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9 | 浏览:101|倒序浏览 | 字体: tT

重生之顾温 - 七懒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知却来不及了。
这辈子无论如何都得护恩人一世周全,距离那一年还有七年,这七年里她要做的事太多。
谁又能知晓,她上一世死时已经年过二十六,如今死而复活,在元朝十三年,也就是新帝登基后第十三年。
她还未去过禹城,真正的她否还活着且不得而知,若是还活着,那原本的自己又会是谁呢?
到了现下,顾温突然想到这点心里也是有些奇怪。
刘夏的心思来的快去的也快,方才还见着闷头朝前去了,不过一会又返了回来,往顾温手里塞了一个纸袋子,热乎劲传在顾温手掌心,抬眼瞧去。
刘夏圆润的俏脸上带着老成的神情,道。“跟你说呢,明儿寅时咱们定在城门外碰面,赶早去寺庙祭拜,你放心,祭拜的物什我娘都在家中备了许多,到时我随意弄些携带便是,你也犯不着再费银钱去另买。”
说完这话,刘夏瞧着天色不早了,不等顾温道谢,急忙道。“就这般说定了,我得先赶着回去,若不然我娘可得给我好果子吃。”说罢,急急忙忙的朝前胡同巷子跑去,随着一跑起来的风劲带动着衣裳的下摆,转眼便没了人影。
顾温笑着收回视线,拿着手里的包子往义庄回去,刚走了没一会又想到本该是去赵捕头家中拿大蟹的,赵捕头虽没娶亲,双亲也早早的去了,如今家中还有一位姑母,听说是远嫁的姑母,后来也不知晓怎的又回了平远县。
她也并非有心打听这些,只不过是听着旁人偶然说起,倒并未听完全了去。
想到这,又转身往回走去赵捕头家中拿蟹。
赵捕头家中是个小院,就在县城内的老街后面,过了老街后便是一片没翻修过的院子,顾温熟门熟路的到了小院,见着远门敞开着,便直接进了院中。
在院中站了一会,还未润喉开口,便见着屋内出来个满头白灰发的老妇人走了出来,一见着是她,笑的满脸皱褶道。“黑子来了啊,快进屋来,方才还念叨着天色不早了,也没见着你过来,你赵叔也是,还想他是不是给忘了跟你知会一声呢!”
顾温点了点头,随着老妇人进了去,平日里她也没怎的开口叫过人,今儿倒是开了口,唤道。“赵婆婆。”
声音嘶哑,在顾温自己听来是难听的压抑,赵婆婆先前头一回听她开口喊人就觉着怕是嗓子不好,想来也是,这黑子年幼就跟着瞎老头做了义庄的行当,若不是身子有些不妥的,哪能待在义庄,也是个苦命的。
听的顾温喊她,赵婆婆笑开了花,姑侄二人居住好些年了,家中除了他们二人便没别人,屋里也是怪冷清,因此,即便知晓黑子看守义庄的,老婆子了,平常不说,也是一只脚都踏进了棺材,哪里还避讳这些,每逢见着黑子来,也是高兴的很。
平常逢年过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节的,乡里乡亲送来不少物什,赵婆婆倒是真惦记黑子,也没上送物什去义庄,就是今年腿脚走不得远路了才没去。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五章 : 蹊跷
春记楼出命案一事,当日县老爷便提审了春记楼里几位做差事的人,但这几人都是矢口否认此事,再来,当场也没见着是何人下的毒,平远县这些年来一向都没出过大事。
县官爷也是新帝登基后两年才来平远县上任,审案一事倒并不多,现下便被此事给难住了。
“师爷,你觉得此事该如何是好?”县官爷审了人却没问出个究竟来,不得不将人收押,现下正因这事儿发愁。
在平远县上任也有十年有余,虽没出过大事,可这命案审的甚少,像现下这等事儿,可也是没半点头绪。
官为百姓,他这十年有余里也算得上一位好官,在平远县口碑甚好,若是因此案冤枉了无辜之人,岂不是毁了自己的名声,若是如此,往后进官加爵之事更是落人话柄。
县太爷年不过四十未出,姓陈。
被换师爷的本名赵五福,平远县连续两任老爷都是他在衙门做师爷,听了此话,便道。“依照赵捕头和刘仵作二人的话来看,这春记楼又问不出个名堂来,怕是此事也不能过于大意,还得多查上一番才是。”
说罢,师爷又接着道。“方才听捕头来说道,去查了死者的详细,死者名叫赵元,家住城外杏花村,倒也是牢房那边差事狱卒的赵老六的堂兄弟,这赵老六一听此事就过了来说了一番话呢!”
“赶着明日是寺庙会的日子,这命案什么时候不出偏偏挑在这时候。”
“可不是,明日是大日子,此事便耽搁一日,赵老六来时,小的也跟他交代过一此事。”师爷说了这话才见着县官爷面色稍好看了些,可此案没头绪也是个难题。
赵元家人对死者伤心是伤心,可赶着明儿的日子,即便死者为大也不能犯冲,便将尸首并未运回家中,而是先送去了义庄。
不说赵元家人想不想将尸首弄回去,这村里人也不同意赶着明儿的日子犯冲上,若是换了别日倒也没甚的要紧。
不得已,赵元家中人只得这般。
顾温回到义庄时,见着院子里边站着几人,面带悲戚,不觉有些疑惑,义庄内停放了尸首,但明儿是寺庙会的日子,人人都怕犯冲一说,若不然今儿衙门的人也不会让她去将尸首运回了义庄放着。
几人似是见着院子外面来了人,站在一旁的老妇人神情木讷,**着双眼,拿出了荷包从里面拣了快碎银递给了老头,哽咽道。“这事儿就劳烦你们了。”
“节哀。”老头收了银钱,老妇人也仅仅是点头,身边上一位不过三十出头的男子上前扶着,另一边是个模样姣好的女子,即便一身粗布麻衣,也是极为好看。
顾温瞧了一眼,这才见着边上的扶着老妇人的男子是看守牢房的狱卒,见过好几回自是熟道。
倒是没开口说话,扶着人便离了义庄。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你回来了,去的那般久,可是为了这事儿耽搁了?”瞎老头没去瞧回来的顾温,说着站起身摸索朝屋内走去。“听说死者中了**而亡,你可瞧出了甚的倪端?”
顾温听了这话,将手里拎着的几只大蟹拿去厨房木桶里放着,随后进了屋,将刘夏买给她的包子放在了桌上,嘶哑着声儿道。“的确是中毒而亡,至于是不是**,徒儿倒是觉得有些蹊跷。”
瞎老头听了这话也并不惊讶她此番回答,接过顾温递来的包子,往嘴里大咬一口便去了半个,这包子是肉馅包子,想来是谁送的。
吃了个包子,这才接着道。“你继续说。”
“死者生前是在春记楼吃饭,徒儿去时,赶上了刘仵作验尸的时候,饭菜里并没有毒,桌上的茶壶一酒杯也都一一被验过,且,在酒楼中毒而亡,人多,正赶着午饭之时,若是有人中毒身亡,岂不是混乱,如此一来,究竟是谁下的毒,在那会子里,也有足够的空闲来毁掉证据。”
顾温当时注意过春记楼做事的几个人,并未发觉不妥,皆是平民百姓并非杀人如麻的恶人,若是下毒害人,怎会没半点破绽。
尤其是验尸之时,当场验尸,下毒人若是在场,定会比心里没鬼的人慌张。
是以,她倒觉得下毒的人并不在那几个人之中,但,若是这般,那下毒人何时下的毒呢?
“中**者,如此剧毒死亡之时不会超过一刻,足让人死亡的分量,死亡之时断然也在这一刻之内。”瞎老头说此话,顾温也的确知晓。
她前世就是仵作之女出身,无依无靠后,最后女扮男装拜了师,最后虽没能在仵作这行当上有所作为,可到底是出身仵作。
而如今,她虽换了身份换了样貌,眼前的老头也的确大有来头并非一个看守义庄的人这般简单。
要说,如何成为了老头的徒弟,那得从两年前她醒来后一段时日里说起。
没换她死而复活前,瞎老头即便是双眼瞧不见,也会辨别一番死者的死因,不过并未当着外人的面罢了,可这些记忆却在黑子的记忆中。
黑子本身心智不全,却能记着所见所闻。
但,黑子的身世却无从得知,据老头说,黑子大约是四五岁之时才被他收养,如此一来,四五岁那时没记着也是常情。
既然知晓,顾温也便坦然开,拜了师傅,只不过她是不是黑子一事并未透露,明知老头心里疑惑,可老头并未开口问此事,她倒是省的。
瞎老头倒是没再坑声,这两年里虽是将黑子带来了平远县,倒也教了她不少,但凡有尸首送来义庄,也得查验尸首一番。
按理说,仵作这行当该做的便是尽仵作的本分,查案一事乃是县官爷所做,外官人并不能办案,除非有朝一日在仵作这一行出人头地谋了官职,那才是正经官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他虽惊讶黑子的痴呆为何突然好了,还要拜师,可存有私心,也不想他这一代就断了,若是如此,他便对不住师傅和祖师爷。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六章 :祭拜
入夜,义庄内灯火通明。
死者是赵元家中人挨着旁晚陆陆续续的来了,虽说此案还未破,凶手是何人也没被抓着,可死者的家人总归还是要打点一番。
将福寿该备的都备上,赵元虽是杏花村人,但离县城近,如今安放在义庄,下葬时也得从义庄这边过去墓地。
碍着明日便是大寺庙祭拜的日子,即便是常做白事的不怕忌讳,明日的日子也不容错过,是以,得过了明儿才张罗开。
赵元家人来时,顾温才将尸首验看了一遍,后边回了屋内,安置尸首的屋子里敲敲打打一片,伴着女子的哭声。
义庄内除了安置尸首的屋子为大,旁的几个屋子便是给看守义庄的人以及那些收尸的人留宿所用。
顾温住的屋子在最南边的内里,在床上没躺一会,又听的那边传来的动静心燥的很,脑子里想着今日刘夏与她说道的,明日又是得早早的起身去城外。
等到大半夜,顾温瞌睡来时,下身一紧,赶紧下了床踏上布鞋便朝茅房去,人有三急,不急也得急。
这会子动静总算消停了,女子的哭声也没了,顾温从茅房出来,外边倒是并不是黑的不见五指,今日是十五,月儿圆。
“你当心些,黑灯瞎火的,要乐呵也得换个地儿,在这义庄可晦气着,你当心沾惹上。”
女子娇嗔的声音带着微微喘息,闷哼几声后,便听着了男子喘着粗气道。“怕甚,如今人都死了,你还忌讳这些做甚。”
说罢,墙角另一边便传来了男女交合的欢愉声,顾温听着皱了皱眉,转身便回了屋子。
且不说这地方是义庄,即便不是义庄,离死者这般近还能做出那等苟且之事,这两人的胆子也是不小。
第二日天还未大亮,顾温便早早的起了身,刚到院子内准备打水洗脸,便见着赵元的妻子打着哈欠从屋子内出来,瞧着她时,不觉微微一愣,连忙收了懒性,挤着笑意道。“小兄弟,起的可真是早。”
早也没你早,瞧着这副模样,昨夜怕是折腾了一宿没睡罢?
顾温在心里腹诽一番,微微颔首,转身便去打水洗漱。
见着顾温不怎的搭理自己,赵元的妻子也不再自讨没趣,想进了屋子去,可随即想到那屋子内除了那个死鬼的尸首,竟还有另一个死人,昨儿夜里幸亏她不是一人在这,不然还得吓出了心疾呢!
今日是大寺庙的祭拜日,她今晚还得在义庄守一夜,死鬼就是死鬼,平日里就没瞧着多有出息,这死了还得连累了人。
赵元妻子本姓张,嫁给赵元也才三年的功夫,模样长的不错,娘家没甚的人,嫁去杏花村后倒也讨人喜欢。
赵元娶了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做梦都笑着,如今人死了,谁不说道命不好?
“唉,小兄弟...”
顾温洗漱好正准备出门,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听着赵张氏唤她,扭头瞧了她一番,赵张氏见着她面色不善的模样,倒是有些发憷,硬生生的将嘴里的话给憋了回去。“倒是没别的事儿,你且出门去罢!”
听了这话,顾温这才紧着去城外与刘夏碰面。
带她走后,赵张氏这才闷哼一声,也不过是个守义庄的,心里暗唾一声,便待在了院子内没再进屋子。
顾温昨儿歇的晚,今儿早起来已是迟了些,等她赶到城外时早起的人可不少。
大寺庙会的祭拜日,一年一度,每年都是热闹非凡,谁都想去上个头香。
城门外赶路的人多,皆是一家子老小同行,顾温站在原地瞧了一会,好半响才瞧见刘夏。
顾温走过去,从背后拍了拍正在东张西望的刘夏,刘夏顿时被惊出声,扭头一看,见着是顾温,这才嘘了一口气。
随即不满道。“你就不能好生过来,瞧你把我给吓的魂都跑偏了。”
顾温方才也是瞧了好一会,若不是刘夏那独留的两个包子头,这般多来来往往的人,她当真是难瞧。
刘夏穿着的衣裳不改前态,除了色儿不同,皆是劲装,亏得刘氏好手艺,但凡那对顶在头上的包子换成梳起,也是个水灵的小姑娘。
听了这话,顾温也没吭声,刘夏撇了撇嘴,将手里的物什备的另一份递给了她,道。“你拿着这些,咱们赶紧去寺庙,等会若是瞧着我娘了,也省的你连祭拜的物什都没拿着,去了也是白跑一趟,寺庙那边的物什卖的可贵着。”
刘夏是一刻也闲不住的人,即便是嘴里塞着,手里拿着,双腿走着,也能像个麻雀一样在耳边喋喋不休。
顾温倒是喜欢与刘夏结交,正是因为甚少有人如此对她喋喋不休,不管是如今还是她死而复生前皆是如此。
平远县供奉的寺庙算是好的,光是寺庙内的师傅就有十几位,靠着寺庙供奉的香油钱过日子。
一路上去寺庙,刘夏便将这两日所见所闻都说道着给顾温听,末了,也不忘说说城内哪家铺子关了门,哪家的姑娘出嫁了,哪家的狗儿咬了谁家的仆。
“我爹说了,就春记楼这一命案可难办着,若是找不出那害了人的凶手,咱们平远县衙门可就要受百姓非议,往后谁还能指望衙门差事!”刘夏说着,将自家爹那一套说的有模有样,顿时逗乐了顾温。
顾温嘴角抿着笑意,可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
刘夏说完,又扭头看向了顾温,道。“黑子,你觉着这凶手是谁呢?连我爹都觉着难办的事儿那定是难办了。”说罢又皱着眉头想了想,随后恍然大悟道。“我爹都觉着难办,我问你岂不是白问了,瞧我这脑子。”
说完,懊恼的锤了锤自己的脑袋,晃着两包子头快步走向前去。
顾温听了这话,不觉挑了眉头,赵元死时的确是中毒,但是在他死前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已经中了毒,从她昨夜验尸来看,并非死于有人下毒,而是因为长期食用两种食物才所致。
这点,她昨儿从赵铺头家中拿回来的大蟹吃时才突然想到了这点,若不然也不会再一次的去验尸。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七章 :似曾相识
事实也的确如她所想,可她有一点想不明白,若长期食用,定会被人瞧出倪端才是,赵元并非一人独居,家中有母有妻,但凡发觉身子不适也会去瞧大夫。
顾温想着便出了神,刘夏走出老远又折回来拽着还在愣神的顾温一路朝山上跑去。
山脚下上山的人已经算是人山人海了,刘夏先是拽着顾温上了山没过一会便走上了另一条小路。
顾温没来过这寺庙,刘夏可是轻车熟路,带着她走小路上去。
“少爷,您当心,都怪小的不好,若不是小的着了那贼人的道,怕是也不会让少爷伤及了身子,回去京城后,小的自当去夫人跟前请罪。”
一旁随行作小厮打扮的男子,面上带着愧疚,瞧着前面一身月牙色长袍,身形消瘦的男子低声道,随即便上前一步作势要搀扶,便被男子示意作罢。
原本是赶在大寺庙会祭拜之日回京城,他自幼便待在窑城,十几年后回去,倒也没想到半道上会出了岔子,以至于现下也只能在今日停留平远县耽搁一日。
罢了,不过是意料之中的事,有人不想他回京城,耽搁一日也好,几日也罢,总归是要回去的。
男子听了随从这话,停下来歇息一会,英俊的面容上带着苍白之色,抬手投足之间却并非像个病人,倒显得多了一丝淡薄心性。
“何罪之有,防不胜防之事,若是怪罪于你,岂不是太过冤枉。”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将半道上遇着的劫匪之事一笔带过,像并不是大事。
随从跟随了自家少爷十年,说是亲信也不为过,自家少爷何等性子他也是知晓一二,可这两年来,他是越发摸不准自家少爷的性子了。“少爷,现下去寺庙祭拜的人甚多,倒不如在此歇息一会,等过一会人逐渐少了再去。”
依照自家少爷的身子骨,再遇上麻烦事儿,他就是几条命都不顶用啊。
“就这条路,我都走了好多回了,等会准能赶上个好时候。”刘夏丝毫没觉着累,拽着顾温的胳膊一直往上走。
就在两人到了半山腰路过一个凉亭时,顾温蓦然一愣,双目直直的看向了凉亭,刘夏倒是没去瞧凉亭是不是有人在那歇脚,只想着头一回叫上顾温一块去寺庙,趁早赶过去才是。
等顾温回过神来,两人都快接近山顶的寺庙后方了。
“你还愣着干什么呢,赶紧进去了,快快快。”到了后方,刘夏见着顾温一直愣着,不满的喝道一句,又是朝前面而去。
可顾温现下哪有心思再去想祭拜之事,随即甩开了刘夏的拽着自己胳膊的手,嘶哑着道。“方才我物什掉落了,你先去,回头找你。”
说罢,不等刘夏开口,顾温便急着原路返回跑去,不过是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踪影。
刘夏一路拽着她上山已经是累的气喘吁

Rank: 1

91UID
85730312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4-24 
最后登录
1970-1-1 
吁,瞧着顾温又下了山,顿时气急败坏的半响没缓过来。
“少爷,咱们不去上香?”随从见着自家少爷下山,这好不容易到了半山腰,又是耽搁了下来,今日可是祭拜的大日子,不去上香那能成?
若是让夫人知晓了,非得罚了他不可。
任凭跟随在身后的随从如何说,前面的男子脚步也快,面色见着并不好看,也不知晓究竟是如何。
随从见着说不动自家少爷,也只得跟着一块下山。
等顾温赶到半山腰的凉亭之时,凉亭先前还在的人已经不见了,顾温心急之下又朝山下跑去,可走了许久也没见着半个人影。
难道是她看错了?
的确,她离的太远瞧错了也不一定,单单只是瞧着了穿着相似的背影罢了。
顾温想到这,忍不住叹息一声,即便是他又如何?又能如何呢?
想通后,顾温便上了山,想到刘夏今日特地找她一块去,丢下她一人也是不妥,便速速的赶去寺庙。
另一边,主仆二人刚到山脚下,山脚下便侯着一群人,为首的便是县衙的县官大人。
一见着男子,便拱手道。“方才得着信儿,司徒大少爷到了平远县,本官一得着信儿便去迎接,倒是没想到司徒少爷来了这。”
男子正是司徒家的人,也是这司徒家大房嫡出大少爷,一直养在窑城,至今十几年过去才回京城,却是因着一些事儿耽搁才到了平远县停留。
平远县衙门的县官爷也不过是个小官,能来迎接他,想必也是窑城那边的人已经提前几日就传了信儿过来。
他倒是没想过回京城还将行踪隐瞒下来,窑城那边断然不会,可京城那边对他的行踪怕是了如指掌。
与其这般提防着,倒是不如大大方方的回了京城。
随从一见着县官爷来了,便道。“见过陈大人,我家少爷身子不适,还请陈大人多担待。”
“哪里哪里,司徒少爷若是不嫌本官居所简陋,便随本官回府上歇息可妥当?”陈大人官位低,也就在这平远县当个县老爷,这一坐就是十年有余,如今来了个贵人,自是要好生招待。
虽说此人不过是个世家少爷,可人家背后不仅仅有老太傅,还有京城的司徒家,可不是他这一个小官就能相提并论的。
“刘大人无须操劳,我此番只是路过此地,随意安排个居所就是。”
司徒邑面色有些苍白,一手放在身前,一手放在背后。
也看不出哪儿有何不妥,只是说话时,时不时的轻咳一声。
倒像是染上了风寒。
刘大人一听这话,立刻将人请入了府内,让人引去了客房歇息。
这会,衙门里还有命案未曾解决,想了想,又跟着去了客房。
“刘大人,可还有事?”
司徒邑见到刘大人跟了过来,也不恼,只是随口一问。
刘大人颔首应答道,“司徒少爷年少有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