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2 | 浏览:7452|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与敌同寝》 作者:穗穗 (原创连载……)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889279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542  
积分
186  
在线时间
8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23 
最后登录
2019-6-17 
本帖最后由 一株麦穗 于 2019-5-30 17:16 编辑

05.两人俱是一惊。
“对不起对不起,没伤到人吧?”
原来是楼上夫妻吵架,女主人探出头不停向他们道歉。徐繁昂头回应了女业主几句,倒是黎冉望着摔碎得盆栽,心里忐忑不安。
“小黎。”徐繁叫了她几次不见反应,于是去拉她的手,“吓坏了?别怕,下次我们不站在楼下。”
她笑出来,“要来楼上喝杯热茶吗?”
“小灏这会儿该睡着,就不上去了免得吵醒他。”
他看了看腕表,笑着说:“明天一早还得跟几个同学去郊县拜访教授,已经很晚了,你早点上去休息吧。”
她没来由得不安,“什么时候回来?”
“后天。”
“好,注意安全早点回来。”她把该叮嘱的全叮嘱了一遍才肯上楼,让徐繁无奈得直摇头。薛易度给她留下很深得阴影,导致一遇上事,她就会杯弓蛇影,总觉得是他在背后作祟。想到这,黎冉不禁发笑,过去快三年了,薛易度说不定早在国外有了女伴。她太敏感了,不该再胆战心惊。


第三天凌晨,黎冉干完活回到家没多久,接到了徐繁母亲的电话。
徐母不是个好相与的人,一直不喜欢黎冉,觉得她配不起徐繁。黎冉本当她会像往常那样,打过来痛贬她一番,没想到徐母在电话里一直哭。
“伯母,发生什么事了?”她一哭,黎冉首先想到的就是徐繁出事,果真,徐母哭着说:“小繁出了车祸,进手术前一直喊你的名字,你快来医院!”
黎冉心乱不止,挂了电话就奔出家门。等到医院的时候,徐繁正好结束手术被推出来,原本白净的脸颊布满淤青、鼓胀得不成样子。
“徐繁……”黎冉心疼至极,一旁的徐母更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忍住眼泪先问医生情况,再去安慰徐母,“医生说手术很成功,等麻药散了,人就会醒。”
“我担心的不止这个。”
徐母捂胸哽咽,黎冉正疑惑要问什么事,过道不远走来几位制服民警。
其中一位上来问:“是徐繁的家属吗?”
“是。”
“徐繁涉嫌一起肇事逃逸,并且他血液中的酒精含量严重超标。”
黎冉耳畔嗡然作响,缓了很久才消化掉警察的这句话,赶紧问:“会不会有误会?徐繁平时烟酒不沾,不会喝酒。”
“受害者还在抢救,情况不乐观。”


大约觉得她在狡辩,警察把经过简单描述了一遍,原来车子在郊县回市的路上撞了人。等警车和救护人员赶到现场时,除了受害人外,500米外发现逃逸车辆,车子慌不择路撞在树上,车里只有徐繁一个人,安全气囊上也全是他的血。
徐母闻言,哭喊出来。


黎冉僵怔了会儿,问警察,“我能、能见一见受害者吗?”
“不必。”
没等警察答复,一道慵沉嗓音插入话题,“人已经死了。”
熟悉到能让黎冉做尽恶梦的声音,身体条件发射得爬满鸡皮疙瘩,每个关节似生锈了一般,僵硬地转身。在看清来人时,黎冉不敢置信得倒退三步。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889279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542  
积分
186  
在线时间
8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23 
最后登录
2019-6-17 
回复 91客服 的帖子

哈哈,我会加油更新得。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好久没看91的原创文了,多了新作者呀,加油加油。

Rank: 2Rank: 2

91UID
90697990  
精华
帖子
16 
财富
210  
积分
4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9 
最后登录
2019-7-5 
看得我心潮澎湃!!作者大大加油啊!!!!等你更新!!!!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889279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542  
积分
186  
在线时间
8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23 
最后登录
2019-6-17 
06. 薛易度!  
如雷电击落头顶,黎冉只觉得震惊与恐惧,好半天才支吾出一句:“怎、怎么是你?”  
三年未见,他越发英俊不凡,周身气场也越来越阴恻压抑。  
她一下子联想到徐繁的车祸,正要质问,薛易度却说:“我是死者的家属。”  
家属?!  
黎冉不安地追问:“你和死者什么关系?”  
“订婚关系,她是我的未婚妻。”他刻意将句尾三字咬重,眯着眼看她的脸色从震惊转变成绝望。  


黎冉差点没站稳,没想到死者会是他的未婚妻,按照他的脾气,若这件事真的是徐繁的过失,恐怕没等判决徐繁就要遭难。  
“那么,他和你是什么关系?”薛易度看了眼病房里的徐繁,问道。  
“同……”  
“别对我撒谎!”
黎冉本想扯个慌,但只说了一个字便被揭穿,薛易度冷冷得盯着她道:“代价你付不起。”  
她垂睫,回答:“男朋友。”  
闻言,薛易度深吸了口气,虽然早已知晓徐繁和她的关系,但亲耳听到她承认,还是让他满腔愤怒。怒到极致,他蓦地笑出来,弯下腰凑近黎冉,手不轻不重得拍在她的脸颊上。  
他说:“小黎,你不乖。”  


黎冉皱着眉,躲开他的触碰。  
轻微举止让薛易度的眼尾跳了一下,他笑着收回凌空的手,临走时还与警察交谈了一番。  
等人一走,徐母立刻拉住黎冉,问:“你和那位先生认识?”  
“嗯。”  
“我看警察挺给他面子的,要不,你去帮忙周旋周旋。”  


黎冉摇头道:“虽然认识他,但我跟他的关系很差,反而会弄巧成拙。伯母,我相信徐繁的为人,等他醒了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徐母冷哼了声,再不吱声得转入病房。  
徐繁在第二天转醒,警察整夜把守在医院,等人一醒就来录口供。对于酒驾肇事得指控,徐繁不仅懵且气恼。  
他说:“当夜在郊县聚会,我确实喝了酒,但返程得时候我没开车,是同行的孙骁开的车。如果不信,你们可以找他。”  
“车里当时只有你一个人,现场也并没有孙骁的任何痕迹,况且案发至今你口中得孙骁下落不明。”  
警察木板板得把情况告诉他。  


徐繁惊愕道:“怎么可能,车确实是他开的,我没有酒驾更没有撞人!”  
他情绪激动,几欲难控,还是护士来注射镇定才让他暂时冷静熟睡。他的极力反对,声称无罪更让黎冉确信这件事有蹊跷。  
为了尽快洗清徐繁的罪名,黎冉请了几天假,全程在警局跟踪案件情况,为了找孙骁每日在街头发布传单、逐个去找孙骁的同学及邻居。但这个人,仿佛人间蒸发一样,怎么都找不到。  
后来,她发现薛易度口中的未婚妻,是个外地务工得纺织厂小妹,家境贫寒,父母种田为生。  
这样的背景、以及从没出国的经历,怎么可能结识远在国外的薛易度,薛家老爷无论如何不会接受这门婚事。  


“薛易度。”  
黎冉捏紧文件,咬牙切齿得念出这个名字。  
什么未婚妻,全是假的!

Rank: 1

91UID
93588289  
精华
帖子
财富
22  
积分
5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 
最后登录
2019-6-1 
回复 91客服 的帖子

硬拉硬拉硬拉,你有好激动

Rank: 1

91UID
93588289  
精华
帖子
财富
22  
积分
5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 
最后登录
2019-6-1 
回复 91客服 的帖子

可以聊会嘛?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889279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542  
积分
186  
在线时间
8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23 
最后登录
2019-6-17 
07.

黎冉选了个电话亭给陆洋打电话,电话接的很快,陆洋在听到她的声音后,很公式化得称呼道:“您好,黎小姐。”  
“让薛易度接电话。”  
他倒没推诿,但电话里没回应,估计是去征求薛易度的同意。过了会儿,话筒里传来连续的挂机忙音。黎冉正发蒙时,兜里的手机倒是响了。  
来电的是串陌生号码。  
“喂。”她挂了公用电话,去接手机。  
电话里沉默了会儿,传出男人沉沉的笑声,黎冉立刻处在警备状态,薛易度说:“这么防着我呢?打个电话都不敢用自己的手机。”  
她是防着他。  
三年来她持续换了几次手机号,不敢用自己的名字注册信息,没想到薛易度还是轻而易举抓到她的号码。  


黎冉不想废话,摁下录音键后,直接切入正题,“车祸遇难的,根本不是你的未婚妻。你处心积虑得陷害徐繁,到底想干什么!”  
“陷害?我根本不认识他。”  
薛易度口气委屈,“未婚妻死了我很难过,但你不能因为徐繁是你的爱人就肆意包庇,甚至来指责我。小黎,你是在往我伤口上撒盐。”  
“就那么巧,监控失效?孙骁下落不明?车里只有徐繁的血液痕迹?薛家未免手伸的太长,连证物都要干涉!”  
薛易度说:“证据确凿,徐繁就是凶手。”  
“卑鄙!”  


她的切齿咒骂非但没让他动怒,反而惹来薛易度的发笑,“诱导我说话,然后趁机录音,为徐繁洗脱罪名,小黎也挺卑鄙。”  
闻言,黎冉骇然失色,惊恐得往四周张望。  
薛易度没再多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她一下子觉得世界由光明跌入黑暗,费尽心思想要逃,却还是被他玩弄鼓掌。  
是她害了徐繁。  
黎冉虚乏得靠在电话亭里,没一会儿,手机再次响起铃声。她条件反射得觉得恐慌,却发现来电的是徐母。  
“总算接通了,你怎么老在通话中!”徐母抱怨得说着,背景里全是吵嚷喧哗声,没等黎冉道歉,她便惊叫起来,“快来医院,小繁要寻死!我拦不住,拦不住他啊!”  


黎冉急的立刻拦车赶往医院。  
等她到的时候,病房里的局势稍有缓解,满地狼藉、窗帘扯落大半,护士再给他推静脉注射,徐繁整个人虚弱且憔悴得被绑在病床上,乱发赤目,形如疯癫。好在他看到黎冉时,还能露出笑来,“……小黎。”  
“我在。”  
她心酸哽咽,握住他的手,发现因想挣扎,他的手腕已经泛红。  
徐繁始终摇头,“相信我,我没有开车、没有撞死人。”  
“我信,我相信你。不要担心,我最近一直在调查这件事,已经有些眉目了,很快就能找到孙骁,还你清白。”  
“真的吗?”  
他眼露惊喜,如夏夜星辰,璀璨明亮。  


黎冉最爱他的眼睛,此刻却不敢注视,只能不停圆谎安抚他,“是真的,所以你不要再想不开,不然我和伯母会很伤心。答应我,再也不许寻死,好不好?”  
他弯起唇,点点头,药效上来了,他张嘴还想说什么,但奈何眼皮沉重最终睡了过去。  
黎冉维持趴在床沿的姿势,擦掉自己眼角的泪水。  
“小黎。”  


徐母一改寻常得刻薄姿态,轻昵得称呼着,上来搀她起来,“你刚才说的都是真话?”  
黎冉无声摇头。  
“那你刚才……”徐母失落得跌坐在一旁,眼泪立刻涌出来,压着嗓子哭得沙哑揪心,“小繁是个优秀得孩子,这到底遭了什么孽竟然遇上这种事。他的前途要全毁了,我该怎么办!”  
哭了会儿,似想到了什么,又去拉黎冉,语重心长得为曾经的行为道歉,最后说:“死者家属你既然认识,能不能帮忙去求一求,我打听过,那位先生叫薛易度,薛家在红港很有权势的。”  
“伯母,我……”  
没等黎冉回答完,徐母扑腾跪在她面前,哭着说:“小黎,你是好孩子,只要你去求一求哪怕事情不成,伯母也不会怨你。你不是和小繁情投意合吗?忍心看着他前途尽毁吗,只要你愿意帮忙,我绝对不再反对你和小繁交往。”

VIP小说荣誉勋章 热心妈咪 成长勋章 银河勋章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48248  
精华
28 
帖子
11165 
财富
360772670  
积分
271985  
在线时间
6184小时 
注册时间
2008-9-17 
最后登录
2020-5-27 
回复 又粗又长 的帖子

书友要聊啥呢~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889279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542  
积分
186  
在线时间
8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23 
最后登录
2019-6-17 

08. 
“伯母,您先起来。”  
黎冉忙去搀她的手臂,想把人拉起来,徐母铁了心要达目的,抱住黎冉的腿不肯起来,“你答应了?”  
见她顾虑,徐母又是一通哭求。  
黎冉没办法,只好答复她,“我会去试一试,但不保证会成功。”  
“好、好!”  
徐母连连点头,握着她的手极显轻昵。

黎冉离开医院后,照着通话记录里的号码给薛易度回拨过去,他没接。  
第二次拨过去,被他挂断,第三次他索性关机了。  
她没时间耽搁,直接去庄园找人。  

三年前驱逐她离开的黄嫂一眼就认出黎冉,不满得问道:“阴魂不散,来这里干什么!”  
“我找薛易度。”  
“真是不要脸的东西,知道少爷回国了立刻跑来献殷勤。可惜你打错算盘,少爷不在!”  
黎冉忽略她的措辞,正色道:“随便你怎么想,我这次来是有要紧事找他,麻烦你帮忙知会一声。”  
“耳朵聋了吗,都说了人不在!”  
黄嫂对她敌意颇深,无论黎冉怎么解释拜托,她都死守着大门不肯让她入内半步。  
两个人正僵持不下时,一辆车停在门口。  
“黎小姐。”  
陆洋站在车门边,向她半低头问候,紧接着拉开车门,“少爷让我来接你。”  
黎冉不禁皱眉,薛易度真是把她猜透。  
她一路都在寻思该怎么组织语言,在能帮到徐繁的同时,自己也可以全身而退。  
黎冉在心里把可能发生的状况预想了一遍,没等她想到对策,车已经在一座私立会所前停住。  
夜色朦胧之中,四面灯光辉映。停车坪上陆续有豪车进出,衣着华美得男男女女交相依偎着.黎冉瞧见几张眼熟的面孔,都是如今炙手可热的影视红星。  
来往的人当中,不乏认识陆洋得,皆会点头问好。  
“黎小姐,这边请。”  
陆洋永远一副竣冷的表情,连说话也没有多余得情绪,亏得薛易度居然能常年忍受。  
不过,她想到薛易度也不是正常人,便觉得没什么不可思议得。  
陆洋领着她进入,她这才发现这个会所别有洞天,最表面一层的名流聚会不过是掩饰,电梯直下,一层比一层精彩。电梯门开,黎冉发现每一层出现的尤物们,身上的衣料一个比一个少,等到了六层,更有人回归原始,就在电梯过道里情难自禁。  

黎冉立在电梯门口,不肯再往前踏一步。  
“黎小姐如果觉得不适,现在就可以回头。”
陆洋毕恭毕敬,表情依旧冷淡。  
她握住拳,深吸口气跟着他继续前行。  
陆洋把她领到692号房,开门的瞬间摇滚乐及女人得忘情声音便传了出来。  屋子里的壁灯散发着旖旎的暗红色,虽然幽暗,但黎冉还是看清,两男五女正伴随着音乐节奏“鼓掌”。空气里充斥着yinmi的味道,以及qiguan互撞的声响。  
黎冉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顿感心惊肉跳,脚像灌了铅一样重得僵杵在门口。  
“艹,没用!”  
其中一个男人咒骂了句,踢开身xia精疲力竭的美女,捡起沙发上的浴巾围住腰际。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