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1 | 浏览:40|倒序浏览 | 字体: tT

高冷冥夫别乱来:屡次做梦梦到帅哥,就在我相亲的时候,相亲对象 ...

Rank: 1

91UID
84879438  
精华
帖子
12 
财富
65  
积分
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5 
最后登录
1970-1-1 
1040169_6731.jpg


《高冷冥夫别乱来》
简介:屡次做梦梦到帅哥,在我觉得自己应该找个男朋友时,冥夫来了,不仅与我合租,还掐我桃花……




001 脖颈上的吻痕
  本宝宝这两天总在做春梦!
  可能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梦到一个高大的帅哥站在我床前,仿若王者般居高临下睥睨着我,冷厉的目光如冰凉的毒蛇寸寸将我缠绕,勒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起初我本以为这只是个简单的梦,可当这男人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出现在我的梦中时,我这才觉得不对劲。
  他就像是梦魇一样一直活在我梦中,可从他冰冷的眼神中我能觉察出,他其实并不喜欢我。
  第四天,他突然扑到我身上,像是下定决心般开始撕扯我的衣服,很快就将我剥光了,做着男女之间最原始的事情……
  当他的手扣上我腰身的那刻,彻骨的凉意瞬间从腰部肌肤蔓延至全身,冷得我一个激灵。
  我在梦中被吓得哭了出来,拼了命的想挣扎,可四肢却根本无法动弹……
  “……痛。”从梦中被吓醒,我腾的一下坐直身体,额间早已满头大汗。
  偏头瞥了眼床头柜的闹钟,才发现居然一觉睡到九点!掀开被子赶紧下床,却在迈步的那刻双腿酸软得差点扑到地上。
  我扶着床沿坐稳,脸色发白的盯着不知被汗湿还是泪湿的枕头,视线的余光却不经意间瞥到床中央的一抹红,惊恐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当找了一圈终于在小手指处找到一个类似牙印正向外渗着血丝的伤口时,我才放下心来,安抚自己不要大惊小怪,或许自己做梦时太过害怕就咬了手指流了点血到床单上。
  之后的日子,我再也没有梦到过那个男人,也没有再做过梦。可偶尔,我还是忍不住回忆这段怪异的梦境,我想,或许是我应该找个男朋友了。
  本以为一切都回归正常,可有天我明明记得早晨离家前我反锁了大门,回家开门时却并不是反锁状态。
  我壮着胆子推开门后迅速开灯,站在门口谨慎的观察着房子里的动静,却并未察觉出任何异常。
  自我安慰可能今早忘了反锁,关上门疲惫的站在鞋柜前换好棉拖,走向房间的步伐却在下一刻猛地顿住,我快速的转过身,瞪大眼不可思议的盯着鞋柜旁那一双明显做工精致的男士皮鞋。
  脑子里却适时回想起半月前租房时,房东阿姨一脸木然叮嘱我的话,“你隔壁房间的租客脾气不太好,平常没事你少惹他。”
  没错,帝都昂贵的房价让刚出校园的我根本没能力租一整套房,就和陌生人合租了一套两室一厅。
  此刻看着这双皮鞋我才反应过来,租房时我居然蠢得连合租人到底是男是女都没有问,就被那相对便宜的价格刺激得立刻签了租赁合同。
  难道,跟我合租的真是个男人?
  可为什么我在这儿住了快

Rank: 1

91UID
84879438  
精华
帖子
12 
财富
65  
积分
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5 
最后登录
1970-1-1 
半个月,都没见过他?
  两室一厅的房子,隔壁还住着个异性,这让一向保守的我有些受不了,惨白着脸赶紧钻进卧室。
  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想起来上个厕所,出了卧室困得眯着眼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手刚握住洗手间的门把,靠近了才听到里面竟然传出水流声,好像是有谁在淋浴。
  听着这声音我瞬间一激灵,却又很快想起这房子里还住着一个人,也就不诧异了,赶紧缩回手逃也似的回了房间,却又忍不住好奇,谁会大半夜洗澡来着?
  后半夜好不容易睡着,朦胧中总觉得床边站着个人,我睁了睁眼试图看清他的脸,眼皮掀了好几次却都没有成功,最终挨不过困意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出门时,我特意留意了下隔壁房间,却听不到一丝动静。在玄关处换鞋时,才发现昨晚见过的那双男士皮鞋,不见了。
  之后的日子我睡到半夜总能听到与我仅有一墙之隔的房里,传出男人的呻吟声,起初我还以为是某些不和谐的声音,可后来听着听着,却又像是难忍痛苦时的闷哼。明明声音也不大,却一连好几个晚上都能将沉睡的我吵醒。
  我本想着白天的时候关心一下他,毕竟大家现在也算是邻居,所谓远亲不如近邻,互相帮衬着总不是坏事。可偏偏我白天就没见过他,住在一个屋檐下这么久,我愣是连他长什么样都还不知道。
  这天晚上我按时躺到床上睡觉,半夜却突然被一道痛苦的嘶吼声惊醒,那声音满含无助,让人听了忍不住心慌,吓得我立刻从床上坐起身子,一脸不安的看着身后这面墙壁。
  听着墙那边断断续续传来的痛苦呻吟,我紧拧着眉掀开被子下了床,忐忑不安的走出去。
  站在隔壁卧室的房门口,我抿了抿唇,抬手敲了敲门,“你……没事吧?”
  痛苦的呻吟却在我开口的那刻猛地顿住,一时之间静默无比,我正纳闷,心想该不会是痛晕过去了吧?这么想着,敲门的力度更加急了,嗓音也忍不住提高,“喂,你怎么啦?”
  “滚!”男人沉闷的怒吼却猛地从门内传出。
  我敲门的动作顿住,脸却在一瞬间气白了。
  这特么什么人啊?!我只是关心他好不好,他这什么态度?!真特么有毛病!
  憋着一口气,我转身就回了卧室,还不忘把门摔得震天响以表达我此刻的愤怒。
  抱着被子倒回床上,实在是气得不行,又爬起来翻箱倒柜找出静音耳塞塞到耳朵里才满意。
  半夜却并没有睡得很安稳,我又梦到了那个男人,梦到他直接拧开我卧室的房门走了进来,黑着脸二话不说就朝床上的我扑过来,撕扯我的衣服,啃噬我的脖颈,动作粗鲁又

Rank: 1

91UID
84879438  
精华
帖子
12 
财富
65  
积分
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5 
最后登录
1970-1-1 
野蛮,强迫我与他做那种事……
  第二天我顶着一对浓浓的黑眼圈去公司,刚坐到位置上,就见同事吴丽丽站在一旁盯着我瞅了好一会儿,满脸暧昧的看着我笑。
  “你吃错药啦?”没睡饱,我脾气也就好不到哪里去。
  谁知被我这么一骂,吴丽丽倒是笑得更开心了,扯了一下我的领口,贱贱的凑过来笑嘻嘻的道:“啧啧,我说小然然,你晚上在家被你老公使劲折腾,白天就来公司折腾我啊,你的良心呢~”
  “什么老公!老娘连个男朋友都找不到!”我没好气瞪了她一眼,转过脑袋处理工作不理她。
  吴丽丽却突然逼近我,恨不得跟我脸贴脸,一脸正色道:“苏然,你该不会堕落到找一夜情吧?”
  我直接无语的朝她翻了个白眼,“去你丫的~”
  吴丽丽闻言直起身子,双臂环胸一脸不信的盯着我瞧,末了见我实在一脸坦荡荡,这才挑了挑眉,“那你倒是说说,你一没男朋友,二没一夜情,那脖子上那一小片草莓,到底是哪个野男人种的?”
  见我实在是一脸疑惑,她恨铁不成钢的将她的化妆镜塞到我手里,没好气的让我自己看。
  我一脸你好无聊的样子看了她一眼,拿着她的镜子照了照自己,正准备感叹自己还挺好看时,视线却被脖子上那几块红痕吸引。
  “没话说了吧!”吴丽丽站在一旁要笑不笑的盯着我瞧,还不忘揶揄我,“苏然你可别告诉我这是蚊子咬的,这都快入冬了,我才不信你家蚊子也能成精。”

Rank: 1

91UID
84879438  
精华
帖子
12 
财富
65  
积分
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5 
最后登录
1970-1-1 
002 谁给你胆子碰我的东西?
  此刻我算是明白,吴丽丽这是误会我脖子上这片红是吻痕来着。可我自认为私生活挺正经的,怎么可能会有吻痕?
  虽然这么想着,我却不由自主想起昨晚那个荒唐的梦。
  我嘴上应付着吴丽丽说是乱吃东西过敏了,心底却害怕极了,或许一而再的梦到这个男人并不是偶然。
  晚上回到家很怕再梦到他,洗漱完后就蒙在被子里用手机看小说迟迟不愿睡,困得好几次手机没拿稳直接砸到脸上,疼得我直飙泪,后半夜实在困得不行,眼见着已凌晨两点便睡去了,所幸也没再梦到那男人。
  一连好几天的清净让我突然意识到,似乎只要梦到自己被他强迫做那种事后,都会有一段时间不会梦到他。
  难道,梦中的人也会害羞?亦或是自责?
  睡了好几天好觉,一大早我心情颇好的出门上班,手里的钥匙一个不慎掉到地上,又被我不小心踢了一脚,直接踢到隔壁的房门口处。
  说实话自从那晚被隔壁这家伙莫名其妙吼了一顿后,我就不太待见他。带着抵触的情绪走到他房间门口蹲下捡钥匙,却在手指即将碰到地面的那刻整个身子猛地一抖。
  北京入冬时节已经开了暖气,可我却总觉得似乎有阵阵阴风正从这间房门板下的缝隙吹出,冷得我汗毛直立。
  难道他房里的暖气坏了?
  我纳闷的皱了皱眉,赶紧捡起钥匙跑向门口,直到走远了才觉得身子暖和起来。
  可在门口换鞋的时候,我又看见了那双精致的手工皮鞋,顿时惊得眼都瞪大了。
  也就是说他还在房间里?那他不觉得冷啊?
  光想想刚才我只是在门外就被从缝隙里吹出的冷风冻得一哆嗦,那他要是一直呆在里面,岂不是都要冻傻了?
  这么想着,我居然幸灾乐祸的有点想笑,冻死他丫的才好呢!
  第二天周末我一觉睡到中午,起来后也懒得出去吃,便想着热一热昨晚剩下的饭对付一顿了事。可谁知打开冰箱一看,昨晚我没吃完的菜居然没了。我找了一圈,终于在洗水槽里找到两个带有残渣的空盘子!
  我眉头紧皱,眼睛都瞪直了,我没有得老年痴呆,自然记得这不会是我的杰作,这屋里一共只住了两个人,不是我就只能是隔壁那讨人厌的家伙了!
  特么的对我凶,还敢吃老娘的东西?憋着一口气,我沉着脸大步走到隔壁房门口,抬起手不客气的捶门,“你出来!”
  但房门并未锁,在我捶门的大力下,竟然自己开了。
  我站在房门口,震惊的看着屋里一片黑的装修格局,床单被套、桌柜、窗帘甚至是墙壁,居然都是黑色的,那种浓郁到压抑的黑,跟我房间的装

Rank: 1

91UID
84879438  
精华
帖子
12 
财富
65  
积分
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5 
最后登录
1970-1-1 
修风格根本不一样,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鸡皮疙瘩四起。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重新装修的,但这品位还真是让人不忍吐槽。
  环视了屋内一圈,见他并不在,我拉上房门正准备离开,想着等他回来再找他算账也不迟,却在关门的瞬间,视线不经意间瞥到一抹耀眼的银色。
  在这间通体漆黑的房子里,银色很是显眼,我站在房门口,看着床头柜上那个似乎会放光的银色物件,不由自主朝它走了过去。
  走近了才发现居然是一个银质面具,镂空的面具上有着诡异的纹路,精致得让我觉得这东西肯定不便宜。
  我下意识伸出手抚上面具,冰凉的质感通过皮肤表层传遍全身,一股熟悉感猛然划过脑海,却快得让我根本抓不住。
  直到整个面部一凉,我被惊得猛然回过神来,才发现不知何时我居然拿起面具情不自禁带在了自己脸上。
  摘了面具扔回床头柜上,我后退几步一脸惊惧的盯着面具,总觉得刚才的自己就跟魔楞了似的。
  客厅的方向突然传来门锁响动的声音,我吓得转身想走,还没来得及走到门口惊觉来人脚步声已然逼近,心想着此刻走出去,岂不要被逮个正着?
  我着急环顾着四周,发现只有床底和衣柜可以藏人,听着渐进的脚步声,我不得已赶忙拉开衣柜的门躲了进去。
  听着脚步声我觉察到男人已经走了进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男人没回来的时候,这间房的暖气还开得挺正常的,此刻我躲在漆黑的衣柜里,却冷得上下牙齿都开始打颤,四周阴冷无比,就好像设备吹出来的并非暖气而是冷风。
  侧耳倾听着衣柜外的动静,我觉察到男人的脚步声在床边停顿了下,而后是骨骼的咯吱声,就好像是有人在用力攥紧手掌似的。
  我内心咯噔一声,心想难道是被发现了?衣柜门外传来的一声爆喝印证了我的猜测,只听一道男声愤怒的开口咆哮:“你找死!”
  而后就是急速朝着我这边走近的脚步声,吓得我忍不住攥紧双手,心想着待会应该怎么跟他解释我不是有意闯进他房间,更不是进来偷东西的。
  可随着脚步声的迫近,我却突然觉得困得厉害,没挣扎几秒就双眼一闭晕了过去。失去知觉前的最后一秒,萦绕在耳边的似乎是衣柜门被猛然拉开的刺耳声音。
  喉间仿若上了一道枷锁,越箍越紧,呼吸不到一丝一毫空气的窒息让我恍惚中睁开眼,梦中的男人此刻正站在我面前,我仍旧看不清他的脸,可他的手却扣在我脖颈间,力气大得似乎要掐死我。
  从牙缝间蹦出的话语一字一句,带着铲平一切的狠戾,“谁给你胆子碰我的东西?!”
  窒息的恐

Rank: 1

91UID
84879438  
精华
帖子
12 
财富
65  
积分
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5 
最后登录
1970-1-1 
惧让我难受得不断挣扎,身子却被男人扣着脖子提起来,猛地朝着门外用力一甩。
  我被吓得一惊,“砰”的一声,后脑勺猛然撞上身后的硬物,疼得我龇牙咧嘴,漆黑的环境却让我很快意识到,我此刻仍在男人的衣柜中躲着。
  那这么说来,刚刚其实只是一场梦?
  可一回想我的身体被人用力甩到墙上又跌落回地上的那一幕,就觉得全身不舒服得厉害,隐隐泛着疼。
  侧耳倾听着外面的动静,又等了好久直到确定听不到任何声响我才大着胆子一点点推开衣柜门,伸出脑袋四处瞅了瞅,见真没人了才从衣柜中快速爬出来。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忍不住回头瞥了眼床头柜,却见之前见过的银质面具,不见了。

Rank: 1

91UID
84879438  
精华
帖子
12 
财富
65  
积分
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5 
最后登录
1970-1-1 
003 当着老板的面YY他
  几日后,阴沉了好几日的天突然放晴,我想出去晒晒太阳便没有点外卖,直接找了家小店吃了顿。慢悠悠的往回走,远远的,我听见谁这么吼了一句:“离开那儿!”
  我站定脚步,不解的环视了圈四周,路人都一脸平静的从我身旁擦身而过,就好像刚才那道略带愠怒的声音只有我一个人听见了似的。
  我撇了撇嘴,扭过头继续往前走,却在转身的那刻,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推力,伴随着剧烈的“砰”的一声,我的膝盖磕在了坚硬的地面上,瞬间渗出了血。
  咬着牙怒不可遏的抬起头,我怒瞪着站在我身后正一脸漠然看着我的男人,刚准备张嘴说些什么,他却在我之前开了口,简单的两个字,却仿佛从牙缝间挤出一般,让人不寒而栗,“蠢货。”
  “你……你说什么?!”我怒了,忍着膝盖的疼痛站起身,心想这特么什么人啊,推了我不道歉也就算了,居然还骂我?
  可是这男人却很不屑的无视了我,转过身就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人群中。
  “……”我一脸恼怒的瞪着他的背影,心底却莫名涌起一阵熟悉感。
  迈着受伤的腿往前走,脚下却突然踢到了什么东西,我低头看去,却发现是盆碎了的绿萝,那绿油油的叶子在阳光下正泛着不正常的莹绿色。
  我这才想起,我被那男人推倒的时候,刚好听到什么东西摔碎的声音。难道就是这盆绿萝?而它摔碎的地方,似乎正是我之前站过的位置。
  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难道……刚才那个男人其实是在救我?
  这么想着,我抬起头往上看了眼,这条马路正好对着居民楼的阳台,我安慰自己,或许风太大,盆栽被吹下来了也不一定。
  溜达了一圈回到公司,沿路都听到同事在议论休完年假归来的大老板楚北诀有多高冷多迷人。走到前台恰巧吴丽丽也正跟前台接待员讨论着这事,我立刻兴奋着扑过去,“真的很迷人吗?那是不是也很帅?”
  见着吴丽丽肯定的点头,我哈哈大笑道:“那我们以后岂不是就可以换个现实中的人YY了?哎,可惜我还没见过他,也不知道他身材够不够好,有几块腹肌~”
  “老板好!”吴丽丽却突然大声吼了这么一嗓子。
  我被她突然的反应吓了一大跳,抬头见她和接待员两人站得笔直,这才反应过来,猛地转过身子,就见身后站着两个人,除了行政部经理外,还有个陌生却长得十分英俊的男人。
  我伸出手指,诧异的指着他:“你……”
  这不就是刚才在路上推我的男人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男人凉薄的视线掠过我,眸中一闪而过那么一丝丝厌恶

Rank: 1

91UID
84879438  
精华
帖子
12 
财富
65  
积分
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5 
最后登录
1970-1-1 
,被我精准的捕捉到。
  见男人脸色不善,行政部经理警告的瞪了我一眼,就跟着他走了。
  肩膀处搭过来一条手臂,吴丽丽站在身旁搂着我,装模作样的唉声叹气,“苏然啊苏然,你居然敢当着大老板的面YY他,你完了!”
  我站在原地,心想原来他就是楚北诀啊,确实挺帅挺高冷的。
  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我暗自在心底嘀咕了一句,“小心眼!”
  谁知原本走得好好的楚北诀却突然转过身来,我不知道他在看什么,却还是心虚的赶紧低着头走回位置上。
  几日后,我接到我妈的长途电话,大意是经过邻居介绍,在北京给我安排了个相亲。
  谈恋爱这事儿我的原则是自由恋爱不接受相亲,但一想到我妈年仅五十却早已满头白发,拒绝的话实在是说不出口。
  这日我早早下班,去饭店见了相亲对象,虽说长得还算不错,我却并没什么感觉,就当是个任务敷衍算了。饭后男方提出走路散散步,我想着毕竟熟人介绍也不能做得太绝就答应了。
  走在公园里的小湖边,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找着话题聊着,男方却突然伸手搂住了我的腰,让我今晚就跟他回家。
  大家都是成年人,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内心咯噔一下,我立刻从他怀中挣扎出来,摇着头坚定的表明立场。
  谁知他立刻就变脸了,咬着牙嘲讽我,“我有的是钱,房子就买在天安门边上,跟着我,你就不用回你那鸟都不拉屎的六环外租房子,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我敛了敛眉,皮笑肉不笑的回他:“可是你长得太让人倒胃口。”
  男人听完抬手就要给我一巴掌,我抬腿就朝他肚子上踹了一脚,踹完后立刻就跑,直到跑出好长一段路见没人追上来才停住,撑着膝盖大口喘息。
  “你就这么缺男人?”空气中却传来这么一声冷嘲热讽。
  我直起身子抬头看了看,借着昏黄的路灯光就见不远处的长椅上坐着的那个人,不正是我的老板楚北诀吗?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诧异的看向他,脚下的步子却不由自主朝他靠近。
  谁知,他却冷冷的回了我一句,“我来看你怎么死。”
  “……”我紧咬了咬唇,心想当老板的人,嘴都这么毒吗?剥削员工的体力还不够,还要剥削员工的灵魂?
  正想着应该回他一句什么好,突然肩膀处受到一股重击,我毫无防备扑倒在地。
  挣扎着爬起来,咬着牙环顾四周,想看清是谁偷袭我,余光瞥到楚北诀猛地从长椅上站起身。
  可让我诧异的是,我身边根本没有人。我不解的看向楚北诀,却见他俊脸阴沉。
  “你……你有看到刚才是怎么回事

Rank: 1

91UID
84879438  
精华
帖子
12 
财富
65  
积分
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5 
最后登录
1970-1-1 
吗?”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开始结巴了。
  话落的片刻,仿若有锋利的刀刃划过,我单肩包的背带突然断裂,包里的东西洒了一地。
  我站在原地一动没动,双眼大睁惊恐的瞪着楚北诀,连声音都开始颤抖,“你……你别闹了。”
  下一秒,身子却被一股大力拉扯,猛地朝后退去。我根本看不到周围有人,但身体却被不断往后拉,逼近那片幽冷的湖水。
  “帮帮我!”我下意识朝着楚北诀的方向伸出手,此时此刻,唯一能帮我的应该只有他了。
  可是在我伸手的那刻,他却突然转身,高大的背影毅然远去。
  “噗通”一声,我被重重扔进了湖里,冰凉的湖水瞬间侵袭了我,而我的脚踝处却仿佛扣上了一道枷锁,我越挣扎,越将我往下拉。

Rank: 1

91UID
84879438  
精华
帖子
12 
财富
65  
积分
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5 
最后登录
1970-1-1 
004 相亲对象死了
  我下意识想张嘴呼救,口腔却瞬间被冰凉的湖水灌满。水下的世界一片漆黑,对于死亡的恐惧从未像此刻这般强烈过,每分每秒对我来说都是煎熬。
  脚踝的束缚让我越陷越深,我渐渐**力,双眼闭合,放弃挣扎。
  就在我快要失去意识之际,无力漂浮着的手腕处却突然传来一股力道将我往上提拉,我无力的睁了睁眼,漆黑的水下却什么都看不清。
  新鲜的空气涌入肺部,我不断咳嗽起来,睁开猩红的双眼,就见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岸边,不正是早已走掉的楚北诀嘛。
  我半个身子仍泡在水中,全身冻得瑟瑟发抖,使了好几次力都爬不上岸。下意识看向楚北诀,正准备张嘴寻求帮助,冷不丁对视上他凉薄眼神中毫不掩饰的厌恶,快到嘴边的话硬生生被我给咽了回去。
  吃力爬上岸,我双手摩擦着胳膊取暖,余光瞥见楚北诀同样全身湿透,这才想起自己似乎应该说些什么,无视他冰冷的眼神抬头看向他,由衷道:“谢谢你。”
  他没有任何回应,甚至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我,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我却突然想起来一件很重要的事,激动得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冲上去追问,“你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吗?”
  这么问的时候,我想自己该不会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可反观楚北诀,他却是如此镇定,这让我忍不住有点疑惑。
  谁知楚北诀只是斜睨了我一眼,漫不经心的装傻:“什么怎么回事?”
  “就是刚刚我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落水!”我急了,下意识伸手抓着他的胳膊,却又在下一秒猛地收回手,瞪大眼不可思议的盯着他。
  他的身体,好冷,冰冷刺骨。
  楚北诀锐利如刀锋般的眼神掠过我的手,我在他的眼神中毫不意外看到了厌恶。
  对于他莫名其妙讨厌我这点,我根本想不通,我自认为也没做过什么特别过分的事情,更与他认识不久,却不知为何从他见我第一面开始,就不待见我。
  可眼下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只想搞清楚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北诀见我拦着路不让他走,脸色瞬间黑沉下来,音调也随之提高,“你自己蠢得路得走不稳掉到了水里,还来问我为什么?滚开!”
  “不……根本不是……”我嗫嚅着张了张嘴,一脸不信的看向他。
  楚北诀却再也懒得理我,大步从我身旁擦身而过,我被他撞得一个不稳摔到地上,手掌瞬间蹭出了血,可我却无暇顾及,脑子里还在纠结着刚才的一桩桩一件件。
  我抬头下意识看向不远处的那片湖水,静谧的月光下波光粼粼,根本看不出任何异样。
  正愣神间,熟悉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