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9 | 浏览:32|倒序浏览 | 字体: tT

重生之顾温 - 七懒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名,对断案之事颇有见解,如今这小地方发生了一桩命案。这太太平平许多年了,也不曾出过命案。”
还真别说,刘大人在这小旮旯地方上任十余年,的确没有出过什么命案,地方虽小。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八章 :旧人重逢
人是过的安逸。
司徒邑微微点头,神情淡然道。“我来的时候,就已经听百姓议论了此事,不若一会待我换身衣裳随你去一趟。”
“那就有劳司徒少爷了!”
刘大人正为这件事发愁,并非他无能,这要是有那个能耐,早升迁调任了。
.....
“黑子,你也烧香拜一拜,毕竟你现在的行当,也该这样祈福祈福。”
刘夏将点燃了一炷香递了过来,顾温看了她一眼,有些心不在焉。无奈之下,只好按她说的去做,要不然这丫头,又要唠唠叨叨许久了。
拜一拜佛堂内的佛像,刘夏这才心满意足。
这日子,无非就是图个心里安稳,才上山上来。
顾温心里并不安稳,哪怕是磕头再多,也抹不去心里那道坎。
现在她还年幼,可如今这个样子,她何年何月才能有资格出现在他面前?
前世,她恩将仇报,这一世,无论如何都要护他周全。
方才恍惚之中好像是看见了他,兴许只是见到个公子哥,背影相似罢了。
往事涌上心头,刘夏在她身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顾温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着。
上香祭拜之后,顾温得回去义庄了,老头一会还得吃午饭。
“黑子,你上哪儿去,要不今儿个去我家吃吧!”
刘夏拉住了顾温,顾温摇了摇头。“不用了,昨日赵捕头送了螃蟹给我们,今儿个管够。”
话落,顾温笑了笑,直接往义庄那边回去。
响午还没到,刘夏撇了撇嘴,只好先回家去,要是贪玩回去晚了,少不得被自家娘亲一顿伺候。
刚回到义庄,顾温就见到县太爷来了,赵捕头也在。
赵捕头瞧见黑子回来了,朝她笑着说道。“黑子,县太爷过来验尸,这个给你。”
赵捕头塞给顾温几个铜板,这是规矩,少不得。
顾温也乐得收了铜板,刚准备进屋去,便听见停尸的屋子那边传来了一道温润的声音。
“此人是中毒身亡,不过并非是立即中毒毒发,而是日积月累下来,才毒发。”
司徒邑说着,又是轻咳了几声,接着人让随从掰开了死者的嘴,嘴里舌苔发黑,这是中毒已深的征兆。
身体浮肿,下肢肿胀。
这说明身体早已有不适,走路时,定是有些不稳。
“死者的妻子呢?”
刘大人一听这话,立刻让赵捕头去找来。
顾温站在门外,愣愣的看着屋内白色的身影,还是跟以前一样单薄。
像是随时随刻会倒下去一般,可并非似女子那般柔弱,只是久病罢了。
顾温张了张嘴,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他,她原以为,想要再见到他是何等的难。
“大人,我家夫君死的惨呀!”
“我才嫁给他不过三年,现下我夫君去了,奴家该怎么活.......”
死者的妻子一过来,便哭哭啼啼的,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瞧着眼前有个俊俏公子,又忍不住往他身边走了过来。
话说这,便要作势扑进司徒邑怀里。
刘大人看了,都忍不住轻咳了一声。
顾温皱着眉头,随即抬脚走了进来。
那一刻,司徒邑身边的随从拦住了死者的妻子。
司徒邑挑眉朝门外看了过来,见到进来个小童,不觉和她四目相对。
两人均是挑着眉头对视着,顾温想起前世种种,心头涌起了内疚。
司徒邑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他倒是不认得这位小童。
“死者的确的中毒已久,只是我去打听过了,死者的老母亲说,死者看过大夫,说是没身子骨没事儿,便信以为真了。”
“当初也是很强体壮,只是近两年来,身子骨越发看着像是病了。”
顾温说着,看了一眼还在佯装哽咽的女子,接着说道。“张氏,你理应清楚此事!”
刘大人见到这黑子平时不声不响的,此刻竟然也开口说话了。
之前他还以为黑子是个哑巴,自家闺女与黑子走的近,这也是因自己的夫人本来就不拘小节。
自家闺女也没有像闺中姑娘那般养着。
“黑子,休得胡言,这儿有司徒少爷!”
刘大人担心这黑子**了司徒少爷,说着又朝司徒邑开口说道。“司徒少爷,黑子年纪小不懂事,还望司徒少爷别往心里去。”
这黑子也是可怜,没爹没娘的,跟着老瞎子看守义庄,换做平常人家的孩子你,早就吓破了胆儿。
司徒邑饶有兴趣的看着顾温,听刘大人这话,摆了摆手,反而朝顾温说道。“你且接着说。”
顾温微微颔首,“给赵元瞧病的郎中,是城东药铺的钱郎中。至于为何钱郎中会一口咬定赵元身体无碍,我想,张氏心里一定比我清楚。”
顾温定定的看向了张氏。
张氏一听这话,立刻气急败坏的朝顾温呵斥道。“你个小娃子,年岁不大,说起话来胡言乱语的。怎的,你是家里没个爹娘教你不成?”
“放肆!”
刘大人朝张氏怒喝一声,“本大人还在此,黑子是不是胡言乱语,张氏你心中定有数!”
“大人,民妇冤枉啊,这小娃子胡说八道,我怎么能不着急......”
张氏急了,便坐在地上嚎嚎大哭了起来。
顾温的话只是点到为止,相信以司徒邑的聪明才智,定能明白过来。
她只是想让他见见她,投其所好罢了。
前世的时候,他对她刮目相看,明明知道,她是谁的人,针对的也是他。
哪怕是她因为报恩,几次险些丧命,也是他**了那些案子,才让她**身。
可她.......
顾温微微垂头,很快收敛起了眼里的思绪。
司徒邑好奇的盯着顾温看了许久,半响后回过神来,便道。“我觉得这位小童说的甚是有理,刘大人,你便以他说的去查访就是。”
“相信此案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定会很快水落石出。”
见到司徒邑没有不悦,刘大人心里自然高兴,没想到这黑子也是个聪慧的。
“赵捕头!”
“在!”
“你立刻去将那个钱郎中带去衙门问话。”刘大人说完,朝司徒邑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顾温此刻垂头立在一旁,不再言语。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九章 :作证
她并不适合多开口说话,嗓子声也难听,说多几句话便觉得嘶哑难听了,喉咙干涩。
兴许是这些年来没有多说话的缘故,难免开嗓时,觉得难受。
司徒邑经过她身边,驻足看着她,开口道。“你是如何看出来的?像你这等年纪,还不过**岁罢了。”
**岁?
顾温看了看自己,脸色一黑,低声道。“回司徒少爷,我今年已年过十二。”
意思是,她只是看起来比较显稚嫩罢了。
“.......”
司徒邑仔细打量了顾温一眼,见到她脚上穿着一双已经破了洞的布鞋,如今又到了深秋之日。
倒也并未多说,他自身身子受寒,不易在外面多逗留。
张氏被带去了衙门,那钱郎中也被传唤了去。
顾温并未说这张氏和钱郎中有一腿的事儿,若是衙门那边无法问出话来,她再去作证也不迟。
不过是存了点小小的心思罢了。
司徒邑回到刘府,看了身边的随从一眼,说道。“你去备几身新衣裳和穿得暖的鞋,给那小家伙送去,一并也关照关照那看守义庄的老伯。”
“少爷,咱们自己盘缠也不显多,这一路上您已经散去了不少。”
自己家少爷一路回去京城,见着可怜见的人多了去了,本是绰绰有余的盘缠,散的差不多了。
要不然,也不至于路过此地,还得借住到刘家来。
司徒邑听了这话,面露不悦,只是这个神色,随从看了后便不再多话,赶紧出了门按照少爷吩咐的去做。
到了响午,顾温蒸了螃蟹,和老头一块吃午饭。
“黑子,那司徒邑本是司徒家的少爷,虽年纪尚轻,倒是个门道。”
“你总不能一辈子跟在我身边,从义庄讨口饭吃。”
这些年他该教的也都教了,黑子是个好苗子,验尸这行当如今虽是列了官位,但真正有仕途的却少。
不说黑子正儿八经的拜师,终究也算他半个徒儿。
顾温听了这话,微微挑眉。“我是有这打算,但并非眼下。”
她也不瞒这老头,瞎老头岁数大了,若是没有她在身旁,天寒地冻之时,他顶多就是窝在了被褥中,靠着衙门的接济过日子。
平日里吃口热乎的都没有。
“眼下才是好时机,司徒邑此番回去京城,以他的才能,用不得多久就会科举殿试。拜官也是迟早的。”
“有司徒家这棵大树在,不愁没路子可走,你如今年纪还小,却也耽误不得。”
瞎老头说着,放下了手里的碗筷,手摸着竹竿敲了敲地面,站起身出了屋子。
顾温不觉叹息一声,她如今没这个打算.....
此刻院子门外进来了人,顾温见过,是司徒邑身边的随从,手里拎着个包袱。“黑子在吗?”
顾温应答了一声,抹了抹手上的残渣,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
“在。”
“这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是我家少爷叮嘱送过来的,深秋了,给你和老伯添添暖。”
随从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顾温,顾温也没拒绝,开口道。“那就谢谢司徒少爷了,家中贫寒,除了言谢,别无他法。”
“无妨,本就该如此,没其他事儿,我先走了。”
随从说罢便离了去,顾温的确感觉如今这气候越发冷了,去年穿的衣裳已经盖不住寒气。
包袱内有几件袄子,老头两件她两件,还有几双打了棉里子的布鞋,穿着定也暖和。
顾温拿着东西进了屋,吃过响午饭后,决定还是先去衙门一趟。
响午过后,衙门审案,张氏和钱郎中一个个开口喊冤。
本是无凭无据,只是凭着她的一番推测,话是点到为止了。
司徒邑显然是没有再提点刘大人,无非是将此事交给刘大人这个县太爷自己来审。
说来也是,司徒邑虽有名在外,如今又并非拜官。
只是司徒家的少爷,升堂审案之事,他还插不了手。
“大人,草民可作证,张氏与钱郎中,在义庄内苟且之事。”
顾温挤了进来,朝刘大人说着这话。
刘大人眼前一亮,本来也没问出个名堂来,这司徒少爷坐在后堂听着,也没让人来说个话。
他这是脑门子都冒了虚汗了。
既然司徒少爷之前觉得黑子那番话说的在理,现在黑子过来一番话,定有缘故的。
“你胡说八道什么人?我夫君才死了,如今还未曾入土为安,你个小娃子,怎么能胡说八道?”
张氏朝顾温怒骂着,钱郎中倒是没有吭声。
“放肆!张氏你与钱郎中二人在义庄苟且,你夫君的尸骨还未曾入土,你做出如此不知廉耻之事,该当何罪?”
“大人,大人民妇冤枉啊,民妇冤枉。”
若是案子到了这种时候,那必然要拿出证据来。
司徒邑坐在后堂,听着堂内的声音,手中端着热茶,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这个小东西当真有些意思,此话在义庄内本该说了,又如何留到升堂时才来说?
“此物乃是女子身上的贴身之物,是我在义庄内捡到的。”
女子身上贴身之物,除了**外,还有贴身的裹布,用来缠腰所用。
若非宽衣解带,又怎么会出现?
“这样东西,则是钱郎中药铺中才有,深秋时才有的草药。”
“我想,在场的人不少人去过钱郎中的药铺抓药,定也知道钱郎中在镇上如此有名,定也与他平时做药有关。”
钱郎中平时为了草药早些干了入药,身上随时随刻都会挂着几样草药。
这也是当时忘记拿走了,义庄内本就是黑灯瞎火的。
想一想,在尸体面前苟且,女子本就胆小,何况还是自己的夫君尸首面前。
谁能做出这等事?
怕是当时,心慌意乱之下,才忘罢了。
当这两样东西一拿出来,张氏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赵元的老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母亲便到了堂前来,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大人,我儿死的冤枉啊。”
“这个毒妇,她口口声声说我儿身体无恙。平日里去看郎中,均是找了这个钱郎中瞧病。”
“没想到,他们这对奸夫淫妇,竟然这样害死我儿......”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章 :张嘴给我瞧瞧
老妇人也着实可怜,家中就一个儿子,早年间死了丈夫。
有了这些证物,老妇人又证实了顾温的说法,钱郎中也忍不住了,开口说道。“大人,大人都是她,都是她魅惑小的。”
“大人,求大人开恩哪!”
张氏一听这话,气的双眼通红,扑上去对着钱郎中就是一段抓绕。“你个没良心的,要不是你当初说着那些甜蜜饯的话,哄得我高兴,我也不会随了你的心。”
两人在衙门打了起来。
直到刘大人让人将他们二人压了下去,这才停歇了下来。
只是人已经死了,这两人被关押起来,赵元也活不过来。
可怜了老妇人含辛茹苦的将自己的儿子养大,如今还没来得及子孙满堂,人就没了。
顾温前世看得多了,也没什么想法。
如今死过一回了,心里多少有些不是个滋味。
这会顾温离开了衙门,刚出来,就见到了司徒邑身边的随从等在门外。
“黑子,我家少爷有请。”
听了这话,顾温不觉有些紧张了起来,“所为何事?”
“我家少爷请你过去喝杯热茶,说是有个事儿想跟你讨教一二。”
司徒邑如今也二十出头了,说起来,这个时候的他,还没她大呢!
她前前后后加起来,已过了三十年华。
若说讨教一二,在她看来,倒也是理所应当。
顾温听后,微微点头,跟着所从去了侧门进入。
随从不觉奇怪,这黑子瞧着年岁小,倒是非常老成,瞧着人小鬼大的。
倒是也没多说,领着顾温进入内里后堂,茶水糕点已经备上,顾温进来后,随从便退了下去。
“请坐。”
顾温也没客气,直接坐了下来。“听司徒少爷身边的人说,您想跟我请教一二?若是为了中毒,是何毒一事而来,我想以司徒少爷博学多才,定是知晓一些的。”
都说久病成医,司徒邑自幼身子骨就不好,自然也懂得一些医术。
这点,她记得很清楚。
因此,那点儿中毒,是如何中毒的,他一看便知。
司徒邑听了这话,不免有些惊讶的看着顾温。“小兄弟,你听闻过我?”
“司徒家的少爷,才智过人,自然略有所闻。”
顾温也并未拐弯抹角,司徒邑自幼便聪慧,再加上是司徒家的少爷,有何过人之处,传的自然就快。
司徒家又是有名的清官的,断案历来上有神断,如今到了司徒邑这一辈时,倒也没有埋没司徒家历代的伟绩、
“小兄弟过誉了,我只是好奇,小兄弟像是懂得验尸的门道。小小年纪便能看得透彻,才是令人钦佩。”
司徒邑早年间并未有如此过人,见到眼前这个小家伙,让他吃惊不小。
奈何出身贫寒罢了。
话落,一时半会屋内沉寂了下来,顾温手指捏在了茶杯上。
并不知道司徒邑此番找她是何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用意,但老头说,此次是个时机,也就是说,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了。
她也知,以她的出身,日后想要成为仵作,必定是要进入衙门。
得有人荐举才行,本是打算好,在刘大人跟前露个脸面,日后日子一长,想往高处走。
有这刘大人荐举一番也好。
可如此一来,怕是过几个年头,也未必能成事儿。
如今这小镇上,事儿并不常有,像今日这等命案,更是少之又少。
毕竟是个小地方,以她的出身往高处走,又该找谁谋个去处呢?
思来想去,老头怕是也知道她此番打算,甚至不妥,这才忍不住给她敲个醒儿。
“你......”
“我......”
两人沉寂了一会,又同时开口。
顾温抿了抿嘴开口道,“司徒少爷先说吧!”
“我此番找你来,便是想问问,你可有何意向之处?日后可有想过?”
他回去了京城过了今年,明年开春便是科举之时,是否金榜题名随后拜官,这是后话。
他身边虽有随从,可拜官后,身旁的仵作也是需要个人选。
拜官后,衙内仵作,皆是任职后请上门的。
这小家伙年纪虽小,却是个厉害的。
顾温听了这话,不免有些吃惊,她倒是没想到,他会说出这话。
思来想去一番,倒也明白了过来,“司徒少爷.....”
顾温此刻站起身拱手道,“小的的确想要谋个去处,若司徒少爷不嫌,小的愿意追随于少爷左右。”
这话说的通透,顾温嗓子不好,并未时常开嗓。
说话时候声音嘶哑,司徒邑朝她招了招手,“你过来。”
“啊?”
她这跟他表明心迹呢,让她过去作甚?
顾温微微挑眉走了过去,司徒邑大手一伸,挑起了她的下颚,两人近在咫尺。
她如今可是还是个小童......
莫非司徒少爷好这一口?
顾温面色一沉,那这恩,还报吗?
司徒邑怎知她在想甚,便开口道。“你张嘴给我瞧瞧。”
“.......”
顾温明白过来,微微往后退了两步,垂头道。“小的自幼便是如此,若少爷听着耳根子不舒坦,我往后少言语便是。”
“并非如此,我久病也懂些医术罢了。”
见到顾温如此抗拒,司徒邑也不为难她。“明日我便启程,明年开春科举后,我便让人来接你。”
顾温微微点头。
明年开春,想想又觉得日子并不远,可总觉得又有些难熬了。
司徒邑要去歇着,身子有些不适,顾温也未多逗留,见他面带疲惫之色,说了几句话,匆匆离了去。
待人一走,司徒邑身边的随从,不觉开口道。“少爷,这小童虽然聪明,可若是作为仵作,未免太小了,敲上去不过是八九岁.....”
说她年过十二了,都无法相信。
也并非知根知底的人儿。
少爷该知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道,此番回去京城,司徒家何止他一个少爷。
他又好些年没有回去本家了,有些人,巴不得少爷永远不要回京城才好。
这一路上过来,倒也遇到过不少难事,若不然,少爷身子骨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虚弱。
随从想着,拿来了药瓶,司徒邑伸出手,解开了手腕上被鲜血染红的布块。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