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9 | 浏览:4380|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听说皇后是拐来的 [复制链接]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9935882  
精华
帖子
519 
财富
7125  
积分
1489  
在线时间
237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9-6-16 
   第十五章 冤家奶奶(上)

到了幽州行宫,已是夜色阑珊。赵承瑾令护卫长韩绍延,就是那个虎目大汉,代自己去和太子回禀一声。他则是抱着筱筱,匆匆去了自己的院子。边吩咐人去找随行太医。
  到了院门口,赵承瑾忽然顿住脚步,又吩咐全安,去找个干净可靠的婆子来。
  全安忙应了,小跑而去。心里还琢磨,看主子对这小丫头的着紧劲儿,应该不会对之前自己一掷千金,买了个千金丫头而怪罪自己了吧。
  到了屋内,打开“包裹”,看着那个依旧昏迷的小女孩,赵承瑾呆了呆,迟疑抬手,轻轻拨开被散乱发丝遮挡住的小脸,指尖娇嫩的触感让他再次怔愣。
  忽然他心下有些不确定,自己把她弄来这事,是不是真的那么有趣。
  这时昏迷中的女孩略动了动小身子,嘴里还发出几声shen吟。
  赵承瑾微楞后,手不受控制的解开那孩子的外衣。把那件脏破的上衣丢开,里面的里衣是细棉绸的,倒是富贵家才有的穿着。
  赵承瑾撸起女孩的里衣袖子,惊见嫩藕般的小胳膊上,有好几处被掐拧的紫痕,在雪嫩肌肤上显得格外狰狞。他忙又卷起裤腿,小腿上斑斑掐痕同样触目惊心。
  赵承瑾心中莫名的杀意,喷薄成眼中浓烈的戾气。他给女孩盖好被子,大步走到窗前,沉声唤:“默一!”
  窗户一动,默一身形飘入,单膝跪地,垂首待命。
  赵承瑾阴恻恻的:“去!再给爷废了那个拐子婆,有用的部件都废了,只留着她的狗命,让她生生的活着!”
  默一默默一躬身,随即飞身而去。
  此时柳州县令林茂,正在审问被救醒后的拐子婆。拐子婆口不能言,手不能写,只能听看。
  林茂想了个法子,他根据寻人各方提供的信息,做出各种猜测,还出示一些画像等,让拐子婆点头或摇头来指正。苏丰也赶了过来,林茂特许他旁听帮忙。
  折腾半天,两人连猜带联想,拼凑了这样一些信息:王家三姑娘确实是这个拐子婆拐走的,但是被拐子男转卖了。买人的主儿猜不出,拐子婆也说不出。见她被问到买主时,异常的激愤和惊恐,猜她的惨状应该也是那个买主干的。
  等问及她的同伙拐子男是不是也被买主给干掉了时,拐子婆却坚定的摇头否定了,看来拐子男不仅没事,买主似乎还给了不少银两,让其带着银子逃了。
  果真如此的话,这事儿真是处处透着蹊跷,难道是拐子男伙同外人黑吃黑?那为什么有两个被拐女孩,却只转卖了王家三姑娘?大夫检查过,那个被救的女孩除了受了惊吓,没什么病残,为什么连拐子男都弃之不要?王家三姑娘是非常玉雪可爱,可也不至于让买主如此青眼有加吧?买主没有动拐子男,他为什么还丢下同伙等仓惶逃窜?
  很多疑点解释不通,从拐子婆那里暂时也无法得出更多有用的信息。已将近子夜,林茂和苏丰也只好暂时作罢,等明天再查再审。寄希望与王泽楠能抓到拐子男,那样极有可能很快找到买主,救回筱筱。
  子夜过后,万籁俱寂。关押拐子婆的牢房里,一个黑影悄然潜入。
  清晨微明,看押拐子婆的人吓得一阵惊叫,只见拐子婆双眼处两个血窟窿,四肢俱断,几乎成了人彘,她的人却还有气儿。显然行凶者居然还给她用了药。
  闻信后的林茂和苏丰面面相觑,这个拐子婆是和人结了多大的仇啊?即使恨之入骨的王家人也干不出这么毒辣的事啊?况且有这么大本事能潜入官狱收拾人,为什么不救出被拐的女孩?这事真是处处恐怖又邪气。这到底是哪路神仙做的啊?又是意欲何在啊?
  被疑为“邪门神仙”的赵承瑾,刚派出默一去泄愤后,全安也找来了一个婆子。赵承瑾隔着屏风,冷冷的吩咐她:给床上那个女孩洗澡换衣。
  婆子磕头应是,忙抱起筱筱去往浴间。刚走几步,就听屏风后那位主子低沉的声音:“手脚要轻,万一再伤了那丫头,爷轻饶不了你!”
  婆子吓得差点没把怀里的孩子掉地上,忙又跪地上。等对方不耐烦的让她快去,才战战兢兢抱着女孩进了浴室,行动间像对珍贵的易碎品一样小心翼翼。
  然而,等婆子刚脱去女孩子的里衣,就忍不住惊呼出声。
  外面的赵承瑾闻声,心头一紧,以为发生了什么意外,刚要冲进去,忽又停住,狠狠的挫了挫牙关,脸色更阴冷几分。
  里面的婆子一边小心的替筱筱清洗,一边在心里不停唏嘘:可怜的囡囡!这是遭了多大罪啊?!听里头那位主子的语气,很是着紧这孩子的,怎么让人欺凌成这样了?是哪个丧尽天良的,忍心对这么个玉娃娃下这般黑手哇?真是造孽啊!
  收拾停当,婆子抱着筱筱端详,禁不住喃喃自语:“瞧瞧!这么一收拾,小小姐活脱脱观音旁的小玉女,菩萨保佑!从此以后小小姐无灾无痛。”
  出来后,那婆子小心的把筱筱放床上,看到只有全安在,屏风后寂静无声。
  她才壮起胆子对全安说:“这位管事,老奴斗胆,这孩子一身是伤,还一直昏睡不醒,该找大夫看看吧?好好的一个孩子,一看就该是个富贵家享福的,别是可惜了!”说完有些胆怯的看了看屏风后。
  全安没敢立即回应,只在心里呵呵,是挺斗胆的,也敢对咱家鬼见愁六爷指手画脚。
  短暂的静默,屏风后依旧无声,两人似乎都微微松了口气。
  全安这才发话:“行了!你下去吧!记着,今天的事都烂到肚子里,否则神仙也救不了你!”
  婆子心里一紧,忙不迭应是,然后退了出去。
  屏风后这才出声:“小宁子还没把太医请来么?”
  全安忙躬身答道:“禀主子!早就到了,已经候在外面。”
  屏风后:“那还不赶紧叫进来!”
  全安:是是是,忙向外唤人。
  一会儿全宁引着太医进来。
  互相厮见后,老太医殷勤问全安:安子!可是六爷累到了?
  全安:“六爷好着呢!是六爷要孝顺娘娘个小丫头,让您给看看有没有什么暗疾,给娘娘的人可不能有什么瑕疵,您可要看仔细了,赶紧的呢。”
  太医一边准备,一边:“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六爷真是孝心可嘉啊!”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9935882  
精华
帖子
519 
财富
7125  
积分
1489  
在线时间
237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9-6-16 
     第十六章 冤家奶奶(下)

太医坐到床边,看了看那个似乎沉睡中的孩子,不由暗赞:果然是个玉娃娃,想来醒着时也是个千伶百俐的。
  闭目用心抚脉,还诊了两边。沉吟片刻,太医才对全安道:“这个孩子除了有点疲累和受了惊吓,整体倒是无甚大碍。只是……”说到这儿,语气迟疑。
  全安忙道:“陈太医,但说无妨。”
  陈太医才接着说:“这孩子不像在沉睡,倒像是中了mi药,应该还被喂了暂时失声的药。”
  全安干笑两声:“陈太医果然医术精湛,这个孩子是六爷从人贩子手里救下的,说是已经无父无母,无家可归,咱家主子心善怜惜她,才想着带来的。”
  陈太医捋着胡须,赞美之词不要钱一样,比如六爷真真良善大义什么的。
  全安心道:您还是做好您的本职工作吧!给主子溜须拍马什么的,那是咱家的业务范畴。
  赶紧岔开话题,请他开药方。
  等陈太医走后,全安正要打发全宁这就去抓药熬药。赵承瑾从屏风后走出,要过药方看了看,抬手制止住全宁,只说这药明天再说。当务之急是拿来上好的活血化瘀的伤药,还有玉肤冰肌膏。
  全宁领命而去,全安一愣,才想起之前那个婆子说这个孩子一身是伤,可是太医却说无大碍,看来是藏在衣服里的外伤。忙道:“奴才这就去把刚才那婆子再叫回来,好给小小姐上药。”
  那婆子的自言自语,全安听得清楚,正发愁怎么称呼这位千金丫头呢,干脆随着那婆子也叫小小姐,探探六爷的心思。
  偷觑了一眼主子的脸色,结果发现主子正对着床上的小人儿发呆,根本没在意他说什么。全安有点讪讪的,便欲出去唤回那个婆子。
  刚转身,就听身后主子的声音:“不用找了,就这么着吧!”
  全安傻眼:就怎么着啊?爷身边没有女婢,难道让自己来?吓!或许是……
  全安期期艾艾的试探:“那,那让奴才来?还是……”
  赵承瑾的声音里,莫名带着火气:“谁要你个奴才多事!”
  吓!果然是主子要亲自动手……全安觉得这次北上,他的脑子可能也是水土不服,本来能懂主子三四分的心思,现在怕是连两分都不足了!呜呜!不能想主子所想的奴才,离下台一鞠躬也不远了!
  全安正偷偷自艾自怜,又听赵承瑾开口:“去查查刚才那个婆子,要是没有什么牵累和不妥,路上就带着她,伺候这丫头,只是她话有点多,你看着处理妥当。”
  全安忙应是。这时全宁进来,赵承瑾让他放下药,挥手让他两退下。
  全宁迟疑地看了看全安,那意思:咱们都下去,谁来擦药?
  全安一瞪眼,那意思:用你一个奴才多事?
  全宁:难道这不是咱们奴才的事?
  全安:你给我滚!呃,咱俩一起滚。
  人都走净,屋里静下来,赵承瑾拿了药,慢吞吞的坐在床边,盯着床上小丫头的睡颜,一动不动。
  忽然小丫头又皱了皱小眉头,轻哼了几声。赵承瑾被惊醒了般,慌手慌脚的拧开药瓶,有点手抖的开始给她擦药。
  有一下可能是手重了点儿,小丫头又皱眉哼唧,赵承瑾居然吓得手一哆嗦,有点手足无措起来。等他意识到自己目前的怂样,倏然巨羞恼,赌气似的把药瓶丢在床上,起身就走。
  几步迈到桌子边,一屁股坐下,心里痛骂自己:你是哪根骨头犯贱啊?那是你死对头的媳妇,你却跟伺候奶奶似的,你还真是……
  咕咚一口茶入口,茶水早就凉透,一路冰得赵承瑾浑身一个激灵。
  这时床上的小人儿又开始疼得哼哼,赵承瑾冷着脸子修炼铁石心,然而神思却不受控制的关注床上动静。
  再次听见shen吟声时,赵承瑾气愤愤的起身,心里窝火:果然是前世的冤家,爷像是欠了你的。
  反正没有了老七,你也是无根的浮萍了,爷就算行善积德吧。
  刚才那婆子满口胡喷,说你一看就是个享福的命,现在算爷倒霉,伺候你这个天生享福的。
  哼!等你病好了,天天让你伺候爷,报答爷给你擦药和从拐子手里救下你的恩情,让你一辈子都报答不完!
  他忘了,拐子固然可恨,他的顺拐做法也好不哪去。日后人家得知实情,不向他报仇就不错了。
  这时的鬼见愁六皇子,不断对自己做着心理建设,乖乖又坐回床前,任劳任怨的给前世冤家擦药。小心翼翼,无一遗漏。
  意识再次清醒的筱筱,真的不想睁眼,她怕再一次的绝望。
  却听耳边一个温柔的女声:“可怜的囡囡!怎么还没醒呢?”接着一个略显粗糙的手抚在她的额头,又自然自语:“还好,没有发热。”
  筱筱心跳骤急,猛地睁开眼,一个年近四旬的妇人正慈爱的看着自己。见自己醒来,她脸上掩饰不住的惊喜。
  筱筱张张嘴:“您,您……咳咳”啊!自己能出声了,只是一说话嗓子却疼得很。
  那妇人赶紧安抚她:“乖囡囡!小小姐!别急着说话,那些天杀的拐子给你下了哑药,虽然给你喂了解药,也得再养几天,才能全好,别急着出声,要不留下残儿就不好了。”
  筱筱重重点头,不知何时流下的泪水,随着动作四处飞溅。
  那妇人见状,眼里立时红红的,一把抱住筱筱,好一番轻哄拍抚。
  自以为从此得救的筱筱,极度紧绷的身心一松,又昏了过去,接着发起了高烧。
  饶是筱筱内里是坚毅的成人魂,身子毕竟还是个几岁大的孩童,受了这么大的折腾和惊吓,不病才怪,而且连续两天高烧不退。
  本来三天后,太子和赵承瑾一行就得启程回京,赵承瑾硬是缠着太子多留了两天。说是再熟悉熟悉北地,等下次再祭奠母后时,他就可以独自来了。
  太子暗笑,对六皇弟的小心思也了解几分,饶是都到了议亲的年纪,终究还有几多孩气和玩心。听说还救了个小丫头,说要去孝顺他母妃。孤的这位鬼见愁六弟,虽然难缠了些,倒是一副赤子之心,由他去吧!
  殊不知赵承瑾内里是累世老鬼,让别人知道的都是他想让别人知道的。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9935882  
精华
帖子
519 
财富
7125  
积分
1489  
在线时间
237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9-6-16 
    第十七章   绝食以抗(上)

要是全安晓得太子的想法,一定会嗤之以鼻,他家主子哪里有心情逛幽州,天天假装遛一圈就回,巴巴守着那个生病的“千金丫头”。难不成是怕那一千两银子打了水漂?咱家看这架势,那丫头八成是主子的无价之宝呢。以前何曾见过主子对谁这么着紧过?这千金丫头怕是独一份儿了。只是为什么主子似乎有意避开那丫头清醒的时候?还不许咱们对她亮明身份?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机密?
  全安想得须发寸断,当然了,人家是特殊人种,没有胡须,只能揪头发。他要是会念诗词,一定会沧桑的吟诵: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要是默一晓得全安的内心独白,也会嗤之以鼻。因为他觉得不仅那个“千金丫头”是主子心里的无价之宝,甚至连那丫头的家人都被爷放心上呢。要不怎么会早早派我盯着王家,在听我汇报王家二公子的事后,特特派我去保护人家,还叮嘱有合适的机会给人家送一份“大礼”呢?
  要是筱筱知道这两人的想法,一定会狠啐他们一脸唾沫。才几岁的幼儿生生被从亲生父母身边割离,何其残忍?!虽说有人贩子作恶在前,可他们这种顺拐也是可恶至极。还好意思说爱如珍宝?!还有脸自称恩人?!简直和人贩子一样该杀。
  关键人赵承瑾肯定不这么想,他几辈子都是特权阶级,在皇权大于天的时代,身为皇子的他,自然认为有权利随意左右别人的人生。何况他还带着前世的记忆,累世的种种纠葛和深深不甘,让他对筱筱有一种莫名的执着。他现在还想不明白,自己到底为什么拐来前世的七弟妹,但是他就是不想放她离开。
  一直以来,赵承瑾执着于前世的种种,无心深思此举会给别人带来多大苦痛。所以他虽然会替筱筱报仇,下狠手惩治拐子婆。也会派默一保护和帮助王泽楠,可却不会让王家查到自己这儿,更不会放筱筱回家。
  但是,看到女孩儿病得那么凶险,赵承瑾心慌了,他怕这个女孩儿像他梦里那个女子一样,从此影飞形灭。他怕永失刚寻到的这丝鲜活乐趣,又成了行尸走肉。所以他天天守在女孩儿身边,还莫名的怕。
  有时候听那个伺候小丫头的婆子,默默叨叨的求菩萨保佑,赵承瑾也会情不自禁的在心里祈求漫天的神佛:让这个女孩儿活下来吧!她几辈子都没有做过恶,是个极好的女子。是的,就算她是自己前世冤家的媳妇,赵承瑾也真心承认,她是个极好的女子。
  也许神佛和菩萨都听到了,那个女孩终于好转了。听着她高热半昏迷时,哭叫娘亲什么的,赵承瑾曾心酸酸的想过:要是再不好,就送她回家。现在他心里却暗暗窃喜,幸亏当时自己心软得不够。
  坚强的和病魔作斗争的筱筱,要是知道这一点,一定会恨得揪自己头发吧?
  几天后,筱筱终于病愈,彻底清醒时,竟然发现自己似乎在摇晃的船上,等问了一直精心照顾她的姜嬷嬷,确定自己猜的没错。
  一时间,筱筱急躁起来了,虽然病得糊里糊涂,可在偶尔清醒点时,她也向姜嬷嬷打听了一些情况,先前自己是在幽州养病的,从幽州回自己家根本不用坐船。这明显不是回家的路啊!
  不是说自己已经被从拐子手里救出来了么?怎么还不送自己回家?还有,自己病了这么多天,就算不能送回家,自己家也早就会来人,守着自己了啊,自己身边怎么却除了姜嬷嬷,却再也不见第二个人呢?
  妹子,其实有第二个的,而且几乎天天守着你,只是没让你看见而已。
  筱筱顾不得喉咙还有点疼,向姜嬷嬷连比划带说的。
  姜嬷嬷早就被全安严厉警告过了,更是被深刻的洗过脑。再加上告诉她的部分实情被粉饰修改过,所以姜嬷嬷对小小姐跟着主子南下是天大的福气这个说法,似乎深信不疑。
  这时见筱筱着急,她赶紧慈爱的安抚,耐心的劝慰:咱们这是跟着主子去京城呢,主子为了从人牙子手里救出小小姐,足足花了一千两银子。要不小小姐就差点被卖到那些腌脏地了呢。后来发现小小姐被拐子打了一身伤,还被药哑了,用了最上好的药治伤治病。要不然没准就落下一辈子的残疾了,哪会好的这么快?听老奴的,跟着这么良善的主子差不了的。
  筱筱一点也没被安慰到,她更急巴巴的比划说,自己是柳州王家女,是被拐子拐的,不是卖身为奴的人,是良家女,不能为奴为婢的。
  姜嬷嬷眼神里闪过一丝心痛,很快掩住。她故意略过筱筱的自报家门,继续哄劝道:“老奴虽然没有见过咱家主子,却知主子家在京城应该极为显赫。更听管事说,主子并不是让你为奴为婢,因主子家的老夫人痛失爱女,一直郁郁寡欢。主子特别孝顺,想找个合眼缘的孩子,给他娘亲做义女,以慰老夫人思女之心。可巧和小小姐你这么有缘。您到了京城,可就成了高门贵女了。”
  筱筱恨不能咬死那个所谓的纯孝主子,你他娘的孝顺死了闺女的老娘,就得生生让我娘和亲闺女骨肉分离啊?!这是什么混蛋流氓道理?!
  可她还得强压怒火,继续对姜嬷嬷比划解释,自己也是官家女,有父有母,父亲也是为官的,自己是被拐的,不能做别人家的义女,要做也得自己父母同意。
  小小的女娃儿,声音嘶哑,艰难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小手急急的不断比划,格外的可疼可怜。姜嬷嬷猛地别过脸,压下眼泪,才转过来。
  姜嬷嬷红着眼圈,强笑了下,要去抚摸筱筱的头,见筱筱下意识的躲开,她难过的脸上再也扯不出笑意。
  她幽幽的叹了口气,带着浓浓的伤感,劝道:“孩子!这都是你的命啊!忘了以前的家吧,听说卖你的人牙子说已经把你带去过那些腌脏地了,否则你身上也不会有那样的伤,虽然没怎么样,也是失了清白之名,你还小,不知道一个女孩子……唉!就算回到家,你也,你也……”
  姜嬷嬷再也说不下去,眼泪簌簌而下。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9935882  
精华
帖子
519 
财富
7125  
积分
1489  
在线时间
237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9-6-16 
    第十八章 绝食以抗(下)

筱筱听得心下一沉,在幽州刚醒来时,自己身上有浅浅的斑痕,她是知道的。病了这么几天,现在看来早就没了一点儿痕迹,而且全身还有一股好闻的香气。难道那些斑痕是被那啥的?
  筱筱怔愣了半天。虽然开始有瞬间的绝望崩溃,很快她就逼自己冷静下来,一点点捋顺思路。
  她的思路越来越清晰:不!不可能像姜嬷嬷说的那样,从后来自己获得的信息上推算,自己从被拐到幽州也就一天时间,而这天时间基本都在从柳州到幽州的路上,拐子哪有时间和机会去那些腌脏地卖人?自己身上的伤,极有可能是那个暴虐的拐子婆干得,毕竟自己自救用镯子砸人,被她捉到了,她不下黑手才怪呢。
  那到底为什么这么巧,竟有人在半路就买下了自己?还蒙骗了姜嬷嬷来哄骗自己?难道是拐子故意演的一出戏?这点似乎是想多了。
  筱筱不是真正的几岁孩童,她能感觉到姜嬷嬷对自己的怜惜疼爱不是装的,也觉得自己不会被拐子这么高敬高待。
  难道自己真的被哪个王孙贵族看上,要被从小养成?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何况明知自己是被拐的(筱筱确信那个主子肯定知道自己是被拐卖的,连姜嬷嬷都应该知道),还无所谓的带走自己,不畏惧逼良为奴是违法的。难道自己真的被香菱了?竟是遇到了个无法无天的薛大傻子?……
  筱筱也不知呆呆想了多久,忽然听到有人用钥匙开船舱门,筱筱心里一惊又一凉:看来不仅自己被锁到这里,连姜嬷嬷都不能自由出入啊?刚才自己还想利用姜嬷嬷对自己的怜悯,向外给找自己的家人传递信息呢。
  筱筱深知此时家里亲人们一定都得急疯了,更是早就找翻了天。她也坚信,假如自己真的被卖到过那些腌脏地,亲人们也不可能不要自己,或许还会更怜惜。可是那个该死的“薛大傻子”竟然把自己软禁起来。难道自己一个几岁的小屁孩有什么三头六臂?还是说自己贵得一塌糊涂?
  正想着,舱门打开,两个体面的小厮送来两大托盘饭菜。
  姜嬷嬷见筱筱听她说完后,一直呆呆的,再也不言语,以为被她的话吓到了。可又觉得孩子那么小,应该还听不太明白自己说的意思。只是被自己的语气和态度吓到的。所以一直想安抚她一下,一时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时看到送来的饭菜,觉得有机会了。她忙和来人打个招呼,安排好饭菜,等他们出去后,赶紧张罗着喂筱筱。
  可能知道筱筱醒了,今天的饭菜不再是流食或菜粥,样式多了好几种。样样做得都很精致,看着让人很有食欲。在行船上还能吃得这么讲究,尤其还有绿色蔬菜等,这个时节一般人家是吃不到的。可见那个主子真的极可能是权贵。在这个等级分明的时代,有些排场是有钱都做不到的,只有权贵才能特享。
  但是筱筱拒绝了姜嬷嬷的喂饭,姜嬷嬷以为她想自己吃,很快发现筱筱是拒绝吃饭。姜嬷嬷有点慌,开始苦劝。
  筱筱任姜嬷嬷怎么哄劝就是不吃,她想用绝食逼出那个主子,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探探有没有放她回去的可能。
  筱筱原是不敢用这刚大病过的孩童小身板儿来折腾的,可是拖的越久,回家的希望就更越渺茫。这个时代的交通往来和信息传递都很不方便,此去千里,一别极有可能是一辈子的骨肉分离。
  穿到这个几乎各方面都远远落后于现代的古代,筱筱最庆幸和最珍惜的,就是拥有这些亲人的至爱亲情。要是失去了这些,她还不如早死早投生呢。
  得知那个小丫头的闹腾,赵承瑾开始并没有太过担心,只略略有点惊讶,这么年幼的孩童遇到那么大的惊吓,早就哭哭啼啼惊魂难安了。偏这个小丫头除了昏迷时哭爹喊娘的,醒来就问东问西,得知不是回家,还知道闹绝食,还真有点儿与众不同。
  哼!果然是前世的冤家,从小就这么刁钻难缠。当年随意拿捏老七也就罢了,现还想拿捏爷,你还嫩点儿!
  于是赵承瑾对传话的全宁摆摆手,轻描淡写的:“随她去!闹小孩子脾气而已,饿两顿就乖乖的了,两顿不吃,没事儿!”
  赵承瑾觉得两顿还说多了,估计小孩子一顿也挺不住。
  谁知那丫头生生挺了三顿,一天一夜不吃不喝,第二天又有点发热。
  在第二顿没吃时,赵承瑾就加了罚码,她不吃喝,姜嬷嬷也不许吃喝,而且还罚跪在筱筱床头。
  筱筱和姜嬷嬷的感情还没多么深厚,也知道暗藏的对方用嬷嬷做要挟她的筹码。她这次要是服软,那以后嬷嬷就是她的软肋,她再折腾也只能是屡战屡败或一败涂地,所以现在她坚决不能妥协。
  可筱筱内里毕竟是个现代魂,身边跪着这么个对自己一直很慈爱的长者。她心里怎么能好受?终于,在她经过惊乱大病,彻底清醒后,第一次泪如雨下。
  病饿使筱筱没力气嚎啕,只是不停的默默流泪。这么个小人儿,遭了这么大罪,本来就那么可疼可怜的,这种无声哭泣的小模样越发让人看了心碎。
  姜嬷嬷早就心疼的泪流满面,筱筱还有气无力的哽咽着:“嬷嬷,对,不起!我想,我娘……我要,爹,爹,还有,哥,哥……”
  姜嬷嬷用手死死握紧嘴,怕自己嚎啕出声,还拼命的摇头又点头。过好一会儿,才声涩气堵的:“不怪小小姐,怪老奴!都怪老奴啊!我可怜的……呜呜……”
  悲伤中的两人,没有看到舱门口一闪而过的人影。
  赵承瑾夜不能寐,暗恨自己又要犯贱心软,发狠一定挺到明天再说。
  第二天早早起床,赵承瑾两眼泛着血丝,瞪着进来伺候他的全安。
  全安觉得离北地越远,他的智商越是回升,虽然主子的样子让他后脖颈发凉,他居然还能灵光一现:“一大早,小宁子那小兔崽子就巴巴跑来,说小小姐竟是哭了一夜,早起又有点发热,奴才还骂他,什么事儿比主子您……”
  话未说完,赵承瑾早已是面沉似水。全安一缩脖子,停电了。

VIP小说荣誉勋章 热心妈咪 成长勋章 银河勋章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48248  
精华
27 
帖子
9469 
财富
360751983  
积分
264861  
在线时间
5979小时 
注册时间
2008-9-17 
最后登录
2019-6-16 
大大加油更新呀,写的很好~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9935882  
精华
帖子
519 
财富
7125  
积分
1489  
在线时间
237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9-6-16 
回复 91客服 的帖子

谢谢老大的鼓励!马上就来**。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9935882  
精华
帖子
519 
财富
7125  
积分
1489  
在线时间
237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9-6-16 
    第十九章 你是祖宗(上)


全安被逼视的恨不得要遁地时,终于听到主子冷冷的声音:“在幽州病重的时候,药是怎么喂进去的?”
  全安把腰身弓得更低了点:“奴才该死!这就去给小小姐喂饭。”
  舱门口,赵承瑾一脸阴翳的负手而立。陈太医提着药箱出来,行礼后禀道:“六爷!老朽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赵承瑾一个字:“说!”
  陈太医:“总是点了昏睡穴,再灌些流食,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这孩子太小,刚大病一场,再这么下去,恐怕是……”
  赵承瑾不耐的:“解法!”
  陈太医:“臣看脉象,这孩子不思饮食,应该是郁结于心,这么小一个孩童遭此大劫,定是身心巨创,先想法让她安稳住心神才是当务之急。心结一解,饮食自然不成问题。”
  赵承瑾直直盯着舱门,久久没有回应。
  陈太医的老腿站得都有点抖时,才看到他的挥退手势。
  赵承瑾等陈太医一走,便大踏步走进筱筱的舱房。
  在距筱筱的小床还有一段距离处站定,对跪地行礼的姜嬷嬷冷冷命道:“等她醒后,告诉她,要么乖乖吃饭,乖乖上京;要么等她饿死,尸体就可以回家了!想来她家人们也都盼着她回去呢。就是不知道,看到送了命的她,会不会再多送几条命。”
  筱筱之前已经病饿的昏沉沉,被点穴强灌了些米汤,现略略清醒些。听到声音,拼命睁开眼,艰难的转向那个方向。
  开始有点模糊,闭眼稳稳神再睁开,终于看清楚了对方。
  他,他不就是在柳州西门口看到的那个贵气少年么?看到他之后不久自己就被拐了,难道他是……?可为什么?
  筱筱霎时如遭雷击,心乱如麻,但那少年冷酷的话一字不落的钉入她脑海。
  筱筱的头都要炸开了:这个该死的王ba蛋!要是自己死了,别人不说,娘亲就很难挺过去。这世的娘和前世的妈竟是性子差不多,都有点多愁善感,骨子里很柔弱。幸亏在娘家父兄娇宠,嫁人后,丈夫和她恩爱非常,对其呵护有加。更有四个出类拔萃的儿女,加之婆家一家和睦,一直顺风顺水的,没受过什么苦痛。怕是很难承受住这突发性的打击。
  自己被拐之事,估计都要了她半条命。要是得知自己那啥了,后果不堪设想。还有,不说疼自己入骨的父兄有多痛苦,就算一直病着的祖母也怕禁不住这个打击啊!
  可就算自己乖乖跟这个王ba蛋走,自家亲人就会安然无恙么?就他八成是和拐子是同伙这一点,自己这一去,这辈子都不会再见父母亲人了!那对家里亲人们而言,这跟自己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念及此,哇的一声,筱筱将被强灌的米汤和药一概呛出,抖肠搜肺,炽胃扇肝的痛声大嗽起来,一时面红发乱,咳的抬不起头来。
  姜嬷嬷顾不得太多,从地上爬起来,忙着给筱筱捶背顺气。没有发现赵承瑾也已经冲到床前。
  赵承瑾伸了伸手,终是收回,呆呆看着那个折腾的气息奄奄的小人儿。等姜嬷嬷把一切收拾停当,筱筱又昏昏沉沉睡去。已经呆站良久的赵承瑾才木木转身而去。
  全安一直看了个全程,屁也没敢放一个,夹着尾巴颠颠跟在主子后面。心里却是活泛的很:主子对这个千金丫头的心思不一般啊!非常滴不一般!可是为什么呢?莫非?……呸!我抽你个心思龌龊的,那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呢,再说咱们爷何时对女色上心过?身边连女婢都不耐烦用的爷,为什么会对这么个小丫头青眼有加?才刚咱家可是看得清楚,爷开始说狠话,后来那心疼额小眼神,甚至差点亲手伺候那丫头。为什么捏?为什么捏?算了!不管为什么,主子在意谁,咱家就敬着伺候着谁。嘿嘿!肯定错不了。
  赵承瑾自己在舱房里,一会坐着发呆怔愣,一会儿烦躁不安的走来走去。最后还暴躁失态的砸了个茶杯。
  全安知道主子虽然号称鬼见愁,行事却从不粗俗急躁,小小年纪就很少有失态失仪之举。今儿个这情况几乎没有发生过。
  贴心奴才全安觉得自己该上场了。他收拾干净后,又给赵承瑾上了一杯新茶。然后并没有退下,而是躬身开口道:“主子容禀,奴才才刚听太医说话时,就有个想法,关于小小姐的……”
  说到这儿,他故意顿了顿。
  赵承瑾抬眼看他,声音听似冷冷,却掩不住一丝焦躁的急切:“有话快说!还等着爷给你赏钱呢?!”
  全安赶紧一躬身应是,接着说:“小小姐还是个孩子,孩子么,就得哄着来,讲道理或吓唬有时都不太灵的,要不,怎么人总说哄小孩呢。至于太医说的心结,一个小孩子有什么心结啊?不过是小孩子脾气没顺过来,顺着她哄哄,八成也就好了!”
  赵承瑾的阴天脸,肉眼可见的开晴,嘴上还硬得很:“一个买来的小丫头而已,还要人哄,真是反了天了!”
  全安心道:咱家看到您嘴角上扬了。嘴上却说:“爷!这可不是一般的丫头,是个千金丫头呢,一个不小心,一千两就可能打了水漂,您品性高华不沾铜臭,奴才可是心疼的要死,更何况这里面还有您的孝心,万一那啥了,也不吉利不是?”
  赵承瑾嘴角挑得更高,脸上却做出那倒是的表情。等完全控制好表情才说:“算了,听你这么一说,爷就勉为其难哄哄她。你可得记着,以后让人好好tiao教tiao教她,免得失了尊卑。”
  全安一连声的应是。
  赵承瑾背着手踱了一圈,心中有了主意,施施然出了房门。
  昏睡中的筱筱再次被饿醒,心里越发敬佩那些绝食而亡的英烈们,意志该是何等坚定才做得到啊?
  尤其当桌子上摆满色香味俱全的饭菜,饿了的人就像被下了子母盅,饭菜是母盅,腹中的就是子盅,意识完全无法控制的向一起勾。
  身为前世的资深吃货,筱筱内里涕泪交加,绝食虽然是别无选择的法子,可也太tm煎熬了!不试永远不知道这种死法这么有挑战性。
  连死都这么艰难,这样的穿越人生是何等悲催啊?贼老天!我是杀了你老爹,还是抢过你老婆?凭什么这么害我?!筱筱又开始问候贼老天的八辈祖宗。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9935882  
精华
帖子
519 
财富
7125  
积分
1489  
在线时间
237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9-6-16 
   第二十章 你是祖宗(下)

姜嬷嬷寸步不离地守着筱筱,隔着被子都能听到她饿得肚子里如鼓的响声,心疼的她眼圈又红了,忍不住再次柔声劝筱筱吃点饭。
  筱筱先是不应,后来又扒开被子,可怜巴巴的求她:“嬷嬷!抱!”
  姜嬷嬷以为她终于要吃饭了,哪会不应,赶紧欣喜的抱起她。
  谁知筱筱指向门口。姜嬷嬷不解,但也由着她,抱她过去。
  到了门口,筱筱要去拨门上小窗口的布帘。
  姜嬷嬷赶紧腾出一只手替她掀开。
  筱筱的小身子往前直探,几乎要探出窗口,眼睛贪婪的看向窗外。
  这是她从被拐至今,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
  眼前,一江春水东流去。
  远处,两岸烟柳如梦中。
  外面自由自在,生机勃勃的一切,似乎离自己都那么遥远。
  看着看着,筱筱的腹中饿意全化为一腔酸楚,眼泪不知不觉间涌了出来。
  赵承瑾眼里就是这样难忘的一幕:眉目如画的小女孩儿,痴痴看着远方,泪眼婆娑,一脸凄楚。
  有种让人惊心动魄的疼惜,恨不能把最美好的一切,都捧到她面前,只求她一展颜。
  姜嬷嬷最先发现门外的赵承瑾,赶紧抱着筱筱闪开门口。
  等门被打开,赵承瑾却没有立刻进来。
  筱筱是一眼都不想看他,她指着床要回去。
  姜嬷嬷犹豫的看一眼赵承瑾。
  赵承瑾这时开口了,语气异样的柔和:“还不赶紧进去?病还没有好彻底,站门口,看再受了风。”
  姜嬷嬷压住心里诧异,赶紧微躬了躬身,把筱筱抱回床上,又用被子盖好。
  赵承瑾也跟了过来,居然还坐到了床边,然后对吃惊中的姜嬷嬷一挥手。
  一直候在门口的全安把她带出去,还体贴的关上舱门。
  筱筱从一躺到床上就闭上了眼睛。
  赵承瑾默默打量她,和初见比,她原先婴儿肥的小脸消瘦憔悴了不少,想起刚才她对外面世界的渴望,心里那股疼惜愈烈,自己都没察觉到已经由语气里带出。
  他哄她道:“好好吃饭,等你病好了,就让嬷嬷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筱筱睁眼,一字一句的:“我,不要玩,我,要回家!”看着赵承瑾瞬间沉下的脸,筱筱哼了一声,闭眼偏头不理他。
  赵承瑾却在她闭眼前,看到里面满满的讥讽和憎恶。
  让他忘了对方还是个孩子,皇子脾气再现暴涨,语气骤冷:“你就死了回家的心思吧!你人是爷救的,也是爷买下的,卖身契俱在。爷不在乎那千两银子,却不准谁挑战爷的面子!即使你爹娘找来,爷不放,谁敢从爷手里夺人?”
  筱筱呼的用被子蒙上头,否则她会控制不住的扑过去,咬死这个罔顾人性的王八蛋。
  门口的全安忍不住咳了声,我的六爷喂!说好的哄孩子呢?还有那是个几岁的小娃娃,您说权威面子什么的,她也得听得懂啊?
  里面的赵承瑾听到这声咳,终于想起原定计划。
  再看看床上那个像是明显耍小孩脾气的,心里难得一讪:几辈子的老鬼了,怎么和一个小屁孩较真起来了?
  咳咳!假咳两声,把语气又切换到柔和频道:“乖了!好好吃饭,不久就送你回家,不乖就一辈子不让你回!”
  被子里的小人儿一动没动。赵承瑾只能又把类似的话说了两遍。
  终于,被子里,闷闷的奶声奶气:“你,大坏人!不信!”
  赵承瑾的心意外软呼呼的:“要不这样,你先养好嗓子,然后和我说说,你怎么才会信我。”
  被子里:“不!回家,才信!”
  赵承瑾:哄孩子什么的真讨厌!爷将来才不要这些讨厌的小鬼!
  (各位看官:坐等六爷往死里打脸)
  他耐着性子继续哄:“现在回不去的,船停不下来,等到了京城,爷就给你家送信儿,成不?”
  被子里的筱筱脑子转了好几圈,尤其是这人前面暴露本性的那些话,还有他的言谈举止和排场,自己猜他是人贩子这点应该是猜错了。这人十有八九是高官显贵,比薛大傻子更有权势。
  可到底为什么非得顺拐自己这个无名小卒呢?还这么大费周章,软硬兼施的。
  自家也不是高门大族,家里也没有什么秘籍宝藏惹人觊觎。自己更是没什么出奇的,尤其还是个三寸小豆丁。
  看那人虽然阴狠毒辣,却也不像恋童的变态。呃,有点想多了。
  不管筱筱有多少疑问百思不解,有一点她很清楚,这个人绝对不会放自己回家,至少现在不会。
  虽然这点让筱筱恨之入骨,甚至绝食相抗,可她现在不想死了。
  死也不容易不说,从某种程度上,自己的命也不全是自己的,活着有时也不能全为了自己,还有父母亲人,尤其是父母。
  前世那么坚强的女汉子,今生才这么几年就把自己养娇了?
  无论哪个时代,在孤苦无依时,都得提醒自己那句话:你不坚强,哭给谁看?
  何况现在也不是实在活不了,活着就有机会回到爹娘亲人身边,现在最关键的是先让家人知道自己活着,省得他们忧心煎熬,至少彼此都有个盼头。
  感觉这个“薛大傻子”把自己当真的小孩待,索性就用小孩的样子来。
  话说妹子,你现在真的是小孩的样子呢。
  想到这儿,筱筱悄悄掀开被角,露出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面盛满天真无邪,让赵承瑾完全忘掉她之前不似孩童的眼神。
  赵承瑾精神一振,温柔的语气用的更加娴熟,反复强调会给她家送信,说得连自己都差点信了。
  小丫头毛嘟嘟的双眼,睁的大大的:“真的?”
  赵承瑾仪态的猛点头。
  真的!比珍珠都真。
  小丫头:“就送,才信,娘,急,会病!”
  赵承瑾木下脸,真是个难缠鬼!
  见他变脸和沉默,小丫头小嘴一扁,大眼一眨,睫毛上就挂了一大颗晶莹的泪珠。
  赵承瑾心里举手:得,爷怕你了!你不是难缠鬼,是祖宗!
  他无奈还得赶紧哄祖宗:“行行!这就写!你别哭了!”
  小丫头立时破涕为笑,真是小孩脸说翻就翻。小手还抓住他的衣袖:“我,写,要,回信。”
  赵承瑾一呆:你会写信?
  嗯嗯,小丫头小鸡啄米般。
  赵承瑾:爷好像掉坑里了。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9935882  
精华
帖子
519 
财富
7125  
积分
1489  
在线时间
237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9-6-16 
     第二十一章  赐名刁刁

不甘心于自己的妥协,赵承瑾恼火的命令筱筱先吃饭,否则一切都免谈。
  那丫头歪头审视着他,好像严重质疑他的诚信。眼看赵承瑾的小暴脾气又要发作,她却乖乖软软的:好~
  整得赵承瑾的心,也跟着很没出息的一软,随即又有点恼,忍不住再次寻衅:“既然跟着爷,爷就给你赐个名吧。”
  筱筱不假思索的:“有,筱筱!”
  赵承瑾绷起脸:“以后只能叫我给你起的名字!”
  筱筱心里翻翻白眼,嘴上却:“你说?”
  赵承瑾凤眼一瞪:“你来你去的,没规矩!以后好好学规矩,学会怎么称呼爷!”
  筱筱上下打量他一番,摇摇小脑袋,犹疑的:“不老,不是,爷爷,好看!哥?叔?”
  赵承瑾脸上莫名做烧,他认为是气得,愤愤然一挥手:“朽木不可雕也!随便你!”
  刚想甩袖而去,又停步冷脸:“咳咳!记住,以后你就叫刁刁了!”哼!小小年纪刁钻古怪,叫刁刁名符其实。
  筱筱:貂貂?把我当宠物养的意思?
  小丫头忽闪着大眼睛不言语,赵承瑾意识到她听没明白,遂带着点恶意的解释:“就是刁钻的刁。”
  看到小丫头的脸瞬间一呆,赵承瑾竟然幼稚的感觉心里像是开了花。
  谁知很快,那丫头怪模怪样的耸耸肩,还嘀嘀咕咕:“学问,差,不,雅。”
  听得赵承瑾头顶又滋滋冒烟,人家却两手抱个小拳头:“谢!”
  赵承瑾心里感慨:老七啊老七!没想到你好几辈子,竟都是娶了这么个刁媳妇,爷怎么似乎不太羡慕你了呢?
  刚生过病和绝过食,不敢让筱筱大吃大喝,只让她用了点儿清粥小菜。不过筱筱心里有了希望,精神了很多,指挥那位自称爷的赶紧准备,她要给家人写信。
  等笔墨纸砚备齐,只有全安一个有幸看到这样一幕,自家主子冷木着脸,抱着那个千金丫头坐在桌边,那丫头则兴致勃勃在纸上乱画,呃,写信。
  关键人家小小姐还不喜得坐呢。她人小够不到桌子,本想站椅子上,被主子斥为没规矩,难道坐爷怀里就是有规矩了?
  赵承瑾看着那个说自己会写信的小人儿,画了满满一张鬼画符一样的东西。完事还殷勤的把笔递给他,那意思邀他也写一封。
  赵承瑾倒也没拒绝,昨晚他收到默一的飞鸽传书,没想到王家竟因这个女孩子的丢失,发生了那么大的变故。虽然那也不足以改变他的决定,但对上小丫头时,多少有一点心虚。所以他才同意写这封信。反正只告诉他们,他家女儿享福着呢,别一家子为了个毛丫头净干傻事。
  哼!好歹上辈子也是文武栋梁兼有之家,这辈子怎么这么稳不住阵脚呢?算了,这都无所谓了,爷就是为哄着这个刁钻难缠的丫头消停些,省得老烦自己。
  赵承瑾因要写信,想把筱筱放回床上,筱筱不干,她要全安抱着她,站一旁看他写。
  赵承瑾斜她一眼:“你认得字?”
  筱筱摇摇头,但马上指指全安:“念!”
  全安得求生欲多强啊,赶紧哈腰:“小小姐!奴才也不认得字。”
  看到赵承瑾先是鄙视的眼神,后又小人得志的嘴脸,筱筱怒了!她指着自己的“信”对赵承瑾:“念!”那意思,你不也看不懂我写的?牛什么牛?
  果然赵承瑾对着她那张鬼画符皱了皱眉。
  筱筱:切!小样儿的,谅你也看不懂!姑奶奶用的是二十世纪才出现的QQ表情加漫画。你要是懂,姐敬你是一条穿越汉子。
  而类似的表达方式,她曾给自己的爹爹用过,呃,画过。相信老爹定猜的出,看得懂。从祸事发生已经过去近十天,估计爹爹已经赶回家里了。
  筱筱之所以没写,一是,她确实太小,还没学写繁体字,二是,她也不相信那位爷,不想让他看她写的什么。甚至她觉得,他也许压根就是哄她,怕是不会送走这封信。
  所以筱筱对着全安:“抱!”那意思你不给念,我也得看着。为得看那位爷到底会怎么写,通过内容猜猜,这两封信被送出去的可能性。
  赵承瑾也懒得和她一个小屁孩计较了,把她递给全安。全安接过来,按要求抱着她站一旁。
  筱筱不错眼珠的看着赵承瑾写什么,虽然很多繁体字她不认得,可她认为有前世的大学生底子,连猜带蒙也应该差不多。可惜看了半天也没大看明白,忘了人家不仅写繁体字,还用的是古文措辞。
  筱筱沮丧的垂下小脑袋。
  这时看似全神贯注写信的人,微侧头看了她一眼,眼里闪亮,嘴角微挑。
  看得全安忙把头垂下。
  赵承瑾写完,把笔放下,向全安伸手。全安多机灵,赶紧把怀里宝贝送出去。然后很有眼色的吹干纸上墨字。
  筱筱赶忙向他伸手要信。全安眼神飘向赵承瑾,见赵承瑾微抬了抬下巴,这才把信捧到筱筱面前。
  筱筱认真的又看了一遍,还是看不太明白。不过心里倒是有了个主意,她指了指空着的落款处,看向赵承瑾。
  赵承瑾脸微一沉:“爷的名讳也是谁都能知道的?”
  筱筱也没坚持,到这个时代快六年了,对当今的很多礼法规则,她虽然心里不能接受,面上也不得不遵从,大不了想办法曲线救国。于是她一把抓过笔,在信中落款处麻利的打了个叉,再画了个V。
  看得其他两人都是一惊,齐齐变了脸色,赵承瑾是惊怒,以为筱筱故意破坏捣乱。全安也是差不多想法,不过多了一条惊吓。
  那个不知死活的小丫头,却似很满意的放下毛笔,嘴里叹道:“好,了!”
  全安觑了眼脸色不好的主子,小心翼翼的问:“小小姐!这是怎么个意思?”
  筱筱的小胖手指点了点叉,再点点自己:“错!”,然后点点v,又指指赵承瑾:“对”。
  其实她心里想的是:对你个头!叉是宰了你,V是那样我就胜利了。
  这些记号连娘亲和三个哥哥都看得出是她的手笔。当年大哥考秀才,她就让娘亲给大哥的荷包上绣上V,还巴巴给不解其意的家人解释了一下,当然是歪解,反正引申到成功胜利什么的就行,肯定不能说是英文。
  不过这个莫名其妙的符号和说法,倒是极大愉悦了某人,心里莫名暗爽的赵承瑾,脑子一热,当着筱筱的面,命人在下次停靠时,马上把信送出去。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8545823  
精华
帖子
财富
280  
积分
5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1-16 
最后登录
2019-6-3 
什么时候更新
‹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