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0 | 浏览:5255|倒序浏览 | 字体: tT

《靠边吧,土豪》——搞笑职场甜宠,入坑超惊喜! ...

Rank: 1

91UID
81071023  
精华
帖子
22 
财富
115  
积分
2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7 
最后登录
1970-1-1 
书名:《靠边吧,土豪》




作者:茕兔不哭
状态:已完结
推荐指数:❀❀❀❀❀
内容标签:甜宠、轻松、搞笑、职场言情


文案介绍:
破产以前,江家也土豪过——大女儿出嫁,陪嫁一车一房一商铺;
儿子结婚,礼金百万两车一栋楼;
江家败落,心爱的小女儿成年了,没嫁妆可怎么办?
江令仪满不在乎:爸爸事业未兴,女儿怎敢言嫁?
庄维:岳父,您欠银行多少,我还行吗



第1章
两年以前——
江令仪以年级第一的成绩毕业,和同年级两位活跃的风云人物一起签入了国企,拿着优渥的起薪,说不清道不明的社会地位和福利,着实羡慕死同期毕业的其他同学。
谁都没想到,在那个进去了就不想出来的工作环境里,江令仪仅仅只待了半年。
居然待了半年啊,江令仪回想起来对自己是满心佩服。
按说自己算是技术工种,但在那个处于垄断地位的机构里,她这种被注入企业的新鲜血液并没有受到重视,也是,原本就处于需求过盛而供给由自家垄断,吃不下的工作就外包出去这种地位超然的企业,所谓技术人员根本就是老员工眼里的笑话,没事总被指使着修电脑,装系统,再就是杀毒。而同期被招进来的两个本地的校友也看出了自己的前途不妙,一个狠命儿地往外联市场部跑,另一个就找关系换去了热门的财务部。
江令仪没有这样的头脑和背景,她始终坚持在自己的岗位上,没人给自己指派活儿干,就自己找。
国企的岗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专门的师傅带她,她自己倒看中了一个,是部门里的实干派,还负责和外面的第三方合作商打交道。令仪天天围着人家主任打转儿,企图给他帮帮手学点东西。起初,人家主任忙着呢,根本不拿正眼瞧她,但架不住令仪脑子灵活转得快,经常来点点到即止的小聪明,主任呢也是真的忙,见令仪能帮上一点,也不跟她客气,渐渐交待一些小活儿,再后来,令仪自己也能单打独斗做些小项目,和外面的人打起交道来也是有条有理。
师徒两个人,几乎承包了本部门80%的事。
按说,这样拼命工作的人即使拿不到奖金,也该被领导称赞几句。
但他们的领导,偏不。到了发工资的日子,令仪一查自己的银行卡,工资少了2/3。以前悠闲混日子倒还能拿到工资和全奖。她去跟领导理论,人家振振有词,你天天在外面跑,部门的工作会议也老缺席,你还问工资,炒不炒你还是个问题呢!
令仪解释自己是为了工作外出,但领导根本不买账——你说自己是出去见客户了,我同意了吗?你说自己是去跟进项目收尾,为啥亲自去,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总而言之,在领导的嘴里令仪就是一个不脚踏实地,偷奸耍滑倒年轻人。
师父见令仪不出所料的垂头丧气从办公室出来,劝她别计较了,因为你永远都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领导真的不知道你是为了公事外出吗,不是,只是私心不喜欢罢了。师父年纪大了,一头栽进了体制里出不来,而你年轻着呢,本事也不差,应该去外面的世界闯闯。
师父的话不是说说而已,他向相熟的合作商推荐了令仪,对方和这个女孩子打

Rank: 1

91UID
81071023  
精华
帖子
22 
财富
115  
积分
2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7 
最后登录
1970-1-1 
过几次交道,十分欣赏她认真的态度和扎实的技术,两边一拍即合,令仪就这么跳出了体制,进了一家规模不小的私企。工资翻了一番。
令仪回想起来,在国企的那段时光,应该是她收入最低的水平了,只是,也是在那个地方,她得到了迅速的成长,为后来出来打拼创造了良好的基础。
进入私企以后,就业合同上白纸黑字的朝九晚五和周末双休通通化为了泡影,令仪不得不和其他程序员、工程师们一样熬得双眼通红,不知今宵何时。简历上项目负责人的经历弥补了令仪初出茅庐的短处,让她的工资丰厚不少,但成也萧何败萧何,她所要扛起的职责和压力也更大了。初进公司,总监对她的简历半信半疑,抱着测试的心态扔给了令仪几个case,按照主管的猜测,新手在一周之类可以完成,他自己的话用不了三天。而令仪,没让师父丢脸,堪堪只花了三天就出色地完成,这还是她经验不足的结果。
总监和主管对测试的结果大为惊喜,积累的相关的case源源不断地扔给了令仪。私企不养闲人,也没有太多时间给令仪学习,凭着年轻的头脑旺盛的精力,她一边自学一边处理case,她的工作效率无可挑剔。令仪逐渐成为主管的左右手,两人还是校友,关系融洽。
令仪以为自己的职场生涯大概就是这样,一步步提升能力,一步步往上爬,只是,事情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一帆风顺。
这家私企是原来国企的合作商之一,靠着那颗大树吃饭,公司的气氛也受其影响颇深,总监不堪忍受,离职出国。紧接着,公司空降一位新总监,海归硕士,芳龄26。纵观这位总监的上位手法以及公司上层的一片和谐,不难猜想,况媛媛背景一定浅不了。
而最可惜的人便是令仪的主管,江清源。原本在部门间呼声最高,有望接替原总监职位的人,现在离那个位子中间又隔了十年八年。况媛媛本人能力如何不说,人家有本事把位置坐稳,江清源再往前看,也不过是一个副总监的位子。这与他的能力和手腕并不相配。原本,大家以为他会成为公司最年轻的总监的,在28岁这一年,他做了副总监。
与之相应的,令仪被推荐为新主管。
也许是异性相吸,同性相斥的缘故。原本该成为对头的况媛媛和江清源很快打成一片,看似比原总监在时还要融洽几分。可到了令仪这儿,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
况媛媛招了个新人在令仪手下做事,令仪处理好本职工作后,还要抽时间手把手教这个新人,况总监仿佛在令仪周围安了监控,如果哪次令仪太忙没顾得上搭理新人,或是哪里新人没学会,令仪就会立刻被传召到总监办公室,聆听一番训斥。
令仪的工作

Rank: 1

91UID
81071023  
精华
帖子
22 
财富
115  
积分
2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7 
最后登录
1970-1-1 
似乎回到了国企时代,不是做计划就是做总结,天天开会立目标,还要教手下做事,严重干扰了她的正常工作。而前总监那边已经通过的重写系统的方案,令仪再着手行动,却被况总监喝止。
令仪找不到继续留下来的意义了,很快给HR打了离职报告。
离职前的最后一个月,是令仪过得最轻松的日子了,她不再搭理总监,管她是要报告还是开会。而况媛媛,大约因为达到了预期目标,也不强求。令仪每天喝喝茶吃吃点心,顺手处理下case,最后才抽出空教教新人。临走前,资料PPT都留给了新人,至于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知识他能学会多少,这就不是令仪该担心的事了。
况媛媛那么爱折腾人,一手扶着这个叫陆天明的新人上位,不惜逼走自己,今后不要后悔才是。
令仪并非一定要留在这里不可,随便翻翻猎头发来的邮件,他们推荐的公司有十四五家,给她的年薪都绝不会低于25万。
她才24岁而已。

Rank: 1

91UID
81071023  
精华
帖子
22 
财富
115  
积分
2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7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章
现在已经是九月中旬,马上就是国庆假期,令仪反而不急着找工作,打算先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工作的事等假期结束再说。
令仪并非帝都本地人,她的家乡在间隔几个省的一个海边城市。
下了飞机,再坐上半个小时的城际铁路,一路顺风顺水的到了家乡。
来车站接她的人是姐姐江嘉仪和姐夫高治文,还有两个打闹不休的外甥。
高治文家境富裕,基本的教养还是不错的,主动帮令仪拎起了行李,“呵,好大的家伙,是不是给外甥们带了礼物啊?”
江嘉仪闻言打趣令仪道,“这车可是我们阳阳和明明上学坐的保姆车,今天知道小姨回来特意开过来接你的,你不表示表示可不行!”
两夫妻说的是一样的话,令仪知道姐姐是纯粹好玩,但姐夫是什么意思,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令仪已经习惯了,早就做好了准备,“你们太厉害了,我从帝都回来特意去了趟玩具城......”
明明和阳阳一个五岁,一个七岁,都是好玩的年纪,听到有特意送给自己的新玩具,吵着闹着要马上拿到手。明明年纪大一些,灵活地翻到了后座,开始找箱子的拉链。
江嘉仪嘱咐他,“找到玩具就拿出来,不要把小姨的东西弄乱了,知道吗。”另一边,牢牢抓住试图去给哥哥帮手的阳阳。
“知道啦。”明明大概在家就拆惯了东西,很快摸出了属于自己和弟弟的玩具,笑嘻嘻地向令仪示意。
高治文瞥了眼被儿子扔在地上的包装盒,进口外文,袋子也是名品店出品,心里舒服了点。而后突然看到令仪手腕上晶亮的手表,扯起了嘴角,“令仪的手表挺好看的啊,你姐给买的?”
“手表?我没送啊,”江嘉仪闻言看向了妹妹的手腕,“是挺好看的,什么牌子?”
“和大学同学逛街买的,”令仪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让车里的人都听到,“时装表,不值钱。”
江嘉仪看妹妹哪儿都好,笑道“你戴着很合适,眼光不错哦。”
高治文得到答案,心里却想着是别人送的,“一起逛街的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令仪该不会交男朋友了吧。”
江嘉仪顿时大感兴趣,“交男朋友了吗?那是男友送的?”
“哪有什么男朋友,我自己买的。”令仪对高治文的话可以无视,但姐姐是真的关心自己,她不能不理会,“我现在的工资,喜欢的东西还是买得起的。”
江嘉仪对这个答案颇为满意,她一向不赞成妹妹交外地的男友,另一方面,她对妹妹的优秀与有荣焉,“我们家令仪书读得最好,毕业两年年薪就有二十万,太厉害了~~”
而后嘉仪突然踹了前方司机的厚垫一脚,“高治文,我嫁到你们家8年了,怎么也得拿三十万年薪吧,可你一个月才给我

Rank: 1

91UID
81071023  
精华
帖子
22 
财富
115  
积分
2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7 
最后登录
1970-1-1 
1万块零花,明明和阳阳的保姆工资都八千了,两个保姆每个月就1万6,我连你们家保姆都不如吗!”
嘉仪长得貌美,发起脾气来也像是在撒娇,高治文根本不会生气,他叹了口气,“你的钱全自己花了,我的钱还要养家,你哪次看上的包包鞋子不是刷我的卡,你每个月的一万能够你逛两次街?”
“说的也是,”嘉仪自己倒笑了。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又踹了座椅一脚,“说得好像我很败家似的,你要知道,老婆会花钱那是证明老公有能力!还有,我又不是天天逛街,每天带着两个孩子我根本哪里都去不了,你天天忙着生意我又不敢把孩子扔给你......”
“好了好了,我又没有怪你,”高治文耐心很好,“辛苦你了,好老婆。”
“哼。”江嘉仪这才满意。
结婚多年,姐夫和姐姐依旧甜蜜如初,还有一对可爱的儿子。不说其他,姐夫对姐姐和外甥那是十分疼爱的。
所以,哪怕他对令仪时常试探,而且不太友善,令仪都忍了下来。

Rank: 1

91UID
81071023  
精华
帖子
22 
财富
115  
积分
2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7 
最后登录
1970-1-1 
第3章
车子在一栋6层私人楼房前停下。
令仪有半年多没有回过家,差点没认出自己家,原本一楼4开的门面是经营超市的,在变成了网吧。走到楼梯口,传来阵阵麻将声。原来的地下车库大概变成了麻将馆。麻将是本地的传统风俗,比较普遍,不算赌博,也不涉及什么治安问题。
“都是那女人的主意,把房子搞得乌烟瘴气的,我都不乐意带我孩子回娘家了。”江嘉仪领着几个人上楼梯,现在江家人都住在四楼,其余楼层全部租出去了。
令仪知道姐姐嘴里的那个女人是谁,那是哥哥江嘉树的妻子,方小兰,便道,“哥结婚那年这栋房子就说好了给他的,他们爱租给谁就租给谁,爸妈也不好再插手。”
说着,几个人已经上了四楼。
这里的空间足足有300多平米,平时就江家父母和江嘉树夫妻住,令仪也有一个自己的房间,并不逼仄。
艾婉清女士在厨房里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急忙走了出来,“令仪接回来了吗?”
令仪刚跟妈妈打了招呼,那边两个外甥就扑腾到艾女士身边,拿起水枪满屋子跑。
“令仪回来了也不知道露个面,就知道在房间玩电脑,什么教养!”江嘉仪不满地瞥了眼正屋紧闭的房门,又跟其他人说,“待会谁都不许喊那个女人吃饭,听到没。”
“就你精怪。”艾婉清瞪了眼大女儿,“都做妈妈的人了,不怕教坏小孩吗,她是孩子们的舅妈,是他们的长辈。”
“承受不起!”江嘉仪不屑。
到了开饭的时间,爸爸江国涛还没有回来,艾女士担心外孙饿坏了,便让大家开动起来。
“爸爸每天都这么晚吗?”令仪有几分不忍。
“现在不是忙吗,活赶的紧,他得在厂里盯着,有时候太晚了就干脆不回来了,歇在你爷爷奶奶家。有热饭吃哩,不用担心。“艾女士不以为意。
江国涛自从前些年生意失败,赔光了原本丰厚的家底,还欠下了不少钱。债主们是多年交情,体谅他信誉好,年纪又不算大,还有翻身的机会,没有赶尽杀绝,这些年江国涛一直小打小闹做些生意,慢慢填补外债,私人欠款已经还得七七八八,目前主要还欠着银行的贷款。
好在银行那边只要按时还利息,不会逼得太紧,江爸爸还能稍微喘口气。目前,江爸爸做的是袜子厂,接的订单多,收入还行。
只不过,还是资不抵债罢了。
江嘉树看出妹妹不开心,笑道,“今天爸爸肯定会尽快回家的,他最喜欢令仪了。”
家人都笑了,令仪从小聪明懂事,又是家里唯一考上名牌大学的,是江爸爸的骄傲。
唯独方小兰,翻了个白眼。会读书又怎么样,还不是没嫁妆。
这个表情落入了明明眼中,一边是刚刚送自己礼物的小姨,一边是讨

Rank: 1

91UID
81071023  
精华
帖子
22 
财富
115  
积分
2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7 
最后登录
1970-1-1 
厌的舅妈,他扔下饭勺,一把抓起水枪向方小兰脸上射去,一边还大喊,“臭舅妈,让你对小姨翻白眼!”
“啊!”方小兰冷不丁被水浇了过来,又冷又惊,“干嘛啊!给我住手!”
而阳阳,一直是以哥哥为榜样的,见此情况也抓起水枪开始往舅妈身上招呼,含含糊糊学舌道,“臭舅妈,翻白眼,小姨好!”
方小兰被两个孩子弄得十分狼狈,大骂道,“王八蛋,你们是不是神经病啊!都给我住手,住手!臭崽子!”
江嘉仪原本正阻止儿子们调皮,听到方小兰粗俗的言语,她不干了,先将儿子的水枪夺下,然后啪地一声拍在了饭桌上,“方小兰你算哪颗葱,敢骂我儿子!”
高治文也一脸寒霜,“做舅妈的骂七岁的外甥神经病,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明明和阳阳见爸妈站在自己这边,又偷偷抓起了水枪,继续往方小兰身上射。
方小兰不堪忍受,冲正帮自己挡水的丈夫大喊,“江嘉树,你是死人啊!就看着你老婆这样被人欺负!”
江嘉树故意虎着脸看两个熊孩子,“不许闹了。”
他还没有自己的孩子,平时对两个外甥十分喜爱,还从来没红过脸,这样已经是极限了。更何况,他平时跟外甥们胡闹惯了,给他们当人肉沙包也做过,当马骑也做过,根本不觉得被水枪打几下有多严重。妻子骂人反而有些过了。
就这样,江嘉仪还不干了,“江嘉树,你还是不是人,方小兰不给好脸色令仪看,还骂你亲外甥,你瞎了还是聋了,还帮她!你给我闪一边去,我的孩子我自己教。“说完又上缴了孩子们的水枪,命令道,“好好吃饭,学什么替天行道。”
江嘉树有些愧疚地看了令仪一眼,默默不作声了。
“你们都欺负我,”方小兰大哭,“你们都给我滚!”
“这是我家,你让谁滚!”江嘉仪不屑到,”房子是我读小学我爸妈花钱一层一层盖起来的,现在房产证还是我爸的名字,你是因为跟嘉树结婚才能住在这里,真当是自己家了!”
“你放屁,房子是我们结婚你家给我们的!”
“对,是娶儿媳妇给的。不过你照照镜子,你有儿媳妇的样子吗,不孝顺公婆,苛待小姑外甥,我忍你很久了!”
“你TM在这教训谁,给我的就是我的房子,你就是泼出去的水,得瑟什么!”
“房产证有你名儿?哟你还知道重男轻女,哪怕是个闺女你倒是生一个出来啊!女儿我们江家当公主养着!什么素质!”
“好,你有素质你厉害,我TM现在就滚!”
方小兰恶狠狠地扫了屋里人一眼,气腾腾地跑了出去。
江嘉树跟在她身后,被艾婉清叫了回来,
“别追了,你还怕她不回来吗,正好家里清静几天。”

Rank: 1

91UID
81071023  
精华
帖子
22 
财富
115  
积分
2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7 
最后登录
1970-1-1 
第4章
十一假期表妹结婚,令仪和妈妈一起去看望待嫁的新娘子。
大姨家住在郊区,艾婉清带着女儿一路公交车坐过来,而后江国涛亲自开着自家的小货车来送妻女去亲戚家。一路驶来,村里家家户户都是独栋的洋房,还有大花园和车库。村里大部分人都是做加工生意,小点的就用自己楼房做加工,大些的已经盖起了颇具规模的工厂。江令仪家以前也是住在这块,她们村主要做的是服装、饰品这一类,而大姨所在的村子做五金加工的比较多。经济情况也更好一些。
大姨家也是做五金的,目前有自家的工厂,规模颇大。
江国涛到了门口,将妻女放下,又回自己村子忙活去了。
“小兰回娘家的事别告诉你爸爸,”艾婉清嘱咐女儿,“他操心的事情太多了,每天睁开眼就欠银行几千利息,别让他再生气了。”
令仪回想起爸爸鬓间的白发,不免心疼,“好。”
艾婉清领着女儿来到大姐家,屋里已经笑声一堂。
一对准新人刚从港城采办结婚物品回来。客厅的沙发茶几上摆满了华丽的盒子和购物袋。
“哟,令仪回来了,这是特意赶来参加晶晶的婚礼吗,”大姨看到外甥女分外开心,又向女婿介绍,“这是二姨的女儿,江令仪,在帝都工作,你得随晶晶叫表姐。”
新女婿从善如流,开口叫了表姐。
令仪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他看起来并不比自己小。
晶晶的礼服是一套婚纱一套中式绣裙,尤其是中式那套,是港城的老师傅手工完成的,精致极了。屋里的人都催促晶晶先换上。
果然,白白的皮肤,正红色的喜服,原本清秀的容貌都显得艳丽起来。再加上赤金项圈和镂空的龙凤镯,更加有民国贵小姐出嫁的味道。
一家人赞不绝口。
“还是港城的金饰好,你们瞧瞧,这锁头、这镯子,成色和做工都没得说。”大姨笑了,“这点钱花得值。”
“都是我挑的,”新女婿忍不住透出未婚妻的老底儿,“她啊,眼里只看得见Cartier,hermes的手镯,这些老古董都瞧不上。”
“本来就是老土嘛。”晶晶不满未婚夫的说法,将手腕抬起来晃了晃,上面有个H扣粉色边珐琅手镯,“我这个不好看吗?”
“有什么好看的,和你爸爸的皮带一个样。”大姨不屑,又向其他人抱怨道,”他们父女两一个德行,都喜欢这个调调,他爸爸有好几条这个扣子的皮带,鸵鸟皮、鳄鱼皮......”
“爸爸那叫土豪,和我这种低调的华丽是不一样的,”晶晶不满,又嘲笑自己亲妈,“你整天不是真丝就是皮草,你和爸爸才是一个德行。”
“怎么说话呢!”大姨宠溺地拍了女儿一脖子,“在家里我不管,以后出嫁了,在婆家可不

Rank: 1

91UID
81071023  
精华
帖子
22 
财富
115  
积分
2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7 
最后登录
1970-1-1 
许这么没分寸!”
“晶晶可懂事了,这是在您面前撒娇呢。”表嫂笑道,婆婆疼的是谁她清楚的很,少不得要卖小姑子一个好。
出身好,嫁得好,可不是谁都得捧着吗。
不过她自己娘家也不差就是了,表嫂的钻石耳钉熠熠生辉,映衬地她的脸庞格外娇贵,“还是晶晶懂时尚,我们那会结婚就知道买三金五金,娘家人送的也尽是些金镯子,两只手臂挂的满满的,真是土死了!这次你出嫁,我们就不来那一套了,你不是喜欢Hermes的镯子吗,这次我们这些娘家人就给你凑满所有颜色,怎么样?”
晶晶的眼睛发亮,“好啊好啊,我正好这个颜色有些腻了,一个颜色怎么搭衣服嘛!”
新娘满意,其他人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这真的是,”艾丽萍笑着摇头,看自家儿媳给大家分派颜色。
“年轻人嘛。”艾婉清陪着笑,嘴角却掩饰不住那丝尴尬。令仪伸手挽住妈**胳膊,给她一个安抚的笑容——
不就是四分之一月工资吗。
晚饭过后,艾婉清带着女儿告辞。那边艾丽萍非拉着她再坐一会儿,“我让小芳去我房里拿两瓶燕窝出来,晶晶在港城买的,你拿回去喝。”
“大姨,您自己留着喝吧,晶晶老远带回来......”令仪婉拒。
“亲姐妹,计较这些做什么,大姨还有,”艾丽萍喜欢令仪的得体,笑着看向外甥女,“真是越来越漂亮了,有没有在帝都交男朋友?没有的话,大姨帮你介绍啊,我们本地的......”
艾婉清却打断大姐的话,“我们令仪不找本地的。”

Rank: 1

91UID
81071023  
精华
帖子
22 
财富
115  
积分
2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7 
最后登录
1970-1-1 
第5章
令仪和妈妈要回城,正好新女婿也要回城,便顺路带上她们。
看到令仪手上拎着的燕窝盒子——官燕棧,本地没得卖,他和未婚妻从港城买来孝敬各自母亲的。他只笑笑,没说什么。
二姨夫江国涛破产的事情,在本地并不是什么秘密。二姨带着女儿出门做客,连车都没得开,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想起未来岳母托自己介绍朋友给江令仪的话,他决定敷衍过去。
车镜里倒映出那个人精致清丽的侧脸,听说是个自身实力不错的聪明女孩。
可惜了。
前面充当司机的表妹夫在想什么,令仪并不知道。她看了看身侧的母亲,五官动人,几乎没有岁月的痕迹,可身上,却穿着往年的旧衣。自从家里破产以来,爸妈连件新衣服都不敢穿的,生怕哪天被债主戳自己的脊梁骨。珠宝首饰更是别提了,妈妈现在全身只有手指上一个素金戒圈,还是奶奶给的。还有爸爸,他今天又会在冷冰冰的灯光下熬夜吗。
第二天,令仪是被妈妈吵醒的。
昨晚穿过的真丝上衣没来得及自己处理,便被一早来工作的钟点工扔进了洗衣机,等艾女士发现时,衣服已经变形了。
艾女士气极,她这件白色真丝上衣是前年生日时买的,她一直都非常爱惜。平时很少穿,穿的时候都一向很小心。本地水质不好,她每次都是用桶装的纯净水来洗的,绝对不用洗衣粉......
而今天,好好的衣服就被钟点工给祸害了。
艾女士喋喋不休,旁边站着黑黝木讷的钟点工。
艾婉清不是严苛的人,她也不打算让人家赔,只是心里过不去罢了,这件衣服她原本打算出席婚宴穿的......
“妈,我这次回来也没有合适的衣服,等会我们一起去逛逛吧。”
艾女士听到令仪的话,自知有些失态,“哎,我不是......算了。”
早饭过后,两人一起来到了市中心的国际广场。
“不是说好给你买衣服的吗,怎么尽顾着给我挑。“艾女士逛了两层下来,手上拿的全是女儿给自己买的丝巾,大衣、皮鞋。
“那件和大姨的披肩一样,”令仪看到橱窗里展示的衣服,兴冲冲拉着妈妈进店,“我觉得这家的衣服很适合你。”
令仪无法否认,妈妈对大姨华衣美服的艳羡深深地萦绕在自己脑海。
艾女士也走进了女装店,伸手触及一件宝蓝色长裙时,那细腻的触感让她爱不释手,“是还不错。”
“试试吧。”
艾婉清从试衣间出来,非常得体漂亮,这样才有几分像大姨的亲妹妹。
令仪催促着妈妈多试几件,自己则在一边笑着让人开单。
还记得,小时候自己家境富裕,自家又是做服装生意的,妈**穿着打扮一直都是那么精致、那么时尚。上高中的时候爸爸已经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