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1 | 浏览:1371|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斯人应未眠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8597373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319  
积分
86  
在线时间
1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4 
最后登录
2019-6-19 
12
裴允最近不是一般的烦躁,口角已生了火疮,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白骨案毫无进展,重点查了东苕当时符合条件的失踪人口,后来又扩大排查了全市,都没对得上号的失踪人员,再加天气又热,五加二、白加黑,明明平和回来有一段时间了,他也抽不出时间、更想不出办法再去见见。
“这么晚了,又要出去啊?”王丽华从房间出来上厕所,见儿子刚回来又要出门去,知道他工作上有些事保密,不好跟她说,她也习惯了,不多打听,但还是忍不住问他。
“嗯,白马叫我去吃个夜宵。”裴允虽然累,但有事求着白马,哪能不去。
“是白马啊。那你尽量早点回来。”王丽华有点失望,上次全季门口遇到几个姑娘的事,她都没时间好好问问儿子呢,希望他这么晚出去是为了某个姑娘,结果是白马,让她有点失望。白马是她表妹的儿子,虽然这表妹很势利,但歹竹出好笋,生的儿子脑子灵光、人也活泛,现在市大数据中心工作,跟她这闷葫芦一样的儿子自小要好。虽然约儿子的不是姑娘,但是白马,她很放心。
裴允和白马在小西街上的一个酒吧里喝鲜啤。
“上火了?”白马拿起一大杯啤酒给他,“正好降降火。”
“最近太忙,案子多。”裴允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
“你一年到头哪天不忙?我看这啤酒对你也没用。”白马往椅子上一靠,笑嘻嘻地说,“哎,一直这么素着,能不上火嘛!这要降火啊,最直接还是——”他降低了声音说,“女人,直接,管用,疗效好。”
“不急。”裴允却只淡淡地说,似乎上火的不是他而是白马。
“你不急我急好哇!这次人家有机会去国外读博后,幸好没去,真去了看你怎么办?”白马放下腿凑近裴允咬牙切齿地说:“我是一有什么动静就火急火燎地告诉你,你呢?我都要被你急死了。”白马拿起杯子,一口气喝了一小半。“大三的时候,我侦察到她有男朋友了,你也是这样,好像平和是我女朋友似的,一点也不急。”
“那次,我去了,她没有。”裴允没告诉过白马,其实他得到消息,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早已五内俱焚,熬不住请了假跑去,跟她说是陪导师开会,顺便看看她,“那张照片是她和同学代表学校参加市大学生空手道比赛获奖后拍的,是有点亲密,但那同学有女朋友。”
“那三年前那次呢?你也去了?”白马追问。
裴允点头。
“那是谁?”
“同一个导师带的博士生,结婚了的。”
“结婚了在外读博更危险,不兴人家婚外情?”白马毫不客气的诘问。
“她不是这样的人。”对于白马对平和的怀疑,裴允有些生气。
“我是怕你喜欢得昏了头,提醒你一下,这种可能性还是存在的。”白马知道自己刚才是口不择言了。
“我干的是刑侦,这点侦察能力还是有的。”对于平和的人品,裴允是充分信任的。“你以为读个医学博士容易?她学得那么辛苦,哪有时间?”
“合着因为她忙得没时间恋爱,你在这头才这么放心大胆啊,我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了。”白马又补上一句:“她智商高,入学比别人早一年,小学还跳一级,医学博士难不倒她,你看,她不是还有时间练空手道,还参加比赛呢。”
“我知道她聪明,但并非天才、能过目不忘。况且学医需要大量的实践,她再聪明也偷不得半点懒的。”裴允解释。
“反正你老裴跳到平和这个坑里,是看不得别人说她一丁点不好的,也看不到别的女人一丁点好的。”白马跟他做了二十几年兄弟,知道是无法从平和的坑里救出他了。“队里那个姓束的姑娘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不知道,没感觉。”裴允实话实说。
“我只见一面,才五分钟就感觉出来了,你跟她天天在一起,都好几个月了,还没感觉?你不是号称侦察能力强吗?会这么迟钝?扯蛋!”白马是不相信的。
“说别人干什么?有什么意思?”裴允今天是有事求白马,“你看看我们目前这情况,怎么办好?”
“我们?你跟我?”白马故意问。
“当然是我和她。”面对一心一意为自己的兄弟,裴允也不怕不好意思,“你不是专家嘛,有什么好办法?”
“要不是你当初发神经,给那个王八羔子顶缸,哪来后来那么多事?”白马口中的王八羔子是裴允舅舅的儿子王高。
“如果没有那件事,我也不会认识她。”裴允像陷入了往事之中。
人生际遇就是这样,一个决定甚至一句话都可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当时因为工厂转制,他父亲买断工龄,其实相当于失业,拿的那点钱与人合伙做小生意,赔光不说还欠了一屁股债,人都躲出去了,快过年了也不敢回家,家里要债的天天上门,他能不应下那场交易吗?不应下说不定他们家就散了。
“好吧,反正这事也过去那么多年了,你们两家的事,我也不掺和。要不是当初你把我扯进去,我今天也不用趟这浑水。”白马气的是王家,但面对裴允,也没好口气,“你知道平和有多不待见我?要不是你这破事,我追薛乙有那么难吗?”
这件事还真是裴允对不起他,裴允和平和是因为白马认识的,也是他一直在给两人传信,他们分手殃及了白马这条池鱼,薛乙作为平和的好友,本来对白马也有好感,后来只剩下恶感了,但也怪他自己作。
“我知道这事害了你,那只能一起想想办法,我好了你说不定也能好。”裴允把白马绑在了同一条船上。
白马其实心里早给他想好了对策,“首要的当然是见面,怎么见才能不让她拒绝?她是医生,你可以当她病人啊,你那点陈年旧疾不正好派上用场?挂个她的号,她还能把你赶出来?”白马是知道他受过什么伤的,裴允不告诉父母,但不会瞒着白马。
“嗯。好。还有么?”裴允想着,白马弯弯绕多,肯定不止这一招。
“还有的以后再说。”一口气说完了,裴允不定又忙得把他忘在哪儿了。

VIP小说荣誉勋章 热心妈咪 成长勋章 银河勋章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48248  
精华
27 
帖子
9558 
财富
360752522  
积分
264977  
在线时间
5983小时 
注册时间
2008-9-17 
最后登录
2019-6-18 
12
裴允最近不是一般的烦躁,口角已生了火疮,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白骨案毫无进展,重点查了东苕当时 ...
更啦更啦哈哈哈哈哈~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