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3 | 浏览:2458|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五月裂帛

91UID
92865692  
精华
帖子
477 
财富
2873  
积分
40627  
在线时间
11小时 
注册时间
2018-8-19 
最后登录
2019-10-14 
写的很好呢,前来支持一波,作者大大加油ヾ(◍°∇°◍)ノ゙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7800507  
精华
帖子
18 
财富
373  
积分
107  
在线时间
1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1-12 
最后登录
2019-8-10 
文章审核当中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7800507  
精华
帖子
18 
财富
373  
积分
107  
在线时间
1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1-12 
最后登录
2019-8-10 

五月裂帛
作者:五月裂帛  晋江

文案:

被市局刑侦大队队长盯上是什么感觉 ?

秦若帛:”…… 一言难尽

康烈:眼神确认过,就是你

                                    



4
抱陶女


“欢迎回运城。”唐蜜举杯。


“谢谢。”秦若帛应邀碰杯。


年少结成的友谊就如纯酿,时间愈久,酒香愈浓。


“现在就等体检了,基本上这工作算是落实下来了,学校有提供宿舍么?


秦若帛摇摇头,“现在哪知道呢?”

         “这样吧,要是学校不提供住宿,你就住我那小公寓去吧。唐蜜大方提议道。


秦若帛笑了笑,点头,“那我就先谢谢了。”


“去,你我之间还言谢啊。你来了,正好请你当我的私人舞蹈教练。私人定制的哦。”


“那绝对。”秦若帛淡笑。


“那你回去收拾收拾,就搬过来吧。”


“你怎么比我还急?周大少没魅力了?”秦若帛不提还好,一提唐蜜就苦着脸道:“他老人家下基层锻炼去了。”


周大少,本名周兴中——唐蜜现任男友,准未婚夫。


“山不来就我,我可以就山啊。你不是有悍马吗”秦若帛打趣道。


“我倒想啊,可你知道他发配到哪个山头去了?悍马是到不了顶的,得飞马。”唐蜜苦着脸。


运城下面的县市也有悍马到不了的地方,只有一个地方,那是运城下面著名的山城——九道县。


“九道县?”秦若帛试探地问道。


binggo,唐蜜忿忿地喝了一大口果汁,“九道县十八乡。”


一听这个,秦若帛就忍不住想笑。“那是够他这富贵大少爷喝一壶的了。”运城老百姓对九道县十八乡的印象,可以用当地的一首童谣来说明:“米塞塞,瑶寨寨,一道弯,二道弯,九道弯弯难登九道县,一座山,二座山,十八座大山压不住十八乡。”


“香饽,离九月份开学还早呢?你这段时间打算怎么安排啊。”


秦若帛沉思了一下道:“一直计划回来开一间舞蹈工作室,收一些学员。只是不知道运城这边市场情况怎么样。“


唐蜜咧开了嘴,拍拍胸脯道:“你只要开起来了,生源包在我身上。“


“那敢情不错。不过,我一个人肯定打理不过来,要不我们合伙怎么样,你负责市场,我负责技术?“

     ……


一顿饭的功夫,俩好友就敲定了接下来的舞蹈室开办的工作安排。


唐蜜是个急性子。饭毕,就想拉着秦若帛沿街去找适合做舞蹈室的房子。


秦若帛略低了头,去看脚上的布鞋。原本米白色的布鞋,因为淋湿沾染了些许灰土,现在变得灰扑扑的不说,而且整个鞋子感觉潮潮的,脚指头闷在里面,很难受。所以她拒绝了唐蜜的提议:“我今天跑了大半天,浑身黏糊糊的一点也不清爽。想早点回家换洗去。”秦若帛说的回家,是坐大巴回运城市下面的安县父母家。


唐蜜见她说话时,眼睛不住地往脚上的鞋子瞟。饭间,秦若帛跟她说了衣服和鞋子有被淋湿。衣服,还好一点,她包里随时带了太阳伞。可是却无法顾及布底布面的鞋子。是以,现在虽然布面被脚烘干了,可是鞋底却还是半干,加上五月份气温高,整个脚裹在又闷又潮的鞋子里,真的是无比难受。


可这对唐蜜来说不算什么难事。以前秦若帛在北市发展,她回了运城,虽然回来好几年了,也有几个玩得好的朋友。但仅仅只是限于玩,谈不上交心的。现在秦若帛回来了,她那股子黏糊劲又上来了。

“你那么急着回安县干什么?你回家又没什么事情,还不是闲着。”


帮我父母看着侄儿啊。”这是秦若帛的理由。

唐蜜反驳道,“侄儿又不是亲儿。就陪我玩几天啊,香饽。我跟我叔请几天假啊,咱顺便把舞蹈工作室的房子敲定了啊。”


秦若帛心下盘算了下手中的积蓄,目前当务之急是要开源——舞蹈工作室必须尽快开起来,而且前期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要在九月开学前正式运营起来。所以这一番思量下来,就同意了唐蜜的请求。

秦若帛同意留了下来,这可乐坏了唐蜜。她立即拖着秦若帛去了附近商场挑选鞋子。秦若帛是一个做事很讲究效率的女子,即使是在逛街上,何况是现在双脚急需解放。她很快挑了一双中规中矩的厚底防水平跟凉拖。


唐蜜砸吧着嘴说这鞋子不够性感啊。秦若帛笑了笑却坚持付了款。唐蜜心中所谓的性感女鞋,应该是那种鞋跟细细的,鞋头是尖尖嘴儿。那种犀利又纤细,在视觉上,能极度冲击男人的视力,是女人对男人别样的性感诱惑。

秦若帛对此不置可否。可是眼下,她没有代步车,一双舒适的鞋子可以很好的保护她的双脚。

衣服上,唐蜜可不允许秦若帛再这样随便了。两人在商场转悠半天,秦若帛在唐蜜的监督下,终于挑了一件碎花鱼尾半身长裙,搭配一件无袖雪纺上衣。就这,唐蜜还嘟嘟囔囔,说她一点也不像从北市这样的一线大都市回来的白领,还是从前那个土生土长的运城土包子姑娘。


秦若帛无可奈何的笑着摇一摇头:“亲,别忘了我马上要去学校当老师了。”

“哼,还有四五个月呢?你打扮性感一点。咱运城有钱又帅的小哥哥多着呢,给我钓几个回来啊。”唐蜜一副操碎了自家闺女终身大事的老妈子心态。


秦若帛依旧淡笑。她一边在专卖店里扒拉着架上的衣服,一边听着唐蜜在身边的絮絮叨叨。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看,这条是不是挺符合你的性感要求?”秦若帛扬起手上的一条半身裙子,裙子被拨拉着向上扬起,裙带飘飘。唐蜜眼前一亮,一把夺过细细翻看着——这是一条低腰露脐裹臀的纱裙,但这不是它的最大的特点,这条裙子最为独特之处,是它的穿戴——整条裙子展开来其实就是一块布,布的两头系有结带,用布将臀部裹住,往腰身一围拢,结带在下腰间一扎……其性感美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当然这样的裙子是很挑人的,秦若帛168CM的身高,又是舞蹈出身,其身材气质都是拔尖的那种。

唐蜜顿时激动得语无伦次,“快,快进去试穿。”

秦若帛不动,看着好友轻笑:“你让我裸着身子出来啊。”

“对,对,还有上衣,配哪件好呢?”唐蜜转悠着骨碌碌的眼珠,往店铺四处扫射一番。最后挑了一件抹胸似的无袖、无肩短上衣。

“亲,这是绝配。”递给秦若帛时,唐蜜一脸庄重的耍宝模样。

秦若帛捏起这件没有什么布料的上衣,抖了抖,总之也没抖出多余几分来。她摇着头拎起衣服,在进更衣间换衣服时,丢下一句,“小蜜,你不去学艺术真是浪费人才。”

她一个艺术生,虽然平时身边都是穿衣颇为大胆的艺术同行,但这么多年来,她暴露的衣服基本上没有。有,也是那么几件在舞蹈室教学时舞蹈服。日常服装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中规中矩。今日这件,大约也只能在教学相关舞蹈时做舞蹈服装好了。这样想着,一只手半遮着肚脐眼,秦若帛推门而出。

“小蜜——”

唐蜜:“……

小蜜,好看么?“秦若帛看着眼睛睁得圆滚滚的唐蜜,心下有些想笑,配合唐蜜的表情,秦若帛信手托起衣架上的一只小花瓶。

唐蜜:“……“,

别动,别动。站在那里。花瓶别放下。唐蜜抓起手机对着秦若帛连拍了几张照片。

哎呀,太激动了,妈啊,这是妥妥的从画中走出来的抱陶女啊。

“香饽啊,你看,你看,抱陶女。”唐蜜指着手机里的女子,咧嘴笑得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秦若帛满脸黑线,辩解道,“抱陶女是裸着上半身的。我可没。”


两人嘻嘻哈哈打趣逗乐着,又在店铺挑了几件衣服,满载而去。

(谢楚余大师的成名作油画《抱陶女》,大家可以去翻看一下)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9902478  
精华
帖子
55 
财富
846  
积分
239  
在线时间
6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5 
最后登录
2019-9-30 
诶呀呀,感觉每次逛原创专区都有惊喜,大大大概多久更一次文呢?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7800507  
精华
帖子
18 
财富
373  
积分
107  
在线时间
1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1-12 
最后登录
2019-8-10 


第5章  不太像好女人


俩人满载而归。
  既然秦若帛不急着回安县。今天又是秦若帛面试教师岗成功的大喜日子。午间一顿饭算不得什么大庆祝。晚饭后,唐蜜计划着先和秦若帛去女子养生馆做个全身大保养,然后美美地再去午夜清吧小酌一杯——这是属于闺蜜间的浪漫时光。
  秦若帛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任由好友打点接下来的行程安排。
  面前的“舒颜养生馆”门面装修得古典雅致,坐落在小巷深处,并不是临街的铺面。秦若帛并不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养生馆做美容美体保养。
  在北市的时候,她每隔几个月也会去那么一两次,舒筋松骨,是个很放松身体,舒缓神经的地方。再加上又是唐蜜挑的地方,这丫头最会享受。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秦若帛在舒颜养生馆门前略略停了脚步,仰头打量着“舒颜养生馆”门脸——夜风从巷子深处吹来,掀起她低腰裹臀的纱裙,女子美丽的容颜在暗夜中若隐若现……几个经过的路人不由自主地频频侧首去寻女子的颜首。真是应了那句话——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这个灯光暗淡的小巷子,跟中国其他城市一样,停满了私家车——再也寻常不过的街景。
  巷子尽头的一辆宽敞的商务车里,车窗紧闭,里面坐了好些个人。这些人穿着寻常普通,只是车子里不时有机器设备发出的嗡嗡的声音,暗示这车里这些人似乎并非寻常普通人。
  “滋滋滋—— ,康队,穿白裙子的女人进去了。我们现在就行动吗?”对讲机里,年轻的声音急切地报告侦察情况。
  “嗯,不急,等等。”男子声音沉咧,静默了一会,吩咐道,“先叫小吴带着阿飞、峰子堵住后门。”
  “ 他们已经去了。”
  “好,继续监视,别搞错了对象,等我命令。”男子给手下下达命令完后,便推车下门。
  男人的身子漫不经心的斜靠在车身上,眼睛似乎随意瞥了一眼前面远处的巷子。红红绿绿的霓虹灯下, “舒颜养生馆”几个字在灯光下明明灭灭。
  男人低头,摸出了裤袋里的烟盒,抽出一支,叼在嘴上,打火,点上。烟火中,男人俊朗的侧脸在烟火中忽明忽暗。一支烟抽完,烟雾渐散,一双墨黑的眼眸在暗夜中炯炯发亮。
  “收网。”男子下达命令,声音低沉坚定。随着男子语音的落下,巷子里突然窜出数条黑影涌进那家灯光迷离闪烁的“舒颜养生馆”。
  “啪。”灯光暗淡飘摇的巷子里突然陷入一片暗黑。
  秦若帛坐在窗前,正等着美容师调配精油。她要的是中药精油,其中有一味药精油没有现货,要临时去仓库里拿。美容师已经去了很久,应该马上回来了。
  她和唐蜜要的是两人间的包间。而唐蜜早已脱光光,趴在床上,下半身搭着薄毯,堪堪遮住她那挺翘的臀。美容师灵巧有力的手正在她背上揉搓着,拍打着……这一幕让秦若帛想起过去家里过年杀年猪后,父母腌制腊肉时,也是这样的手法……又糅又搓,还轻轻啪打着,这样,盐分才能更好的吸收入味——所以,照这样,精油也能更好的进入人体被吸收吧。
  秦若帛这样想着,她的美容师端着托盘推门而入,关门,落锁,把托盘放下。而秦若帛走到床边,正准备脱衣,然后,听得兹拉一声,房间突然陷入黑暗。秦若帛眨了眨眼睛,还是黑的。耳边——各角落里反应过来一阵高低惊呼声——停电了。
  唐蜜疑惑地出声:“怎么就停电了呀,”——是呀,既没有下暴雨又没有打雷,更不是用电高峰期。
  还是美容师反应快,“秦小姐,稍坐下,我去拿蜡烛点上。”美容师从身上摸出手机,扒拉着,想打开手机灯光。
  秦若帛等眼睛稍稍适应了黑暗,便起身,准备坐到窗口处,那里亮堂一些。然而,刚刚直起身子——
  “嘭——”门被人暴力踢开,发出一声巨大响声。秦若帛身子抖了抖,差点摔倒,她正准备回身去看门口发生什么了事情,只见明晃晃的几道电光打进来,刺亮得她下意识地用手去遮双眼。
  “趴下,趴下,转过身。”男人们粗鲁的爆喝声响起,紧接着一阵脚步声踏踏踏地步入房间。房间里一下子呼啦啦拥进来一群黑衣男子——还有到处是明晃晃的手电筒光。


  “啊——”唐蜜尖叫起来,慌忙抓了毯子往身上呼。
  “叫什么叫——”有男子爆喝唐蜜,然后朝唐蜜兜头兜脑扔了一件薄被。
  秦若帛还是维持着双手遮眼的姿势——她是有些懵——其实房间里她和唐蜜,还有俩个美容师,四个女孩子,现在全是一脸懵逼状,完全搞不清出了什么事情,怎么突然哗啦啦进来一大批男人——这可是女子美容养颜所?—— 男性绝对禁止入内的地方。
  秦若帛的身子不由得向后倒退。然而身形刚一挪晃动,就有人爆喝,“别动!”哗啦啦,数道手电筒光朝她的脸射来,明晃晃的光线刺得她捂着眼睛没有再动一步。
  混乱中,听得有人高叫:“康队,在这里!”
  又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有人进来了。只是那人在门口似乎微微迟滞了一下。然后还是向她走了过来。
  应该是个男子,而且是个个头高大的男子。因为他近到她身旁时,手电筒光似乎一下子全都被他挡住了——这是秦若帛的判断。
  康烈抿着唇。墨黑的眼眸上下扫射着身前双手遮盖着眼脸的窈窕女子。刚刚他站在门口的时候,眼睛往里扫射到她的时候就跳了跳——一双葱白嫩手遮盖着大半容颜的女子,立在窗前,轻纱罗曼,晚风掀起女子肚脐下方的裙子结带,似乎在怂恿着男人的手去解了那碍事的节扣,一饱裙下的风光……
  康烈和女子离得极近,近得可以感受到双方之间的呼吸。秦若帛感受到热烘烘地男子气息逼近,她还未反应过来,下一刻,她的下巴被一只粗砺的手支起,双手被人粗暴地从脸上掀去,失去双手保护的眼睛被迫睁开,不期然撞进一双黑漆漆的眼眸里。
  这一对视,双方俱是一惊。只是惊的念头不一样罢了。秦若帛是被那双凌厉地黑漆漆的目光给震住了。男子背光而立,四周又是黑乎乎的,只有晃来晃去乱射的手电筒光,即使面对面而立,秦若帛却始终没看清男子的面容。只感觉男子气势逼人。她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于是微微敛了眼眸,避开了男人灼灼的视线。
  而康烈确实没想到,就着身后的手电筒光亮,在这里他居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蛋。哦,白天的时候还见到了。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康烈低头又扫了扫女子的腰身。半截纤细又柔软的腰肢裸露在空气当中,白皙得晃眼。再往下,便是幽深神秘的肚脐眼,以及那勾人邪念的一扯就开的裙结……
  男人的喉结滚了滚。眼风又扫了一眼敛着双眸避开他的秦若帛,托着秦若帛下巴的手不着痕迹的微微摩了摩。秦若帛似有感觉似的抬起了眸子去看男人。男人却突然撤了手,转身回走时,粗粝温热的大手似不经意地擦过秦若帛的脐下,秦若帛一愣。
  抬眸去看男人,只见男人高大的黑色背影疾步往门口走去。
  康烈沉着脸,一声不吭转身就往门口走。
  “康队……”众人不明所以,正待询问,陡见他那双黑眸不辩情绪地扫射过来。大家立即噤声,意识到可能搞了乌龙。
  此时,从走廊外突然跑来一微胖男子,“康队,一楼后门厕所里,抓到了一可疑白衣女人……”
  这一声,似乎验证了众人的猜测。
  但是却有人还是心有不甘,往门口走时,又回首扬起手电筒往秦若帛身上扫去,却只见夜风中,女子轻纱罗缦,在暗色中,那半截裸露的腰肢白得晃眼,款款摆动……不敢说像贩毒的,但是总之不太像好女人。



插入书签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7800507  
精华
帖子
18 
财富
373  
积分
107  
在线时间
1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1-12 
最后登录
2019-8-10 

小吴一干人将“舒颜养生馆”里逮到的几名可疑份子押进了停在巷子里的车。


康烈带着人随后出了养生馆,不过,他并没有立刻上车。而是斜靠在车前不远处的电杆前,又摸了一支烟出来,点上。烟雾缭绕中,他抬眸去看远处的二楼,仍旧一片漆黑。他想了想,掏出电话,按了几下,“峰子,把电闸给他们拨上去吧。”好嘞。


小刑警刚仔往康烈身边探头探脑,有些纳闷,康老大的烟瘾真重。他正想打趣几句,突然,整个小巷子明亮起来——恢复照明。一丝光亮照进康烈的眼中,刚仔顺着他不及收回的眸光,也望向了不远处的二楼,某个窗前,立着一个窈窕的身影。想起刚刚暗夜中的那抹魅色,心下不由感叹:天下乌鸦一般黑,天下男人一般色。这样想着,嘴巴脱口而出就是:“刚那白裙子女的真他妈的撩人啊。那腰肢,那胸脯……”然后他就生生打住了嘴,只见康老大停了手中的烟,转过头来,眼睛黑沉沉的吓人。刚仔回过味来,直想抽自己的大嘴巴,哎呀,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是提醒老大刚刚自己情报搞错,差点抓错了人吗?


康烈眼睛扫了扫刚仔,没说话,最后咬着烟,直起身子,往车那边走去,边走边说道,“再有下次,你就可以滚回到你河边的小派出所了。”


刚仔摸摸自己的心脏,刚刚康老大的眼神好吓人。

他跟着康烈身后,上了车。上车前,他还回首去看那二楼的窗户,
心想,“下次去找养生馆的老板娘,问问那女人叫啥名来着。”


一大波人突然冒出来,又呼啦啦突然退去。若不是那扇被踢得有些歪斜的门掉拉在那里合不上来,唐蜜和秦若帛真怀疑刚刚的是一场梦。

唐蜜气得在那里直锤床板,“这是哪个派出所的,我要去告他们,告他们非法入侵,偷看女人……”想到刚刚她裸着身体,趴在床上,他们就破门而入,差点被看光光,幸好她反应得快……


两个小美容师,只剩下一个在场小声地安慰着受惊的客人,另外一个据说去打探情况去了:刚刚是个什么情况,在场美容师自己都没搞清楚哇。

大家被打得个措手不及。

秦若帛不想继续了。唐蜜更是情绪不高,拢着浴袍,坐在床上,在那里嚷嚷着要去起诉刚刚那伙破门而入的“匪徒“。

去打探消息的小美容师很快回来了,听她说,老板也是刚刚才知道,有人爆料他们美容院有人在做毒品交易,然后得了内线的市公安局就来了这么场突然袭击,听说抓了好几个人去审讯了……


刚刚还嚷嚷要起诉要上告的唐蜜一听是市局的人,一下子像瘪了的气球,蔫下去了。

市公安局——运城比较牛掰的机关单位啊,在中国党政机关中,掌握着枪杆子的单位,都不是好惹的单位,她哪告得动,人家还师出有名。怪不得刚刚那伙人牛逼哄哄的。玛德。唐蜜心下骂了一句。


与唐蜜的情绪大动肝火相反,秦若帛自始自终安静沉默,只是听说刚刚那伙人是市局时,她沉静的眸光中有了一丝波动。


“香饽,刚刚那男的没有对你做什么吧。”唐蜜看着安静得有些过分的好友有些不寻常,这才想起,她的好友刚刚可是和那“匪首”面对面正面交手过的哦。对了,那“匪首“还把了香饽的脸蛋。真是可恶。

下巴上似乎还残留着男人指尖的温热,
秦若帛却摇了摇头,神色如常,声音清冷,“没有“。

唐蜜也撬不出更多的,转念一想,刚刚那么多人在场,谅那“匪首“也不可能众目睽睽之下侵犯秦若帛。这样一想,她就松了一口气


这一惊一吓,唐蜜和秦若帛却再也不想停留在此地,收拾了衣物,离开了养生馆,驱车回小公寓,也歇了去午夜小清吧小酌一杯的心思。离开前,两个美容师苦苦劝说,讲今天的美容,免费给二位做。但是唐蜜却再也不想踏进这里半步——这是她的羞辱之地。


运城市局,整个三楼灯火通明。


往常这个时候,一般会坐在审讯室一边旁观整个过程,事事躬身的康烈,此时正站在自己的办公室的窗前,看着窗外的暮色,嘴里叼着跟烟,不知道在想什么。


站累了,便躺倒在办公椅里,一手夹着烟,另一只手信手勾过来一只铅笔,就着桌上铺着的一张什么纸,就那么一边放空自己的大脑,一边任由思绪随意在纸上勾勒着什么。勾那么几笔,然后吸一口烟,姿态慵懒随意。


刚仔敲门进来时就看到康老大这样一幅模样。康老大在纸上勾画着什么。不过,他进来时,康老大就用笔头勾了一本文件过来,盖住了。他伸长了脖子,不过,啥也没扫到。

“有事?”康烈往椅背一靠,手上夹着半只香烟,吸了一口,烟雾中,半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这刚毕业的愣头小青年。


刚仔抓抓头,他刚想说什么来着,哦,他想说他下次一定不会搞错抓捕对象的。他想跟上司做个什么保证来着。  


康烈啥眼神,一眼就知道面前这孩子想说啥,摆手止住了,“你啥也别说了,去审讯室看看峰子他们怎么审讯嫌疑犯的吧。还有——”康烈顿了顿,将烟灰弹到烟灰缸里,“顺便把门关上。”康烈是毫不客气地将刚仔打发走。


刚仔:“……”他想垂死挣扎一番,可是一对上老大那黑漆漆的眼眸,便就泄气了,最后低着头默默的退出,默默地关上门。心情比刚进门更加糟糕,“看来康老大是彻底不想看到我了。”

门一合上,康烈便移开了盖住图画的文件。明亮的灯光下,纸上跃然而出一个窈窕的身影来。


男人粗砺的手,一点一点抚过那眉,那眼,那唇……最后停留在那纤细柔软的腰肢上,细细摩挲。似乎那细腰就在自己的掌心之下。往下,是那一勾就掉的裙结。男子的眸光盯着那一处许久许久,最后,伸了小指去勾弄着那裙结,一下,一下……

Rank: 2Rank: 2

91UID
90697990  
精华
帖子
16 
财富
210  
积分
4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9 
最后登录
2019-7-5 
大大加油!!!很喜欢你的文哈哈哈哈!坐等更新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7800507  
精华
帖子
18 
财富
373  
积分
107  
在线时间
1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1-12 
最后登录
2019-8-10 

因数日来连降大雨。运城城内的紫水河暴涨。秦若帛撑着太阳伞,漫步在紫水河畔的古街青石板上——她在寻找合适的房源,适合做她的舞蹈工作室。

今日没有唐蜜的陪伴,省里来人检查工作,她男友那市政府当领导的叔叔也没辙,给不了假——官大一级压死人。所以当初说好的一起找房子,结果变成了秦若帛一人孤身奋斗。

这条古街的尽头就是运城古楼城门。千年紫水河穿城而过,运城古楼城门便静静地守在紫水河畔一侧。


秦若帛之所以想把舞蹈工作室开在古街或古街附近的小区,并不是因为古街的清幽与雅致,主要原因是考虑到这里离她即将工作的学校比较近——运城古街就在商职学校附近。


雨后的空气非常的清新。秦若帛的心情也异常轻快。她一边打量着沿路的房子,一边欣赏着紫水河的温雅。

原以为,这么多天的大雨,河水应是浑浊满是泥水。却不曾想,眼前是这样一片透人心菲的景致——满满的浅青色,温润如玉。沿岸边,三三两两地停了那么几叶轻舟,一簇一簇碧绿色的南方水竹依水而立,远处是朦胧的青烟色水雾——运城古楼在五月的明夏中,是如此的雅致和古韵悠悠。光从这点看,运城还真当得起千年古城的称号——怪不得,唐蜜当知道她想选址在学校附近时,极力怂恿她来古街看看,看看古街,看看千年紫水河。

今日的秦若帛,穿着一件浅黄色圆领长袖套头娃娃衫,腿上是当下流行的七分微喇叭白色牛仔裤,裤脚是细细密密的小流苏,盘着蓬松的丸子头,白皙的肤质。整个人鲜嫩如青葱,满满的青春气息扑面而来。

秦若帛撑着小太阳伞,脚上的细跟鞋轻轻打在古街的青石板上,娴雅的身姿,一路走过来,不少路人频频侧目。而秦若帛恍若未知,走走停停,沿路还进了一家茶楼点了饮品。

此刻,她站在一处围着小栅栏的三层小楼前。这是一栋黑瓦白墙的仿古现代楼房,独门独栋。

房屋前前后后用小栅栏围着,前院临街,屋主将不大面积的土地圈了起来,围成花圃,里面种了不知名的花花草草。五月的江南,气候温暖湿润,花圃里的植物葱葱郁郁。

屋后,是个近二十来平米的小院子。比起前院,后院显得很空旷。院子中间只有一棵很高的批把树,看样子树龄有些大了,都没见树上结什么果了。树下摆着一张石桌子。除此之外,整个后院空荡荡的。与前院的葱郁相比,后院显得有些“荒寂”。不过,后院有前院没有的绝佳精致——这栋房子的屋后是一条小溪流,溪水潺潺,顺着溪流,不远处就是一座拱桥,拱桥的另一边,就是静静流淌的千年紫水河。

其实说白了,秦若帛眼下呆的古街其实是临溪而建,这条名为玉溪街的古街出口处便是千年紫水河——真真是一条三面环水的古街。

秦若帛绕着这栋独门小楼已经转了好几圈了。她之所以对这栋楼非常感兴趣,不仅仅因为这栋小楼所处的绝佳地理位置。刚刚她坐在这栋楼对面的茶馆二楼品茶时,透过二楼的窗户,她发现这栋楼的二楼是一个非常宽阔的大开间。里面几乎空荡荡的,面积似乎比一般教室还大——这样的开间,最适合用来做舞蹈室——如果能租下来,都不用敲墙打通房间,人家本来就是一大开间啊。

这一发现,让秦若帛欣喜不已。

这不她绕着这栋房子来来回回转悠了大半天了。越看越喜欢。只是,房屋大门紧闭,不见屋主。

于是,秦若帛向这栋楼对面的茶楼老板打听这栋房屋的主人去向。当茶楼老板了解秦若帛打探的意图后,叹了口气说:“姑娘,你不用想了,这楼不对外出租,人家家里不差那个钱。之前,也有好多人向我打探过了。”

“可是空着也是空着啊。租出去,又能收一笔不菲的租金,对有所需要的人也是一大帮助啊,何乐而不为呢?”

听完秦若帛的一番话,茶楼老板用很古怪的眼神看着她,“姑娘,你不是运城城内的吧?”

秦若帛摇摇头,如实道:“我是安县的。”

茶楼老板点点头,不知道想到什么,朝秦若帛上下打量了好一番,秦若帛被茶楼老板这样明目张胆地打量弄得有些尴尬,不晓得这茶楼老大爷怎么突然用这样的眼神看人,正想说什么,茶楼老大爷突然开口了,“姑娘,你有没有男朋友啊。”

秦若帛一愣,摇摇头。这倒也不算撒谎,她是真的没有男朋友,不过,却有个正在分居以及准备年底再次起诉离婚的老公。

茶楼老大爷突然朝秦若帛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刚刚你说你是跳舞的,舞蹈老师。不错,不错。”

秦若帛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茶楼老大爷最后还是恢复了正常神态,向她表示,如果近期屋主人回来,他会帮忙转告。秦若帛忙不迭地向茶楼老大爷道谢,留下自己的手机联系方式。临走时,她再次向茶楼老板表达谢意。

看中的楼未必最后能成交。秦若帛内心叹息一声。确定舞蹈工作室确实是一件耗费心气的事。大半天时间就这样消耗了。再看看时间,已经快到中午了。秦若帛想了想,便调转了行走方向,往运城市政府打造的运城古楼景点处走去——那边有很多小吃店以及饭馆。


吃饱喝足后,秦若帛在景点里溜达消食。


听说运城古楼的景点打造公司请的就是当初打造凤凰古城的原班人马。

所以,这样看来,运城古楼里面的景点应该还是有些看头的。

这不,秦若帛见到了江南山区过去常见的水车——真的是水车。小时候她在家里见过,后来,有了抽水机,那架水车就不知扔那旮旯里了,有可能当柴烧了;还有农家磨豆腐的石盘碾子;有个店家还现场表演了砸糯米糍粑——打着赤膊的中年胖男人,扛着近二米长的大木锤,呼哧呼哧又锤又砸着石缸里的糯米饭——时光倒退,让秦若帛一下子回到了儿时。几个大男人挥斥着胳膊,锤砸石缸里的糯米饭,妇女老弱在支好的桌子上揉着碾成团的糯米团子,小孩子嘴里塞着鼓鼓的糯米团子……

运城古楼的景点向游人展示的确实是当地传统的民俗民风民貌。

接着,秦若帛就来到古楼前面宽阔的广场,以及看到一个搭建得非常古朴的戏台。

舞蹈出身的她,职业的天性让她走近了细瞧。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7800507  
精华
帖子
18 
财富
373  
积分
107  
在线时间
1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1-12 
最后登录
2019-8-10 
   黑瓦飞檐,朱漆大柱,一米高的基台边沿上,清晰可见散落着新鲜的水泥块——可见这戏台才刚刚搭建不久。
      与这古朴戏台十分不搭的是,戏台一侧放了一块面积超过四平方米的巨型招聘广告——“高薪招聘花鼓戏表演演员!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对面的妹崽,看过来,对面的帅锅,不要走开……”。秦若帛被这雷人的广告词震了一下,这大约是多么的“内急”啊。秦若帛憋着笑,快速浏览完这副巨型广告牌对花鼓戏表演演员的招聘要求。
  运城花鼓戏起源于江南民间的花鼓灯、调子戏。曲调主要是民间小调,载歌载舞,歌舞内容取材于日常家务劳动,田野耕作等,带有明显的乡风,是一种典型的歌舞型的演唱形式。既然是戏剧,一般对演员要求有戏曲表演的经验。
而该招聘居广告没有此要求,大约真的是比较着急找人,条件居然放宽到只要具备基本的舞蹈或视唱功底的就行。
秦若帛向来对中国传统的东西感兴趣。在舞蹈专业上,她选择的是体育舞蹈,最拿手就是颇具中国武术风采的剑舞——剑舞舞姿潇洒英武,形式绚丽多彩。
话说回来,对同具民间艺术风采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运城花鼓戏,秦若帛不仅仅限于了解,她曾经还学过一段时间——那是当年为顺利参加艺考,她去省城进行舞蹈专业培训时,结识的同乡姑娘教的。那姑娘家从祖爷爷辈便唱花鼓戏,从小耳濡目染,自然练就了一副好嗓子。有事没事,拉着秦若帛扯着嗓子用运城官话来那么一段运城花鼓戏——“手拉风箱呼呼响,火炉烧得红旺旺”,“女婿来补锅啊”……
二人一唱一喝,那土里土气的运城官话腔调,一度被一起培训的同学戏称为运城“补锅妹“。
从现代人的审美角度来看,剑舞服饰华丽,舞姿绚丽又优雅,而花鼓戏无论着装还是唱腔,带着一股浓厚的乡土味。虽然都起源于中国传统,但是二者的风格差异确实比较大。
秦若帛在那里琢磨着,犹豫是否该捡起这门旧艺。
最后出于对传统的热爱,还是让秦若帛打了那个招聘广告电话。接电话的是一名中年男子,对于秦若帛的电话,他显得十分热情。当下就让秦若帛去古街某门号去找他——真是急需要人啊。
秦若帛按照地址,很快就来到了男人指示的面谈地点——运城古楼旅游文化管理处。接待她的是一个身材瘦削发际线快到头顶的中年男子。来的路上,秦若帛用手机百度了几个花鼓戏视频,她想稍后面试的时候就给面试官现学现卖一段最近流行的花鼓戏戏曲《最运城》。只是,她还没有开口,中年男子随口问了她的专业方向后当场就录用了秦若帛。
秦若帛离开的时候,还有一些恍惚——现在的工作都这么好找了?秦若帛捏了捏手中的劳动合同,白纸黑字,非常真实。
这是一份兼职工作,她只需要周末,任一抽出一天时间,在古楼戏台上台表演四场戏即可。上午一场(10:00-11:00),下午一场(15:00——16:00),晚上二场(7:00——9:00)。
每场一百块出场费——一整天耗在那里,酬劳才400块钱,委实不多,难怪这些传统在走向没落。 那一刻,秦若帛感觉到肩膀有些沉。
       即便如此,一个合格的演员应该依旧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秦若帛还需要抽出时间跟花鼓戏的一些老前辈配戏,跟着他们精进自己的演技。毕竟,临走时,那中年领导特别交代,这可是为了提升运城古楼景点的人气,市旅游管理局特别拨的经费——所以,台上的戏必须唱好,必须唱出运城的特色来,唱出运城的名气来!
       不用闭上眼睛,秦若帛都能想象得出在不久的将来,自己穿红着绿,挎个小竹篮,张口就是:“野菊花,开满坡,开满坡……”抑或跟在老大爷后面,“手拉风箱呼呼响,火炉烧得红旺旺”“补锅啊——补锅啊——”秦若帛有些想捂脸。——不过,想一想也蛮有趣,至少让她乏味的灵魂占上一丝色彩。
        秦若帛抬起头,半眯着眼睛,看向远处半遮半掩的白墙黑瓦——不下雨的日子,运城五月的下午气温已经有炙烤人的趋势,可是漫步在古街,不时有清风拂过,风里裹挟着凉凉的湿意——离开干燥又满是尘土的北市,运城真是洗涤灵魂的好地方。
脚下的步子变得轻快无比,秦若帛内心坚定了扎根家乡的想法。
离开古楼,秦若帛想着没完成的任务——便又转悠了附近的几个小区。找来找去,比较起来,还是运城古街那栋三层小楼最好。可是,那栋楼房,除了等待消息,却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
        接下来的日子,秦若帛一边找着房源,一边在运城古楼旅游管理处的二楼,跟着一些运城花鼓戏老戏骨学习专业的唱腔以及表演。
        二楼聚集着十来个人,看起来,似乎运城花鼓戏也不是后继无人啊——还是有很多人对传统的事物感兴趣的。
        秦若帛的指导老师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头,人称唐老——唱了一辈子的花鼓戏了。这不,响应市政府的号召,来古楼培养花鼓戏的传承人来了。
        不晓得是秦若帛对艺术的敏感性,还是运城花鼓戏这些年就没怎么发展,唐老一上来就为她选了运城花鼓戏最经典曲子《补锅》——这下,秦若帛真的想在角落里捂着脸静一静了——运城的补锅妹。
男主角没有合适的人选——确切的来说,就没有年轻的男生可供挑选——一屋子十来个人,三十来岁以下的男人一个都没有,绝迹——满屋子基本上都是五十岁以下的,不晓得是传统青睐老年人,还是老年人青睐传统。
现在秦若帛有些明白了,当初她觉得她那么容易面试上,一定是很缺人。只是她理解的缺人和花鼓戏的缺人有误——花鼓戏缺的是年轻又貌美的女子,或者英俊又潇洒的年轻后生。
最后,唐老把运城古楼旅游文化处的刘主任推上了。刘主任是谁?——就是当初面试秦若帛的中年男子——那个瘦削的发际线快到了头顶的刘主任。站在一堆五十岁以下脸上长着老年斑的老男人中,发际线快到头顶的刘主任脸蛋至少还算比较光洁,没有那些黑点点。
秦若帛每天早出晚归的去古楼练功,晚上回来还咿咿呀呀地唱着:“拉呀拉……补一补……风箱拉得响……我把锅来补……”
唐蜜表示她非常期待运城古楼周年庆戏台开张的那天,她要亲自带上一班同事去捧场——秦若帛和她的“补锅郎”“ 补锅”。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7800507  
精华
帖子
18 
财富
373  
积分
107  
在线时间
1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1-12 
最后登录
2019-8-10 
   黑瓦飞檐,朱漆大柱,一米高的基台边沿上,清晰可见散落着新鲜的水泥块——可见这戏台才刚刚搭建不久。
      与这古朴戏台十分不搭的是,戏台一侧放了一块面积超过四平方米的巨型招聘广告——“高薪招聘花鼓戏表演演员!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对面的妹崽,看过来,对面的帅锅,不要走开……”。秦若帛被这雷人的广告词震了一下,这大约是多么的“内急”啊。秦若帛憋着笑,快速浏览完这副巨型广告牌对花鼓戏表演演员的招聘要求。
  运城花鼓戏起源于江南民间的花鼓灯、调子戏。曲调主要是民间小调,载歌载舞,歌舞内容取材于日常家务劳动,田野耕作等,带有明显的乡风,是一种典型的歌舞型的演唱形式。既然是戏剧,一般对演员要求有戏曲表演的经验。
而该招聘居广告没有此要求,大约真的是比较着急找人,条件居然放宽到只要具备基本的舞蹈或视唱功底的就行。
秦若帛向来对中国传统的东西感兴趣。在舞蹈专业上,她选择的是体育舞蹈,最拿手就是颇具中国武术风采的剑舞——剑舞舞姿潇洒英武,形式绚丽多彩。
话说回来,对同具民间艺术风采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运城花鼓戏,秦若帛不仅仅限于了解,她曾经还学过一段时间——那是当年为顺利参加艺考,她去省城进行舞蹈专业培训时,结识的同乡姑娘教的。那姑娘家从祖爷爷辈便唱花鼓戏,从小耳濡目染,自然练就了一副好嗓子。有事没事,拉着秦若帛扯着嗓子用运城官话来那么一段运城花鼓戏——“手拉风箱呼呼响,火炉烧得红旺旺”,“女婿来补锅啊”……
二人一唱一喝,那土里土气的运城官话腔调,一度被一起培训的同学戏称为运城“补锅妹“。
从现代人的审美角度来看,剑舞服饰华丽,舞姿绚丽又优雅,而花鼓戏无论着装还是唱腔,带着一股浓厚的乡土味。虽然都起源于中国传统,但是二者的风格差异确实比较大。
秦若帛在那里琢磨着,犹豫是否该捡起这门旧艺。
最后出于对传统的热爱,还是让秦若帛打了那个招聘广告电话。接电话的是一名中年男子,对于秦若帛的电话,他显得十分热情。当下就让秦若帛去古街某门号去找他——真是急需要人啊。
秦若帛按照地址,很快就来到了男人指示的面谈地点——运城古楼旅游文化管理处。接待她的是一个身材瘦削发际线快到头顶的中年男子。来的路上,秦若帛用手机百度了几个花鼓戏视频,她想稍后面试的时候就给面试官现学现卖一段最近流行的花鼓戏戏曲《最运城》。只是,她还没有开口,中年男子随口问了她的专业方向后当场就录用了秦若帛。
秦若帛离开的时候,还有一些恍惚——现在的工作都这么好找了?秦若帛捏了捏手中的劳动合同,白纸黑字,非常真实。
这是一份兼职工作,她只需要周末,任一抽出一天时间,在古楼戏台上台表演四场戏即可。上午一场(10:00-11:00),下午一场(15:00——16:00),晚上二场(7:00——9:00)。
每场一百块出场费——一整天耗在那里,酬劳才400块钱,委实不多,难怪这些传统在走向没落。 那一刻,秦若帛感觉到肩膀有些沉。
       即便如此,一个合格的演员应该依旧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秦若帛还需要抽出时间跟花鼓戏的一些老前辈配戏,跟着他们精进自己的演技。毕竟,临走时,那中年领导特别交代,这可是为了提升运城古楼景点的人气,市旅游管理局特别拨的经费——所以,台上的戏必须唱好,必须唱出运城的特色来,唱出运城的名气来!
       不用闭上眼睛,秦若帛都能想象得出在不久的将来,自己穿红着绿,挎个小竹篮,张口就是:“野菊花,开满坡,开满坡……”抑或跟在老大爷后面,“手拉风箱呼呼响,火炉烧得红旺旺”“补锅啊——补锅啊——”秦若帛有些想捂脸。——不过,想一想也蛮有趣,至少让她乏味的灵魂占上一丝色彩。
        秦若帛抬起头,半眯着眼睛,看向远处半遮半掩的白墙黑瓦——不下雨的日子,运城五月的下午气温已经有炙烤人的趋势,可是漫步在古街,不时有清风拂过,风里裹挟着凉凉的湿意——离开干燥又满是尘土的北市,运城真是洗涤灵魂的好地方。
脚下的步子变得轻快无比,秦若帛内心坚定了扎根家乡的想法。
离开古楼,秦若帛想着没完成的任务——便又转悠了附近的几个小区。找来找去,比较起来,还是运城古街那栋三层小楼最好。可是,那栋楼房,除了等待消息,却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
        接下来的日子,秦若帛一边找着房源,一边在运城古楼旅游管理处的二楼,跟着一些运城花鼓戏老戏骨学习专业的唱腔以及表演。
        二楼聚集着十来个人,看起来,似乎运城花鼓戏也不是后继无人啊——还是有很多人对传统的事物感兴趣的。
        秦若帛的指导老师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头,人称唐老——唱了一辈子的花鼓戏了。这不,响应市政府的号召,来古楼培养花鼓戏的传承人来了。
        不晓得是秦若帛对艺术的敏感性,还是运城花鼓戏这些年就没怎么发展,唐老一上来就为她选了运城花鼓戏最经典曲子《补锅》——这下,秦若帛真的想在角落里捂着脸静一静了——运城的补锅妹。
男主角没有合适的人选——确切的来说,就没有年轻的男生可供挑选——一屋子十来个人,三十来岁以下的男人一个都没有,绝迹——满屋子基本上都是五十岁以下的,不晓得是传统青睐老年人,还是老年人青睐传统。
现在秦若帛有些明白了,当初她觉得她那么容易面试上,一定是很缺人。只是她理解的缺人和花鼓戏的缺人有误——花鼓戏缺的是年轻又貌美的女子,或者英俊又潇洒的年轻后生。
最后,唐老把运城古楼旅游文化处的刘主任推上了。刘主任是谁?——就是当初面试秦若帛的中年男子——那个瘦削的发际线快到了头顶的刘主任。站在一堆五十岁以下脸上长着老年斑的老男人中,发际线快到头顶的刘主任脸蛋至少还算比较光洁,没有那些黑点点。
秦若帛每天早出晚归的去古楼练功,晚上回来还咿咿呀呀地唱着:“拉呀拉……补一补……风箱拉得响……我把锅来补……”
唐蜜表示她非常期待运城古楼周年庆戏台开张的那天,她要亲自带上一班同事去捧场——秦若帛和她的“补锅郎”“ 补锅”。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