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8 | 浏览:3282|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斯人应未眠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8597373  
精华
帖子
41 
财富
889  
积分
224  
在线时间
24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4 
最后登录
2019-9-26 
7
客莫邪父母感激平和祖孙对女儿的照顾,好吃好住地招待两人,让平和和奶奶实在不好意思再住下去了,在主人的一再挽留下,两人带着客家准备的一大堆土特产踏上了归程。经过一个多星期的休整,一老一小又像女金刚一起忙活了起来,装修不仅是个麻烦事,还是个力气活,好在奶奶处处有人脉,简直让平和叹为观止。小区里的黄小恺是设计师,当年叛逆得厉害,高中不想上,父母完全管不了,也不知道奶奶用了什么方法把他收伏了,后来拿起画笔学美术,考上了二本,毕业了回家当了室内设计师,一听说她们家要装修,一家三口全赶回老小区,一定要帮忙,小区里搞装修工程的殳建,夫妻俩忙得顾不上上小学的女儿,经常是平和奶奶带着,这次是两家抢着来。平和和奶奶最后定了一家设计,一家装修,说好了设计装修费一概不免。
这几天,小区里的阿姨们今天三个别天两个的来帮忙收拾。楼上的张伯到加拿大带孙子去了,房子一直没租,崔奶奶微信一联系,住的地方也解决了。
“奶奶真是小区的灵魂人物。”搬家的那天,客莫邪看着一房子的人,感慨地说。
薛乙拎着包说:“我家太后虽说是师大副校长,也没这般号召力。”又放低了声音说:“平时鞍前马后的都是一群阿谀奉承之徒。”
“校长千金,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啊。”客莫邪是朝着丁冬说的,丁冬只是笑笑,人和人真是太不一样了,薛乙的母亲是大学副校长薛乙还嗤之以鼻,她的父母,她对外说在南方打工,真实的情况她连这几个最好的朋友都没说,不是真想瞒着,而是实在说不出口。
知道了孙女的态度,这次搬家崔奶奶也没通知裴允,倒是裴允从老太太的微信里看出了点端倪,加完班已经是晚上了,家也没回就赶了过来。
问了邻居才知道他们搬楼上了。
平和躲进屋理东西去了,崔奶奶看不过去,只好出来招呼,今天招待来帮忙的领居朋友的点心还在,用微波炉热了块新市茶糕,又盛了一碗酸梅汤。
“本来是想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反倒帮了倒忙,累您给备吃备喝的。”屋里平和竖着耳朵听见了,气呼呼地自言自语:“还好意思说?还好意思吃?还好意思喝?”
“我让奶奶去休息了,你这有什么我帮得上忙的?”裴允只当没听见她的话。
虽然帮忙的人多,但有的事还得自己亲力亲为,所以平和也真的累,说话口气就不太好,“没有,谢谢。”她穿着一件大学时候的旧T恤,一条宽大的家居裤,一双拖鞋,头上还用塑料夹夹着额前的短发,再不待见他,任谁也不希望自己在曾喜欢过的男人面前是这幅邋遢形象。
裴允既不啃声也不走,看她怎么理就跟着怎么干,反正也没别人,被喜欢的人赶,赖着不走也不怕伤了自尊。至于平和的穿着,自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裴允反倒觉得,她随意的穿着,说明没把他当外人。
男人女人想的完全不一样。
虽然平和态度明确,但崔奶奶观察下来觉得裴允不像不诚实的人,她觉得,年轻人的事情还是让年轻人去解决比较好,她也真的累了,干脆去休息了,耳朵却还醒着,听着隔壁两人的动静,结果一句话也没有。崔奶奶想,这裴允啊,是真老实,堂堂一米八几的人,还是刑警,在自己孙女面前竟然大气也不敢出,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平和Hold得住。
崔奶奶听了一会儿壁角,到底是太累了,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8
除了搬家,平和去看了看父母,又拿着礼物去看望了父母的亲戚好友,特别是杨海琳。再就是参加由高中班长熊磊磊组织的接风宴。
宴席设在菰城景区里,位于霅溪河畔的潘家廊灯火通明,透亮了半溪碧水,仿古的渔船停泊在渔歌子码头,船儿随着微波轻轻荡漾,桨声远去、灯影仍在。
薛乙到得早了点,正跟一帮同学在酒店外面临河的走廊上拍照,女生们摆POSE,一开始是男生给女生拍,白马看不过去,拉开薛乙边上的几个女生,搂着薛乙的肩,要求乔北鲲给他们拍,后来变成男生一个个排除要求与薛乙合影,薛乙自信跟谁拍都是碾压,所以来者不拒。但她也有心机,刚跟女生拍是怎么美怎么来,跟男生拍就很随意,特别是跟个子看上去不如她高的男生拍,她其实是微微曲膝了的。
就在大家闹哄哄的时候,平和、客莫邪和丁冬准时到了。
“BABY,终于见到你了,抱抱。”平和弯腰跑上前去,半蹲着抱住了轮椅上坐着的乔北鲲。
“这也太亲热了吧,我嫉妒,我也要抱抱。”白马挤上前来,张开双臂作势要抱。
“BABY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之一,你算老几啦?”虽然平和对白马有意见,但当着同学们的面,却不会不给他面子。
“那我们算之几啊?”白马倒知道自己在平和心中的份量,赶紧把大伙儿都拉上了。
“我算好再告诉你。”平和也是滑不溜。
“反正你是不能叫BABY了,也不能随便抱了噢,我们北北可是名草有主的人了。”白马走上前去,轻轻推了推平和。
“真的?”平和松开一些胳膊,盯着乔北鲲笑问。
乔北鲲轻轻点了点头。
“不光有主了,而且快要结婚了。”又有一个男生补充。
“这么快啊?我一毕业立马回来,机会就这么没了?”平和站起来,很自然地站在乔北鲲后头,“原来我这么急吼吼赶回来上班挣钱就是为了给你交份子钱啊。”
熊磊磊招呼大家坐了下来。“这棵树吊不死你,我们这还有很多树,要不你一棵棵试试?”
平和夸张地问:“还有这么多不争气的树啊,到现在都没解决?”
“不然你以为呢,一说你来,呼啦来了这么多?都是冲着你来的,美女、博士、医生,还是骨外的,听说一来就入账了差不多一套房了,以后工作相当于一台印钞机。肥水不流外人田噢,我代表组织就给你提这么一小小的要求,不许拒绝、不许反抗。”一群男同学热切地看着她,女同学么,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就复杂得多了。
“我待遇这么高啊。”平和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那我不客气了啊。为公平起见,只能比武招亲了。白马,你给找个地方,我最近忙得好久没动了,正好拿你们几个练练。”
“好。”
“我要围观。”
“我来裁判。”
“我负责群直播。”
“北北,你负责联系好一院,让他们安排好救护车,随时准备急救。”
“打伤了送到一院骨外,还不又落我手里了?”平和火上浇油。
这时候女生们临时统一了战线,叽叽叽喳喳地对男生们毫不留情地进行了鄙视。
白马悄悄地用手机录像,发给了裴允。“老裴,看到了吧,形势对你很不利。”
“开会。”裴允正在参加白骨案案情分析会,哪里能偷看视频。
这边的现场热浪一波接着一波。
酒过三巡,熊磊磊放下杯子说:“这次聚会来得比较齐,借此机会,我要通报一下本班同学的情况。”他又拿起茶喝了一口,“我们全班四十位同学,平和一回来,就正好有十五位同学毕业后回来建设家乡。”熊磊磊带头鼓起了掌。“没回来的二十五位,有五位在陆海空三军,三位还在读博,两位硕士毕业,保家卫国、军中才俊,敬佩他们。”这下掌声热烈了起来。
“还有不少留在了省城,北京、上海的都有,九位到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深造去了,还不知道这帮家伙回不回来,不回来那真对不起老班三年苦口婆心的教诲。”熊磊磊慷慨陈辞。
“还是我们平和妹子好,年纪最小,博士毕业最早,放弃了去国外读博后的机会,回到吴州,跟咱们混到了一起。”熊磊磊举起手点赞:“好样的。”
“这你也知道啊。”平和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本来导师推荐她去新加坡读博后,正好舅舅一家带着外公外婆也在新加坡,都盼着她能去,但她没多想,为了奶奶放弃了,这事只在微信里跟乔北鲲提过。
对面的乔北鲲不好意思地朝她笑笑。
白马没想到还有这事,想着表哥真悬,要是平和去国外呆上几年,估计他是彻底没戏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4917  
精华
帖子
597 
财富
4282  
积分
915  
在线时间
2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0 
最后登录
2019-8-19 
搬小板凳坐下等呀,作者大大赶紧更。

VIP小说荣誉勋章 热心妈咪 成长勋章 银河勋章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48248  
精华
28 
帖子
10860 
财富
360766578  
积分
270235  
在线时间
6097小时 
注册时间
2008-9-17 
最后登录
2019-10-18 
作者大大听到我们的呼唤了吗~快更新快更新

Rank: 1

91UID
99064230  
精华
帖子
财富
35  
积分
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8 
最后登录
2019-6-8 
坐等更新[s:22]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9902478  
精华
帖子
55 
财富
846  
积分
239  
在线时间
6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5 
最后登录
2019-9-30 
回复 大神18129483 的帖子

看的我也想写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8597373  
精华
帖子
41 
财富
889  
积分
224  
在线时间
24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4 
最后登录
2019-9-26 
8
除了搬家,平和去看了看父母,又拿着礼物去看望了父母的亲戚好友,特别是杨海琳。再就是参加由高中班长熊磊磊组织的接风宴。
宴席设在菰城景区里,位于霅溪河畔的潘家廊灯火通明,透亮了半溪碧水,仿古的渔船停泊在渔歌子码头,船儿随着微波轻轻荡漾,桨声远去、灯影仍在。
薛乙到得早了点,正跟一帮同学在酒店外面临河的走廊上拍照,女生们摆POSE,一开始是男生给女生拍,白马看不过去,拉开薛乙边上的几个女生,搂着薛乙的肩,要求乔北鲲给他们拍,后来变成男生一个个排除要求与薛乙合影,薛乙自信跟谁拍都是碾压,所以来者不拒。但她也有心机,刚跟女生拍是怎么美怎么来,跟男生拍就很随意,特别是跟个子看上去不如她高的男生拍,她其实是微微曲膝了的。
就在大家闹哄哄的时候,平和、客莫邪和丁冬准时到了。
“BABY,终于见到你了,抱抱。”平和弯腰跑上前去,半蹲着抱住了轮椅上坐着的乔北鲲。
“这也太亲热了吧,我嫉妒,我也要抱抱。”白马挤上前来,张开双臂作势要抱。
“BABY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之一,你算老几啦?”虽然平和对白马有意见,但当着同学们的面,却不会不给他面子。
“那我们算之几啊?”白马倒知道自己在平和心中的份量,赶紧把大伙儿都拉上了。
“我算好再告诉你。”平和也是滑不溜。
“反正你是不能叫BABY了,也不能随便抱了噢,我们北北可是名草有主的人了。”白马走上前去,轻轻推了推平和。
“真的?”平和松开一些胳膊,盯着乔北鲲笑问。
乔北鲲轻轻点了点头。
“不光有主了,而且快要结婚了。”又有一个男生补充。
“这么快啊?我一毕业立马回来,机会就这么没了?”平和站起来,很自然地站在乔北鲲后头,“原来我这么急吼吼赶回来上班挣钱就是为了给你交份子钱啊。”
熊磊磊招呼大家坐了下来。“这棵树吊不死你,我们这还有很多树,要不你一棵棵试试?”
平和夸张地问:“还有这么多不争气的树啊,到现在都没解决?”
“不然你以为呢,一说你来,呼啦来了这么多?都是冲着你来的,美女、博士、医生,还是骨外的,听说一来就入账了差不多一套房了,以后工作相当于一台印钞机。肥水不流外人田噢,我代表组织就给你提这么一小小的要求,不许拒绝、不许反抗。”一群男同学热切地看着她,女同学么,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就复杂得多了。
“我待遇这么高啊。”平和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那我不客气了啊。为公平起见,只能比武招亲了。白马,你给找个地方,我最近忙得好久没动了,正好拿你们几个练练。”
“好。”
“我要围观。”
“我来裁判。”
“我负责群直播。”
“北北,你负责联系好一院,让他们安排好救护车,随时准备急救。”
“打伤了送到一院骨外,还不又落我手里了?”平和火上浇油。
这时候女生们临时统一了战线,叽叽叽喳喳地对男生们毫不留情地进行了鄙视。
白马悄悄地用手机录像,发给了裴允。“老裴,看到了吧,形势对你很不利。”
“开会。”裴允正在参加白骨案案情分析会,哪里能偷看视频。
这边的现场热浪一波接着一波。
酒过三巡,熊磊磊放下杯子说:“这次聚会来得比较齐,借此机会,我要通报一下本班同学的情况。”他又拿起茶喝了一口,“我们全班四十位同学,平和一回来,就正好有十五位同学毕业后回来建设家乡。”熊磊磊带头鼓起了掌。“没回来的二十五位,有五位在陆海空三军,三位还在读博,两位硕士毕业,保家卫国、军中才俊,敬佩他们。”这下掌声热烈了起来。
“还有不少留在了省城,北京、上海的都有,九位到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深造去了,还不知道这帮家伙回不回来,不回来那真对不起老班三年苦口婆心的教诲。”熊磊磊慷慨陈辞。
“还是我们平和妹子好,年纪最小,博士毕业最早,放弃了去国外读博后的机会,回到吴州,跟咱们混到了一起。”熊磊磊举起手点赞:“好样的。”
“这你也知道啊。”平和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本来导师推荐她去新加坡做博后,正好舅舅一家带着外公外婆也在新加坡,都盼着她能去,但她没多想,为了奶奶放弃了,这事只在微信里跟乔北鲲提过。
对面的乔北鲲不好意思地朝她笑笑。
白马没想到还有这事,想着表哥真悬,要是平和去国外呆上几年,估计他是彻底没戏了。

9
“Surprise。”崔奶奶托着一小方盒走进平和的房间。
“什么好东西?”平和扶着奶奶坐到床沿,猜大概是首饰,打开一看,果然是,“这么贵重?也不怕我丢了啊?”
“第一天上班,送你个小礼物。”崔奶奶打开盒子将翡翠如意挂在平和脖子上,“咱家的老东西,放了几十年了,愿我的宝贝事事如意,最好早点找个如意郎君。”
“这么通透。”平和摸了摸,“好温润,谢谢奶奶。”平和抱着老太太不肯撒手。
“前几天搬家时特为收拾了出来,又去配了挂绳。”崔奶奶端祥了一下,觉得孙女戴着,衬着肌肤更加莹白。
平和扶老太太半靠在床上,“我们的传家宝?”
老太太挪了挪,躺舒服了才开口说:“是你的太婆,我姆妈的嫁妆。”时间还早,孙女也想听,她不妨说一说。
其实这故事她早就说过了,平和也早就知道,无非是看老太太心情好,逗她多说说话。
“我姆妈娘家原是北方大户,诗书传家,一直是书香门第,民国的时间搬到了上海,我姆妈和爹爹都是震旦大学的学生,你这么聪明,可不是凭空来的。”
“我就是基因好呀,不过我也很勤奋的嘛。”平和也很骄傲。
“我爹爹祖上是清河崔氏,这可不是一般大族,春秋时期就是齐国公卿,汉朝时居住在河北的清河郡,唐朝开国有五姓七望一说,就有我们崔氏。我家这一支是南宋时逃到南方来的,既习诗书,又兼经商。我姆妈和爹爹一毕业就结婚,很快有了我,本来一家子多幸福啊,我家是药商,上海滩开了好几爿药铺,当年伙计们送药可是骑着自行车的,叮铃铃叮铃铃,我到现在都还记得。”老太太回忆起那美好的旧时光,温情脉脉。
“可恨的是日本鬼子来了,姆妈娘家被炮弹炸成了平地,全家老少几十口人,几乎没有活口。姆妈刚生我时本来身体就弱,一直在休养,家人都瞒着这消息。有一回,两个佣人聊天被我姆妈听到了,惊痛之下,一个月不到就去了。可惜我只有四岁,连她长什么样子也记不起来了。”老泪纵横,是悲到了极至,却又无能为力。
平和给她擦擦泪,怕老太太伤心过度,于是劝她,“奶奶,今天晚了,先不说了,您就在我这儿睡吧,不挪了,省点空调费。”
老太太当然知道孙女是不想让她太伤心,但她很久没跟人说一说这些事,不说下去反而难受。“你太婆走的时候,留给我的东西里就有这个如意。我奶奶觉得我小,给我收了起来。”老太太又看了一眼如意,接着又说:“一开始,我奶奶是真心疼我。可不久,我爹爹又结婚了。那个女人老家是湖南的,来上海看她的姑姑,陪姑姑到药铺拿药,看到了我爹爹。听我奶奶说啊,我父亲当时二十出头的年纪,金丝边眼镜,穿着英式定制西装,胸口一块金怀表,虽然刚没了妻子不久,但气质高华、谈吐文雅,那个女人主动央她姑姑说和,找人提亲,没多久我就有了继母。好在我奶奶把我带在身边,请家庭教师教我国文、英文、钢琴很多门课,当年上海滩上大户人家小姐们学的我一样没少。而且我学得很好,这辈子在小学、中学当过语文老师、英文老师、音乐老师,虽然与后来能到东苕师范学校学习、到吴州师范学院进修分不开,我倒觉得,主要还是有小时候的这些功底。”
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但再衰朽的老人也有年轻的时候,再干瘪的身躯也有挺拔的时候,再枯瘦的脸庞也有红润的时候,再浑浊的眼睛也有澄明的时候。崔奶奶人生跌宕起伏,从来没有向命运低头。
“继母的运气真是好,她隔年生下了大弟,没两年又生下了二弟,让我奶奶越来越看重她。我的爹爹呢,虽然对我也好,但毕竟有限,他要顾着一家子,还有那么大的药材生意。”年轻的时候,也许老太太对长辈或多或少有过怨言,但等她经历了太多生死荣枯后,那些所谓的怨气,也早就随着长辈们的离去而烟消云散了。
“解放战争的时候,继母提出来上海不安全,最好寻一户人家把我远远地嫁出去。一寻就寻到了平家,平家长年给崔家供药,主要靠收东苕药农的药,归整归整,通过挑夫送出山,用船通过震泽湖,运河送到上海,生意不大,在当时来看,平家远离上海、富在深山,凭良心说,也真是一户好人家。这块如意啊,我出嫁的时候带到了平家。”
“就是嘛,爷爷可是个好人。”平和打了个哈欠,“奶奶,我明天第一天上班呢,不能迟到。爷爷的故事,我明天再听好不好?”
回忆最伤人,老人家终于不敌困意,很快就睡着了。

10
“哎呀,昨天聊天聊忘了,应该提醒你准备好东西的,平底鞋要带,保温杯也别忘了,还有帽子、防晒衣……”老太太练完八段锦回来才想起来这些,不由得着急起来。
“谢谢奶奶。还来得及,走过去五分钟就到了。”平和一边吃着面包,一边把奶奶提醒的东西拿好放在桌上,省得老太太又着急。
平和先到人事科报到,再去骨一科陈主任那报到,陈主任早就接到了通知,杨院长也专门给他来过电话,热情地带着平和到几个办公室转了转,先让平和跟着他查房。护士早把该领的东西领来了,平和赶紧穿戴好跟上了队伍。每个医院其实都差不多,管理上变化不大,骨科的整体布局她也不陌生,毕竟本硕博期间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
“平医生,听说你的导师是国内著名的一把刀——刘秉君教授?”平和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想着这位周博医生应该是从国外回来的,“当时运气好,正好考到刘教授门下。”
“刘教授是Ⅹ大学的客座教授,有幸听过他一堂课。也是从那以后,有了回国的打算。”初听像是周医生对刘秉君教授十分崇敬,重点其实是要突显自己的医学背景。
“家师学养深厚、技术精湛,还从不满足,总想跑遍全世界,没想到无意中促成了周医生回来报效国家。”平和听到主任叫她,歉意地告别了周医生去了主任室。
陈主任问她愿意跟着哪一组,平和觉得这是陈主任得了杨海琳的令,对她分外的客气,但她也不能真拿大了,就说听主任安排。陈主任其实早有主意,无非也是给杨院长面子。
最后,平和进了王松柏副主任的小组,主要研究治疗关节、创伤方面疾病,很不巧的是,周医生也在。
“平和。”
声音不大,平和向前张望。原来是护士长金加英,她妈妈生前好友。
“金姨。”平和略有些惊讶,这应该是杨海琳让她到这来的原因之一。
“上周不好意思,你去家里,我正好出差了。”金加英声音故意放低了些,但听得出来很喜欢平和。
“知道,我不方便到这来看您,怕太嚣张了。”平和笑着说。
“把我当山大王啦,哪有这本事?”金加英悄悄把她拉到转角的带教室聊了起来。
“王主任技术好,人也和气,你有福气。”
“肯定是杨姨照顾我啦。”平和倒不怕说,金加英是这医院的老员工了,知道杨海琳和她母亲的关系。
“那也是你本事。”金加英对平和喜爱有加。“都博士啦,怎么看上去像个大学生似的,到时候病人欺侮你年纪小又是女的,可别哭鼻子。”
“以前在医院也遇到过,怎么办啦,总不能把自己整整老吧。”对于自己的长相,平和似乎并不放在心上,但第一周就遇上了这样一个病人。
很抱歉,最近太忙,没及时更新,如果大家想看得多一点,请到红袖添香网,https://www.hongxiu.com/book/13725156903497904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8597373  
精华
帖子
41 
财富
889  
积分
224  
在线时间
24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4 
最后登录
2019-9-26 
9
“Surprise。”崔奶奶托着一小方盒走进平和的房间。
“什么好东西?”平和扶着奶奶坐到床沿,猜大概是首饰,打开一看,果然是,“这么贵重?也不怕我丢了啊?”
“第一天上班,送你个小礼物。”崔奶奶打开盒子将翡翠如意挂在平和脖子上,“咱家的老东西,放了几十年了,愿我的宝贝事事如意,最好早点找个如意郎君。”
“这么通透。”平和摸了摸,“好温润,谢谢奶奶。”平和抱着老太太不肯撒手。
“前几天搬家时特为收拾了出来,又去配了挂绳。”崔奶奶端祥了一下,觉得孙女戴着,衬着肌肤更加莹白。
平和扶老太太半靠在床上,“我们的传家宝?”
老太太挪了挪,躺舒服了才开口说:“是你的太婆,我姆妈的嫁妆。”时间还早,孙女也想听,她不妨说一说。
其实这故事她早就说过了,平和也早就知道,无非是看老太太心情好,逗她多说说话。
“我姆妈娘家原是北方大户,诗书传家,一直是书香门第,民国的时间搬到了上海,我姆妈和爹爹都是震旦大学的学生,你这么聪明,可不是凭空来的。”
“我就是基因好呀,不过我也很勤奋的嘛。”平和也很骄傲。
“我爹爹祖上是清河崔氏,这可不是一般大族,春秋时期就是齐国公卿,汉朝时居住在河北的清河郡,唐朝开国有五姓七望一说,就有我们崔氏。我家这一支是南宋时逃到南方来的,既习诗书,又兼经商。我姆妈和爹爹一毕业就结婚,很快有了我,本来一家子多幸福啊,我家是药商,上海滩开了好几爿药铺,当年伙计们送药可是骑着自行车的,叮铃铃叮铃铃,我到现在都还记得。”老太太回忆起那美好的旧时光,温情脉脉。
“可恨的是日本鬼子来了,姆妈娘家被炮弹炸成了平地,全家老少几十口人,几乎没有活口。姆妈刚生我时本来身体就弱,一直在休养,家人都瞒着这消息。有一回,两个佣人聊天被我姆妈听到了,惊痛之下,一个月不到就去了。可惜我只有四岁,连她长什么样子也记不起来了。”老泪纵横,是悲到了极至,却又无能为力。
平和给她擦擦泪,怕老太太伤心过度,于是劝她,“奶奶,今天晚了,先不说了,您就在我这儿睡吧,不挪了,省点空调费。”
老太太当然知道孙女是不想让她太伤心,但她很久没跟人说一说这些事,不说下去反而难受。“你太婆走的时候,留给我的东西里就有这个如意。我奶奶觉得我小,给我收了起来。”老太太又看了一眼如意,接着又说:“一开始,我奶奶是真心疼我。可不久,我爹爹又结婚了。那个女人老家是湖南的,来上海看她的姑姑,陪姑姑到药铺拿药,看到了我爹爹。听我奶奶说啊,我父亲当时二十出头的年纪,金丝边眼镜,穿着英式定制西装,胸口一块金怀表,虽然刚没了妻子不久,但气质高华、谈吐文雅,那个女人主动央她姑姑说和,找人提亲,没多久我就有了继母。好在我奶奶把我带在身边,请家庭教师教我国文、英文、钢琴很多门课,当年上海滩上大户人家小姐们学的我一样没少。而且我学得很好,这辈子在小学、中学当过语文老师、英文老师、音乐老师,虽然与后来能到东苕师范学校学习、到吴州师范学院进修分不开,我倒觉得,主要还是有小时候的这些功底。”
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但再衰朽的老人也有年轻的时候,再干瘪的身躯也有挺拔的时候,再枯瘦的脸庞也有红润的时候,再浑浊的眼睛也有澄明的时候。崔奶奶人生跌宕起伏,从来没有向命运低头。
“继母的运气真是好,她隔年生下了大弟,没两年又生下了二弟,让我奶奶越来越看重她。我的爹爹呢,虽然对我也好,但毕竟有限,他要顾着一家子,还有那么大的药材生意。”年轻的时候,也许老太太对长辈或多或少有过怨言,但等她经历了太多生死荣枯后,那些所谓的怨气,也早就随着长辈们的离去而烟消云散了。
“解放战争的时候,继母提出来上海不安全,最好寻一户人家把我远远地嫁出去。一寻就寻到了平家,平家长年给崔家供药,主要靠收东苕药农的药,归整归整,通过挑夫送出山,用船通过震泽湖,运河送到上海,生意不大,在当时来看,平家远离上海、富在深山,凭良心说,也真是一户好人家。这块如意啊,我出嫁的时候带到了平家。”
“就是嘛,爷爷可是个好人。”平和打了个哈欠,“奶奶,我明天第一天上班呢,不能迟到。爷爷的故事,我明天再听好不好?”
回忆最伤人,老人家终于不敌困意,很快就睡着了。

10
“哎呀,昨天聊天聊忘了,应该提醒你准备好东西的,平底鞋要带,保温杯也别忘了,还有帽子、防晒衣……”老太太练完八段锦回来才想起来这些,不由得着急起来。
“谢谢奶奶。还来得及,走过去五分钟就到了。”平和一边吃着面包,一边把奶奶提醒的东西拿好放在桌上,省得老太太又着急。
平和先到人事科报到,再去骨一科陈主任那报到,陈主任早就接到了通知,杨院长也专门给他来过电话,热情地带着平和到几个办公室转了转,先让平和跟着他查房。护士早把该领的东西领来了,平和赶紧穿戴好跟上了队伍。每个医院其实都差不多,管理上变化不大,骨科的整体布局她也不陌生,毕竟本硕博期间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
“平医生,听说你的导师是国内著名的一把刀——刘秉君教授?”平和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想着这位周博医生应该是从国外回来的,“当时运气好,正好考到刘教授门下。”
“刘教授是Ⅹ大学的客座教授,有幸听过他一堂课。也是从那以后,有了回国的打算。”初听像是周医生对刘秉君教授十分崇敬,重点其实是要突显自己的医学背景。
“家师学养深厚、技术精湛,还从不满足,总想跑遍全世界,没想到无意中促成了周医生回来报效国家。”平和听到主任叫她,歉意地告别了周医生去了主任室。
陈主任问她愿意跟着哪一组,平和觉得这是陈主任得了杨海琳的令,对她分外的客气,但她也不能真拿大了,就说听主任安排。陈主任其实早有主意,无非也是给杨院长面子。
最后,平和进了王松柏副主任的小组,主要研究治疗关节、创伤方面疾病,很不巧的是,周医生也在。
“平和。”
声音不大,平和向前张望。原来是护士长金加英,她妈妈生前好友。
“金姨。”平和略有些惊讶,这应该是杨海琳让她到这来的原因之一。
“上周不好意思,你去家里,我正好出差了。”金加英声音故意放低了些,但听得出来很喜欢平和。
“知道,我不方便到这来看您,怕太嚣张了。”平和笑着说。
“把我当山大王啦,哪有这本事?”金加英悄悄把她拉到转角的带教室聊了起来。
“王主任技术好,人也和气,你有福气。”
“肯定是杨姨照顾我啦。”平和倒不怕说,金加英是这医院的老员工了,知道杨海琳和她母亲的关系。
“那也是你本事。”金加英对平和喜爱有加。“都博士啦,怎么看上去像个大学生似的,到时候病人欺侮你年纪小又是女的,可别哭鼻子。”
“以前在医院也遇到过,怎么办啦,总不能把自己整整老吧。”对于自己的长相,平和似乎并不放在心上,但第一周就遇上了这样一个病人。

VIP小说荣誉勋章 热心妈咪 成长勋章 银河勋章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48248  
精华
28 
帖子
10860 
财富
360766578  
积分
270235  
在线时间
6097小时 
注册时间
2008-9-17 
最后登录
2019-10-18 
回复 明月棹孤兰舟 的帖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更啦更啦哈哈哈哈哈哈,大大你终于更啦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8597373  
精华
帖子
41 
财富
889  
积分
224  
在线时间
24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4 
最后登录
2019-9-26 
11
科室聚餐是常有的事,平和虽是由头,是主角,但她极会把握分寸,虽然不喝酒,只是拿着茶水到处敬,陈主任、王主任都没发话,周医生却毫不客气地提议让她喝酒。
“平博士,今天是我们组组织的欢迎会,陈主任、王主任亲自出席,各组的前辈也都来了,你光喝茶可过不了关啊。”周博将自己的白酒杯放到了平和的面前,半边健壮的身子贴着她,明明空调打得很大,却让她感觉一股子闷气,于是赶紧站了起来。
“陈主任、王主任,各位前辈,虽然来了不久,但我已经深深体会到了大家对我的关心厚爱。俗话说酒壮怂人胆,我不用酒,因为我不是怂人,我只是个小女人嘛。”平和端起茶杯。
“这么一小杯,能有多少量?真喝多了,我负责送你回去就是了。”周博站起来,继续贴了上去。
“那是你周医生海量啊。”平和把他的杯子推开,见医药销售王昊新倒了一杯啤酒,想要递给她的意思,她赶紧一脚跨出了自己的座位,让端着酒杯半依着她的周博一时失去了平衡,白酒也酒出来了一小半。
“平医生,要不换杯啤酒?”王昊小声征求着她的意见。
“啤酒也是酒啊!”金加英是特邀的。王主任知道她和平和关系后,提醒组里人通知了她。
平和想想,一杯啤酒都不喝也不好,遂放下了茶杯,接过了王昊递过来的酒杯:“金护士长,在他们男人眼里,啤酒可算不得酒啊,我怕喝了也白喝。”
“王昊,你这是想省钱还是怎么着?没钱了跟哥说呀!”周博又追了过来。
“谁能像你这么海量啊。”陈主任看不过去发了话。“美女可以有特权。”
“谢谢主任。”平和端着酒杯回到座位上,豪气地说:“我一定卖力学习、卖命工作。”说着,一大口一大口将一杯啤酒喝了下去。
王昊带头鼓掌叫好。
“小平医生虽然没酒量,但有胆量,到底年轻啊。”王主任本以为她是个关系户,陈主任要放他组里,他一开始还不太愿意,没想到,来了几天,工作上都不输男医生,今天也算是放了一半的心。
明明昨天周医生喝得不多,也不知怎么的,大概是后来又去喝夜酒了,王主任第二天一早通知她替周博去门诊,
平和到得比较早,这是她跟着导师刘秉君养成的习惯。
“平医生。”王昊站在门口打招呼。
“小王?”平和正在做准备,以为他找周博,“今天周医生请假了,我临时替他。”
“我知道。”王昊走了进来,“我是怕您忙,不敢来打扰。”
“刚开头,确实有些忙。”平和看了看表,离上班时间还有十分钟,“你来这么早?坐一坐吧。”
“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您尽管开口,我一般都在的,保证随叫随到。”王昊这样的人,说话搞关系都有一套。
“我是吴州人,要是外地来的,说不定还真有事要麻烦。”平和知道,工作中难免跟这样的人打交道,不能走得近,但也不能拒人千里之外。
“您工作那么忙,总有脱不开身的时候。我也办不了什么大事,但跑跑腿还是可以的,您要不放心的话,先交给我点小事,让我试试看。”
王昊看上去应该比平和年纪大,但他一个又一个的“您”,让她有点受不住。“少坐多跑,有益身体健康。我工作没多少天,就遇到几个年纪轻轻就腰椎间盘突出的。”
王昊听平和不接他的话,故意看了一下表说:“不好意思,耽误您工作了。”说着就站了起来,把早就准备好的一张美容卡又放回了口袋里。“我下次再过来。您有事一定记得打我电话。”
平和站起来送他:“谢谢,有空过来。”
王昊刚走,平和就遇到了一个特别较真的病人。
“我预约的是周博医生,明明是个男的,怎么变成了女的?”华义瞪着眼睛,语气不善。
“对不起,周医生临时请假,您是今天上午第一个病人,挂号这里可能还没调整过来,不好意思。”平和赶紧解释。
“好歹也是三甲医院,管理竟然这么差。看你这样子,估计水平也高不到哪里去,让你治,我能放心吗?”华义毫不客气地问。
“如果您想请周医生看,只能等他下一次门诊的时间。如果您想今天看,如果觉得换其他医生也没关系,我可以帮您联系,不过可能要让您多等一会儿。”平和也不想浪费时间,后面的病人等着呢。
“我可浪费不起时间,就今天看,给我换,要专家。”华义果断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换专家可能比较难,我给您换另一位博士可以吗?”平和仍然没有动气。
“我要男的。”
华义瞧不起女的,平和就当没听明白,除了她,其他组今天当班的还真没女的,“没问题。”
她看也不看华义一眼,拉下口罩、拿起电话就通知调整。
华义看她始终不生气,这气也就没发出来,只好又憋了回去。他一看拉下口罩的平和长得这么齐整,就又变了挂。
“要不还是你来吧。”华义突然转变了态度。“我今天上午还有事,换来换去可等不及。”
平和看了他一眼,“确定不换?”
“算了,不换了。”华义的语气带了点温柔。
“取消吧,谢谢。麻烦啦。”平和对着话筒说完,转过了身。
“把卡给我吧。”平和接过卡看他以往的就医信息,一边打字一边问诊:“运动员?是旧伤复发?”
“是的。”华义突然又有点后悔了,后悔留下来让这么年轻的女医生来治。“刚毕业?”
“对,刚工作半个月。”平和知道这病人又后悔了,但没让他再磨蹭,继续追问:“主要是哪个部位?配合检查一下。”
“主要是膝关节,还有腰,这儿。”华义被迫站起来躺到诊疗床上配合检查。
平和让他慢慢抬起和弯曲小腿,又对腰部进行按压,时不时问他感受。
“第一次发作到现在有多长时间了?”
“十多年吧。”华义想了想,十来岁的时候痛过就忘了,哪里还记得清。
“从你就诊信息看,次数不多,而且都是近三年的。是因为近几年才发作得厉害吗?还是以前在其他地方就诊过?”
“以前在上海也看过。”华义整理了下衣服。
“膝关节处肿胀明显,有时候一跳一跳地疼吧?”平和回到座位上问。
“你怎么知道?”这信息他没说呢,华义想,看来这小医生也不是一点水平也没有。
“初步判断两个部位都是运动损伤,可能年轻时伤到过,恢复后又继续高强度运动,造成较重的损伤,一般是多休息,同时按摩配合烤电和针灸这样保守治疗就行。”平和开始输入诊断结果,“不过,还是先去做个MR吧。”
华义客客气气道了谢走了。做完MR再见平和的时候,小心翼翼问平和要联系方式,平和给了号码,没一会儿,要求加微信号的申请就来了,反正微信可以设置权限,平和也就同意加了他,谁知刚加上,他又迫不急待地发信息来了,原来华义是空手道教练,平和忙着,没马上回复他。

91UID
92865692  
精华
帖子
477 
财富
2873  
积分
40627  
在线时间
11小时 
注册时间
2018-8-19 
最后登录
2019-10-14 
文字功底很好呢,决定先收藏咯,养肥再看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