亮的口哨,便见那只鸟转了方向,朝她飞来,一双锐利的眼睛直盯着顾采微。
    晓春得了空停下,倒一见那只鸟凶狠的朝顾采微扑来,忙道,
    “快躲开,这只鸟凶猛得很!”
    随着大鸟的逼近,顾采微吹得口哨声声音渐弱。
    她双臂相交,只听鸟儿扑动翅膀,收起爪子,缓缓落在了她的手腕上。
    好重一只鸟,顾采微不由感叹。
    鸟儿羽毛接近了看才发现上面一片金黄,像将军身上威武的铠甲,顾采微刚想细细观察这种鸟,便听不远处一阵马蹄声逼来,只见淳于逸风一身玄色锦缎长袍,身骑枣红色大马,雄姿英地领着一队向这边奔来。
    不知道适才她捉鸟有没有看到。
    顾采微身体不由微僵,她与他许久就没有见面了。
    “叩见王爷!”淳于逸风的出现,跟着晓春和几个小厮顾采微忙下跪行礼。
    淳于逸风高傲地坐在马上,目光扫过众人,停在顾采微脸上,眸色微深,接着望向了她手上的鸟。
    她一身粗布破衣瞬间入了淳于逸风的眼,全身脏兮兮的,脸似乎比数月前更清瘦了些,一张丑陋的脸更加丑,淳于逸风不由阴沉了脸。
    他没想到顾采微竟能适应这里的生活,轻嘲还真是好养活。
    “谁准你大胆捉了本王的凤雕的?”淳于逸风眸光一闪,忽然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一鞭朝顾采微甩来,鞭上用了几层的力道。
    顾采微没有预料,只见那长长的马鞭精准的一鞭摔在她右侧的脸颊上,脸颊一痛,身体跟着大力被打翻在地,肩上的凤雕瞬时惊飞一边。
    顾采微明亮的眸望向淳于逸风,他的眸中带着盛怒,还有一丝冷然。他还是那般讨厌她,即使她住在这样的地方,他依旧不解气。
    “妾身…采微不知,请王爷治罪。”顾采淡然的脸上脸色微白,忙再次下跪行礼道。
    她一点也不愿惹怒他,她愿承担他说的一切罪名,因为或许她说什么也没用。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四章 念念不忘
她孱弱的身姿,肮脏的薄薄的外衣在风中瑟瑟挺立。
    “哼,大胆的丑女,那可是翔凤国进贡给我凌启的圣鸟,过两日便会送进宫,岂是你可以碰的。”淳于逸风坐在马上,望着下面的女人又是一句冷哼。
    他不是什么也没看到,他就是讨厌这个女人。
    其实他今天来,也是因为她。
    近来翔凤国出了一批凤雕,说要上供给他们凌启国,说可做军队。可是翔凤国的人知道凌启国中没有人懂这驭鸟术,才这般说。如果凤雕没有了军用价值,没有人能驯服,它天性凶残还会给国人带来灾难。
    近日府上有不少人说了关于她的话,说她会驭鸟术。
    适才顾采微驯服凤雕,他看到了,他今天找她来,就是想让她帮他训凤雕。
    他之前也曾听闻,顾采微的母亲苏锦月原来是西翔凤国维羽族人,她擅长制毒和驭鸟术,翔凤国曾有名的“凤雕兵”就是她们族人训出的。
    那么他用顾采薇刚好。
    本来是让她来帮忙,不过他可对她说不出什么好话,让他去求这个丑女不可能。
    “来人,把木笼子拿来捉着这只鸟。”淳于逸风脑中微动忽然道。
    了解凤雕的人都知道,要想捉住凤雕必须要用蒙了黑色的布巾的笼子才行,因为凤雕有灵性,一般的笼子凤雕会立马辨出,会知道有人捉她,它便会狂怒,会飞走,甚至会抓要抓它的人。这一点淳于逸风自然知道,顾采薇也该知道。
    “是,王爷。”一旁的侍卫翻身下马,找了木笼子准备捉鸟。
    顾采薇听了淳于逸风的话不由惊讶望他,接着望向去抓凤雕的人,嘴唇微抿。
    她是提醒他呢,还是不多管闲事?顾采薇犹豫。
    只见那捉凤雕的侍卫拿了笼子,然后缓缓靠近凤雕,不知道那侍卫有没有受过一定训练,他一手拿着笼子,一手想要捉凤雕的姿势最危险,因为那样很容易引起凤雕反抗,而被凤雕捉伤一次,它的爪上有毒,很容易让人昏迷。
    顾采薇已经看到侍卫对面的凤雕锐利的眸子警惕的深邃起来,那是它进攻的前兆。
    “王爷,快停下,凤雕不可以这般捉,要用罩了黑布的笼子才行,这样很危险。”顾采薇顾不上她会不会让淳于逸风讨厌,不由声音微急道。
    要的就是顾采微的制止,他才有理由让她帮忙。
    “哦?怎么捉的?你再说一遍。”淳于逸风微眯了眼眸,故意缓缓道。
    这时侍卫碰到了凤雕的羽毛,只听“啊!”一声惨叫,凤雕锋利的爪子朝侍卫扑来,侍卫手上只留下几道锋利的血痕,接着凤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雕朝侍卫头上扑来,侍卫吓得一个躲身朝人群扑来,“啊,救命!”
    人群一阵慌乱,马蹄也跟着惴惴不安,来回肆踏。
    “顾采微,你有办法不早点说,想看着这么多人受伤!”淳于逸风手中拿了马鞭故意恨恨指着顾采薇道。
    没想到淳于逸风忽然会把事情赖在她头上,顾采微无奈,她忙清脆一个口哨朝着凤雕。
    没想到凤雕受了惊,大怒,根本不听什么口哨,它似见着淳于逸风手中的长鞭指着顾采微,忽然它锋利的爪子朝着淳于逸风的方向就飞扑下来。
    “顾采微,你竟还敢指挥这鸟袭击本王?”淳于逸风气道,一边冷冷举起马鞭便朝凤雕甩来。
    接连甩了好几次,谁知那凤雕越打越是勇猛,接着凤雕放弃所有人,死死朝淳于逸风抓来。
    “保护王爷!”一旁陈于抽出了长剑,护在淳于逸风身侧。
    凤雕朝淳于逸风扑来,淳于逸风有力的挥舞着长鞭,接着冷着脸朝凤雕迎面就是一个掌风,凤雕身上黄赫色的羽毛几根飘落在地。
    顾采微微惊,没想到淳于逸风的武功这么高,再打下去凤雕性命不保。
    “别打了王爷,此鸟越打越凶。”顾采微心中微提起道,一边想办法想要将凤雕拉回。凤雕这种勇猛的鸟种是不会轻易屈服的。
    它一再的袭击淳于逸风,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打死。
    “那本王就将它打死。”淳于逸风此时也受了气,一只破鸟没想到竟一个劲儿的朝他扑来,他都要怀疑是不是翔凤国故意的安排,想要他的命。
    大不了不要这只鸟,驯服不了就将它打死。
    凤雕受了伤在空中盘旋两周。
    “拿箭来。”淳于逸风冷着脸道。
    趁着凤雕受伤,顾采微一个旋转的口哨,哨音带了劝服凤雕离开的鸟语。
    凤雕又绕着淳于逸风盘旋一圈,忽然扑扇翅膀转身飞离。
    淳于逸风刚命人拿来了他的弓箭,见凤雕已飞出马场,飞离王府。
    “顾采微,你竟敢放跑这只凤雕?”淳于逸风冷冷看着地下的女人,接着一鞭朝她挥来,打在她破烂的衣衫上,衣衫被一鞭直破开了口。
    “采薇放走王爷的东西,甘愿受罚。”顾采微望向凤雕远去的地方,微怔神,直被手臂的痛感惊扰,她神色平静的跪在地上。
    淳于逸风瞪着伏在地上身体单薄的女人,有气忽然发不出,只冷哼一声。
    “来人,把她压进柴房去,没有本王的命令谁也不准接近她。”
    晚上,淳于逸风坐在奢华的房间里准备用晚膳,桌上摆满了珍馐美食,清味的汤。对面站着两个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容貌秀丽的丫鬟安静地站在那里,小心侍候着。
    他喝了一口珍珠鱼耳紫味汤,便忍不住放下了勺子。之前他是最爱喝这种汤的,今夜忽然有些不想喝了。
    望眼对面长相甜美可人的丫鬟,光滑的脸颊,脑中忽然映出一张青紫交缀,微肿起的脸,脸上一双清澈的眸。
    “你们先下去吧。”淳于逸风冷冷一声道。
    “陈于,去把那个丑陋的女人找来,我有事跟她说。”他一思索,对门外喊了一声。
    是时候该交待要她办的事了,上午在马场见她不方便说,只有等到晚上。
    “是。”陈于进门有些惊讶抬头道。
    他们王爷怎么会忽然要找那个丑女人,有些匪夷所思。
    顾采薇到房间的时候,淳于逸风优雅修长的身姿正坐在不远处的桌边品着茶,茶香徐徐传来一阵清香。
    她环顾房间四周,一样的房间,她忽然想起了她嫁过来的那晚,也是在这样奢华的房间里,淳于逸风口中吐出了令她耻辱的话。
    “叩见王爷。”顾采薇垂眸,跪在地上行礼道。
    “顾采薇你可知本王今晚找你什么事?”淳于逸风好看的眸望眼地上满发沾了灰尘,一身粗衣的女人随声问。
    被关在柴房里,今夜的她看起来更显狼狈,他不知道怎么一个相府的小姐竟能在马场里生活这么久。
    “采薇不知。”顾采薇犹豫道。
    淳于逸风想干什么,她猜不透。
    看地上的女人声音平淡,就会说个她不知,求治罪的话,对他的话似乎一点兴趣也没有,真是让人不舒服。
    “哼,你放跑了本王的凤雕,你要怎么赔偿?”终还是淳于逸风冷声道,他倒要看她怎么赔偿。
    顾采薇沉默,他把那件事记在她的头上,他想要罚她?她有什么,她拿什么赔偿,这不过是罚她的借口,他就是想要折磨她。
    “采薇身无分文,不知怎么打算,王爷想要采薇如何赔偿?”顾采薇望向淳于逸风,斗胆道。
    她淡色的眸,一副随他处置的样子。
    “帮本王办一件事,这件事若成了,自然饶你一命,还准你回到这间房间,你若办不成,哼,你便替那只凤雕偿命去吧。”淳于逸风一句句引导顾采微帮他办事,好处和敝处他都说出来,让她选择做还是不做,其实不容她选择。
    “哦?什么事?”顾采微惊讶抬眸,不明白淳于逸风在说什么,她真的有回到这里的机会么?
    “明天陪我去一个地方,本王要你参加一个驯鸟人的测试。”
    “驯鸟人测试?”
    “嗯,今夜你就留在这里休息,沐浴更衣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本王可不想和一个又丑又脏的女人出门去。”
    暗夜,顾采微躺在散满**的热水中,任清澈的流水流过她的肩,洗去往日的污尘。
    顾采微不由想,驯鸟人测试?他知道她会驭鸟术?若她这件事做成,淳于逸风大概会对她改观的吧。他是她的夫君,心中终还是带着希望。
    她渐渐把头沉下水中
    一早,淳于逸风用完早膳,理了理白色长袍,便准备往王爷门外走,边道,“去,叫那个女人出来。”
    “是,王爷。”陈于刚准备去叫顾采微,便远远看见王府门外站着一个全身白色纱裙的女子,那女子柔柔顺顺的长发齐腰,身材纤细瘦弱,直直的站在那里,浑身散发着清雅的气质,宛如一个仙女。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五章 别有用心
“她在那里。”陈于确定道。
    此时淳于逸风也看到了门外站着的女子,目光不由盯在她身上。
    顾采微听到陈于的声音回头,她一早便等在这里等淳于逸风出门,这身白衣是他昨天命人送来的,还带了白色的面纱,他怕她这张脸丢人。
    见淳于逸风出来,顾采微遮了面纱的脸垂眸对淳于逸风盈盈一拜,“王爷。”
    “丑女便是丑女,即使遮住这张脸也让本王觉得丑陋。”淳于逸风瞥她一眼,直接经过顾采微上了马车。
    顾采微怔住,她不明白那张脸真的那么重要么,不是只要人心良善,一切会变好。
    为什么父亲,相府的人,连带他都因为这张脸而厌恶她。
    “还不快上车!要本王下去请你么?”淳于逸风掀开车帘,咒了一句,冷冽的声音显示他没什么好心情。
    顾采微忙提起衣裙上车,今日淳于逸风说道驯鸟,顾采微特地拿了母亲死前曾留下的一支玉笛,有了这支笛子,仿佛母亲在她身边一般,她什么都不怕。
    这是
    第一次与男子同车,因为对面坐着的男子是她的丈夫,虽然他不承认,可是在没有写下休书以前,顾采微都会把他看成是她的丈夫。
    昏暗的马车里,因为对面坐的人,让顾采微有些让人透不过气来,她不由掀起帘子,望向窗外。窗外是热闹凡华的街市,到处小商小贩,一阵街边的小吃飘香,顾采微不由嘴角微弯。
    曾在相府时,她也和她的贴身丫鬟小凤偷偷跑出府几次,来看这街边的热闹,可是自从小凤出府回家以后她便再也没有独自来逛街,在王爷待久了,
    第一次出府,她竟怀念这种感觉。
    “你若办成这件事,本王会准你在这街市逛个够。”淳于逸风像忽然看穿顾采微的心思,忽冷声道。
    “采微会尽力的。”顾采微沉默一下,垂眸道。
    车子穿过大街小巷,最后停在了城中心繁华地段的一个“异来居”。
    听闻异来居居住的都是别国的使臣,是来朝贺凌启国,准备进宫的使臣,暂时住在这里。淳于逸风带她来这里干什么,顾采微不由想。
    难道与别国的人有关。
    淳于逸风带着顾采微轻车熟路的便进了别院。
    “淳于逸风你怎么这会儿便来了,怎么有办法对付凤雕了么?”迎面屋子走出一人,似来迎接淳于逸风,看他笑道。
    那人一身白色的华富长衫,面容清俊,嘴角挂着一抹上提的笑意,一看便是纨绔子弟家的闲散公子,身上散发着与淳于逸风完全不同的气质,一个冷酷,一个随意,两人像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是朋友。
    “哼,那当然,不过一只臭鸟而已。”接着对面的男子很快便注意到了淳于逸风身后的顾采微,开始一双好看的眸盯着她的脸细看,看得顾采微都有些惊讶。
    “这位不会就是你的丑王妃吧,怎么看起来这么美。”男子一手指了顾采微道,他已经知道她的身份,只是遮了面的脸还是让人产生不可信的错觉。
    没什么好惊讶的,如果他看了她的脸,同样会说她很丑。
    顾采微腰身微弯,平静而友好的向对面的男子行了个礼。
    “你好,在下淳于月白。”淳于月白看对面的女子,不自觉道。
    淳于月白?顾采微脑中立马反应过来,他是淳于逸风的大伯肃亲王的儿子,是肃亲王府的小王爷,那么算与淳于逸风是堂兄弟,传闻这位小王爷天性好玩,人也大胆,喜欢游历于各国各处寻找珍奇,很得国中女子们喜欢。
    其实顾采微小时候跟着相爷去肃亲王府好像见过他一次,那时她容貌还没有毁,见假山上一个小男孩在哭,那时她还去安慰他,后来他说他叫淳于月白。
    想起旧事,顾采微顿时感觉对面的男子有些亲切,那时的爱哭鬼如今长成了翩翩少年郎。
    “哼,她美你娶她好了。”淳于逸风忍不住冷哼一句。
    顾采微垂眸苦笑,他把她当作什么,他大概从没想过把她当妻子吧。
    淳于逸风的脸越来越臭,想到屋中的人,冷哼道,“赫连容呢,此人也太过嚣张,见本王来了竟然也不出来迎接,敢不把本王放眼里。”
    淳于逸风一甩衣摆,气哼哼进了屋子。
    屋子是全木质做的,里面很大,淳于逸风竟直到了里间,才发现一个人影坐在桌边,一脚搭在凳子上,桌上摆了一桌酒宴,自顾吃着。
    男子一身赫色长袍,袍上多种纹样,一头微卷的长发,一张英俊非凡的脸,显然看像是异国的。
    “他是翔凤国的三皇子赫连容。”淳于月白偷偷在顾采微耳边道。
    他在好心告诉她,他对顾采薇的印象不错。
    “三皇子,你独自一人在这里饮酒有什么兴致?”淳于逸风忍着怒气,倾身坐一旁道。
    “在下习惯一个人,成景王今日来又是何事,听闻我给你的凤雕飞走了,沿途可是袭击了不少人呢。”赫连容嘴角勾起一抹轻篾的笑道,并没有起身,看起来对淳于逸风的身份并不太在意。
    “那不过本王有意放它来给你报信,今日本王特来找你,也不废话了,上次你说得如果有人能训服了那只雕后,便送本王凤种是不是真的。”淳于逸风此时也不太在意道。
    “是真的,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怎么你能训服?”赫连容长长的眼眸这才透过淳于逸风望向顾采微。
    顾采微才明白原来淳于逸风是让她来训雕后的,她从没训过,她有些忐忑,她不知道她能不能做到。
    “好,请,我倒要看你这次的战绩。”赫连容望向顾采微不太自信的眸,随即一笑道。
    屋中随着赫连容的一声拍手,进来一个下人。
    “你跟他去,那只雕后就在隔壁,你要小心,今日若办不成这件事便不要活着来见本王。”淳于逸风微低沉的声音对顾采微道。
    “是,王爷。”顾采微淡道。
    隔壁的房间是一间很大的木屋,与单间相连,墙壁上嵌了一个隔窗圆孔,对面酒宴上的三个男子可以对隔壁状况看得一清二楚。
    顾采微进了木屋,那是一个空荡荡的木屋,房间有些昏暗,但周围的几个窗子透进来的光线也可以看清楚几个地方。
    地上铺了蓬乱的杂草,空气中淡淡的特殊的草药味,顾采微猜想地上的草大概是传说中凤雕栖身最喜欢的凤尾草,这种草也是很稀有的,可以治病。下人领顾采微进了屋子便出去关上了门。
    空气中安静的没有声音,顾采微忽然有些紧张,传闻雕后是一群凤雕的首领,动作灵捷,又很通人性,所以警惕性也很高,一有人靠近,她会立马作出攻击反应。
    顾采微努力抑制呼吸,轻步一步步向前靠近,忽然前面一个东西微动,顾采微望去,不远处与草色相近,卧在草中一个庞然大物就是雕后。
    雕后比一般的凤雕要略小一点,全身金黄色的羽毛熠熠生辉,像一双渴望的凤凰,在翔凤国中有传说,雕后是凤凰的前身,它一双琥珀色透亮的眼睛显示它无以伦比的美。顾采微心中忽然涌上一种说不出喜悦,她很想上前触碰它。
    顾采微停住,冷静下来,先拢嘴吹了个口哨,是呼唤凤雕的口吹,也算一种鸟语,一般的鸟即使凤雕听到她的呼唤便会对她放下戒被,朝她飞来,在王爷她对凤雕曾试过一次。
    对面的雕后忽然又动了一下,双爪收缩,琥珀色的眼睛愈发警惕看着顾采微,好像在疑惑她是什么人,她怎么会呼唤它。
    顾采微没想到雕后警惕性这般强,而且似乎对她愈发有敌意,又或者是在试探她,因为一般雕后这时已听懂顾采微的鸟语,它只是不信任她。
    顾采微不得不承认雕后的聪明,犹豫一下,顾采微踩着凤尾草,提起衣摆,屏住呼吸,又小心的向雕后移动。
    相隔的屋子里,赫连容望向暗窗对面的女子,独酌一杯桌上的烈酒。
    “她好大的胆子。”他忍不住嘴角弯起道。

Rank: 1

91UID
80352786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雕后牙尖爪利,如果在它没有接受对方之前,感觉有陌生人靠近,它很快会攻击。
    淳于逸风也不由轻蹙了眉,顾采微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顾采微的一步步靠近,她想她必须取得它的信任。
    雕后开始扑闪自己的翅膀,双眸微眯,身体微动了一翻,它在警告她不要靠近。
    相隔的屋子里,一桌酒宴的三个人不由自主地望向了对面屋子的状况。
‹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