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8 | 浏览:6033|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穿越刁后很嚣张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9935882  
精华
帖子
528 
财富
7802  
积分
1628  
在线时间
24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9-10-16 
   
第九章 被香菱了(上)


很多大人都爱武断的替孩子们做决定,从而忽视了他们也是有自己想法的,尤其内里还不是孩子的筱筱。
  大人们理所当然的认为,出门踏青肯定是孩子们的最爱,所以最该事先被问意见的筱筱,直到成行时才知晓。
  所以筱筱正因为这个不高兴呢,她嘟着小嘴,沉着小脸,坐在她二哥王泽楠怀里,任由哥哥如何轻哄好劝,就是一声不吭,更是不搭理隔着车帘,一个劲儿讨好她的四叔王景冬,谁稀罕跟他踏青放风筝啊?
  筱筱内里是个爱操心的成人魂,又对古代的医疗条件没信心,这段时间正因生病的三哥和四堂弟忧心忡忡,根本无心出门游玩。可又不好扫大人们的兴,别别扭扭的被带出门,当然不会给始作俑者好脸色。二哥王泽楠不过是受了牵累。
  王景冬为了自己那点小心思,对着二嫂苏氏做保证,胸脯拍的梆梆的。
  苏氏虽然并不看好小叔子的保证,可想到有靠谱的霆哥儿跟着,一个一直跟着筱筱的得力嬷嬷,小叔子和霆哥儿各带一个贴身小厮,都是比较牢靠的人,也就放下些心。
  王家从武,家丁婆子多有些拳脚,尤其霆哥儿的武力值目前在王家能进前五。因此苏氏才听从了小叔子轻车简行的建议,没派太多人跟随。
  一行七人,车把式老周,筱筱、王泽楠和施嬷嬷坐车,王景冬骑马,两个小厮跟车,一径出门而去。
  极疼妹妹的王泽楠,察觉出妹妹的不情愿,但是想到这段时间,妹妹一直担忧家里两个生病的弟弟,现在弟弟们的病情已经大有好转,外面也正是好景致,该是带她出来散散心。所以不仅支持四叔的建议,他还放弃骑马,和妹妹一同坐车,就是为了好好哄妹妹开心。
  王景冬在车外也对着小侄女漫天许愿,明明从家带了风筝,他还大喇喇的声称,定要给筱筱再买个大美人风筝,听得车里的筱筱和霆哥儿直翻白眼。
  四爷为了证明自己说话算话,反复叮嘱车把式老周好几次,从西城门出去,因为靠近西城门,有一处很热闹的街道,那里有各种各样的风筝卖。
  到了那条街道,筱筱被二哥抱下车,别看王泽楠还是个十岁出头的小少年,又长了一张酷似苏氏的漂亮脸蛋,却天生一把子力气,又是从小习武,生生多了一股子英气,使得他的漂亮一点都不娘。隐性妹控的他不假别人之手,一直抱着筱筱。
  一路走来,筱筱的小别扭早就散了,尤其不愿为难疼宠自己的二哥,她挣扎着要下地,想自己走。
  王泽楠好性的哄道:“妹妹乖!这里人多,你人小,万一被撞到踩踏就糟了!哥哥不累,抱得动你。”
  王景冬这时也想起自己的责任,咋咋呼呼的:“来来!乖小三儿,四叔抱着你,四叔个子高,你看的更远!”
  王泽楠和筱筱又是齐齐翻白眼。
  王泽楠:四叔就您那臂力,还是省省吧。
  筱筱:最讨厌小三儿这个称呼了!
  她丝毫不给四叔面子,果断摇头,趴在王泽楠肩头不理他。
  王景冬有点讪讪的摸摸鼻子,他向来和子侄辈没大没小,也不以为忤。马上又大呼小叫的吆喝着去买美人风筝。
  正说着,身边人潮涌动,纷纷奔向不远处锣鼓喧天的方向。一打听才知,这几天来了一群外地的杂耍艺人,各个技艺超群,节目新颖,这几天火得很。
  听了这话,两个孩子没有太大反应,倒是叔叔辈的那个心里痒痒起来。
  王景冬正要撺掇着两个侄儿(女)去围观一下下,忽听身后传来一阵驱赶行人的吆喝。回头一看,一队人马从西门浩浩进来。人马都非寻常,再加上吆喝的开道声,九成九是权贵。
  细看领头那匹骏马上的少年,果然龙姿凤表,俊逸非凡。不过就筱筱那非孩童的直觉,总觉得那少年眉宇间有股子阴郁。虽然他贵气十足,论颜值也不低,但就阳光度上比,和自家三个哥哥差远了,也因比使颜值降低不少。
  筱筱刚要移开目光,骑马上的那个少年,目光如电扫了过来,筱筱竟是觉得这束目光似乎直定在自己身上,抬眼对视间,那双凤目里似乎有电光火石般。
  去!自己真是神经过敏了。筱筱忽略了那股子莫名的怪异,只暗道自己自作多情。收回目光,轻轻捏晃了下二哥的耳朵,催着有点愣神的他快走。
  王泽楠正在心里暗赞,马上那位少年的气度不凡,猜想这是哪里来的权贵家公子。被妹妹一催也就回了神。加上没心没肺的四叔王景冬又在怂恿着去看杂耍,兄妹二人也就随喜了。
  他们没有看到,身后那个贵气少年已经勒住马,微眯着眼睛一直看着他们的背影。好一会儿,才对身后的人挥了挥手。
  这边的王家人等也到了耍杂技的摊圈外。你还别说,这帮子艺人还真有一套,不仅四爷王景冬看得津津有味,连王泽楠都对其中两个人的拳法对打大感兴趣,那两个人还真不是一般的花架子,有几招让懂行的王泽楠都有些手痒,恨不能学着比划比划。不过怀里抱着宝贝妹妹,只能过过眼瘾。
  经历过现代高科技娱乐的筱筱,是不会对这些太感兴趣的,但看到二哥兴致勃勃,她也就乖乖的窝在他怀里不打扰。
  几个人看了好一会,王景冬的贴身小厮忍不住暗暗拉了拉他的袖子,又和他耳语几句。
  我去!四爷这才想起自己此行的宗旨是去会佳人的,差点忘了大事儿。看看时辰,老天!马上到了约会的时间,这还得去城外的杏花林呢。
  看看正看的兴致勃勃侄子们,还没买风筝不说,哪怕立刻起身出城,这大车小辆的估计也得迟到,要是自己一个人飞马而去还差不多。可是丢下两个孩子,这,这,好像不太好……算了!把下人都就给他俩,再说又在城里,王家的势力范围,出不了事的。
  于是王景冬谎说和友人有约,怕人家久等,他先去城外打个招呼,让两个侄儿(女)在这里玩个够,再让家人跟着去城外杏花林和他汇合,他又满口许愿,中午在杏花村有名的大酒楼请他俩吃大餐。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9935882  
精华
帖子
528 
财富
7802  
积分
1628  
在线时间
24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9-10-16 
    第十章 被香菱了(下)

看四叔那急巴巴的样子,兄妹两哪有不明白的,说什么和友人有约,分明是和佳人有约。切!怪不得非撺掇咱们出来玩呢,这是拿咱们当挡箭牌呢,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也。
  兄妹也没难为资深光棍四叔,对他表示:好走不送,您呐。
  王景冬草草嘱咐了几个下人,就慌脚鸡似的跑了。
  一起来的三个下人围在兄妹身边,几人继续看杂耍。先不急着出城,免得给王景冬当灯泡。
  又看了一会儿,筱筱担心二哥抱她这么久,胳膊受不了,又要求下来。施嬷嬷早就和王泽楠请求了好几次,要换把手。是王泽楠非要坚持的,他觉得娘亲这么信得过自己,把妹妹交给自己,可不能随随便便就放手。
  这回筱筱很是坚持,不得已王泽楠把她换到施嬷嬷手里。
  两人换手不一会儿,筱筱觉得身边的人越来越多,正好圈里的艺人表演到精彩处,人群猛地往前涌动,一下子就把几个人冲散了。
  王泽楠虽然有武功在身,毕竟还是个十岁出头的少年,被眼前几个人高马大的人一挡,一时就失去了妹妹的踪迹。
  抱着筱筱的施嬷嬷极力躲开旁边人的推搡,想往人少处挤。突然她右腿弯被人狠狠一踢,她的腿一软,同时抱着筱筱的手臂也被刺了一下,控制不住的一松,瞬间手里的小主子易手。她的人也摔在地上,紧接着有人又在她的头上猛踩一脚,随之后面的人又控制不住的踩踏到她身上……
  那头筱筱在被易手的同时,一个帕子死死捂在她的口鼻。在施嬷嬷手松的时候,筱筱就觉得情况不妙,此时更是本能的屏住气,只是这个6岁的小身板儿实在不给力,挣扎的效果如同蚂蚁撼大树,在晕过去的刹那,筱筱脑子里飘过一行字:惨了!被香菱了!
  等筱筱有点迷迷糊糊的意识时,就听耳边有个公鸭嗓男声:老三!这丫头怎么还没醒?该不是你用药太多了吧?可别弄坏了这么个能挣大钱的极品货啊!
  一个粗嘎的女声:“哼!二当家别是小瞧我的手艺,这丫头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娇生惯养的,肯定娇性些,再等一会就醒了。只可惜了,没弄到那个抱着她的漂亮小子,看样子是个练过的,要不,老娘非得搂草打兔子,弄他两棵摇钱树。”
  男人又说:“你就别贪心不足了,别看这两孩子穿着不显,一看这通身气派,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娃,跟着他们的下人也都有些身手,能弄到一个就是侥幸了,咱们这笔买卖本来就是搂草打兔子,千万别再多生枝节。好了!我把那三个小子身上的东西搜搜,再灌药换衣服,你弄这两个小丫头。”
  那个女的哼应了声,然后就听窸窸窣窣的声音。
  筱筱的意识已经彻底清醒,心剧烈的砰砰乱跳,昏迷前的念头又蹦出来:悲催的!被拐了!该不会从此变成苦香菱了吧?这是把甜宠文变虐文的节奏么?贼老天你敢耍我!姑奶奶问候你八辈祖宗!
  筱筱强压下诸多情绪,瞬间闪过各种自救方法,念及自己现在的幼童小身板儿,她又忍不住绝望的要死。可这辈子的好日子刚开始,轻易就死怎么甘心?万一死了也回不到现代,再穿个苦菜花身份,或者魂飞魄散再无来世,啊!啊!绝对不许!
  筱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感觉到此时是躺在地上,身下有些稻草,偷偷睁个眼缝儿,周围光线较暗,模糊看见自己身边没人。赶紧偷偷把两个手腕上的银镯子褪下来,藏到身下的稻草里。
  一会儿那个拐子婆就过来,从地上揪起筱筱的小身子,从头到脚把她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搜捋走。因为年纪小,又刚出孝,筱筱身上并没带太多值钱的物什。所以她两个手腕光秃秃的,也没引起婆子怀疑。
  期间筱筱一直装晕。等那个婆子粗鲁的扯去她的外衣时,筱筱吓得睁开了眼,就见一个面相看似憨厚,身形五大三粗的婆子。
  筱筱做出一副惊吓孩童的样子,揪着自己的外衣不撒手。那个婆子立时面目狰狞,拎起她,几步走到一个角落,依稀看到那里躺着一个奄奄一息,却全身不断抽搐的小男孩儿。
  恶婆子一指他,语气阴狠的恐吓道:“小丫头片子,你要是不乖乖听话,老娘就像对他那样,打断你的两条腿,再割了你的舌头!”
  筱筱感觉自己的心跳骤停,接着浑身战栗起来,不是吓得是恨得,前世她就对拐卖儿童的人贩子恨之入骨,常说:国家应该改改刑法,一旦抓到人贩子,量刑就只有一条:枪毙!
  此时她亲眼看到人贩子竟是这么丧尽天良,看着被残害的无辜孩童,筱筱恨不能一刀捅了这些没人性的东西。
  筱筱失去理智的剧烈挣扎起来,胸中的熊熊烈火让她忍不住要大吼,马上惊恐的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
  而且她的挣扎让那个婆子更是凶相毕露,她一手改为扯住筱筱的头发,另一蒲扇般的大手就要狠抽筱筱巴掌。
  幸亏那个公鸭嗓拐子男及时拦住,嘴里急急道:“老三你又急躁了,你那一大巴掌下去,这丫头的小脸还要不要?万一破了相,卖不出好价钱,损失可就大了去了,老大肯定饶不了你。”
  那婆子又冷哼一声,虽然没再行凶,却狠狠把筱筱摔到地上。
  一时的热血后,筱筱后怕了,刚才的自不量力绝对不可取。她假装被彻底吓住,连滚带爬的逃回自己原来的位置,缩成一团。
  接着那个婆子把一身脏破的孩子衣服丢到她身上,喝到:“给老娘换上!”
  筱筱没敢再反抗,假作哆哆嗦嗦的穿衣,趁人不注意,把藏在稻草下的银手镯揣到破衣服里,希望以后能派上用场。
  刚收拾好,就听头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有亮光从上面投射下来。
  这时筱筱才看清,她是在一个地窖里,里面除了一男一女两个人贩子,还有三个男孩两个女孩,他们都被吓得藏头缩身,萎靡一团。
  地窖口有人有些急促惊慌的说:“二当家的,老三,快把几个货物规整好,提上来,马上转移,有人追过来了!”
  话音刚落,地窖里的两个拐子手脚麻利的用帕子把几个孩子迷昏,筱筱也不例外。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9935882  
精华
帖子
528 
财富
7802  
积分
1628  
在线时间
24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9-10-16 
   第十一章 爷要顺拐(上)

再次醒来的筱筱,全身疼得厉害,很快意识到是被颠簸的,她现正被丢在狂奔的马车上。
  这个时代的马车没有橡胶轮胎,路况更是远远赶不上现代,车内空间狭小,能舒服才怪。而筱筱依旧发不出声,还因被用了药而四肢酸软。
  车里有三个人,筱筱,拐子婆,和另一个被拐的女孩子。看身量,那个女孩子年龄比筱筱略大些。虽然看着瘦弱,却长得极为水秀,她的面色惨白,昏昏沉沉的,不知是被药的,还是晕车。
  本来紧张地留意着车外的婆子,似乎察觉到筱筱的动静,目光警觉的扫过来。筱筱赶紧闭眼,假装还晕晕乎乎的。
  突然,车外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赶车的拐子男仓惶回头,就见一队人马从后面飞驰而来,吓得他心里直突突。看那些人的穿衣打扮和坐下马匹,多出自权贵之家。该不是那丢孩子的人家找来了吧?
  一路上,这位二当家的心就一直提溜着,想着他们这群人一起行事多年,发了不少财。都说富贵险中求,期间几次险些失手被捉,所幸最后都是有惊无险。
  这回又遇到了硬茬子。上午拐来的那个小丫头,应该是来头不小,一看就是大家女,细皮**,玉雪剔透,绝对的美人坯子,虽奇货可居,可冒的风险也是极大。
  其家族很可能在此地势力不小。孩子刚丢不到一个时辰,她家就和官府挂钩张网,使得他们不得不慌忙分散转移。老大给了他和老三最好的马车,负责把这两个极品货送至幽州。
  骑马一天就能到幽州。但马车做不到,加上跑得太急,怎么也得在半路驿站打个尖儿。
  路上耽搁时间越多,变数越大,二当家的总觉这笔生意从刚一得手,就始终被人跟踪。为此,他还没少被老三讥讽,堵他说:要是有人跟踪,怎会不出手抢回?
  等顺利到了窝点,他才稍稍放心。谁知很快老大就发来消息,风紧扯呼。
  现在,二当家又有被人盯梢的感觉了。所以看到后面赶上来的人马,他能不吓破胆才怪。他本能的把车拉到路边,打算万一情况不妙,就弃车窜到路边的林子里。
  谁知那队人马从他们身边疾驰而过,没做片刻停留。二当家这一身冷汗额,差点把夹衣湿透。暗暗庆幸又是有惊无险。
  车里的筱筱却绝望的几欲崩溃,好好的逃命机会就这么转瞬即逝。
  驾车的那个拐子男向车里招呼一声,他要去旁边的小树林撒泡尿。才刚过去那队人马,把他吓得差点尿裤子。
  不是他胆小如鼠,刀尖上行走这么多年,全靠自己谨慎多谋,极高的警觉度让他好几次险里逃生,还当上了二当家,绝对不是白给的,偏偏这次他总有一股不详之感。
  他们的势力范围在幽州及其南西几个郡,东边的柳州本不是他们的“业务范畴”。谁知老大心血来潮,非来这盛名远播的柳州打回“野食”。真还捞到两个极品货,尤其是今天这个小丫头。调jiao个几年,绝对能卖出个天价。
  可也正因为这个小丫头,带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险气息。他觉得之前被盯梢的感觉,绝对不是自己疑神疑鬼。难不成这个小丫头是官府钓他们的诱饵?
  不说拐子男的惊疑不安,车里这时也有些乱。车停在路边,听到又有马蹄声传来。拐子婆警觉的直起身,听声音是从前面幽州方向来的,感觉人也不多,她才微微放松些。
  这时身边那个大些的女孩子,却因晕车,突然哇的一声呕吐起来,污物喷了婆子一身。把婆子气得狠抽了她一巴掌,骂骂咧咧的清理收拾。
  另一边的筱筱却惊喜欲狂,机会又来了!她也听到又有人马过来,恰巧拐子婆的注意力又集中到另一个女孩,机不可失,再不容错过。
  趁婆子不备,筱筱摸出那两个小银镯子,紧张的手都有些抖。等对面的马蹄声靠近,她悄悄掀开身边的车帘,探出头和手。
  官道不宽,对面的人从旁过去,和她们的车距不到两臂,所以筱筱看得清清楚楚,来人有三,领头的是个身姿挺拔的少年,浓眉大眼,肤色微黑,狼腰乍背,英气中一股子彪悍。他身边两个随从模样的人也透着同样的彪悍之气。
  筱筱顾不得太多,使出吃奶的劲儿,把银镯子丢向那个少年。但不给力的小胳膊,又被用了药,软绵绵的,竟是连人家的衣角都没捎到。
  本来目不斜视的少年,立时眼如利剑扫来,周身气场骤然凛冽。等看清筱筱的孩童模样,还有那枚“暗器”。淡淡收回目光,欲催马继续前行,他以为这不过是个顽劣孩童的恶作剧。
  见状筱筱急了,又把另一个小银镯子死命的砸了过去,这次差点砸到。
  闪过“袭击”的少年略有恼火,冷冷的再次看向她。
  筱筱急得眼泪扑簌簌掉下来,正要打手势做口型,忽的被一股大力,粗鲁的揪离车窗,那个拐子婆发现了!她暴怒的一把掐住筱筱的小脖子,就要下死手。
  外面赶车的拐子男也回来了,看到车旁的三人吓了一跳。勉强堆起笑,带着卑微的问:“三位爷可有什么吩咐?”
  车里正要行凶的婆子听到这话,放开筱筱脖子上的手,改把她牢牢钳制住的同时,抬高声对着外面道:“当家的!替我和几位爷陪个不是,刚才咱家的淘气丫头,又用东西乱砸人了。还请几位爷大人大量,别和咱这野丫头计较。”
  拐子男马上会意,点头哈腰的给三人陪不是。
  英气少年虽心存犹疑,却也不是爱多管闲事的人,自始至终没发一言,盯着里面悄无声息的车子,沉吟片刻,才对拐子男摆了下手。
  拐子男如获大赦,急急驾车就走。
  身后的英气少年下意识低头,地上正丢着那两支可怜兮兮的小银镯子,抬头远目有点仓皇逃窜意味的马车,微皱了皱眉,若有所思。
  旁边的随从正要问他,英气少年却摆摆手,制止了他,转头,双脚一磕马鞍,刚出去几步,却又勒住缰绳,顿了顿,第一次出声:“张勇,去把那两个镯子捡回来。”
  那个叫张勇的领命而去,另一个人却有些奇怪的又要发问,看到主子一副我不想说的架势,就把心中不解生生憋了回去。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9935882  
精华
帖子
528 
财富
7802  
积分
1628  
在线时间
24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9-10-16 
   第十二章 爷要顺拐(下)

三人不知道,那个被他们认为恶作剧的小女孩,此时的境遇有多么惨。拐子婆恶狠狠地在筱筱幼嫩的小胳膊小腿上死命的掐拧。这还是因先前有二当家的警告,她才强忍着没狠抽筱筱大嘴巴子。
  可怜的筱筱这时却感觉不到疼,早在拐子婆把她从车窗扯回来,她就再次被迷晕,这次拐子婆可是下了重药,一时半会儿,筱筱是醒不过来的。这也是为什么先前那个少年没有听到车里有挣扎的声音。
  哪怕筱筱都这样了,暴虐的拐子婆还下这样的黑手,真真是人面兽行。
  还是赶车的拐子男惊魂稍定后,听到车里那婆子的动静,猜到她在干嘛,不得不再次警告她,她才悻悻的罢手。
  经过两次惊吓,拐子男再也不敢走官路了,改走下道小路。虽然路很不好走,为了安全起见,大不了贪点晚。眼看夕阳西下,前面有片树林,稍作休息,再赶一个时辰,老巢幽州就会在眼前了。
  拐子男稍稍松口气。这口气还没松彻底,心又提了起来,他又听到了马蹄声。
  拐子男刚要躲避,从树林冲出七八个人马,很快就把他和马车包抄在中央,当头两匹骏马,其中一彪形大汉勒住马后,双手抱胸,露出腰下一把大刀,一对虎目瞪视着他。
  拐子男双腿一软,差点从车辕上掉下来,几乎是滚爬着下了车,直接就跪地上了,声音颤抖的:“几位爷饶命!小的没有多少银钱,愿意都孝顺给各位爷,只求各位爷,饶了小人一家四口的命!”
  那大汉重重哼了一声,对着身边那个白净少年道:“这个孙子!竟敢反污老子是劫匪!”一口京城口音。
  那个少年一张嘴更让人惊疑,怪怪的有一股阴柔之气。他没回那大汉,而是声音略带尖细的对拐子男叱道:“满嘴胡噙!你一路跟着咱们,才是居心叵测呢,来人!给咱家搜搜,看看这车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听到这种声音,拐子男竟是一时怔愣住了,这种说话的腔调,还有自称,这好像……没等他想明白,就被一声粗嘎的惊叫拉回心神。
  马车门已经被人猛地拉开,里面的拐子婆一手抱着筱筱,另一手还搂着另一个女孩,看似满脸惊慌,嘴唇哆嗦,语不成句的:“大,大爷,几位,民,民妇……”
  跪在地上的拐子男,赶紧连连磕头,解释讨饶。
  那个阴柔少年却阴阳怪气的:“你说你夫妻带两闺女去幽州看病,着急赶路,才和咱们走了一样的路?且不说这下路和官道比谁快谁慢,就说你这两闺女,呵呵?……”
  虎目大汉马上接口:“压根不像他的种!”
  那个阴柔少年接着:“哦?那让咱家再好好看看,该不是拐来的吧?”
  拐子婆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却没敢轻举妄动,而是把两个女孩勒得更紧了些,低头掩住眼里的凶光。
  拐子男强压着惊恐,一个劲儿叫冤,他偷偷扫了扫周围,已是插翅难逃。于是只能苦苦哀求,不断编谎。
  果断换了的剧情是这样的:这两丫头确实不是他夫妻两的,是他们买下来的。他还巴巴拿出卖身契以示清白。
  居然还有卖身契?!不得不说这支拐子队伍很专业很成熟,为了应对突发情况,准备了各种后手。
  阴柔少年已经把拐子婆怀里的两个女孩细细打量了一番,留下那个大汉听拐子男继续鬼扯,他打马去往林子里,像是去和谁禀告。
  树林里,一个贵气十足的少年先是看似漫不经心的听着,脸色却越来越阴沉,当听到车里的女孩应是被迷晕了,其中一个五六岁的脖颈处还有掐痕时,他猛地转向马车的方向,眼中突生一股子戾气,只听咔嚓一声,竟是把手里的马鞭生生折断。吓得阴柔少年浑身一哆嗦。
  贵气少年抬脚欲走,却又马上顿住,目光暗沉的看向阴柔少年。
  阴柔少年马上躬身上前一步,低声道:“主子!要不,奴才这就去把两个丫头救过来?”
  贵气少年轻哼一声,沉声唤到:“默一!”。
  一个褐衣男子应声而至,相貌衣着都极为普通,但行动间猎豹般的敏捷和眼里的精光乍现,无不显示着这是位绝顶高手。只见他单膝点地,垂首待命。
  贵气少年微抬了抬下巴:“你和小安子一起去,你该知道我要哪一个……嗯哼,是买哪一个!”买字特特加了重音。
  叫默一的男子本能的领命,却忍不住心中诧异,眼神不由的瞄向贵气少年。却见他家主子负手望天,一副今天天气好晴朗的造型。
  默一转头看向阴柔少年,对方罕见的苦瓜着脸,也不给搭桥。没办法,默一只好一边走一边和对方神交。
  两人边眼神碰撞,神会如下:
  默一:主子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是买?不是救?那女孩儿明明是被拐的,难道爷要顺拐?
  小安子:你问我,我问谁去?再说主子也是你能随便编排的?
  默一:你是主子贴身伺候的,怎会不明白主子的意图?
  小安子:故意寒碜我,是吧?才刚我就没有领会对主子的心思,要不这会儿有你啥事儿?
  默一:算了!不明白就不明白吧!一切行动听指挥就是了。
  小安子:那是自然,现问你个火上房的事儿,你说,那丫头用啥价钱买啊?低了,丢主子脸面,高了,万一主子说我败家呢?
  默一:你问错人了,我只管杀人,不管买人,
  小安子:……你杀了我得了……
  到了马车跟前,默一对着筱筱给小安子使了个眼色。
  小安子会意,遂对拐子男道:“这两丫头是怎么来的,咱家可不听你扯臊,拉回柳州一问,就什么都清楚了。不过算你走运,赶上咱家今天心情好,懒得和你较真。何况和你手上这个小丫头还有点眼缘,正巧我家老夫人要买个伶俐丫头,咱家就和你买下她了!”说完一指尚在昏迷中的筱筱。
  小安子的话一出口,别说两个拐子傻了眼,就连和小安子一伙的都摸不清头脑:六皇子这是唱得哪出戏?先前巴巴和太子求了半天,非要去柳州赏杏花,结果刚进城不久,别说赏景,气都没喘匀,就命大伙匆匆往回赶。
  半路上又改道,莫名其妙等在这片树林,刚命咱们杀出去,说是去抓不法之徒。肿么转眼就和人贩子买上了丫头?难道不该是把拐子绳之以法,救百姓于水火么?还有,堂堂皇子犯得着买一个来路不明的乡下丫头么?

VIP小说荣誉勋章 热心妈咪 成长勋章 银河勋章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48248  
精华
28 
帖子
10858 
财富
360766531  
积分
270224  
在线时间
6096小时 
注册时间
2008-9-17 
最后登录
2019-10-17 
天气晚来秋      作者:季浅颜

文案:
好看,支持!!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9935882  
精华
帖子
528 
财富
7802  
积分
1628  
在线时间
24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9-10-16 
回复 91客服 的帖子

多谢亲的支持!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9935882  
精华
帖子
528 
财富
7802  
积分
1628  
在线时间
24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9-10-16 
    第十三章  千金丫头(上)

没错,林子里的贵气少年正是赵承瑾,他早就派出默一盯着王家。这次北上他一直莫名焦躁。直到听默一传信,王家那个小丫头要出门踏青时,他才猛地精神大振,感觉生活似乎有了乐趣:爷要去看看老七的心肝宝贝,看看还是个小屁孩的她,到底有什么稀罕的。
  赵承瑾和太子一番死缠烂打,终于如愿以偿。谁知刚进柳州城,就亲眼看见小丫头被人拐了。他下意识命令默一一路跟踪,心里却是乱糟糟的:难道没有了老七,这丫头就成没根的浮萍了?前几世她可是一直掉在蜜窝里的。这辈子怎么都乱了?
  接着他又一转念:以小丫头那副小模样,被拐后的去处,定是那些腌脏地。嘿嘿!老七这是妥妥的被带了绿帽子啊。解气!可笑王家一门能人,文武栋梁,居然连个女儿都护不住,无能!可,可是堂堂的皇家媳妇,竟有可能被一些下流腌脏之人欺辱,仅想想就有一股要杀人的冲动。爷也是皇家人,这事儿果断不能忍!
  退一万步,要欺负那丫头也得是爷欺负才行,对吧?还有,王家既然护不住她,干脆爷带回去养着,救她出了苦海,他们还不得感激爷一辈子啊。顺便看看,她到底会嫁给谁?嘿嘿!不管嫁给谁,都是给老七戴绿帽子,想想就开心!好!就这么办了!
  总之赵承瑾愉快的决定了:爷要顺拐!不,是买,买下老七的媳妇当使唤丫头,哈哈!那感觉简直妙不可言!
  话说六皇子,您忘了那丫头还不是皇妃,也永远当不成七王妃了么?至于王家和那丫头会不会感激您一辈子……呵呵!
  赵承瑾心里的算盘打的噼啪响,却连默一和全安都猜不透,更何况别人,只是主子有吩咐,照办就是。
  不过全安本能的觉出,主子对这个小丫头的特别。所以他不耐烦的催促还在怔愣中的拐子男。
  拐子男的脑子终于恢复了些许运转,却惊疑不定的不断偷瞄全安,他想判断下,这人是不是在把他当猴耍。毕竟对方对自己是个什么身份心知肚明,也完全有能力戳穿他的谎言,救出两女,并把他们扭送官府。可,看样子又不太像,难道是黑吃黑?黑吃黑也不会给自己银子啊?
  被研究的全安又要暴躁时,拐子男赶紧又砰砰磕头,表示只要放他二人一马,把两个丫头白送几位爷,不要银子。
  哪知全安两眼一瞪:“以为咱家没银子怎的?爷有的是钱!喏!这是一千两银票,拿去!把那丫头和卖身契送过来。”
  全安已经失去耐心,他怕主子等得不耐烦,也来不及细想这个身价银子合不合算,无视众人对这个天价的惊悚,给虎目大汉使了个眼色。
  那大汉一个箭步上前,伸臂到车内,一把抓住拐子婆搂着筱筱的手臂,拐子婆立时疼得一哆嗦,手一松,筱筱就落入大汉手里。
  拐子婆眼里的凶光变成惧色,她自持有把子力气和些许功夫,竟然被对方捏得半身痛麻,丝毫反抗不得。
  那边全安已要过拐子手里所谓的卖身契,把那张千两银票丢给拐子男,然后从大汉手里接过筱筱,骑马回去复命。
  一群人扬长而去,丢下两个拐子再次目瞪口呆。这事儿里里外外透着邪门,莫非又是有惊无险,似乎还赚到了银子?
  在拐子男反反复复研究那张千两银票是不是假的时,全安已经在向赵承瑾复命。
  赵承瑾看着全安怀里还在昏迷中的小女孩儿,一身脏破的乡下丫头衣服,还带着些难闻的呕吐物的味儿,不禁皱了皱眉。等看到女孩儿白皙脖颈上的掐痕时,眼神又变的阴冷。
  他再次唤过默一,在默一耳边低声吩咐几句,默一领命而去。
  然后赵承瑾略一犹豫,竟把自己的披风脱下,让全安把女孩从头到脚包了个严实。
  一直心里痒痒,不明就里的大汉插嘴:“六爷!这个女孩被迷昏了,属下这里有解药,要不要给她先解了?”
  赵承瑾理都没理他,竟是要过全安手里的女孩,然后令众人改道官路,去驿站休息会儿。
  众人都跟见了鬼似的:六皇子居然亲自抱着那个脏臭的乡下丫头?!莫非这真的是个价值千金的?这,这还是那个鬼见愁六皇子吗?
  六皇子当然还是鬼见愁,默一正执行他下令的事,就是一件人鬼都怕的事。
  默一很快追堵住两个拐子,先用脚尖在地上划了个圈儿,示意拐子男老老实实待里面去,胆敢逃跑或乱动,就看他用脚在地上划出的小深沟,哼哼!试试看。
  接着把拐子婆从车上薅下来,凶悍的拐子婆在武力值深不可测的默一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默一先利索的割了她的舌头,还替她上了药,让她能一直清醒着。然后慢条斯理的把她的十根手指头,一根一根的撅断。拐子婆痛得浑身抖成筛糠,口中却只能发出嗬,嗬声。
  高手默一,喜欢默默的干活,也不太欣赏“货物”的惨叫声,所以……
  默一从容不迫的料理了拐子婆,自始自终不发一言,直至最后飘然而去。只是在割完婆子的舌头后,意味深长的看了拐子男一眼。
  被迫观刑的拐子男,这次可不仅是尿裤子了,大小便全部失禁。
  等默一走了好一阵,拐子男才清醒了些,那人的那一眼,他懂,今天的所有事他必须死死封住口,否则……
  再也顾不得拐子婆和车上还在昏迷中的另一个女孩,拐子男哆哆嗦嗦解下驾车的马,爬了好几次才爬上马背,本能的不敢回西边的幽州和东边的柳州,屁滚尿流的逃向北边。
  那边赵承瑾一行,已经来到官道的驿站门前,本打算稍作休息,给小丫头洗浴换衣上药。可先遣的人来报:驿站刚过去一批人,在找一个小女孩,还有画像。
  赵承瑾扫了一眼画像,再低头看看怀里包得严严实实的“包裹”。一摆头,走起,不进驿站,直接回幽州。
  赵承瑾没有多想,他这一举动会给王家带来多少苦难。
  首先给丢了妹妹的王泽楠,留下了一辈子的心理阴影。他毕竟还是个十岁出头的少年,刚丢了筱筱时,他只会发疯似在乱市到处找人。
  好在他的贴身随从苏聪是个老成的,让另一个小厮护着王泽楠,继续找寻三姑娘。他却直奔不远处的苏家寻求增援。

VIP小说荣誉勋章 热心妈咪 成长勋章 银河勋章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48248  
精华
28 
帖子
10858 
财富
360766531  
积分
270224  
在线时间
6096小时 
注册时间
2008-9-17 
最后登录
2019-10-17 
回复 季浅颜 的帖子

作者大大要继续加油产文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9935882  
精华
帖子
528 
财富
7802  
积分
1628  
在线时间
24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9-10-16 
    第十四章  千金丫头(下)

为什么苏聪不先去王家呢,除了因为苏家最近,还因为王家目前在家的成年男丁,就剩那个不靠谱的四爷,而且要不是因为之前他丢下两个侄儿侄女,也许不会出现这样的祸事。王家府里虽然还有老太太和几位奶奶,可苏聪担心她们突闻变故,慌了心神或是撑不住。
  苏聪是随三奶奶苏氏从娘家陪嫁而来的,这种情况下,潜意识更信任苏家精明能干的苏二爷。
  果然,极疼妹妹和外甥女的苏二爷苏丰一听,虽然心急如焚,头脑却很冷静,立时做出各种应对措施。先派出苏家所有用得上的人,分拨儿去可能的区域找寻。他则是马上奔往柳州官衙,直接找到县令林茂林子青。
  林茂和王景秋是同榜进士,私交极好。林茂外放之地恰好在这里,通过姐夫王景秋,苏二爷也和林茂颇有了些交情。
  林茂闻听,心里亦是急怒,这事儿于公于私都极为紧要。他迅速派出衙差张网捕捉拐子,令手下务必救回王家姑娘。
  儒商苏二爷苏丰速画了几张外甥女的小像,发给领头的官差,便于搜寻。
  随后,苏二爷又赶去王家报信,王家几个当家女眷闻听,顿时震惊失措,筱筱亲娘苏氏更是当时就昏厥过去,赵氏老太太紧随其后。
  紧急救治后,老太太因为之前的病体一直没有痊愈,又受了这么大刺激,始终处于半昏迷状态。醒来的苏氏则是肝肠寸断,完全失了常态,疯了似的要亲自去找女儿。
  苏二爷好不容易暂时安抚住她,说了他做的各项应对措施,还对苏氏郑重承诺:他这个做亲二舅的,定会亲自去找寻外甥女,一直到她平安回家为止。
  因反应及时,措施有效,加上人多力量大。不出一个时辰就有了重大线索,树藤摸瓜找到拐子窝藏孩童的地窖。
  可惜晚了一步,地窖里只丢着个被割了**,打断双腿的男童,惨状让目击者目不忍睹,众人无不痛恨拐子们的灭绝人性。
  王泽楠正因为丢了妹妹自责欲死,见此惨状,马上联想到自家千娇万宠的妹妹可能的遭遇,哪里撑得住?发了疯一般自残。
  苏二爷一个箭步上去,双手按住他的两肩,喝醒他:身为男人和兄长,这时最该做什么?后悔自责有没有用?……
  终于冷静下来的少年王泽楠,似乎一下子褪去了曾经的稚气和憨态。听二舅他们分析人贩子可能逃窜的路线后,始终一言不发的他,憋着一股子劲儿上马,和二舅奔往去幽州的官路上。
  奔出不远就迎面遇到三人,正是筱筱用小银镯子砸过的那个英气少年主仆。
  县令林茂派来的官差上前,拦住他们三人询问。看到筱筱的画像后,英气少年默默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银镯子。
  王泽楠一把夺过去,只一眼,男儿泪就流下来了,哽咽着喊:“是我妹妹的!真的是我妹妹的!”激动的就想揪人家衣领。
  苏二爷忙拉住他,对那英气少年客气的拱手相问。英气少年姓高名寒,果然高寒,沉默是金为他常态。他示意一旁随从,那人赶紧一五一十向苏二爷他们讲明当时的情况,还有他们的误会,及拐子们的谎话和大致去向。
  王泽楠只听了个大概,就飞身上马,箭一般追了下去。
  苏二爷忙派下人跟着,自己总算礼貌的听完,并向高寒等道了谢,也赶紧上马去追,却发现高寒主仆三人也尾随而来。
  见苏二爷脸上的诧异,高寒难得主动开口解释:“之前虽是高某无心之过,却错失救人良机,某等愿同去帮忙补过。”
  不等苏二爷客气或拒绝,他又接着说:“我认得那个赶车的拐子和马匹车辆,车里拐子的声音也辨得出。”
  如此一来,苏二爷自然感激不尽,抱拳谢过,一行人催马直奔幽州方向而去。
  一路没有任何遭遇,王泽楠率先赶到路上第一个驿站,询问后,驿站里面的人却说,并没见他描述的人和马车从柳州方向过去,猜测他们可能走了下道。
  王泽楠留下人手蹲守和等二舅他们,他又急急的往下道追了下去。
  那片林子,在离开两波人后,又先后来了两批人。第三批到的王泽楠发现了丢在附近的马车,路边惨不忍睹的拐子婆,还有车上依旧昏迷不醒的女孩儿。
  等看清车上的那个女孩,王泽楠的希望再次破灭。少年脸色惨白,双拳紧握,咬牙咬得浑身发战,却没有像之前那样心神大乱。
  他一边冷静的分析思考,一边在救醒那个女孩后,耐心细致的询问,还给她看了筱筱的画像。
  女孩提供了一些信息:车上本有两个被拐的女孩,看了画像,女孩确认是和她在一起的那个小女孩。拐子有两个,一个是路边苟延残喘的那个婆子,另一个不知去向的拐子是男子。别的她就再也想不起什么有用的了。
  筱筱再次下落不明。
  苏丰苏二爷他们赶到时,王泽楠正在细致入微地探查周围的马蹄印,然后告诉二舅自己的观察结果,从马蹄印上看,有一批为数不少的人马去向官道,还有一骑却独自往北。王泽楠大胆猜测,独自北上的八成是那个漏网的拐子,因为那个马蹄印和被丢车边的很相似。
  一旁一直没吭声的高寒,罕见的出言赞同王泽楠的判断。
  王泽楠默默的向他拱了拱手,表达了谢意。然后对二舅说,他要跟踪独骑的马蹄印追下去。
  苏丰看看天色,暮色渐合,已是黄昏。又看看二外甥苍白憔悴的脸色,很是心疼,踌躇间,他张了张嘴……
  没等他的话出口,王泽楠声音暗哑的:“妹妹从来没离开过我们,她那么小,她现在一定很怕,舅舅,我不能等……”
  苏丰心中骤然酸疼,没再言语,爷两带人分头行动。
  哪知高寒竟提出也随王泽楠去追。苏丰哪里好意思再烦劳萍水相逢的他们。只高寒异常坚持,苏丰只好应了,深深一揖:“那苏某就先大恩不言谢了!”
  要说苏丰苏二爷的应对,以及王泽楠的判断都很正确,换作旁的,被拐孩童肯定能被及时救回。可惜他们万万想不到,中间被鬼见愁赵承瑾插了一杠子,使他们南辕北辙,以至于引起以后的种种。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9935882  
精华
帖子
528 
财富
7802  
积分
1628  
在线时间
24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9-10-16 
回复 91客服 的帖子

好的好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