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8 | 浏览:3282|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斯人应未眠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8597373  
精华
帖子
41 
财富
889  
积分
224  
在线时间
24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4 
最后登录
2019-9-26 

19

好姐妹四人约定了每半个月要聚一次,无非就是逛街吃饭美容什么的。吃饭的话,她们要考虑丁冬的情况,一般也是选干净的小店。

今晚,四人约了吃小海鲜。

“这么热的天,每天穿长袖不说,还要系围巾,我严重怀疑你是系着它来炫富的。”客莫邪扯起薛乙围巾一个角,看了看那个不容忽视的品牌标识。

薛乙一边吃一边说:“薛甲送的,又不是男朋友,你们眼红什么?”说完继续吃。

“她外面怕晒、空调怕冻,我是学不来。”丁冬愤愤地说,“我们上课啊,一教室坐满了人,学校空调还定死了度数调不了,美其名曰怕孩子们冻感冒了。我一堂课下来,背后都汗湿了,平时连薄点的衣服都不敢穿。”

“我们医院空调倒是开得足,丁冬你面对的都是青春健康、聪明活泼的面孔,我要面对的可都是痛苦不堪的病人和愁眉苦脸的家属。所以呢,环境好不好才重要。”平和换了个角度看问题。

客莫邪恨恨地说:“你们倒还好,美人自清凉无汗,说的都是你们这些瘦子,我是自带热力源啊!”

“我正好要运动,要不你一起来,我们选个健身房,一起流汗去?”平和鼓励地望着客莫邪。

“好啊好啊,不过你们得监督我。”客莫邪不是意志坚定的行动派,健身房不是没去过,办了好几张卡,都无疾而终。

“我知道个不错的地方,带你们去。”薛乙对于这座城市的吃喝玩乐比较精通。

四个人又忽拉去了薛乙推荐的健身房。

华义穿着紧身衣,透着一身好看的肌肉,正在指导学员练习。没想到今早刚送了花,正准备晚上下课后联系呢,谁知平和已经来了,心里莫名一阵惊喜,惊喜过后一想不对,自己又没告诉她这里,她怎么可能主动过来。

“平医生,好久不见。”华义上前打招呼。

看着这样的华义,平和一时反应不过来这是谁。

“华义,前不久找你看过病。”看平和这不认识不想是装的,华义多少有些失望,“想要来健身?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下?”

客莫邪看到华义毫无赘肉的体型,有些脸红,耻于自己那些多余的肉肉,而一同行的人里,薛乙是见多识广,丁冬是难起波澜。

华义根据四个人的条件和需要制定了健身建议。

“丁冬,你有时间一起来吗?”平和担心她的经济情况。

“我也没问题,现暑假,天天在家带学生,都没怎么运动。”丁冬知道平和担心什么,委婉地告诉了她。她是吴中数学老师,带家教挣钱也容易,只是她负担重,平时的工资收入大部分都交给了新生父母和养父母,这家健身中心的价格并不便宜,但还在她承受范围内。

“华教练,你看我们四个人一起办卡能不能再优惠点?”薛乙也想到了平和担心的问题,立即给华义施压。

“华教练,以后你和教练们需要保健,我还可以顺便给些建议。”平和一般不太会砍价,今天也算是豁出去了。

“我们还可以推荐同事来啊,你给我们优惠了肯定不会吃亏的。”客莫邪也来说服华义。

华义想,反正是自家的,能让喜欢的人经常来,这生意可不亏,所以给了最低优惠,还亲自为她们办了卡。

“平医生什么时候来告诉我一声,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可以切磋一下。”华义刚听说平和练过空手道。

“我那是业余的,有机会一定向你请教。”平和婉转地说。

“那好,希望你们坚持下去。”华义可不希望平和不了了之,那他还怎么更进一步。

“我的花收到了吗?”送她们的时候,华义忍不住问。

“原来是你送的啊?小护士们还追问我呢,我就说不是病人送的就是病人家属送的。谢谢你的花,我很喜欢。”平和笑着道别,没给华义解释的机会。

“才工作多久啊?连病人都送花了,我猜他不是冲着你医术来的。”

“肯定不是嘛,还说要跟你切磋切磋。”客莫邪嘿嘿笑着,“标准的肌肉男,我想要啊!”

“目的不纯。”丁冬一石二鸟。

“人家教练可什么都没说,你们表现得这么着急,是我长得很着急么?”平和又来了一句:“喜欢的话那就常来,就冲着这身材,你们也不能偷懒了,摸不着,看看也好,健身也更有动力。”

另外三个人对看一眼,并不否认自己的爱好。

“我哥回来了,刚入职,签的卖身契价值也不低,要不我们敲他一顿怎么样?”薛乙没想到又冒出一个肌肉男来,不由得替哥哥着急。

“好啊好啊。”客莫邪一听有吃的就起劲。

“不减肥好意思肖想肌肉男啊。”丁冬刺她。

“哈哈,我身材好,好吃好喝那是来者不拒。如果请客的人只买单不现身,我们是不是可以玩得更尽兴啊。”平和知道薛乙的心思,同时猜测,也许第三盒花是薛甲送的。

“你不是要去吴大医学院当兼职教师嘛,好歹你们也是半个同事,不好这样对我哥的好哇。”薛乙捏了捏平和的胳膊。

“本来是同窗,现在是同事,以后会不会发展成——”客莫邪没敢把“同床”两个字说出来。

“隔壁班啊,哪里同过窗?”平和认真地说。

“本来我们可以一个班的,是我当时不同意,让我爸把他转到隔壁去的。”

“原来是动用公权力了啊!”客莫邪伸着大拇指说:“牛啊,主席千金。”

丁冬现在是吴中老师,有权有势的家长也见过,但这点事情,还真谈不上用什么公权力。另辟蹊径进他们学校的,每年也有不少,靠权力开道的,靠金钱铺路的,靠关系摆平的,或者几种力量一起上的,什么来头都有。薛乙就是命好啊,她父亲现在是市政协副主席,她妈是师大副校长,在本市,也算得上是高干加高知了,可惜这么好的组合却离婚了。

薛乙却后悔,当时她爸爸在发改委,她的这个任性小要求还是能满足的,只是她没想到,不经意的一句话,可以让人情路坎坷,也可以让人近水楼台。那么她今天说的某一句话,会不会也有这样的效果呢。


20

梅雨过后,吴州迎来了一年中太阳最毒辣的时候。持续的降雨把吴州浸泡了一个多月,马上进入高温烘烤,潮湿、闷热得让人发疯。

平和周日难得轻松,裴允约她的时间还没有到,正和奶奶一起弹琴,只是这琴实在有些年头了,有些音已不准。


“要不我们买台新的吧?”平和怕奶奶怪她浪费,就说:“我有个同学老家就在钢琴小镇,可以买到工厂价。我这业余水平,要是钢琴再不好,不成扰民了嘛!”对于骨外科女医生来说,跟男医生相比,往往缺乏力量,平和读大学后还继续练空手道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为了手臂力量,而今天重拾钢琴,主要是保持手指的灵活度,要拿好手术刀,光有力量也是不行的。

“好啊,我出钱你出力。”崔奶奶也经常要弹一弹,但她弹的不是曲子,而是回忆,“这架琴呢,是你爷爷送我的,买来就是二手的。就是这二手的,也花了你爷爷大部分积蓄,我得留着。”

“好啊,可我们家这么小,到时候怎么哪放得下两架啊?”平和为难。“就放到另一套房子里,我想起来了呢,过去看看。等我走了,就随你处置。”崔奶奶是豁达的,自己的念想自己珍视,等自己走了,绝不强求后代对这些老物件跟自己的态度一样。

“我啊,得好好收藏着,说不定以后值不少钱。”奶奶的老物件留着的也不多了,又不是没地方放,平和哪会乱扔了,“客叔不是爱收藏么?有机会可以让他来掌掌眼。”

平和马上跟同学打电话谈想买钢琴的事,成成奶奶沈金菊泪眼汪汪地上了门。

“崔老师,我呆不下去了。”沈金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小江今天要送我回去,小莉把我的东西都打好包了。”

“阿菊,哭不是办法呀。”崔奶奶让她坐了下来,让平和递了纸巾。

“我有个主意,你听一听,不欢喜呢,就当我没讲过,好不好?”崔奶奶把椅子搬近了一些。

“你要不嫌弃呐,就来给我作个伴。”崔奶奶看了看她的反应,继续说:“我们家小,你来了只能跟我住一间,每天啊跟我一起锻炼身体、做做饭,搞搞卫生,下午呢,去辅导中心,你可以照顾成成。你看这样安排好不好?”

沈金菊擦了擦泪,压根没想到崔奶奶提出了这个办法。“好,我没想到您这么照顾我,我干得动的。”

“光你愿意还不行,这事还得你儿子同意。打电话把小江叫过来吧。”崔奶奶可不是拖泥带水的人,“你放心,小江也不是一点道理都不讲的人。”

“和和,你带菊姨出去走走,一个小时后回来。”崔奶奶给平和派了个任务。

“这都什么人呐,连亲身母亲都要赶出去,跟他这种人有什么好商量的?”平和看了看手机,跟裴允约的是一个小时以后,多带一个人去也没什么不好。

“不要武断。我们不能只听你菊姨怎么说,总也要听听吴江怎么说。你啊,自己做事也要稳重一点,不能先入为主,不能偏听偏信。乖,带你菊姨出去走走。”崔奶奶压低声音对孙女说。

平和上次微信里答应裴允见面,后来想想不合适,又反悔了,今天带上菊姨一起去也好。

裴允早早到了位于菰城景区里的“观心”,却发现平和已经到了,而且还多了一个菊姨。

沈金菊一看裴允来了,尴尬地站了起来。

“不是您想的那样,我们是有公事要谈。”平和拉菊姨坐下。

“我们要谈个案子,怕吓着您。”裴允提议,“我看要不再找个包厢,让菊姨休息一下?”

“好好,我最近都没睡好,正好补一觉呢。”沈金菊立即附和。

于是,这以工作为名的约会又驶上了正轨。

“你的同学,大概什么情况?看我能不能帮上忙。”裴允给她倒上茶。

“都快十年了,估计不太好查。”时间过去那么久了,便提起来,她仍然郁郁。

“白马跟我提过一句,他好像跟你这位同学不太熟,说你们几个女同学想追查一下,你要相信我的话,我来帮你们查一查看,说不定能帮上忙。”

“明月是我高中同寝室的同学,高三的时候抑郁症休学了,恐怕这辈子就这样了。她有个朋友,算是男朋友吧,职高的,还是农民工的孩子,自从我同学生病以后,就再也没见过他,我想应该是回老家或者去别的地方打工了。”平和想起了那张已经模糊的年轻脸庞。

“重点高中实验班的女孩,跟一个职高的农民工子弟,怎么走到一起?”现代社会虽然不像古时候那么讲究门第,但巨大的社会地位差异,绝不是爱情可以填补的,裴允在刑侦处干了这么几年,因为这个原因发生的案子并不少见。

“他们是初中同班同学,一个学霸,一个学渣,一个家境优渥,父母都在银行上班,父亲年薪好几十万,是我们班同学中最早住别墅的。男孩子是偏远山区的吧,好像有好几个弟弟妹妹。大概是高二第二个学期,他们的事大概被明月父母发现了,用了各种手段阻隔两个人。后来,明月还请我帮忙带过信。一进入高三,我们神经都紧绷着,看她也不像以前那么神不守舍的,就忙复习冲刺了。”平和一直对这件事歉疚着,总觉得她们几个要是心细一些说不定就能看出沈明月的不对来。但她们都没有。

“高三生学习压力多大,你们实验班的更不用说了。”裴允给她续上茶。

“出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

“被父母发现了?”

“正好是十一长假,听班主任模模糊糊提了几句,学校不让她说,也不让我们知道。我们再见明月的时候,已经离她出事一个多月了。她经常处于癫狂状态,听她妈妈说经常闹自杀,一见我们,一直大喊不要打她、不要打她,后来又喊杀了你杀了你,精神完全错乱。”

“一定是当时突然发生了一件十分特别的事刺激了她,是抑郁症?”

“她父母对外说是学习压力太大,抑郁了。我学了医后,也专门查阅过精神类疾病的症状,感觉更像是精神分裂症。得抑郁症的很多,总比精神分裂症听上去好一些。”

“那个男孩子没出现过?”

“明月病成这样,她妈妈办了休假长年在家看着她,前几年干脆办了提前退休手续。男生如果想见她,不太可能见得到。明月为什么得这病,他是主因,明月父母见了他,杀了他的心都有。而且他也应该不想见吧。”

“我帮你查查那孩子。”裴允想,正好查白骨案,也不算假公济私。

“我不知道要不要找他。如果找到他,知道了真相,又能怎样,明月又不会好起来。难道真像薛乙说的,打他一顿、骂他一顿出口气吗?”

“都十年前的事了,你以为我一定查得到啊。也许那男孩子并不是像你以为的那样,出了事悄悄溜了呢?甚至,也有可能他正好离开吴州,根本不知道你的同学得病了呢?”

爱情就是这样,一念之差,可能就错失了一个人,蹉跎了一辈子。

“都过去了那么多年,找到了他,他说不定愿意回来见你同学一面呢?说不定能再见到那个男孩子,你同学的病会有好转呢?”

“一份感情中,双方都有知道真相的权力。”

平和明明说的是沈明月,裴允却觉得如芒在背,在他们的感情中,她也有知情权,他之所以不想告诉她全部,是因为他觉得人不能时时处处占尽便宜:对于同一件事,不能在有利于自己的时候掩盖真相,却在不利于自己的时候,又去揭穿真相。

“他们之前不可能,现在更不可能在一起了。如果再见,反而对我同学打击更大呢?”平和见他迟迟不语,又道出了自己的担心。

“能比现在更坏吗?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了吧?”

平和想想也是。

“他姓阮,沈明月常叫他小杰,在南新区的一所职高读过书。”平和知道的情况也不多。

“我抽时间查查看,有情况会及时联系你。”

“我,不急。”平和说完,已经有了走的意思。


“时间还早呢,菊姨可能还在休息,要不再帮我看看白骨案?”裴允希望今天约会的时间能长一些,虽然平和微信里拒绝了解他的案子,但他还是想试试。

“我看一下图片。”平和总不好在他答应帮她的时候拒绝他。

裴允拿起桌上的大信封里,把照片敢了出来。

“你们法医的鉴定结果是什么?”平和一边看照片一边问。

“年龄1719岁,身高1.78米左右,颅盖骨折,你看这里,有明显的凹陷,推测可能出现脑受压症状和体征。这虽然不是致命伤,但可能导致死者意识不清。你再看这几张,伤不在四肢,说明死者当时可能已经没有抵抗能力。凶手击打的部位主要是脸部,还有胸,你看,好几根胁骨骨折。”裴允一张张举起照片向平和说明,年轻勃发的生命变成了手里一张张白骨图片。

“法医是不是推测胸部损伤引起血胸或者气胸,并发生呼吸困难?”平和拿着胸部照片及肋骨放大照片问。

“可能这是致死主因。”裴允放下照片,看着平和说。

“凶器是什么?”

“现场没发现,推测可能是金属材料制成。”

“否则没这么大的力量。”

“最常见的是铁棍,谁家都可能有,完全没法查。”

“特殊一点的,比如高尔夫球杆,我读博期间遇到一个案例,就是被高尔夫球杆击打头部,伤得非常重。”

“要真能确定是高尔夫球杆就好办了,十年前,打高尔夫的人可不多。”

“死者身份还没确认?”

“没有。所以确认死亡原因还是其次的,关键还是尸源。”裴允一不小心说了出来,平和看着他,撇了撇嘴想,就知道是借口。

裴允还没意识到,继续陈述案情,“凶手只给死者留了一条内裤,其他衣物都拿走了。我们几乎把东苕翻了一遍也没找到对得上的人,后来又扩大到全市,都对不上。现在已扩大到全省,邻省两市也在查,好比大海捞针。如果是本地人失踪,不可能没有人报案,我怀疑是农民工子弟,流动性这么大,家属没报案,我们根本没法找。”

“如果活着的话,跟我年纪差不多。”平和有些伤感,虽然她是医生,见惯生死,但最不能忍受的还是年轻生命的消逝。

“我们那时候,农民工的孩子,能继续读高中的,上职高的居多,你又不可能认识他,别伤心了。”

“跟我们当时一起练空手道的,不是也有农民工的孩子吗?怎么会一个不认识?”平和反驳他。

“男孩子?”裴允看她似乎不想说,猜测可能是个追求者,问还是不问,心里纠结着,嘴上却已经问了出来。

“阮小杰不就是?”以前也跟他说起过,但因为涉及最好同学的隐私,她没说哪位同学,事情也说得模糊。

平和突然抬起头来:“阮小杰的年龄身高倒是跟他差不多。”她指了指那堆白骨。

“只是巧合而已,别紧张。”裴允拿起一块水果放到她手里:“十年前的白马也是这年纪这身高。”

平和一想,也是,哪有那么巧的,他都翻遍了东苕甚至全市全省都没找到呢。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39843 
财富
219563  
积分
181997  
在线时间
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9-10-17 
之前听别人安利过,今天读了真的挺好的,哈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8597373  
精华
帖子
41 
财富
889  
积分
224  
在线时间
24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4 
最后登录
2019-9-26 

21

沈金菊睡得挺好,让平和都不好意思叫醒她。

“要不再等等?”裴允巴不得跟她多相处一会儿。

“回家还有事呢。”平和刚说完,电话就来了。

崔奶奶告诉她,菊姨的事办妥了,她儿子吴江答应了。另外,黄小恺要来,设计图有几个地方要改动一下,让她赶紧回去一趟。所以只能摇醒老太太。

“装修设计快好了?”裴允问她。

“差不多了。”平和不想多说,怕他又打蛇随棍上。

“我送你们吧。”裴允没等平和答应,就扶着还有点迷糊的老太太往门口走。

车开到了小区里,裴允又要把老太太送上去,平和婉拒。老太太看着僵持的两人,是走也不好,不走也不好。

天气又热,室外呆一秒都嫌热,平和只好放弃,一个人前头走了。

崔奶奶跟沈金菊说了句悄悄话,告诉她吴江同意她过来住了,东西晚些给送过来,让她放心。又见裴允来了,端了西瓜给他。

“小裴,你也来帮参谋参谋,看看这样装好不好。”崔奶奶要去搬凳子,让裴允给拉住了。“奶奶,您别客气,我自己来。”

“这房子啊,小了点。”崔奶奶看了看小小的客厅,对黄小恺说:“小恺,家里有点新变化,要辛苦你改下设计。”

黄小恺点了下电脑,屏幕又亮了起来,“奶奶,现在还来得及,殳老板这两天正准备拆呢,只要您不拆主墙和柱子,怎么改都可以。”

“动天花板也可以?”崔奶奶幽默地问。

“天花板啊,您只要把张伯家的房子买下来,也能拆。不过,我们都得从这儿掉楼下去了啊!”黄小恺这棵歪脖子树,还是崔奶奶给扳直了的,他对老太太比自己父母还要亲近。

“奶奶,我好像最近来得太少了,您都设计得差不多了,我还不知道呢。”裴允怕崔奶奶听了平和,也不想让他来了。

崔奶奶拉住裴允,有话要对他说,又嫌他实在太高。裴允会意,干脆半蹲了下来,“只要和和同意,你什么时候来我都欢迎。”

“奶奶,你多帮帮我吧。”裴允知道,崔奶奶还是喜欢他的。

平和洗漱后走出来,猜到登堂入室的裴允是不会轻意离开了的,视而不见地走到黄小恺边上坐下来,两人一起研究修改的地方。崔奶奶则拉着沈金菊做晚饭去了。

吃完饭,黄小恺要走,裴允也不好意思再留下,只得依依不舍地走了。

等他走了,平和才想起来,一直想对他说的话,竟然忘了说,下次吧,她想,下次见面一定跟他说明白,省得他继续抱有希望。

平和又想起了装修的事,一边收拾桌子一边对奶奶说:“奶奶,我觉得我们家接下来要装修,动静不小,您和菊姨住在楼上肯定休息不好。您看这样行吗?我还是跟杨姨说一下,申请一间宿舍,白天您和菊姨就去我宿舍,中午在医院吃,职工食堂的伙食还是可以的,下午去辅导中心,让菊姨早点回去做个饭就成。您看这样好不好?”

“你宿舍我们俩住着不合适吧?同事们都看着呢。”奶奶犹豫。

“我想没事,你们俩就白天呆一呆,我中午也可以回去休息一下。我会把事情说清楚的,不行的话我交租金也行。再说,我们房子小,没几个月就装修好了,好了我就去退了。”平和觉得天气越来越热,要是持续在装修的噪音中生活,两位老人肯定吃不消。

裴允想了一路,回到家,跟父母说房子既然拿到了,要不开始装修吧。

夫妻俩喜滋滋地问,是不是有女朋友了,马上要结婚了?

谁知儿子说没有。

“没有装什么装?万一装好了,你女朋友不满意怎么办?”王丽华有些生气。

“你妈说得对,现在你急的不是装修房子,而是找个女朋友,不要搞错了顺序。”裴正强怕妻子的火气太旺,伤了儿子的面子。

“我们这房子这么小,装修又简单又老,很多地方都霉了、破了,家里的积蓄拿出来装修应该差不多够了,装好了你们也能住得舒心一些。”裴允觉得父母这样委屈自己,让他很心酸。平和多好,一回来就装修老房子,让崔奶奶住得更舒适,他没她那么有孝心。

“你要真对我们好,就赶紧答应相亲,早点定了早点结婚。”王丽华语气也软了下来,儿子是真孝顺,孝顺到让她心疼。

“妈妈,我们先装修新房子,搬过去后就把这里整一整租出去,如果新房子不装修租起来比较难,我估计你也舍不得租。”对父母的担心,裴允也不是没考虑,“你们担心以后我找个女朋友不喜欢家里的装修,她找的是我这个人又不是房子,你们有什么好担心的?”他想说“爱屋及乌”,又怕他们听不懂。

“儿子说的有道理。”裴正强又站到了儿子一边。

“谁不想住新房子?”王丽华确实不舍得把新房子租出去,按儿子说的这么一倒腾,倒是盘活了,按目前的市场价,这个小套一个月也能租个三千,新房的贷款扣的是儿子的公积金,旧房子的租金开支一家的生活费都够了,又是儿子体贴他们,何不顺了他的心,“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怪我们。”

于是,黄小恺跑了崔奶奶家一趟,又多了一家生意,而且风格要求一致,省心省力。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8597373  
精华
帖子
41 
财富
889  
积分
224  
在线时间
24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4 
最后登录
2019-9-26 

22

有了沈金菊,平和跟奶奶的日子过得更充实了,她上班也更放心了。两位老人来自同一个小镇,崔奶奶早就学会了云间土话,两人讲些镇上哪户人家哪些事,很有说头。沈金菊干惯了家务,只负责三个人的饭菜,又有崔奶奶帮忙,完全不累。

一院人才公寓就是原来吴州宾馆的客房,房间不大,但基础设施都不错。两位老人没事可以在院子里转转,当年宾馆绿化得很好,几十棵香樟树已亭亭如盖,權木修剪地十分整齐,一个小竹林像屏风一样立在楼后,楼前则是几十亩的碧池,种满了荷花,水荡莲叶、风送荷香。

平和还张罗着给奶奶做体验,顺便也给沈金菊一起做了,沈金菊逢人就讲,平和有多好,给她也做了体检,她还从来没体检过等等。体检结果也不错,两位老人的身体都比较硬朗。

“和和,我这两天老琢磨小恺说的话,他当时是开玩笑说的。”崔奶奶一连吃西瓜一边说。

“哪句话?”平和拿着勺子挖西瓜吃。

“小恺说可以把天花板拆了。”崔奶奶笑着说。

“您还当真了啊?”平和瞪大眼睛。

“有什么不可能?张伯夫妻俩去国外带孙子去了,他就一个儿子,要是儿子定居国外,很可能不回来住了啊。你舅舅不就是这样,接了你外公外婆到国外去了?”

“奶奶,您这是八十多岁的大脑么?怎么比我们年轻人转得都快?”平和真没想到奶奶会把玩笑话当真,而且说不定还真能成,“我啊,得找脑外的专家来研究研究您的大脑,为什么这个年纪了还思维这么敏捷呢。”

“回头你问问小恺,找个位置打个洞,加装个楼梯行不行?”

“奶奶,这可不是一般的洞,要装得下楼梯的话,是很大一个洞好不好?”

“你们医生,人身上都能拉口子,这房子,这楼板还不成啊?”

“奶奶,这样的话,我们家还会有另外一个很大的洞。”

“什么洞?”

“资金漏洞呀!”

“这个你不用担心,奶奶有,我一年那么多退休金,还有房子租金,我不是还炒股啊,你以为我闹着玩的,还是以为我净赔的?”

“我知道您是我的财主奶奶,您藏着掖着,我哪里知道您这么富?早知道您这么有钱,我还那么辛苦读博干什么呀!读成了没人要的女博士。”

“怕嫁不出去了?你什么时候嫁我不知道,但不能没准备,要是我一直活着,哪怕有你菊姨在,你也舍不得离了我,真能成的话,我把楼上买下来,打通了装修一下,你们夫妻俩住楼上,我跟你菊姨住楼下,方便你们照顾,又相互不打扰,多好。你这丫头没想着抛下我嫁出去吧?”

“我才25,够不上剩女吧?还没想过结婚呢!”

“你是不急。”崔奶奶想了想,直接提裴允不大好,“要是找个年纪大一点的,人家催着马上结婚呢?”

“那我尽量找个比我小的,好不好?”

“我不反对,关键是要对你好,不过,比你大几岁也有大几岁的好处。”

崔奶奶就差指名道姓了。平和赶紧踩刹车。

“吴江为什么要赶走菊姨?问您几次了,总不告诉我,当我三岁小孩子似的。”

“真想知道?”

“真想知道,快说啊,再不说,菊姨要回来了。”

“没那么快,成成妈妈今天九点才下班呢。”

“再晚你都要休息了,快说快说。”平和摇着老太太。

“你菊姨啊,功劳不小,卖了老屋房款给儿子买房子,从成成一出生,就没一天休息过,又带孩子又做饭还要洗衣服搞卫生,能干啊。”崔奶奶喝了口水,继续说:“小江啊,也承认他妈付出了很多。但你菊姨也有不对的地方。”

崔奶奶顿了顿,似乎在琢磨怎么说:“她四十出头就没了丈夫,后来又失了女儿,后半辈子就靠这儿子了,对儿子孙子看得很重。对成成有点宠过了头,儿媳妇觉得穷家要穷养,不能太宠太惯。这点啊,我觉得小夫妻没错。”

“对自己儿子呢,也过了。两夫妻工作辛苦,经常一天要干十个小时,小江又要倒班。夫妻俩还是恩爱的,**爱了呢让你菊姨看不过去了,觉得儿子上班这么辛苦下班回来还被缠着,就经常趁小夫妻恩爱的时候去打扰。”

听到这里,平和瞪大了眼睛,哪怕是个医生,她也红了脸。

“小夫妻感情好,多好的事,你菊姨非要对着干。小江跟我这老太婆直说了,我倒觉得现在这样挺好。”

“清官难断家务事,奶奶,您——”

“我都这么老了,听一耳朵有什么关系?”崔奶奶看着脸红红的孙女,心想不是你要打听的么,听了还不好意思,一点也不像个医生。“你一直追着我问为什么,我本来不想说,但觉得你有一天也会结婚,也有会小家庭,也会遇到矛盾,怎么办?首先是尊重,尊重对方的生活方式,别任性,别总以为自己是对的。还有呢,就是要有辨别力,要客观,如果我没打听清楚,只听你菊姨的说辞,哪里知道小江夫妻正经历着这样的煎熬。自己好好想想。别明明爱着,却变成了恨。”

明明爱着却变成了恨。平和翻来覆去想着奶奶说的这句话,迟迟没有睡着。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8597373  
精华
帖子
41 
财富
889  
积分
224  
在线时间
24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4 
最后登录
2019-9-26 

22

有了沈金菊,平和跟奶奶的日子过得更充实了,她上班也更放心了。两位老人来自同一个小镇,崔奶奶早就学会了云间土话,两人讲些镇上哪户人家哪些事,很有说头。沈金菊干惯了家务,只负责三个人的饭菜,又有崔奶奶帮忙,完全不累。

一院人才公寓就是原来吴州宾馆的客房,房间不大,但基础设施都不错。两位老人没事可以在院子里转转,当年宾馆绿化得很好,几十棵香樟树已亭亭如盖,權木修剪地十分整齐,一个小竹林像屏风一样立在楼后,楼前则是几十亩的碧池,种满了荷花,水荡莲叶、风送荷香。

平和还张罗着给奶奶做体验,顺便也给沈金菊一起做了,沈金菊逢人就讲,平和有多好,给她也做了体检,她还从来没体检过等等。体检结果也不错,两位老人的身体都比较硬朗。

“和和,我这两天老琢磨小恺说的话,他当时是开玩笑说的。”崔奶奶一连吃西瓜一边说。

“哪句话?”平和拿着勺子挖西瓜吃。

“小恺说可以把天花板拆了。”崔奶奶笑着说。

“您还当真了啊?”平和瞪大眼睛。

“有什么不可能?张伯夫妻俩去国外带孙子去了,他就一个儿子,要是儿子定居国外,很可能不回来住了啊。你舅舅不就是这样,接了你外公外婆到国外去了?”

“奶奶,您这是八十多岁的大脑么?怎么比我们年轻人转得都快?”平和真没想到奶奶会把玩笑话当真,而且说不定还真能成,“我啊,得找脑外的专家来研究研究您的大脑,为什么这个年纪了还思维这么敏捷呢。”

“回头你问问小恺,找个位置打个洞,加装个楼梯行不行?”

“奶奶,这可不是一般的洞,要装得下楼梯的话,是很大一个洞好不好?”

“你们医生,人身上都能拉口子,这房子,这楼板还不成啊?”

“奶奶,这样的话,我们家还会有另外一个很大的洞。”

“什么洞?”

“资金漏洞呀!”

“这个你不用担心,奶奶有,我一年那么多退休金,还有房子租金,我不是还炒股啊,你以为我闹着玩的,还是以为我净赔的?”

“我知道您是我的财主奶奶,您藏着掖着,我哪里知道您这么富?早知道您这么有钱,我还那么辛苦读博干什么呀!读成了没人要的女博士。”

“怕嫁不出去了?你什么时候嫁我不知道,但不能没准备,要是我一直活着,哪怕有你菊姨在,你也舍不得离了我,真能成的话,我把楼上买下来,打通了装修一下,你们夫妻俩住楼上,我跟你菊姨住楼下,方便你们照顾,又相互不打扰,多好。你这丫头没想着抛下我嫁出去吧?”

“我才25,够不上剩女吧?还没想过结婚呢!”

“你是不急。”崔奶奶想了想,直接提裴允不大好,“要是找个年纪大一点的,人家催着马上结婚呢?”

“那我尽量找个比我小的,好不好?”

“我不反对,关键是要对你好,不过,比你大几岁也有大几岁的好处。”

崔奶奶就差指名道姓了。平和赶紧踩刹车。

“吴江为什么要赶走菊姨?问您几次了,总不告诉我,当我三岁小孩子似的。”

“真想知道?”

“真想知道,快说啊,再不说,菊姨要回来了。”

“没那么快,成成妈妈今天九点才下班呢。”

“再晚你都要休息了,快说快说。”平和摇着老太太。

“你菊姨啊,功劳不小,卖了老屋房款给儿子买房子,从成成一出生,就没一天休息过,又带孩子又做饭还要洗衣服搞卫生,能干啊。”崔奶奶喝了口水,继续说:“小江啊,也承认他妈付出了很多。但你菊姨也有不对的地方。”

崔奶奶顿了顿,似乎在琢磨怎么说:“她四十出头就没了丈夫,后来又失了女儿,后半辈子就靠这儿子了,对儿子孙子看得很重。对成成有点宠过了头,儿媳妇觉得穷家要穷养,不能太宠太惯。这点啊,我觉得小夫妻没错。”

“对自己儿子呢,也过了。两夫妻工作辛苦,经常一天要干十个小时,小江又要倒班。夫妻俩还是恩爱的,**爱了呢让你菊姨看不过去了,觉得儿子上班这么辛苦下班回来还被缠着,就经常趁小夫妻恩爱的时候去打扰。”

听到这里,平和瞪大了眼睛,哪怕是个医生,她也红了脸。

“小夫妻感情好,多好的事,你菊姨非要对着干。小江跟我这老太婆直说了,我倒觉得现在这样挺好。”

“清官难断家务事,奶奶,您——”

“我都这么老了,听一耳朵有什么关系?”崔奶奶看着脸红红的孙女,心想不是你要打听的么,听了还不好意思,一点也不像个医生。“你一直追着我问为什么,我本来不想说,但觉得你有一天也会结婚,也有会小家庭,也会遇到矛盾,怎么办?首先是尊重,尊重对方的生活方式,别任性,别总以为自己是对的。还有呢,就是要有辨别力,要客观,如果我没打听清楚,只听你菊姨的说辞,哪里知道小江夫妻正经历着这样的煎熬。自己好好想想。别明明爱着,却变成了恨。”

明明爱着却变成了恨。平和翻来覆去想着奶奶说的这句话,迟迟没有睡着。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39843 
财富
219563  
积分
181997  
在线时间
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9-10-17 
这么好看!我要抢个板凳坐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39843 
财富
219563  
积分
181997  
在线时间
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9-10-17 
A rose by any other name would smell as sweet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39843 
财富
219563  
积分
181997  
在线时间
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9-10-17 
A rose by any other name would smell as sweet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8597373  
精华
帖子
41 
财富
889  
积分
224  
在线时间
24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4 
最后登录
2019-9-26 

23

裴允忙得没时间陪父母取检查结果,给平和发了微信,问了问情况,平和说情况还好,也给了建议。

王丽华觉得还是要跟白马道声谢。

“白马,表姨。”

“表姨,听您声音,感觉心情很好啊,有什么好事啊?”

“表姨来谢谢你啊,你表姨夫去一院检查了,没大问题,我也就放心了。你的女同学态度真好,检查又仔细,说话又和气,人还长得漂亮。”

“表姨夫没事就好。”白马知道表姨可不是单纯来感谢他的。

“是你女朋友吧?跟你挺配的。”

“可惜不是啊。”

“那她有男朋友吗?”

“不知道啊,反正追的人是不少。”

“你看要不要给你表哥介绍介绍?”

“你看中了啊?”

“一见就觉得好,我还以为是你女朋友呢。”

“好啊,那我跟两头说说,表姨,我会尽力的,您放心。”

“白马,要是这个不成,有其他条件相当的女同学,都可以的,你多介绍几个。表姨相信你的眼光。”

白马哼哼哈哈地应了,挂了电话笑得不行,表姨这是准备广撒网啊,好像他不用给自己留似的。

王丽华没想到自己表妹打电话过来,说晚上来家里,听她那口气似乎是要给儿子介绍对象。王丽华想,早上刚央了白马,难道晚上就有人选了?就是如果这事成了,介绍人是表妹让她有点膈应。王丽华一下又想远了。

马明是个讲究人,哪怕是晚上到表姐家,她也是精心打扮了才来,一头深棕色的半长头发紧紧地梳起来,用夹子别在脑后,让王丽华看了,担心她的头皮会疼。精心化了妆的脸上,用眼线勾勒过的双眼透露着一惯的精明,而皱纹却似乎被昏黄的灯光淡化了许多。浅灰色的圆领T恤上,是一块银圆那么大的翡翠,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下面是一条墨绿的裙子,很好地遮掩了她松垮的腰部和臀部,脚上一双白色高跟皮拖鞋,竟让她看上去跟王丽华差不多高了。

王丽华一见马明,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装嫩,都五十多了还穿这么年轻。明明心里不服,却也感叹,只小一岁,但看上去比自己年轻多了。

好久没来表姐家的马明,站在门口接受王丽华的审视,
“要脱鞋吗?”

王丽华这才反应过来,想着毕竟是自己有求于她,倒比以往要客气一些,“不用,进来吧。”

“听白马说,你家新房子交付了?”马明站在这间小而局促的客厅兼餐厅里,淡淡地问。

“今年交了。”裴正强送上茶。

“那就好。”马明满意地说,又忍不住补了一句:“这间房子,姑娘家第一次上门,可不太好看。”

“总是要看人的。”王丽华一语两关地说。

“人是要看,但家里条件也不能太差了,虽说姑娘家境好,舍不得女儿吃苦,大不了陪嫁多一点,给套房子也不稀奇。”马明还未介绍姑娘的情况,倒先说起了姑娘的家境,开始打裴家两夫妻的脸。

“我们可不图姑娘家里条件有多好,我们就图人好。”王丽华毫不示弱地说。

马明一听王丽华的话,心里耻笑,刚拿到一套一百方都不到的新房就牛气成这样了,真是没见过世面,今天来的目的是当媒人的,可不是跟她争吵的,于是转身问一旁的裴正强:“听白马说,姐夫不开出租了?怎么好好的不开了呢?嘀嘀挣得更多?”

“孩子不让开,我也年纪大了。”裴正强接过话说。

“你难得来一趟,是有事吧?”王丽华不想跟她多磨叽。

“有个领导的女儿,见了裴允,喜欢上了,又不知道从哪打听到是我侄儿,就托我来问问,裴允还没女朋友吧?”

“什么人家?我们可高攀不起。”王丽华怕马明介绍的不靠谱。

“区教育局局长的千金,在职业技术学院工作,做行政的,工作轻松,还是事业编。”马明摆出了条件,“姑娘妈妈是师大的副教授。家里条件好得很,排屋都买上了,其他房子还有两套,车子一人一辆。小姑娘找男朋友啊,要求就一条,要找自己喜欢的,亏得裴允个人条件好。”言下之意,裴家实在太穷了。

“我们孩子找女朋友,也只看喜不喜欢。”王丽华最讨厌自己表妹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那我们安排明天见见?”马明想,要是撮合成了,那她可是大功一件,以后见了区教育局局长,说起话来也有底气了。

“还是等儿子回来,问问他的意思再说吧。”裴正强看王丽华犹豫着。

“真有缘的话,也不差这一天两天。”王丽华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那好,我先回去了,早点给我电话。”马明连茶也没喝一口就出了门。穿着高跟鞋的她打开手机照明,边走边抱怨,这么黑的楼道,连灯都不亮,老小区的条件,就是差。

等马明走了,裴正强一边收拾茶杯一边说:“难得你今天没一听相亲就眼睛冒光。”

“她都多少年没踏进我们家门槛了,要不是儿子有出息一点,她是连电话也不会主动打的。她会好心给介绍?还不是想着讨好哪个领导。”王丽华对丈夫说。

“我没应下来,还怕你反对呢。主要是我一听两人见过,那姑娘喜欢上小允,但你前两天刚问过他,他都没说起,我估计是没看上。”

“还是你心细。”王丽华主要是把精力放在琢磨表妹的心思上了。

晚上,表兄弟俩通了电话。

“你妈今天特地打电话来,要我把平和介绍给你,还说其他女同学,条件相当的也多介绍几个。”

“她又没说错,本来就是你介绍的。其他女同学,就不要了,留着你自己挑吧。”听说母亲喜欢平和,裴允还是很高兴的。“还有,你妈今天上我家来,给我介绍一个区教育局局长的女儿,你帮我回了。”

“没问题。”白马笑嘻嘻地问:“不汇报汇报进展?有没有实质性突破?”

“哪有那么快?”裴允的声音明明带着笑。

白马一回到家,已经十一点多,他妈还在敷面膜。

“马大姐,我回来啦。”白马瘫在母亲边上。

马明指了指脸,点了点头。

“听说你要把区教育局局长的胖女儿推销给裴允?你真做得出啊,领导放低姿态给您说好话了?给您个市先进了?还是给您许了校长的位置?记得明天去回掉。”

马明一听儿子这话,一把撕掉面膜,“怎么说话的呢?你是我儿子吗?局长家条件多好啊,女儿长得一般,那是有厚厚的家底撑着呢。裴家有什么,老夫妻干的是最底层的工作,要不是裴允工作还行,长得人模狗样的,人家千金还看不上他呢。”

“是不是在领导面前拍胸脯了,这聪明了好几十年了,怎么还没怎么老就老糊涂了,办事有点不靠谱噢。裴家表姨表姨夫那是什么人?是势利的人吗?是能卖儿子的人吗?人家穷也穷得有骨气着呢。您平时看不起这门亲戚没关系,但别作贱人家。明天就去回掉,回不掉,那就让您儿子我去赴死吧。”白马并不喜欢自己的父母,所以从小喜欢往裴家跑,跟裴允玩。

“这么好的事情,我亲自去,给脸还不要了?”马明气愤地说。

“这么好的事情,您怎么不留给自己儿子啊?”

“我们家这条件,还需要别人来镶边吗?”

“马大姐,您真是自信心爆棚啊。”白马说完就往自己房间跑去。

“我答应局长了,怎么推啊,好歹你也劝裴允去见一面啊。”马明又求上儿子了。

白马转过身来,对母亲说:“你就说,姓束的姑娘在追裴允。”

“姓束?”

“对,姓束。这么特别的姓,您知道的全市领导干部没几个吧?”

“运州市的束书记?”运州虽是县级市,市委束书记之前是市长,说不定很快要升到吴州来。

白马笑笑走了。

剩下马明一个人消化着这消息。这么一来,这差事完不成应该影响不大。裴允这小子运气怎么这么好?裴家看来是要翻身了。

Rank: 2Rank: 2

91UID
97534918  
精华
帖子
25 
财富
175  
积分
35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15 
最后登录
2019-8-21 
很好呀,总是希望自己能写一本小说,然而总是无疾而终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