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5 | 浏览:244|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爱你万劫不复》- 草莓酱--91首发原创!

Rank: 1

91UID
83590893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各位好,这是我第一次在这里发文,原创文一份,正文大家可以直接在91baby书城里搜索查看
希望各位能喜欢我的文,多多收藏哟

书名:《爱你万劫不复》
作者:草莓酱
爱你万劫不复.jpg




文案:
十岁那年,她被他领养,待在他身边。
于她而言,他是她生命里的曙光。
她所拥有过的曾经,他给的最美。
可他带给她的却是无尽的伤痛。为了他最爱的女人,他不惜要抽干她身上的血,他不惜把她送给别的男人,不惜打掉她的孩子,甚至不惜要她的命……
最后,陆念真的为他死了,他以为他会无动于衷,可为什么他的心那么痛……



关键词:陆景然、陆念




内容标签:豪门恩怨、阴差阳错、婚恋






第1章 你活着只配赎罪
夜,大雨滂沱。
    陆念浑身湿透,双手拖着微微隆起的腹部冲进医院。
    沁凉的雨水划过脸庞,她望向走廊尽头,急救室门前围着几个病人家属。
    “阿姨,您有没有见过……”
    话音未落,陆念的话语戛然而止,清脆的巴掌声闯入耳畔,她感到脸颊一阵灼痛。
    “贱女人!你开车撞伤我女儿还有脸来医院!”中年女人怒目猩红,骂完挥手又是一巴掌,将陆念狠狠推到墙边。
    其他几人一拥而上,狂风暴雨般的拳打脚踢落在她湿漉漉的娇小身躯上。
    血腥的气味在口腔里蔓延,陆念跪在地上,小手紧紧保护着腹部,冰冷和疼痛令她几近晕厥。
    陆念不知发生过什么,刚才在睡梦中接到丈夫的电话,陆景然要她一小时内赶到医院,否则就滚出他们的家。
    “不要,不要打了……”陆念无力地哀求,“我没有开车撞过任何人,不是我……”
    病人家属情绪失控,指着她愤然说:“还想狡辩?青柠昏迷前亲口说出你的名字!”
    陆念怔然,原来躺在急救室手术台上的人是……
    沐青柠,遥远又熟悉的名字令她满心惊愕。
    “打死这个女人,让她用命来偿还对青柠的伤害!”中年女人凶神恶煞,更加暴虐的毒打落在陆念的身上。
    “住手!”
    急救室的大门被重重推开,一个高大魁伟的身形走来。
    雨点般的拳头停止,陆念痛苦地干咳,抬眼望见陆景然冰冷俊逸的面庞。
    “景然,到底发生什么事?沐青柠现在怎么样?”她扑倒在陆景然的脚下,嘴角流出的血丝鲜红刺目。
    “发生什么事?”听到陆念的声音,男人一把提起跪倒在地的女人,深邃的眼眸目光如炬,“如果今天青柠有三长两短,我一定让你给她陪葬!”
    冰冷的声音回荡在耳畔,陆念皱眉摇头,悲戚地解释:“景然,你误会我了,这件事与我无关,我根本不知道她回来,怎么可能……”
    “继续给我跪下,你活着只配给青柠赎罪!”陆景然咬牙切齿,森冷的眼眸凝视着她布满伤痕的脸颊。
    随后不知是谁在身后踹了一脚,陆念身子一歪再次跪在冰冷的地面上。
    她狠狠咬唇,陆景然刺耳的话语像利刃戳痛千疮百孔的心。
    “景然,我知道你还在怪我,可现在我也被他们打伤了,难道这样还不够我赎罪?”陆念委屈地伸出手臂,皮肤上的大片淤青怵目惊心。
    陆景然睥睨一眼,眸色厌恶地冷嗤:“呵!三年前你就应该去死,这点轻伤你

Rank: 1

91UID
83590893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以为就可以赎罪?”
    旧事重提,陆念不禁苦笑,与陆景然结婚三年,她被这个男人整整折磨三年。
    然而陆景然不知道,他有多么痛恨陆念,陆念对他的爱就有多深。
    当年在舆论打压之下,沐青柠与陆景然解除婚约,随后这个女人投江自杀,三年来生死不明。
    从此他对陆念恨之入骨,娶她回家就是为了折磨。
    陆念垂眸饮泣,心痛的不能自已,她心里清楚,沐青柠回来意味着她将失去陆景然,纵使自己怀着他的孩子。
    “对不起景然。”陆念忍住吃痛,言不由衷的道歉,“当年我无心伤害她,现在他回来我更不会对沐青柠做任何事情。”
    “闭嘴!”陆景然眸光狠戾,烦躁地咆哮。
    就在这时,医生从急救室走出来,一边擦拭汗水一边焦急地说:“病人失血严重,需要紧急输血,但她的血型很稀有,你们家属谁是HR阴性血?”
    陆念心里咯噔一声,随后望见陆景然沁冷的眼眸投向她。
    “她!”陆景然指着跪在地上的女人对医生说。
    陆念点点头,她希望可以借此机会挽回陆景然的心。
    “景然,只要你肯原谅我,我为沐青柠做什么都心甘情愿。”她内心忐忑地说。
    “可以,看你的表现。”陆景然唇角勾起一抹讥诮,幽暗的面孔冷若冰霜。
    一只修长的大手伸到面前,陆念轻轻蹙眉,不假思索地撑着陆景然的手臂站起来。

Rank: 1

91UID
83590893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章 有多少抽多少
夜色沉郁,采血室格外清冷。
    陆念望着眼前**的针头,额间浮起一层薄汗。
    纤细的手臂袭来刺痛,鲜红的血液汩汩流入采血袋,本能的恐惧令她心跳加快。
    陆景然高大的身形矗立在一旁,冷凝着坐在椅子上输血的陆念,眉宇间难掩心急如焚。
    “陆先生,我们给您太太采400cc的血。”护士温声说道。
    “400cc怎么够用?病人失血严重,多抽一些!”陆景然声色俱厉,冰冷的声音没有丝毫怜惜。
    陆念垂眸不语,眼中噙着泪花,只要能挽回陆景然的心,她情愿孤注一掷。
    护士听罢怔然,睁大眼睛望着陆景然阴郁的面孔:“陆先生,您太太怀有身孕,抽血太多会影响到孩子的……”
    这时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沐青柠的家属过来催促急救室等着用血。
    陆景然急得搓手,不耐地在采血室里来回踱步。
    倏然他眸色一沉,扼住护士的手腕,声色冷冽地说:“快点抽,有多少抽多少!如果急救室那边有事,我同样不会放过你!”
    陆念愕然,望着陆景然不可抗拒的神色,倒吸一口凉气。
    十年朝夕相处换不回他一丝怜悯,三年的婚姻捂不暖陆景然硬如磐石的心。
    眼前的男人巴不得她去死,不惜把她最后的价值榨干来挽救沐青柠。
    护士惊恐地点头同意,面对陆景然凛冽如冬的气势不敢拒绝。
    “陆先生,如果您太太出事千万不要怪我……”护士的声音颤颤巍巍。
    陆景然勾唇冷笑:“放心,她的血很多!”
    新鲜的血液注满采血袋,护士赶忙又换上更大毫升的容器。
    此刻陆念面色惨白,她感到浑身冰冷,瑟瑟发抖的身体不停打颤。
    想到腹中的宝宝,她倏然抗拒的后退:“护士,求你别再抽了,失血太多宝宝真的会受不了!”
    陆景然不为所动,凌厉的眸光凝视着充盈着血液的采血袋。
    “景然,求你让护士停下来,我觉得头好晕……”陆念绝望地哀求着。
    但话没说完,她只觉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
    翌日清晨,陆念醒在熟悉的大床上。
    她望着空荡的卧室,脑中再次浮现起昨夜抽血的情景。
    一切仿若幻觉全部消失,陆景然一如往常不在身边。
    瞥望着手臂上的针孔,陆念眼底满是苦涩。
    “少奶奶,您醒了!你已经昏迷了了两天两夜了,我这就给您准备早饭!”
    家佣的声音传入耳畔,陆念望着面色欣喜的家佣

Rank: 1

91UID
83590893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冰冷的血液在这一刻有些许回温。
    在这个冰冷的家,她是唯一善待自己的人。
    陆念抿了抿唇,沙哑的声音响起:“谢谢你。”
    “这都是我应该的。”说完,佣人退下了。
    陆念撑着酸痛的手臂,拿起手机,手机新闻头条推送消息刺痛了她的眼。

Rank: 1

91UID
83590893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3章 把她送给别的男人
那占据新闻热搜榜的消息不是别的,正是说的自己。
    “恶毒小三故意撞人,激起群愤惨遭群殴。”
    她跪下被人殴打的画面清清楚楚的被播出,而视频配字清清楚楚的说明了她如何步步为营、三年前害人未遂现在又想置人于死地。
    所有证据指向她是个狠辣、歹毒的女人,底下评论更是。
    “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怎么配活着?”
    “被撞的怎么不是她?”
    “诅咒她早点去死!”
    恶毒话语仿佛尖刀扎在陆念心上,她脸色倐的白了,一颗心疼的在滴血。
    “少奶奶,早餐准备好了。”
    桌上精致美食,却勾不起她半点食欲。
    女佣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陆念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抬眸示意她接电话。
    这个时候打来电话的,应该是那个男人。他有事从不打她的电话,而是让女佣转告。
    这一次,恐怕是彻底要将她扫地出门了吧。
    她自嘲的想着,身边却响起女佣欣喜激动的声音。
    “少奶奶,少爷让你好好打扮一下,他一会儿会来接你。”
    “少爷这次肯定是回心转意,想要弥补你了!”
    望着女佣欣慰的眼神,陆念双眼中也腾起了一抹希冀。
    精心打扮了一番,她忐忑的坐在客厅里,等着陆景然的到来。
    她爱他那么久,苦苦等着他回心转意的一天,如果真有这一天,只要有他在,那她就算被全天下的人骂作小三、被万人唾骂、也值了。
    等了许久,陆景然终于来了。
    看着他那辆熟悉的银色劳斯莱斯,她一颗心也渐渐提起,心脏砰砰直跳。
    “上车。”
    冰冷无情的嗓音,几乎瞬间扑灭她所有幻想。
    满心酸涩的上了车,望着男人孤傲冷漠的侧脸,陆念难过之余,心底又浮出一抹卑微的希冀。
    至少他来接自己了,这就代表还有希望是吧?
    跑车在她的自我安慰中停下。
    陆景然率先下了车,陆念小跑的跟在他后面,看清周围的环境,心头惶恐不安渐起。
    医院?!
    陆景然为什么带自己来这种地方?难道是让她向沐青柠认罪?
    刚下电梯,陆景然就将她拖到一间病房前,敲响房门。
    房门打来,门口站着一个身穿白大褂、高大强壮的男人。
    看见男人看似斯文、却带着一丝狞笑的脸孔,陆念浑身凉透,如坠冰窟。
    这不就是那个有名的变态外国医生、丹尼斯?
    传闻他酷爱S|M,被她玩|弄、折磨

Rank: 1

91UID
83590893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过的女人不知有多少。
    景然哥哥把自己带到这里来做什么……
    接下来,陆景然下一句话,将她彻底打入地狱。
    “只要你答应给青柠治病,今晚,她就是你的了。”
    轰!!!
    陆念大脑一片空白,她小脸上的血色褪的干干净净。
    她是什么?他用作交易的玩具?
    他怎么可以把自己送给别的男人!
    没等她反应过来,下一刻,她腰身一紧,整个人便被带入丹尼斯怀里。
    “放开,放开我!”陆念拼命挣扎,奈何身体却被男人钳制的死死的,让她动弹不了分毫。
    “那好,这礼物、我就收下了。”
    男人邪|佞的声音响起,她挣扎不得,被他紧紧摁在怀内。
    “只要宝贝儿乖乖听话,手术你不用担心。”
    他说着,伸手在陆念屁股上狠狠一捏,立即引起她一阵惶恐尖叫。
    “景然哥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陆念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一颗心如同泡在冷水中,又冰又冷。
    “不是说只要我原谅你,你什么都愿做么?现在,是时候拿出你的诚意来了。”陆景然唇角的笑季近乎残忍。
    一句话,将陆念打入万丈深渊。
    她怎么都想不到,她深爱的男人,竟然把自己送给别的男人作为条件,来医治他最爱的女人。
    为什么……
    为什么要对她这么残忍……
    思忖间,丹尼斯鬼魅般的声音响起。
    “宝贝儿,别怕。我保证一会儿的事会很有趣味。”
    随后,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她整个人便被一股大力骤然扛起,倒挂在肩头。
    她惊叫一声,惶恐袭遍全身。
    “滚开!放开我!”
    踢打、喊叫无效,反而刺激的丹尼斯愈发兴奋。
    “会挣扎的猎|物,才最有趣。”
    他轻松带笑的话语,让陆念汗毛倒立。
    “景然哥哥,救我!”
    她模糊着泪眼,看着眼前跟自己距离越来越远的男人,哭喊着,挣扎着。
    可惜,她的哭喊,她的挣扎,换来的却是男人的无动于衷……

Rank: 1

91UID
83590893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4章 你就那么贱?!
陆念眸内光芒、在他冷漠目光下渐渐熄灭,办公室大门砰的关上之际,心,彻底坠入无边黑暗。
    一进屋,她便被狠狠丢在桌上。
    男人野|**的气息靠近,透着强烈危险之气。
    “啧啧,这么美丽的猎物,可惜了……”
    冰冷的手指,抚|过她脸颊,每一下触摸都让她毛骨悚然。
    “景然哥哥,求求你,救救我……”
    即便是这种情况下,她还是希望那个男人能来救她。
    她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是陆景然收养了自己。她跟了陆景然十年,他们曾经那么好,却因为木清柠变成现在的样子,他更是对她恨之入骨……
    可就算他厌恶自己,他们在一起十年,难道他就对自己一点感情都没有么……
    她怎么可以把自己送给别的男人玩|弄……
    陆念的泪,一点点滑落下来……
    心脏,在这一刻,撕心裂肺的疼着。
    陆念醒来时周围早已空无一人。
    身上凌乱不堪的衣裳,深深刺痛了她的心。
    她果然……被玷|污了吗?
    忍着痛一脸木然的站起,剧烈的疼痛让陆念脚下一软,跌倒于地。挣扎之际,一双有力的手臂掐住她腰身,将她搂在怀里。
    她抬眸,对上陆景然冷漠深戾的黑眸。
    可这往日伤人的冷冽双眸此刻在她麻木的心里激不起心中任何波澜。
    陆景然阴着脸抱着她往外走去,将她放在车里。
    自始至终,身上的气压低的让人无法呼吸。
    一路沉默。
    下了车,他便抱着陆念一路走向浴室,一脚踹开门将她放在浴池内,打开花洒,在她身上疯狂冲洗着。
    陆念像个毫无知觉的木偶,任他冲洗着,双眸呆滞、一言不发。
    陆景然不知从哪儿来的怒气,厉声道:“说话!”
    陆念依旧神情呆滞。
    陆景然怒从中来,抬手狠狠一拳砸向她身后的镜子。
    哗啦一声,镜子四分五裂,火热的鲜血飞溅在陆念脸上。
    陆念失血的**颤抖了一下,却发不出一个字,垂眸缓缓望向陆景然的手,眸内隐约透出一抹心痛。
    “陆念,你聋了是吗?再不说话,我就在这儿办了你,办到你说话为止!”
    陆景然怒气冲冲的说着,将她翻转过来,拉开裤链,火热的**抵上她**的**。
    在他炽热的**闯入那刻,陆念痛的流出泪来,颤声道:“青柠的手术、还顺利吗?”
    心,痛到抽搐,她不是故意的,但毕竟是她开车撞到了沐青柠……

Rank: 1

91UID
83590893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是不是她表示愧疚,景然哥哥对她的厌恶就会少一些……
    话音刚落,陆景然抬手掐住她的脖子。
    陆念认命的闭上眼,在他的大力掐弄下,呼吸逐渐急促,之后渐渐微弱……
    “陆念,你就这么贱、连恨我都不会吗?”
    就在陆念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被掐死时,陆景然突然松手,冲她冷声怒吼。
    陆念神情呆滞的摇摇头。
    陆景然气坏了,咬牙切齿的冲她怒吼:“滚!你不嫌丢人我嫌,给我彻底滚出A市!”
    泪水霎那间盈满眼眶,陆念浑身剧烈一颤,抓住陆景然的手,死死哀求:“求你了,陆哥哥,别让我走,别让我离开这里。”
    昔日和陆景然的一幕幕涌上脑海,她无父无母,十年那年就被陆景然收养了,对她而言,陆景然就是她的全世界……
    她实在无法想象离开他后的世界。
    她楚楚可怜的目光似乎触动了陆景然,他薄唇微抿,正要开口,身边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快速直起身子,接起电话,那边不知说了什么,他挺拔的身躯一震,沉声道。
    “青柠醒了?好,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他霍然起身,甩开陆念的手大步离开。
    “景然哥哥!”
    陆念想去追却发现浑身无力,望着他毫无留恋的背影,绝望的倒在床上,彻底陷入绝望。
    果然,只要木清柠一句话,无论何时何地,他都会赶过去。
    原来,爱与不爱,差别景然可以这么大……
    陆念无力的滑坐在地,任凭眼泪肆意横行……

Rank: 1

91UID
83590893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5章 求求你让我留下这个孩子
医院,vip病房。
    陆景然高大的身影从病床边站起,俯身探向沐青柠额头。
    “怎么样了?”
    “我好多了,景然。”
    沐青柠虚弱道,满眼崇拜的看着他:“有你陪在我身边,我真的好幸福。以后,你天天这么陪着我,好不好?”
    被她甜软语气触动,陆景然坐在病床旁,温柔的将她搂在怀里。
    “可以。”
    沐青柠柔顺的将头歪在他肩头,柔声道。
    “景然,你答应我不要怪陆念好吗?我相信这只是个意外,她也不是故意的……”
    闻言,陆景然面色骇然一沉,周身气压骤然降低。
    “青柠,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被人害。她几次三番害你,你放心,我绝不会放过她……”
    闻言,沐青柠嘴角隐隐挑起一抹诡计得逞的弧度,却又往他怀里埋的紧了些,软糯道:“景然,不要这样。”
    她深深知道,她越是如此,陆景然就对她越是怜惜。
    ……
    呕~
    看着陆念再次把吃的东西吐了一地,女佣望着她那张苍白的毫无生机的脸,心疼的不得了。
    少爷自那次离开后,再没回来过,少奶奶也自此一病不起。
    眼睁睁看着她日渐消瘦,女佣再也看不下去,趁她不防走出卧室,焦急的拨通陆景然的电话。
    “陆少,少奶奶最近身子虚弱的厉害,吃什么吐什么,您快回来看看吧!”
    “我怕再这么下去,她会撑不了呀!”
    陆景然本想嘲弄一番,听到最后一句,胸口不知怎的传来一阵钝痛。
    “知道了。”
    淡淡吐出这三个字,他挂了电话。
    “景然,怎么了?”
    陆景然一放下电话,沐青柠就搂住他,柔声问,心底却满是狐疑。
    “没什么,说是陆念病了,我看看她又要耍什么花样。”
    “景然哥哥~”
    沐青柠紧紧搂住他的腰不想让他走,陆景然却强硬的拿开她的手,“放心,我去去就回。”
    “陆、念……”
    望着他离开的身影,沐青柠手指捏紧,眸内满是阴鸷。
    ——
    别墅内,陆念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无神的发着呆。
    蓦然靠近的男性气息让她回过神来,抬眸,对上一张俊美冷酷的脸。
    “怎么,又想把三年前的一套搬出来,故技重施?”
    冰冷无情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带着十足的嘲弄。
    陆念被他眸内不加掩饰的讽刺刺到,三年前令人难堪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

Rank: 1

91UID
83590893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三年前,所有人都以为沐青柠死了,把她当成罪魁祸首。
    那时,她患上重度抑郁,曾一度痛不欲生乃至绝食。
    而他,居然以为这是她博他关心的手段?
    “不是这样的,我不是故意要吐的,是因为我肚里有了宝宝……”
    她蠕动着**,试图解释。
    她捂着腹部的模样,却惹得他更加厌恶。
    “够了!陆念。”
    他厉声呵斥,“你一个被别的男人上过的女人,还有什么资格留下这个孩子?”
    陆念浑身血液凝固,她脸色瞬间惨白,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我被别的男人上,那也是因为你啊。是你把我送给了丹尼斯,现在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陆景然默然的别开脸,“就算你没跟丹尼斯睡,我也不会留下这个孩子。”
    对上他森冷如魔的脸,陆念彻底慌了,扑上前拉住他的手,“不!孩子我一定要留下,求求你……”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